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物 - [Seasons]

    2009-12-29

    对我来说生日放在岁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过去的一岁与过去的一年相重合,让我觉得回忆起来不至于太荒芜。我确实有点太爱回忆了,各种博客、聊天记录、 邮件存档和手写的日记也不能在这方面满足我很多。前天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一年,怎么也想不出二月份发生了什么,做了些什么。在手机上看日志和邮件速度太慢,终于经不住内心的纠结,爬起来开电脑,把能找到的蛛丝马迹都看了一遍,仍然觉得空空荡荡,仿佛无缘无故失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一般。果然如沈从文 叹的一般:凡能著于文字的事事物物,不过是一个人的幻想之糟粕而已。

    不过我们,仍然热衷于把事事物物着于文字,大概应了那句话:这个过程的美妙,完全是因为它的无望。

    正如我在不久前的日志里写过的,这一年的后半部分我一直处在某种停滞的状态。我是毕业生,在荒废最后一段可以荒废的时间,等待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 西,观望着人们从身旁匆匆走过。有自知之明而不知悔改,或者说知悔而不知改。只明白自己不想要什么,不明白想要什么。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我的省身录写得还少吗?

    尽管有那么多自厌自弃,我还是相信世界给了我太多的礼物。即使有很多是我不配拥有的,也或许从未拥有,只是看到想到,便能带来足够多的温暖和勇气了。

    你们都看得出我是喜欢说大道理和听大道理的人,看起来很假大空的话往往很合我的胃口,比如出现在语文课本里面的罗素的三样激情:”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我喜欢意义,毋宁说,我渴望意义。这种渴望是我生活中太多失败和苦恼的来源,但也是所有意义和幸福的来源。

    几个小时前收到工科男的邮件一封,结尾说(个别字段有改动,愿原作者勿介意):22年前某个时空随机的凹陷让你出现在这个世上,世界对你一无所知;而经过了那么多逻辑的因果和随机的涨落,22年后的你对我来说,是最伟大的奇迹。

    除去一些我不是很明白确切意思的概念而言,这是句我担当不起的溢美之辞。然而再想下去,每个人都是如此伟大的奇迹。偶像君说,深信他人的真实存在便 是爱。不过,离开华美言辞的游戏,现实的世界远远没有如此和谐。从我最理想主义的那部分心境出发,也得承认大多数时候是残酷的。

    残酷在于我看到诸多值得珍爱的礼物,却明白了自己不过是邮差:忙着去护送,来不及拆开,里面完美的世界。

  • 八千小时 - [Seasons]

    2009-01-01

      2008年的最后一天,可谓是大姐的童年完整化版。这包括云霄飞车(脖子到现在还在痛)、旋转木马、游戏和礼物、以及海滨摩天轮倒数等经典环节,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今年冬天第一次在城市夜空看到小天狼星。

      到11点59分的时候,横滨港的那些各色霓虹灯都熄灭,只留下巨大摩天轮上面闪烁的记时钟,于是,星空终于就显现了。人们开始数十九八七,我仰着头在心中画着冬季六边形,但是小犬座阿尔法找不到,就缺了这么一个角。到0的时候,人们开始对着烟火欢呼,很多人打电话,我打开电话看了看,我曾经被提醒看焰火的时候要记得看看手机,屏幕上只有换上新装的kuma桑对我说:新年快乐!今年收到了很多年贺状吗?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能回答它了。我们一些人抱成一团蹦蹦跳跳了几下,但是冬天厚重的衣服让这个行为显得有点可笑。

      零点5分时的摩天轮才是最寂寞的,烟火放完了,闪烁的灯也消失了,人群纷纷散去,涌向不远处的车站。旁边的小姑娘说:It's really an electricity-saving city. 大家都笑了,因为谁也知道城市永远不会节省的,连daylight saving time都有人证明出事实上是更费电而不是省电。这个晚上的很多神社和寺庙都是灯火通明,凌晨三点的电车上依然拥挤,虽然大多数人满脸倦容。大家都放假歇业的时候,交通部门和便利店真是辛苦了,同样辛苦的还有邮递员叔叔们。

      理论上讲所有的年贺状都应该在今天上午发出,于是下午我起床后出去买便当,看到楼下的小桌上扔了寄到这个楼里的年贺状,不多,但是凑在一起很热闹。 New Year Cards

     这里住的大多是过客,平均下来不过一人一张而已。他们的朋友里,有人结婚了,有人最近刚有了第二个儿子,有人要去冲绳玩。

     无论如何,我的2008年少了一个小时,2009年就会多一个小时出来。这就是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不过为了找回我的那一个小时,先得等上8760个小时——现在只有8738了。你得慢慢等,才能重新得到属于你的东西。

     我似乎刚说了什么也不等待,这句话说过那么多遍,简直如同废话一般了。人们喜欢在只剩下10秒的时候才开始倒数,我打算从最开始就开始了。为了等到我的那一个小时,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数下去。

  • jetztzeit - [La vita]

    2008-12-29

     虽然是没什么可写,不过我想起二姐的话,说既然每年都写,今年不写就显得今年太那个了,虽然今年已经很那个了……我也感同身受,同时还回忆了一下记忆可及的范围内的事情。五年前的今天,来福士底层拍一种很大的大头贴——因为身体也很大,我很怀疑那还能不能叫大头贴,另外那店恐怕也早已不再。两年前,复旦商业街上的绍兴饭馆,黄酒暖心。一年前,地坛书市,在凌冽的寒风中冻得几乎失去知觉。

     至于三年前和四年前就消失了,没有任何印象。本来我以为今天会像那两天一样,面目模糊,以后回忆往事时根本想不起有这么一天的存在,直到上午我第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回了两条短信时,还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我第二次醒来,是被电话吵醒的,一个大叔说有我的邮包,到楼下拿一下。于是大姐就很抓狂地从被窝里钻出来,披了一件大衣套了一双拖鞋睡眼惺忪地出去了。几分钟后大姐抱着纸盒泪眼朦胧地回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收到了一盒蛋糕,这件事让这个百无聊赖依然是看电视上网写作业吃便当的一天,焕发光彩了。包装精致的小盒子,不大不小刚刚好,红丝带和金色的铭片。她很怀疑她会不会舍得吃。

     我又想起以前有人说:“但是我们每个白天都在等待晚上,每个晚上都在惋惜白天。倘若我的等待是为了你能有一天来到自己的身边,那你的等待呢?是为了有一天戈多能出现在那条荒凉的村路上吗?”这句话像一句咒语,萦绕在耳边。如果说我在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的话,第一件事,就是不再等待。
    以下为有可能实现的:
     1.什么也不等待(但是我已经说过一次了!)。
     2.学拉丁语(当然,只是一个开头)。
     3.在冬至日吃两顿饺子,把今年的补过来。
     4.不像达赖喇嘛的羊毛披肩。
    以下为不大可能实现的:
     演话剧、开火车、见伊丽莎白二世、和Zawahiri探讨和平问题,如何抵制自由世界的腐败而不是毁灭它。家庭主妇。每天早上吃早餐。每天晚上回家有人说:“Okaeri”。北京也能到处吃到印度咖喱、泰国咖喱和面包圈。
     
     以下图片展,大部分的夜景街景拍摄于昨晚。如果以西方式的年龄计算法,可称是20岁的最后一天,我在凛冽的寒风中从银座走到丸之内走到皇宫外苑又走回丸之内又走到东京车站又走到京桥车站,竟然只花了两个小时。可见人在比较冷的时候会走得很快。

    1.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img 287

    2.凡是学校的主题必有银杏

    img 198

    3.即便是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

    img 281

    4.无论坐在哪里,目光所及之处必有银杏树 img 002b

    5.即使在别的学校

    img 072

    6.某天在六本木某个电影试映会看切·格瓦拉,从所在的楼层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人造星空。 img 004

    7.和当时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东京塔。 img 010

    8.寂寞的皇宫外墙

    img 354

    关了门的商店,寂寞的橱窗

    img 332 img 395

    其实整条路上只有这家餐馆开着。

    img 385

    感觉很拥挤吧,dior与armani

    img 308

    我喜欢看玻璃映出来的灯光

    img 339

    和,车映出来的 

    img 345  img 381 img 319

    以可爱的小盆友结尾。另外关于标题,据说是本雅明君的概念,jetzt=now,zeit=time。

  • 一种安慰 - [Reader]

    2008-12-26

     有时候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所读的书正好与你所处的环境完全融合,使你分不清纸上书外,字里行间。大概一个月前我坐夜里的新干线从关西回东京,时而看看窗外的漆黑旷野、间或掠过灯火如星的小城,和一些减速经过的寂寞小站,时而看看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有这么一段话:

     霍珀对火车也有兴趣。他很喜欢坐在人很少的车厢里驶过原野的那种感觉:车厢里一片沉寂,只听见车轮有节奏地敲打铁轨的声音;这有节奏的敲击声和窗外飘逝的风景把人带入一种梦幻之中,我们似乎出离了自己的身体而深入一种常态下我们不可能涉及的地带,在那里,各种思绪和诸般记忆错杂纠缠。油画《293号车厢C舱》中的女士正在读着她手中的书,时而打量车舱内的布置,时而观看车窗外的风景,她现在的思绪大概就处于上面所说及的那种梦幻般的状态。 

     今天的我又到了需要寻找安慰的地步,电影音乐电话和成堆的作业也帮不到忙。后来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在那节车厢里读到这段话的奇妙时刻,觉得那是一种安慰。

     2008年就要过去了,没有什么值得欢欣鼓舞的。但是可以装作欢欣鼓舞的样子,如何韵诗小姐唱少年维特一般,“即使你早知,人明天非更好”。 

  • Open Question - [La vita]

    2008-11-07

    我每周需要做一次的工作是整理大一的小朋友的英语课worksheet,按学号排列好,然后统计出勤情况,很简单的事情,所以熟练的同学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我总是最慢的一个,并非因为我非常之不熟练,而是因为我很喜欢看他们对最后一道“Open Question”的回答,看那些答卷的时候,让我深切的感受到即使做小学老师也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上一周的问题是:你觉得婴儿与成人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像我这种想象力匮乏的人,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诸如认知能力、理性、经验之类的无聊话题,然而同学们的回答却是那么地充满了惊喜。比如有阴暗派:“孩子很坦率,成人都是骗子。”“孩子是纯洁的,成人不是”;也有乐观派:“孩子不能选择他们最爱的食物,成人可以!”“孩子不能买竞马的票。。成人可以。。我非常喜欢竞马!”有的比较文艺,说最大的区别在于“眼泪的意义”不同;有的比较理性,说取决于“改变周围环境的能力”。在我看的几十份中,竟然有三个人都写了“孩子可以很快的学外语……成人不能”,深切的感受到学外语对于日本人民来说是多么纠结的一件事啊。

     有个小姑娘的回答是:“人们总是对青年人说: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这伤感的语气,令我想起彼得·潘的开头。而另外一个小伙子——他的字实在太好看了,令我简直想复印下来。而且。。此人每节课必迟到,由于老师的要求我必须要在他的答卷上标上他来到教室的时间,这是个很挫的事情,他一定十分讨厌我,原谅我吧小朋友,我只能通过你每一份答卷上一个个小小的10:50am..11:00am……来表达我的仰慕之情了——的回答是:“比如,孩子可以在电车上放声大哭而不会被旁人责骂,成人如果这样人们不会如此宽容,而会觉得他疯了。”这令我深切地想起了《身份的焦虑》。

     我觉得最言简意赅的一个回答是:Infants like running! Adults don't even like walking! 还有一个有趣的孩子在回答之后写了这么一句话(事緣老师在上课时宣布:下节课跳过原定的Session 5,直接上Session 6):Session5を予習した僕は俺涙目……(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泪奔……或,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含泪飘过)

     这周的问题是你对人工生命的发展前景的看法,又是乍看起来很无聊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Alife和AI的区别……以及和生物学角度的制造生命的区别,虽然我也没搞清(但是我的理解Alife不过是存在于电脑里的程序而已,跟生命不是很有关系啊=。= )。。有乐观派认为:“会有很多机器人和我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玩……”(囧),也有典型的日式动漫思维:“有一天人类会被人工生命所控制,也许会是一场灾难”(这位同学叫做花房明生……多么华丽丽的漫画男主角名字啊),另外有几个貌似基督徒表示:“这是很愚蠢的研究,Those who try to make creatures will be excused by God.”或者,“人类想成为上帝,但是to make creatures without sex is immoral”。。。不过我觉得这些就是曲解了Alife的意思嘛。

     一个有趣的同学说:Alife可以在电脑之间自由地移动,比如,它可以通过USB cable到别的电脑里串门。。-。- 一个说话很哲理的同学说:有一天,Alife will be called life as well as us. 一个十分言简意赅的孩子只写了一个词:Better。剩下的大幅空间中他画了一个巨大的长了翅膀的心。。飞过一道彩虹>_< 最有才的小栗同学则画了一个十分栩栩如生的机器猫,然后在旁边写了一句话:Doraemon will be invented.

     我就这样看得不亦乐乎……但也实在没有时间把每个人的回答都看了,到屋子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只好走了。我已经不记得大一时候英语课都上些什么内容了,这里的都好严肃阿,比如有一节课讲美国的穆斯林少数权利之问题,一节课讲分形理论(哼哼,这个我本科的时候上过一门选修课的>_<),一节课是一个经济学家写的关于97年经济危机的文章,十分地应景,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听起来耳熟——我对经济学家素来没有任何了解,后来想起来去查,原来是今年刚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个(当然,教材是06年编的)。这让我很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学英语,当然了,最刺激我的是休谟的文章,看了大卫休谟君的文章之后,我痛下决心,决定以后要好好学英语!

     话说回来,你们有无思考过这种貌似很无聊的问题呢?定然是没有吧,你们都是大人了,我是说,我们的生活都越来越不校园了。

    以下,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校园(却是我很少去的那个)。

     

    img 160 img 145

    我喜欢这个MM的蓝色衣衫。。是那么滴明亮可人

     img 137 img 131 img 127 img 113 img 123 img 116 img 115 img 125

     以下才是我每天都要趴在里面睡觉的那个校区的图书馆……在盛大的金色银杏并木尚未到来之前,先展示一两棵赢弱滴、稀疏滴、在图书馆前瑟瑟发抖的小银杏树。

    img 248

  • 新生入学日 - [Seasons]

    2008-09-12

    今天起的挺早,本打算去图书馆。结果被告知今天是新生入学日,图书馆不开门。

    只好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是整个学校像市场般嘈杂,实在很难睡着。但是我以曾经步行到南门拿快递回来还能好好睡的毅力,坚持睡到了十二点多。

    起来看图书馆的HP,发现不但今天不开,明后天也没戏,要到下周一才能去。很是沮丧。

    然后开始找东西,死活找不到,找了两个小时后,饥饿难耐的我终于放弃,带上九宫格去KFC吃下午饭,顺便还写了封不长的信。写信的时候,左边坐一对很萌很嫩的小男女,不过大一大二的样子,男的背单词,女的看XX文化史,互相鼓励,间或女的会喂男的一口雪顶咖啡顶上的奶油,青春无敌,吹弹可破。

    九宫格没做出来,看来我要在这个难度级别上败下阵来了。

    沮丧的回去,学校里到处都是小商贩摆摊叫卖,一如一年前我们入学的那一天。楼下的院子里晾满了床单。无聊地上了会儿网,就又到晚饭时间了。午饭吃了20块钱,晚饭吃了2块整,一碗粥两个小笼汤包(我校小笼不比南方,大得惊人),最后粥喝完了,包子还剩下一个。

    翻小本,看到一条2005年9月11号的短信,说“ 那不是要小心么 今天你似乎不太开心 别对成绩那么在意 都是浮云 你以后就知道了 睡吧 晚安 新学期了 刚八呆”。发短信的人一定不会记得这条,如今看得我热泪盈眶。2006年9月12号的那条则是,“ 这儿的东西的名字都很NB啊 一医院名字就叫医院 有一印刷厂曰毕升彩印厂 更厉害的是蔡伦牌卫生纸 ”,如今看得我笑得热泪盈眶。

    到2007年的9月,我感慨猜中开头猜不中结局,一个人去单向街听戴锦华扯帐篷剧。2008年,持续怨妇中。我似乎总是以这样的形式写blog,好像岁华可读的样子。可以想象出09年的9月还是这般怨妇,而2010年的9月,已经毕业,未知到无法想象。

    今天是新生入学日,直到现在,校园仍然嘈杂,一副新生活就要开始的朝气蓬勃的样子。对面宿舍的每一间屋子都开了窗户开了明亮的灯拉开了窗帘,但是我的屋子没有开窗也没有拉开窗帘。因为室友走之前关上,说那样进蚊子,她去陪今天报道的师妹买东西,还没有回来。

    我想象着可以遇到可以开导我的人,我还没有遇到。但是我还在希望。

  • 岁月长 衣裳薄 - [Gallery]

    2008-04-18

    打开久违的googlereader,未读项目有四百多条,登录久违的msn,发现大家的名字前面都莫名多了一颗红心,深感自己落后于时代了。当然这半个多月我也不是完全不知世事,每天都会花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去网吧收发邮件,每天此料金在500yen左右,将近二十天,实在是不小的花费。

    另外一个工具是伟大的收音机,为此跑到热烈欢迎中国游客的秋叶原,满大街卖的都是数码相机dv ipod和各种游戏机之类,但我在一个阴暗ws的小角落花4000yen买了小小的收音机……除了收音机之外,4000也可以买以下东西:一只迷你小台灯,一本300多页的学术新书,一只无印良品的布包,一台夏普或三菱的电烤箱,一袋秋田大米,一双春季打折的鞋子,一个月的网费……等等,这些看起来价值完全不同的商品却有着相同的价格,正是商品资本主义的奇妙发明。但是我最终没有选择上述各种,却独独买了收音机,则是出于前资本主义的怀旧情绪,这样说也不对,不论怎样,我过上了80年代的电视剧里常常出现的那种情景的生活。早上起来(也许是中午),打开收音机,然后洗脸刷牙冲咖啡吃早餐,选台都是那种古老的旋转式。很久以来习惯了用手机walkman或mp3听广播的按钮选台,我发现此种转台虽然怀旧但是需要很高超的技术,为了提高这个技术都不得不剪短指甲。

    大多数节目我是听不懂的,当然。除非是很文邹邹很抑扬顿挫的诗朗诵,之类,有一天晚上听到很文邹邹腔调的信(还有法语背景音),好奇的听下去,原来是在念Matisse,Rouault还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青年之间的长达几十年的通信,后来毕加索也有出现,感慨此电台很有教育性。后来在电车上看到广告,才知道原来某美术馆有matisse的主题展,原来也是配合宣传。另外一次听到采访某台湾导演,不知是谁,但听到国语总是很亲切的,接着是个叫做“旺福”的乐队(解释他们的名字说,旺是お金的意思,福是幸せ,合起来就是又有钱又幸福……),还是没听过,于是后来上网查了一下惊现原来很红的要到北京开演唱会了。总之广播是很神奇很好玩很温暖很亲切的东西!

    罗嗦了这么半天,主要是想描述一下最近的生活状态,循规蹈矩、晚睡晚起、一日三餐、勤俭守时,等等。有课的日子里(每周有两天或三天属于)来回就要花三个小时在电车上,电车上如我一般出神发呆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在做事情。主要有以下事情可做:

    1,睡觉。无论坐着还是站着,睡觉者都是最多的。2、看书,看书者次多。这一点让人不得不佩服,人最多的时候比中国春运的火车或某城市高峰时候的地铁还要挤,我是觉得落脚的地方都没,但那些衣冠楚楚的大叔和小姐们,都淡定地一手拉吊环一手拿着包装精致的书,小说、学术、漫画、甚至九宫格,专注地看着,任凭车身如何摇晃也纹丝不动。3、摆弄手机、mp3、psp和其他电子产品。

    其他的没了。电话不能打,交谈者也甚寡,在这无比沉闷沉默的环境中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不上课的日子里睡觉、看书,研究各种面食,咖喱和奶油,以及咖啡、奶、茶三者之间的搭配方法。学校生活看似丰富,不过跟自己没有关系而已。在王菲老师开过演唱会的武道馆,一个依然无比沉闷的入学式,惊现整个内场区所有人都是黑衣但是我的上装是白色……就素那万黑从中一点白,如芒在背。seminar的同学藏龙卧虎,读起总理衙门时期的外交文书比中国学生还要流畅,最汗颜的是某种我们看不懂的符号,我和另外一个张桑都看不懂……但他们知道那叫做苏州号码>_<。有的老师好饮,上完课一定要纠集学生去饮会,谈兴间突然祝贺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小姑娘新婚快乐……才知道已经不能叫人小姑娘了。

    就这样慢慢的二十天之后我终于在家也有网上了,昨天也终于拿到了学生证,意味着可以开始正常地节约地上进地过一个人的生活。今天本来打算去学校听学校orch的新欢演奏会,主要是这让我联想到nodame,但是整天的大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在阴沉沉的房里蜗居。每周有两三个雨天,这样的天气我觉得很不错,四月就快过去了,最后贴图是花开时节的图片了,如今粉霞早已长成绿荫。

    顺序是:学校操场旁的小路、去往车站的小路、去往区役所的小路、皇宫周围的xx濠(姑且可以称之为护城河),某教学楼。

    原来我非不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 自从某个半睡半醒的夜里一大堆可怕的梦魇,我就由感冒而至脑袋里面生了小毒虫,不但幻觉重重而且时不时跳出来咬两下,在某个点像针扎一样。此外一个从来没有的现象是嗓子下面食管还是气管那儿一直跳,跳啊跳,然后疼痛点跳到各处胳膊阿腿阿作间歇状针刺痛。以致于我妹见到我总是先问:还跳吗?老实说,头痛跳跳女可真难受。

    话说,每个娱乐论坛都有自己习性的,不是没有编辑就不会成风,比如百度贴吧永远是超女快男最为热闹,天涯喜欢8卦武侠剧并揪住某细节无限放大成叉叉教,猫扑有着让很黄很暴力流行起来的土壤,还有豆瓣,姑且也视之为娱乐论坛,风格亦是如此鲜明,只要看看最受欢迎的小组,有xxxx人加入的唯一一个粉丝组是陈绮贞老师就可了解,小清新跟民谣风之盛行匪夷所思。有的东西在某个网站上广为讨论在别的网站可能理都没人理,不知道《我很好》是不是,反正豆瓣讨论之的热情真是高涨,归类之无非是,一种是表达对她一再强调的怨妇调调之厌倦,也不说不能装,装个一两年就算了,不知道适可而止则不对了。另一种是粉丝怀旧自己的故事以强烈的代入感赚人眼泪,得指出所谓“评她的音乐好吗不要对人家的选择说三道四”是没任何意义的。对于刘若英这种唱歌如说话的歌手来说,专辑里头的文案都比唱片有意思的多,即使她的歌迷难道不是她本人所代表的那些故事所吸引的吗,即她本人所代表的不拧巴会死的精神,和徘徊于最坚强和最软弱之间的怨妇调。

    最多人推荐的那篇评论从刻薄的角度来看是很到位的:

    刘若英情歌里面的爱情感悟统统是发生在”得不到“和”已失去“的状态下的,于是让人马上就能和”最珍贵“扯上关系。得不到的时候他们就看淡,看不淡的时候他们就抽离,抽不走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切都没发生过,这样也不会太难过”,实在都没法儿解释了我们还有“一辈子的孤单”垫底呢,怕啥!只是,这些其实和”最珍贵“都没关系,也根本无快乐可言,什么时候阿Q神经就变成了”知性“了呢?刘若英的歌声所代表的和她众多粉丝的感情世界一样,近乎炼狱,但离天堂遥不可及。

    ……  后来的电影《生日快乐》也是由此发展而来的,这几乎就是刘若英情感价值观的核心:一切都可能无疾而终,因此,与其都将失去,那还不如在最美好或者貌似最美好的状态下嘎然而止各自封存,因为爱情,婚姻,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持有这样感情观和价值观的刘若英,也是靠不住的。

    不过比较这种光有刻薄的评价,我还是更赞同这篇

    我曾经喜欢过刘若英,大多数喜欢过她的女人,都是如她这般死劲折腾过的。得不到与已失去,就是最好。不过,像她这样即使青春老去,任由人心更替,还是坚定不移的不解生活,坚定不移的走边缘路线的女人,真是不多,真是不多。
      
     大多数人,都有个限度,生活其实就那么回儿事,没有答案。糊涂了,也就得到了,说不上失败,说不上伟大。奶茶这种人,我觉得就算是太爱演戏,给别人看,给自己看,骗自己说别人都拧巴到底觉悟了,我还没到开悟那份上,也未必丝毫不觉得自己拧巴过分。
       
     你从前崇拜她,仰望她。然后,你终于和她站在了一起,理解她,怜惜她。又过了一段时间,你恍然发现自己走了好远,回头看她还在那里,也就只剩遗憾了。也许真如陈升所说,她是一个宿命的人,知道自己命定如此。

    总得来说我就这个意思,一方面透彻地认识到这样一种故作姿态对己对人都没啥好处,另一方面对这种能够坚定不移一以贯之的人生观价值观致以敬意。光是清醒没什么用的,自知之明于事无补,还要理解,并能尊重。把大多数人都有的限度做到极致,把拧巴当作事业来作,这精神难道不该赞赏吗- -  话说回来,这专辑里头的歌词儿都太可怕了,让人直冒冷汗阿,即使是北京初雪北四环路这等极易引起我共鸣的意向都表达地那么拙劣。

    -------------天地不仁分割线-----------

    我早说春节是恶毒的节日,今年更由于罕见的雪灾变得更加恶毒了。

    光看cctv还不会觉得有什么,似乎数十省几千万人的雪灾、京广线京珠高速路的停运几十万人的滞留几万公顷农作物绝收几个省市的停水停电都不会影响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欢乐祥和,我忘了是不是以往春节也喜欢用这个词,今年尤其多。央视最恶毒的一点还在于,借用某天涯春运贴的标题来说,关注灾难后的感动比关注灾难本身还多,相比较政治局会议“研究当前雨雪冰冻灾情”的报道来说(研究这个词,我老觉得只适合出现在短信跟博客里,放在正经场合就很滑稽。还有总理爷爷飞往武汉的途中,拿了一张地图研究半天,最终说出如下箴言:最重要的任务,是人力,人力最重要的任务,是除冰- - 连正在包饺子的我妈都笑了),那些关于广州火车站某某工作人员的专题报道还人性一点,但是我们能通过电视知道的,还是只有数字而已。

    广州的六十万,上海的九万,江苏三万客车,困在京珠高速路上几天几夜缺水断粮的数万人,更不用说华中的重灾区了。看到这些数字不能了解到任何事情,能留下名字的只有寥寥,殉职湖南电力工人、安徽交通官员,沿着京珠路步行寻亲的深圳打工者(新闻说这孩子好不容易步行100公里到了彬州终于冻倒了还和女友失去联系死活找不到>_<)。普通人的生活只有通过网络传递,亲人被困途中无法救援,或者贵阳长沙某角落里时刻面临停电的人们纷纷讲述灾难是怎样折腾的(这方面天涯杂谈真的很生活)。

    据说南方下雪可怕的地方在冰冻,我家里小院台子上面积雪也有几厘米厚,几天前下的还是疏松的质地,棉花一般表面一层的六角花瓣都清晰可见,是天气干燥所致。(突然想起来,我家院子里的水管到冬天也上冻,后来心灵手巧的妈妈给它穿衣服套上很多棉花才管用。有句刻薄的话说,南方内地的冬天室内从来没有超过16度,这次大灾让全体南方人知道了北方有室内温度不能低于16度的法律- -)在北京下小雪时,路面根本就是干的,不是落地即化而是落地就化为乌有,地上连水滴都没有,干燥的气候下雪是松的不会凝在电线上冻成一坨,总之可怕的不是雪而是冰,听说又在下冻雨,真是诡异的天气一重重。

    不是抱怨政府,某些不怨天只尤人的网友是站直了说话也腰疼,何况,对于我这种学习共和国史的学生来说,要抱怨的话,那还不是要写遍南山的竹子吗。本质上我只是关心天气——我一向很关心天气,每天都要花时间看问天网,坦白说十有六七都是不准,不过1月中旬以来的暴雪倒是一报一个准儿。另外在大的群体事件中,我很想了解一点数字背后的实在表情,虽然这种举动,即“知道”这个举动对于事实来说无任何帮助。这时节能指望的东西少,趁火打劫比雪中送炭的多,坚持和希望只能靠自己。曾经也在上海西站等过一辆晚点23个小时的列车,每一个小时都是寒冷耐力跟麻木,过后我想也没有什么,如果都这么想情况永远就改变不了,困在车站或者列车上或者高速公路的返乡者,连续数十天超负荷工作的电工和铁路工人,春节作为欢乐祥和的节日开始和饥寒交迫联系在一起。

    南方都市报以难得的和谐语气说,在交通受阻绝的状况下,广州以一城之力担负整个珠三角乃至华南的运力,境内虽无片雪却饱受大半个中国的雪灾,其压力之庞大、责任之重大可想而知。过去的天气形势诡谲而危险,可广州站经受住了考验。未来数日是关键时期。对境内滞留旅客的生活扶助既紧迫又必要,但政府仍要保持应急动员的高水准、高效率,定下最得力的措施冲破雨雪的阻碍,踏平旅途上的堵塞,尽最大的努力保证滞留旅客回家团圆。舆论中已有说服外来工在粤过年的呼声,这不乏理性的一面,既有人情之考量,也反映出职责所虑的苦心。无论怎样,经历大雪灾前期历练的广州和广东,当有迎难而上的勇气和决心。

    风雪重重锁归程。虽然离除夕已越来越近,但对滞留旅客来说,对有关部门来说,甚至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只要心中的希望之火不灭,前方就一定会有希望之光。

    我唯一想抱怨的是首都人民烧起煤跟天然气真是太理直气壮了,虽然我也受惠于此事,也不能否认这在缺煤少电的祖国很特权。总之,我们既然不住在线路沿线不能帮忙送吃送喝,还是要多积累人品少用空调少点炉子,多运动少睡觉,多上网少看电视,伟大的湖南卫视都取消了春节晚会,西西提维难道还不打算改成赈灾义演吗(只要您少说些“引起有关部分高度重视”之类的话吧,)。一个人一个人的生活,本来互不相干,有时候又聚在一起,既然有勇气踏上畏途就有勇气走到最后一步。抛开一切宏大叙事地说,但愿大家都能过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