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一世为看一眼】你看那花儿都谢了 - [Route]

    2007-05-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5293021.html

    你看那海儿都哭了

    我对写长篇流水帐已经不复有兴趣,只能记简略版流水,免得忘记。(若是2锅头事件有案可查就好了……)堕落啊堕落,想当年记杭州的游记是多么多么的写意阿……

     

    首先,要记住,天一阁是个忒有文化的地方,不认识的字千万不要去念,默默地读也好不要念出声,否则会有清秀的小帅哥突然在旁边流利地念出这副对子,然后飘然远去,留下你愧疚地以头撞墙(其实还好啦>_<)。其实疑难字再加篆写读不出也没那么愧疚,常用字简写硕大一个挂在墙上还能认错(至于是什么字儿,我可不肯说),就让我怀疑当时当地此情此景484给香樟树熏得神智不清了。隔壁半夜疑似发生情杀案,气氛十分紧张,幸亏有诡异漏水声做掩护才逃过此劫。

    遇到好几里路的汽车排队靠边站,会令某些人仇富的阴暗心理暴露无疑。有地图并不一定都是好事,有时会发现方向诡异地掉了个个儿——并无不同啦。潮湿得可以拧出水来的地方。好吧,台球厅,台球厅!令人怀念的红烧茄子。烈士英魂保佑我们,请使用定海牌神针SSSN——还有如水粮液,再加上某种土豆的话,吃穿喝都不愁了。七个仙女捉小鸡,九九最近老喝酒,请拍手 谢谢。其时月照孤山,红色凄迷时隐时现,远方花火稍纵即逝。没有时间守得云开了。

       顺利、顺利地渡海,一点儿也不晕真搭(还好啦)。顺利地登陆并顺利地吃泡面。爬山,85岁语言不通的老妇,重孙和我般大了,精神矍铄健步如飞(我一向觉得健步如飞这个词儿很搞笑,终于找到个可以贴切使用的地方了!),一个人住空荡荡的房子,这天正逢孙子和孙媳妇儿放假过来看她。长途跋涉,大雾弥漫一片肃杀的山顶小路,目标其实是某个小海湾:戳……戳……戳……叉叉螺,下面我们来讲田螺姑娘和海螺小子的故事吧,拍手先。
       话说,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如果是山水田园的话我们可以找出无数的诗句来吟,可面对此景,就只有一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还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再临,再观!爬上高处的山岩,可望一碧如洗的海,胡说,那么大雾怎么可能望见……哼我说可望就是可望,并无不同啊。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xx不是雾。山岩的另外一边看不见人,只有巨大的石头,和拍打了很多很多年石头的海浪(差点说碧浪,我有洗衣粉强迫症……)。这样的雾失岩台人迷津渡,让我觉得很好看,风景都是心里的——只好再引佩索阿君那句话,旅行者本身就是旅行。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而是我们自己。也许其他地方都是实的,只有这会儿是虚的,抓不到触不着,抓也抓不住的才是真的?我坐了一会儿,突然回头,就看到有人走来了。
        晚饭其实还好拉,并没有描述的那么咸,除了最后猛喝的几口汤,我怀疑自己喝的是汤还是海水。下山去找厕所——迄今为止只在此岛发现两处一在海边一在山腰,游荡中瞥见岸边放烟火的孩子。看不见人,只看见飞向空中和水面的花火,瞬间很是绚烂。上山找不到路了,出现某条小路从右手边忽移至左手边的灵异事件,把偶吓出一身冷汗。终于寻到那户人家,解门上的绳子也花费了不少功夫,结果最后发现……阿不说了,这种事该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次日是这样的。三点半公鸡打鸣,五点半老人起床,同时广播开始播天气预报。后来发现,此地的公鸡打鸣和天气预报都是基本上24小时滚动播出的。晒太阳,赶蚊子,还是赶蚊子,数浪花,看它能不能打上来呢能不能呢……吃到盐粒的蛋炒饭,继续晒太阳,继续赶蚊子,还是赶蚊子。上船,拼车,又上船,忽遇大风雨,再拼车。生活就是不断的重复,如此行色匆匆回到柳汀晓月。

      最后的主题仅为:轻松。无论是哭还是笑是站还是坐是吃苦还是幸福是喧哗霓虹还是各回各家,总之只有轻松二字。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还好啦……很多选择,如此这般,如此那般,都并无不同

    最后贴首与以上无关的北极光:美景良辰未细赏,我已为你着凉。

    你是传说那种绝世的风光
    莫道为了你  我享受著期望
    极地尽处有我靠的岸
    即使已白发苍苍  抬头没有光
    得不到也不甘去淡忘 

    分享到:

    评论

  • 粗看此文只觉得节奏转换好快。。
  • 你看那花儿都谢了……



    梦游似的游记



    噩梦都没有



    更别提梦



    又开始思考人活着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