• The '60s - [View]

    2009-05-05

    在facebook上五花八门的小测试里面,有一个是测"你是哪个年代的音乐"。在做的时候我就知道结果,倒不是因为我真的像60年代的音乐,而是因为我总是认为自己像60年代音乐——用2姐的话说,尽量向xx的方向想我,你能想多远,我就有多xx。结果当然不出所料。

    我总是号称喜欢60年代,但是如果真的置身于青年闹事的时代,我看自己也未必会积极,这就是传说中的叶公好龙吧。听一期city guide的podcast节目,是做1968年的巴黎,长达1个小时,沿途走过每一个1968年5月的场景,配以演讲声、辩论声、冲突声、激动人心的音乐和当事人采访。问一个当年占领索邦的学生——现在大概是某某教授吧,你们把学校占领了做什么呢?他说:"不做什么啊,我们讨论,我们还有一台巨大的钢琴,我们弹钢琴。"他们没有组织——他们不应该有组织,而1968年的中国恰恰相反,他们太有组织了。虽然"造反有理"是个传播力巨大的口号,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话。记得有个被采访者说:我们(当时)想要摧毁intellectual privilege. 这个初衷和68年的中国倒是看起来如出一辙,只是知识的、知识分子的特权在法国确实需要打击一下,而在中国,一百年来还没存在过。

    在中国如果号称左派青年是多么的不受待见啊,大家说自由主义才是有良心,但是想想看,如果真的有什么左右之分的话:左派是有了自由要平等,右派是有了平等要自由,在既没有平等也没有自由的贵国,有什么好争的呢?所以还是换种说法——靠近马克思的那一边,靠近生存、自我实现、理想的那一边,而不是占有、伪善的自由的那一边。

    那已经是68年的认识了:"被锁在一个只能死守教条否定学习的现在,还被要求和以欺瞒为务的大企业好好合作,配合永续生产但不要提问题,配合永续消费但不要找答案。"三年前的一篇关于5月风暴的日志里,我在结尾感慨:"68年的世界是多么奇特的错位。可是,偶尔也回想激情燃烧的时代,那时的青年如今也鬓染霜雪,无谓地看着无懈可击的世界。"谁都知道世界并不是无懈可击,但是你依然可以选择无谓。

    从根本上,那些在革命后计算革命之代价的人是在求无解的答案。Tilly不是我热衷的那一类,他的社会学的东西我也很难看懂,但是《从动员到革命》里面有一段十分地有自知之明。判断与革命伴随的牺牲是否值得,以及评价它带来的结构性的后果,这不是我们掌握的知识可以回答的问题——不论历史长短,不管是四百年前的英国革命,还是仅仅上个世纪的俄国革命。它发生了,不管有多少深层次的结构性根源,直接的动力是,人们无法再忍受,人们无法无休止地忍受不公正和虚假。自由主义的自由很好,只是这个世界不可能对之满足的,终究,人不光有脑子,还有心。

    所以如果说起今天的纪念日,我不觉得它只是青年的激情和破坏力,如果你非要把它看成这样,那么青年的激情和破坏自有其历史性的非凡意义,正如1968年展现的那样。破坏,难道不正是超越神话暴力、走向神的暴力的关键吗?很奇怪,写到这一步,很容易被误解为宣扬暴力和无秩序,可实际上,正如我开头就提到的,对于行动我是极度的怀疑,需要足够的经历、了解,才能够真正的投入行动,才能投入到真正叫做"行动"的过程中去。


    每次一发感慨就离题万里,本来是要赞美60年代的流行音乐来着。最近很迷恋这个: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1969年的#1 hit,非常的60年代。


    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Peter sarstedt

    You talk like Marlene Dietrich
    And you dance like Zizi Jeanmaire
    Your clothes are all made by Balmain
    And theres diamonds and pearls in your hair, yes there are

    You live in a fancy apartment
    Off the Boulevard St. Michel
    Where you keep your Rolling Stones records
    And a friend of Sacha Distel, yes you do

    You go to the embassy parties
    Where you talk in Russian and Greek
    And the young men who move in your circles
    They hang on every word you speak, yes they do

    But 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When you're alone in your bed
    Tell me the thoughts that surround you
    I want to look inside your head, yes I do

    I've seen all your qualifications
    You got from the Sorbonne
    And the painting you stole from Picasso
    Your loveliness goes on and on, yes it does

    When you go on your summer vacation
    You go to Juan les Pines
    With your carefully designed topless swimsuit
    You get an even suntan, on your back and on your legs

    And when the snow falls you're found in St. Moritz
    With the others of the jet-set
    And you sip your Napoleon Brandy
    But you never get your lips wet, no you don't

    But 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When you're alone in your bed
    Won't you tell me the thoughts that surround you
    I want to look inside your head, yes I do

    You're in between 20 and 30
    A very desirable age
    Your body is firm and inviting
    But you live on a glittering stage, yes you do, yes you do

    Your name it is heard in high places
    You know the Aga Khan
    He sent you a racehorse for Christmas
    And you keep it just for fun, for a laugh, a ha-ha-ha

    They say that when you get married
    It'll be to a millionaire
    But they don't realize where you came from
    And I wonder if they really care, or give a damn

    But where do you go to my lovely
    When you're alone in your bed
    Tell me the thoughts that surround you
    I want to look inside your head, yes I do

    I remember the back streets of Naples
    Two children begging in rags
    Both touched with a burning ambition
    To shake off their lowly born tags, they tried

    So look into my face Marie-Claire
    And remember just who you are
    Then go on forget me forever
    But I know you still bear the scar, deep inside, yes you do

    I know where you go to my lovely
    When you're alone in your bed
    I know the thoughts that surround you
    `Cause I can look inside your head

    因为实在很喜欢,画蛇添足地翻译了一下歌词 =。=

    你说话就像玛莲·戴德丽
    跳起舞来如Zizi Jeanmaire
    你的衣服都是Balmain定制
    头发上镶满珍珠与钻石

    你住的那间可爱的公寓
    就在圣米歇尔大道上
    在那里存有你的滚石唱片
    以及Sacha Distel的一个朋友

    你去参加大使馆的派对
    在那里和人们讲俄语希腊语
    那些过来你圈子的年轻男子
    他们纠结于你说的每一个词,是的。

    但是亲爱的你会去哪里?
    当你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时
    告诉我萦绕你脑中的想法吧
    我想看到你的内心,是的

    我看过你所有的证书
    你从索邦拿到的
    还有你从毕加索那里偷来的画
    你的魅力无处不在,是的。

    当你度夏日假期时
    你去的是Juan Les Pines
    带着你那精心设计的比基尼泳衣
    你还晒出了漂亮的日光浴肤色,在你的后背和腿上

    当冬雪降临你就出现在St.Moritz
    和其他的名流们一起
    你抿着你的Napoleon白兰地
    但你从来不会让你的嘴唇沾湿,不会。

    可是你会去哪里呢亲爱的?
    当你孤独地躺在床上时。
    何不告诉我你那些萦绕心头的想法?
    我想看清你的内心,是的。

    你在20岁到30岁之间
    最令人心醉的年纪
    你的身体坚实而诱人
    但你生活在一个光华闪耀的舞台上,是的,是的。

    你的名字出没于上流场所
    你还认识Aga Khan
    他送了你一匹赛马做圣诞礼物
    而你收下只是为了有趣,为了乐子,哈哈一笑。

    他们说当你结婚时
    那一定是个百万富翁
    但他们从未意识到你来自哪里
    我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在意,还是毫不在乎

    但是亲爱的你会去哪里呢?
    当你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告诉我萦绕你脑中的想法吧
    我想看到你的内心,是的

    我还记得在Naples的后街
    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孩乞讨
    他们胸中都燃烧着理想
    去改变他们出身卑微的标签,他们努力了

    所以看着我的脸,Marie-Claire
    只需要记得你自己是谁
    然后永远忘了我
    但是我知道你依然背负着那伤痕,藏得很深,是的。

    我知道你会去哪里,亲爱的
    当你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我知道环绕你的所有想法
    因为我能够看到你的内心

    -------------

    我在songbird里面放歌时,会有一个插件显示与此相关的flickr图片,而这首歌的图片里,有几张如下

    Back streets of Naples

    Back streets of Naples
    lunettes de soleil, mocassins et tarte framboise, paris

    最切题的一张不能外链,只能贴链接了

    http://www.flickr.com/photos/ziegelofen/453787578/

    下面2个,也是Boulevard St.Michel

    A homeless man with two home holding dogs
    img 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