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学 - [View]

    2009-10-23

      普遍反映自从我开始在推特上面变得十分话痨以后,blog也不怎么更新了。殊不知二者都是无聊而焦虑的生活的反映,并无因果联系。

      但也并不是完全一无可写之处,比如上周六参加的一网络小团体的志愿者活动,还可以记一下。活动的内容是去北京朝阳某村某民工子弟小学做志愿者,有经验丰富者做老师,我是第一次去,心想大概可以打杂。七点钟起来,预想中可以在九点钟到那里,不过出门前找不到钥匙了——这是我生活的常态!然后找啊找,赶到地铁站时已经八点多,心想肯定要迟到,打算下了地铁搭出租车。没想到小破地方怎么也找不到出租车,就搭了小黑车——为何我在帝都总是搭小黑车呢,上次在火车站也搭过一回。开小黑车的大妈把我送到村口,说:你进去找找吧。但村口已经被建筑工地所覆盖,似乎不能进,如下图所示:

     

    DSCN9778 DSCN9779

      沿着大路往前走,路见一包子铺,向包子MM问路。沿着她所指示的一条小路进了该村,房屋道路看起来很熟悉,仿佛是小时候生活过的某个镇子,偶尔经过的行人也没有讲普通话的,好像河南话居多。百度百科上提供的该村资料:常住人口1712人,外来人口近四万人。正在踌躇要不要继续问路,突然惊现左手边小胡同一所砖房上面用红色油漆写了一行斜字:xxx试验学校,就拐进去,顺利找到该校。然后惊现我是第一个到的——其他人乘公交车,路上堵车,而小黑车载我抢先到达了>_<。等待之余观摩了一下校门口的教师介绍,发现不少同年岁的人,还有86年84年的小姑娘也不少。

      后来开始上课,我本来跟着一位叫做盖饭MM的英文课上,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小学教师唯一的要求就是嗓门大,嗓门不大的话其他什么都没用。继而感受到,从小学开始,学生们就已经分化出从核心到边缘的不同群体了。坐在前面的,总是喜欢和老师讲话的孩子;坐在后面的,比如我旁边的小男孩,总是腼腆的、不肯讲话、即使知道答案也不会回答的孩子。第二堂课时被科普课叫过去做帮手,号称是带小朋友做‘实验’,其实就是折纸玩,更是显著。我带的小组的小组长,一名甘肃来的小女孩,绝对强势,自己保管‘实验用品’,不许别人碰,跟我说话一口一个老师,还不许我坐到别的地方去,一定要坐她旁边“老师你跟我坐”。——我没有批评此小朋友的意思,不过我自己十分反省:为何我读书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教我课的老师搞好关系过呢>_< 仅有的几个关系不错的老师都是没有教学关系的,在其他场合认识的…… 总之小学里面,以班长、xx委员和xx课代表们为代表的一小撮,和坐在教室各个角落里不爱吭声的一小撮,似乎已经描绘出了班级这个小集体的核心与边缘的图式啦。不过小学还好,只要分数好,总会受到老师关注的,所以回想起来,吾小学和中学期间基本都算是比较核心的那部分,不过中学以后就没用了,越来越边缘,落到了如今这孤苦伶仃、简直不能更加可有可无的地步>_<

     啊好惭愧,为何别人去做志愿者活动一般应该感想社会公正、贫富差距之类,我感想的竟然是这些……好吧再感慨一下区域格差。接触到的一部分小朋友,大多家是在北方内地,河南和山东都挺多,还有甘肃、山西。四川的也遇到一个。想想应该是从小生活优裕的孩子容易养成比较好的性格吧,即便大家都是来自外地农村,也有有限范围内的家庭生活水平差距。老师教schoolbag这个词,问他们的schoolbag里面都有什么,那些有书包、而且书包里面有很多东西的孩子总会积极回答:铅笔盒铅笔卷笔刀一大堆;可是我旁边的小孩根本没有书包,只有一只塑料袋,塑料袋里也没有文具只有一本书,就怎么也不说话。

     恋爱的犀牛一句台词说:过分地夸大一个女人和其他女人的差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各种差距太多,经济政治身份地位,人和人,国家和国家。某著名的政治发展理论指出,经济落后而停滞的地区是不会因为贫穷而动荡或发生革命的,只有经济发展了,才会因为期望提高产生的相对剥夺、和对政治参与的需求增强而发生动荡甚至革命(党国拼命地要降低你们的期望,你们还要死要活地翻墙自己寻找相对剥夺感,哼。)。亨廷顿大叔的著名论断,现代性趋于稳定,但现代化会导致不稳定。这些都是老生常谈啦,我想说的是,爱情和革命,都是一个道理!

    DSCN9785 DSCN9786

    最左边的一个门是厕所,仍为北京大概已不多见的地上挖坑式……

    DSCN9791

    折纸的’实验‘……

    DSCN9792

    注意以上照片是我的相机拍过的最后的清晰的照片了……之后就杯具了,一杯豆浆洒在包里,相机MP3和电子词典之类全部名副其实地泡汤了,虽然还可使用,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比如相机从此只能拍豆浆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