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远在床上发梦 - [Them]

    2007-02-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4607037.html

    现在我越来越热衷于纪录家庭生活了哈。没办法,眼瞅着高中同学们初五初六纷纷都往学校去了,一幅x大不中留志向高远的样子,就我还是打算磨蹭到过了十五才出发。不标明下天伦之乐有点对不住,而其中的主要内容就是在床上发梦,再加上饭桌上吃喝。下面这段绝对是自娱自乐自毁形象,反正我一回家就上了贼船,终日厮混于一群不太正常的人中间

    1  睡觉
    俺妹睡觉爱发臆症(方言发音yi seng,我也不知那2字咋写),即乱打人还大喊大叫,严重时梦游。某夜喊得我妈都被吵醒了,而睡在她旁边的我仍不为所动,被抓伤也是习惯了。
    某晚,她朝左我朝右背对背睡,我嫌她挤我,她说没有啊,我说那我背怎么伸不直啊。她说你平躺过来,我依样做。“现在右转。”
    “夷,伸直了唉。
    “你看,跟电脑一样重启一下就好了。”(我的形象真素BC阿。。)

    某夜,2人正熟睡,她突然坐起来,我迷迷糊糊地问:“你想干吗?!
    “拉被子”
    “拉被子你给我说呀!快躺下”然后我把被子拉好,据说,神情严肃。不过醒来我就忘了,据mm称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某晨,她半睡半醒地坐起来问:“我昨天夜里发臆症了吗?”
    “没有吧…我也不太清楚”
    “哦…其实,我一晚上一直记着这个事儿呢,我不发,我要是不发,还要问你,我心里一只想着这件事。”
    “哦…”我看她没睡醒的样子,只当说胡话,“想着什么?
    “没发又怎么样呢,我还要问你,我为什么没发臆症?”
    为什么
    “我昨夜看完了《追风筝的人》…看完了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
    “看完后,我心里有点难受,胸口闷闷的…”
    我笑死拉我就喜欢看她没完全清醒时装正经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感觉
    “俺老师说了,我们新生都这点毛病,心里有话可是不能恰当的表达……总之,看完后,我变得知性了,所以没有发。”随后我们两人又继续睡去。

    2 羊蹄
    都说俺山东的羊肉汤好喝,不过我家里人都觉得除了我妈煮的我都膻气,妈不但会煮羊肉汤,羊蹄也炖得分外鲜美。某日我们一边吃一边评论,妹妹认为她该写本书:《我怎么煮起羊蹄来》;爸爸却爱上了白菜帮,说:我怎么吃起白菜帮来;mm前日看e.b.怀特的《这就是纽约》抱怨书名和内容完全不埃,建议书名写白菜帮,内容却写大头菜;随后我开始和mm争论白菜帮好吃还是白菜叶好吃,大头菜被无耻地忽视了。

    有次妈煮羊蹄不知犯了什么错,也许是忘了放盐?遭到大家的批评,这时画外音出现。妹妹说:她想呐喊,喉咙里却好像被塞住一样..
    我咽下嘴里的胡萝卜急忙接:她想彷徨,只见遍地的野草…(对了妹妹,鲁迅文集里头俩字儿的还有啥?)
    “(忘了忘了…)最后,她哽咽了”
    “她提起笔,想写些什么,又无力地放了下去。”

    3  永远在床上发梦 余生都不会再悲哀
    某日午后,妹妹在床上睡觉,我于窗前看书。一会儿她醒来突然问:“你不觉得我这次回家有什么变化吗?”
    没发现啊
    你仔细看看?
    呃…脸大了
    伊作势扁我之后又故作文静的声音说:“人家说的不是外表拉
    呃…有文学气息了…
    去,,那还不是装的吗
    我笑道:那到底是什么变化
    你仔细观察阿,,内在的方面。。难道大学生活没对我有啥熏陶。。
    我很纳闷,“那你觉得我念4年有什么变化吗”
    “有啊!”
    啥?
    “深度阿,,广度阿,,”
    恩,中华的深度,中华的速度,中华的力度
    “速度和力度没有变。。”
    “你老师不是说了吗,你现在表达能力还不够,所以变化不大…”
    “姐姐,这次我可是要和你谈正经事儿”
    “咋啦?”
    “很严肃的。”
    恩恩。
    “事关我的终身大事…你可要帮我,我可不能嫁个语文老师”说着手扯头发作抓狂状。
    我也扔下书跑到床上去躺着,吃着布丁问:那你要嫁个啥样的?
    首先得有钱。。
    你这孩子,我认识的都是心灵美呀,有个大一还大二的,很有才华滴,经常写个诗啥的,跟咱爸当年似的
    有才当然不错。。可是诗人,不太好沟通啊,,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可不能嫁语文老师啊!!(又扯头发抓狂撞墙)
    好好好,那啥,多大年纪
    反正肯定比我大啊,但不能大太多。。
    “恩,”我寻思着:“我得找个80年的,大我七岁,,我喜欢7这个数字…
    “啊,我喜欢三,那就是86年了!
    “呀 XX(我一个高中同学 她也认识)就是86年生的哎”
    “那不行,他长得跟咱2舅太像了,跟他谈我会觉得跟2舅谈似的……”
    ……寒,你说有钱,难道是生意人,我最讨厌生意人啦
    不一定拉,反正得婚后无子
    你说什么?
    一有啥意外状况,好卷铺该走人那
    …………你想忒远了吧,我开始说自己:“其实,你看,我一学政治学的,不找个政客就没法学以致用啊……虽然咱妈肯定不同意”
    …那也不错,吃喝都是公家……就是有点危险那,对拉,啥是政客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理论上讲公务员是中立的不算,理论上讲政治和行政是分离的…而且最好是个无党派或者93学社之类好歹算高级知识分子。。
    听你说,那不就是政协的吗??
    。。&*^%$那个啥,其实跟外交官也很爽搭,起码参赞级别以上的…不过我们教外交学的老师都说了,外交官都是世袭的……
    世袭好啊,你就是大使他妈了!我就是大使他小姨。。
    。。。&*^%$什么呀,世俗的压力家族的鄙夷,我难以承受啊。。不过,你想想,在雷克雅未克还是赫尔辛基什么叉叉官邸里头住着,暖和时出门遛狗,当然啦,太冷的时候就跑到南方去,到巴黎马赛什么的~还有豁免权,啧啧
    巴黎太吵,你又去了伦敦,伦敦空气不好,你最后还是去信阳了…
    呀 你还在信阳吗?嫁了个河南老公?
    我类天那。。你可不要让这成为事实啊,我的未来就全靠你了,终身大事啊姐姐。。
    恩恩,,我记着呢,帮你留意…

    --------------------
    话痨完毕。对了,爸一被要求做什么事就说以我的智商是不适合再XX了。
    现在套用此句做总结:以我的智商是不适合再写博棵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青青子衿 2006-02-25
    近期关注... 2006-02-25

    评论

  • 你咋老认识诗人,那个女诗人D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