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船去中国 - [La vita]

    2009-08-05

     马不停蹄地回到东京,马不停蹄地装箱子,手脚腿并用地封箱子,慌慌忙忙地复印遗漏下来的资料,终于看到房间渐渐空了起来。上午被邮局大叔的电话叫醒,眼看着大叔把七个箱子运下楼放进车里,挥汗如雨,汗如雨下……真是大滴大滴的汗落在纸箱上啊=。= 令我只好不好意思地弱弱地一直说,多谢了,辛苦了。我觉得他们的无线信息传送装置很神奇,手里的遥控器输入几个数字,腰间的输出装置就有小票打印出来——一共是四万五百日元,回头把一个个重量加起来,才不过一百公斤出头,顿时觉得我的装箱方式十分不划算。wt大叔说他寄了两百公斤,才花了6万,大概是用了很统筹的方法。

     前两天把两个箱子寄到港口去,其中一个是我拉也拉不动的,至今仍然发愁到时候该怎么办,而且体积似乎也超过了船上托运物品的限制,到时候再跟他们磨蹭吧。明天去神户,后天出航,两天后到天津,期间经过王菲阿姨和wt大叔的生日。第一次乘这么长时间的海船,不知颠簸否。好在这几天每天都只睡很短的时间,无论如何睡上两天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特地买了一本村上春树君的早年小书,“中国行きのスロウボート”(slow boat to China),薄薄的一本,想必两天内可以阅完。

     早些时候与师兄师妹若干一起吃饭,某心地单纯的小师妹听说我要乘船回,大眼睛闪着光芒地说:听起来很浪漫啊…… 而理智的师兄一语中的地说:浪漫个头,出了濑户内海就是东海,连太平洋都没有进一下…… 确然如此,反倒是从东京去北海道的船是走太平洋的,曾经想过尝试一下,但是后来觉得花的时间太长——没有那么长,又没有那么短,处在中间最不受人待见,最终还是买了车票。不过,学习文科的感性的女青年们总是有本事把其实毫无乐趣可言甚至较为痛苦的事情浪漫化的,比如我订船票的时候,心里就不断地嘀咕某句台词: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囧。

     去到中国之后应该有很多游记可以写,比如濑户内海风光,还有北国铁道概观。这篇先自曝一张预告篇,敬请期待。

     

     

    DSC00200

  • 西西弗斯甲虫 - [La vita]

    2009-07-26

    某日,出“本乡三丁目”地铁站,就快到地面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脚下有一只可怜的纠结的奋力的甲虫,如下图:

    bug and escalator

    问题在哪里呢,这个扶梯是向上走的,而此甲虫非要向下走,可惜照片不能表现它的动作神情。只见它奋力地挥舞着四肢(确切有多少肢不太清楚)想向前走,可无论怎么挥舞也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手中的东西把它推离了扶梯,大约半米远的样子。

    没想到,它定定神,又开始坚定不移地向扶梯交界线那里移动了,很快,它又到了那条线上,又开始挣扎,挥舞着四肢想往前走。于是我想,没准儿它是非下楼不可,没准儿它与它的甲虫太太/先生约好了在地铁站的改札口见面呢?没准儿它的小情人要乘大江户线去新宿开拓新天地,它赶着去见最后一面呢?

    于是我这次干脆把它推啊推,直弄到旁边的楼梯通道上,它定定神,总算发现这是下楼的正道,开始缓缓下移——那叫一个缓啊,就是它不走与台阶垂直的路线,而是与台阶成20度角的、泰山挑山工一样的之字形路线。我心想,您去的可是东京最深的一条地铁线,楼梯大概拐弯有五六次,您就慢慢走吧。

    然后我满意地继续上楼了(在以上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两个人从我身边经过,对于我弯腰看地面保持很久的姿态投来讶异的目光)。突然,与两个十分剽悍的南美青年男子擦肩而过,两人身形高大,步履沉重,片刻之后,我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不好,那只小虫子恐怕性命不保。赶紧回去察看,发现它身体各部分还完整,不过神志似乎有些不清,也不走路了,停在路上发呆——或昏迷,难以判断。

    于是我感到万分后悔,也许人家就是传说中的西西弗斯甲虫,喜欢无休止地在自动扶梯上做无谓的挣扎呢?真是缺乏交流害死人啊,顿时也想到子非虫安知虫之乐的古训。况且,就算它一直在那条线上,如果它能坚持到夜里一点,扶梯还是会停下来的……

    后续:四个小时后,我从图书馆看完书回家,又来到这个地铁站,在第四/五个拐弯处,也就是快到检票口的那一层看到另外一只甲虫——根据颜色判断似乎不是同一只(下午那只难觅踪影),我想有可能是它的朋友在改札口等了一下午也不见它的踪影,于是开始往上走寻觅它了。

    -------------分割线(有人有耐心看完以上的故事吗…)--------------

     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今天早晨8点钟起来,烈日炎炎赶电车到新宿,与众人碰头后继续烈日炎炎赶去一个叫做立川市一所距离我家有40公里的公园,真想问苍天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冬天我就对烧烤不是很有兴趣,更不要说这样的夏天,所有人都在说一句话:热(确实,日文里面一个词可以是一句话)。

     中午12点,距离起床已经四个小时,还没有吃过东西,还在洗菜。我爱洗菜,因为洗菜的地方凉快,无论如何也不想靠近烧烤架。将近2点钟,总算可以吃了,结果都饿过了,肉也觉得不好吃了。本来此次活动据称是给8月即将回国的某德国小哥与两位台湾小姑娘送行的,主持活动的坂本君得知我也要走,十分高兴——当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心里偷着高兴,好歹多了一个目标,没有白折腾嘛。

     其中一个台湾小姑娘J,我不过小半年没见过她,突然胖了许多——“许多”的意思是,她从一个我眼中挺瘦的人,变成了一个挺胖的人。于是问她的同学M,怎会如此,答曰太幸福所致——小半年前遇到一位巴基斯坦男友(差不多是遇到就是男友了),然后就给滋润的,体重直线增加了。反正从我的角度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幸福可以使人发胖”这种事情的,我又不识趣的问:J马上回去他们不是会不容易见到?M说:J说她会经常来这边看他的。我继续不识趣地问:为啥不是他去台湾看她呢…… M说:因为从台湾来这边比较方便嘛。想想也是,好吧,我要祝福J同学今后可以保持体重,不至于因为奔波而有所消瘦……

     回来上了电车就开始睡,从立川直睡到水道桥,醒来看车窗外已经夕阳映在河面,绿树浓荫是近景,鳞次栉比是远景,伤感地一塌糊涂。惯例怀疑人生,直到家,洗了澡,继续怀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在向上行的自动扶梯的边缘一直试图往下走的甲虫。

     晚上九点半,踱去附近的一家极其便宜极其宽敞的饭馆(便宜到doria饭只要290,比便利店的便当还便宜)吃最喜欢的Carbonara。以后还吃得到,可是总吃不到日本口味的Carbonara了。吃完散步回来,寻思着明天要去邮局买几只箱子,开始打理行李了。

     

  • 编年体 - [Seasons]

    2009-02-28

    今天收拾房间,发现旧日的记事小本一枚,上面详细记载了我毕业前的那一个月每天的事情。如今读来很是感慨啊--虽然过去还不到两年,考虑到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小本是一定会遗失的(因为我已经遗失很多),特录入以存念。纯粹个人回忆,不相关者请路过,相关者可以围观,不知您是否还有印象,某日里我曾停留在您的视线里。

    (2007年)6月8日,上午睡觉。下午,和小刚去吃新开的锅贴店,还不错。(细细想来,那天吃完锅贴还去了小刚老师位于赤峰路的家,阴暗潮湿,除了四壁的书架与书、巨大的法式长棍立在墙角,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印象了。对了,还看了他的影集,有一张照片是在山花烂漫的春天的箭扣长城,那时起我决定要在春天去箭扣长城,目前这个愿望还未达成。)

    6月9日,中午,与河间君吃西安面馆,油泼面真辣。什么创新答辩。(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什么创新答辩,原来是机械学院的某创新答辩=。= 当时99还说,有个小学妹长得很像某女,于是某男一直很激动地说她在向他抛媚眼=。=)下午尾随小别去吴江路吃小杨生煎、撒尿牛丸、芒果冰沙,等等。(啊,那个芒果冰沙真是太让人回味了!)

    6月10日,小别来音乐广场送手机给我(那手机似乎现在还在我家?)。其后C大叔携一袋樱桃来到音乐广场,吃樱桃。惊现一只死鸽子,埋鸽子。参观中法中心,复旦吃冷面(啊,那个冷面真是太让人回味了!红烧牛肉冷面,就在罗森对面。顺便一提,那时我每每在罗森买块炸薯饼就觉得很改善生活……现在最悲惨的莫过于天天都吃罗森的pasta便当,每天……)。

    晚上,美丽回来,之前她特地叮嘱我要买蚊香。我买了蚊香,却忘记买打火机,被怒斥。

    6月11日,早上,王美丽趁我睡觉之时把我手上的红绳剪断一根(泪奔……这就是对我没买打火机的惩罚吗?)。中午,吃凉皮,顺便喝了一罐三得利啤酒(现在只有三得利喝了……)。带美丽去中法中心参观樱桃桑,晚上在饮广吃,我吃米饭,她非要去3楼买红烩牛肉(比 起北大的红烩牛肉来,饮广三楼的套餐是多么美味啊。尤其是那水果沙拉,清新爽口,不知现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是否保持了水准)

    6月12日。论文答辩,我上午还忙着去图还书,中午在西苑吃小笼包,晚上和木头一起饭。

    6月13日,浦东敲章,简直是一日游(关于那个细雨绵绵的初夏一日以及浦东美丽的乡村风光,可以参照此文)。晚上和99五角场吃饭(赠与他槟榔一枚),并因此没有赶上送美丽回家。被她怒斥,C大叔的短信回晚了,被他怒斥。( 太可怜了我

    6月15-16,杭州。十里郎铛、五云山、云栖竹径,河坊街,知味观(河坊街的热干面真是太好吃了……再喝点那个什么啤酒,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热干面啦)。

    6月17号,回学校,离愁别绪,坐地铁开始掉泪(看来我喜欢在火车上掉眼泪的习惯是早已养成),找不到纸巾,出地铁遇到99,请吃饭(到底是他请我还是我请他……我估摸着是我请他,因为他总是能找到很多理由)。并托他带一只手抓饼回去给C大叔(啊……想不到我真是贤惠啊=。=)。

    6月18号,白天未吃饭。下午在Mohlee的指导下买手机(五个月之后就丢了),顺便讨论了姑娘的小腿怎样才好看这个永恒的问题。火车站吃饭。(我记得那次吃饭的地方好像叫什么世界的厨房……现在好像经常看到该餐馆的广告在电车上)

    6月19号,下午去129操场再次探望那只死鸽子。晚上和学妹吃饭。手机停机(为什么买来第二天就停机=。=)

    6月20号,中午在饮广吃冷面,去图还书。下午再次探望鸽子(我真是太闲了……)。晚上和C大叔去五角场看《夏洛的网》(囧,可以算是约会吗……看电影的全都是小朋友,加上妈妈陪着。坐我后面的小朋友还一边看一边唧唧喳喳地剧透。虽然也没啥好透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剧情。)回来后遇到Glow,在城规C楼的咖啡馆喝茶。

    6月21号,上午敲循环章。下午在南校区拍照,黄昏时在音广乘凉。天太热,吃了肉夹馍。晚上去图看书,最后一次。

    6月22号,下午,和C研究了南北楼前面的水杉树是否还会长高的问题。然后又去吴江路吃了一遍。(啊……芒果冰沙……)

    6月23号,下午出门遇到大雨,好大的雨啊。等937时一个藏族小学妹同用我的伞(我怎么知道她是藏族的……我好像没和她搭讪啊……)。晚上继续淋雨。

    6月24号,和2姐一起去嘉定,图书馆偶遇Glow,见到刘同学(我当时就想不起来刘同学叫什么了,汗死),追米君。(当时和追米君说,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没想到一年多之后还是有幸能与追米君一同探访京都名刹。不过那时的追米君看起来似广东小混混,后来京都见到时就是闷骚的西装男了。他自己也说买衣服老买suits,我就恶趣味的悄悄查看了一下伊的衣橱,果然,除了沙滩裤就是西装啊……)

    附追米君走在鸭川河畔的背影一张

    img 287

    6月25号,上午毕业典礼。中午请美丽在五角场吃饭(貌似是作为弄丢她鞋子的补偿,还是没有买打火机的补偿?还是没有送她回家的补偿?)。下午逛商场帮她买背包(就记得她说一定要买jansport,因为物美价廉……可是偌大的五角场若干商场就是没有买j背包的,走得累死)。

    6月26号,中午和gama吃饭,下午和99先喝茶,遂往南京路代官山吃饭(囧,当时不知代官山是地名,看起来好奇怪。另,感慨99同学真是有生活情调的人啊,回头看看,我去过的比较称得上时尚的餐厅都是尾随99去的,而如今作为相亲大户,我相信现在的他一定对上海餐厅地图了然于心啊!)。

    6月27号,白天未吃,下午遇到lafir在城规吃饭。

    6月28号,中午拍照(就是很囧的穿大黑袍的照片,请参照)。下午毕业典礼(好多毕业典礼啊……)。晚上见过爸妈,打声招呼,遂与核桃、2姐和Mohlee去吃东北饭馆,坐在农行的取款机下面唱歌,大醉而归(呃,那天的事情很混乱,我只记得最后一件有知觉的事是把书架从三楼抬到一楼送给核桃)。

    6月29号,C大叔携芒果冰沙前来探望据说因醉酒而饮食不振的我=。=(只记得那天的芒果冰沙真是太难喝啦)。然后去退网,转户口。之后2姐过来让我把一箱小米转交给核桃(这什么啊。。)。拿过小米之后,和爸妈去虹口区吃饭。晚上夜游上海大学。回宿舍的途中偶遇Glow(我为什么总是偶遇此人……)。

    6月30号,上午回宿舍清理东西(貌似前一晚和妈妈一起住在旅馆的),去胡桃夹子欲买耳坠未遂。把小米转交给核桃(觉得这个事情很囧啊),去中法中心和樱桃桑告别。爸爸过来帮我拿东西,就走了。(车子在五角场附近上高架,我还记得那时我发的短信。)

     

    唔,就这样,回忆往事真开心啊真开心。

  •  几天前在情书上看到一篇blog描写醉钢琴阿姨如何成为找房控,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才切身感受到,找房子这种形而下生活是何等的吸引人,何等得让人难以自拔……我语言表达能力差,想了解的请直接点击左侧google reader分享区的“形而下生活”。而且人家好歹是为了买房子,况且有那么多真正的房子可以看,我却是只为了找一间可以分享给我的小屋>_<

    其实刚来这两天才看了一处真正的房子,明天约好去看另外一处,其余时间都在网上看,即便如此也可以一连几个小时全神贯注。从yahoo不动产到各种guest house的网站,再到各种share room的bbs,我是一边看啊一边算,手里拿一地图册,同时还开着一个计算路线和票价的网页,开着google notebook,还有一个空白文档用来打日语——因为有些英文网站上提到的站名都是罗马字,我得把它用微软输入法打出来才知道是哪几个字,然后才能去地图上找到它>_<

    很久以前,我起床之后的第一顿饭是吃早午餐的,后来,变成了午餐。现在,已经变成了晚餐。昨天下午出去的路上买了个饭团,可以称得上一顿饭的事情发生在晚上9点,今天好一点,变成了下午四点。我就是这样的废寝忘食,孜孜不倦,而且效率极高,两天之内发了无数的电子邮件……其中有一半有回复,以往回邮件我总是拖啊拖,而今天下午半小时内我与一台湾女子的交流邮件就多达八封……

    同时还遇到很多有趣的信息。找roommate的人真是无奇不有,比如某对日英couple寻找热爱英国和红茶的房客……本来我是很有兴趣的,可是那地儿实在太远。还有ws的30岁大叔限定要找女的,1dk,即没有个室的,房租极低,用心险恶。还有热情的加拿大摄影师,强调自己“sincere, honest, gentleman, blue eyes, well build, wealthy as well”,寻找roommate也寻找真爱……征婚启事一样。还有号称夜晚工作的24岁单身女子,一个人住在某黄金地段高层建筑3LDK的大房子里,寻找女室友且房租极低,十分诡异……

     以至于我相信,即使最后不搬家,也绝对没有白费力气之感>_<。

     ps.1,今天下午4点钟我吃过第一顿饭后,花了1个多小时和600yen感到komaba校区前去还书,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图书馆闭馆。而且它看起来灯火通明,完全不像闭馆的样子,于是我傻乎乎地走到自动门前,等它开,等了半天没动静,这才看到闭馆二字>_<. 连食堂也没开,只有一间阴暗ws的小咖啡馆,但是为了对得起我过来的车费,我还是在那里吃了一顿饭,距离上一顿饭才2个多小时……

     按照原计划,我明天应该去找住在hongo校区的张大姐,给她送花生并且查看一下电脑问题,然后去hongo图书馆还书。但是我终于学乖了点,先去查了图书馆的hp,结果发现,hongo图明天闭馆!太巧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巧的事情,这两个图书馆每个月都是闭馆一次,偏巧都被我赶上,人品差也不能差到这地步啊。

    ps.2,现在住的地方还有一个好处是,每次外面回来,走出车站,就有一个真诚的男子或女子在车站外面唱歌,也不好说卖艺,他们一般是给自己过段时间要在某个小厅演出的活动做宣传,只是一个人,带着乐器和音响,在那儿唱。昨天的小哥吸引了不少人,我也停下来听他,一连听了三支歌,热泪盈眶啊,虽然听不懂……今天的小姑娘是走小清新路线,也很不错。

    文字无聊图片来补。以下为一个多月前在北京

    oly 018 oly 019 oly 027 oly 029 oly 031 oly 038 oly 039
  • 记难忘的一天 - [La vita]

    2008-09-22

    今天写篇小学作文,因为,今天实在是太难忘了!

    第一件事情是行李超重,这当然本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不过我原以为软磨xx一下总能混过去,无奈这次的姐姐十分严肃认真,只好舍弃一个自己拿。但是之后在阴暗ws的星巴克吃早餐时突然发现原先准备托运的箱子里装有若干违禁品,我以为防晒霜洗面奶卸妆油之类是不行的,就把这些东西塞给我爸还附赠一瓶辣椒酱。结果后来检查时发现,防晒霜什么的倒是可以,只是我挚爱的金枪鱼罐头不得不留下了>_<....想我回北京时带了一堆瓶瓶罐罐,到最后,一部分随着梳子神奇失踪了,另一部分则被爸爸带回了家……

    第二件事情是人品爆发,值得小记。我一向以常丢东西著称的哈(不由得想起,某次xx论坛的吃饭契机,得遇学妹若干,一学妹问我是不是袁大姐的室友,我说是的。她说,袁大姐提起过我,她总是说我很可怜,我说是啊——我以为袁的意思是,她以前也这么跟我说过,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想到她继续说:因为你老丢东西。。手机电脑什么的。。我就很囧……),而这些丢了的东西里,从来就没有找回来过,更不要提隔了两个月还能找回来了。。。所以此次算是个人品突破。

     大概两个月前,7月29号的时候把相机丢在成田机场。后来我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说有个疑似,并且说东西过段时间要移交警察局,让我回来之后去找警察局,然后我今天到达后,和sk回合后,就打算一试。首先当然要感谢sk同学的无所不能,有求必应,秀外慧中……等等,但是由于行李太多,路途遥远,还是决定他在机场等我,我自己去警察局。然后我走啊走,走到一处类似官厅的建筑时,经看门的大叔热情指点警察署在哪(他是这样指点的:one,two...second..),进了警察署的门后,又经受付处的人热情指点,终于到了“会计室”(名字真怪,要不是下面写了个lost&found office,我怎么也不会把会计室和失物招领处联系起来啊。。)。然后跟那里的大姐交流了半天,要知道我本来就说不来日语,两个月之后更是忘得问好也不会了,但是总算拿到相机,一切完好,还有两个月前小bt拍的口腔溃疡照>_<囧。。填了领受单。。乐滋滋地回去了。

    第三,是经过长途跋涉转两次电车(其间sk拿给我一本九宫格的小书,我因为之前飞机上就做了好几个所以很不屑的表示拿来玩玩。。结果一路上只做出来一个……汗颜,不过那个好难,竟然还有到16的……)回到久违的kameari,我突然觉得这地方好温暖好亲切……难道是在北京怨念太久,反正觉得什么都很好,简直不想搬家了。放好行李去吃pepper lunch,我们的盘子里都是一粒米不剩,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几个月没有发生过了……然后去每日大特价买吃的(后来才知道买了也没用……),车站送人之后经过商店街慢慢走回去。当时心情那叫一个好啊,完全没有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事情……

    第四,才是最最难忘的事情。其实不是发生,而是发现……还记得我曾说楼下的同学冰箱发霉吗,当我鼓起勇气打开冰箱的那一刹那,我真的是不想看第二眼啊。。。。那真的是浑身鸡皮疙瘩,那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打电话给楼下的同学,说冰箱怎么办啊。。。没想到他听说我的比他的糟十分激动,非要来参观。我还没来得及制止他就出现了…………当他看到这幅far worse的景象之后,更加激动,一边拿手机拍照一边说:太强了……太强了……临走前还要再看一眼,都看上瘾了。

      我要不要描述那番景象呢,还是算了……虽然我也拍了照,但还是不要发上来恶心人了。总之,就是布满小虫死的活的加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腐烂的汁儿。。。在后来的N个小时内我就在做这个事情,可恨的是这个破屋子没法扫地,我只能在地上铺厚厚的报纸或塑料纸,然后开始擦啊擦,用掉整整一卷纸巾,然后烧开水用抹布。。。忙活到现在,总算看起来是白色了。。。明天打算买点洗涤用品继续擦,但是,留下的心理阴影却是永远不可抹去的。我现在看到黑色的小东西就发毛(发毛这个词真搞笑)……只要是哪里有点痒我就觉得是小虫在爬。。。这冰箱也不敢用了,晚饭时买的东西只好先放在同学那里(而且肯定最终是会被他吃掉。。包括若干炒面和某种炸的东西。。)。神啊闭上眼就是密密麻麻的黑点,今晚做噩梦是无疑了……想想倒霉的还有我们这儿负责整理垃圾分类的大叔。。如果他打开我扔掉的那包东西,看到的将会是什么啊……反正我是没敢看……

     阴影啊阴影……现在,我觉得,经过这个事情,我已经足够强大了……

    为了安抚心情,上几张2月前某花火大会的图片。手持相机,所以抖啊抖,一片模糊……

     

    发件人 la vita
    发件人 la vita
    发件人 la vita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看到这些人。。我就联想起小黑虫>_<

    发件人 la v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