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Road Not Taken” - [Them]

    2008-12-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32786531.html

     暑假在北京的时候,和一个经常写我看不懂的文章的MM吃饭,期间说到读书进路的问题,MM说学校有个“希腊研究中心”,有一些很神奇的老师,很想去读读看。我也觉得是很不错的,但是想到先要去学希腊文拉丁文之类,耗时耗力,还是算了——当然,要学什么都不是不可能,可能理论物理之类确实需要点天才,不过大多学科都是花了时间进去总能学到的挖。

     前日和另一个喜欢讲美国学术体制的大叔(大叔并不是很大,但是考虑到既不能叫小朋友,也不能叫MM,就只有大叔这一个选择了……)吃饭,大叔说他的师姐突然又回去读中文了,刚考了硕士。我们说到“中文系”、“哲学系”之类的时候,总觉得那些孩子是多少有点非主流(非90后的非主流,好好的一个词又被毁了……)的,但其实他们都正常单纯善良宽容,关键是少了些负担——当然不是说所有人,总有一些,单纯善良宽容的、少了些负担的人。

     我们大家都喜欢阅读的blog槽边往事曾经有一篇写给echo的深情好文,其中说到:“这好像是你一直想要那种生活之前的定语,现在还是如此吧?一个人大学去念最好的商科,毕业以后去海外念MBA,进出大型外企,努力摆脱小城镇的口音甚至要 彻底改变自己的想法,那这个人应该有某种极强的欲念,想要得到某种自己想要的生活,某种个人的山上之城。在那里,一切安放甚妥,一切毫无瑕疵,因而值得人 去努力追寻。甚至这种追寻本身也意义重大,可以评判个人成功与否,但是这种追寻不容置疑。通往山上之城的第一块阶梯被抽空了,那么一切都会随之倾坍。说实 话,有些时候我很怕持有“积极进取人生观”的人,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价值观以至于有时候有种危险的倾向:想烧死所有情绪低沉萎靡不振的家伙。就像很早以前 人们烧死麻风病人,烧掉的不是其它,而是自己的恐惧。

    《海上钢琴师》里主人公在船舱一角就可以把自己安放,世人则可能需要更多条件,更多空间。要那样的收入,那样的地位,那样的房子,那样的车子,那样的言谈 举止,那样的服饰礼仪,那样的护照签证张和旅行箱标签,需要多少这样的东西才能把自己安然置于其中?就像一个杂技演员站在巨大的木球上,每一秒保持平衡, 但是每一秒都有内心的安宁?15年来,你走了那么远的路,你是否有一个城,一间屋,一个状态,可以妥善地安放好你自己?不觉得狂喜,也不觉得悲伤,而是觉 得安适?谁在意谁诅咒了谁的上海?”

     这篇文当然引起大家的遐思,八卦之余也开始追echo的博客。今天看到一篇,这位MM刚刚开完年会回来,疲倦之余依然保持着令人钦佩的积极进取的人生观。她说:

     我想起我的一个非主流朋友。她曾经说人的心理暗示很重要,因为我经常跟自己说“我要做marketing,我要去欧洲”,所以我做了marketing, 我去了欧洲;而她每天早上醒来都对自己说“我要做我自己”,所以她什么也没做。我想说的是,人的存在,不可避免地要依附一些外在的定义,一些被广泛理解和 认可的定义,比如说,做某种工作,拿着XX公司的名片,住在YY楼盘,开着ZZ牌的车。这样做不为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比较“方便”,方便自己理解和 认可自己,更方便别人来理解和认可。如果世上成千上万条现成的路不想走,一定要开辟一条自己的路,需要异常强大的意志和自我导航能力,如果要做“我自己 ”,还得给“我自己”找一个定义,因为毕竟,“我自己”这三个字本身是不具备什么意义的。这个朋友最近彻底离开上海,去了北京,据说那是一个好地方,我希 望她能在那儿找到她自己。

     上面引用的两篇文章,都以相似的排比句描述一种生活,对于一些人来说,能够达到自我认同的一种生活。当然不是所有人如此——我老是重复这句话。还记得以前英文课上的open question是成人和婴儿的区别吗?我一直觉得最大的区别在于,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的面前有无数条路可以选择,无限的可能性在眼前伸展。而对于一个成人,重新选择的成本太大,所以对于“the road not taken”,能做的只有想像而已。

     我现在并不面临什么非要做的决定,也不需要给自己什么心理暗示,我没有目标地过平淡的每一天。可是也许在以后的某一天,我也会说:我有一个朋友,他/她每天对自己说“我要做marketing,我要去欧洲”,所以ta做了marketing, ta去了欧洲;而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对自己说“我要做我自己”,所以我什么也没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冬至 2008-12-21

    评论

  • 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我总是不相信佛家说的那种“放下自己”。
  • 我有一个朋友,他/她每天对自己说“我要做marketing,我要去欧洲”,所以ta做了marketing, ta去了欧洲;而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对自己说“我要做我自己”,所以我什么也没做。

    完全就是在说我啊,太精辟了.........
  • 哦,选择的成本是个刺伤我D字眼
    回复小别说:
    哈哈,小别还不是很大叔啊。。加油加油
    2008-12-22 11:43:40
  • 我不喜欢和菜头,我觉得,比方说,您写得就比他好……

    又,加您的gmail了,没别的意思,只不过这样可以很方便的看到您的share...
    回复木遥说:
    =。= 我觉得您写得才是好……(今天真和谐)

    谢谢您share我的share。
    2008-12-22 11:4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