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夜 - [Gallery]

    2009-04-21

    似乎每个星期二都会下雨,今晚下得尤其大。还好我们有个便利的图书馆,不但可以借书,还可以借伞,我倍感幸运地拿着借来的透明的伞走在路上,突然觉得透过伞看路灯非常好看。我对于路灯、街道特别有执念——特别有拍照的执念,无论是旅行还是遛街,有名的风光留下的照片寥寥,路灯的照片一大堆。

    于是到家后不顾劳累——今天可是每周唯一的一次早起日,从早上7点出门到晚上10点到家,还在胳膊上挂了几公斤的书,下雨又不能骑自行车,只能狂走——拿了相机在附近街区转悠。夜里拿个定焦傻瓜相机拍照本来就很容易糊,何况我还得一只手撑伞,只能一只手拿相机,何况风还很大,拿伞的手不断地抖,于是伞也不断地抖(或许该反过来说?)。总之我很想强调一下刚才的凄风苦雨是多么地恶劣,以至于撑了这么一会儿的伞,胳膊的疼痛程度比挂了一天的书所带来的疼痛程度还要剧烈…… 累得我,打字都手指发颤了=。=。当然,也没有力气再对图片做任何修改了,这次传的所有都原图,连大小都没有变化。全都是一样的景致——真是有毛病啊。

    DSCN7260

    DSCN7276 DSCN7239

    旋转的时候点了反方向,发现倒过来的世界更迷人

    rainy world DSCN7288 DSCN7286

    DSCN7304

    DSCN7303 DSCN7313

    我执念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很想画面中出现一个行人,可是偏偏就是没有行人,不是汽车就是自行车。最后,我就跑到住处一楼的公共起居室,把正在专心听音乐的小提琴男/尼采男叫出来,说你撑着伞到外面走一下我给你拍照吧……我就这样把人家骗出来,事实上所谓"给你拍照",也就是拍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已,如下图所示:

    DSCN7325

    哈哈,不过最后这位小朋友回眸一笑,还算拍了个正面的……模糊的影子。

    DSCN7327

    然后他就一直问: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貌似神秘兮兮地说:不为什么啊,真的不为什么。其实我很少做奇怪的事情,尽管如此我的邻居们还说我是"不思议",我很想说:你才不思议呢,你们全家都不思议!比尼采男更不思议的是人类学男/啤酒男,改天再来八卦一下。

    最后一张,阴暗ws的小门和温暖的灯光,就是住了若干不思议的人间的住处入口——总算到家了。


    DSCN7219

    另:我也觉得BLOG发展成图片展的苗条很不好,为了自我监督和自我检讨,我决定一个月之内不再贴照片,恩,共勉!

  • 谈情说爱 - [Reader]

    2009-01-30

     记得是《拥抱逝水年华》里看到的,讲一个关于普鲁斯特的段子,好像是普鲁斯特写的某某夫人,主持某沙龙谈兴甚浓,后来有人问:您说了很多,还没有说到爱呢。某夫人眉毛一扬,笑道:关于爱,说有什么用?做才有用。或者是“爱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这句经常看到的话,具体记不太清楚了,总之大意如此。不过事实上,说爱不但有用,而且基本上是通往做爱的必要前提。又记得看过的某个喜剧电视剧里,某男甲教育另外一个遇到MM就想马上勾引人家上床并屡遭失败的某男乙说:要知道,在你认识一个人和你跟她睡觉之间是有一个gap的,而我们把这个gap叫做conversation. 总之,说得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做不做得成,这一点,在我重读《挪威的森林》时有了更深的感触。

     比如渡边君这样的人,跟其他女人都是先做了再说,独跟小林绿却是经过了漫长的谈情说爱打情骂俏在伞下拥抱以及睡在一张床上听雨声还要说:“私もやらないと思うわ”(我也觉得不能做哇)。为什么呢,窃以为,是因为村上君要在这个过程里向我们展示谈情说爱的范本,说这个事情,可不是我爱你三个字那么简单。比如,范本如下:

    "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绿子问。
    “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部溶化成黄油。”

    “有多爱我?”
    “就像春天的小熊。”
    “哎?”
    “你正在春天开满鲜花的草地上享受阳光。这时对面走来一只毛茸茸的可爱的小熊,对你说,‘小姐,可以和我一起玩打滚么?’,然后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在长满了四叶草的山坡上打滚玩了一整天。这样很美吧。”
    “很美。”
    “就是这么爱你。”

    绿子在电话的另一头默默不语,久久地保持沉默,如同全世界所有的细雨落在全世界所有的草坪上。

    「どれくらい私のこと好き?」と緑が訊いた。
    「世界中のジャングルの虎がみんな溶けて、バターになってしまうくらい好きだ」 

    「どれくらい好き?」
    「春の熊くらい好きだよ」
    「春の熊?」とミサトが顔を上げた。「それ何よ、春の熊って?」
    「春の野原を君が一人で歩いているとね、向こうからビロードみたいな毛なみの
    目のくりっとした可愛い子熊がやってくるんだ。そして君にこう言うんだよ。
    『今日は、お嬢さん、僕と一緒に転がりっこしませんか』って言うんだ。
    そして君と子熊で抱き合ってクローバーの茂った丘の斜面をころころ転がって
    一日中遊ぶんだ。そういうのって素敵だろ?」
    「すごく素敵」
    「それくらい君のことが好きだ」

    緑は長いあいだ電話の向こうで黙っていた。
    まるで世界中の細かい雨が世界中の芝生に降っているような沈黙がつづいた。

     这最后一句出现在结尾里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对于中学时代看的这本小说,到重读之前我的印象里只有开头和结尾的画面了,开头是渡边和直子在草坪上散步,结尾是和绿打电话,沉默如同全世界的细雨落在全世界的草坪上。今天的黄昏时分,便是落了这样的细雨,让我想起曾经很喜欢的一句词“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如此喜欢这句,可能是因为开头多了一个“对”字,这样句法上的不对称感很让人着迷。现在雨又渐渐大了,敲在我正在打字的电脑背后的窗上。全世界所有的雨,全世界所有的窗户,全世界所有的日落,全世界所有的星光,全世界所有的旅程,全世界所有的轻声细语,Shall we talk?

     

  • jinbo 036

     

    这周文娱活动比较丰富,小述一下。周二受财团之邀去看音乐剧Lion King,本来对此故事没有多大兴趣,但是听说票很贵,本着有便宜就要占的原则还是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没想到身心大受震撼啊,眼睛耳朵和心灵大受震撼……

    此剧号称在该剧院十年来长演不衰(2007年7月东京公演3000回达成),也难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都喜欢看……虽然听着can u feel the love tonight变成了“愛を感じて”多少有点奇怪-。-音乐剧这种东西,比起电影话剧音乐会来,果然更具现场性,非身临其境不能感受其冲击,感动死了,尤其是“He lives in you”那段,身后Mufasa様的显形实在太具震撼力(词汇贫乏)。后来去youtube上看了broadway版的,表现方式就没这么煽情-。- 只是大家唱唱歌、回想一下,simba就顿悟了。。

    但是说起故事的话,我素来对王子复仇记类型的情节没有感受力,不觉得哪里体现人性了>_<,但是这次终于对“生命的循环”稍有领悟,而这种感受与其说是针对人的,倒不如说是针对存在的。比起其他生命来说,人还不是在反自然的道路上走得最远的。

    周四去传说中神保町旧书店街逛了一下,由osawa师兄作向导并去了神奇的咖啡馆和神奇的咖喱餐厅。在内山书店(跟鲁迅有关系的那个)看到一本中文书很不错,差点买下,后来看封底的标价是26cny,而在该书店的售价是3000jpy,赶紧打消了此念头。后来与osawa君谈起他曾在华师大留学的时光,我说传言那不是很适合谈恋爱的地方吗,答曰:恩……说的是阿,美女也很多,但是……美女都只和有钱人在一起 -。- 话说osawa君本来是研究近代中国教育史的,不过由于现在在东洋文库工作(成立于1924年的、以东洋学为中心的专门图书馆和研究机构),也开始研究图书馆学了,羡慕啊羡慕!

    昨天冒雨赶去学校看名为“飛ぶキツネ”(flying fox)的话剧(如果没去,就和工人阶级代表吃饭去了-。- 事緣他们在车站附近宣传29号将在涩谷举行的反对G8的游行,没想到被住在我楼下的同学——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学术男——搭讪了,相约一起晚饭,学术男觉得interview有第三人在场的话比较好沟通,就意图拉我去做陪衬>_< 我只好拒绝之,虽然我觉得传单上的口号很好玩:福田,布什,全世界的资本家们!要让你们知道工人阶级的力量!——为什么无论什么严肃的内容,我都觉得用日语写出来就变得很kawai呢……日语这个kawai的形象在我心中真是根深蒂固阿),我开始是被名字所吸引。在我少年时代最爱的少年读物江苏版《少年文艺》(但是听南京的sk同学说,他们都看上海版的-。-)上曾登载安房直子的《小狐狸的窗户》,讲了一个会把人的手指涂成蓝色的小狐狸的故事。现在我的一只手的手指也被我涂成蓝色了,不过并不能看到神奇景象。

      飞狐似乎是讲了这么个故事,某神经兮兮的民俗学家带着某略显无知的研究天文学的助手来到某个面临存在危机的小村子,该小村子若干年前有个绘本作家,临终前最后一部著作即为飞翔的小狐狸,但是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真的,大家都不知道。该村还有一个神经兮兮精神分裂的少女,当她分裂成另外一个人时,就创造出另一个想象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民俗学家是看守麦田的稻草人,而助手是堂吉诃德。后来经过一系列冲突后,真相大白——偏偏真相我就没弄明白-。- 后来经有“百科全书男”之称的sk君解释,就是民俗学家原来是绘本作家的老婆,而精神分裂的姑娘是作家的女儿-。-

      倒是创作者的寒暄词写得很不错,第一句是:本を読むことは、夢を見ることに似ています。そして、夢を見ることは芝居を見ることに似てるます。意思是——想必中国人都能猜到:Reading books is similar to Dreaming dreams, and Dreaming dreams is similar to watching plays.

      絮絮叨叨了半天雨还没有停,黄梅雨季里除了听雨打瞌睡,想不到什么事儿可以做。


    rain 023

    rain 063
    jinbo 133b
    jinbo 148
    rain 092
    shinbocho 081

    (普遍反映blog越来越图片化了……是这样,生活安逸了,人懒了,懒得思考了,也懒得写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