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La vita]

    2009-03-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36835062.html

    我在成田机场丢过的东西真是太多了,帽子、围巾、相机,神奇的是每次到后来都找到了,最抓狂的一次是丢登机牌——那简直不是丢的,是被我扔的。当时我往垃圾桶里扔塑料瓶,顺便就不知怎么把登机牌也扔进去了。直到15分钟后过安检时才发现,思来想去,回到那个垃圾桶处,只见它稳妥地躺在上面,囧。

    再说上次去成田的经历真是痛苦,我只是不想拖那个巨大的箱子爬银座线的楼梯,就决定去乘大江户线到御徒町,然后步行去京成上野。在地图上看这个计划很不错,结果实际操作起来,我忽略了御徒町是个很大很大的车站,而升降机只有一部。偏偏又是在远离我要去的方向的那一端,狂走啊狂走到了电梯,出来后还要再走回来。又选了一条错误的路,周末的Ame横丁可是人山人海,我穿着冬衣汗流浃背地拖着大箱子挤过人群,这种经历真是刻骨铭心那。最后终于挣扎到京成上野车站的时候,只见门口一个BUS站,上面硕大的几个字:(开往)浅草寿町。当即泪奔,浅草寿町,那不就是我家吗……当然是错过了3点43分的特快列车,只好花2倍价钱乘4点的Skyliner,事实证明skyliner很舒服,铁道迷必体验的列车。(可是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以我连把箱子从行李传送带上拿下来都无能为力的废材——眼看着它从我面前过了两次,无论如何都拉扯不下来,最后还是好心大叔帮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爬银座线那令人发指的漫长的楼梯的。太差了!我可以理解那些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就冲这一点,也要养个儿子!)

    然后要说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北京,我的室友们是如何度过每一个无聊的白日和夜晚的。从早到晚我寝室都回荡着一首歌,就是川版"谢谢你的爱"——"哎呀~好痛苦呀~"很快我也学会这句了,一天到晚地唱。到了晚上呢,宋同学和袁同学会一个人玩单机版ZUMA,一个人玩联机版qq龙珠,一边打一边互相交流,还都把声音开得很大,整个屋子里就是那个"砰砰~砰"的声音。有时候还玩一些联合起来整她们共同的网友(信科男)这种事情。某晚,宋说突然很想听"草泥马之歌",可是网上怎么都搜不到(校内只能访问国内网站,于是什么twitter,flickr,friendfeed,plurk,hellotxt,netvibes,bloglines,youtube之类的都远离我了),袁说:那我们搜歌词自己唱好啦。于是很快我寝室就响起了二重唱版的"草泥马之歌",唱得好投入好声情并茂,而我正躺在床上假正经地看什么帝国主义!卧谈时分,宋大姐就开始讲小沈阳,这真是从未料到的事情,宋大姐说想不到她和孙zh大哥竟然有了共同点。而孙zh大哥是袁同学一年前的男友,有点神经质,尤记得当年袁大姐声嘶力竭咬牙切齿地说:我喜欢陶喆,可他喜欢二人转!

    关于两位女子的复杂八卦,真有的好说了。y大姐,我所知的完全是冰山一角,几位大叔以年龄为代号,简称为"30"、"32"、"38"。30又称光华男,前途光华,深邃内敛,只是事业心强过儿女情长,不肯结婚也不肯稳定关系,好像是y比较心仪的一个。32,据说"很2"。38,体贴入微的深圳电信男,据说对y"很好很好很好",唯一的缺点是已婚,有点麻烦。此外还有些已经out出局的天蝎男、摄影男,只是偶尔被提及。至于那个喜欢二人转的大叔,每次被提及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s大姐,比较简单一些,简言之和孙k小哥有那么七八年的稳定关系,孙k小哥将去杭州工作,s大姐也一起去杭州过小日子。问题在于她年年不忘另一个我很讨厌的章sy大叔,一天到晚的说"怎么办啊……我好喜欢zsy啊",还要强调她对章是完全精神上的迷恋,拒绝肉体接触……汗一个,说之所以要跟孙k过,就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个男人能容忍我喜欢zsy",囧。反正我是孙k小哥从头到尾、自始至终、一以贯之的支持者,就不理她。更有甚者,某晚她还YY:以后虽然她和孙结婚了,章和他女朋友结婚了,但是过了几十年之后呢,他老婆死了,孙也死了,到时候她和章两个人都太老了,亦没有体力和精神和必要搞一搞了,就可以两个人在一起度过温馨的、亲密的、平和的人生的最后几年了,"那将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啊!"且不要说孙小哥听到会作何想,我反正都心碎了。

     

    出现在谈话中的男人太多,有时候我很难搞清楚,其中似乎有一个叫蒋ym的,招行男,她们认定这个男人是为了"能够向人炫耀"而不顾一切型的,且虚伪,一定骗过女朋友不少。于是某晚,她们就同时分别和这一对网聊,袁跟蒋聊,宋跟他女友聊,一边交流相互核实,真是笑死我了。当时我正好在看一本关于伯林的小说,有一句引用FROST的,说家园就是"你不必配得上它才能拥有的事物"。我念给她们听,说蒋同学就是不断远离家园的人啊,她们表示同意。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哪个人不是都在远离家园吗?


    袁大姐这个强悍的女子,我似乎以前也写过她,直言不讳"不必要长相好但一定要有钱"这点,而宋大姐则直言不讳"长相要好"这一点。袁总是喜欢摧毁小女生对浪漫爱情的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而且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某个下雨的夜晚,大家躺在床上,宋说:"哎呀(她一说哎呀,我就觉得下面应该是"哎呀~好痛苦呀~"-。-),我好想sk啊……",我就说:"我好想XX啊……"袁开始教育我们,先说宋:"你想sk什么呢?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东玩西玩,你可以指挥他做这个做那个,你不过就是想要个傀儡而已吗……"再说我:"你不觉得你想XX这件事已经占据了你生活的绝大部分吗?可是他想一下你、联系一下你只是他生活的极小一部分,你不觉得不公平吗?"我说不公平就不公平呗,她说:"但是这样下去只会助长你沉迷过去的习气,长久下去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虽然我不同意啊,但是不得不承认袁大姐教育人真是很强势。

    总之好玩的话题还很多:面相、星座、关于没找到下家绝对不能离开上家的理论分析。bbs上的热贴,都是些丝袜控ws男激动的讨论,而其实北京城里穿丝袜的女人还不如银座线电车里一节车厢的多,更不要说学校里了。今天的热贴排名第一则是"跟踪老公找小姐的整个过程,我无语了",室友们边笑边讨论,说这个不如上次那个婚外情刺激。我觉得很搞笑的是食堂里的兰州拉面,大碗叫"大拉",小碗叫"小拉",一排人排队依次说"大拉""小拉"……打zuma,她们叫"大屏""小屏",说小屏效果较好可以纵观全局。打连连看,a说"你应该去高手区才对",b说"我早就不在低手区了啊……"于是又有了高手低手。

    每天下午都讨论:晚上去雕刻时光吧!去愚公移山吧!去三里屯village吧!结果最后总是去了楼下小白房买麻辣烫吃。我总是提议,我们去紫禁城吧!后来被告知门票100,从此打消了这个念头。

    发件人 reference


    附我校面食部的菜单一枚。我很奇怪另外三个究竟是怎么来的,因为要配合"大排"所以统一都加了"大"字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囧 这张大排照敢情您是在面食餐厅拍的?!!!?
    kaika
    对啦 我开始做新华出版社的实习生啦 从后天起
    回复kaika说:
    为啥我不知道您是谁……
    2009-04-13 18:21:39
  • 这篇笑死我了,特别是最后几句

    没想到你这么冷笑话啊 哈哈哈

    我也要酝酿点有深度的文章

  • 成田刚摔了架货机...

    BTW 那首歌出离于强大了。我觉得也很有味道
    回复Fir说:
    我这个月4次出现在成田。。还是错过了那架货机啊……

    (哎呀~好痛苦呀~~)
    2009-03-24 22:39:42
  • 为什么大XX都这么贵
  • 楼下这个sk同学是里面上榜的sk吗……
    你怎么回北京了
    回复emilyplay说:
    显然不是……这是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SK

    我回学校办手续,已火速返回……
    2009-03-27 14:29:13
  • 您现在到底是在日本还是在贵校。。。
    回复木遥说:
    在贵校啊……贵校的官僚主义作风真是令人发指啊
    2009-03-22 17:00:26
  • 这篇笑死我了,我承认我根本没有耐心看完,就算看完了也搞不清楚人物关系,但我还是觉得很好玩……
    回复StarKnight说:
    建议您看完吧……您会收获颇丰的。。
    2009-03-22 00: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