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声不可闻 - [View]

    2006-10-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3722595.html

    也许是一百多年前,那书生住在京城西郊著书,说是著书,其实不过每日于窗下念诗经,对着竹篱小院,门外西山。一夜之间满眼的红叶,颜色流转中不觉又是一年,眼看重阳了。

    他常站在楼上窗前看隔壁园子里的女子荡秋千,这天她刚洗了头,湿漉漉的有水滴沿着头发滴下来,滴在落叶上,他看得真切,似乎能听到声音,闻着味道。暗香盈袖,这女子的重阳可不像李易安般惆怅,他想起宋人在薄雾浓云间寻寻觅觅,黄昏院落里凄凄惶惶,终还是人比黄花清歌断肠。

    这样的季节真令人想念长安。他想去看看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可是还有这机会吗,不知道,好像什么都是靠不住的。有些人说这个时代就要覆亡,像狂来舞剑怨去吹箫的定庵,那诗倒是好的,可他却不管时代。生死哀荣穷首鬓白不过是天经地义,树犹如此,人犹如此,国又能如何。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昨晚睡前似乎还念了一遍阮郎归。

    案上的书卷正好翻到一页说:“草色之最茜者,至翠云而止。非特草木为然,尽世间苍翠之色,总无一物可以喻之,唯天上彩云,偶一幻此。”他便开始看天上彩云,许久才觉要下雨了,又要下雨了。隔壁女子还在荡秋千,差了丫鬟回去拿伞,头发未干,有点不耐烦。他想起她过两日头插菊花的样子,翠云草,也许是这个样子。

    到了傍晚,雨还不停,有点李后主冉冉秋光留不住的味道。国破家亡的人都这么悲伤的吗,他却安然地在这里等下雪,看山间由红而白,白了又绿。多年前的事情许多不记得,好像即使接了一捧簌簌黄花,也拾不起漫天飞舞的红叶。但错过的事情,也未必是好的吧,他这样想着摸出几卷书来,却没有读。掐灭灯花躺在床上,听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一千多年前的情景如此真切,他觉得很感动。一座城池一个国家,到底都会衰败会覆亡,可是天不变道亦不变,他想自己的书会留传吗?但是,又何必要流传求永恒呢,还是想多年以后会有人记得吧,多年后会有人记得吗?想着就睡了,枕上闻秋声,并不零落。
    http://www.inkcn.com/c730/qyjn/15.JP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