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气 - [Them]

    2009-09-12

     两年前,我有三个室友。

     其中一个Y是男友众多、在未名博客写探讨灵与肉、性与爱等问题访问者甚众的那位 ,目前在广州。
     另外一个M是又红又专、温柔贤惠的那位,目前在天津。
     再一个S是跟我玩得最多、今天下午结婚的那位,目前在上海。
     只有我一个还继续留在大多数时候天空灰暗、但偶尔却无尽明蓝、比如今天这样的秋日令人心醉的帝都。

      为了促成此女的好事——因为她的户口在学校,我前两天可是跑前跑后,跑遍各个相关行政机构与派出所,代人借户口这种事情,诸位可以想象,在我朝自然是极尽各种麻烦手续之能事。终于于前天上午借出,然后EMS寄出,昨天她就发短信问我快递号是多少——因为预约了今天下午登记,如果在这之前拿不到就坏了。之前也催了很多次,第一次见结婚结得这么争分夺秒的。

      真是争分夺秒。那天下午代人参观校园,眼看着参观完已经四点,而学院的学工办似乎结束较早,于是就先奔到学工办开证明。不想学工办的大姐说一定要有身份证明及委托书,于是又跑到燕南园60号楼找接头人拿身份证明。之前还一时脑抽不知道燕南园60号在哪,S电话里说:就是季老小屋的对面啊!我更迷茫:季老小屋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后来总算找到接头人,拿了材料,这时面临两个选择:1. 直接步行去学院;2. 回宿舍骑自行车。我还抱有一点希望可以在学院迅速拿到证明信,然后也许可以在五点之前赶到派出所,于是就回去骑车了。没想到,再次赶到学院时,学工办已经锁门,于是最终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那叫一个沮丧啊,比我自己结不成了还沮丧……

      但是今天下午我收到S姐姐的短信一条,她说她发了条短信给那个我一直很批判、她一直很迷恋的小白脸,说:下午我就要嫁作人妇,我会珍藏我对你最美好的感情,永远将你视为我生命中最独特的那一个,相信我们的感情是会比爱情更能抵御时间的考验……

      这都什么人啊…… 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妹妹。某次去KTV,她唱心雨,就是毛宁和杨钰莹的那个,其中有一句“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唱完她说:哼哼,等我结婚前一天,一定要把所有谈过的小情人都叫过来齐聚一堂,听我唱这首歌。(说这话的时候就有其中一个前任在场)

      总之S姐姐就这样嫁作人妇了,其实想来,是我认识的比较熟的非亲戚的女人(和男人)中,最早的一个。于是今天下午,Y姐姐突然出其不意的打来电话,听说她得了肺炎(多嗲的病啊),每日在家卧床养病,与三十多度的高温战斗。时过境迁,我们突然变得很像密友,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学楼的宽敞明亮的楼梯上,与身材妖娆、阅男无数的Y姐姐打电话。

      听Y说起M,此女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和一位憨厚的大叔火速的对上眼,曾经一度感情稳定生活甜蜜,可是现在要闹分手。我说为啥咧?原来是因为M大姐去了天津,而大叔在北京,那只需要三十分钟的城际列车坐多了头晕,一对小情人就这样被一百多公里的距离阻断了。不由得感慨人和人,事和事都是很不一样的。

     Y姐姐也分析我,怎么就那么死心眼,答曰是没有在一起过。所谓得不到的最矜贵嘛。所以等在一起之后呢,就可以消除一切幻想、坦然地承认过去有多么不值了……虽然道理我很同意,可是怎么就这么悲剧呢!得不到的时候盼得到,得到之后是为了取个教训明白过去都是用来回忆的 ——我妹妹说得对啊,我们家女人都命苦。

     Y说现在一起培训的小姑娘都生活单纯,听她讲起以前的事情都一愣一愣的,听她讲起室友们的故事也很震惊,说你们学校的人在感情问题上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我说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们又不混乱,我们都很认真。她说:就是太认真了,所以才不可思议。

     Y虽然目前在广州培训,不过工作是在深圳的。聊到后来越来越热情,我都说干脆去香港读书好了,以后周末还可以一起逛街血拼,小市民与穷学生的生活多么滋润。但是电话挂掉,我深深觉得以后再见到Y大姐的机会少之又少;以及M,虽然她只有城际列车的距离;至于S还有点动力,他们夫妇欠我一顿饭,无论如何也得在有效期之前滚到上海去蹭回来。

     两年前我和我的三个室友只一起住了半年,却也了解了很多她们的故事,虽然风格各异,共同点是对感情太过认真,这让我有时很想念她们。我记得以前我们以前常猜啊猜,在谁是第一个嫁人这件事情上很少有定论,但关于谁是最后一个,总是没有悬念地落在我身上。正如我以前所说,我不光自己喜欢悲情臆想,还很可以满足别人对我的悲情臆想。贴歌一首祝福S大姐新婚愉快,分半点福气给我,莫留低我一个。

  • Komaba四月 - [Gallery]

    2009-04-08

    Komaba就是驹场,就是小马场,就是我们的学习开始的地方。

    花见的季节,也去过xx公园、xx庭园、xx渊之类的不少地方凑热闹,不过看来看去,还是咱们驹场的花看起来最亲切,飘得也最伤感。去过Komaba的想必感受相同,没去过的,请随我的图片案内来校园片刻游吧。

    去年4月就贴过驹场的图吧,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这次重访这条小路的时候,天色将暮。

    DSCN7024

     

    DSCN7021

    看到此情此景我就想起那首老歌啊: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all have gone....泪奔。

    DSCN7019

    小朋友们玩樱吹雪

    DSCN7008

    小朋友们继续玩

    DSCN7040 DSCN7032

    下面的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另一首老歌……好像是叫少年的黄昏?悲しみ缲り返し 空を见上げて,夜明けを缲り返し 大人になって……

    DSCN7049

    离开充满野趣的操场,来到学习氛围浓厚的图书馆。不过图书馆三楼的玻璃窗外,就是灼灼其华的满树繁花。 pic 119

    如果从一楼看的话,则是雪花飞舞。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安心读书呢? DSCN7066 DSCN7076

    再往前走,就到校门口了

    DSCN7088

    除却伤感,我们还有非常充满生活气息和校园活力的画面! pic 077 pic 085 DSCN7090

     

    以上,参观完毕。附赠一个主题,社团迎新,看板也很有看头。比如,有的繁复,看半天不知道这是什么组织: DSCN7053

    有的简洁,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DSCN7065

    有的雷人。。

    DSCN7064

    看到这个很有历史感、同时又很有山寨气质的看板,我开始觉得,要像爱Komaba一样爱生活。

  • Open Question - [La vita]

    2008-11-07

    我每周需要做一次的工作是整理大一的小朋友的英语课worksheet,按学号排列好,然后统计出勤情况,很简单的事情,所以熟练的同学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我总是最慢的一个,并非因为我非常之不熟练,而是因为我很喜欢看他们对最后一道“Open Question”的回答,看那些答卷的时候,让我深切的感受到即使做小学老师也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上一周的问题是:你觉得婴儿与成人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像我这种想象力匮乏的人,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诸如认知能力、理性、经验之类的无聊话题,然而同学们的回答却是那么地充满了惊喜。比如有阴暗派:“孩子很坦率,成人都是骗子。”“孩子是纯洁的,成人不是”;也有乐观派:“孩子不能选择他们最爱的食物,成人可以!”“孩子不能买竞马的票。。成人可以。。我非常喜欢竞马!”有的比较文艺,说最大的区别在于“眼泪的意义”不同;有的比较理性,说取决于“改变周围环境的能力”。在我看的几十份中,竟然有三个人都写了“孩子可以很快的学外语……成人不能”,深切的感受到学外语对于日本人民来说是多么纠结的一件事啊。

     有个小姑娘的回答是:“人们总是对青年人说: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这伤感的语气,令我想起彼得·潘的开头。而另外一个小伙子——他的字实在太好看了,令我简直想复印下来。而且。。此人每节课必迟到,由于老师的要求我必须要在他的答卷上标上他来到教室的时间,这是个很挫的事情,他一定十分讨厌我,原谅我吧小朋友,我只能通过你每一份答卷上一个个小小的10:50am..11:00am……来表达我的仰慕之情了——的回答是:“比如,孩子可以在电车上放声大哭而不会被旁人责骂,成人如果这样人们不会如此宽容,而会觉得他疯了。”这令我深切地想起了《身份的焦虑》。

     我觉得最言简意赅的一个回答是:Infants like running! Adults don't even like walking! 还有一个有趣的孩子在回答之后写了这么一句话(事緣老师在上课时宣布:下节课跳过原定的Session 5,直接上Session 6):Session5を予習した僕は俺涙目……(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泪奔……或,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含泪飘过)

     这周的问题是你对人工生命的发展前景的看法,又是乍看起来很无聊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Alife和AI的区别……以及和生物学角度的制造生命的区别,虽然我也没搞清(但是我的理解Alife不过是存在于电脑里的程序而已,跟生命不是很有关系啊=。= )。。有乐观派认为:“会有很多机器人和我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玩……”(囧),也有典型的日式动漫思维:“有一天人类会被人工生命所控制,也许会是一场灾难”(这位同学叫做花房明生……多么华丽丽的漫画男主角名字啊),另外有几个貌似基督徒表示:“这是很愚蠢的研究,Those who try to make creatures will be excused by God.”或者,“人类想成为上帝,但是to make creatures without sex is immoral”。。。不过我觉得这些就是曲解了Alife的意思嘛。

     一个有趣的同学说:Alife可以在电脑之间自由地移动,比如,它可以通过USB cable到别的电脑里串门。。-。- 一个说话很哲理的同学说:有一天,Alife will be called life as well as us. 一个十分言简意赅的孩子只写了一个词:Better。剩下的大幅空间中他画了一个巨大的长了翅膀的心。。飞过一道彩虹>_< 最有才的小栗同学则画了一个十分栩栩如生的机器猫,然后在旁边写了一句话:Doraemon will be invented.

     我就这样看得不亦乐乎……但也实在没有时间把每个人的回答都看了,到屋子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只好走了。我已经不记得大一时候英语课都上些什么内容了,这里的都好严肃阿,比如有一节课讲美国的穆斯林少数权利之问题,一节课讲分形理论(哼哼,这个我本科的时候上过一门选修课的>_<),一节课是一个经济学家写的关于97年经济危机的文章,十分地应景,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听起来耳熟——我对经济学家素来没有任何了解,后来想起来去查,原来是今年刚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个(当然,教材是06年编的)。这让我很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学英语,当然了,最刺激我的是休谟的文章,看了大卫休谟君的文章之后,我痛下决心,决定以后要好好学英语!

     话说回来,你们有无思考过这种貌似很无聊的问题呢?定然是没有吧,你们都是大人了,我是说,我们的生活都越来越不校园了。

    以下,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校园(却是我很少去的那个)。

     

    img 160 img 145

    我喜欢这个MM的蓝色衣衫。。是那么滴明亮可人

     img 137 img 131 img 127 img 113 img 123 img 116 img 115 img 125

     以下才是我每天都要趴在里面睡觉的那个校区的图书馆……在盛大的金色银杏并木尚未到来之前,先展示一两棵赢弱滴、稀疏滴、在图书馆前瑟瑟发抖的小银杏树。

    img 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