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昏 - [La vita]

    2009-07-19

    又是昏昏的一日。

    下午两点钟,挣扎着起来。三点半,开始在拍过照的那家汉堡店吃饭,顺便往后翻了几页好几个月前就搁下不看的革命之路。因为昨天被人批评,看书不应该半途而废。不过我满屋子里的书里面没有几本不是看到一半就放下的,区别之在于那个“一半”是多少。

    但是作为一本小说,当然是理应被读完的。我实在不想看它,是因为作者太刻薄,刻薄到简直无法忍受。封底介绍说他的文字有remorseless clarity,我到宁愿他多一些慷慨,多一些悲悯。至少电影是多了一点悲悯的,已经被认为残酷,小说更是比之残酷得甩出几条马路去。每个人都在演戏,卖力地演,也清楚别人都在演戏,这种故事看得真是心里添堵,干脆放下不看。

    然后去附近商场买东西。买了项链一只,发箍一只,书的封套一只,和小勺子一只。

    回来依然昏昏,坐在窗前看密云。到太阳落山时,突然晴天,密云与夕阳交错。还算好看:

    DSCN7626

     

    又过了一会儿,惊现半空中挂了彩虹一条rainbow at dusk

     

    确切点说是两条,但是貌似彩虹都是这样的吧?这张看得清楚一点DSCN7629

    实在算不得很好看的彩虹,但是想想看在这个只有混凝土和电线的城市还是很难得。何况,见识短浅的我还没有见过挂在天上的彩虹>_< 于是我很高兴,昏昏的一日总算还有点惊喜。

    DSCN7635

    晚上写了一会儿论文,9点多出去吃饭,喝了一大杯冰水。目前脑袋还是昏昏沉沉——写这句的时候我想起那首老歌唱的:淡淡的晨晨昏昏……

    七月还是快过去吧。

  • 对你说 - [La vita]

    2009-03-15

      很久以前在深夜电台听到的一首歌,有多久了呢,想想我有多久没有听过广播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是首唱给儿子的(后来发现也没有说明是儿子啊,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女人唱的都是给儿子的),略带哀怨之气。这两天突然想到,就去豆瓣人肉搜索求助了一下,就提供了这么多信息,居然马上就有人给出了正解,是王筝的《对你说》。然后我又去听了一遍,很疑惑为什么王筝小姐那么好听的声音,可所有的歌都像网络歌曲呢……囧,还有2006年5月份同济的校庆晚会上,有几个人合唱想把我唱给你听的,男声话筒有问题,女声有一个特别像王筝,记忆犹新(竟然三年了)。

    你睡着了手掌轻握 脸颊上有浅浅酒窝
    在这一刻我看着你 好多话想说给你听
    如果明天你就长大很多 我会不会觉得不知所措
    你不再想让我握你的手 每天盼望从我掌心挣脱
      
    你也会爱上一个人付出很多很多
    你也会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
    在一个夜晚 依着我的肩
    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一整夜
    和你一样我也不懂未来还有什么
    我好想替你阻挡风雨和迷惑
    让你的天空 只看见彩虹
    直到有一天 你也变成了我

    歌词真是满恶俗的,都不好意思贴,可我就是很感动哇,应该说很能激发我的母性光辉……要不然怎么记了一年多呢(从最后一句看,又似乎是给女儿的。。但我还是要当成儿子!)。风雨和迷惑、天空和彩虹那几句显然是套用《人间》嘛。我想起前阵子妹妹和我打电话,她说对我这个姐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唯一的念想就是养个小孩她可以带外甥,真是雷到我了。更雷的举动是跑到youtube上面看了几个生小孩的视频,阴影啊阴影,继而想到我妈曾看过无数现场版的啊,这有什么。

    关于养小孩这件事情,开头是个完全自我的动机:为了更有幸福感、为了生活有羁绊、为了生命能延续之类的。可是小孩生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亚,人家有人家的生活,人家固然是你家的,可人家终究是人家自己的……(这段话真绕=。=)

    我有时会被这种想法吸引:既然没有人可以依靠,那么有个人来依靠自己也是很不错的,烧饭洗衣念故事,伺候地稳稳妥妥的。不过提供忠告这种事情--显然是没有一点用的,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过来人"的忠告完全没用,总要试过才知道。可是完全不说吧,又舍不得。真叫人为难…… 还有教他读书,总要告诉之:有些书能信,有些书难以全信,但是你要自己去发现那些可以信的部分。另外,关于教科书,这些国民国家用来政治社会化的工具,大多都是不可信的。

    不过显然我家儿子不会告诉我他的情感荆棘路的,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哭也不会让我看见。反正不知道哪一天开始,跟我讲的话越来越少,遇上某个女人,那个女人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从此他的心里不再记挂我。去外地、去外国、去外太空,从此这么离开我料。

    想想都很悲伤,于是我又觉得还是不要养小孩了。

    --------------

    (其实我是喜欢偷拍小盆友的怪阿姨…… 先来一张很萌很萌的@Palais-Royal)

    pretty boy and girl at Palais-Royal img 867

    不知第三位小朋友作何感想,哈哈。

    img 064

    这个小朋友,弱弱的受虐相很像我

    kids staring at the wooden model at Notre-Dame

    求知若渴的小朋友们充满了神性亚(其实最有神性的是掩映在两个小男孩之间的小女孩,看不清楚……) img 189

    电车上五个小朋友,但只能看到4双脚和4只脑袋……

    末了,我想起了N年前在少年文艺(10年前?)上看过的一篇讲母女关系的寓言,寓意相当深刻,好像是个俄罗斯作家写的。待我再次求助人肉搜索把它找出来!

     

  • 【Ursa Major】恒星 - [View]

    2009-01-06

    在作业依然如小山般堆积之时,我竟然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来研究中西所谓的星空文化,我本实在无意如此。就好象我无意每天睡到两点一样——今天是本段小假期的最后一天,昨晚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要在11点之前起来,但还是毫无意外地睡到了1点半。

     昨天困扰我的问题是,文曲星到底是哪颗星?这个问题之所以困难在于中国古代各天文系统的不一致,和神话传说的版本不一。

    1.版本一。文曲星即天权星,也就是北斗四,也就是δ(终于找到了怎么输入希腊字母……) Ursae Majoris。

    2.版本二。文曲星也就是“魁星”,比如,传说苏轼是魁星下凡转世,连宋江都是天魁星转世,这颗星的转世门槛真低。但是魁星本身也说法不一,说法A是北斗一(天枢,α Ursae Majoris);说法B是斗身上的四颗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合称为“魁”。(「春秋運斗樞」曰:北斗中的「第一至第四為魁」)

    3.版本三。指文昌帝君。(“但後期,文曲星與魁星很明顯地分化為兩神:梓潼神文昌帝君與大魁星君。”)某晋朝人士四川人,原名张亚子。值得一提的是紫微垣中有另外一个名为“文昌”的星官,称为文昌六星,也是大熊星座里的六颗星星。具体哪六颗不知,看到的一种说法是:
     
    文昌二 υ Ursa Majoris
    文昌三 φ Ursa Majoris
    文昌四 θ Ursa Majoris
    文昌五 15 Ursa Majoris
    文昌六 18 Ursa Majoris

    我数了一下,φ是字母表是第21个字母,中国的天文家们真有闲,我从小到大都只能看到UMa的7颗星,他们竟然能看到21个,还挑出了其中几个取了名字,并给他们安排官职(指六個政府部門或官員,分別為上將、次將、貴相、司命、司中、司祿)。

    4.版本四,这个太扯了,说“兩宋以前,文昌(或曰文曲星),僅僅只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其雖象徵文學,但並非人格神祇。”。但是无论如何文昌和文曲都不可能是28星宿之一,因为第一,28星宿里面没有他们。第二,他们是属于紫微垣的,不是属于28星宿的。

    唯一的可能的解释是,从28星宿的“奎宿”转字而来,顾炎武就是这么认为的:““今人所奉魁星,不知始自何年。以奎为文章之所,故立庙祀之,乃不能像奎,而改奎为魁;又不能像魁,而取之字形为鬼举足而起其斗。……今以文而祀,乃不奎而于魁。”


     后来我发现,大多数恒星的现代名称都来自阿拉伯语,可见古代阿拉伯人花了很多时间来给恒星取名字。当然,中国人民也不示弱,据称:中国在4000多年前颛顼时,就设立了火正的官职专门负责观测心宿二(天蝎座阿尔法,又叫大火,七月流火中的火),请注意,是专门负责观察这颗星。现代的探索恒星任务就主要有美国人民来承担了,我看到的一则消息说:Nasa的先锋10号,正在朝着毕宿五(毕宿,西方白虎第五宿)(金牛座阿尔法)前进,如无意外,该太空船将在200万年后接近这颗恒星。二百万年前还没有人,二百万年后,谁知道还有没有。

     最后推荐一下《步天歌》,简洁生动地介绍了中国天文观察的三垣二十八宿。28宿有点像西方的黄道12宫,也是黄道和天赤道附近的天区;三垣则是(相对地)接近北天极附近的天区,其中紫微垣在中央,大体相当于拱极星区。(显然,紫微垣是一块区域,并没有一颗星叫紫微星,如果非要说的话,帝星北极星可以称为紫微星——如此的话,“紫微星流过”这句歌词是多么得不合逻辑啊,因为在我们看来,天空中所有的星星都是流动的,唯有紫微星不会)

    《丹 元 子 步 天 歌 》     
    三 垣

    紫 微 宮

    中 元 北 極 紫 微 宮 , 北 極 五 星 在 其 中 , 大 帝 之 座 第 二 珠 ,
    第 三 之 星 庶 子 居 , 第 一 號 曰 為 太 子 , 四 為 後 宮 五 天 樞 ,
    左 右 四 星 是 四 輔 , 天 乙 太 乙 當 門 路 。 左 樞 右 樞 夾 南 門 ,
    兩 面 營 衛 一 十 五 , 東 藩 左 樞 連 上 宰 , 少 宰 上 輔 次 少 輔 ,
    上 衛 少 衛 次 上 丞 , 後 門 東 邊 大 贊 府 。 西 藩 右 樞 次 少 尉 ,
    上 輔 少 輔 四 相 視 , 上 衛 少 衛 七 少 丞 , 以 次 卻 向 前 門 數 。
    陰 德 門 星 兩 黃 聚 , 尚 書 以 次 其 位 五 , 女 史 柱 史 各 一 戶 ,
    御 女 四 星 五 天 柱 。 大 理 兩 星 陰 德 邊 , 勾 陳 尾 指 北 極 巔 ,
    六 甲 六 星 勾 陳 前 , 天 皇 獨 在 勾 陳 裡 , 五 帝 內 座 後 門 間 。
    華 蓋 并 杠 十 六 星 , 杠 作 柄 象 華 蓋 形 , 蓋 上 連 連 九 個 星 ,
    名 曰 傳 舍 如 連 丁 , 垣 外 左 右 各 六 珠 , 右 是 內 階 左 天 廚 ,
    階 前 八 星 名 八 穀 , 廚 下 五 個 天 棓 宿 。 天 床 六 星 左 樞 右 ,
    內 廚 兩 星 右 樞 對 , 文 昌 斗 上 半 月 形 , 稀 疏 分 明 六 個 星 。
    文 昌 之 下 曰 三 公 , 太 尊 只 向 三 公 明 , 天 牢 六 星 太 尊 邊 ,
    太 陽 之 守 四 勢 前 。 一 個 宰 相 太 陽 側 , 更 有 三 公 向 西 偏 ,
    即 是 玄 戈 一 星 圓 , 天 理 四 星 斗 裡 暗 , 輔 星 近 著 開 陽 淡 。
    北 斗 之 宿 七 星 明 , 第 一 主 帝 名 樞 精 , 第 二 第 三 璇 璣 是 ,
    第 四 名 權 第 五 衡 , 開 陽 搖 光 六 七 名 , 搖 光 左 三 天 槍 明 。
     
    ……

    后面太长了,就不贴了,但是有一个“虚宿”很好玩,它里面有两个星官,一个叫“哭”,一个叫“泣”

     虛 宿

    上 下 各 一 如 連 珠 , 命 祿 危 非 虛 上 呈 , 虛 危 之 下 哭 泣 星 ,
    哭 泣 雙 雙 下 壘 城 , 天 壘 團 圓 十 三 星 , 敗 臼 四 星 城 下 橫 ,
    臼 西 三 個 離 瑜 明 。


     总结,综上所述,文曲星最大的可能还是在大熊星座,无论是一颗星,还是四颗,还是六颗。我上次看到北斗七星还是半年前,半年前在北京以北的地方,所以北天缀满了繁星,南天却因为城市的灯光难以辨别星光。我喜欢大熊星座,它总是带给我美好的回忆。 

    little dipper, south of somewhere

    (该图来自flickr,表现的是小熊星座)

  • 今天早上的梦基本上就是白蛇传和海的女儿的综合,我是一痴情的小妖怪,看上了某凡人,然后有以下故事。

    时间轴有点混乱,开始的时候是后来的我的魂魄追溯回去的,即我从未来回到过去,而且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事情。我遇到A,那时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女的头发很长,他经常拿手指玩她的头发,我和他成了好朋友。但是其实,除了a之外,别人是看不到我的。我怀着报恩的心(难道是为了报后来的事情的恩?本故事的时间轴原来是循环的……汗),对他很好。后来我的族类一个邪恶角色出现了,它反对我和人厮混在一起,有一次它在追我,我逃啊逃,差点露出真身,那一下子,把A吓到了,还好后来我解释了半天,但是他还是生了疑心。

     终究拗不过邪恶角色的势力,我不能再呆下去了。于是我告诉A,我要走了。但是你要记得我,因为你以后还会遇到我,我们之间还会发生很多事情。然后就幻化没了,只留下一堆身上戴的首饰。

     后来A遇到了作为人的我,他已经忘了以前那个小妖怪。经过一些事情之后,我们在一起,过了一段还算不错的生活。但是后来的某一天,他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小妖怪(当初突然消失一定给了他不少惊吓),他找出以前的那堆首饰,拿出戒指给我戴,正合适。于是他发现我就是那个小妖怪,他坚持认为我是来害他的,他以为我还是那个会移行幻影会变身的小妖怪,他怀疑我另有预谋。这让我很伤心,我就自杀了。我这次是真的死了,他并不知道我为了他而取得一个人的灵魂,同时放弃一个妖不死的机会(真素小人鱼……),看到我死在他面前,他才明白这一点,然后他也很伤心。(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死了还能知道他的反应,做梦嘛……后来想想,开始那个别人看不见的魂魄,大概是吾死了之后穿越时空了吧>_< 真循环)

     
    另:住在我楼下的同学先回了东京,告知我,网费电费水费全都欠了,网络明天停(我和他同一天办的,也一样),冰箱发霉(我的定然也是……)。这都没什么,最搞的是,他堆的过高的书由于地震全塌了……还好我堆得不是很高=。=

     

  • 新生入学日 - [Seasons]

    2008-09-12

    今天起的挺早,本打算去图书馆。结果被告知今天是新生入学日,图书馆不开门。

    只好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是整个学校像市场般嘈杂,实在很难睡着。但是我以曾经步行到南门拿快递回来还能好好睡的毅力,坚持睡到了十二点多。

    起来看图书馆的HP,发现不但今天不开,明后天也没戏,要到下周一才能去。很是沮丧。

    然后开始找东西,死活找不到,找了两个小时后,饥饿难耐的我终于放弃,带上九宫格去KFC吃下午饭,顺便还写了封不长的信。写信的时候,左边坐一对很萌很嫩的小男女,不过大一大二的样子,男的背单词,女的看XX文化史,互相鼓励,间或女的会喂男的一口雪顶咖啡顶上的奶油,青春无敌,吹弹可破。

    九宫格没做出来,看来我要在这个难度级别上败下阵来了。

    沮丧的回去,学校里到处都是小商贩摆摊叫卖,一如一年前我们入学的那一天。楼下的院子里晾满了床单。无聊地上了会儿网,就又到晚饭时间了。午饭吃了20块钱,晚饭吃了2块整,一碗粥两个小笼汤包(我校小笼不比南方,大得惊人),最后粥喝完了,包子还剩下一个。

    翻小本,看到一条2005年9月11号的短信,说“ 那不是要小心么 今天你似乎不太开心 别对成绩那么在意 都是浮云 你以后就知道了 睡吧 晚安 新学期了 刚八呆”。发短信的人一定不会记得这条,如今看得我热泪盈眶。2006年9月12号的那条则是,“ 这儿的东西的名字都很NB啊 一医院名字就叫医院 有一印刷厂曰毕升彩印厂 更厉害的是蔡伦牌卫生纸 ”,如今看得我笑得热泪盈眶。

    到2007年的9月,我感慨猜中开头猜不中结局,一个人去单向街听戴锦华扯帐篷剧。2008年,持续怨妇中。我似乎总是以这样的形式写blog,好像岁华可读的样子。可以想象出09年的9月还是这般怨妇,而2010年的9月,已经毕业,未知到无法想象。

    今天是新生入学日,直到现在,校园仍然嘈杂,一副新生活就要开始的朝气蓬勃的样子。对面宿舍的每一间屋子都开了窗户开了明亮的灯拉开了窗帘,但是我的屋子没有开窗也没有拉开窗帘。因为室友走之前关上,说那样进蚊子,她去陪今天报道的师妹买东西,还没有回来。

    我想象着可以遇到可以开导我的人,我还没有遇到。但是我还在希望。

  • 张小狼和张小虾 - [Them]

    2008-06-29

    (张小虾是张小狼的妹妹)

    近日,我妈批评我很久没有和妹妹联系过,以至于她们两日每次打电话都是聚在一起说我坏话。于是我就发了一封邮件给妹妹问候一下她:

    妹妹:

     妈妈批评我最近没有给你邮件,但是虽然我没有给你写邮件,倒是经常梦到你哦。虽然有的比较正常,有的比较诡异。正常的比如你来接我,诡异的有一个是,你和妈妈来东京看我,然后我们有一诡异的私密对话:

     我说:孩子怎么样了?你说:你指的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
     我说:怎么??你又怀上了?
     你说:第一个不小心流产了。。现在又有了一个。。
     我:-。-

    听说你快回家了,恩,暑假愉快~~
    姐姐

    -----然后,我的文艺青年的妹妹这样回复我:------

    张大姐 你的梦有啥征兆米呀。。。我足以窥见你内心深处的那个肮脏的灵魂。
    我明天就回家了,你何时回来啊。。
    我那天梦见的是我在东京是一个擦皮鞋的小女孩。
    东京、纽约、伦敦。
    高楼大厦、五星酒店、汽车、形形色色的人。
    我,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在一棵小槐树下面,摆了一个寒酸的小摊,从事着给外国佬擦皮鞋的工作。。
    晚上好冷,没有地方睡,而在自己的身后就是一个金碧辉煌的hotel 但是我不能进去。
    就这样 在梦境里 我徘徊在东京、纽约、伦敦的街头

    某日爸爸来看我,说我生意不好,还说要带我去动物园。。。
    我打电话 告诉妈妈 妈妈竟然无动于衷。。
    而姐姐和我在一个城市,住在离我有几条街的灯火辉煌的小别也。。
    就这样。。渐渐头发愁白了。。
    最后的镜头是我自己拿着把剪刀坐在纽约的街头。一点点减去自己白了的头发。
    可是那点白头发明明很短,却怎么都剪不完。。

    妹妹

    ……为什么我就很久没有做这么文艺这么纯情的梦了呢T_T
    另,做个小调查,大家每周有几次是一个人吃晚饭呢,请大家踊跃回复!

  • 看风景与其他 - [La vita]

    2008-06-13

    某日与友人聊起旅行风景,他觉得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色的不同在于,前者是有极致的,后者则没有。比如你看过Tahiti的海之后,就不会在想看其他地方的海;看了某某处的山,就不再想看其他的山(中国某句著名俗语也是这个意思)。

    首先本着世界上没有两处海滩是相同的原则我表示反对,一见而言(这个词很日本……中文好像不这么说,但是我觉得这么说很简洁,但是加上这个注解之后就不简洁了),自然风景同质性很强,无非是河海山川、日月星辰;人文则充满异质性给人带来变幻的新鲜感,从东南亚的佛寺到中欧的教堂。但是从城市到乡村,有时候是在大异中看到小同,有时则从大同中寻找小异。然而关键在于,“看了什么什么”对他来说是一种完成,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启示(套用张爱玲阿姨关于悲壮和荒凉的比较)。

    所以佩索阿,这个神经脆弱的小职员这么写道,“旅行者本身就是旅行。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而是我们自己。”旅行者不以某种极致为目的,不以任何事情为目的,就像我们不在生活之外为生活寻找理由一样。

    五年前的某个社会学课程上,那老师引用谁的话说:文明起于乡村、而死于城市。能作为这句话注解的也许是乡村还在勉强的近代化过程中之时,城市们越来越面目相似。无论是低价格的快餐连锁店、咖啡店还是华丽丽的奢侈品店铺,托资本全球化的福,到哪里都不会过分陌生。19世纪的首都巴黎,至今依然是我心中关于城市的所有想象的集合,但是最心仪的却是伦敦,这从没去过的地方,因为一首老歌就足以让人们觉得亲切得像是在哪里梦见过一样。

    而在另外的一首关于旅行和不知道什么主题的歌里,林夕那总是令人费解的歌词说:如果东京不快乐,铁塔亦能快乐。巴黎无快乐,亦能用菲林充实我眼光。我愿意从天边,找我的海角。

    -----上面主题有点混乱,下面说离奇的学生证失踪事件-----

      话说我那学生证,离奇失踪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次有点经验。先去教务科问,教务科拿出一张补办的申请表来让我填,我正填着,过来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哥,说:意?你不就是那个。。刚开学就丢了所有入学手续的人吗??我说:4242……他说:这次又丢了学生证吗。。。我说:恩>_< 然后小哥建议我先不要补办,过一个星期再来看看,有没有人捡到。我暗想,7777,那我这一个星期怎么进图书馆,怎么进院生室,怎么干吗干吗…… 但还是装作很受启发的样子说:阿!说的对哦!那我一周后再来。。

      然后辗转到图书馆,因为据我推测是前天在图书馆丢的,但是馆员说没见到,我只好填了入馆申请先进去再说。奔4楼,在opec查询区找了一下,没找到(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到学生证君就是拿出来看图书馆的用户名),然后……回忆了一下前天晚上看了哪些书。。然后,就在其中的一本中。。发现了学生证君,安静地被我当作书签夹在里面了……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我把此事讲给A,B两个人听。A没有反应,我说你没在听阿。。B说:他今天一直走神,没在听。。那啥,你把钱夹在书里了吗??


    --------------------
    以下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视听空间

    学习讨论会兼郊游,虽然只是小山坡,但我还是很兴致且很本领的步行上山的。。同行的其他小姑娘都选择了乘小电车或者缆车……

    开讨论会的地方。。晚上黑漆漆的很吓人,有人提议去唱k,但是考虑得先下山,就作罢,改成酒会了

    照片-takao 013

    照片-takao 065b

    照片-takao 040腰痛平愈。。对我很重要阿照片-takao 097;

     照片-takao 063b<

    这两个小姑娘真是太可爱了,恩,真是青春无敌!(其中一个是我的老乡,另一个神似小白鼠)

    最后附上前面提到的令人倍感亲切的怀旧金曲:Steets of London

  • 经常做这样的梦。最近的一个是这样的:在一个阴暗华丽的古老建筑的某一层,一场敌我双方的战斗即将开始。我是正义的那一方的,我们这边的首领是孙悟空……但是我没见过他,只知道反正有他罩着-。- 邪恶一方似乎是某种水中妖怪,姑且叫它们水妖,此次前来领导作战的是首领的儿子。起初他十分嚣张,以为必胜无疑,后来发现原来中了圈套,打算撤退,临走前挟持了我,不过由于我不是什么头目,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就打算把我关到某个阴暗地不为人知的困死。我当时甚害怕,心想这样仗打完了也不会被发现,故奋起抵抗(差点被他掐死),最终也没有让他把门锁上。

    然后这时我发现他受伤不轻,再回到刚才打斗的场所,竟然一个人也没了,连尸体都没有……我们开始下楼梯,一层又一层,此古老建筑有点像城堡,不过里面宽敞的很,有时候会遇到别的人上楼梯,还有一次看到一群穿旗袍的姑娘。最底层是一酒吧,出来天很黑了,还下着雪,问了一下没人知道战况如何,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哪儿去了。水妖君打算回家,注意,开始是他挟持我的……但由于他伤势欲重,逐渐变成我搀着他了。一路艰辛那,也有开心的事情,有一次过某条河的时候,他从桥上跳到旁边的木板上去玩耍——水妖嘛见到水总是很高兴的,但是我担心他会掉下去,站在桥上拉着他的手看他玩……其时由于连年战争,生灵涂炭。。河水都是混了泥水和血水的。

    后来我们还看到了原子弹爆炸-。- 在北边远远的,还是两颗……两朵蘑菇云在空中绽开,汗。那时候正好经过一座城市的本来应是繁华的街区,但此时空空的,这时我看到一个商铺门口站一熟悉的身影……那人似乎是我的旧相识>_< 他的角色设定是时时刻刻以国家人民为己任,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故此时他的脸上刻满了仇恨和沧桑和悲壮……因此我觉得他长得很像周润发(我平日对周润发大叔一点也不待见的),总之我慌了一下,生怕他看到小妖怪,因为不管怎么说小妖也是人类的敌人,虽然原子弹不是他们投的……正好这时一群从北方逃难过来的人从大路上经过,很多人,携带着风沙,我转过身抱着小妖,一边挡风一边挡视线。

    快到他家的时候,我们坐在路边休息,小妖把我的下巴还是上颚给打掉了……此人很喜欢恶作剧,之前也发生过不少类似事件,让我很愤怒。比如,我穿的白衬衫,沾满了血,我说你看都给你弄的,他就什么也不说再多蹭一点。。甚至蹭鼻涕……恶心吧,我也觉得很恶心,但是我做梦的时候不觉得-。- 后来他打掉我的上颚之后我更愤怒,可是话也说不出来,伸一只手出来问他要纸巾,他给了我一片塑料……我气得扔到他脸上,他嘻嘻一笑换纸巾给我。这时经过一个小女孩(因为已经到他的地盘,我估计这小女孩也是个小妖怪),站在那里看我,小妖说:我把她的上颚给你换上吧……我正要阻止,小女孩自己把上颚敲下来了-。- 。。。。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相当恶趣味了,然后我就醒了。迷迷糊糊的,想了半天,才想出来刚才做了个什么梦,然后很伤神的,因为我在梦里很喜欢小妖怪,所以我十分怀念我拉着他在河上玩耍的时候,以及人们冲过街道我在风沙中护着他站在路边的时候。

     再前面的一个梦,是一群从天上驾飞机而来袭击我们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外星人,长得倒是一样的。又是被绑架,几次欲逃走都未遂,后来感情愈深。到最后,那人说:你走吧。我就走了,但刚走下到电动扶梯上(似乎是在百货商场),就后悔了,赶紧逆电梯方向向上跑,但是他已经不在了,又跑到我们刚才经过的路口,还是找不到。我突然想起在哪里看到他的电话号码,赶紧拨过去,试了一遍又一遍……怎么都打不通。然后就又是醒来伤神了。

    类似的情节那是屡屡出现啊。更久之前,在中学时候编派的一个姑且可以称为武侠小说的故事里,当时我和密友一起写,我编的那一部分里头,果然还是有某小姑娘a被叔叔辈的大反派b(不过那个大叔倒是诸多反派人物中最正直的一个-。-)绑架,一路从姑苏带到蜀中,就暗生情愫这样的情节-。- 不过很纠结的,此大叔看上的是其大嫂c(也就是邪恶帮派头目d的妻子,邪恶头目十分残酷无情,但据说年轻时候曾和小姑娘a的母亲e有过一段),大叔的老婆f则和这个邪恶帮派的若干人物ghl勾搭,反正关系复杂。。反正小姑娘a最后死了,定然是在某种场合下为了救大叔b。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老做梦,或者有也不记得了。

    社会学家的分析似乎是受俘者在特定条件下的心理变化,条件还很苛刻,一条又一条的。不过我这样的人充分证明……即使没有特定条件,此种心理还是常存于心啊>_< 同学们,你们还有人常做斯德哥尔摩的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