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的与手段 - [View]

    2008-06-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22058313.html

    据说,曾经在长崎,某日本记者采访一个美国游客说:“你认为美国扔原子弹,杀死数十万平民,对还是错?”这位美国游客答:“让我想想,同时你也想想,为什么这原子弹偏偏就扔到日本?”记者顿时很窘。

    此事是否为实不可考,不过看起来,记者的问题问得确实很日本,傻不拉及的“对还是错”,游客的回答也很美国,油嘴滑舌。这样的对话初看没什么特别,但是却具有最一般的含义,记者的问题涉及手段,而游客的回答涉及目的。

    本雅明的《暴力批判论》开头就断言:暴力批判的任务可以概括为解释暴力与法律和正义的关系,而法律——任何法律制度中最基本的关系都是目的和手段的关系。如果暴力是一种手段,那么判断的标准就是:特定情况下是达到正义目的的手段还是非正义目的的手段?人们都是这么想的,前面那位游客也是这么想的,法律,也是这样想的。自然法的依据为自然目的,实法的依据为历史目的——然而其内在原则是一样的,即“自然法以目的的正义性证明手段的正当性,实在法则通过手段的正当性来保证目的的正义性。”但是问题在于:这样首先假定存在一个包含了诸正义目的的体系,只能作为衡量特定情况的标准,而不能作为衡量暴力本身的标准。

    以上这段话是不是很拗口呢……如果把它用日文写就更拗口了,而我最近就在做这个痛苦的工作,写一篇关于《暴力批判论》的report。我手头上有中文、英文和日文版,奇怪的是,最难懂的竟然是中文版。任何语言,只要是翻译体,都很难懂(每当此时就想我为什么在同济四年都没有学德语呢!!后悔的想撞墙),中文翻译体尤甚,诸位请看这一句:然而,暴力需要以强迫的形式介入这种取消,因为它发生在某种或者与行动无关或者仅仅对行动稍试修改的环境下,发生在思想上随时准备恢复悬置的行动的情况下。(不要管上下语境,前文根本就没有出现什么“取消”……)

    同样是德文,冯克利先生的翻译就晓畅多了,请看下面摘自Weber《以政治为业》的这句:当什么时候、在多大程度上,道德上为善的目的可以使道德上有害的手段和副产品圣洁化,对于这个问题,世界上的任何伦理都无法得出结论。

    所以在最后他告诫我们,不要怨恨,或者流于平庸,即使既非领袖又非英雄,也必须使自己具有一颗强韧的心,以便能够承受自己全部希望的破灭。人是应当随时准备承受自己全部希望的破灭的,因为政治与道德的无关,因为当下在变成历史之后只有一片废墟,因为“进步”是阻挡人看清废墟的风沙。

    奥本海默也许具有一颗强韧的心吧,所以才能在联合国大会上说出:“主席先生,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很多年之后,重新对艺术家和科学家寄于这样的希望:

    ……但同时,在这世界里,对任何无知、麻木与冒失,也没有人能提出宗教的宽容与普遍的承认。即使友人告诉我们新的发现,我们也许不会了解;在工作上没有遭遇危机时,甚至不耐倾听。可是,在书籍与经典中都找不到允许我们无知的根据,而且也不该去找。如果有人和我们想法不同,或对美丑的看法不一致。我们会以精神疲累或感觉麻烦而离去,这是我们的弱点与缺陷。如果我们不断地意识到这世界与人类都远比我们伟大,而以此当做过重的负荷,那么,也许会只求认识,不求慰藉当作道德的尺度,而不会断言:我们能力之界限,正与我们人生、学识与选择美之特殊智慧相对应。

    ……艺术家与科学家有特殊的问题与特殊的希望,在他们极其不同的方法及逐渐繁杂的生活中,仍然有连带与类似的意识。无论科学家或艺术家,经常都环绕于神秘边缘或生活在神秘之中。他们尽力调和新奇,给新奇与综合间带来平衡,将整体混饨赋予部分的秩序。他们在工陆能够助己、互助并且助人,他们将艺术与科学之村与整个世界结合之道,当作世界共同体多样性、富变化之宝贵枷锁。

      这不是简单的生活,为了心灵的开放、为了不失去兴趣、为了保存美感及孕育美感的能力,我们只有苦思。并尽力在我们的村子里保护这些庭院、保存繁复的通道,使它们在寒风凛例的开放世界中,能继续生长、繁荣。这是人的条件,在这条件之下,我们因为互爱,故能互助。 
        


    最后,祝所有的小朋友节日快乐。因为今天是六一,下面这组图片显得尤为残酷,它过于残酷以至于我不敢把它们贴出来,链接地址如下。

    http://www.nytimes.com/slideshow/2008/05/28/world/20080528QUAKE_index.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六月 2007-06-01

    评论

  • 南都人物周刊上有一张更震撼的,所有家长拿着孩子的遗像在学校门口排成小学生毕业照那样类似的队形,很多遗像无意就遮住了家长的脸(不恰当的比方:想想王菲97)看上去很像那是60个多个学生在合照,然后家长的表情都是很冷静的。那张图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