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文体 - [La vita]

    2008-01-03

    最近忙于期末论文,此处就疏于更新了,而我所谓的“忙于”指的是基本上每天写个五六百字>_< 一共要交两篇,在我的同学们看来这是比期中作业还轻松的东西,她们大多以每天五六千字的速度完成比我多得多的任务。我是那么地没用,即使是这般速度也大多时候对着word的窗口发呆,后来我发现,我应该像写博客那样开一个无标题txt文件,果然对着记事本的窗口我就可以稍微有点思如泉涌了-。- 对我来说另外一个区别是,博客体总是尽量用短句,而论文却要写很多长得一口气读完要憋死的句子,长是因为定语从句状语从句一大堆而非像某些人那样喜欢把许多短句连起来不加标点。所以当我看到,读科社的室友写一篇马克思论全球化的论文,某段开头一句话说“马克思认为全球化会导致异化。”时,大为惊讶,使用中文写成的论文中一句话中没有逗号是多么少见啊……

    说到论文体这样东西,无非就是把同一个意思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反复讲述。中国人这样,西方人也这样,不过前者连不同方式也用得很拙劣。文章长短在于你能想出多少种方式来,想得多了就成了数百万字专著,意思还是那个意思,所以做文献综述就是拆穿他们的,一本书麻几句话说完了。另外我还喜欢咬文嚼字,不是追求准确性,而是追求多样性,同一个词要说那么多遍呢,例如:

    主权-主权理论-主权原则-主权模式-主权逻辑……
    暴力-暴力迫害-暴力行为-暴力原则-集体暴力-形式暴力……
    社会结构-结构因素-行为结构-行为的结构特征-国家权威结构-政治结构-观念结构……
    主权国家-民族国家-现代国家-民族国家体系-国家体系-现代国家体系-资本主义国家体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_<
    诚然如此-确实-毋庸讳言-自不待言-不言而喻-显而易见……>_<
    相互渗透-互相交叉-并行不悖-互相支撑-相互依存-互为表里-硬币的两面……>_<
    重要作用-因素-要素-关键角色-将重点放在-演进-演化-发展-兴起
    探讨-讨论-研究-探寻-探求-寻找-试图-尝试-阐明-阐释-说明-指出-论述-论证-分析……

    另外还有些词儿,比如把习惯说成惯习,语言说成话语,继承说成承继,方法说成方法论,xx说成xx主义或xx性,任何事情都说成是“结构”,也都是人们常用的伎俩。

    鉴于我对论文体有以上心得,以致于我的室友们纷纷来问我找角度,其实我对内容又没有研究的……甲让我讲文革,我口若悬河的讲了半天同时扔给她大量书和论文时,她说算了不写了。乙让我思考中国的多边主义,我说了很多角度都被她否决,她说:要跟中国外交沾边的!我说,我不知道阿。。我从不关心中国外交的,她说那你关心啥。我说,关心……正义和真理--马上被pia飞。

    用记事本虽然亲切,但是事后添脚注变得很麻烦,这时我就想起那些个学者们总有个核实完整注释的秘书是多么的有用。今天下午在院图觅马克思大叔的一篇著作时亦想到这一点,因为院图只有全集又无索引,我从第25卷(中间数)开始往前找,一直翻到第3卷才找到,那个崩溃啊。意外的是,还在第三卷中发现一古老的小纸条上书:任军峰 单人 双人间……而这个任君正是我本科同学现在复旦的导师……时空交错间深感图书馆是多么有趣的地方。

    感慨结束。今天在图书馆一下午编出来的话还没有这篇博客的三分之一多>_< 以上。

    附图之80年代氛围的冬日萧条景象,与全民健身的热情滑冰者

    新年新气象~附没有小脑的张xx自爆一张。吾之没小脑不仅表现在连站立都无比艰难,还表现在毫不犹豫地拖累同去友人上>_< 在我将倒而欲倒之时人把我接住了但我把他拽倒了,于是那可怜的孩子手被冰划破血溅当场而且一直留到校医院>_<此事使我认识到,以我的智商无论如何不能独自去了,而且目前也没有熟练者肯带我,我一般会把人家的胳膊摁断的,所以回家前提高平衡力的计划定然是要可耻失败了,

    说起来,2007年的最后一天还是很丰富的。滑了冰,听了新年音乐会还是从票贩子那里低价购得很前排2008的vip-.- 游了后海第夜色吃了烤肉,零点时又经过教堂正好在高高台阶上看人们倒数。2008年的第一天我整个下午坐在窗前晒太阳吃瓜子喝茶,直到十分不舍地看太阳离去,相比较07年第一天的凄风苦雨(那天我一时兴起去听了一个考研讲座>_<打一把小破伞去一个冰冷的、当然也是阴暗猥琐的破教室),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年花更好,不论与谁同!

     

  • 大姐的祝愿 - [Seasons]

    2007-12-29

    大姐今年先后过了三次生日,这最后一次之后,终于不能再死皮赖脸地留在一字头数目了,从此坐二望三,大姐真的要成为大姐了。
    想想大姐这一年,貌似有很多变化。
    二月里冬日的阳光,三月里烂漫的桃花;四月愚人节的玩笑,五月永无乡的灯光;七月长江的浊浪,十月黄河的渡口;八月上海的长夜,九月京城的凉风;六月离别的酒,十一月路边的歌。回想起一月辛酸的落雨天,十二月的风雪夜荒凉却不哀伤。

    但是当大姐把本来的流水帐写成排比句之后发现,原来在走走停停之后,还是又回到原点。
    大姐曾经疑惑的问题,没有一个得到解答。曾经怀疑的事情,没有一个化作确信。曾经看过的风景,一一悬在眼眶。曾经牵挂过的人,一一收在心底。
    翻看大姐一年前写的字,两年前写的日记,三年前写的信,发现那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一次次地回到原点,重新开始,这该怎么办?

    今天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出租车上的广播一个台说是-1~-9另一台说-2~-8。
    风大得一度把大姐的帽子吹落,在这样的天气里大姐还和远道而来的小别哥外出活动一起颤抖虽不温柔那也是精神可嘉。
    所谓活动指的是大姐与小别哥永恒不变的经典活动:逛书市。
    地坛书市虽然宝贝众多但二人走了才一个多小时就受不了了,因为寒冷的季节里所有人都得躲避风霜。
    大姐还是买到半价三联书若干,某版本的毛语录以及20块钱入手一册LP中国,收获不错。
    同时十分感谢小别哥不畏严寒的勇敢陪伴。

    昨天晚上大姐在寝室里大言不惭地说:你们作证哈,如果明天xxx会送蛋糕给我,我就嫁给他。
    大姐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这个虚拟从句不会成真。
    所以今晚,大姐与小别哥在某处极为难吃的餐厅谈人生谈理想聊到不胜伤感之后,独自回去的路上,早下了一站,然后沿着北四环走阿走到一家饼店买了一个蛋糕带回去。
    寒风呼啸中大姐帽檐压低一只手拎着蛋糕和书一只手捂着围巾根本不抬头看路,以至于差点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小车撞飞。
    撞飞也不错的,把生日变成忌日,还能添点传奇色彩。

    大姐上一次给自己买生日蛋糕是四年前,四年前的大一新生,青春无敌。
    四年前她抹了一脸蛋糕,今天也是,一切都在证明又回到原点。
    大姐许的愿很简单,她经常说的,上天阿请您在2008年赐我一个xxx一样的男人吧。(此处的xxx是不定指,上一个是特指。)

    祝大姐愿望成真,也祝大姐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尤其另一个特指的xxx)在下一年心想事成,财色兼收。

     

  • 冬至又至 - [Seasons]

    2007-12-22

    这一天,太阳公公要回来了,新闻里说我国南北城市白昼时差最大,而我本打算测太阳高度角的计划则由于阴天可耻地失败了。

    去年今日贴了两句《冬至》的歌词,当时我只是对“北京以北东京以东”这样绕口令式的句子感到有趣,现在知道只是作词人的文字游戏,还不如“情人像游客给我吉卜赛的心”更加有趣。

    比起karen小姐的小资情调,另外一首《冬至》的年少情怀校园味道是多么滴纯朴,还被筠子姑娘唱得无比激昂。为什么天上有月亮,为什么地上有远方。为什么有那么多墙,所有漫长的路越走越漫长漫长。

     

     

  • 站着就是资格。

    昨天下了大半夜和小半天的雪,并不大,但是早晨时分下得很紧。那时我正大清早的在学校各腐朽的行政机构之间奔波,自然不好意思打伞,于是头发和围巾都落成了白色,手缩在口袋里,脑袋缩在围巾里。去研院要绕过结冰的湖,落了薄薄的一层雪,就差我跟那独钓了。

    当时天地间灰暗得很,白茫茫一片是因为雾大,我就想起“我看见大风雪”那首诗来了。我没有看见大风雪,当然了,不过那裹着雪粒的风直吹进眼睛的时候, 就像“走遍了天下的路”。走到10点的时候,我终于确定了今天不可能办完事就回去了,室友还在睡觉,她到中午时分醒来,说一直都还以为天没亮呢。



    雪越来越低
    天把四条边同时垂放下来
    大地慢慢提升
    镶满银饰的脸闪着好看的光。

    我望着一对着急的兄弟。

    愿望从来不能实现
    天和地被悲伤分隔。
    落在地上的雪只能重新飞翔
    雪线之间
    插进了人的世界。

    慈悲止步
    退缩比任何列车都快。
    天地不可能合拢
    心一直空白成零。
    悲伤一年年来这里结冰
    带着磨挲出疤痕的明镜。
    山野集结起一条条惊慌的白龙。

    为什么让我看见这么多。

    风雪交加,我们总是被碰到疼处。
    天和地怎么可能
    穿越敏感的人们而交谈。
    它怎么敢惹寒冷的父亲。
    我看见人间的灯火都在发抖
    连热都冷了。




    许多年代
    都骑着银马走了
    岁月的蹄子越远越密。
    只有我还在。

    是什么从三面追击
    我走到哪儿,哪儿就成为北方
    我停在哪儿,哪儿就漫天风雪。

    这是悲伤盛开的季节
    人们都在棉花下面睡觉
    雪把大地
    压出了更苍老的皱纹。
    我看见各种大事情
    有规则地出入
    寒冷的父亲死去又活过来。

    只有我一直迎着风雪
    脸色一年比一年凉。

    时间染白了我认识的山峰
    力量顿顿挫挫
    我该怎么样分配最后的日子
    把我的神话讲完
    把圣洁的白
    提升到所有的云彩之上。

    (王小妮:我看见大风雪)

    没有贴前面三节,多少减少了它的力量,我喜欢这首诗的长度。但是考虑到blog的布局(我不想这块变得过于细长>_<)就放个尾巴吧。顺便把小本里面抄的其他句子也摘几句拼凑之。

    你站在那个冷的地方
    雪下得很大
    两千公里外你的雪很大。

    花不觉得生命太短
    人却活得太长了
    耐心已经磨得又轻又碎又飘
    水动而花开

    我们不说话的时候
    天空一片婴儿似的蓝色

    我向我自己欢呼
    别人会以为我在静看风光。

    黄昏使你渐渐变淡
    画面消失时有人颤抖
    我们终于
    不再说话

    这世界能有我活着
    该多么幸运。
    伸出柔弱的手
    我深爱,并托住
    那沉重不支的痛苦。

    从清晨活到晚上
    人不能总是见到光。

    让我喜欢你
    喜欢成一个平凡的女人。
    让我安详盘坐于世
    独自经历
    一些细微的乱的时候

    不认识的就不想再认识了。

    从今以后
    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我
    比如我荡来荡去的
    后一半生命。

    这世上没有光
    一只手
    能碰响全城的槐树

    在这个丝毫不值得笑的世界,
    我终于看见你笑了。

     

    photo/flyingsnail 转自未名bbs

  • 冬天到啦 - [Seasons]

    2007-11-08

    今日立冬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

  • 前两天是难得的雨天,于是一夜之间叶落草黄。可能太少下雨的缘故,排水系统很差,半天的雨就让学校里的主要道路积水成河,再加上坡地很多,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泥石流般的泥水滚滚而来,还看到到处有人做单脚跳状。弹跳力很差的我只能趟得鞋子湿透(全然不是想象中踩水花的美妙景象)去上课了。

    这几日又在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也挺讨厌这样,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拿竹篮打水,感觉历史又重演了,我的命中命中。

    一周前去听一次学术报告,俞可平问Ulrich Beck:你到底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Beck笑道:我满可以讲自己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或者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不过那样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自己的,觉得它们差别不大,还顺带想了一下傻的聪明人和聪明的傻子之异同。韦伯是“绝望的自由派”,加缪没有对生活的绝望就没有对生活之爱,杜小真写萨特的书直接叫:一个绝望者的希望。可见它们差别确实不大,俞的问题比较傻。

    读书里头看到一句话,萧伯纳戏剧里头的:“When your heart is broken, your boats are burned: nothing matters anymore. It is the end of happiness and the beginning of peace”他把上述主题说的很美,不过我想起一句曾经印象深刻的歌词:Who needs a heart when a heart can be broken? 很好很强大。

    一个毕业没多久很书卷气的老师说:今天我们都觉得你挺不错搭。我笑,可是那会儿还不是没考上吗……他说,他们两个那次都在,他们都对你评价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这种事情有别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一次的挫折……

    当时我觉得全世界就只有人同情我了,我以后如果做老师也要做这么知心的老师。

    昨天晚上上完课,慢慢走回寝室。看潮湿的小路和雾气弥漫下的路灯,结伴而行的情侣和三五成群的好友,一时间简直不知身在何处,四年前沪西教学楼后面的那条路下完雨之后也是这个样子。今天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发现闭馆,只好在旁边看了场电影,回去路上冷风吹得脸疼,天一晴马上就回复干燥了。

    但无论晴天雨天,我喜欢绝望和希望,喜欢beginning of peace,喜欢风雨阳光,喜欢人海茫茫,喜欢你在远方。
  • 奈何天 - [Seasons]

    2007-08-20

    话说,我三年前也就是2004年的七夕写过一篇纯情小文,随手发在163并且存在邮箱里。后来的后来也就是今夏我又惊现此文,感慨万分,可是还没看完呢给误删了,163也早改版找不到了,故至今还甚为遗憾。

    尚记得我在其中捏造了某睫毛长长的十二三岁纯情少年,并涉及某遗落在桌上的发卡和葡萄架下的侧影。最后一句是这么说滴:这一年的今晚,在葡萄架下看星星的还是你一个人么?想来真汗亚>_< 虽然说我小时候确实每到七七就于葡萄架下吃葡萄观星来着,而且听说要下雨就更灵了,但是下雨怎么可能看到星星呢……这事儿很让我疑惑。

    然,古时候的乞巧节女儿节到今天莫名成了情人节,也不是没道理,在古人的吟唱中最具现代气息的是柳永那一句: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最具生活气息的当属唐人:向月穿针易,临风整线难。多朴实啊,但窃以为七七的新月那点微弱小光,穿针也不见得易,我倒是曾有个机会借星光穿针临夜风整线,但考虑到对视力的损害就未曾尝试。宋朝人人都写《鹊桥仙》,秦少游那阙未见得多好,不过人家往悲了去他没有而已,岂在朝朝暮暮分明是油嘴滑舌,范成大的“相逢草草,争如休见”还真诚点。不过,又传说“相逢只一宵”的原因不光是领导惩戒,本来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可惜给鹊鸟传错了,弄得俩人只能作断肠仙了,“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

    下面要切入正题,就是在人人乞与人间巧的昨天,我家众巧手女子绣的俩图终于裱好啦。小小展示一下。

    此为动手能力最差的我参与的那面扇

    此为全图有点看不清

    这个说送姥爷……

    (另外现在进行时包括一个姑娘吹笛子的,一个2米长山水的,一个福的,还有个枕套……等等) 

     

     

     

    谁愿似旧女子
    重逢若果得一次
    怀念怨 预约苦
    唯望大概更不易
    不想上京师
    然后亲口跟你讲
    又过了一年
    期望未必一致

     

    ------------------

    最后推荐某个USC才女的《锦书记》应景之,此女真的很有才哦,长得也pp 

     

     

     

  • 旧时月色在潇湘 - [Them]

    2007-08-06

    这次倒是真想追忆童年往事来着,怎奈岁月斑驳,记得的所剩无几。转而欲歌颂伟大友谊,伟大友谊的意思之一是,朋友都是一辈子的,这话听起来多俗。

    不过那时候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我生长的地方民风淳厚,直来直往,男人很爷们儿,女人很实在。以至于我稍微长大把目光从书本移向人事的时候,颇将讲义气这件事当回事。高中有个兄弟每让我帮忙做事我不答应时,他就面无表情的说:“你讲不?”我立马就讪讪地答应了。

    我现在也这么想,不过变成自说自画了,但没关系,相信的事儿就存在,尽管只存在心里。事实是这样的,我15年前认识的人10年前就没有联系了,10年前认识的人5年前就没有联系了,5年前认识的人现在也不知在哪儿,可能有些关系要维系得经营之,我没那个心故而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小学时有个班长作威作福,总是在上自习课的时候把我揪出来叫另外5个跟班轮流拿扫帚打。其中有个小男孩不肯打,我忘了他叫什么,只记得我们经常结伴回家。其中还有个小男孩打得最厉害,他是我同桌靠过道,经常揍我或逼我钻桌子,想起这个人简直字字血声声泪。好多年后吃饭时妈突然说,还记得你那个小学同桌不,他爸得病成了植物人。不过有一次他踢球赢了比赛,回去跟他爸说,说爸爸你高兴吧,他爸突然就流泪了。我听这话也哭了,我小时候可是打算要恨他一辈子的呀,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也忘了。

    初中同桌猴子让我磕了三年的瓜子磕出一排瓜子牙。最光荣的事情是我们偷偷摸摸神神秘秘救一颗小柏树的人道行为,我承认日后我再也没做过这么善良的事情了,幸好还有这颗小树留下清亮的一笔。当然,最终是没有救活它。高中无联系,这孩子后来考去北京,听说现在还找了个北京姑娘感情甚笃。我写过一封一页还是两页的信,他回了十五页,令我激动地在寝室炫耀半天。后来我在网上写了封给他,大言不惭地说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知己,酱紫,不管时间是怎样无情销蚀,不管遗忘怎样残酷升起,这事儿就是酱紫。我是大言不惭啊,记得最后一次的联系是他问我484考研,我没有回。还有个陪我玩的是我的好邻居,以前写过他一起屋顶看菜花田和跳舞的那个,尤记得他上英语课写情书被老师发现,那小个子女老师看了笑笑又还给他啦。伊如今出落得不错,还算标致。

    另外想起来我初中时相当疯癫,除了喜欢满园子跑差点被沙尘暴吹走以外,还打地道战挖泥巴,找复读班的大哥大姐聊天,那些个大哥大姐十分待见我,真是有活力啊……

    然后就是好兄弟了,此男我一度曾经很想大书特书,却不知从何写起。我大学室友都叫他山东大猪妖,长得确实像猪妖,相当爷们儿但其实身体素质颇差。为了逼此人戒烟我跟小狮子想过很多招,不过他才不听我的只听小狮子的,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蹲墙角。小浪在墙角划一个圈圈小狼蹲在里面,酱紫。下雪的时候此男还能把我整个提起来扔到变成了大雪球的冬青树上去,我们传的纸条里面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岁月似把刀、刀刀催人老。最常出现的一个字是饿。

    小浪前阵子都说毕业就结婚了竟然又失恋(此男高中时失恋借酒消愁喝到胃出血,以至于若是有人在他面前敢提那女生的名字,他能把那人从一楼追打到五楼),他第一个告知我令我十分感动。我也只有心情差时才会跟他说一句没头没尾的丧气话,有一次他回道怕啥还有小浪呢。我说得啦,你陪我走的那一小段路早结束了。他说还早呢,说好了一辈子的。高中流行十字绣那阵儿,我绣了个钥匙扣给他上面只有俩字:兄弟,奇丑无比。有一次他又喝得大醉趴在窗外面和小狮子说话,拿着那钥匙扣一直说啊说,说什么我倒忘了,我也在旁边可他只顾着跟她说。

    说起小狮子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密友,也是很神奇的,高中之后就时而消失时而出现,每次在网上出现都换一个文艺的名字,搞得我每次都问你是谁……其实当年真的密得惊天动地,某天中午为了给她买孙yz的新专辑没回去不知怎么惹恼了我妈,她先去学校闹了一番搞得班上同学纷纷为我点白蜡烛,回家后自是一番争吵妈妈和妹妹简直是抱头痛哭……不堪回首的事儿就不说了。


    这些人哪,我都很怕跟他们见面,应对冷场不是我所善。2姐说的那样,“旧时人已陌生到不能相认,其所钟爱的食品你已未尝过一样,所感动的乐曲无一首是与你同听,所感慨的人物全不认识”,道理谁都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物也不是人也非。但是无妨。

    让我想一想,我的道理未必说得明白,可是说服得了自己就成。我喜欢听小浪说,说好了一辈子的,少一天也不是。有什么意义呢?讲述就是失去,为了拥有而不忘记,不忘记也变成奢求的时候,就只有相信了。

    有一天我特别想打电话给一个人说,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吧,我当然没敢说,这是个多么多么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