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气 - [Them]

    2009-09-12

     两年前,我有三个室友。

     其中一个Y是男友众多、在未名博客写探讨灵与肉、性与爱等问题访问者甚众的那位 ,目前在广州。
     另外一个M是又红又专、温柔贤惠的那位,目前在天津。
     再一个S是跟我玩得最多、今天下午结婚的那位,目前在上海。
     只有我一个还继续留在大多数时候天空灰暗、但偶尔却无尽明蓝、比如今天这样的秋日令人心醉的帝都。

      为了促成此女的好事——因为她的户口在学校,我前两天可是跑前跑后,跑遍各个相关行政机构与派出所,代人借户口这种事情,诸位可以想象,在我朝自然是极尽各种麻烦手续之能事。终于于前天上午借出,然后EMS寄出,昨天她就发短信问我快递号是多少——因为预约了今天下午登记,如果在这之前拿不到就坏了。之前也催了很多次,第一次见结婚结得这么争分夺秒的。

      真是争分夺秒。那天下午代人参观校园,眼看着参观完已经四点,而学院的学工办似乎结束较早,于是就先奔到学工办开证明。不想学工办的大姐说一定要有身份证明及委托书,于是又跑到燕南园60号楼找接头人拿身份证明。之前还一时脑抽不知道燕南园60号在哪,S电话里说:就是季老小屋的对面啊!我更迷茫:季老小屋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后来总算找到接头人,拿了材料,这时面临两个选择:1. 直接步行去学院;2. 回宿舍骑自行车。我还抱有一点希望可以在学院迅速拿到证明信,然后也许可以在五点之前赶到派出所,于是就回去骑车了。没想到,再次赶到学院时,学工办已经锁门,于是最终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那叫一个沮丧啊,比我自己结不成了还沮丧……

      但是今天下午我收到S姐姐的短信一条,她说她发了条短信给那个我一直很批判、她一直很迷恋的小白脸,说:下午我就要嫁作人妇,我会珍藏我对你最美好的感情,永远将你视为我生命中最独特的那一个,相信我们的感情是会比爱情更能抵御时间的考验……

      这都什么人啊…… 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妹妹。某次去KTV,她唱心雨,就是毛宁和杨钰莹的那个,其中有一句“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唱完她说:哼哼,等我结婚前一天,一定要把所有谈过的小情人都叫过来齐聚一堂,听我唱这首歌。(说这话的时候就有其中一个前任在场)

      总之S姐姐就这样嫁作人妇了,其实想来,是我认识的比较熟的非亲戚的女人(和男人)中,最早的一个。于是今天下午,Y姐姐突然出其不意的打来电话,听说她得了肺炎(多嗲的病啊),每日在家卧床养病,与三十多度的高温战斗。时过境迁,我们突然变得很像密友,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学楼的宽敞明亮的楼梯上,与身材妖娆、阅男无数的Y姐姐打电话。

      听Y说起M,此女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和一位憨厚的大叔火速的对上眼,曾经一度感情稳定生活甜蜜,可是现在要闹分手。我说为啥咧?原来是因为M大姐去了天津,而大叔在北京,那只需要三十分钟的城际列车坐多了头晕,一对小情人就这样被一百多公里的距离阻断了。不由得感慨人和人,事和事都是很不一样的。

     Y姐姐也分析我,怎么就那么死心眼,答曰是没有在一起过。所谓得不到的最矜贵嘛。所以等在一起之后呢,就可以消除一切幻想、坦然地承认过去有多么不值了……虽然道理我很同意,可是怎么就这么悲剧呢!得不到的时候盼得到,得到之后是为了取个教训明白过去都是用来回忆的 ——我妹妹说得对啊,我们家女人都命苦。

     Y说现在一起培训的小姑娘都生活单纯,听她讲起以前的事情都一愣一愣的,听她讲起室友们的故事也很震惊,说你们学校的人在感情问题上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我说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们又不混乱,我们都很认真。她说:就是太认真了,所以才不可思议。

     Y虽然目前在广州培训,不过工作是在深圳的。聊到后来越来越热情,我都说干脆去香港读书好了,以后周末还可以一起逛街血拼,小市民与穷学生的生活多么滋润。但是电话挂掉,我深深觉得以后再见到Y大姐的机会少之又少;以及M,虽然她只有城际列车的距离;至于S还有点动力,他们夫妇欠我一顿饭,无论如何也得在有效期之前滚到上海去蹭回来。

     两年前我和我的三个室友只一起住了半年,却也了解了很多她们的故事,虽然风格各异,共同点是对感情太过认真,这让我有时很想念她们。我记得以前我们以前常猜啊猜,在谁是第一个嫁人这件事情上很少有定论,但关于谁是最后一个,总是没有悬念地落在我身上。正如我以前所说,我不光自己喜欢悲情臆想,还很可以满足别人对我的悲情臆想。贴歌一首祝福S大姐新婚愉快,分半点福气给我,莫留低我一个。

  • 如何 - [Them]

    2009-08-30

      我们都懂得的一个道理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如果不抓紧时间做,就再也没机会了。但是这个道理对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用,我们总觉得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总觉得慢慢来,总有一天想要的都会得到。这就是有恃无恐吧,我最常评论C的一个词。虽然我自己也是这样,也许这就是为什么,M总期待着我尽快老去,而我总期待着C尽快老去。

      可是即便立刻就老了,我也怀疑我能不能学会,如何用爱换取爱。

      前几天去爷爷家,在小院子里拍照,妹妹再次向我强调高粱和玉米的不同:院子里种了高粱、玉米、南瓜、丝瓜、萝卜、枣树还有一些其他的作物。吃煮的梨子,长相丑陋,但吃起来很好吃。后来爷爷让妹妹住下陪他,说:xx(妹妹)不想住也得让她住,cc(我)想住也不让她住。大家都笑,我也只好笑,虽然一定笑得很不好看。但是那是他最后一次提到我的名字了,昨天妈妈发短信说爷爷去世了,我第一个回复是:妹妹知道了吗?她说没有,没敢告诉她。虽然后来她还是告诉妹妹了,也让我安慰她,我想尽办法安慰她,但妹妹是很容易失眠的人,我想她这晚定然是睡不着了。

     我曾经是很坏很坏的小孩,顽劣倨傲,和妹妹吵架,不肯认错。如果有爷爷在,他肯定是骂我骂得最厉害的那个,从来不笑。也许六年前出去读大学那一次,是唯一对我的笑。他疼爱妹妹,这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人会去想为什么。他不喜欢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很少去想为什么,况且我从来未能令他开心。可是我以为,我曾经以为我还有机会证明我也值得爱,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证明’是多么可悲的一个词。所以我想我的眼泪也不只为他而流,是为我可悲的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而流。

     这本来应该是一篇伤心的日志吧,我却要写一个很滑稽的结尾:如果回到过去,我想做一个被人喜爱的好孩子,我想可以令人快乐。我想知道,引用杨千嬅小姐的歌,如何用爱换取爱,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 img 035

    京成线经过千叶县的小镇子,铁路两边时常可见油菜花 (当然,上图中未出现……) img 043

    超可爱的双胞胎小姐妹,衣服帽子一模一样不说,我分析了一下她们的靴子,估计是:商店里每种颜色都只剩一种了,然而为了保持姐妹俩完全一致,只有采取混穿的办法了。中间那个很弱的男的是爸爸,他们一家都装嫩,后来见爸爸穿外套,竟然是高中校服,妈妈其实脸看起来挺老,可是着秋叶原系女仆装,乍一看被雷到了。

    img 050

    革命之路……非常好看……

    img 069

    北京好就好在,总是有很80年代的景致…… img 103 img 135

    但也不乏可爱之处

    img 052 img 065

    我觉得这几个字写得很好看

    img 074

    某个下午在清华辛苦寻找"凤元牌香辣鱼",好不容易绕过大半个校园找到了传说中的"紫荆超市",人家说卖完了。 img 129

    img 059

    雕刻时光五道口店的小牌子吸引了我,因为图中墙上挂了一个丸之内线的标识--红圈圈围了一个M。M不是metro,而是Marunouchi(丸内)。我应该去买一个银座线的挂在墙上……

    img 141

    小时候喜欢杨树,后来南方读书,几乎忘记了杨树的样子。北京当然也生长杨树,但终究觉得不如记忆中家乡的杨树。最喜欢的是北京的槐树,最讨厌的是柳树,不是因为它搔首弄姿,实在是太过柔弱,没有一棵树的样子。

    "我多喜欢窗外 那个冬天的早上

    喜欢看老槐树梢上 残留的月光

    然后等着太阳 照在我们的身上

    你睡得象个婴儿 甜蜜而忧伤"

     

    离开那天是几天来天气最好的那天,终于见到蓝天,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大风。我心里少了怨恨,收到宋大姐发来的短信,算是临别赠言。我和她在宿舍楼下拥抱,说再见面时应当是她的婚礼了。我就可以见到我支持了多年的sunke同学了。她笑说如果不是他呢?我说那我就不去了--但是,怎么可能不是他呢?

    她的短信说:"我们的人生大概就像今天的天气吧,虽然一直停不了让人咒骂的风,也不失为一个好天气。"

    于是我就知道,这位我们仅仅一同生活了半年的大姐,喜欢玩zuma大家来找茬每天看康熙来了去过地球上的好多地方总是说"我好喜欢xxx啊"总是抱怨那一位太幼稚需要她来照顾的大姐,是一定会幸福。

  • 对你说 - [La vita]

    2009-03-15

      很久以前在深夜电台听到的一首歌,有多久了呢,想想我有多久没有听过广播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是首唱给儿子的(后来发现也没有说明是儿子啊,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女人唱的都是给儿子的),略带哀怨之气。这两天突然想到,就去豆瓣人肉搜索求助了一下,就提供了这么多信息,居然马上就有人给出了正解,是王筝的《对你说》。然后我又去听了一遍,很疑惑为什么王筝小姐那么好听的声音,可所有的歌都像网络歌曲呢……囧,还有2006年5月份同济的校庆晚会上,有几个人合唱想把我唱给你听的,男声话筒有问题,女声有一个特别像王筝,记忆犹新(竟然三年了)。

    你睡着了手掌轻握 脸颊上有浅浅酒窝
    在这一刻我看着你 好多话想说给你听
    如果明天你就长大很多 我会不会觉得不知所措
    你不再想让我握你的手 每天盼望从我掌心挣脱
      
    你也会爱上一个人付出很多很多
    你也会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
    在一个夜晚 依着我的肩
    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一整夜
    和你一样我也不懂未来还有什么
    我好想替你阻挡风雨和迷惑
    让你的天空 只看见彩虹
    直到有一天 你也变成了我

    歌词真是满恶俗的,都不好意思贴,可我就是很感动哇,应该说很能激发我的母性光辉……要不然怎么记了一年多呢(从最后一句看,又似乎是给女儿的。。但我还是要当成儿子!)。风雨和迷惑、天空和彩虹那几句显然是套用《人间》嘛。我想起前阵子妹妹和我打电话,她说对我这个姐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唯一的念想就是养个小孩她可以带外甥,真是雷到我了。更雷的举动是跑到youtube上面看了几个生小孩的视频,阴影啊阴影,继而想到我妈曾看过无数现场版的啊,这有什么。

    关于养小孩这件事情,开头是个完全自我的动机:为了更有幸福感、为了生活有羁绊、为了生命能延续之类的。可是小孩生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亚,人家有人家的生活,人家固然是你家的,可人家终究是人家自己的……(这段话真绕=。=)

    我有时会被这种想法吸引:既然没有人可以依靠,那么有个人来依靠自己也是很不错的,烧饭洗衣念故事,伺候地稳稳妥妥的。不过提供忠告这种事情--显然是没有一点用的,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过来人"的忠告完全没用,总要试过才知道。可是完全不说吧,又舍不得。真叫人为难…… 还有教他读书,总要告诉之:有些书能信,有些书难以全信,但是你要自己去发现那些可以信的部分。另外,关于教科书,这些国民国家用来政治社会化的工具,大多都是不可信的。

    不过显然我家儿子不会告诉我他的情感荆棘路的,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哭也不会让我看见。反正不知道哪一天开始,跟我讲的话越来越少,遇上某个女人,那个女人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从此他的心里不再记挂我。去外地、去外国、去外太空,从此这么离开我料。

    想想都很悲伤,于是我又觉得还是不要养小孩了。

    --------------

    (其实我是喜欢偷拍小盆友的怪阿姨…… 先来一张很萌很萌的@Palais-Royal)

    pretty boy and girl at Palais-Royal img 867

    不知第三位小朋友作何感想,哈哈。

    img 064

    这个小朋友,弱弱的受虐相很像我

    kids staring at the wooden model at Notre-Dame

    求知若渴的小朋友们充满了神性亚(其实最有神性的是掩映在两个小男孩之间的小女孩,看不清楚……) img 189

    电车上五个小朋友,但只能看到4双脚和4只脑袋……

    末了,我想起了N年前在少年文艺(10年前?)上看过的一篇讲母女关系的寓言,寓意相当深刻,好像是个俄罗斯作家写的。待我再次求助人肉搜索把它找出来!

     

  •  今天逛到很90后的妹妹的qq空间……得知她刚放假回家,惊现家里变化颇大,转贴如下(“注”是我加的)。虽然很像小学生作文,不过我家的家庭生活一向很小学作文:

    堂姐和表姐(注:此二人都是住在我家里的,跟我这个亲姐也差不多了)竟然都订婚了,过年后就要出嫁咯。。
    想想暑假的时候我还许下诺言,暂无恋爱对象的堂姐如果订婚了,
    就去把头发拉直;即将谈婚论嫁的表姐如果结婚咯,我就去烫头发其实我心里是想烫头发的,并且当时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她们俩都订婚了,我就去把头发剪光,葛优啥样我啥样。。如今我只好违背诺言了。

    再说爷爷奶奶的变化,都老了,见了我之后,俩人都哭了,
    但不识字的二老却开始关心时政了。
    奶奶说:胡锦涛当家没江泽民当家的时候太平,你看一会雪灾了,
    一会地震了,还有什么恐怖份子.
    爷爷说: 胡锦涛还没跟那个台湾活(和)平类......

    妈妈每天早晨早起在被窝里听新闻,有股票的新闻和解说,并认真的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晚上和邻居大妈一起去学校跑步,打篮球
    爸爸也是早晨晚上打篮球。。而且打的时候自己很high,嘴里一直喊着“好球” (注:这个我太能想象了!我虽然从来没见过他做走路以外的运动,但是如若运动起来,自high是必然的)
    爸爸还每天早起跑步,6:40左右,
    从不穿休闲衣的爸爸现在也穿一身休闲运动风,脚下却蹬一双皮鞋……从不做饭的爸爸也学会了每天早上自己做饭(注:恩,现在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不自己做饭的人了。),还把饭端给正在被窝里的妈妈,妈妈说:“爸爸从老虎变成了小绵羊”。爸爸也经常端饭给我哦。。。

    最后说说东西的变化,我家的电脑越来越来老了,又响又慢.

    只可惜姐姐不回了。

     我开始笑得前仰后合,看到最后一句就有点泪奔了。赶紧留言说姐姐与你们同在=。= 并严肃督促她要在我不在的情况下把两家的贴春联任务贯彻落实,因为往年都是我负责此事的挖。因为我们有好多好多的春联要贴,每年到了28号,我的固定记忆就是:在腊月的寒风中,踩着一个小凳子,有时还要踩着一个小梯子,用我那长满了冻疮的手哆哆嗦嗦地贴对子…… 我以前总是对过年抱怨颇多,还说过春节是很恶毒的节日这种话,其实当然是气话。没有一个节日是恶毒的,我也很喜欢过年,其实节日,只是和你爱的人一起过的日子。每一个和我爱的人一起度过的日子都是节日。
     

    img 077

  • jetztzeit - [La vita]

    2008-12-29

     虽然是没什么可写,不过我想起二姐的话,说既然每年都写,今年不写就显得今年太那个了,虽然今年已经很那个了……我也感同身受,同时还回忆了一下记忆可及的范围内的事情。五年前的今天,来福士底层拍一种很大的大头贴——因为身体也很大,我很怀疑那还能不能叫大头贴,另外那店恐怕也早已不再。两年前,复旦商业街上的绍兴饭馆,黄酒暖心。一年前,地坛书市,在凌冽的寒风中冻得几乎失去知觉。

     至于三年前和四年前就消失了,没有任何印象。本来我以为今天会像那两天一样,面目模糊,以后回忆往事时根本想不起有这么一天的存在,直到上午我第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回了两条短信时,还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我第二次醒来,是被电话吵醒的,一个大叔说有我的邮包,到楼下拿一下。于是大姐就很抓狂地从被窝里钻出来,披了一件大衣套了一双拖鞋睡眼惺忪地出去了。几分钟后大姐抱着纸盒泪眼朦胧地回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收到了一盒蛋糕,这件事让这个百无聊赖依然是看电视上网写作业吃便当的一天,焕发光彩了。包装精致的小盒子,不大不小刚刚好,红丝带和金色的铭片。她很怀疑她会不会舍得吃。

     我又想起以前有人说:“但是我们每个白天都在等待晚上,每个晚上都在惋惜白天。倘若我的等待是为了你能有一天来到自己的身边,那你的等待呢?是为了有一天戈多能出现在那条荒凉的村路上吗?”这句话像一句咒语,萦绕在耳边。如果说我在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的话,第一件事,就是不再等待。
    以下为有可能实现的:
     1.什么也不等待(但是我已经说过一次了!)。
     2.学拉丁语(当然,只是一个开头)。
     3.在冬至日吃两顿饺子,把今年的补过来。
     4.不像达赖喇嘛的羊毛披肩。
    以下为不大可能实现的:
     演话剧、开火车、见伊丽莎白二世、和Zawahiri探讨和平问题,如何抵制自由世界的腐败而不是毁灭它。家庭主妇。每天早上吃早餐。每天晚上回家有人说:“Okaeri”。北京也能到处吃到印度咖喱、泰国咖喱和面包圈。
     
     以下图片展,大部分的夜景街景拍摄于昨晚。如果以西方式的年龄计算法,可称是20岁的最后一天,我在凛冽的寒风中从银座走到丸之内走到皇宫外苑又走回丸之内又走到东京车站又走到京桥车站,竟然只花了两个小时。可见人在比较冷的时候会走得很快。

    1.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img 287

    2.凡是学校的主题必有银杏

    img 198

    3.即便是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

    img 281

    4.无论坐在哪里,目光所及之处必有银杏树 img 002b

    5.即使在别的学校

    img 072

    6.某天在六本木某个电影试映会看切·格瓦拉,从所在的楼层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人造星空。 img 004

    7.和当时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东京塔。 img 010

    8.寂寞的皇宫外墙

    img 354

    关了门的商店,寂寞的橱窗

    img 332 img 395

    其实整条路上只有这家餐馆开着。

    img 385

    感觉很拥挤吧,dior与armani

    img 308

    我喜欢看玻璃映出来的灯光

    img 339

    和,车映出来的 

    img 345  img 381 img 319

    以可爱的小盆友结尾。另外关于标题,据说是本雅明君的概念,jetzt=now,zeit=time。

  •  这个事情,是近两年才听我妈说起的,应该发生在十一年前。虽然我完全不记得此事,但是我知道她们说的是真的。事緣我当时顽劣成性,经常和妹妹吵架——所以也因此经常挨打,然后又死不认错,据说经过了某个转折点之后——这个转折点我妹妹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也完全不记得,说某次我们两人打架,我显然占下风,被撂倒之后,妈妈在旁边看着,一改往日偏袒我(我从来不承认她偏袒我!)的态度默不作声,直到我爸进屋的前一刻才说:好了好了别打了。而毫不知情的爸爸进门之后,弱弱地说了一句:怎么这么乱啊……=。= 妹妹说,经过转折点之后,她就终于从被虐者变成施虐者。。直到现在了。

     那天,据说是舅爷的生日,妹妹和其他家人都去了,我没去,我就是记不住和搞不清各个亲戚名字的那种。后来他们回来,妹妹手里拿着一个气球,我就觉得亏了,非要要那个气球,妹妹当然不给。但是经不住我死缠硬磨,最后给我了,而我拿到气球之后,很贱的,马上就把它放走了。妹妹当然怒了,就打了我一下,据说是拍了一下头,然后我死活要打还过来。当时爷爷奶奶都在,他们本来就很生气我(他叫我“龟孙妮子=。=”)拿了人家的气球又故意放走,现在见我要打妹妹,当然护着她不让我打。我几次不得手,还踢了爷爷一下,奶奶也气哭了,要带妹妹回自己家,说这儿日子没法过了。然后把妈妈找来,妈妈是这么讲述的:我还是偏袒你哈,说好吧让你打过来,但是她要把自己的手放在妹妹的头上,让我来打。我竟然还是不肯。

     就是以上这件事情,我不记得,但只是听别人的叙述就足以倍受良心谴责了,也正因为我不记得才更应该受到谴责。请大家谴责我吧……我是那么的对不起妈妈,我总是忘记回她的邮件,更容易忘记打电话,但是她终于给我打通电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谴责我,听说我要搬家还心疼得不得了,说你一个人要慢慢收拾,不要心急,我知道虽然一点点东西不多,但是积累起来一个人还是很累的。我是那么的对不起妹妹,我也总是忘记回她的邮件,但是她总是给我发用很五颜六色的信纸写的很好玩的信,我今天看一个关于三峡的电影又想起她了,想起去年暑假我带她出去玩,三峡、奉节、巫山,既没有好吃的也没有好住的地方,她伤了脚又发烧,连背她去宜昌的市一医院都做不到,最好几经坎坷好不容易到了家,可怜的小姑娘在轮椅上坐了好几天,弄(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动词,剪?挖?)脚上那个东西的时候几乎晕过去,我什么都做不了,可是明明都是我的错。

     所以老天为了惩罚我,让我面对现在得面对的一切。我并不指望自己成为一个聪明、勇敢的人,而只是想成为一个宽容、善良的人。为了弥补我曾经的不宽容(我曾经以为,我会一直恨的那些人和事,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是什么和为什么了,只记得我恨过)和不善良,我得努力地做好人(请大家尽情的发好人卡给我吧……)。就这样,反省完毕。她们和他们,但愿你们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但愿你们流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但愿你们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 家事 - [La vita]

    2008-08-27

    以下内容大多写于8月20日以前。今天又来家居生活八卦,话说我家就是那奥运模范家庭哦,一回来我就发现自己成了最无知的人,看电视需要有人讲解,而妹妹就是全能解说员,爸爸则可以历数奥运的历史以及中国人参加奥运会的历史以及常常对本届中国代表团的整体策略做出评论。

    1.爸爸
    @  大家都说我爸很modao(这个词可以指神经质、有毛病等意思,感情色彩强烈。)基本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各种实例不胜枚举,下面这件妹妹讲的事情可以略见一斑。
    他尤其喜欢早晨6点钟的时候别人都在睡觉之时看电视开很大的声音,或者游荡并高声喊叫。某日,早晨6点不到,他就在下面喊:夏夏!夏夏!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吧,你要吃面条吗??妹妹在楼上睡得正迷糊,答了句:不用了。。
    爸爸依然故我:我给你下面条吧!(宏亮的声音同时令妈妈也无法继续睡觉)
    妹妹只好说,好吧。。
    一刻钟的宁静之后,只听这个宏亮的声音又喊:夏夏!我打了个坏鸡蛋进去,结果整锅面条都臭了。。怎么办阿。。。
    这时妈妈终于受不了了,起身煮了豆浆给大家喝。
    饭罢,妹妹离去。片刻后,爸爸喊:夏夏!我把这个锅扔了去了!
    妹妹喊:你扔它干吗。。
    他喊:都那么臭了不能用啦!
    妹妹不耐烦地喊:你刷一下不就好了。。
    这时,妈妈以最最宏亮的声音压倒性地喊:你不用搭理他!他没有扔。。。
    (当我把这个事情讲给陈同学听的时候,他的评价是:因为你爸在家地位太低,他需要时不时以这种怪异的行为来获取大家的目光 -。-)
     
    @  据说我爸尤爱看举重(不能理解-。-),mm说:你知道他怎么对我说吗?我漫不经心地答:应该让你去练举重?她脸拉下来:你这人怎么这样嘛!然后道,他说,要是小时候叫你去练举重的话,现在也。。(见我此时露出得意表情,及时补充道)但是他不光这么跟我说,他跟好多人都这么说!

    另,爸爸走路时喜欢突然来一句:为国争光!某次我正打电话,忽听到妈妈叫我,说干啥,她在下面喊道:我喊中国队,你喊加油吧!-。-
     
    @  我爸一向是党和人民的好公仆,每当我吃饭时言辞透露不满时,他总是能用最诚挚的语言为党和政府说好话。但是某次,他以蹩脚的驾驶技术开车携我妹去奶奶家时,实在受不了道路颠簸,不由得这样感慨道:这难道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这难道就是党和政府为人民群众办实事?!
     
    2. 妈妈
     
    @  增强食欲仍是大问题。某次吃饭,妹语重心长地说:那日,你发邮件跟我说食欲不振,我把这情况反应给了咱妈,她立刻内心如焚寝食难安,连夜制定出了十套提高你食欲的方案,(指桌上的油麦菜+排骨)这,便是第一套方案。这时,刚才一直蹲在地上在某个诡异的小锅上烤肉的妈妈站起身来,说:什么?你说什么?
     
    @  某日饭后,妹妹欲睡觉,我欲洗澡,但是两人聊了很久都迟迟没有行动。我一直在抱怨洗澡麻烦,要脱衣服,竟然还要再穿衣服,想我以往在甲地总是睡到下午起床,只要脱睡衣就好了;而在乙地总是晚上去洗,只要穿睡衣就好了。。。她说:你现在也可以阿,你现在换上睡衣,然后去洗……就只需要脱睡衣就行了;洗完之后只需要睡衣就行了,回来帮我绣一回儿十字绣,一定要隔一段时间!再换别的衣服……她则一直在抱怨腿疼,我说你又84刘翔,结果她开始唱:我不是刘翔,我不会受伤,我只要观众们,别为我失望……(那日正是刘翔退赛的那天)-。-还很押韵

    然后我去衣橱里翻腾,印象中她在讲一件妈妈的趣事(事缘她刚才让我把她吃剩的葡萄端去给妈妈,回来后问我妈妈有没有什么意见,我说没有,她嘿嘿一笑道:哼哼,你不要看她平时那么嚣张,关键时刻很老实的。),但是没听仔细,过了一会儿,我问:“你说什么?找什么?”她只好再从头开始讲,我继续找衣服,然后问:那睡衣到哪去了??她大怒:你到底听到几句!我不好意思地说:听到了阿,不就是找东西吗。。妈妈找不到,让t姐姐找……

    她只好再次从头开始,曰:“前些天我们家养的仙人掌,顶端有一块老是被某小动物吃掉,妈妈想把这小动物找出来,可是找不到,就让t姐姐找。经过t犀利的观察和盘查,终于发现是一只蜗牛!于是,你猜妈妈怎么对它??”我说,“放在手掌上,然后带出去放生?”她说,不,她再老实也不会学唐僧啊。。只见妈妈手拿一只钳子,敏捷地把蜗牛夹起来,准备扔进下水道……”(这时,她已经躺在床上笑得讲不动了,我也离开衣橱躺在床上笑,并敦促她快讲,她只好坐起来,努力淡定,并对自己说:平静。。平静。。想想刘翔。。)

    终于不笑了,继续说:妈妈把它扔进去(注,我家院子里某阴暗ws小角落的下水道,上面有个小的铁栅栏),然后说:“让你嚣张,把你关进监狱!”进而担心它爬上来,又浇了一桶水进去,说:“哼,把你冲走,判你死刑。”
     
    3. 妹妹
    前面已多次提到妹妹为家人操心的感人事迹了。昨天吃饭时,大家都感慨自己重了许多,妹妹总结道:看来这个暑假我的工作做得不错,我一回来,就像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我家,大家都胖了……但是眼看就要返校,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把爸妈的关系调整好……
     
    @  妹妹同时在某暑期补课小班辅导四年级数学-。- 萌翻,后我去视察,坐在小角落看积极的小朋友信心满满的喊出“乘法分配率!” 结束后有小盆友父母迟迟不来借,我们聊天,妹妹问我们长得像不像,小女孩说:不像!后弱弱地补充道:脸型像。。皮肤不像。。(因这段时期妹妹脸上长满了痘痘-。-)张老师就怒了,让小女孩表演节目,于是我就欣赏到了现场版的阳光小美女裙角飞扬春光乍泄跳得欢快。囧。
    (mm老说班上有个小姑娘特别笨,她向妈妈诉苦:我简直都要把答案告诉她了她还是不会做,气死我了!妈妈说:你现在理解我当年教你时的痛苦了吧。。)

    @  某日饭后,我躺在沙发看电视,妹妹忽然搬了个小板凳坐到我对面,膝盖上放一靠垫,手上带了个一次性手套,严肃的说:把脚伸出来。我略有好奇的把脚放在靠垫上,她拿了一本书,对着书上的图看了半天,对准某个点A按了下去,问:疼吗?我说,这么大力气,你按哪里都疼的。她说:有没有那种钻心的疼痛?我说,没有。她说:哦,看来你的肾没有问题。

    然后是点B,没感觉,她说:看来你的十二指肠和小肠功能很好。。点C,“输尿管很畅通”。。点D,我起先说无碍,后觉有点痛,“你的十二指肠是否有问题尚且存疑。”点E,我说痛!妹妹像捡到宝一样:脾不好!看来这就是你经常感到沮丧的原因。。对生活没有信心。。失去希望。最雷的是点F,她说“您的钱烈宪(借某知名网友之名)或子宫功能正常。。。”…………最后这个脚底检测持续了很久,才把我的结束,下一个是我妈。
     
    4. 电视剧
    电视剧是我家必不可少的成员。奥运期间,只要是没有赛事直播,所有的年轻女人都在看韩剧,可爱的你,我的女孩。。还有一些诸如此类的名字。。。从早看到晚,吃饭时还要讨论剧情,其实我知道她们都看过很多遍了。崩溃的是妈妈还要模仿他们说话,以前播《又见一帘幽梦》,她学会了紫菱的“走边边”(是用山东话说哦),直到现在,看羽毛球比赛时,她还会蹦出这样的话:你看这个人太坏了!他总是打边边……
    爸爸很理智,他不看韩剧,只看还珠格格。亲爱的湖南卫视每放一遍他都会从头看到尾,从第一部到第三部,边看边抹眼泪,看得我都心酸。(相比较而言,我也是宁愿看还三,也受不了看韩剧>_<.)
     
    附雷人照片:

    祝大家年年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