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长 衣裳薄 - [Gallery]

    2008-04-18

    打开久违的googlereader,未读项目有四百多条,登录久违的msn,发现大家的名字前面都莫名多了一颗红心,深感自己落后于时代了。当然这半个多月我也不是完全不知世事,每天都会花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去网吧收发邮件,每天此料金在500yen左右,将近二十天,实在是不小的花费。

    另外一个工具是伟大的收音机,为此跑到热烈欢迎中国游客的秋叶原,满大街卖的都是数码相机dv ipod和各种游戏机之类,但我在一个阴暗ws的小角落花4000yen买了小小的收音机……除了收音机之外,4000也可以买以下东西:一只迷你小台灯,一本300多页的学术新书,一只无印良品的布包,一台夏普或三菱的电烤箱,一袋秋田大米,一双春季打折的鞋子,一个月的网费……等等,这些看起来价值完全不同的商品却有着相同的价格,正是商品资本主义的奇妙发明。但是我最终没有选择上述各种,却独独买了收音机,则是出于前资本主义的怀旧情绪,这样说也不对,不论怎样,我过上了80年代的电视剧里常常出现的那种情景的生活。早上起来(也许是中午),打开收音机,然后洗脸刷牙冲咖啡吃早餐,选台都是那种古老的旋转式。很久以来习惯了用手机walkman或mp3听广播的按钮选台,我发现此种转台虽然怀旧但是需要很高超的技术,为了提高这个技术都不得不剪短指甲。

    大多数节目我是听不懂的,当然。除非是很文邹邹很抑扬顿挫的诗朗诵,之类,有一天晚上听到很文邹邹腔调的信(还有法语背景音),好奇的听下去,原来是在念Matisse,Rouault还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青年之间的长达几十年的通信,后来毕加索也有出现,感慨此电台很有教育性。后来在电车上看到广告,才知道原来某美术馆有matisse的主题展,原来也是配合宣传。另外一次听到采访某台湾导演,不知是谁,但听到国语总是很亲切的,接着是个叫做“旺福”的乐队(解释他们的名字说,旺是お金的意思,福是幸せ,合起来就是又有钱又幸福……),还是没听过,于是后来上网查了一下惊现原来很红的要到北京开演唱会了。总之广播是很神奇很好玩很温暖很亲切的东西!

    罗嗦了这么半天,主要是想描述一下最近的生活状态,循规蹈矩、晚睡晚起、一日三餐、勤俭守时,等等。有课的日子里(每周有两天或三天属于)来回就要花三个小时在电车上,电车上如我一般出神发呆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在做事情。主要有以下事情可做:

    1,睡觉。无论坐着还是站着,睡觉者都是最多的。2、看书,看书者次多。这一点让人不得不佩服,人最多的时候比中国春运的火车或某城市高峰时候的地铁还要挤,我是觉得落脚的地方都没,但那些衣冠楚楚的大叔和小姐们,都淡定地一手拉吊环一手拿着包装精致的书,小说、学术、漫画、甚至九宫格,专注地看着,任凭车身如何摇晃也纹丝不动。3、摆弄手机、mp3、psp和其他电子产品。

    其他的没了。电话不能打,交谈者也甚寡,在这无比沉闷沉默的环境中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不上课的日子里睡觉、看书,研究各种面食,咖喱和奶油,以及咖啡、奶、茶三者之间的搭配方法。学校生活看似丰富,不过跟自己没有关系而已。在王菲老师开过演唱会的武道馆,一个依然无比沉闷的入学式,惊现整个内场区所有人都是黑衣但是我的上装是白色……就素那万黑从中一点白,如芒在背。seminar的同学藏龙卧虎,读起总理衙门时期的外交文书比中国学生还要流畅,最汗颜的是某种我们看不懂的符号,我和另外一个张桑都看不懂……但他们知道那叫做苏州号码>_<。有的老师好饮,上完课一定要纠集学生去饮会,谈兴间突然祝贺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小姑娘新婚快乐……才知道已经不能叫人小姑娘了。

    就这样慢慢的二十天之后我终于在家也有网上了,昨天也终于拿到了学生证,意味着可以开始正常地节约地上进地过一个人的生活。今天本来打算去学校听学校orch的新欢演奏会,主要是这让我联想到nodame,但是整天的大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在阴沉沉的房里蜗居。每周有两三个雨天,这样的天气我觉得很不错,四月就快过去了,最后贴图是花开时节的图片了,如今粉霞早已长成绿荫。

    顺序是:学校操场旁的小路、去往车站的小路、去往区役所的小路、皇宫周围的xx濠(姑且可以称之为护城河),某教学楼。

    原来我非不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 人人都去锣鼓巷 - [Route]

    2008-03-16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与众室友终于决定前往充满文艺噱头的南锣鼓巷春游,下面是流水帐以及图片说明。图片大部分shot by小花,小部分by大树。

    首先我们坐某辆公交车前往平安大街,一路上珍珠与小花大谈珍珠姐姐最近一直思索的性与爱之间无法取得平衡的问题,从很深刻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到小花mm的千奇百怪的幼稚问题。以至于旁边大叔听得十分入神连下车都差点忘记,小花多么可爱还提出由于她不想跟某男圈圈叉叉,不如珍珠先替她试一试。。试过之后再她来,但珍珠说某男那张脸一看就不行的>_<大海和大树始终疾走在前保持五十米距离,这样说着说着到了那个恶俗的牌坊:南锣鼓巷。

    牌坊进去是一排电表

     

    所谓锣鼓巷 就是左手锣右手鼓。 听到一中国人向日本人解释,就是“太鼓”的“鼓”

     

     

    所谓帅哥 就是在哪儿都是一幅画儿

    就是一位戴红袖章的大妈都那么的有型有范儿有姿态,仿佛以犀利的眼神惩罚一切不热爱北京不骑自行车的人

     

     路走到头是鼓楼东大街,我们找了家烤鱼店开始边吃饭边继续上午的话题。珍珠姐姐以遭遇一年半之痒(我们说:才一年半啊……她说:都一年半了!)的麻木姿态摆事实讲道理,讲起道理从《芳芳》到昆德拉,深入透彻,摆起事实上可追溯到她的年少轻狂时代在未名湖畔圈圈叉叉惊险刺激,下可叙述到如今之死水波澜栩栩如生,很快让我们旁边桌的人也像公交车上的人一样被吸引了。不知怎么又说到意外怀孕与堕胎,我表示反对堕胎(此反对非公共事务上的反对,密尔的意义上我是绝对的自由派,人家堕胎还是同性恋关你什么事儿,看共和党人都是吃饱了撑的,顺便支持下小黑!),她们说那要是因为一个小孩毁了你一生呢,我说我的一生本来就没什么好毁的-。- 又说被父母鄙视亲人孤立呢-。- 我想被世人唾骂也没什么,但要是关系到父母就不好了,于是就犹豫了-。- 联系到上上篇日志的主题,自己的幸福永远都是被身外之物和别人的意见所牵绊的阿……

    又说到我这人飘忽,喜欢我的人肯定都精神分裂,反正飘忽一下,我又没有任何要求,不会带来任何负担。尤以xx为甚。又说xx说不定在远处早找了个女朋友呢,反正你不会知道,你又不会问。你这人就是看似自由其实一点都不自由,因为你预先给自己建了一堵墙在那儿,根本不会翻过去,你这种姿态在那儿吧,有些事儿是无论怎么都不去做的。谁说我不会问了,xx自己出来说说有没有。

    然后一路过街穿巷,逛了无数饰品店玩具店外衣店内衣店鞋店,到达烟袋斜街。前海后海荷花市场走过去,回到平安大街,打车回家。

     

    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失落就不要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爱就去平安大道

    悄悄补充两张集体照,在中戏的长廊以及木门处拍了若干很2的图片,上面一张自左向右为珍珠、大海和小花。

    再话说,经过荷花市场某餐厅的时候,我和小花两人站在橱窗外陶醉的看里面的室内乐演出,然后小花说:如果有男的请我在这吃饭我就嫁给他了。
    后来出到牌坊处,找不到另外二人,打电话召唤。会合后她们说刚才也在那餐厅外面,而且珍珠对大海说:要是有男的请我在这吃饭我肯定嫁给他了。
    (那地儿就是水牛石)

    >_<
  • 即使风景不快乐 - [Route]

    2007-10-07

    旅客亦能快乐

    1 云深不知处

    在夫子小鲁的云蒸霞蔚的东蒙,我叫做中原有点红,身怀绝技心怀苍生不甘隐于山野,另有一师兄性格暴戾喜欢砍树。当日有点红与浪里白条君投诉沙家浜,真是花团锦簇繁花似锦花枝招展的所在,有点红还头戴黄花在柿子树下花痴得留影一张,虽说图片已轶失,满目的果实累累犹在眼前。山上号称高山湿地,湿的可以拧出水来,四处可见山楂树和晶晶亮的蜘蛛网。

    2 为何还在看海 不看开

    3 疑似玉人来
    因为时间有限,原定的壶口瀑布被放弃,转而去了距离较近的普救寺。昔日张生爬墙的西厢房仍是有不少现代主角在拍照,还发现崔莺莺和红娘竟然睡同一张床……有一高塔,幽暗处只可容一人通过,还得是瘦子才能通过,比较有意思。另外为了配合念了一天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就前去鹳雀楼晃了一下,仅仅晃了而已。

    4 风陵渡口似闻声
    在风陵渡口,我叫做娘子,路遇少侠,并深入观察了黄河岸边可能是婚外情也可能是第二春的两个人。

    5 整风运动
    号召大家都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表扬与自我表扬的整风运动,定会收获颇丰的!

    回程的火车上我无聊的坐了17个小时,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足以证明我是猪的事情就是弄丢了手机存储卡。虽然也没啥重要东西,大约有看似是冷月其实是落日余辉下的风陵渡,看似是仙人掌其实是两只手的玩意儿,看似是手机其实是一只脚的玩意儿,看似很高其实不高的莺莺塔,有一个比较遗憾的,是我有生之年应该都不会再拍的圆镜里的两个人。

     

     《假期》这歌儿是很应景的,不过誓言更像表达心声。前者的曲后者的词是菲菲所作,两个都超级心水那。我以为永远可以这样相对,好几回这样的想起舍不得睡。

  • 猜中开头 - [Them]

    2007-09-04

    本来有满腹牢骚要发,还是算了。

    开头无非是这样,炎炎烈日下的搬运工,挤在路中间买盆箱篮瓶,和新的室友聊天气或地方特产,感受重新开始的诸多麻烦之处。

    比如,学校发了张校园卡据称可以用于餐饮消费洗澡借书缴费,但实际上它除了可以刷卡进宿舍楼和图书馆之外没什么用处。当然,它也可以在若干食堂中的三个使用,但大多数食堂都不能用,这就是双轨制亚……像北京地铁一样……

    于是过去一张卡可以实现吃饭洗澡借书交电费等多种功能的便利生活就无法想象了,2姐这样安慰我:你这个严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小坏姑娘就应该投入到革命的首都去锻炼一下。我很反对,首先我一点儿也不资产阶级,其次我不小也不坏(但是说大好也有点叉叉……),最后首都也不革命。难道没有便利店就叫革命吗?

    不过,今晚我在南门外的老上海城隍庙小吃吃了晚饭(发现小笼个头是上海两倍,酒酿是黑色)之后,骑车一路往北四环南去,竟直达知春路又绕了个圈找到家乐福,并在其内找到我爱的花生酱,大为欣慰。虽然此店号称是家乐福的亚洲旗舰店,但是也没有味全酸奶花间清源麒麟奶茶,可见食品的地域保护主义甚是严重哦。离开此处又绕过某一片漆黑的步行街向北去,在地广人稀的四环路上逆向御风而行,闯了几次红灯之后成功抵达东门。此时深感首都道路很适合骑自行车,老槐树比梧桐树少了点端庄优雅,多了点沧桑沉静。

    南方见不着杨树,我一直很牵挂,每次回家看到路两边笔直的杨树就觉得亲切。列车北上时,天气阴沉漂着点雨,我坐在窗前突然发现铁路两边都是半大的杨树,突然很是伤心,那个极其矫情的词叫泪盈于睫,并在转头的瞬间滴下来。我想我终于还是远离了满是梧桐树的地方,那个曾经让我羡慕一棵梧桐树的幸福的地方。

    新的学校有一条路两旁是有着浓荫的槐树,有点像和平路。还有条路两盘是参天的杨树,有点像西南一楼后面那条水杉小道。这些树,它们都一样美丽一样幸福,它们都扎根生长,不像我,浮云一样只顾着远方。

     

     

    两校三地~ 

  • 在电视上看到王海滨用法语念那首《米拉波桥》,还说他怎么都想不起来最后一句中文怎么说,念完之后才想起来,时间消逝了而我没有移动。这最后一句太经典,译文版本多得数不清,搜到这么几个罗列一下。

     Le pont Mirabeau

    Sous le pont Mirabeau coule la Seine
    Et nos amours
    Faut-il qu'il m'en souvienne
    La joie venait toujours après la pein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Les mains dans les mains restons face à face
    Tandis que sous
    Le pont de nos bras passe
    Des éternels regards l'onde si lass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L'amour s'en va comme cette eau courante
    L'amour s'en va
    Comme la vie est lente
    Et comme l'Espérance est violent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Passent les jours et passent les semaines
    Ni temps passé
    Ni les amours reviennent
    Sous le pont Mirabeau coule la Seine

    Vienne la nuit sonne l'heure
    Les jours s'en vont je demeure

     【古典版】

    密拉波桥  戴望舒译
        
      密拉波桥下赛纳水长流
      柔情蜜意
      寸心还应忆否
      多少欢乐事总在悲哀后
        
      钟声其响夜其来
      日月逝矣人长在
      
      手携着手儿面面频相向
      交臂如桥
      却向桥头一望
      逝去了无限凝眉底倦浪
        
      钟声其响夜其来
      日月逝矣人长在
        
      恋情长逝去如流波浩荡
      恋情长逝
      何人世之悠长
      何希望冀愿如斯之奔放
        
      钟声其响夜其来
      日月逝矣人长在
        
      时日去悠悠岁月去悠悠
      旧情往日
      都一去不可留
      密拉波桥下赛纳水长流
        
      钟声其响夜其来
      日月逝矣人长在

    米拉博桥 沈宝基译
        
      桥下塞纳水悠悠剪不断
      旧时欢爱
      何苦萦萦记胸怀
      苦尽毕竟有甘来
        
      一任它日落暮钟残
      年华虽逝身尚在
        
      你我手携手面对面
      交臂似桥心相连
      多时凝视桥下水
      水中人面情脉脉意绵绵
        
      一任它日落暮钟残
      年华虽逝身尚在
        
      爱情已消失好似流水一般
      爱情已消失
      人间岁月何漫长
      希望又这般狂热
        
      一任它日落暮钟残
      年华虽逝身尚在
        
      让昼夜旬月紧相催
      过去的时光不复返
      过去的情爱不可再
      米拉博桥下塞纳水悠悠去不回
        
      一任它日落暮钟残
      年华虽逝身尚在    

    桥上吟(罗大冈译)
        
      弥拉波桥下塞纳河滔滔滚滚
      象河水一样流过我们的爱情
      往事又何必回首?
      为了欢乐总得吃尽苦头
          
      时间已到,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照我孤影
          
      我们手牵手,面对面
      永恒的目光在注视
      手臂挽成的桥下面
      疲乏的波纹在流逝
          
      时间已到,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照我孤影
          
      爱情一去不回头
      滔滔河水日夜流
      爱情已去,生活是多么缓慢
      热烈的希望又多么强顽
          
      时间已到,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照我孤影
          
      日子不停步,星期匆匆过
      无论光阴,无论爱情
      一去都不加,无踪又无影
      弥拉波桥下,河水流不尽
          
      时间已到,夜幕沉沉
      日月如梭,照我孤影 

    【核桃脑海中的版本】蜜腊波桥(闻家驷译)
        
      塞纳河在蜜腊波桥下扬波
      我们的爱情
      应当追忆么
      在痛苦的后面往往来了欢乐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脸对着脸
      在我们胳臂的桥梁
      底下永恒的视线
      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爱情消逝了象一江流逝的春水
      爱情消逝了
      生命多么迂回
      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塞纳河在蜜腊波桥下奔流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米拉波桥 (徐知免译)
        
      塞纳河在米拉波桥下流逝
      我们的爱情
      还要记起吗
      往日欢乐总是在痛苦之后来临
        
      夜来临吧听钟声响起
      时光消逝了而我还在这里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
      手握着手
      在手臂搭起的桥下闪过
      那无限倦慵的眼波
        
      夜来临吧听钟声响起
      时光消逝了而我还在这里
        
      爱情象这泓流水一样逝去
      爱情逝去
      生命多么缓滞
      而希望又多么强烈
        
      夜来临吧听钟声响起
      时光消逝了而我还在这里
        
      消逝多少个日子多少个星期
      过去了的日子
      和爱情都已不复回来
      塞纳河在米拉波桥下流逝
        
      夜来临吧听钟声响起
      时光消逝了而我还在这里

    米拉波桥 郑克鲁译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流过
      我该缅怀
      我们的爱情么
      痛苦之后来的总是欢乐
        
      黑夜降临钟声传来
      时光流逝伊人不在
        
      我们两手相执两面相对
      两臂相交
      好似桥拱下垂
      永恒目光象恹恹的流水
        
      黑夜降临钟声传来
      时光流逝伊人不在
        
      爱情消逝像这流水一般
      爱情消逝
      像生活般缓慢
      又似希望一样无法阻挡
        
      黑夜降临钟声传来
      时光流逝伊人不在
        
      但见光阴荏苒岁月蹉跎
      逝去韶光
      爱情难再复活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流过
        
      黑夜降临钟声传来
      时光流逝伊人不在 

    米 拉 波 桥(葛 雷译)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滚滚的流
      我们的爱情一去不回头
      那堪再回首
      为了欢乐我们总是吃尽苦头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时光已逝唯我独留
        
      我们脸对着脸手拉着手
      那永恒的目光
      在我们臂膀的桥下
      漾着疲惫的涟漪消逝在心头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时光已逝唯我独留
        
      爱情如滔滔河水滚滚而去
      永远不再回头
      岁月是这样的缓慢
      希望猛烈难羁留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时光已逝唯我独留。
        
      日复一日周复一周
      岁月滚滚
      爱情已休
      恰似这塞纳河水一去不回头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时光已逝唯我独留 

    【川上版】米拉波桥 张 放译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水在流淌
      我们的爱情有如逝去的时光
      而我却清清楚楚地记得
      痛苦之后爱的欢乐才更异样
        
      夜幕来临时钟敲响
      光阴流逝啊我仍伫立川上
        
      我们手挽手相对无言
      我们臂膀搭起的桥下
      荡漾着我们永恒的目光
      河水悠悠流去奔向远方
        
      夜幕来临时钟敲响
      光阴流逝啊我仍伫立川上
        
      爱情像流水这样逝去
      爱情流逝啊不堪回想
      希望越强烈
      人生越显得漫长
        
      夜幕来临时钟敲响
      光阴流逝啊我仍伫立川上
        
      日子一天天,一周周过去
      过去的时光啊一去不返
      失去的爱情啊令人断肠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水在流淌
        
      夜幕来临时钟敲响
      光阴流逝啊我仍伫立川上

    【琼瑶版】米拉波桥(李玉民译)
        
      米拉波桥下塞纳河水流
      相爱难长久
      此情可待成追忆
      常恨欢乐总在断肠后
        
      良宵来临晚钟幽
      流光水逝我独留
        
      执手相对啊盈盈空伫立
      双臂拱桥底
      清波倦眼总凝眸
      脉脉千载最能解人意
        
      良宵来临晚钟幽
      流光水逝我独留
        
      爱情远逝啊一去如流水
      情爱去不回
      漫漫人生苦无休
      殷殷希望相煎又相催
        
      良宵来临晚钟幽
      流光水逝我独留
        
      日复一日啊一周复一周
      逝者渺难收
      时光爱情去不返
      惟有桥下塞纳水长流
        
      良宵来临晚钟幽
      流光水逝我独留 

     《米拉波桥》蔡天新译

    塞纳河在米拉波桥下流淌
    而我们的爱情
    我不得不忆及
    那往日欢乐总是在痛苦之后

    愿黑夜降临钟声鸣响
    时日飞逝我却滞留着

    手握手面对面我们在此
    而那永恒的凝视
    已随慵倦的波浪流走
    从我们躯体的桥梁下面

    愿黑夜降临钟声鸣响
    时日飞逝我却滞留着

    爱情悄然离去像流水一样
    爱情已经离去
    生命多么漫长
    而希望又是如此刚强

    愿黑夜降临钟声鸣响
    时日飞逝我却滞留着

    一日日一周周光阴消逝
    而消逝的光阴
    和爱情都不会回来哟
    塞纳河在米拉波桥下流淌

    愿黑夜降临钟声鸣响
    时日飞逝我却滞留着

  • 1 江城五月落梅花

    刚到武昌时就下起了大雨,令本来做好准备烤火炉的我倍感失望,当时没料到几天后我们又重回汉口并却面对毫无防备的烈日,连出租车都开了空调(下雨那几天是不开的)。此地的路上都没有门牌号,听说比我先到一天准备考试的yv找武珞路上的摩太找了半天,而我从武昌火车站上了某武大方向的公交车没走多远就看到了,没想到这是我在武汉唯一一次坐公交车,由于yv坚持不肯多走几步路而我妹妹很快就坏了脚成为回头率颇高的残疾人,导致我找公交车的本事完全没有得到发挥并且无缘体验武汉的公交车之猛。出租车倒体验了,我们三个人里头我总是最后一个上车,先后有两次都是我还没进去车就开了,第一次撞到头第二次撞到腿——但总得来说这种事情也不能说明出租车猛,只能看出我人品差。

    因为雨实在太大就取消了逛夜市的计划,改在旅店看湖南卫视(就是3进2那场),第二天早晨去户部巷吃早饭。司机没听懂,讲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要把那个“巷”字发成拖得很长的上声,他说你们去过早啊,我不解,他又拿一只手作吃饭状,我说啊对是去过早(晚饭更可怕,是过夜)。热干面豆皮自然是少不了,还有酸辣粉糊米酒和烧梅也不错,开始不知道烧梅是啥,看到才发现原来是烧卖……热干面我反正百吃不厌,但武汉的实在太辣了,在那个细雨如丝清寒料峭的早晨我也只能努力就着冰米酒吃下一碗。比较而言还是杭州河坊街的好吃些,那个里头有蒜汁儿。

    小a老师陪我们逛武大,可能季节不对,除了园子特别大古建筑比较多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感受。但无论如何武大也是我曾经一度和永远的梦想,故花两块钱买了一叠印着武汉大学字样的信纸,再配上同济百年校庆的信封以供使用。(说起来武汉经常能看到同济医院的广告,上书:百年同济 名医荟萃,从武汉到宜昌的大巴上面放医院的电视广告,先跳出来个宝隆的头像,然后几张国立同济的老照片,我看着也是无比亲切不胜唏嘘。重回武汉时搀着瘸脚小妹寻医问药,就有拉客的司机建议去同济医院,被我坚决拒绝了。)

    2 此地空馀黄鹤楼

    所谓"空余"的意思就是,只有"黄鹤楼"这三个字了。本来真没打算去黄鹤楼,一刚修的小破楼要收那么贵的门票,可怜我们三人只有妹妹还有学生票可以买了。但既然都到了户部巷,离江边高楼只有几步路,只好溜过去瞧瞧。三大名楼,分别有一首诗一篇序文一篇游记作注脚,我们只是想找那首诗而已。

    李白这么恃才傲物的人,一生恐怕也没有几次如此心服口服低头搁笔,园子里很搞笑地弄了个搁笔亭,对面正是崔颢诗的题刻。不过可以给他聊作安慰的是,一千年后的小朋友们都是从他那首“唯见长江天际流”第一次知道黄鹤楼的,那首诗一下子让人记住两个地方,黄鹤楼是个夕阳下的背景,而远方是烟花三月的扬州。yv忿忿然说,我们看到的黄鹤楼又不是崔颢的那个。

    那是当然,正如接下来我们又得感慨夔州早不是杜甫看的那个夔州三峡早不是李白过的那个三峡了。要纪念的话,有多少纪念品是真的呢?真真假假都是一念之间,存乎一心。只有我们心中的图景永远是他们留下的那个,那图景有故人的孤帆远影,有旅人的浩渺烟波,有夜发清溪朝辞白帝的轻快,和无边落木万里悲秋的寥落。所以人们可以24次重修黄鹤楼,一次次烧毁,一次次重建,只为了那个心中图景。所以虽然我不会想特地来登这20年前建的楼,但既然来了也不会为之抱怨。顾城有次讲起传统的生命,说“我们都是同一片云朵落下来的雨滴”,我深信之,这天的黄鹤楼飘着小雨,白云千载空悠悠。

    3 夜航船

    《夜航船》是张岱的一本书,介绍一般会说是小百科著作。我曾经在同济的图书馆看到本不知道哪年出的,真的是放在百科全书那类书里的,拎起来里面暗黄的书页都会往外掉。张岱写这本书真是为了普及文化常识来着,我第一次查到个关于参商二星的说法,第二次查二月十二花朝节,十分有趣。关于夜航船是这么来的: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举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日:“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所以张岱说了“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读书人少不得要出丑,出丑就算了,关键是在知识竞答中落了下风就只能睡得蜷缩,故写此书普及文化常识。

    其实讲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夜航船中有个可以伸脚睡觉的地方有多重要。无奈此次我两回乘夜航船都没能伸足,在一个比我寝室床还窄一半的铺位上和妹妹挤着睡。上水从宜昌出发,当时8点半已经错过最后一班船是6点的,于是我们上了翻坝车在黑黝黝的山间行了一个多小时到达某诡异的小港叫太平溪,然后是漫长的等待。开始在码头的候船厅等,过了子夜之后被赶到江边的一破船上去等,直等到夜里一点,也就是说那船花了六个小时过三峡大坝的五级船闸。我们自然倒头就睡,凌晨五点时我醒来往窗外看,高峡平湖这种将要看得审美疲劳的画面就映入眼帘了,但当时非常震撼,一下子就不困了跑到甲板上去冻得哆嗦着吹风。8点以后出现个导游JJ指点了悬棺栈道风箱峡之类,我看起来反正都差不多,只有十块钱背后的夔门比较好认,左岸有个可爱的小尖角,9点到奉节下船。

    第二回夜航船是下水自巫山出发,时雨时晴,夕阳照到江面上时正好到巴东,世界纤夫的牌子给映红了,之后我进舱歇了会儿。约莫8点多出门一看,三峡星河影摇动,那个情景是一个形容词也找不出,只能呆立着吹风。由此发现如今的三峡只有夜里还有点险奇的感觉,有人建议我此时当吟诵秋兴八首,我觉得竹枝歌就够了。

    只是我的瘸腿小妹和闺中密友自上船以后就一直舱里睡觉,我也不好叫她们,就一人坐在甲板上喝啤酒观星看诡异的峡谷。那是一层原不能待人的,船员把所有人都赶进去了就是没赶我,我在个阴暗的小角落坐着,认出最亮的是木星天蝎座和织女星。没有清猿,没有五更鼓声,没有哀鸟,就想起那时的孤舟一夜东归客是不听猿声也断肠。还有件事值得一提,当时我戴着眼镜,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所以我只记得最后一次用它是看三峡的星星,但不记得丢在哪里。

    4 谁家红泪客 不忍过瞿塘

    一千年前的巴山楚水是个多么凄凉的地方,盛唐诗人总是意气风发气象万千,但只要是到了这里就一个比一个怨妇。首要原因自然是被贬心情本来就不好,其次是我们没法想像的凶险(下水从重庆到宜昌要走10天,上水则要半月到两个月),这让经过N次的李白仍然每过一次就感慨一次:巫山夹青天,巴水流若兹。巴水忽可尽,青天无到时。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当然了,此人爱夸张,动不动就白发三千,但王维白居易刘禹锡尤其是老杜等人还是比较实在的,也都是句句断肠。

    其实杜甫当年在夔州(奉节)过得很滋润,因为夔州都督柏贞节的照应,主管屯田百顷,还有柑橘园40亩,过着闲适的田园生活,三年中一边养鸡种菜开垦山地一边还留下了400多首诗歌,其中有《夔州歌十绝句》已经很像竹枝词了,竹枝的事情我下一节再讲,话说他住了三年后58岁南下潇湘,刚到湖南就有某县令送来白酒牛肉,老杜招架不住就客死他乡了。刘禹锡是做了多年的夔州刺史,任上最大的功劳之一就是把巴渝民歌竹枝词发扬光大,做了竹枝九首,从此文人也开始写竹枝啦,最有名的那个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

    古人写瞿塘滟滪除了要突出它的险,还经常描画其风土人情。比如说,“瞿塘女子好春游,踏碛犹知忆武侯。八阵图前寻小石,摇摇和风系钗头。”另外就是瞿塘商人比较多,除去做生意就好几年不回来,弄得老婆要么每日呆家里幽怨地想“早知潮有信,嫁于弄潮儿(李益)”要么就每天跑去江边卖鱼望穿秋水:“瞿塘江上水涟如,日日江头市鲤鱼。拿舟渔子休相讶,怕有狂夫一纸书。(费尚伊)”真是那个啥:一种相思流不去,好似瞿塘滟预堆(沈朝焕)。

    瞿塘的入口是白帝城,我相信大家都是从那首朝辞白帝知道这个好听的名字的,李白君从白帝城到千里之外的荆州吹牛说一天就能到,现在的快艇估计一天能到,但有了三峡大坝需要过船闸,快艇也到不了了。其实吧我中学时候看过余秋雨那本书,就是文化苦旅,里头有一篇三峡,说他从小就误解这首诗:“‘朝辞白帝彩云间’,‘白帝’当然是一个人,李白一大清早与他告别。这位帝王着一身缟白的银袍,高高地站立在山石之上。他既然穿着白衣,年龄就不会很大,高个,瘦削,神情忧郁而安详,清晨的寒风舞弄着他的飘飘衣带,绚丽的朝霞烧红了天际,与他的银袍互相辉映,让人满眼都是光色流荡。他没有随从和侍卫,独个儿起了一个大早,诗人远行的小船即将解缆,他还在握着手细细叮咛。他的声音也像纯银一般,在这寂静的山河间飘荡回响。但他的话语很难听得清楚,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他就住在山头的小城里,管辖着这里的丛山和碧江。

    虽然这书后来被骂来骂去弄得很惨,这段话还是颇为打动我当时的少女之心,给迷得七荤八素,并且添油加醋的写进了高中时候编的某小说里头。而且我把这个“神情忧郁而安详”的白帝改造成了楚王,他跟神女告别,握着手细细叮咛声音轻飘飘得回响>_<现在想来好汗亚,我的这个小说可是从白蛇青蛇写起的从神到妖一个不落,要拍成电视剧定然是“大型古装浪漫奇情武侠剧”……还是说行程吧,开始本打算在白帝城下船,但停靠时间太短我们冲到一层甲板时候已经晚了,那大叔说你们在前面奉节下吧只要十分钟。上了奉节港的很多台阶之后她们都累得走不动,听我说了白帝城还有很多台阶之后就死活不肯去了……

    5 旦为朝云 暮为行雨

    巫山云雨本来是个描绘天气的词儿,有了特定地点之后就有了特定的意思,真不知汉语的奥妙外人怎么领会。我们是中午时分从巫溪沿大宁河顺流而下到的巫山,雾气很重挡了太阳,不算太热。新城建得层层叠叠,我们这帮平原来的人研究了好一会儿怎么在山上建房子这个问题而未有结果。没有在城里多停留就去了9码头,等船在书里总是很诗意滴,罗兰巴特把它写成柔情的典型场景:

    还有一天,细雨靡靡,我们在登船;这一次出于一种幸福感,我又沉浸在同样一种身不由己的恍惚中。常常是这样,要么是惆怅,要么是欣喜,总让人身不由己。其实也没有什么大喜大悲,好端端便会失魂落魄,感到沉醉,飘飘悠悠,身轻如云。……

    实际情况如何呢,细雨倒是下了,并且还有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那个云。可我得先找个人背我妹妹下码头的台阶,讲好价钱是10块,当那个消瘦的GG走完漫长的台阶之后把她放下之后,累得一言不发让我甚是心疼。等船地儿是个固定在岸边的小破船,坐一下椅子是要付三块钱的,但是人家看我妹妹瘸脚就免费给她坐了,yv也跟着沾光坐到个小凳子,我依然还是被无视了。于是到隔着小卖部的另外一面去,那面没有人,有船上那种甩绳子的小墩子(我不知道叫什么……)可以坐,我就跟那坐着看了一个小时的巫山桥,只是不能待得更久,从朝云看到暮雨。

    6 竹枝词
    竹枝词原是巴渝民歌,冯其庸先生在《竹枝词碑园序文》里这样介绍:巴渝竹枝词,诗之国风,词之九歌也。昔仲尼删诗而存国风,屈原作辞而定九歌。故知圣人重俚言而辞祖珍乡音也。夫三峡形胜自古而然,歌辞流丽亦随惊波自顾,刘以为世所重,梦得并创为联章,雅俗悉称。遂使歌词腾踊,万世相沿。今沧海桑田,三峡安流,而巫峡猿声,瞿塘惊涛皆不可闻见矣。魏君靖宇,笃古之士,乃谋建竹枝词碑园,使在昔巴渝之歌得与金石而同寿,盖世书家之迹,映清流而长存也,予故乐为之序云尔。

    自唐以来文人写的竹枝很多,录几首应景
    刘禹锡 竹枝
    巫峡苍苍烟雨时,清猿啼在最高枝,个里愁人肠自断,由来不是此声悲。
    白居易 竹枝
    瞿塘峡口水烟低,白帝城头月向西。唱到竹枝声咽处,寒猿喑鸟一时啼。
    范成大 竹枝(大昌古镇在大宁河中游,去年被淹没的)
    滟预如朴瞿塘深,鱼腹阵图江水心。大昌盐船出巫峡,十日溯流无信音。
    易顺鼎
    水远山长思若何,竹枝声里断魂多。千重巫峡连巴峡,一片渝歌接楚歌。
    何景明
    十二峰头秋草荒,冷烟寒月过瞿塘。青枫江上孤舟客,不听猿声亦断肠。
    李涉
    十二峰头月欲低,空蒙江上子规啼。孤舟一夜东归客,泣向春风亿建溪。
    王周
    秭归城邑昔曾过,旧识无人奈老何。独有凄清难改处,月明闻唱竹枝歌。


    竹枝歌沿水路流传,西至蜀地乃至夜郎诸夷,东至楚地甚至吴地。顾况有《早春思归有唱竹枝歌者坐中下泪》:渺渺春生楚水波,楚人齐唱竹枝歌。与君皆是思归客,拭泪看花奈老何。

    7 愁听清猿梦里长

    大宁河很漂亮,但到小三峡那段的时候河水已经远不如上游清澈了。我们在巫溪住了一晚,当天下午原打算去上游的溶洞和漂流来着,但就在那时妹妹的脚坏了还感染引起发烧,在药房买了药她们就一直在旅店休息,我把这个小山城东南西北四处转了一下。我们住的地方在码头旁边,打开窗子下面就是大宁河,这里药房非常多但诊所非常少,而且没有人讲普通话问路交流十分困难。晚饭在一家当地很不错的饭馆巴渝人家,我以前素不吃辣也不喜欢吃鱼,那天两个人吃了大半盘子的干烧宁河鱼(量非常多也很便宜),辣得老是打喷嚏>_<。

    次日清晨上了巫溪的小船(到巫山是50块钱,但如果外地人会问你要80),船上基本上都是当地人,还有几个重庆来的游客,所以跟了个小导游。后来导游MM说到小三峡要查票的127,我们问怎么看得出来,她说:如果我不在船上就不会查了,但我在船上就要查。于是我们说那你下去吧……导游MM好善良,后来到某村的时候她真的下去了。。。

    大宁河是有7个峡,巫溪县城往上有三个往下四个,出县城没多远是庙峡,那时候水还很清,后来过了某个采石厂一样的地方水的颜色就深了许多。这一路风景甚好,时不时飘落点小雨,但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此而是聚精会神找猴子。开始猴子不多,有谁看到一只都要大事张扬,后来经过某“猴群出没区”,果然有成群结队肥头大耳的猴子出没,人们就不希罕了。

    然后我们就说现在的猴子生活这么滋润还怎么可能悲啼,继而讨论为何古诗里头人们听到猿声都要做愁苦状哭哭啼啼呢,yv说好像有个肝肠寸断的故事,跟杜鹃啼血似的。我记不起来,回来之后去查,出自世说新语:

    桓公入蜀,至三峡中,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缘岸哀号,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即绝。破视其腹中,肠皆寸寸断。公闻知怒,命黜此人。

    我看到太伤心的故事总是要安慰自己这不是真的,但是再想总会有类似故事的,否则不会无故有此传说。《水经注》里头也有一段:“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后人再经此处闻猿声而落泪则是各有心事吧,是由景入情还是移情于景已经难以分辨,正如刘禹锡的竹枝歌唱得那样:个里愁人肠自断,由来不是此声悲。

    8 展览千年

    据说,神女峰是舒婷对《致橡树》时期的修正,所谓的伟大坚贞不过是远天杳鹤吧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优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盼望远天的杳鹤
    而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第一次经过神女峰时我在睡觉,第二次经过时站在船头看着江的左岸,没有导游,但我知道会突然有人伸出手指着上面说:看,那是神女峰。原来只是山峰下面的石柱,据说有6米高,但从船上看起来那么小,纤细的样子在群山之间侧身而立。在我那大型古装浪漫奇情武侠小说里头,还有着她痛哭一晚的情节,但现实中,这块石头,就和大荒山无稽崖的石头一样,只能展览千年。

    这段展览了千年的山水终于不复往日,只有不朽的诗篇和传说沿着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代代相传,调子从凄厉到悲凉到忧伤,再到如今,无论是远天杳鹤还是春江月明,什么都不剩下。

    ---------------分割图片几张--------------

    巫溪的清晨。。我5点半起来买船票,路上买了束百合回去给小妹,那天她成年生日。结果yv评价说我跟某学得油嘴滑舌…… 

     

     

    滴翠峡?有时候还挺险的,关键是小船比较身临其境,长江三峡那种游轮就一点感觉也没了。。 

     

     

    巫山县城。。其时有云。。有雨。。

     长江水那个浑啊。。这张时我在床上刚醒

     

    幼时梦想武汉大学啊。。想我要是真的进了武大,爬这些台阶还不得爬得腿比现在还粗>_< 

     

    以上,写景言物。下一篇记人 

  • 奶奶说 - [Route]

    2007-07-19

    (编这个东西是在巫山码头,当时妹妹突然以自己孙子的口气造了一连串句子,说回去要记下来。我也记一个,虽然也是她孙子讲,但增加了我的戏分。)

    奶奶说,在她十八岁那年,行了很多车,乘了很多船,走了很多路。
    奶奶说,她十八岁那年和姨奶奶一起出去玩,却瘸了一只脚,一只手柱着拐杖,另外一只手被姨奶奶掺着。她还发烧了,在巫溪的旅店里她要洗澡但脚不能沾水,于是躺在床上,姨奶奶帮她擦身子,没有水盆,所以姨奶奶在床和洗手间之间往返了很多次才完成这件事。

    奶奶说,在去宜昌的车上,她邂逅一个华中师范大学的小男孩,他们说了很久的话,但由于姨奶奶和姨奶奶的闺中密友在旁边一直窃窃私语,以至于他们没有留电话。
    小男孩是宜昌人,还把她们送到宜昌码头。
    奶奶说,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姨奶奶很愤怒,她想如果留了电话可以让他帮忙买票。
    后来在去巫山的船上,姨奶奶和一个看起来37岁其实是27岁的老乡搭起话来,这次轮到奶奶和姨奶奶的闺密窃窃私语,但是姨奶奶脸皮厚,不为所动,果断的留了电话。
    姨奶奶的闺密很愤怒,小男生的号码那么有用没有留,这个一点用都没有却留了。

    其实当时闺密对奶奶说,你看她把你们两个的都留了,成娥皇女英吗
    奶奶说,不,是一帘幽梦
    闺密大笑。姨奶奶回头问你们在聊什么
    奶奶说,一帘幽梦。

    奶奶说,她18岁那年在码头饭店(其实是一个破棚下面的小摊),她YY了这样的场景:
    我去宜昌的医院换药,竟又遇到那个华师的小男生,小男生说:也不知怎么就莫名来到这个医院了。我说,也许是为了寻找前世的记忆,约定来生的重逢……(此为前日所看又见一帘幽梦的对白)

    奶奶说,在去武汉的车上,她读完了《双城记》。她对姨奶奶说,我觉得你跟卡顿很像哦,平时很稀里糊涂可有可无,关键时刻还很能发挥作用。
    没想到奶奶说得那么准。
    姨奶奶先后稀里糊涂得丢了身份证和眼镜,前者后来又找到了后者再没找到。姨奶奶最后一次戴那副眼镜是看三峡的星星。最令人发指的是她在宜昌的ATM取钱忘了拔卡,走出去很远才被人叫回去,她居然有胆子把这件事告诉闺密,被闺密怒吼。
    但在身体不好的奶奶和心情不好的闺密面前,姨奶奶得把诸事办妥。
    姨奶奶背着姐妹二人的全部行李和闺密的若干本法文书,其中有一巨大的法汉词典,顶着烈日或细雨跑前跑后。
    奶奶说,姨奶奶很想背她,可是她死活不肯让她背,因为她比姨奶奶稍微重一点。

    奶奶说,18岁那年,她两天内去了湖北和重庆的三家医院,有县级中医院、地级市的中心医院和省会的某妇科医院。

    奶奶说,在过三峡大坝的船闸时,还有一个台湾来的老头搭讪她,那个老头十分装B,但为了不破坏两岸人民的友谊他们有说有笑。

    奶奶说,在回家的路上,又邂逅一个超级粉嫩的土家族小男孩。
    小男孩比姨奶奶大10个月,但是看起来比姨奶奶年轻得多。
    奶奶说,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关于他有很多传说。有人说,在岳阳见过他;有人说在广州见过他,和一个瘸腿的姑娘在一起;还有人说在淄博看到他,领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此为前日所看老板的故事之独白)
    奶奶说,她希望这些传说都是真的。

     

  • 你看那海儿都哭了

    我对写长篇流水帐已经不复有兴趣,只能记简略版流水,免得忘记。(若是2锅头事件有案可查就好了……)堕落啊堕落,想当年记杭州的游记是多么多么的写意阿……

     

    首先,要记住,天一阁是个忒有文化的地方,不认识的字千万不要去念,默默地读也好不要念出声,否则会有清秀的小帅哥突然在旁边流利地念出这副对子,然后飘然远去,留下你愧疚地以头撞墙(其实还好啦>_<)。其实疑难字再加篆写读不出也没那么愧疚,常用字简写硕大一个挂在墙上还能认错(至于是什么字儿,我可不肯说),就让我怀疑当时当地此情此景484给香樟树熏得神智不清了。隔壁半夜疑似发生情杀案,气氛十分紧张,幸亏有诡异漏水声做掩护才逃过此劫。

    遇到好几里路的汽车排队靠边站,会令某些人仇富的阴暗心理暴露无疑。有地图并不一定都是好事,有时会发现方向诡异地掉了个个儿——并无不同啦。潮湿得可以拧出水来的地方。好吧,台球厅,台球厅!令人怀念的红烧茄子。烈士英魂保佑我们,请使用定海牌神针SSSN——还有如水粮液,再加上某种土豆的话,吃穿喝都不愁了。七个仙女捉小鸡,九九最近老喝酒,请拍手 谢谢。其时月照孤山,红色凄迷时隐时现,远方花火稍纵即逝。没有时间守得云开了。

       顺利、顺利地渡海,一点儿也不晕真搭(还好啦)。顺利地登陆并顺利地吃泡面。爬山,85岁语言不通的老妇,重孙和我般大了,精神矍铄健步如飞(我一向觉得健步如飞这个词儿很搞笑,终于找到个可以贴切使用的地方了!),一个人住空荡荡的房子,这天正逢孙子和孙媳妇儿放假过来看她。长途跋涉,大雾弥漫一片肃杀的山顶小路,目标其实是某个小海湾:戳……戳……戳……叉叉螺,下面我们来讲田螺姑娘和海螺小子的故事吧,拍手先。
       话说,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如果是山水田园的话我们可以找出无数的诗句来吟,可面对此景,就只有一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还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再临,再观!爬上高处的山岩,可望一碧如洗的海,胡说,那么大雾怎么可能望见……哼我说可望就是可望,并无不同啊。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xx不是雾。山岩的另外一边看不见人,只有巨大的石头,和拍打了很多很多年石头的海浪(差点说碧浪,我有洗衣粉强迫症……)。这样的雾失岩台人迷津渡,让我觉得很好看,风景都是心里的——只好再引佩索阿君那句话,旅行者本身就是旅行。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而是我们自己。也许其他地方都是实的,只有这会儿是虚的,抓不到触不着,抓也抓不住的才是真的?我坐了一会儿,突然回头,就看到有人走来了。
        晚饭其实还好拉,并没有描述的那么咸,除了最后猛喝的几口汤,我怀疑自己喝的是汤还是海水。下山去找厕所——迄今为止只在此岛发现两处一在海边一在山腰,游荡中瞥见岸边放烟火的孩子。看不见人,只看见飞向空中和水面的花火,瞬间很是绚烂。上山找不到路了,出现某条小路从右手边忽移至左手边的灵异事件,把偶吓出一身冷汗。终于寻到那户人家,解门上的绳子也花费了不少功夫,结果最后发现……阿不说了,这种事该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次日是这样的。三点半公鸡打鸣,五点半老人起床,同时广播开始播天气预报。后来发现,此地的公鸡打鸣和天气预报都是基本上24小时滚动播出的。晒太阳,赶蚊子,还是赶蚊子,数浪花,看它能不能打上来呢能不能呢……吃到盐粒的蛋炒饭,继续晒太阳,继续赶蚊子,还是赶蚊子。上船,拼车,又上船,忽遇大风雨,再拼车。生活就是不断的重复,如此行色匆匆回到柳汀晓月。

      最后的主题仅为:轻松。无论是哭还是笑是站还是坐是吃苦还是幸福是喧哗霓虹还是各回各家,总之只有轻松二字。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还好啦……很多选择,如此这般,如此那般,都并无不同

    最后贴首与以上无关的北极光:美景良辰未细赏,我已为你着凉。

    你是传说那种绝世的风光
    莫道为了你  我享受著期望
    极地尽处有我靠的岸
    即使已白发苍苍  抬头没有光
    得不到也不甘去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