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矫情是这个世界的基调 - [La vita]

    2006-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2386345.html

    长假的第一天的下午,一切是安静的,包括没有放假的喷水的大石头。水顺着层层台阶流下去,化作白色的泡沫荡开,和着绿叶和其他腐烂物,死水中映出午后闷热和黯淡的太阳。我坐在木头上看他们,一个男子坐在草坡上,一对情侣坐在对岸,前方的路和后方的桥上有行人走过。我埋下头闭眼休息,再抬头发现所有人不见了,一分钟不到,只余下几只麻雀蹦来蹦去,以及一只不知名的黑头白发的鸟落在我脚边。在这样的下午,总有一些时刻,视野内空无一人。草坡修成半圆的弧状,框住我所在的区域,一个既封闭又开放的区域,因为这条漂着白色泡沫的河与桥。此刻,时间便静止了,几乎总是这样——“一对恋人走过,背负着沉重的时间”,阿伦特和海因里希散步的公园比当年可有变化?我看着有人来大石头旁边拍照,像木偶一样摆出造型,和这个静止的世界相比,这种静止多么微不足道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