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虑季 - [La vita]

    2009-11-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49899732.html

    先转载桃夭夭师妹的博文一篇,名曰‘我养你’:

    打算转行。去法学院打听宪法和行政法学的情况,一了我的宪政理想。原来该方向是法学院保研要求最差的,原因之一:不能找工作;二:经常被和谐;三:在你有生之日似乎不能实现你关于宪政理想中的任一变革。那是一场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血淋淋的捉对厮杀。

    我屋里有一天天在圈韵脚的小姑娘,她每天沉迷于拿着一本破旧的《全宋诗》某册,对着几个不知名小诗人写的破诗,把它们的韵脚都给圈出来,研究徽州诗人押韵问题。OMG丫,如果上述生活和傍上一个猥琐大款当二奶,我都坚定不移地选择后者。

    最近我在想如何实施自救策略。比如说,我冲进光华的某EMBA班(据可靠情报,MBA都不行,其实都没钱,以为上个MBA班就能一夜暴富了),然后大叫,“我自卖自身~~~~~~~~~~~~~~”不知道有没有响应。


    其实我很忧虑。

    我的忧虑是间歇性的,会在任何一个时候任何一个地点任何一个事件上发端,然后一发而不可收。
    昨天跟我妈打电话。挂了之后,大约两个小时,她又打过来。
    我妈在电话里说:“夭夭,你要是读不了研,咱就工作,找不到工作就回家,妈养你。”

    “我养你”无论是谁说,都是一句多么大无畏的话啊。妈妈。

    -----------------分割线a----------------------

    师妹才大三而已,想想四年前,我大三上的那个秋冬,只想着去浙江玩找春晖中学,去金山的海滩露营观星,去江苏的小县城看奇怪的烟花,完全不知道焦虑为何物。唯一让我有稍许烦恼的恐怕只有期末考试时要背的书,和某某怎么不理我了怎么又不理我了怎么和别的女生去玩了诸如此类。

    四年之后,大三的师妹半夜发短信我:你不觉得学术路漫漫吗?

    我当时没回复。隔了一个星期之后,又是半夜1点,回道:太漫漫了,令人发指的漫漫。

    师妹说,师妹不愧是中文系,短信内容既精炼又生动:轶闻一则,供漫漫长夜愉悦身心。几日前,系里找了一老师给我们专业的孩子谈人生。该老师大谈自己在德国读博士三年,其友读博十六年的感人经历,以激励我们献身学术。众人皆做惊恐状,尤以女生为甚。一女茫然喃喃自语曰:十六年啊,十六年啊,十六年啊,杨过都等来小龙女了啊……

    我回答:(开始把‘其友’看成了‘其女友’)只要给我一个读博的机会,多少年我都愿意。

    师妹继续:只要给我一个大款,读多少年我都愿意。

    我说:这条我也附议。不过,姑娘,洗洗睡吧。

    -----------------分割线b----------------------

      介绍这段八卦是为了说明目前正处于焦虑季,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唉声叹气,寝食难安,不过大概只有我一个人什么也不做,束手等待。

      后来某日慕老师skype我继续鼓励我献身学术,另外在伊的眼里美国以外没有学术可言。我虽然很感动于他的热情,还是坦承如今已经赶不上男女老少们前赴后继飞跃重洋的大潮。完全把十年当作一天过的慕老师这样说:那就等一年呗。等一年有什么啦——等十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当年开始读博的时候都31了。当然,我估计他说的这个岁数是他几次三番转校之后的结果。再后来,大概所有人都认定闲散如我必将很快进入无业游民的状态,Dirlik爷爷又安慰道:‘其实,老师不喜欢年轻人,一个人如果十五六岁进大学,可能是数学或者物理天才,但是你让他去研究idea他能懂什么呢?他什么都不懂。一个人只有老到一定程度之后才知道怎么学习这个。’ 于是,我就没好意思告诉他我是啥也不懂的时候进大学的,可惜我浪费了这三年,不然如果有哪个偏远地方的初中肯要我教地理,一个毕业班都出来了。

      于是我就卡住了,停在一个该焦虑的季节里,什么也不做。我好像可以看到时间如流水从身边走过,身边的每一个人随流水走过,继续大步地走在朝向各自不同定义的社会精英的道路上。如果我要海外求学,就应该像室友甲那样迅速考完各种考试,迅速写完各种材料,每天泡在某些论坛上和神奇的热心的师兄师姐交流经验,每天收发无数的EMAIL; 如果我要潜伏进资本主义体制内部做雇员,就应该像室友乙那样衣着严肃而美丽地出入于各种招聘和面试场合,有实习的日子里早出晚归,无实习的日子里在线看美剧;如果我要避免好不容易报上名的公务员考试浪费,同时满足爸爸的期望,应该像同学甲那样抱着数量关系模块宝典做算术题,加紧联系快速阅读、一目十行的本事。如果我要考某位老师的博士,至少应该在见到他的时候说句话打个招呼,可是后来某日我终于在某个场合下见到他,只是把一个不会中文的同伴介绍给他,他们两人寒暄两句,我没有寒暄地就走了。如果我打定主意要做社会的寄生虫,是不是该趁早去发征婚帖?

      无限的可能等于没有可能。

      在下过今年第一场雪的夜晚,能看到柳枝绿叶被积雪压弯垂向地面,这在北京是罕见的,从来没有在柳树和杨树尚未落叶的时候落可成积雪的雪,‘千树压西湖寒碧’的景象恐怕只有南方才常见。下过雪的夜晚清澈寒冷,明月皎然,刚刚开始供应的暖气还不足以令北向的宿舍暖和起来。缩在冰冷的被子里,我想就这样吧别感慨了。我从小被各种教育催促着与大家一起向前走,切莫停留,切莫落后,‘你可以向左转也可以朝前走,但是你不能停留’。我有认识真的停留挥霍时光的人,也有不断向前不肯放走一秒时间的人,我也爱过这样匆匆的人,不知道是因为羡慕还是嫉妒,我以为我能获取像他一样的本领,能像他一样大步向前绝不停留。但是我不能,哭着嫉妒还是笑着羡慕都是无谓,还不如停下来。于是我就停下来,没什么可做,也不期待有什么可做,在可预期的无业游民的时代到来之前,挥霍掉每一天每一天的风沙星辰。

     

    分享到:

    评论

  • 我近日发现毕业焦虑发生在每个人的身上,每个人都在患得患失,看到这种情况就应该想办法解决了,认识到焦虑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不要焦虑了,毕竟工作总可以找到,论文总可以完成,毕业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 弱弱地问一下...Dirlik爷爷这人到底好不好玩啊..?
    窝每次读他的批评都羞愤地看不明白...
  •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过在我玩了这么多年以后,现时这个阶段,我觉得你那个某老师是对的。

    虽然10年前也有某老师这么跟我说过。虽然那时我就觉得他是对的了。虽然那时再怎么知道他是对的,还是忍不住玩了N年。
    回复小A说:
    为虾米我这么严肃而悲情的日志让你笑死了>_< 好杯具啊。。
    不过您看起来依然那么青春无敌,我10年后孩子都打酱油了。。
    2009-11-03 13:36:57
  • 所以最快乐的时光是高考,在一条道走到黑的局势下我可以免疫焦虑。

    每次看到维特根斯坦放弃空气动力学去找罗素的桥段,我都在心里默念他有一个犹太爸爸。给我一个银行家的上,让我读30年我也不介意啊
  • 别迷茫,跟随心的方向就不会后悔。
    -------------------------------------
    这是在所以安慰焦虑的人的话里,最不起实际的一种了。
    回复桃。夭夭说:
    虽然留言的小朋友我不认识,你也应该给人家留点面子嘛>_<
    2009-11-03 12:56:45
  • 最后一段明显透露出一种很久违的味道啊。。

    话说我最近也处于毕业焦虑期,而且焦虑来源比以前更加深重和多样化,但奇怪的是我明显感到我不像以前那么焦虑了……大概我真的已经意识到走什么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走……
  • 别迷茫,跟随心的方向就不会后悔。
  • 我们都是爱焦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