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上秋】Beginning of Peace - [La vita]

    2007-09-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8291181.html

    前两天是难得的雨天,于是一夜之间叶落草黄。可能太少下雨的缘故,排水系统很差,半天的雨就让学校里的主要道路积水成河,再加上坡地很多,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泥石流般的泥水滚滚而来,还看到到处有人做单脚跳状。弹跳力很差的我只能趟得鞋子湿透(全然不是想象中踩水花的美妙景象)去上课了。

    这几日又在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也挺讨厌这样,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拿竹篮打水,感觉历史又重演了,我的命中命中。

    一周前去听一次学术报告,俞可平问Ulrich Beck:你到底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Beck笑道:我满可以讲自己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或者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不过那样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自己的,觉得它们差别不大,还顺带想了一下傻的聪明人和聪明的傻子之异同。韦伯是“绝望的自由派”,加缪没有对生活的绝望就没有对生活之爱,杜小真写萨特的书直接叫:一个绝望者的希望。可见它们差别确实不大,俞的问题比较傻。

    读书里头看到一句话,萧伯纳戏剧里头的:“When your heart is broken, your boats are burned: nothing matters anymore. It is the end of happiness and the beginning of peace”他把上述主题说的很美,不过我想起一句曾经印象深刻的歌词:Who needs a heart when a heart can be broken? 很好很强大。

    一个毕业没多久很书卷气的老师说:今天我们都觉得你挺不错搭。我笑,可是那会儿还不是没考上吗……他说,他们两个那次都在,他们都对你评价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这种事情有别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一次的挫折……

    当时我觉得全世界就只有人同情我了,我以后如果做老师也要做这么知心的老师。

    昨天晚上上完课,慢慢走回寝室。看潮湿的小路和雾气弥漫下的路灯,结伴而行的情侣和三五成群的好友,一时间简直不知身在何处,四年前沪西教学楼后面的那条路下完雨之后也是这个样子。今天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发现闭馆,只好在旁边看了场电影,回去路上冷风吹得脸疼,天一晴马上就回复干燥了。

    但无论晴天雨天,我喜欢绝望和希望,喜欢beginning of peace,喜欢风雨阳光,喜欢人海茫茫,喜欢你在远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强调 2008-09-15

    评论

  • 看的是什么电影呢
    回复说:
    一一
    2008-09-12 16:51:09
  • 作知心老师的样子很值得期待
  • 在远方撑一手电筒给你照路
  • Good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