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情说爱 - [Reader]

    2009-0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34445839.html

     记得是《拥抱逝水年华》里看到的,讲一个关于普鲁斯特的段子,好像是普鲁斯特写的某某夫人,主持某沙龙谈兴甚浓,后来有人问:您说了很多,还没有说到爱呢。某夫人眉毛一扬,笑道:关于爱,说有什么用?做才有用。或者是“爱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这句经常看到的话,具体记不太清楚了,总之大意如此。不过事实上,说爱不但有用,而且基本上是通往做爱的必要前提。又记得看过的某个喜剧电视剧里,某男甲教育另外一个遇到MM就想马上勾引人家上床并屡遭失败的某男乙说:要知道,在你认识一个人和你跟她睡觉之间是有一个gap的,而我们把这个gap叫做conversation. 总之,说得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做不做得成,这一点,在我重读《挪威的森林》时有了更深的感触。

     比如渡边君这样的人,跟其他女人都是先做了再说,独跟小林绿却是经过了漫长的谈情说爱打情骂俏在伞下拥抱以及睡在一张床上听雨声还要说:“私もやらないと思うわ”(我也觉得不能做哇)。为什么呢,窃以为,是因为村上君要在这个过程里向我们展示谈情说爱的范本,说这个事情,可不是我爱你三个字那么简单。比如,范本如下:

    "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绿子问。
    “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部溶化成黄油。”

    “有多爱我?”
    “就像春天的小熊。”
    “哎?”
    “你正在春天开满鲜花的草地上享受阳光。这时对面走来一只毛茸茸的可爱的小熊,对你说,‘小姐,可以和我一起玩打滚么?’,然后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在长满了四叶草的山坡上打滚玩了一整天。这样很美吧。”
    “很美。”
    “就是这么爱你。”

    绿子在电话的另一头默默不语,久久地保持沉默,如同全世界所有的细雨落在全世界所有的草坪上。

    「どれくらい私のこと好き?」と緑が訊いた。
    「世界中のジャングルの虎がみんな溶けて、バターになってしまうくらい好きだ」 

    「どれくらい好き?」
    「春の熊くらい好きだよ」
    「春の熊?」とミサトが顔を上げた。「それ何よ、春の熊って?」
    「春の野原を君が一人で歩いているとね、向こうからビロードみたいな毛なみの
    目のくりっとした可愛い子熊がやってくるんだ。そして君にこう言うんだよ。
    『今日は、お嬢さん、僕と一緒に転がりっこしませんか』って言うんだ。
    そして君と子熊で抱き合ってクローバーの茂った丘の斜面をころころ転がって
    一日中遊ぶんだ。そういうのって素敵だろ?」
    「すごく素敵」
    「それくらい君のことが好きだ」

    緑は長いあいだ電話の向こうで黙っていた。
    まるで世界中の細かい雨が世界中の芝生に降っているような沈黙がつづいた。

     这最后一句出现在结尾里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对于中学时代看的这本小说,到重读之前我的印象里只有开头和结尾的画面了,开头是渡边和直子在草坪上散步,结尾是和绿打电话,沉默如同全世界的细雨落在全世界的草坪上。今天的黄昏时分,便是落了这样的细雨,让我想起曾经很喜欢的一句词“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如此喜欢这句,可能是因为开头多了一个“对”字,这样句法上的不对称感很让人着迷。现在雨又渐渐大了,敲在我正在打字的电脑背后的窗上。全世界所有的雨,全世界所有的窗户,全世界所有的日落,全世界所有的星光,全世界所有的旅程,全世界所有的轻声细语,Shall we talk?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上上个月我才看完的挪威的森林 居然不记得有老虎化成黄油这一段了……绿小姐一直很有个性 男主角一直也很会说话的样子 不过 结尾的地方实在令我接受不了……
  • 写得好好,赞下:)
    回复fableberry说:
    我没有怎么写嘛……只是把翻译略作了一下修改而已,我在网上搜到的翻译都和原文出入好大-。-
    2009-02-10 13:56:50
  • 甚好,特别是在我这里也在下雨的时候看到这篇。。。。。
  • 当年我在某个园子里追求一个中文系的mm,就是买个维尼小熊等在她楼下,等她问起为什么要买小熊,就假装漫不经心地提起村上这段文字。她的眼神立刻就融化在蛋黄色的月光里了
  • 我记得绿子说买蛋糕那段
  • 我也只记得你所列出的这些,然后还有那个戏剧老师对左翼学生说他不认为世界上有比希腊悲剧更悲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