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怀旧/二】说再见 不再见 - [Them]

    2007-04-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5027253.html

    昨天的东西恰碰上服务器休息,今儿先补上。。wulnut的问题好多,我有空会做搭^_^

    --------

    马上要毕业的人哪有什么新事情好写,我偏偏时间太多,只好炒冷饭再炒冷饭。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每天都可以是纪念日,不过谁也不会有那心思,去管什么历史上的今天亚。话说两年前的今天又是一次连续性的中断,这个中断对我来讲意义甚大。据载,我把它和人生中最后一次八百米并列为同样性质的重大事件。

    不过事事不会按既定轨道而行,转区后我没有再玩多久,本来就只是当作聊天工具,没了朋友兄弟还跟谁聊去,某日突然决定白手起家之后没两天居然又出现 windows崩溃这种事情,虚拟机我可玩不来。关于八百米的定论也是错误的,几天前为了忘忧我重返李姐夫跑步过的操场于皎洁月光下跑了两圈,除了腿痛三天之外居然毫无感觉,不免暗自鄙视那时的自己。

    话说那时我为了把自己的生活戏剧化还写一点名贴发于163论坛,大家伙热热闹闹跟了十多页,当时赏花人如今点检无一半?是一个也没了。后来连163旧版论坛也没了,我的电脑换了又坏,本以为纪念也无什么也不留下,没想到前几天又在某个角落里惊现此贴,真是恍如昨日。掐头去尾地贴一下以免以后又找不到,虽然那是相当相当的矫情>_<

     

    杰青这样跟我说:
    "你真舍得啊..."

    "人家说有舍才有得,我其实既无舍也无得"

    "我老蛤蟆从开服就在这..也许以后我不玩了 但还是要在这归隐..我舍不得飞龙"

    "我也是阿,从03年冬天到现在"

    "一点也不留恋飞龙?"

    ........

    一点也不留恋?一年多来,朝朝暮暮,不离不弃,只从这里开始.已经不必再说最初的懵懂,也会在深海的沉船为躲避几只海毛虫疲于逃命,也曾当独自一人被抛在大雁塔六层时茫然无助.然而井底之蛙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最初的爱好无可替代.大一下学期,每周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走很远的路到校外的网吧可以找到一台空着的机子,坐下来,看着更新,看着服务器列表,看着闪动的小手,看着长安大街上永远奔走的人群,看着傻傻的我,紫衣白发.

    我又怎愿承认,我留恋的,只是一个符号而已,一个飞龙岭的符号,那里曾经承载过的琐碎流年,散漫光阴,早已逝去.逝去在某个脏乱昏暗温暖的网吧,逝去在哪个转着吱呀风扇的夏日午后---同我闲散无事的大一一起.秋天深了,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未来也许会好,只是于我而言,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并且永不复回。许多人问我为什么一定要走,我总是反问,为什么一定要留?是谁说不愿意讲述是害怕失去,不能够拥有就不要忘记。我们都能猜中那个结局,我们都会忘记那些追寻。人聚聚要散,路走走又断。我只想祷告上苍,如果因为过于留恋那些美好,我可不可以选择不看着它慢慢老去.如果已经注定了一个开头,我可不可以试着换一个结局?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没意义的借口,我为一个既定事实寻找的借口。真正有意义的是,那些实实在在的人,笑声泪影中静静开放的花儿,即使离开在人海茫茫,也会感激那些春秋和冬夏。我唱“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是否太过矫情?我唱“这一生这么长赶上了你,偏不知终点时你在何地”是否太过牵强?只写给你们我的感激,就算看不到,也总算拣拾了一些心愿:

    老虎,咳,公众人物哎.尽管曾经以惊世骇俗的精神顶着"男人的夫君"这一称谓活跃在世人面前,再加上化生素来也是滋养BL的暧昧之地,使得学界素来对其性取向一直讳莫如深.但老虎还是以精湛的医术和良好的医德成为大家心中的金牌医生.许久没有看到过你,其实真的很想听你唱歌,唱想你的时候我抬头微笑,唱四月天总是带伞的思念我想见你的脸。

    警察,在我不知道你叫猪的时候,我觉得你像卖土豆的.虽然后来你改头换面,变成泥水匠了----那已经是后话.遇见你的时候你69,在江南的西瓜地里,原来真巧,是出现野猪和树怪的地方.后来也蹭你那点道行,帮我过剧情,打环怪,记得最清楚是带我去江湖奸商那里买金乡玉,你是真傻,不过我也不精。最感激的还是你带我进花都,那是七月,从那以后不论怎么人事变迁,我就再也没离开过了。最后,要记住你还欠我的3M剧情,两颗月亮,还不了了,你得永远记着

    蛤蟆,其实我是刚知道这么叫你,以往我总是叫你杰青,只因为那天雪地上好多好多的包子。你朋友那么多(老婆也很多,不晓得几次重婚了),我们只是极偶尔的在碰上时扯上几句没心没肺的话,可是前几天你对我说的我会记得.

    胖胖,能对你说什么呢。你转了两个小号过去,不过我当然明白谁是谁,谁不是谁。现在你有很多很多的号,多得我都不知道了,我唯一知道的那个是在很久以前了,留下些泛黄的照片中还能看到一些黑白的花火。当时的月亮也好,今天的阳光也好,帮我做过太多太多事,我不再说谢谢,那么苍白。PS:刚才叫你上原来的号和我拍照,再次看到那个小龙人竟然吓了我一跳,尘封的记忆一样.我想,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贝,我从来不知道该怎样叫你,就像我从来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一样,是朋友么?我只知道谢谢你陪我看鱼的那个晚上,当时老虎非要让我去睡觉,我说了万安就下了,开童年去那里看鱼。那是个会让我想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地方。忘了讲过什么,只记得我们打:曲钟人散、人去楼空、物是人非。

    敖天(我永远打不对你的名字),其实呢,抛开你ws的人品,低俗的趣味和罗嗦的文风来看,倒还是个恪终职守附庸风雅偶尔会在深夜帮派讲述感情史还小热衷于民俗研究的小青年。好好看守世界遗产,没准儿哪天我去视察。

    半生,小富婆,还是会想到你,当你吟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的时候。然后发觉以后蹭不到你的面条和酒了,也再不能去你那豪宅里面小憩。不过你也要重新寻觅加防御的,只是不知道,你的飘带和沧海会不会恋旧。

    还有77..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们一路跌跌撞撞终于走到凤七的景象,那种撼人心魄的美也许只此一次.小路,有缘如我们,相逢只需要一场师门的示威.

    ......

    说再见,不再见.
    不再见,又再见.
    生命是场消遣
    快乐过的人不用道歉

    从此电脑上半年多以来的默认服务器将再也不是北京区·飞龙岭。

    在那边,女儿村的灼灼桃花还是会一样的烂漫到难管难收;凤巢的夕阳还是会一样的凄美让人不敢逼视;水帘洞里还是水面清圆风荷举,方寸山还是在一片白云深处寒山石径斜。

    在那边,建业的小桥流水依然,只看鱼的人不再;北俱的冰雪皑皑依旧,谁会曾记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后来的后来,我最后一次怀念这些人是这样的: : “警察阿,真是个好人阿,我多想念这位同学,无论什么忙都帮到位,买金乡玉那件事儿阿>_<,真是两个傻子。还有那个晚上老虎在帮里说:警察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小树看鱼呢,于是我简直要哭了T_T老虎阿,,不知现在在哪念书了,可惜找不到你的照片了。胖胖啊,寻找月亮不烦山远水长,寻到的喜悦在那个夏日的下午被洒满世界.后来人事变迁,不变的唯有那轮永不坠落永无亏损的圆月依旧,见证着一瞬即逝的烟花,见证一说出口就变成黑白的誓言。门派频道的赛诗会..不厌其烦的加油..以及那些小动物们.擂台下的泡泡,盘丝洞里的紫色花妖,一只无处可放的青蛙。……有时候有时候很想他们,乱遭遭的帮派,吵闹闹的绯闻,跑环一夜未睡吓坏妹妹的我。可他们连有时候有时候也不会想起我了,离开那天胖胖送了我好多酒,到现在都没有喝完,估计是永远喝不完了吧。”

    所有的故事就结束啦.这些孩子们都不知在哪了.
    我热爱的某家小网吧也再也去不了啦,惊异地发现(不能简化为惊现哦)我对它印象过于深刻。尤记得我从偏僻的沪西校区出来打算去虹口足球场那天,发现时间还早先跑去那里和老蛤蟆兴奋地聊了半天;还有一次从人民广场回来迷路走到学校累得不行却还是跑去那里跟医生愤怒地聊了半天。。
    以后我有机会常去视察世界遗产了也不可能找到某傻天啦.
    我在某家ktv遇不到王菲有可没有可能遇到a老虎呢??可惜遇到也认不出

    惊现原来大城小事的第一句和大城大事的最后一句才是最配的!

    除开我把生活戏剧化的因素之外,事情其实都是这样的,完全是日光底下无新事么。
    在我离开的时候,是不会有舍得和不舍得的。
    只有想念和不再想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