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是如此。
    开始的开始 是我们唱歌
    最后的最后 是我们在走
    梦中最美的风景都会离去,只留下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
    这是一句多么空洞的话啊。

    经过篮球场,经过大礼堂,经过水杉林,最后一次打寝室电话,最后一次坐在楼下等人。
    我们从五角场上中环,我对五岁的弟弟说,你看那个新修的,我在那儿吃过饭。那边儿的,我在里头看过电影。我在那儿买过包。那天我帮yv买包,跑遍了这里所有的商场,都没有找到她要的牌子。
    把歌儿反过来唱,不知不觉我的笑容已记取了这城市的记忆
    我也曾挤过襄阳路的人潮数过衡山路的梧桐,看过多伦路的火花和淮海路的霓虹,在古漪园的水里摘过荷花,佘山的顶上看过星空。
    还有为那万家灯火和霓虹映亮的夜空伤心。
    躺在复旦的草地躺在上大的草地站在丽娃河的桥边,当然还有,无数次躺在同济的草地,被蚊虫叮咬,看月圆月缺,看不到星星。

    我总是在跟人抱怨,我讨厌这里的气候讨厌压抑的建筑还讨厌作天作地的人。
    我不是到现在才发现它的好,而是从来都不好意思说。
    有句很扯淡又很流行的话叫,你离开我的时候我最爱你。单向街里头好像也有一段表述这个意思,但是诗意的多。
    其实我不同意啊我觉得很扯,我只是最后一次对着高楼望断车水马龙流泪

    --------

    我经常讲我的室友yv的事情,偶尔也说西瓜女,但很少讲另外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姑娘。
    这个姑娘可以称之为小慧,是我心中完美的贤妻良母的形象。我的老乡不知何处修来福份讨来这么好一老婆,为他打点考试求职到毕业论文一切大小琐事。
    小慧会做很好吃的梅干菜烧肉,熬很好喝的红薯粥,并且冒着大雨给他送去。
    这姑娘不但贤惠,而且有魄力。有一回他们几个人和班主任闹矛盾,争执起来,我老乡怒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小慧也立刻拍了桌子,对他说:你给我冷静点!
    但总得来说我寝室四个人中,我跟她是最不熟的,yv跟她更不熟。
    有一次yv在网上对西瓜女说:你干吗那么相信她,她连生日都骗你
    西瓜女说:不会的,她不会骗我的。
    我不管这些纠葛,况且骗人也是因为在乎,才那么费尽心思。

    其实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最多,虽然我们很少说话,仅有的话题是聊天气。
    前天喝醉回寝室,坐在走廊神智不清的时候,她过来给我水。我忘了有没有喝,只记得是热水,后来想想很奇怪,我寝室都好几个月没有出现过热水这样东西啦。
    后来我就躺下了,她说张小狼到屋里去睡,快进去,我说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
    她说我要去洗澡了,快回去。我说你先去吧我这就进去,她说你不进去我就不走。
    我好感动呀挣扎着要起来可是又睡下了,但是小慧总有办法她还是把我弄进去了
    我后来想起此事觉得甚为内疚,但是啊我想我看好的姑娘一定一定会幸福
    心理阴暗的我每每看到不顺眼的小情侣(不顺眼的比率很高)就盼着他们趁早分手,可是对于小慧和我那傻不拉即的老乡,就仅有祝福啦

    还有,我昨天还想起能认识核桃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多么偶然的事情
    多么幸运的事情
    所以得感谢某人那,尽管此人可圈点之处不多,但是多亏他我得以有幸认识核桃小姐,为表谢意我决定再多写1000字!(不是这篇。。)

    再有,我对不起小别,但不是薄情。你就当我情到浓时情转薄吧孩子,为表歉意我决定请你吃饭,下次。

    -------

    越往北天越阴
    行至扬州一带时头上黑云压顶,奇异的是在东方天边一带却露出霞光万丈,闪着金边儿煞是好看。
    弟弟靠在我身上睡觉,一抽一抽的,是不是小孩儿睡觉都这样。
    再到徐州一带时,又转晴,天特别蓝云特别低,浮在半空触手可及。
    然后往西走,迎着落日,看它跳跃在山间原野。
    然后我就到家了。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不过
    有缘期待明天的话,偶门会重逢在灿烂的季节搭

    都说亲爱的亲爱永远
    都是年轻如你的脸
    含笑的 带泪的 不变的眼

    悄悄爆2张调情照以觞读者~我和yv和西瓜

     

     

     

  • 娱乐8g·校园8g - [View]

    2007-06-27

    今天msn娱乐头条又是夏雨跟跟高OO的事情,说起来我曾经一度很hc过夏雨gg,当年我大一上古代诗词的选修课时,班上就有个酷似夏雨的孩子,不过比他大一号儿,此人经常坐很后面,我总是迟到,所以也是坐后面,趁机多看几眼。当我在本部再次看到他时他旁边已经有个无比彪悍的MM了,一点儿也不像袁泉,当然了,更不像高OO,哼哼。

    正好岔开一下话题,毕业在即的时候,小狼很容易想起四年来悄悄注意过但从未认识过的粉嫩小男生们。除了上面这个,还有个脸胖乎乎的,不过我喜好一向偏瘦,所以也不是很胖>_<只是下巴有点圆而已……只知道这孩子是机械学院的,因为帮我们楼女生伶过水壶的一群人里头有他……大一时经常看到,本部之后是英语课时经常看到,大概教室离得近吧。然后他到嘉定校区去啦,就再也没有遇到过。越想越遗憾,如果星期六之前我会遇见他一定一定搭讪之,恩。还有一个,也是一起上选修课的,而且是那种排位子的很bt的老师,此人排我旁边啦啦啦,不过他从来不来>_<就考试时来了抄了我的卷子>_< 长得还是不错搭,很是清秀……再有一个,是图书馆搭,此男总是穿一巨大的靴子,走路一扭一摆,还戴巨大的眼镜,总被丑女骚扰。还有个超级美男,一般他在哪层出现yv都会短我,我就从8楼冲过去,做借书状徘徊一阵,不过后来发现这个小帅哥身边的mm也长得阴森可怖。

    唉,事实证明,长得好看的男子身边总会有个不太相称的MM,正如美女旁边常常有个不太相称的男人一样。还好我最后见他们时他们还依然粉嫩,如果给我看到人到中年秃发凸肚的样子,就太伤心啦。引用我摘抄本上的一段话,我搞不清楚是亨利詹姆斯说的还是加缪,或者是他们俩……“一个美丽而有气质的少女最终嫁给了谁,这种吸引十九世纪读者的悬念有点类似侦探小说的永恒疑惑:凶手是谁?……在婚姻把她们变成摇钱树和引人上钩的姑娘们的平庸之中,也有令人不解的迷惑之处”。

    下面回到雨泉上面。开始我应该是因为夏雨gg而对袁泉MM颇有好感的,后来越发觉得这姑娘不错。大大的眼睛细长的腿,满符合我的美女标准,虽然我不喜欢她最近的洋娃娃造型。至于夏雨麻,过了俺阳光灿烂的日子那少女之心,也就没啥感觉啦。。下面转贴bonnie最近的一篇采访

    最大的快乐和最小的快乐

    柏邦妮

    1 发光的矛盾体

    我发觉,袁泉周围的人不喊她全名,大家都喊她“小袁儿”。“儿”字拖得长长的,像喊一个熟悉的小姑娘,特别亲切。就像她,一直喊夏雨叫小夏,好像喊一个同学,但是声音那么轻快。

    过年之后,有一天收到袁泉的短信,她跟我说:“邦妮,回来了吧,春节好吗?我在陪着妈妈看牙,坐在旁边等着听MP3。听到陈珊妮的《女人肚子饿的时候》觉 得应该把这首歌送给你!有句歌词:‘我写歌的时候,你正捞去汤里的油。’只需把‘写歌’改为‘写作’即可哈哈哈哈!祝你和美食家能一直幸福下去!泉。”

    短信是上午十点发来的。我醒来是下午,揉着眼睛,把那首我原本也很喜欢的歌重新找出来,歌词完整的看了一遍:“已经好久没吃馒头,只因为店太远,懒懒的不 想走,自己又不会做。想起美国一个男友,听说他手艺不错,喜欢用砂锅,可惜只煮些青菜萝卜。爸经常什么都不做,菜不好吃也不说,妈一面还嫌他罗嗦,一面在 厨房继续干活。吃饭的时候有人伺候,那真是一种享受。我写歌的时候,你正捞去汤里的油。将来可要找个好老公,要懂得做菜,懂得生活,懂得我。”听到最后一 句的时候,陈珊妮那种轻快的沉沉的俏皮声音,以及她的歌里,那种轻微的自嘲和强大的自我,让我这时候忍不住微笑起来。

    袁泉的短信好长。一个错别字也没有,所有标点符号也绝不省略,清清楚楚的,像树叶一样清秀。就像她的人一样,细心,柔和,认认真真,毫不造作。袁泉是一个 发光的矛盾体。她看起来那么高贵,是内心的高贵,秉性的高贵,但是她并不冷漠和孤傲。她看起来那么优雅,独立,私下里又可以那么随和,家常。袁泉是透明 的,就像一杯水中一颗颗的水汽一样,同时,她也是复杂的,深厚的。她如此脆弱,又如此坚强。举头的傲然,低眉的温柔,都在她一个人身上。

    2 这个太长了的春天

    这次给杂志拍照的当天,我一去,袁泉就叫起来:“呵!邦妮!小瘦子!”当然,无论我多么瘦,都不可能瘦到她那么清瘦,所以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拉近了彼 此,她看见我桃红色衬葱绿色抹胸里的胸部,叫起来:“还这么大!”我连忙说:“已经小了一些了!”她连忙缩回去,说:“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我和周围 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笑的时候,我这才开始仔细打量她:头发稍微短了一些,仍旧那么长。不再是冬天时候的深黑色,也更加直顺了一些。面孔轮廓深邃,穿着自 己的衣服,笑容饱满。不知怎么,我暗自有点松了口气。这一个春天,对袁泉来说,实在是有点太长了。

    这一个春天特别燥热。我远远的看着,知道发生了太多事。袁泉和夏雨的爱情,在人们的猜测中充满了变故。因为他们守口如瓶,而更加好奇,议论纷纷。这样的传 闻从他们开始在一起,就没有离开过他们。只是这一次,故事更加复杂了:增添了另外一个女主角。人们在任何场合询问袁泉,在娱乐节目上播放他们的甜蜜瞬间, 希望看到她的反应,狗仔队跟随着她,希望知道所谓的真相。袁泉的名誉并没有遭受破坏,人们对她倾泻了最多的同情,就像公众曾经那么同情妮可 基德曼一样。但是,这恰恰是她最不需要的。

    “我想说,没有发生什么需要同情的事。我没有什么暗中流泪,忍气吞声,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我一直都很平静,一直都在笑着,只是大家不肯相信我。当我说‘我 很好’的时候,反而大家更加同情我,更加相信发生了不堪的事,相信我在委曲求全,表演大方。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说我很好,就是真的很好。我什么都不说,是 因为,我不希望大家以为,我们的事情,这些新闻,是为了博取宣传,宣传我们的话剧,我的唱片。那样就真的太不堪了。等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等我觉得合适 的时候,我会张嘴说话。一切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没有什么所谓的真相。”

    我相信她真的很好。一个心无芥蒂的人才能笑得那么明亮。她穿了一条橘色的长裙子,直直的,有大的荷叶边。休息的时候,她拿着高跟鞋拍着玩。她在阳光下面,在白沙子上,光着脚,顽皮的走来走去,她的脸在日光下红红的,她完全沉浸在桃花盛开的丛林一样的快乐里去了。

    那么,爱情呢?

    “今年春天发生了太多事,一到春天,我就有一种预感,春天总是会发生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我觉得爱情有很多阶段,也有很多形式。在排练《艳遇》的时候,小夏 遇到了一个困境:他第一次和孟京辉导演合作,有些不知所措。他一直演出电影和电视,表演太精确了。他需要孟导告诉他,他应该是什么样?他立刻就能做好。但 是孟导恰恰是一个不会一开始就告诉你,角色应该是什么样的导演。孟导希望能看到演员本身的面貌,深藏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带给他灵感。他是需要一些毛边的东 西,粗糙的东西的……那时候,小夏很需要我,无论是表演上,还是内心。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已经不仅仅是恋人,而是最好的朋友,以及这个世上彼此最亲的人。 我感觉到他需要我。只要他需要我,我一定会帮他,支撑他。一旦不爱一个人了,就会觉得他狡诈,心机深沉,很坏,但是如果爱一个人,就只会觉得他单纯,特 傻,好像全世界都想害他,他自己却不知道一样。对我来说,小夏本身是一个单纯,善良,心里有爱的男孩,现在逐渐成长成一个男人。他在我心里,永远是这 样。”


    3 出世的快乐和入世的快乐

    休息的时候,袁泉站在玻璃护栏边,看着这个建筑里最美的空间:一整个房子其实是打通的,有一个类似教堂的穹顶,以及一个无比华丽的吊灯,三层高的玻璃酒 窖,摆满了各种红酒。我站在她旁边,看见她的笑容,以及她手指上漂亮的银戒指,心想:她真的一点都不恐高!穿着蓝色香奈儿,却穿着平底球鞋,站在那里的袁 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她不知道,她是最美好的。

    我很少用“美好”形容一个人。但是袁泉是真的美好。她心里有一个东西,完完整整的生长着。就像一棵树,枝叶扶疏。不但有繁盛的花朵,更重要的是,有牢固的 根基。一个好演员是有品质的。真正感人的艺术形象,必须是和演员的人格相一致的。人格魅力是演不出来的,它必须是天然就有。袁泉秉性里就有这种东西。她始 终不让自己受到太多现在演艺界气氛的影响。始终没有让名利磨去她身上一些单纯的东西。她始终不能把自己和一些人仅仅当作是“艺人”。当她表演的技巧上升到 一定阶段的时候,这种魅力就会产生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我相信,这就是众多导演在袁泉身上看到的力量。也是观众们为她惊叹,为她陶醉的力量。

    去年冬天我们见面的时候,正好是《孤独的花朵》刚完成的时候。那时候,袁泉说:“我现在是在一个积极奔赴的状态。比如到处宣传唱片。以前,我习惯于等,而不是去跑,去追。现在我在跑,感觉很好。”我觉得这个她,和以往的那个遗世独立的她,很不一样。

    “现在的状态,已经不是积极奔赴了。”她想了想,说。“积极奔赴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唱片已经完成。必须尝试一次,但是尝试之后,我还是想过属于我自己的生 活。对我来说,第一个阶段是排斥商业,排斥宣传,排斥作秀,非常珍惜自己的羽毛,第二个阶段是积极奔赴,做一些过去自己不会去做的工作。第三个阶段,是可 以任性的说不,换一个方式珍惜自己了。这是一个成长,也是一个变化。现在,我能感受到唱歌那种孤立的状态中的快乐,也能感受到话剧那种大家在一起排演,总 是一个共同体的快乐。能体会到出世的快乐,也体会到入世的快乐。让自己能尽力的投身其中,但是有时也能超脱出来,看一看下面的自己。最重要的是,不论如 何,一定不能失去内心的自我。”


    4 最大的快乐和最小的快乐

    拍照结束,我们约好第二天到我家里吃饭。三菜一汤:香蕉炸肉卷,青椒大虾,煎焖草鱼,小白菜汆丸子汤。袁泉饭量比我想象中的多!吃完了,我们坐在我的小房 间里聊天。她外面是一件墨绿色和黑色条纹的小棉衫,里面是宽松棕色薄棉布无袖裙,穿紧身牛仔裤,裤管细细的。电视开着,放着“快乐男声”。我发现,她仍旧 是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看娱乐表演,始终无法将自己置身其中。哪怕最近她的歌,一直在内地唱片榜火爆,她的唱片一直卖得很好,哪怕她已经是内地最好的话剧 女演员,哪怕她已经被时尚圈所推崇认可,仍旧不能。她所能获得的快乐,幸福,仍旧与这些无关。

    “对我来说,工作的快乐是靠自己去提炼的。工作始终不可能是全部快乐的。结果相对好,就好了。工作的时候要自己做一个分类机器:这个不是原则性问题,剔出 来放一边,这个是必须面对的。我觉得,如果说我有什么成长了,就是我越来越知道,承认和面对是特别重要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境遇,我要求自己不要逃 避。我的快乐,很大一部分来自自己心里。尽管每天都是重复的演着戏,但是有两天自己觉得,不管台下的观众怎么觉得,我今天演得真好!单纯的工作不能让我满 足,必须我觉得是在创作,才会快乐。别人认可我,我当然快乐,但不是全部。我不是为了让别人认可我活着。现在越来越觉得,自信特别重要。我一直是这样:骨 子里最肯承认的,是自己的感觉。不是因为今天的掌声比昨天多,才开心,是我自己演得爽了,这才是我最大的快乐。”

    我问她,最近生活里细小的快乐的事情有哪些?
    她仔细想了想,说:“看麦卡勒斯的书《心是孤独的猎手》,听自然卷的歌。每周做两次热瑜伽,不是为了减肥。我之前还特意问过瑜伽老师呢!我这个人不爱出 汗,热瑜伽可以帮助我排出毛孔内淤积的脏东西。高温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特别柔软。我不喜欢做剧烈的运动,爆发性的运动。做热瑜伽的地方总是一直在放一 些宗教色彩的音乐,感觉到彻底的放松和宁静。运动之后睡得更好,食欲也增进了。最近在学着做甜品。我在台北的时候,在诚品书局买了许多做甜品的书。光是看 看就觉得心情愉快!最近在西二环买了专业的打蛋器,搅拌奶油的盆,以及计量器……我想先把一个基本的学会,再慢慢学着加一些花样!”

    还有,还有。“上一个礼拜,和妈妈在一起。早上起来特别想要出去走走。要取钱去交电话费。妈妈说:那你顺便路过菜场,带个馒头回来!感觉好像小时候放学, 作业做完了,妈妈说:去!出去买个葱!打瓶酱油!这么大一个任务,我笑眯眯的出去,特意这里逛逛,那里看看,绕了一个大圈。两个小时回来了,妈妈菜已经做 好了。妈妈拿手的是湖北家常菜。炖一个小排骨,炒一个小炒,芹菜肉丝之类的。和肉一起炒过的蔬菜特别香,比肉还香!”说到这里,我简直以为她是晚饭没有吃 饱呢!她呵呵的笑起来,特别无辜的模样。

    最后,关于快乐,她还要补充一句:“快乐无疑有很多种,但绝不是在女人肚子饿的时候。”

    小TIP:

    袁泉喜欢猫。我说:“如果把人分成猫型和狗型的话,你一定是猫型人!”这次拍照的一个道具,是一只放在Burberry包包里的名贵的猫。猫被关在狭小的 空间里,愤怒的摇晃。袁泉说:“先把猫放出来吧!让他自由的呆着,随处走走,这样他会好受一点。”是真的。据说拍摄的时候这只猫极温顺。我们那么多人,只 有她,在忙成一团的时候,还注意到了那只猫的需要。

    (惊现袁泉MM也喜欢看麦卡勒斯哦。。还喜欢听陈sandee。。还跟某人留差不多的刘海,嘿嘿)(疯狂小事搜来搜去都是琥珀原声,没有孤独花朵里头那个版本唉……)

    对了。。上篇 也没人理会我那么嗲的问题说啥时会想我,可见你们都清澈动人了哈>_< 

  • 夏至已至 - [Seasons]

    2007-06-22

    去年夏至的时候,想必是晴天,我看着时候最晚的一次夕阳,想太阳君就要荡回去了呀,往南去了。等它再回来时,我就要收拾行李走人了。如今啊如今,它如约的荡回来了,我也将如约的滚蛋了。

    搬家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好在现在小有成果。下面我要展示成果了……


     

     当然,这整洁的床铺不是我的,趁她回家偷偷堆一下。然后,把它们拉出来排排站,第一坨

     

    第2坨,箱子里头是被当年那场火烧的乌七八黑的可怜书们

     

    第3坨,这些都很严肃哦,虽然也不乏安徒生跟王尔德的童话

     

    但是啊但是,我还有个被烧过的书架。。而这个书架,我至今没有动过……明天再下手吧。由此可见以上这些东西我平素都是堆在地上的,由此可以理解我的住处多么狭小。

     

    昨天卖废书给垃圾王,拖得我右胳膊都没知觉了,这厮居然称只有20斤,虾,我又不是没卖过,不过还是算拉,反正我也不认识秤。 另外,还有个3层小书架,第3层的板被拆掉了,实用美观,有谁要挖?送书架还附赠书哦~

  • 黄梅雨季 - [Route]

    2007-06-04

    据称,这是80年代风靡复旦校园的情诗之一,还据称它出现在当时80%上海女大学生的笔记本里,当然了,是用来抄录的笔记本不是用来打字的……甘伟是当时第6任fd诗社社长,据称是个白天瑟缩在被子里睡觉晚上瑟缩在大家沙龙里喝酒的瑟缩的人,至今仍有女白领问及他的情况,但早已去向不明了

    偶门21世纪的大学生来看就觉得它很有80年代气息,很纯朴,很纯情,很校园(我现在怎么只会排列形容词了>_<……我恨形容词)。。在今天这样一个80年代气息的日子里,在只谈风月的黄梅雨季里,怀旧一下:

    黄梅雨季
        作者 甘伟
        
       黄梅雨季里有一个女孩想回到她的北方去
       当梅子在南方的雨中熟透了的时候
       女孩的思念也完完全全地熟透了
        
       她倚在被雨打湿的窗台上
       一遍一遍地想她的北方
       想她蓝莹莹的北方
       想她白闪闪的北方
       想她红彤彤的北方
       她的思绪象窗外的雨线一样急促而又绵长
       雨打湿了她的头发
       于是她的头发变成了一挂波光粼粼的瀑布
       雨打湿了她的眼睛
       于是她的眼睛使明净的天鹅湖也黯然失色
       她湖蓝色的裙子在南方的晨风中无比轻柔地飘动
       她老是把她的裙子想象成一张湖蓝色的帆
       而她就乘着这张帆
       飘过高山飘过大海
       飘回北方去
        
       黄梅雨季里有一个女孩想回到她的北方去
       于是南方在一霎时失去了所有的魅力
       于是有一个南方少年永远地失望了
       他失望是因为他永远不能成为她的北方
       他在这个黄梅雨季的每一个早晨每一个黄昏
       倚在同样被雨打湿的窗台上
       想那些属于北方的故事
       想那个能成为她北方的人
       想北方 北方 北方 北方
        
       于是这个黄梅雨季分外缠绵
       于是在这个黄梅雨季里成熟的梅子
       都有一丝
       除不掉的苦涩

  • 六月 - [Seasons]

    2007-06-01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想今天要在blog写:六月了,又到了分手的季节

    中午,我想今天要写:不是论文无止境,而是论文的格式无止境

    下午,我想今天得写:失败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到了晚上,在图书馆抄抄经书。见神会对六祖说:若不痛,即同无情木石;若痛,即同凡夫,即起于恨。大师表示不屑:“汝自性且不见,敢来弄人。”

    我想今天写,太俗了,我都已经这么俗了,绝不能更加堕落让如此俗的事情跟我搭边儿。
    无论如何,什么都得不到,什么都不算什么。并贴面目模糊的童年画面一张,以存念笑容永远灿烂如此。

     

  • 电光幻影 - [Seasons]

    2007-05-24

    人存在只想为了求证
    曾留下追忆里的情景

    俺说过,在初中结束的时候我看到查成绩的小孩像看到三年前的自己,三年后又看到啦啦又三年,我以为这回不会看到了。在本部我没有丝毫的传说中的离愁别续,可是没想到我到啦伟大的沪西,最后一次的到啦伟大的沪西

    于是就切身体会了何为相看恍如昨,我和这个时间静止的地方。一切没有变,风沙满天的操场破旧的图书馆图书馆后面捕苍蝇的笼子还有破旧的小店招牌,我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啃着面包房非常厚实的肉松面包,那时我吃这面包可以一天不吃饭,我想那时我一定也是坐在这里吹风看着稀少的路人。美丽曾经坐在这里发短信给我,说:小妮在做啥?只听大风chua得刮过,好像一不小心就电光幻影刮回三年前了。

    这个小女孩最近很是稀里哗啦,以致于我独自坐在空荡荡的书房写space也写的稀里哗啦,后来看她的nn更是稀里哗啦。再多一次吧,大手牵小手走路不怕滑,馍皮卷菜内容归我皮归你,冒着大雨跑到学校外面给你买棒棒糖,逛书店吃冷面,占位自修闭馆回寝,当然,不用再多一次一把火烧了我的电脑我的书和光盘了,哈哈。

    在人的短短的不足百年的一生里亚,也许需要某首歌某种气味某个人来记住某一段时光某一个时代。所以我想起一句巨酸的话,好在你看不见。他们其他人啊都是我青春年华的点缀,可你是我滴青春年华~

    闻今日四月初八,本该应景贴个菲菲唱心经吧,但又换了主意

    但万法好比电光的幻影
    入静了心境挂念难道靠眼睛

    扑面而过
    如难过眼泪淋熄兴奋烈火
    如肥皂在剪上偶遇而破
    如时间战胜了的一声苦情歌
    本我到无我
    天涯明灭忽尔没痛楚

    我或忘我
    如微雨放低水花花向上舞的因果
    梦想颠倒 一切在我
    得所以失 执于对便错

    *人存在只想为了求证
    曾留下追忆里的情景
    但万法好比电光的幻影
    入静了心境挂念难道靠眼睛
    而遗憾都只为了求证
    最看不开的竟然是感情 感情
    爱恨无常 雪落无声
    色不过色 却碍了空性*

    我或无我
    唯时间会去解释苦恼亦要我许可
    恨只因爱因爱及怖
    歌者与歌终须要掠过

  • 其实,对于我这种悲情意想的人来说,真的分离就没什么感觉了。据记录一年前我是这么说的:事实证明,我总是在开始时便牵挂结局,在相聚时就预知离别。若每一天都想着回首便他年,想着最好时光都是逝水华年,那么就麻木了。我反而十分高兴。

    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在它刚刚好一百年的时候,看它收获了世纪荣耀的时候离开,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四年前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许仅有的印象是济南的某家药店叫这个。即使四年后,我看到人民日报头版的新闻也未觉有多么激动,那些光辉岁月都与我无关,在热爱它的25万花花草草中,我只在角落暗自祝福。但是yv说:“岱岱说表难过表难过也许你进同济会更幸福 事实证明她的话是对的因为我认识了如果在别处就认识不到的晨晨然后一起在一百年校庆的日子里毕业”。我也一样,认识了在别处认识不到的你,是的,我会认识别人的,但是谁来比较?毕竟,我们在这里相聚了,在同济。

    我喜欢看寻常风景,在我爱的学校里,一切风景都美得不露锋芒,不着痕迹,只道是寻常。有一天对着漫天的晚霞和雨后校园,和yv看踢球的少年,散步的老人和孩子,唱夕阳下我向你眺望你带着流水的悲伤;有一天在玻璃房的窗台上看楼下小桥上看风景的人,然后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有一天在图书馆的二楼听鸟鸣,将日高花影重看得迷离欲睡,书页间还翻出桂花香;有一天在七楼的玻璃窗上写字,看整个世界都是雾中风景,看想象中的背影渐渐不见;还有一天是大厅的一角绝望地打电话,一言不发也不肯挂,悄悄流泪。许多日子每天在同一个位置看落日看天空由橙红而深紫的变幻无偿,许多日子笼罩在满城风絮一川烟草中,踩着涓涓如溪的积水穿过雨雾。

    我早就习惯了夕阳每天沿着同样地弧线落进同一条长街,不曾想冬去春来,就再也看不到。只有大风天在高处才得见漫天红叶远飞,每一片都向上飞去,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树总是最爱,每次经过和平路都不想低头看路,只想抬头看天,看阳光穿过绿树浓荫地间隙就像溢出的幸福。公益劳动课扫落叶,扫到秋风渐起梧叶飘黄,就会矫情的念,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如果做一棵同济的梧桐树,不在乎被装点成怎样的火树银花,只要安静地看着它一年又一年,一百年再一百年,看天还是那么蓝从来没为谁而改变。

    何况,同学们,再怎么想念念不忘也只能抓住支离破碎的瞬间,像图书馆的百叶窗在风中翻动哗哗作响,又像每晚卧谈时透过气窗照进来的走廊灯光时明时灭,闪烁间已经翻了个儿,换了人间。
    但这次我没打算写友人,也不打算写自己,否则像做年终总结一样多可怕。难道叫我去怀念2年前人们在网上亲密地叫我卡mm或小猫而如今是亲切地称学姐或大姐啦?去怀念蒸笼般的网吧里那摇摇欲坠的电风扇转得吱吱亚亚?——不不,我只是给学校唱颂歌,不想喋喋不休地回忆自己的年少时光,绝不!

    不错,对你来说一百年来人潮拥挤都如流水,对我而言你却是河岸边的岩石任如何冲刷都在心中越来越沉。就让我说一句我爱你作为生日礼物吧,真是太酸了不好意思,可是我难得有此机会可以悲剧形式肯定人生啊。

    况且,以后的某一天我就记不起这么多了,很久很久。
    只剩下这个名字,这两个字(我突然想起我还这样说过王菲。。啊啊这样滥清何苦>_<),刻在已经逝去的过去和正在逝去的现在,以及各奔东西的将来。我们曾在一起,曾在这里,各自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桠,偶有擦肩而过然后散落天涯。

    ……我想来一个吻别作为结束,想不到你只说我不许哭,不让我领悟。

  • 你在我身边越来越平凡。

    话说(语言贫乏的一个特征就是,用上一个词儿,就近期内老用这个词),昨晚上出门打水,路上无意间抬头看到半轮月亮,才想起这天是初九。
    我对yvonne说,差点都忘了,今天是我高中密友的生日。很密很密的哦。
    看到她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比你还密……
    她笑,说:我正想问,比我还密吗?
    我想,可能那时候,我们都太当回事儿了。或者,是我自己太当回事儿了。

    密可以比较吗?我觉得这时她很可爱,听起来像是一女子吃男友的前女友的醋,虽然知道无理取闹,可是到底意难平。
    关键是,谁都不能一直是眼前人。

    在你我打水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
    将来的将来,她跟那时的朋友说起我,大学时代的密友,会像我这样感慨吗?
    而那个人,会像她那样撒娇吗。

    我希望,人和人,都是没法比较的。
    无奈世界比我希望的懵懂一点,我也免不了,成为比较的对象。

    这首歌给弱智白花儿小狮,生日快乐。

     

     

    可是有些说过的话,一直没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