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物清单 - [La vita]

    2009-08-22

    今天在家找到了本科毕业时放杂物的箱子,在里面翻看了不少旧物,收获颇丰。它们有:

     

    地图:杭州地图、湖北地图、上海地图(2份)、绍兴地图、婺源旅游地图
    似乎是99君送的龟兹剪纸

    “上海市学校统一簿册——联系簿”,粉色封面,封面上背景为满江红,前景写了好多不同大小的“日”……

    “十大歌手”比赛的宣传册和入场券,tongji.net五周年的纪念贴纸(应该不是我买的,估计是从别人那儿蹭来的)

    一个很可爱的折叠式的好几层的小本子,是我认识的唯一的艺术小青年送的,因为太好玩,我就没舍得用过……那还是六年前的夏天,我弟弟跟他学吉他,我去找弟弟就聊上了,后来据说此人上京北漂了,也据说他在网上留言找过我。只记得那小青年比我大一岁,我们总坐在一个阴暗的潮湿的小屋子说话,我bulabulabula地一直说,他就听着,间或弹琴,我喜欢那个阿拉罕布拉宫的回忆。可是我再也想不起来此人的名字了>_<

    “同济大学生产实习日记本”,绿色封面的,我好像多了一个,另外一个交上去了,这个留着乱划。我在这个简陋的小本上抄了不少完全不生产实习的句子: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尊酒,日往烟萝。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藜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谁来为我们计算我们决定忘记得付出的代价?
     与其只是部分地拥有一个人,还不如整个地失去他。爱情以“自己的名义”穿过生命,“以你的名义”穿过死亡。
     好多人就此失踪,我们从来没有拥有过过去,我们只有眼前。

     ……

    玩网游的时候打印出来的攻略。

    好几页的做梦日记。梦到的东西,都是一些奇怪的不成句的句子:“什么样的故事拥有开头?什么样的故事不需要结尾。歌,阿伦特?还有什么?”
     当寻找出路的医生从梦中醒来时……你感情倒挺丰富,可以为了人死。
     每个人对于他所默契的人来说都是颗微星,他要求对方看起来既惊叹又臣服(安宁),这种距离……其实是自己……
     因为我那时每天都想保留想法
     要不是他远离到疏远,疏远到远离,我们怎么会幸福?
     所有山河是言语,言语化作山河
     没有想象的日子,似走在白日梦的路上
     而写“青梅杏小”可以思故乡,只《读经》中是一片茫然。

    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工作手册,2007年版。橙色封面,当年被这个小册子的格式要求折腾死了。

    hanzo君给我的复习提纲,前几页都是中美贸易、知识产权问题什么的,最后一页空白,写了巨大的五个字:帝(上帝)風特攻隊。

    cd若干,卡带若干,dvd若干。

    2006年的日历,很漂亮的小日历两本,当时买来似乎打算送人,结果还是自己留着了。

    和王美丽在图书馆自习时传过的字条:
     (美丽曰)你左侧这女子都那么肥了还喝第五街!
               (“女子”圈出来,箭头指向:)不过这个姐姐的睫毛还是挺好看的。。当然了,是假的!做出来的!!
       你戴眼镜真的好ws啊!
       (我把“ws”圈出来---->)心灵美最重要!
      (美丽又说)1.每次坐在我们身边的人定然无情地鄙视我们都读大学了还要传纸条。2. 我正式宣布:唇唇(就是我)脑子考坏掉了。
       (我又把“大学”圈出来-->)而且都快毕业了!

      我:我觉得我右边女子侧面看还满好看的>_<
      美丽:不行!
      我:(“不行”圈起来---->)为何?
      美丽:不就是睫毛长了点嘛!这女人我看了就不爽!!
      我:富士山下真好听T_T
      美丽:拜金女子!

    和幼时玩伴小浪同学的信件若干。我太喜欢看小浪的信啦,非常喜庆,看了让人高兴。

    --------------------------------

     小狼:

     过嘞还好吗?(小字:多俗!)
     想我吗?(这才像小浪写的呀)
     今天我本是去看看wzy的信来了没有,谁知一看有我的信,而且还是小狼写的,太意外了。算算日子不对呀,咋那么快。难道老天爷看我这两天打电话不顺利,可怜我。
     对了,以后打电话就说打电话,别说什么一通电话。你要是敢那什么“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之类的,我就敢杀了你。哼,是不是还想在原高3·24班门口让我画个圈让你钻进去,是不是还想蹲在楼梯下面,是不是还想让我揪着狼毛玩拔狼助长?写了这几个是不是弄得你很怀念我们美丽的高中生活,无忧无虑的。当然小军有时会搞点小动作,但并不影响我们。那时多好啊,每天你都迟到,每次都是我第一个看见你在外面 (囧。。那时候还不流行弱弱这个词,否则我一定是弱弱地站在外面>_<)。还有小浪会把小狼、小狮堆到雪堆上等等。特别是这几天,我天天都看我们那时写的字条,想想有些很无聊,但我觉得很好玩啊,现在想那样无聊也没机会了,可惜啊,怀念啊。
     (信纸底部印有一只小狼,注释: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带狼的信纸)
      ……狼,看,天空多好,有太阳,有月亮,有星星,有云,有小鸟,偶尔还能落下几tuo鸟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那学校再残忍,有我们学校残忍吗?
     ……不是吧,我经常梦见你,你才梦见我一次,不过还好是笑着醒来的。可是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怎么每次都是梦见你小时候,并且都是血变态的打扮?
     ……狼,经常打电话给你是怕你想家,小浪这么用心良苦,哎,谁让小浪是个男人呢。何况小浪是男人中的男人。(囧……)
     另,狼,你的照片也太小了吧。明知小浪近视,我到现在都没看出来那就是我才十几天没见的小狼。不过挺可爱的,真的。还记得你曾说过的那句话吗?我也忘了,反正有印象,就是说人老什么的来着,当然,要我说那就是:哎呀!小狼长成大姑娘了。真的挺好看,不过,能给来张大点的吗?
     又另:我参加了青年志愿者协会,太伟大了。
     又又另……
     又又又另……
     最后另:我的剃须刀!

     祝:你像我一样快乐!但不能比我快乐,否则我会眼红,到时又得打你。
     
                                                                                                          北方饿浪

    ——从上下文可以推断上封信是我们刚读大一的时候写的,也就是2003年的秋天……
    下面一封应该是很后面,06年的秋天写的吧,大概也是最后一封。——

    小狼:
     ……重阳节,往年你肯定能收到我的短信,今年本想给你发的,后来想起还在生你气呢,嘿嘿,其实哪是生气,就是想看你会不会先发给我,哪有重阳节忆上海兄弟的呀。
     ……原来不是我变了,是大家变了,都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了,都觉得以前只是回忆。……

     小狼,我想你,真的想,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就是想着能和你有联系就行,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不会有任何的压力……我都不知道我属于哪种人,怎么老把感情看得这么重,哎,可能是变不了啦。我能看出来,你也不杂地,都三四年了,还跟我这么无聊的人关系不错,真变态。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一直变态下去,能做到吗? 考虑一下你。

     我最近情况不太好,还有很多门不及格,毕业证可能有问题,不过我会努力争取拿到。我可能真的要明年结婚了,十一我把她带家去了,她妈让我寒假去她家,我爸也同意了。
     ……你可要好好学习,赶明儿有出息了带我四处走走。你要注意好你的腰,别整天这病那病类,看我,除了胃和肺,哪不比你强?你得向我学习,好了,我这字是真的不能写好了,你将就看吧。

                                                                                                                 小浪

    ---------

     结果后来小浪还是和那个小姑娘分手了,没有实现第二年结婚的愿望。他是去年结的婚,今年7月刚有了个儿子,叫小牧,我还没有见过。在家还有几天,不知道能不能见到。

  • 四月 - [Seasons]

    2009-04-25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ng
    Lilacs out of the dead land, mixing
    Memory and desire, stirring
    Dull roots with spring rain.
    Winter kept us warm, covering
    Earth in forgetful snow, feeding
    A little life with dried tubers.
    Summer surprised us, coming over the Starnbergersee
    With a shower of rain; we stopped in the colonnade,
    And went on in sunlight, into the Hofgarten,
    And drank coffee, and talked for an hour.
    Bin gar keine Russin, stamm’ aus Litauen, echt deutsch.
    And when we were children, staying at the archduke’s,
    My cousin’s, he took me out on a sled,
    And I was frightened. He said, Marie,
    Marie, hold on tight.
    And down we went.
    In the mountains, there you feel free.
    I read, much of the night, and go south in the winter.

    ——T.S. Eliot, "The Waste Land"

    这段老是被我引用的诗,经常成为我悲叹残酷四月的理由,四月并不总是残酷的——大概在可以记起的范围内只能追溯到四年前。

    2005年的4月,注册豆瓣网,也许是同一时期开始使用的网站中持续时间最长的。2005年的4月,我上叫做西方哲学史以及女性电影文学的奇怪的选修课,前者半年的时间里只讲述了哲学史讲演录的前十页——我不记得有没有10页;后者大概放映了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之类的电影竟然被学生小报告,真是匪夷所思。在博客里贴欧阳江河的《傍晚走过广场》,和韦庄的春日游杏花插满头,还有——哦,沉重的肉身,我记得那本书是某天骑自行车费力地顶风迎沙去复旦上辅修课时路边书店买的,后来小别说要重读,就给了他。还有几句海德格尔、几句董桥的散文和夏目漱石的汉诗,真是兴趣广泛。

    那时我第一次清楚地声明:无论怎样我都是一个半吊子——有自知之明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喜欢聪明人,可聪明人不会喜欢我。四年以来没有任何长进。

    还有两件大事:一是在当时痴迷的网游换了服务器,从此很多人失去联系,于是慢慢也就不玩了。我记得在那个世界里,我最喜欢的一个,他和我们帮派的老大传绯闻,不过似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次喜欢的那个,唱很好听的四月天发给我听,现在想想应该是一高中小正太吧。再次喜欢的那个,是我唯一见过面的一个,那年夏天在北京,见面时长不超过半小时。二是坚信那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跑800米,也许后来还是跑过的吧,毕业的时候?但在当时看来,两件都是人生大事。

    四月份还跟一位大叔开始在网上聊天,那时大叔还走可爱型路线——没准儿我也是可爱路线。大叔据说是刚失恋,跟很多各种各样的小姑娘聊天,我也算是其中一个——师姐当年确实是一小姑娘那,未满18=。=。四年中可以有很多事情改变也可以有很多事情不变,比如我变得尽量避免跟这位大叔在网上聊天了,那样会安全一点。

    人事的事情总是让我困惑,又比如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另一位大叔,我今年春天还刚与他重逢——我都准备写一篇日志来叙述我们经历的一些诡异、低概率、或许也可以称得上浪漫的场景了,偏偏还没有动笔,这个机会就消失了,大叔不再理我,我就继续困惑于为什么我总是擅长把各种关系搞僵或摧毁。

     

    2006年的4月,以无比春光明媚莺声燕语的一天作为开头,以阴沉晦暗、纠结人生无常的情绪作为结尾。

     

    2007的4月,令我觉得世界是场玩笑的开头。以及正好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某个湿热的夜晚,南方的初夏似乎已经来到,大家微醉或者装醉的坐在露天阳台上。一如既往的红色天空,上海的夜晚在我脑海中唯一的印象就是红色天空,对面宿舍楼住的小姑娘还一度跑出来跟我们调情——姑且就这么说吧。然后不知为什么,百毒君开始唱歌,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及唯一一次听到他唱歌,仍然不知为什么,我想起那首“怀念”,仍然觉得清晰如昨。总之就是那么一个略有躁动的初夏的夜晚,几个无所事事的四年级学生,喝了点酒跑到屋顶去感慨人生——说不定还感慨了宗教,并同对面宿舍楼的女生调情,并唱道: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

     

    2008年4月,第一个樱花季。

     

    2009年4月,最后一个樱花季。

    DSCN7405 DSCN7389 DSCN7394

     

    (关于那个不贴照片的决定,是个愚蠢的决定,愚蠢的想法理应受到批判!)

  • 编年体 - [Seasons]

    2009-02-28

    今天收拾房间,发现旧日的记事小本一枚,上面详细记载了我毕业前的那一个月每天的事情。如今读来很是感慨啊--虽然过去还不到两年,考虑到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小本是一定会遗失的(因为我已经遗失很多),特录入以存念。纯粹个人回忆,不相关者请路过,相关者可以围观,不知您是否还有印象,某日里我曾停留在您的视线里。

    (2007年)6月8日,上午睡觉。下午,和小刚去吃新开的锅贴店,还不错。(细细想来,那天吃完锅贴还去了小刚老师位于赤峰路的家,阴暗潮湿,除了四壁的书架与书、巨大的法式长棍立在墙角,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印象了。对了,还看了他的影集,有一张照片是在山花烂漫的春天的箭扣长城,那时起我决定要在春天去箭扣长城,目前这个愿望还未达成。)

    6月9日,中午,与河间君吃西安面馆,油泼面真辣。什么创新答辩。(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什么创新答辩,原来是机械学院的某创新答辩=。= 当时99还说,有个小学妹长得很像某女,于是某男一直很激动地说她在向他抛媚眼=。=)下午尾随小别去吴江路吃小杨生煎、撒尿牛丸、芒果冰沙,等等。(啊,那个芒果冰沙真是太让人回味了!)

    6月10日,小别来音乐广场送手机给我(那手机似乎现在还在我家?)。其后C大叔携一袋樱桃来到音乐广场,吃樱桃。惊现一只死鸽子,埋鸽子。参观中法中心,复旦吃冷面(啊,那个冷面真是太让人回味了!红烧牛肉冷面,就在罗森对面。顺便一提,那时我每每在罗森买块炸薯饼就觉得很改善生活……现在最悲惨的莫过于天天都吃罗森的pasta便当,每天……)。

    晚上,美丽回来,之前她特地叮嘱我要买蚊香。我买了蚊香,却忘记买打火机,被怒斥。

    6月11日,早上,王美丽趁我睡觉之时把我手上的红绳剪断一根(泪奔……这就是对我没买打火机的惩罚吗?)。中午,吃凉皮,顺便喝了一罐三得利啤酒(现在只有三得利喝了……)。带美丽去中法中心参观樱桃桑,晚上在饮广吃,我吃米饭,她非要去3楼买红烩牛肉(比 起北大的红烩牛肉来,饮广三楼的套餐是多么美味啊。尤其是那水果沙拉,清新爽口,不知现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是否保持了水准)

    6月12日。论文答辩,我上午还忙着去图还书,中午在西苑吃小笼包,晚上和木头一起饭。

    6月13日,浦东敲章,简直是一日游(关于那个细雨绵绵的初夏一日以及浦东美丽的乡村风光,可以参照此文)。晚上和99五角场吃饭(赠与他槟榔一枚),并因此没有赶上送美丽回家。被她怒斥,C大叔的短信回晚了,被他怒斥。( 太可怜了我

    6月15-16,杭州。十里郎铛、五云山、云栖竹径,河坊街,知味观(河坊街的热干面真是太好吃了……再喝点那个什么啤酒,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热干面啦)。

    6月17号,回学校,离愁别绪,坐地铁开始掉泪(看来我喜欢在火车上掉眼泪的习惯是早已养成),找不到纸巾,出地铁遇到99,请吃饭(到底是他请我还是我请他……我估摸着是我请他,因为他总是能找到很多理由)。并托他带一只手抓饼回去给C大叔(啊……想不到我真是贤惠啊=。=)。

    6月18号,白天未吃饭。下午在Mohlee的指导下买手机(五个月之后就丢了),顺便讨论了姑娘的小腿怎样才好看这个永恒的问题。火车站吃饭。(我记得那次吃饭的地方好像叫什么世界的厨房……现在好像经常看到该餐馆的广告在电车上)

    6月19号,下午去129操场再次探望那只死鸽子。晚上和学妹吃饭。手机停机(为什么买来第二天就停机=。=)

    6月20号,中午在饮广吃冷面,去图还书。下午再次探望鸽子(我真是太闲了……)。晚上和C大叔去五角场看《夏洛的网》(囧,可以算是约会吗……看电影的全都是小朋友,加上妈妈陪着。坐我后面的小朋友还一边看一边唧唧喳喳地剧透。虽然也没啥好透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剧情。)回来后遇到Glow,在城规C楼的咖啡馆喝茶。

    6月21号,上午敲循环章。下午在南校区拍照,黄昏时在音广乘凉。天太热,吃了肉夹馍。晚上去图看书,最后一次。

    6月22号,下午,和C研究了南北楼前面的水杉树是否还会长高的问题。然后又去吴江路吃了一遍。(啊……芒果冰沙……)

    6月23号,下午出门遇到大雨,好大的雨啊。等937时一个藏族小学妹同用我的伞(我怎么知道她是藏族的……我好像没和她搭讪啊……)。晚上继续淋雨。

    6月24号,和2姐一起去嘉定,图书馆偶遇Glow,见到刘同学(我当时就想不起来刘同学叫什么了,汗死),追米君。(当时和追米君说,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没想到一年多之后还是有幸能与追米君一同探访京都名刹。不过那时的追米君看起来似广东小混混,后来京都见到时就是闷骚的西装男了。他自己也说买衣服老买suits,我就恶趣味的悄悄查看了一下伊的衣橱,果然,除了沙滩裤就是西装啊……)

    附追米君走在鸭川河畔的背影一张

    img 287

    6月25号,上午毕业典礼。中午请美丽在五角场吃饭(貌似是作为弄丢她鞋子的补偿,还是没有买打火机的补偿?还是没有送她回家的补偿?)。下午逛商场帮她买背包(就记得她说一定要买jansport,因为物美价廉……可是偌大的五角场若干商场就是没有买j背包的,走得累死)。

    6月26号,中午和gama吃饭,下午和99先喝茶,遂往南京路代官山吃饭(囧,当时不知代官山是地名,看起来好奇怪。另,感慨99同学真是有生活情调的人啊,回头看看,我去过的比较称得上时尚的餐厅都是尾随99去的,而如今作为相亲大户,我相信现在的他一定对上海餐厅地图了然于心啊!)。

    6月27号,白天未吃,下午遇到lafir在城规吃饭。

    6月28号,中午拍照(就是很囧的穿大黑袍的照片,请参照)。下午毕业典礼(好多毕业典礼啊……)。晚上见过爸妈,打声招呼,遂与核桃、2姐和Mohlee去吃东北饭馆,坐在农行的取款机下面唱歌,大醉而归(呃,那天的事情很混乱,我只记得最后一件有知觉的事是把书架从三楼抬到一楼送给核桃)。

    6月29号,C大叔携芒果冰沙前来探望据说因醉酒而饮食不振的我=。=(只记得那天的芒果冰沙真是太难喝啦)。然后去退网,转户口。之后2姐过来让我把一箱小米转交给核桃(这什么啊。。)。拿过小米之后,和爸妈去虹口区吃饭。晚上夜游上海大学。回宿舍的途中偶遇Glow(我为什么总是偶遇此人……)。

    6月30号,上午回宿舍清理东西(貌似前一晚和妈妈一起住在旅馆的),去胡桃夹子欲买耳坠未遂。把小米转交给核桃(觉得这个事情很囧啊),去中法中心和樱桃桑告别。爸爸过来帮我拿东西,就走了。(车子在五角场附近上高架,我还记得那时我发的短信。)

     

    唔,就这样,回忆往事真开心啊真开心。

  • 火车 - [La vita]

    2009-01-23

     去年的今天在火车上度过,我经京九线回家过年。虽然当时南中国交通可怖,华北平原倒是晴空万里,偶尔看到薄雪覆盖的田野,只略有荒凉之意。当日在火车上丢了一顶帽子,虽然当时收到的短信讥讽道“您丢东西,那多新鲜啊”,可是其实到今天我已经有一年没有丢过帽子了(这种话听说不能说)。甚至连丢在成田机场的帽子都找回来了,这大大鼓励了我买帽子的热情。

     今天还想起2005年,那一年在游戏中告别一些人,在现实中认识一些人,其中与火车有关的,是二姐(消歧义:二姐其实是位大叔)。

     四年前,旧历的2004年年末,也就是西历2005年的年初,我经京沪线-陇海线回家,夜车,看第一本德·波顿的书《哲学的慰藉》。天晓得几年后坐新干线还是看他的书,德·波顿君真是火车旅行必备。大概凌晨五六点时到家,我下车时把那本书忘在了火车上,但是我幻想能把它找回,因为我曾搭讪坐在我对面的一位校友,唯一的线索是我记得她是山西人。后来我在学校bbs某个山西地域帖里发了一个信息,并不抱太大希望。后来竟然真的收到回信,是当时还不算大叔的二姐称,他认识的一位小姑娘拿的似乎正是这本书。后来,我竟然把它找回来了。不过再后来,此书在我寝室的小型火灾中被烧毁,它的命运似乎部分地阐释了它的内容。

     到了夏天的时候,回学校前一天在qq上闲聊,得知二姐将和我乘同一次的陇海线-京沪线的列车去上海,我事先幻想了一下此人是否足够强壮能够起到搬运工的作用,不过事实证明我也没有太多的东西要搬。总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姐,在11号还是12号的软卧车厢的过道,伊迈着后来被称为frjj的步伐摇摇摆摆地从我面前走过去,几分钟后又走回来,说:“你是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我忘了……

     可见我们与火车很有缘。所以我想如果有下次见面,我应该乘传说中的京沪高铁去。而如果二姐能够在研究CANSJA写各种啰嗦长文练字抄书读马克思编诗歌约会泡妞看日本成人电影之余有空去传说中的火车站接我的话,那真是再幸运不过了。

  • 五月 - [Seasons]

    2008-05-25

    发现ycool博客有个好处是,会在某天的日志下面显示去年以及前年的该日的博客链接,我也乐于此道,但只能人工翻页了……不知道blogbus是否会增设此功能,还是需要什么设置我没发觉?

    总之,去年的五月,这个时候经历过百年校庆的折腾之后我回家小憩,回家的第一天痛下决心如下:“话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努力做一个不那么俗的人,结果却只有适得其反。于是我终于明白,我永远也成不了我想成为的那种人,当然了,更成不了你们想我成为的那种人——后一句纯属自作多情,谁会去寻思别人的生活,吃饱了撑得。……最近尤甚,不但俗,而且作,而且不真诚!昨天的一件事坚定了这些自我评价,这真是太讨厌了,令人嫌弃。不过没关系,我是上进青年决不自暴自弃,我要在家好好改观,好好进步,努力成长为清澈坚贞钟情善良勇敢的好姑娘!”

    这样的口号在blog里面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我不能不承认清澈坚贞钟情善良勇敢是个做起来比说起来难得多的漫长而艰辛的工程。 06年的5月,以热情豪放庆祝青年节开始,以月底嫣然小姑娘出生结束,很快就是她生日了,说起来那天我正好与小别逛书店,进去就奔向孕妇专架。05年的5月,我在为排球课而抓狂,并在某一天的下午为雨后校园的美景而惊叹不已,那一刻的美丽稍纵即逝,以至于身边的美丽同学赶紧看表:18点06分。04年的5月,没有留下博客,只记得虹口足球场的雷雨之夜,一个人看偶像演唱会,没有喊没有叫,只有被雨淋得双眼朦胧。

    显然我正在经历四年来最为孤苦伶仃的一个五月,虽然对比而言,和四年前一样我还是一个人听音乐会。那些一个人也可以做但是人们通常觉得两人做更好的事情,我都独自尝试过,比如听音乐会、看电影、短途旅行、以及在咖啡馆里闲坐着,等等。 想起《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那篇文章里的口号: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世界上所有的口号都没有实际用处,只能让人暂时心安。

    以上怀旧怨妇腔结束。下面开始贴图,首先值得一提的是今天观五月祭(某种校园文化节)东大orch的特别演奏会,惊现前排坐一衣着十分华丽的华丽妇人,起初我只是注意到她的衣服是那么的闪亮,后来发现她头上似乎带了一只高跟鞋——难道王菲是她的偶像吗——最后发现,那不是高跟鞋,而是一只鸟,一只、活的鸟。

    此妇人观看演出时十分激动,肢体语言比指挥还要多,身体也随着节奏不断晃动,但鸟儿只是偶尔转个身,绝不作出任何失态的行为……这个事情吸引了部分人的注意。她是那么容易激动,某次天鹅湖的第29曲Scène finale进行时,只见她面容十分悲戚的仰天长啸,当然,那一曲确实很激动人心,以至于她在结束之后喊了一声BRAVO,并跑到低音大提琴的小哥的台前双手做拥护状,不知道小哥是不是被小鸟吓到了,没敢作出回应……

    KOMABA图书馆虽然没有hongo那么华丽,但是我总是能发现风景特别好的角落的。比如说在4楼正对着一栋学生活动广场的位子,就能看到一长排的活动室,虽然各自不相连,但是从图书馆看过去却像是连在一起的长长背景上演出的戏。有时候我光顾着观看他们的演出,完全忘了看书,慢慢的有一间熄了灯,再有一间熄了,直到整幢楼全熄灭时,我就走了。

    大概因为五月祭的缘故吧,图书馆里空无一人。四楼的某个小窗户可以看雨。

  • 让离别都被原谅 - [Route]

    2008-03-24

    壹、四平路1239号

    重返四平路付出了点代价,因为错过最晚次的火车废了一张票,同学劝我改期,但决意今天要走天也不能拦我阿,于是又买了去南京的。次日早晨在古城小雨中稍做逗留就匆匆上路,和谐号很和谐,以248km/h的速度冲进市区,交通路上的小房子们,五年前我很是熟悉的小房子们匆匆后退。

    我短小花:顺利到达,小雨,湿得可以拧出水来。小花说:北京在风沙尘暴,别忘给我带一瓶雨回来。校园美丽依旧如昔,清新春雨最添姿色,在张小左眼里,fd的精致师大的葱郁武大的山水浙大的灵气北大的古朴,没有一个及得过它。既不过分雕琢,也不过于粗陋,错落疏密之处都恰到好处,每一步都有旖旎春光。另外一个校区虽然一样绿草如茵,只是空旷了些,当我在一个小山坡背后的几株桃花树下紧张地等待一个电话时,心想这多像个笑话阿,我记住一句随口说出的话,当作承诺,然后努力地让它可以兑现,这成了一件听者的事儿,与说者不再有关系。

    图书馆八楼,图书摆放稍有变化,因为一年来买了许多新的书放进去,D开头的整个儿的向后移了一排。随手翻起曾经看过的书,看起来一年来也没有别人翻过,挺新的一本只有我不和谐地在上面划的歪歪扭扭的线。正感慨再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忽有一面目严肃男子走来,问我是否认识xxx,我想定然是认错人了,说不认识。但他又问你是不是卡列宁的微笑,我就十分惊诧了。然后他说:最近怎么都没见到你,去年经常来图书馆的吧。我只好说,我毕业了……顿时大为感动,心想果然图书馆是我们永远的家T_T.

    沪上霓虹自然是雨夜里好看,晚上与一干人等于牛排店饱腹之后沿四平路慢慢踱回去,路边小店氤氲在水汽里,行人不多,红绿灯安静,我很聒噪。


    貳、莫愁路403号

    中学时候在某种中学生杂志上看过一篇中学生写的关于南京的文章,名字叫“刚刚好”,主题就是说这是一个十分刚刚好的地方。若干年后来到传说中的金陵古城,秦淮河畔的街市、莫愁湖边的海棠、教堂里唱诗的女孩们、南大校园盛开的玉兰、圆圆的可爱地铁车票、百搭万能的13路公共汽车,果然都当得起“刚刚好”三个字。

    见到中学密友小狮子,无甚变化,除了说话喜欢加“的啦”了。我们俩碰上就不得了,开始讲起从初一到高三的漫长童年。给每一棵树起名字的小树林,小树林涨水后的巨大蜗牛,画出来的拾破烂新村和还春楼,我还做过那么久的拾破烂的和老鸨,前者的故事里我曾经一度要求在村里建大棚蔬菜、大棚蜗牛……大棚叉叉,但她老不同意,我就老念叨。操场改建时候在施工现场挖洞,盖小房子;种榕树的时候经常跳到挖好的树洞里去,但是跳进去容易爬上来难,小狮子说:我的中学回忆就充满了这个努力爬出树洞的印象。高中坐在窗边的时候,在窗户上贴白纸上写的对联,当然是还春楼挂的,忘了上联,下联是仙乐飘飘不夜天,横批是晓风残月。被班主任看到,说:你干吗用白纸写,跟吊丧似的……还有各种小说,我们写小说,一般是先想个名字,画个封面,然后我写个序,她写个跋,然后再画一下各个角色,再编个拍成电视剧之后的主题曲和片尾曲,最后,开始写正文了,没几页就没有下文了。

    小狮子与我,6年间称得上是形影不离,而和我一起去南京拜会老友的陈小困,我们见过面的天数不到60天,这件事情我们不由得讨论了一番。事实上,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讨论的,只有人间四月芳菲尽,一支红杏出墙来、大猪小猪落玉盘,大脚踢小脚等冷笑话,总统府照片中宋美龄的各种华丽丽的高跟鞋都算是新鲜话题。还有各种建筑的电梯,各种住房的窗户,各种百货商场的装修,关于各种日货的讨论则出现在参观大屠杀纪念馆之前,紧张地搜索身上有没有带任何日货或者半日货的东西……然后是很压抑的参观,二人都认为有很好的革命教育意义。总统府就一点都不革命,很小资,很容易勾起像张小左这样的人的对逝去朝代的无限怀念。

    叁、颐和园路5号

    颐和园路5号40楼是在四环路上就能看到的那栋,正对着第三极,在公交车上我就看到此楼还在那候着,十分亲切。考虑到不久后我又要离它而去,又觉得它也山水含笑了。

    某日我问陈小冷,人为什么要漂泊不定呢,这个问题当然谁也答不了。浮云于我如富贵,但浮云羡慕的是等成一棵冬天的树吧。做一棵树,看苍狗白云人事变幻,是因为人注定了要居无定所才如此羡慕它吗?一个一个人,来来往往,不是我离开你,就是你离开我,谁能说一句实话,到底是向往变幻还是短暂?

    我听到小狮子说我和五年前没有变化时很高兴,我发现我对这样的评价很满足,满足于没有变化。身高体重发型脸型兴趣爱好和说话的语气,唯一变了的大概是视力,如果五年后还这样是不是过于不求上进了呢。五年后也许我早不在同样的城市,不认识同样的人,但若自己还像今天这样,就不后悔。

    后悔,这是最近造访我最多次的二字。犹豫不定、沉溺过去,想得多而不行动,这些糟糕的毛病多么令人嫌弃。但是我把一些事情想得太通了,太通了的意思是不上进也不堕落,不改变也不固守,发现一切都没有不同,然后没意思了,就像一个记性太好的人的没意思。

    我的记性并不太好,把一些该记住的忘记了,不该记住的却怎么也忘不掉。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很想记住所有的事,好的坏的,还是那句话,没有舍不舍得,只有想不想念。我想念一切人事已非的景色,而最想念的那一个,会把容貌刻在途上再各自流浪。

    道别你令我信念从此都改变
    亦令我自觉我们会不变
    落泪如像从脸庞划一根虚线
    追忆可刻进皱纹里发展
    活着求什么命运难让我
    能陪着你亲密地平和地仰卧
    陌路人极多若是能着魔
    但愿仍像当初你我灼得干恒河

    自问再没法有人更懂欣赏你
    日后血液里渗着你的美
    在别人怀内也愿你懂得妒忌
    每次谈情亦似伴你一起
    活着求什么命运难让我
    能陪着你亲密地平和地仰卧
    陌路人极多但愿能着魔
    但是无什么漫长过当天痛楚

    任何伴都是同样
    任何幸福都寄生于你痛痒
    随我们短促一生增长
    让离别都被原谅
    让容貌刻在途上终生欣赏
    直到化做石像
    活着求什么命运难让我
    能陪着你亲密地平和地仰卧
    陌路人极多若是能着魔
    但愿仍像当初你我灼得干恒河

    遇着你令我对像每天可改变
    亦令我为你永恒地不变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Them]

    2006-07-15

    那天上午,我正好想起一个人.
    说起来,我已经有6年没有见过他,7年没有跟他说过话了.但是,在7年前,我们是很好的朋友.那时候我们家离得很近,常一起骑车回家,应该是初二吧.初一还不太熟,初三已经不说话了.那时候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喜欢唱歌喜欢踢球,眼睛小小的,有时一副哀怨气.那时候在回家路上听他唱情歌,有次还开玩笑拿这个威胁他.

    还有时候,我家里没人,我又没钥匙.他会爬墙进去把门打开.我们坐在我家的屋顶上看屋后的菜花地,还有远处的麦田.再有时候,我还会在门楼顶上傻不拉几的跳跳舞,他笑,估计也是笑这傻不拉几吧.要知道..我初中的时候,还是经常和我妹一起在房顶上玩泥巴的.后来,他不理我了.于是我也不理他了.我至今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错事,但是岁月荒芜许多故事难辨真假,以这样一个孩子气的游戏断然结束,也许好过更多的无疾而终的式样.

    结果让我吃惊的是,那天下午我竟然见到他.就在我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经过客厅时,一下子愣住.脑子里反应了几秒钟,毕竟,我印象里只是那个小孩子的样子.

    他是来找表哥的,他们念中学时常一起踢球,一直有联系.我第一句话说的什么,似乎是..念什么专业之类,我先开口,终于穿过了这么多年的沉默,回到过去,来到眼前.然后扯了一些..风景,自习课,交通,饮食,专业等大路边的话题.他长高许多,眼睛也大了(我没记错吧>_<),看起来清爽的样子.说着话,就感觉时间的大风呼呼吹,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很快走了他们去学校踢球.我想着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毕竟,那是太遥远的事情了,而将来,也终究不过还是陌路人的模样.旧知己,总是变不到老友.曾经有什么恩怨之类早烟消云散,剩下的记忆映照的明亮日子,是我和许多人都最不舍得忘记的初二.还好,我记得最初那个爱唱歌,有时有哀怨气的,翻墙一起爬房顶的孩子.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