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气 - [Them]

    2009-09-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46260731.html

     两年前,我有三个室友。

     其中一个Y是男友众多、在未名博客写探讨灵与肉、性与爱等问题访问者甚众的那位 ,目前在广州。
     另外一个M是又红又专、温柔贤惠的那位,目前在天津。
     再一个S是跟我玩得最多、今天下午结婚的那位,目前在上海。
     只有我一个还继续留在大多数时候天空灰暗、但偶尔却无尽明蓝、比如今天这样的秋日令人心醉的帝都。

      为了促成此女的好事——因为她的户口在学校,我前两天可是跑前跑后,跑遍各个相关行政机构与派出所,代人借户口这种事情,诸位可以想象,在我朝自然是极尽各种麻烦手续之能事。终于于前天上午借出,然后EMS寄出,昨天她就发短信问我快递号是多少——因为预约了今天下午登记,如果在这之前拿不到就坏了。之前也催了很多次,第一次见结婚结得这么争分夺秒的。

      真是争分夺秒。那天下午代人参观校园,眼看着参观完已经四点,而学院的学工办似乎结束较早,于是就先奔到学工办开证明。不想学工办的大姐说一定要有身份证明及委托书,于是又跑到燕南园60号楼找接头人拿身份证明。之前还一时脑抽不知道燕南园60号在哪,S电话里说:就是季老小屋的对面啊!我更迷茫:季老小屋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后来总算找到接头人,拿了材料,这时面临两个选择:1. 直接步行去学院;2. 回宿舍骑自行车。我还抱有一点希望可以在学院迅速拿到证明信,然后也许可以在五点之前赶到派出所,于是就回去骑车了。没想到,再次赶到学院时,学工办已经锁门,于是最终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那叫一个沮丧啊,比我自己结不成了还沮丧……

      但是今天下午我收到S姐姐的短信一条,她说她发了条短信给那个我一直很批判、她一直很迷恋的小白脸,说:下午我就要嫁作人妇,我会珍藏我对你最美好的感情,永远将你视为我生命中最独特的那一个,相信我们的感情是会比爱情更能抵御时间的考验……

      这都什么人啊…… 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妹妹。某次去KTV,她唱心雨,就是毛宁和杨钰莹的那个,其中有一句“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唱完她说:哼哼,等我结婚前一天,一定要把所有谈过的小情人都叫过来齐聚一堂,听我唱这首歌。(说这话的时候就有其中一个前任在场)

      总之S姐姐就这样嫁作人妇了,其实想来,是我认识的比较熟的非亲戚的女人(和男人)中,最早的一个。于是今天下午,Y姐姐突然出其不意的打来电话,听说她得了肺炎(多嗲的病啊),每日在家卧床养病,与三十多度的高温战斗。时过境迁,我们突然变得很像密友,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学楼的宽敞明亮的楼梯上,与身材妖娆、阅男无数的Y姐姐打电话。

      听Y说起M,此女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和一位憨厚的大叔火速的对上眼,曾经一度感情稳定生活甜蜜,可是现在要闹分手。我说为啥咧?原来是因为M大姐去了天津,而大叔在北京,那只需要三十分钟的城际列车坐多了头晕,一对小情人就这样被一百多公里的距离阻断了。不由得感慨人和人,事和事都是很不一样的。

     Y姐姐也分析我,怎么就那么死心眼,答曰是没有在一起过。所谓得不到的最矜贵嘛。所以等在一起之后呢,就可以消除一切幻想、坦然地承认过去有多么不值了……虽然道理我很同意,可是怎么就这么悲剧呢!得不到的时候盼得到,得到之后是为了取个教训明白过去都是用来回忆的 ——我妹妹说得对啊,我们家女人都命苦。

     Y说现在一起培训的小姑娘都生活单纯,听她讲起以前的事情都一愣一愣的,听她讲起室友们的故事也很震惊,说你们学校的人在感情问题上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我说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们又不混乱,我们都很认真。她说:就是太认真了,所以才不可思议。

     Y虽然目前在广州培训,不过工作是在深圳的。聊到后来越来越热情,我都说干脆去香港读书好了,以后周末还可以一起逛街血拼,小市民与穷学生的生活多么滋润。但是电话挂掉,我深深觉得以后再见到Y大姐的机会少之又少;以及M,虽然她只有城际列车的距离;至于S还有点动力,他们夫妇欠我一顿饭,无论如何也得在有效期之前滚到上海去蹭回来。

     两年前我和我的三个室友只一起住了半年,却也了解了很多她们的故事,虽然风格各异,共同点是对感情太过认真,这让我有时很想念她们。我记得以前我们以前常猜啊猜,在谁是第一个嫁人这件事情上很少有定论,但关于谁是最后一个,总是没有悬念地落在我身上。正如我以前所说,我不光自己喜欢悲情臆想,还很可以满足别人对我的悲情臆想。贴歌一首祝福S大姐新婚愉快,分半点福气给我,莫留低我一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生入学日 2008-09-12

    评论

  • 哈哈哈,看得我快笑死了
    多谢大姐,你这顿饭是没有有效期的啦,伴娘要不要算你一个
    回复人人说:
    算吧算吧。。
    2009-09-14 21:14:49
  • 我偶尔也来抢个沙发吧。你也知道的绝对理念不出离自身是没法走向绝对精神的。你还是快点在一起买个教训。反正原来并非很值得往往=原来并非不快乐。经过否定之否定后你就自在自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