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入学日 - [Seasons]

    2008-09-12

    今天起的挺早,本打算去图书馆。结果被告知今天是新生入学日,图书馆不开门。

    只好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是整个学校像市场般嘈杂,实在很难睡着。但是我以曾经步行到南门拿快递回来还能好好睡的毅力,坚持睡到了十二点多。

    起来看图书馆的HP,发现不但今天不开,明后天也没戏,要到下周一才能去。很是沮丧。

    然后开始找东西,死活找不到,找了两个小时后,饥饿难耐的我终于放弃,带上九宫格去KFC吃下午饭,顺便还写了封不长的信。写信的时候,左边坐一对很萌很嫩的小男女,不过大一大二的样子,男的背单词,女的看XX文化史,互相鼓励,间或女的会喂男的一口雪顶咖啡顶上的奶油,青春无敌,吹弹可破。

    九宫格没做出来,看来我要在这个难度级别上败下阵来了。

    沮丧的回去,学校里到处都是小商贩摆摊叫卖,一如一年前我们入学的那一天。楼下的院子里晾满了床单。无聊地上了会儿网,就又到晚饭时间了。午饭吃了20块钱,晚饭吃了2块整,一碗粥两个小笼汤包(我校小笼不比南方,大得惊人),最后粥喝完了,包子还剩下一个。

    翻小本,看到一条2005年9月11号的短信,说“ 那不是要小心么 今天你似乎不太开心 别对成绩那么在意 都是浮云 你以后就知道了 睡吧 晚安 新学期了 刚八呆”。发短信的人一定不会记得这条,如今看得我热泪盈眶。2006年9月12号的那条则是,“ 这儿的东西的名字都很NB啊 一医院名字就叫医院 有一印刷厂曰毕升彩印厂 更厉害的是蔡伦牌卫生纸 ”,如今看得我笑得热泪盈眶。

    到2007年的9月,我感慨猜中开头猜不中结局,一个人去单向街听戴锦华扯帐篷剧。2008年,持续怨妇中。我似乎总是以这样的形式写blog,好像岁华可读的样子。可以想象出09年的9月还是这般怨妇,而2010年的9月,已经毕业,未知到无法想象。

    今天是新生入学日,直到现在,校园仍然嘈杂,一副新生活就要开始的朝气蓬勃的样子。对面宿舍的每一间屋子都开了窗户开了明亮的灯拉开了窗帘,但是我的屋子没有开窗也没有拉开窗帘。因为室友走之前关上,说那样进蚊子,她去陪今天报道的师妹买东西,还没有回来。

    我想象着可以遇到可以开导我的人,我还没有遇到。但是我还在希望。

  • 猜中开头 - [Them]

    2007-09-04

    本来有满腹牢骚要发,还是算了。

    开头无非是这样,炎炎烈日下的搬运工,挤在路中间买盆箱篮瓶,和新的室友聊天气或地方特产,感受重新开始的诸多麻烦之处。

    比如,学校发了张校园卡据称可以用于餐饮消费洗澡借书缴费,但实际上它除了可以刷卡进宿舍楼和图书馆之外没什么用处。当然,它也可以在若干食堂中的三个使用,但大多数食堂都不能用,这就是双轨制亚……像北京地铁一样……

    于是过去一张卡可以实现吃饭洗澡借书交电费等多种功能的便利生活就无法想象了,2姐这样安慰我:你这个严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小坏姑娘就应该投入到革命的首都去锻炼一下。我很反对,首先我一点儿也不资产阶级,其次我不小也不坏(但是说大好也有点叉叉……),最后首都也不革命。难道没有便利店就叫革命吗?

    不过,今晚我在南门外的老上海城隍庙小吃吃了晚饭(发现小笼个头是上海两倍,酒酿是黑色)之后,骑车一路往北四环南去,竟直达知春路又绕了个圈找到家乐福,并在其内找到我爱的花生酱,大为欣慰。虽然此店号称是家乐福的亚洲旗舰店,但是也没有味全酸奶花间清源麒麟奶茶,可见食品的地域保护主义甚是严重哦。离开此处又绕过某一片漆黑的步行街向北去,在地广人稀的四环路上逆向御风而行,闯了几次红灯之后成功抵达东门。此时深感首都道路很适合骑自行车,老槐树比梧桐树少了点端庄优雅,多了点沧桑沉静。

    南方见不着杨树,我一直很牵挂,每次回家看到路两边笔直的杨树就觉得亲切。列车北上时,天气阴沉漂着点雨,我坐在窗前突然发现铁路两边都是半大的杨树,突然很是伤心,那个极其矫情的词叫泪盈于睫,并在转头的瞬间滴下来。我想我终于还是远离了满是梧桐树的地方,那个曾经让我羡慕一棵梧桐树的幸福的地方。

    新的学校有一条路两旁是有着浓荫的槐树,有点像和平路。还有条路两盘是参天的杨树,有点像西南一楼后面那条水杉小道。这些树,它们都一样美丽一样幸福,它们都扎根生长,不像我,浮云一样只顾着远方。

     

     

    两校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