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与梦想,与中国 - [View]

    2008-08-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27598019.html

      某日我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天空灰暗但道路姹紫嫣红的首都,突然觉得“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多么感人的口号啊。每一个从应然的维度来看待世界政治的人,难道不是至少哪怕是一点抱有这样的想法?那是斯多葛派的世界公民,康德的永久和平,黑格尔的承认,德里达的友爱,——我以前总是不解像《永久和平论》这样的没有任何现实性的论文,为什么两百多年来被不断的阐释,即使是在美国中心的国际关系学领域内,现在想来,这就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力量阿 -。-

      在那个梦想里,没有外来人和流亡者、没有驱逐者和居留者,人们只是相遇,与对方相遇,并承认。所以在每一个漫长的开幕式中,前面的节目再精彩,各国代表团入场的部分再冗长而令人昏昏欲睡,它都有着更加美好的意味。与我们长期以来看到的国际新闻议题不同,那些议题总是被部分角色限定,新闻由他们来写就。但是此时此刻,仿佛世界真的一下子集中在了那个被烟火包围的体育场一样,人们平等而自由,友善而欢乐。(即便是忧心战事而面无表情的普京,在回去关心打仗之前,也得先把这表演看完)

     让人想起加缪写下的对世界的礼赞——确切点说是欧洲:

     在光亮中,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我们的兄弟们和我们在同一天空下呼吸,正义是活生生的。于是帮助生活和死亡的奇特快乐产生了,从此我们拒绝把它推向以后。在痛苦的大地上,它是不知疲倦的毒麦草、苦涩的食物、大海边吹来的寒风、古老的和新鲜的曙光。在长期的争斗中,我们和这欢乐一起重造这时代的灵魂,重造一个将什么都不再驱逐的欧洲。

     然后想起中国。中国在我心中过去,现在和将来一直是个文化的概念,但却难以具象化。张ym的古代篇带有法西斯美学意味的演绎固然盛大而绚丽,气象万千,却总觉得少了一点能扣动心弦的感动——这样的要求当然太过苛刻,毕竟只是场舞台演出。前些日子在“思维的乐趣”看到一篇blog“什么是中国”,作者列举了许多被媒体报道的有中国意象的东西:天安门、飞跃鞋、功夫熊猫、金镶玉、中式庭院……每个人眼中都不一样,而我眼中的中国毋宁说存在于文字中,所以觉得这篇blog下面的一则留言非常动人:

     张一帆 说:
     我的somewhat reactionary素描:
     中国是嘉峪关风沙里的长城的背影,是院子里唰唰唰洗牌的声音,是关公火红的一张脸,是人人一本语录 的疯狂,也是内讨国贼的呐喊,是包公砍陈世美的头,是卧薪尝胆,是象牙筷子,冰糖燕窝,也是黄河里 的泥巴和长江上的航船,是白素珍的苦海无边,也是唐僧肉的长生不老,是白日依山尽时喝的一壶酒,是 三九四九时冻死的老狗,是十年寒窗,鞠躬尽瘁,一醉方休。


     我总觉得文字里的中国,中国的文字,是我们最初的和最后的家园。歌舞里的盛唐气象,虽总是难令所有人认同,但一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就足以满足所有人的想象了。忍不住再贴两段我觉得很中国的文字,第一段很有名,第二段不是那么有名: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世说新语•任诞》)

     夜,雪大作,时欲登舟至沙市,竞为雨雪阻。然万竹中雪子敲戛,铮铮有声;暗窗红火,任意看数卷书,亦复有少趣。自叹每有欲往,辄复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鲁直所谓“无处不可寄一梦”也。(袁中道·《游居柿录》)


     这里包含了我最喜欢的中国人的优良品质-。- 远比勤劳勇敢聪明善良之类优良的多,何况后者一点也不中国。

     大家应该可以看出我有多么热爱美丽的中国,虽然我对本届奥运会少有关心,对奖牌数也无甚兴趣,这只是因为我本身对体育缺乏兴趣而已,并不是对体制有何异见。但是我昨日倒是在百度贴吧看到一篇批评本国体育体制的帖子,质疑奖牌的意义等等——这样的意见恐怕也不在少数,但是后来再去看时已经被删了,我不知道普遍如此还是只在百度贴吧如此。总之,不宽容成了我们现在最不优良的品质,不宽容,是很可怕滴,即使是借着奥运的名义。

    ------以下为转载艾未未文,与Tracy Chapman歌一曲----

    08.08.08    开幕式
    艾未未

    8月8日是普通的一天。这一天,世界聚在中国北京迎接奥运会。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中国人梦想了一百年。

    人们为这一天喝彩,因为它象征着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真实的变化。当全世界的目光凝视中国之时,中国融于世界。世界变的小而紧密,与中国不可分割。

    人们为这一天喝彩,因为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国人艰难地拆除壁垒,打开门户,面对眩目的阳光和无止境的风雨,真实的感受到了变化。人们期望那些汗水和期望,速度和力量,会激励中国改革的步伐,更为坚定,更加从容。

    中国和世界再次相遇,人们看到,地球变小了,它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小。人们再一次告别傲慢和冷漠,告别陌生和歧视,会聚在同一片土地,重新发现对方,握手言欢、鲜花美酒,为了和平友好。

    为了这块土地上的这片阳光,中国经历了漫长的灾难、苦痛和屈辱,令人绝望的黑暗。

    今天,让我们回避分歧,忘却异同,忘却这个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民的共和国,建国近六十个春秋后,仍然没有结束专制统治,没有实现全民民主选举;忘却在这里言论自由和媒体开放的代价比生命的价值更要奢侈。

    在一个无处不政治化的世界里,今天人们说,必须反对政治化。记住这仅仅是一次短暂体育游戏,与历史和心智无关,与伦理和道德无关,甚至与人性无关。因为政治可以是“别有用心”的,且是“反华”的。政治总是在提醒人们,是谁筑建了截然不同的世界,驰骋着徊然不同的梦想。

    人们有太多需要告别,让我们告别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专制,因为无论是什么理由,其结果是践踏平等,拒绝正义。它窃走了民众的欢乐和笑容。

    告别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歧视偏见,因为它狭隘愚昧,拒绝接触和温暖,腐蚀着人类欢乐向上的信念和尊严。

    捍卫自由表达和交流的权利,唯有这样才能避免战争与流血,给予真实的问候,关切和祝福。

    国家体育场的设计和建造,是奥林匹克公平竞技精神的胜利,她告诉人们,自由是可能的,但是需要公正勇气和力量。基于同样的原则,我远离不诚实的庆典,因为我相信,选择的自由是公平竞技的前提,是我珍惜的权利。

    《卫报》2008。08。08

    附:

    艾未未 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
    采访人Jonathan Watts
    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英国 卫报

    北京奥林匹克体育场独特的钢椼架编织设计看来注定要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它会让人们对中国富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产生敬畏。这里届时将成为开幕式、体育赛事和颁奖仪式的场地。

    但 是同瑞士建筑家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共同设计出“鸟巢”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却说,他不想和有关这个体育场的政治宣传扯上任何关系。“我已经得到了设计的快乐, 那其余的都是垃圾。我对把自己同奥运会或是国家联系在一起没有任何兴趣。我很讨厌那种为了做推广或政治宣传而鼓动出来的感觉。我本能地想回避。这种感觉就 像是人们不坚持事实,而是试图去凭空编造些东西,去误导人们,使人们不能进行真正的讨论。这对任何人都是无益的。”

    艾未未有足够的理由反对政治宣传。在清除右派的一次斗争中,其父艾青,中国最伟大的当代诗人之一,在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起的二十多年中,被禁止出版一切作品。在被流放到新疆的日子里,他被迫去打扫厕所。那么又是为什么,他的儿子会参与这样一个明显被政党利用的工程呢?

    “不是国家,而是瑞士的一支设计团队雇用了我。这个国家里没有人会找我去做这个项目。但即使有人找过我,我也不会去做。我有太多的理由不去这么做。”

    艾未未如是说,但他又补充说他没有后悔。“设计本身对我有一份意义,不管是一个体育场或是一个马桶,形式都是有趣的,因为它们都和人类活动联系在一起。”

    " 对于一个想证明自己是国际大家庭的一部分并且想证明我们有着同样的价值观的国家而言,这个体育场是一个大胆的设计。它代表着很多的激情和能量。作为一个建 筑作品,它象征着历史长河中的这一刻。我想很多家庭会带着他们的孩子去那里,这也会激发人们对于努力所能达到的成就的想象力"。

    他 认为,国家体育场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不需要室内设计。“一切都是一体的,结构就是它的自身的艺术形式。由内至外它都是一个整体。它是一个完整体。这使 得它在概念上就非常独特。这比外观重要的多。”艾未未感到,“鸟巢”的标签损害了这一点。如果你注视的时间久了,它就又变成了别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从 来不看它。我告诉别人我永远不会去看体育场。他们都说:“这个家伙疯了,他居然不想去看08年8月8日的开幕式。”如果我那时候头脑依然很清楚,我宁愿断 了和它的任何关系或是被人们遗忘。

    对 于他的同龄人张艺谋导演,艾未未措辞也颇为苛刻。张艺谋正同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联手编排奥运会开幕式。“世界上所有龌龊导演都参加了,真是令人作呕。”艾未 未做出了如此评论,“我不喜欢任何无耻地滥用自己职业的人,他们没有任何道德上的判断。这是没有思想的行为。我非常公开地批评将文化用于政治宣传目的,而 摒弃了艺术和智力真正功能的倾向。所有人都倾向于不去谈论过去,而剩下的就是娱乐和欢庆。这简直是疯了。”

    在 张艺谋的职业生涯中,他曾遭到来自当局和甚至当局的反对者的批评,而此番,斯皮尔伯格曾说他青睐2008年奥运会是因为它推动了全球共同的道德标准。不管 怎样,难道艾未未不是同样如此吗?“我有明确的政治标准。它并不是去反对国家,而是去争取个人立场,言论自由,人权以及公正。这些听起来都是些大词,但如 果你是在这个社会中成长起来的,它们就不是什么大词。很遗憾我们总是要去思考这些事情,但是,它仍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今天如果你去读一份报纸,你会发现众多问题是由这个结构和维持权力所造成的。它反对一切人类社会应该争取的东西。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是我很高兴成为了一个名人。成为名人对我唯一的意义就是我得到了更好的机会去争取那些东西。

    “在北京你走不出一百米,就会忍不住自问,我为什么会生活在这座城市里。

    但同时人们却又在欢庆即将到来的奥运会,这真是颇为讽刺。就看看上周北京的空气吧。但即便差,也没有这里的政治环境更糟糕。”

    我问艾未未他的言语为何如此激烈,而他又是否害怕带来的影响。他回答说:“这是我唯一不担心的事情。我是个50岁的人了,我的父亲30岁的时候就被关到监 狱,随后又被流放。人总要做些事情,这永远都不晚。我们必须一直按照自己的标准去做事,去做出决定,去参与或是反抗,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尺度。”

     

    (这首歌虽是folk风,很不适合做主题曲,但是歌词内容真的很和谐很美好。you and me本来也挺好的意思,让人想起马丁布伯的名著《我与你》,只是。。编排的太差强人意啦,器乐版还不错,颁奖的时候老听到。另,这个mv里面还出现了dalai lama大叔的大头)

    Heaven's Here on Earth

    by Tracy Chapman

    You can look to the stars in search of the answers
    Look for God and life on distant planets
    Have your faith in the ever after
    While each of us holds inside the map to the labyrinth
    And heaven's here on earth

    We are the spirit the collective conscience
    We create the pain and the suffering and the beauty in this world

    Heaven's here on earth
    In our faith in humankind
    In our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In our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I've seen and met angels wearing the disguise
    Of ordinary people leading ordinary lives
    Filled with love, compassion, forgiveness and sacrifice

    Heaven's in our hearts
    In our faith in humankind
    In our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In our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Look around
    Believe in what you see
    The kingdom is at hand
    The promised land is at your feet
    We can and will become what we aspire to be

    If Heaven's here on earth
    If we have faith in humankind
    And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And an unfaltering belief that truth is divinity
    And heaven's here on earth

    I've seen spirits
    I've met angels
    Touched creations beautiful and wondrous
    I've been places where I question all I think I know
    But I believe, I believe, I believe this could be heaven
    We are born inside the gates with the power to create life
    And to take it away
    The world is our temple
    The world is our church
    Heaven's here on earth

    If we have faith in human kind
    And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And an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This could be heaven here on earth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觉得那两段所写的行为是女人的优良品质——情绪化,凭着直觉行动……

    唯有记叙这两段故事的时候特意写一些雪啊竹啊炉火啊的背景,才是中国的审美趣味……
    回复百毒说:
    777~~你们这些条理男GTD男,审美早就一点也不中国了。。
    2008-08-15 21:19:23
  • 哦,一种风流吾最爱,魏晋人物晚唐诗。话说这个我也粉稀饭

    张季鹰(张翰),辟齐王东曹掾,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菇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

    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
  • 我为了证明前几天看的啥啥google后年轻人越来越不能长期集中注意力的错误论调,认真的读了每一个字。
  • 这里包含了我最喜欢的中国人的优良品质-。- 远比勤劳勇敢聪明善良之类优良的多,何况后者一点也不中国。
    -------------------------------------------
    喷!心有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