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墓木已拱 - [Reader]

    2009-07-11

    我用的电子词典里收录了学研出版社的“汉字源”字典,是对所有的汉字使用 者来说都非常有用的工具。比如查“蝉”这个字,可以用部首输入法、日文训读、或者手写(可惜没有拼音输入……)输入,在这个字的条目中,会有汉音、吴音和 现代普通话中的读法,日文意读的读法,意思,解字(会意兼形声)和单语家族等内容。条目下面的“熟语”一栏最有趣,收录了许多——我认为在日常日语中根本 不会使用,在汉语中也很少使用的词汇和解释,比如:空蝉、蜿蝉、寒蝉、残蝉、蝉嫣、乱蝉(解释:语出:愁里残烟更乱蝉---元好问)、蝉鬓等等。

    我要说的是,通过这个词典可以学到很多成语——尤其是对我这个成语颇差的人来说,其中之一便是“墓木已拱”,语出左传,真是让人一见难忘啊。虽然是不同的 mu,不过我一下就想到了很多年前就一见难忘的一个网名:暮已成昼。似乎mu和yi两个音组合在一起总有特别的意味。加上,我对任何有树的意象的词语都难 以忘怀。且不要说著名的“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沧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单是念一句平白的“园中莫种树,种树四时愁”就能听到庭园里一 棵孤树的掷地有声。想想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真是不发愁都难。

    写坟墓的树,也不新鲜。最有名的恐怕是“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但是这个对比过于巨大,感触反而模糊。一个人15岁离家,80岁才回来,看到松柏冢累 累的状况,大概是一种超时间感的悲伤吧。但是墓木已拱不一样,它仿佛是你经常去拜访这个地方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生者平淡的重复的生活中,死亡这件 事情就这样丧失了任何戏剧性,被坟墓前郁郁葱葱、也许亭亭如盖(我想的是归有光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语文课上学这篇文 据说很多人掉泪的,我也是)的树木所遮蔽了。

    小时候看呼啸山庄——确实是很小的时候了,实在不敢说当时有看懂,但是怎么也忘不了的情景是凯瑟琳死前和男主角的对话,以及结尾,叙述者在三所邻接的坟墓前徘徊:

    I sought, and soon discovered, the three headstones on the slope next the
    moor: on middle one grey, and half buried in the heath; Edgar Linton's
    only harmonized by the turf and moss creeping up its foot; Heathcliff's
    still bare.

    I lingered round them, under that benign sky: watched the moths
    fluttering among the heath and harebells, listened to the soft wind
    breathing through the grass, and wondered how any one could ever imagine
    unquiet slumbers for the sleepers in that quiet earth.


    坟墓上的植物生长状况暗示了死亡的时间,Heathcliff在他后半生漫长的时间里,是如何承受他曾经用生命爱和恨的女人的坟墓逐渐被树丛所掩盖这个事实的呢?

    墓木已拱,这个词透露出的信息是谁也挡不住的时间的消磨,甚至不是洪流,只是消磨。曾经惊天动地的事和人就这样平静地成为了太阳下的一片树阴,风吹过树叶留下斑驳的影子。此时的悲伤比起当年,只是一个“不能言”。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心思不能言。

  •  我以前就说,我若是某天开始关心某件事,就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总是遇到与该事情有关的事情。比如说吧,我昨天刚在ellensuan的blog看到关于坂东玉三郎的介绍,以及一个歌舞伎演员与昆曲演员合演游园惊梦的视频,于是我就去搜了其他的视频来看,于是今天就遇到一个歌舞伎和昆曲迷。下午参加一个很失败的考试,都怪我很久很久没有考试过了,失意之余就在图书馆看youtube,消磨时间到晚上去饮酒会。

     事实证明我还是很拙于日常对话,所以整个吃饭的部分都是吃得昏昏欲睡,直到听说对面的大叔是卢梭研究者,且是高桥哲哉(此人在中国给人的印象似乎是靖国问题研究者,其实在学院的专业是法国哲学)的学生,且以前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市民宗教,总算有话题可以说了。说啊说,竟发现此大叔还是中国戏曲爱好者,尤其喜好昆曲,虽然他不懂中文,虽然他的法文可能好过我的中文,但是凭着伊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热情在高校时代还背下过整首的长恨歌(高中生一般都要修汉文课),泪奔,我都没有背下全文过。说到昆曲呢,他就写了“坂东玉三郎”的名字问我是否听过此人,我说“啊,昨天刚听到的……不过今天下午在网上看了他的很多演出视频=。= ” 大叔说坂东桑真是很好很厉害的演员啊,他的贵妃醉酒非常之迷人,不过当然了,还是梅兰芳更厉害。我说既然如此,你一定要去看一个电影阿…… 正在寻思如何描述时,大叔已经会意:Leslie Cheung?我说是啊是啊,且,最近该导演又拍了一个,名字就叫梅兰芳哦。大叔很惊讶,说不知道哦,继而按照一般惯例说谢谢你告诉我!每次我被这样说都有点奇怪的感觉,有什么好谢的呢……

     继而大叔问旁边的人一种花的汉字该怎么写,那人也不知道,拿出字典来查,原来是牡丹,猜也猜得到,牡丹亭要出现了。坂东桑大概是第一个出演昆曲的歌舞伎演员,牡丹亭是这位专业18世纪法国哲学的博士大叔的最爱。于是我便讲了一下冯小青的故事,以表示牡丹亭同样深受我国人民喜爱,曾经。但是现在的中国小朋友都不大喜欢中国戏了,我虽然大学的时候看过这出,不过只对男主角长得很帅印象深刻(并曾参与了迄今为止最疯狂的追星活动,追到人住处直到拍了照片罢休。刚才发现,该男子在坂东玉三郎版的牡丹亭里面也演了柳梦梅)……我们只把它当古代汉语的文学作品放在中学的语文课本里,因为唱词真的很美,大叔不懂中文真遗憾。我写下最有名的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大叔说记得这个场景,但不知唱词何意,无奈我解释不出,我连用现代汉语都解释不出这句话的意思>_<。但是写下“游园惊梦”这个词的时候,宫泽理惠阿姨就出现了,虽然宫泽也和坂东一起演过戏,不过重点在另一位女主角上面,大叔说Joey Wong是他最喜欢的中国女演员(一个小原因是名字里都有“贤”字,不过日本人叫贤x的太多啦),于是倩女幽魂也是最爱之一,这时我发现前面提到的所有演员之间都存在某种联系。

     我问,你是对戏剧有普遍的热爱呢还是独独针对中国戏剧。他说,西洋的戏剧虽然也很好看,但是二者之间没有可比性,表达的内容和方式都完全不一样。西洋的戏剧,当然也有历史剧,其主题实质上都是非历史性的,你在看戏的时候就感到舞台上发生的一切是脱离历史的永恒冲突;但中国的戏剧,包括牡丹亭这样的看似只有儿女私情的戏,舞台帷幕拉开你就觉得能看到漫长的历史的影子。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无重点的对话,本来是打算贴到豆瓣日记的,可是那儿没法贴视频,只好放这里了。我回来就在youtube上面搜了所有版本的皂罗袍来看,百看不厌,真是春光旖旎地展现了吾国的漫长历史亚。

     开头的游园2,“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开始在大概3:45处。下面是一个附有英文介绍的坂东玉三郎演的杨贵妃,不过,歌舞伎风的表演我都觉得有点可怕,因为人都没表情的……。

     

  • 【補】dream & drama - [View]

    2008-12-02


     昨天的話還沒說完,印象尤為深刻的,還有結束時小姑娘上來Aisatsu,也就是寒暄一下,一般多為“非常感謝”之類,但是這個小姑娘不知為什么,說非常感謝的時候突然就哭了,本來聲若洪鐘的突然就泣不成聲了,于是大家的掌聲就想起來了。我想他們這幾個月來一定很辛苦吧,雖然很辛苦,但是想到最后公演的舞臺,就總能鼓足干勁堅持下去。而現在,最后一天演出結束了,像是夢結束了一樣。
     
      配布的小冊子上也有導演的aisatsu,她說:“在這個舞臺上,很多的愛或隱或顯。戀人、友人、父女、君臣、祖國,甚至和平……誰愛著誰,誰愛著什么。不知道‘love’這個詞的人恐怕沒有,但能回答出‘what is love’這個問題的恐怕不多。
      “舉例子的話,舞臺就是鏡子,是可以映出人心的鏡子。看的人心情不同,沒一句臺詞的回響都是完全不同的。
      “為了清晰地映出你心中的‘愛’,cast、set、light、sound、art,三個月間我們都在盡全力打磨這面鏡子。
      “對你來說愛是什么呢?”
     
      很巧的是,今天的英文課正好是關于莎士比亞,原來這個鏡子的比喻出自著名的哈姆雷特,他在劇中說:
    for any thing so o'erdone is from the purpose of playing, whose
    end, both at the first and now, was and is, to hold as 'twere the
    mirror up to nature: to show virtue her feature, scorn her own
    image, and the very age and body of the time his form and
    pressure.” 
     
      另外有一段關于威尼斯商人的分析。大意是說,兩個社會的矛盾,基督徒社會是以友情和寬容為原則的,而猶太人社會是以契約和法律為原則的。雖然最后人們覺得Antonio得到了報應,但事實上他的原則贏了,A promise is a promise,Shylock的基督教原則在這部劇中并沒有贏。所以——可以想象,他是為了說明某些經濟學家的觀點,那就是這部喜劇,某種程度上預示了資本主義時代的來臨。很好玩的是大家都很容易被說服,開始大家都覺得antonio不好,但是看完這段視頻后,所有人都覺得shylock不好了……。
     
      回到前面的关于爱的小话题。由于我经常强调,爱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书也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所以总是对佩索阿在《惶然录》中的某个比喻十分心有戚戚。这让我觉得,爱一个人就像不知在哪里读到的一本书页迭散的书,或者干脆是偶尔看到的错过结局的戏剧,读到的这部分令人满心欢喜,结局如何就无足轻重了,“没有什么东西还需要佚散的那一半来交代
     
     所以这件事情,如同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一样,都是一件悲欣交集的事。 
  •  

     两天前,当我还在留恋祇园的夜色为抹茶parfait而着迷的时候,就接到友人特地打来的电话,特地强烈推荐说你一定不要错过"Aida",幸好今天是最后一天公演,我赶在昨夜回来了。一个月之前就注意到他们的看板,打算去看,但若不是这位的提醒,我可能就忘了——但是今天又遇到一次提醒,下午的英语课上,一个小男孩的发言是关于话剧的制作,最后没忘记做广告:说他参与的aida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一定不要错过。

     前情介绍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说:真的很好看!尽管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限制,首先这是学生剧团,可能大多数是本科一、二年纪的小朋友,其次他们需要自己制作服装、首饰、武器等一切道具,甚至剧场内的观众座椅(英语课上的小男孩就是弄椅子的……)。对于一个现代剧来说道具没什么麻烦的,但是古装剧就要费工夫了,公平的说男主角的衣服有点搞笑,Amneris公主的裙子竟然就那么一件……国王的华服倒是看起来很不错。然后,把一场音乐剧变成话剧,而且日本小朋友的英语是以难听懂而著称的,好在有字幕。没有话筒,每个人声音洪亮至声嘶力竭,让我这样说话说两个小时一定嗓子废掉了。另外,表演显然过于戏剧化,虽然说演戏剧当然是要戏剧化的,但是我仍然觉得没有必要每一刻都表现出十分夸张的表情和动辄声嘶力竭的哭喊。

     但是,我还是为了欲扬先抑。今天直到下午6点没有吃饭,想去吃饭的时候意识到话剧要开始了,然后超市买了个迷你便当(倒是很好吃,肉酱doria),在校园的寒风中两分钟内吃完。然后去排队入场,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竟然忘记了饥饿,还多次热泪盈眶声泪俱下,舞台真是魅力无边。

      在一个黑暗的幽闭空间内,你的目光只能随着灯光移动而移动,但是每一幕都有停滞感,那是夸大的放慢的生活。我喜欢他们的停顿,穿着近似古埃及的服装,每个人表情各异,姿势各异,就像一幅壁画。所以看戏剧是很完全不同的体验,跟知情与否没有太大的关系。狮子王是多么熟悉的故事啊,但是看音乐剧的时候我们还是目不转睛全神贯注,Aida的故事也听过大概,亦完全知道结局,但是情绪起落仍然完全跟随情节展开,一刻也不会觉得无聊。

     说到情节,对于这类典型故事,一向的感触是不知道男女主角是怎么就突然就fall in love了>_<。所以前半段一直最感动的不是aida和radames,而是所谓的“祖国爱”,看他们在台上哭得伤伤心,弄得我一时间也好悲凉,好像自己也亡国了一般。但是理性地说,很难搞清楚祖国爱的本质是什么,对于Nubia人来说,我觉得他们对故乡的爱甚于对祖国的爱——但是在那个时候,国家是等于故乡的。

     Aida和Radames的故事到后来才变得意义非凡,那是超越平庸的爱,赋予生命以意义,从而成为永恒。所以当两千年后的aida和radames在博物馆擦肩而过,然后回首相顾的那一刹那,灯光熄灭,掌声响起,在吾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

     附:youtube上面找到个像是颁奖礼上的演出版本,剧场版大多是自己录的,十分嘈杂。

     

     
    我还很喜欢下面这段
     
     Elaborate Lives Lyrics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ild ambitions in our sights
      How an affair of the heart survives
      days apart and hurried nights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our time to be
      slower and gentler, wiser,free
      
      We all live in extravagant times
      playing games we can't all win
      Unintened emotional crimes
      Take some out, take others in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sut want to be with you
      Now and forever ,peaceful,true
      This may not be the moment
      to tell you face to face
      But I could wait forever
      for the perfect time and place
      
      Aida &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e don't know whose words are true
      Strangers, lovers, husbands, wives
      Hard to know who's loving who
      
      Aida: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Radames: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to touch your heart
      May this confession
      
      Radames and Aida:
      be the start
  • 司炉工的故事 - [Them]

    2008-09-13

    我校有若干很六七十年代的开水房,去那里打开水,你需要持一张很六七十年代的水票,水票是在某个地方买的,我已经忘记在什么地方,似乎是2块钱一大张。回来自己裁。

    我经常去的那个水房,入口处有个收水票的箱子,但从来没见过有人在那。墙上挂了个木板,上面用很六七十年代的,长而瘦的字体写了以下字样:

    司炉工:张书清
               王凤琴
    售票员:张书清(兼)
               王凤琴(兼)

    就这么几行字,给了我无尽的遐思啊。主要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光是这种神秘感就让你不敢不拿票了。即便是有时忘了带水票,下次来一定会多放一张进去。这位张先生倒是在冬天的时候现过身,在收票箱的背后,是一扇关着的门,透过雾气缭绕的门玻璃可以看到那边有着巨大锅炉和木制沙发的小屋,张大叔就坐在沙发上,似乎眼睛朝门外看着,又似乎没看。

    至于那位王女士,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了。但是我就像《必也正名乎》里的张爱玲那样的想法,她说:“适当的名字并不一定是新奇、渊雅、大方,好处全在造成一种恰配身份的明晰的意境。我看报喜欢看分类广告与球赛,贷学金、小本贷金的名单,常常在那里找到许 多现成的好名字。譬如说"柴凤英"、"茅以俭",是否此中有人,呼之欲出?茅以俭的酸寒,自不必说,柴凤英不但是一个标准的小家碧玉,仿佛还有一个通俗的 故事在她的名字里蠢动着。在不久的将来我希望我能够写篇小说,用柴凤英作主角。”

    如果我有一天写小说,真想用张书清和王凤琴做主角阿。他们是70年代的知识青年,还是80年代的中学教师?几经周折,最后做了从不现身的司炉工,在雾气缭绕的小屋子里烧水,烤火,有时候漠然地朝外看看打水的进进出出的学生,回想一下自己的青年时光。

    >_<

     

  • 又是十年 - [Share]

    2007-07-04

    天涯的一个帖子,转自某人的不老阁,05年发的了很火星。最近无事有很多时间看这些人的blog。就是那种人,更新速度不是一天两篇就是两天一篇,N位数的点击,N多人等着看他们话痨,链接列表从第一个拉到最后一个要半分钟,列表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种人,并有一个个人化痕迹很浓的名字标记之……让你不知道谁是谁,但总得来说就是那坨人。以上是废话。

    十年前的那些时光(25岁以下莫入)作者:ayguoshan
      
      这里的十年,是指1990-1995年的幸福时光。
      
      十年前电视还没有那么多粗暴的频道,吓人的尺寸和无休止的广告;十年前电脑室的门上写着“机房重地,闲人莫入”;十年前许多人腰上挎着巨大的随身听或传呼而不是MP3或者手机;十年前还是盒带和CD的天下;十年前所有的少女和大部分的少妇和一部分的中年妇女都裹着一条吓人的健美裤在大街小巷流窜--而根本无视自己下肢的长短粗细;十年前气功、跳舞、麻将、下海和排行榜开始流行;十年前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下岗的涵义;十年前人们只把头发染黑;十年前人们总是逛大商场而没有小超市;十年前开始流传大款们形形色色的消费故事;十年前他们开始小规模婚外恋尚未大规模包二奶;十年前开始听说爱滋病;十年前人们排队购买大白菜、洗衣粉、氯化钠;十年前没有这么多火锅店、海鲜城、网吧和大排挡;十年前开始双休日;十年前满大街都是录象厅和歌舞厅;十年前有许多领导还骑自行车上班和送孩子;十年前很多人曾经为申办奥运而哭泣;十年前的少年们也开始追星;
      十年前的人们大都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十年前人们开始涌向南方,禹作敏乘坐着奔驰600招摇过市;十年前人们为股票、分房、晋级和孩子的压岁钱进行喋喋不休的争论;十年前上海人还很郁闷而深圳不可一世;
      十年前我们没有网络没有E-MAIL没有MP3没有QQ没有短信没有聊天室没有BBS没有传奇和三角洲部队没有神舟飞船;十年前我们不知道灌水不是灌溉不知道网恋不是很多人恋爱不知道恐龙青蛙还有生物学以外的解释,更不晓得SB、MM、GG的深刻含义;十年前我们有图书馆、电影院、操场、郊游、写信、读书和老乡会,当然还有街机、游戏卡和俄罗斯方块;
      十年前听歌还没有那么多选择,但我们倾听着这些声音:罗大佑的恋曲1990、童安格的让生命去等候、张学友的祝福、周华健的朋友、张雨生的大海、BEYOND的大地、潘美辰的想要有个家、还有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
      十年前我们看成龙的警察故事、周润发的小马哥、周星星的逃学威龙(那时候大话已经上演但还没有那么多貌似深刻的阐释。)十年前我们开始看引进的大片,包括侏罗纪公园、终结者和真实的谎言以及狮子王;
      十年前我们读金庸、王朔、蔡志忠和万历十五年;那时候读者还叫读者文摘,读书还是由董秀昌主编;我们总是对前者期期拜读却又装着对它甚为鄙夷,对后者我们很少学习却放在醒目位置;
      十年前我们也恋爱、打牌和跳舞;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拾金不昧从而认识了失主——一位美丽的中文系女生,我惊慌失措的把东西还给她好象我是偷东西的贼——从此我再没有见过她——尽管到十年后我还偶尔想起她灿烂的笑容——不知道十年后的小弟弟类似的情况会不会和我一样傻;
      十前我二十岁十年前的我在一个二流大学里过着清教徒般的单调生活,十年后还总梦见自己在那学校东边荒野里发呆的时光。在一个西北风呼啸的下午,一个人在黄沙中行走直到发现一家孤单的羊肉汤馆,在那里我享受了一生中最难忘的美味,十年后那粗瓷大碗上的细小裂纹和大饼落下的点点碎屑还历历在目。十年前的一个毒辣夏日,我看着哭泣的她离开闭塞的城市和无能的我去了长江三角洲一个巨大的城市。十年前的某一天我象一个失手打破鱼缸的孩子般哭的一塌糊涂。
      十年不再。
      给所有在十年内走向成熟的朋友。

    ----下面又是娱乐8g-----

    话说刘若英自少女小渔至今也是十年多了,我曾经一度满喜欢这个姑娘,那时候163的奶茶版刚筹办开张没人去,我就天天忙着搬这贴那贡献人气。后来我都不大去163啦,再后来这个版似乎也没了……我贡献的那些人气也都随着163改版灰飞烟灭了,呃。想起那时啊,印象最深的是此女专辑内页总写了很多字,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我买的最后一张是love and the city……当时的不少文案都深深打动了我滴少女之心啊>_<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左岸那个,文案比歌词还长,现在看来一点感觉都没,当时还哭啊哭的>_<

    后来我觉得她太聒噪了,老了就应该安静些才对麻。当然了,台湾女普遍聒噪也是个不争的事实,我干吗对她如此苛刻呢,反正就是酱子……回顾完我的追星路之后,下面切入正题就是昨天看一个采访又改变了我对此女的印象。首先是一个名为岂止是奶里加了茶”的帖子,写这个采访,一年多之前的,然后就去看了下,不想一看就看完了。。无业游民真可怕。虽然其间要忍受侯PC这个傻女人的跟风……总得来说升哥还是很酷的,装深沉,假死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6z8iySM_p8/

    很长就不贴视频了,上面是第一段,一共有三段,无聊的可以看下,据称看的都会哭哦。

    少女小渔的《决定》我第一次听是在个叫收获的精选集里,第一盘的最后一首,无比纯情,比起为爱痴狂和后来都纯情多啦……关键是,当时我十分感动的是我把它和某个人联系起来,悄悄的伤感着。不过我现在实在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了>_< 如果现在的我哼起某支歌就想到某个人,将来想起老旋律还会很感动,但却记不起为谁感动了,也是挺美好的事儿吧。(不过想不起来好难受>_<)

    既然那是个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又何必在乎他是否还拉着手中的线呢?

    旁人总是很容易看开,然而当局者总是到底意难平。然而。

  •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她不是她。

    不过感谢她留在记忆里那些绝美风景

     桃花帘外开仍旧 帘中人比桃花瘦

    孤标傲世偕谁隐 一样开花为底迟

    则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一声杜宇春归尽 寂寞帘栊空月痕

    满纸自怜题素怨 片言谁解诉秋心

  • 如花美眷 - [Share]

    2007-05-11

    敌不过似水流年

     

     

    【皂罗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
    看的这韶光贱。
    【好姐姐】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
    那茶糜外,
    烟丝醉软。
    那牡丹虽好,
    他春归怎占的先,
    闲凝眄,
    听生生燕语明如翦,
    听呖呖莺声溜的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