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在尘世里带发修行 - [Theatre]

    2006-03-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2012699.html

    我们都在尘世里带发修行
      --致sinead

    /寒冬夜行人04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要混,记不得从哪里看到这句话,从此在心底生了根。随着成长,随着阅历的增加,这句话在脑海里越发明显。一个人的圈子就那么大,有人要进来,就有人要离开。
      sinead就是在我看到这句话时宣布要离开的。她是个说一不二的女人,有着女人一般柔美却苍凉的嗓音和男人一样直接和拒绝作假的思维。她说这话时,我的心很是痛了一下。这个在欧美歌坛绝对是个异数,除此一家绝无分店的女人真的要走了吗?心底的疑问很快被她雷厉风行的举动所粉碎,发告别唱片办告别演唱会,一切是那么的自然真实,一切都在宣告,她要走了。她是那样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和不要什么的女人啊。
      生日的时候接到来自远方的包裹,打开来看,丝绒蓝的封面上sinead的光头那么触目惊心,是她的都柏林告别演唱会的录影。朋友说别伤心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她虽然暂时的告别了,我们自己的生活还要继续是不是。虽然是劝慰我,同是喜欢sinead的他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必是不好受的,我知道。
      不知道都柏林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但是看了这张演唱会碟后,它在我的心里有了一些特别的意义。以前在地理课本上那么枯燥难记的名字现在觉得是那样的易于记忆,从此看到sinead的名字时我就会想起它。初中时有同学问我是否知道里斯本,我摇摇头。然后他炫耀搬不但告诉了我里斯本的地理位置天气气候,还告诉我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有什么街道,后来我知道他爸爸那时在那里有一年了。在那本让我流泪的童话《小王子》里狐狸告诉小王子说,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而这,真使人扫兴。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在那场演唱会里,sinead褪去了反叛的外衣,腼腆的站在台上,很少走动,和听众几乎没有交流,吝啬到甚至没有一个微笑或愤怒的眼神。她自顾自的唱着,镜头拉近可以看到她半张着眼睛透明的眼帘长长的睫毛蝴蝶般翩飞,不经意的眼波流转里是圣女般的纯洁黑夜的大海般寂寞苍凉。依然那般孤高冷清的嗓音,盖过所有的喧嚣与配器,她象一位末路英雄,用声音做武器,演绎着一路的繁华落寞仆仆风尘,用一把阅尽千帆看透风景的嗓子。她就是有这种能力,让你在她的声音里沉沦,让你想起那些早已蒙尘的往事,让你眼睛变湿。与其说她是唱给我们不如说她是在唱给自己,与其说她是用嗓子唱歌不如说她是在用灵魂演绎,一个经历复杂的女人,在那个晚上回首前尘,虽然心仍在痛,却不会有太多的感情外露,一切都是淡淡的,临花照水;台上的她象一只涅盘的天鹅,收拢着羽翼,周身散发着让人不敢逼视的光辉。在最后她唱:thank you for hearing me,thank you for loving me.thank you for seeing me and for not leaving me;thank you for staying with me, thanks for silence with me ,thank you for holding me and saying "i could be"。(谢谢你倾听我谢谢你爱着我谢谢注视我而且一直伴着我;谢谢你和我在一起谢谢你陪我沉默谢谢你把我抱在怀里告诉我我真的可以) - - - 间奏的时候她淡淡地说,thank you, boys,我的眼泪终于从眼角跌下来了。
      也是在那个生日的当天,春日迟迟的空气里一个人在大街上无目的的走,走累时看到家唱片店,买了一张sinead的打口碟当作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淡蓝色的手绘封面上黄色的星星一闪一闪,一个半身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孩,是她退出前的专辑(地球母亲)。把cd抱在胸前,从店里出来,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忽然发现在这个很大的城市里我无处可去。于是我坐在街角,眯着眼睛看红红的夕阳沉落到远处的建筑群里。昏黄的路灯点亮了夜,sinead的声音小心翼翼,她的声音于这夜色真相宜,有再多隐隐作痛的伤口在这里都可以得到抚慰。〈a perfect indian>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回旋,以至于我自己都不知道反复听了多少遍。钢琴凄清的背景和着sinead梦呓般的声线低回,我在脑海里回想这个迷般的女子:光头的桀骜不驯的女人,当众撕毁教皇像而且拒绝在演唱会演奏美国国歌的女人,爆料从小被母亲虐待而众叛亲离的女人,和自己的丈夫生了两个孩子后有声称自己是同性恋的女人,反对宗教蒙昧虚伪最终又做了修女的女人 - - 看看她无辜的大眼睛,孩子般单纯的笑容,我想她是个天使,她受伤了,黑夜是她的羽翼。
      举目四望,在我不远处有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大抵是个乞丐。我朝他走去,受了惊吓似的,他象只小兽一般飞逃,我只不过想给他几个硬币,让他有一顿也许不是那么可口的晚餐,一个飘满蛋糕香气的梦。
      回到宿舍,他们几个在高谈阔论,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带上耳机。手机亮了一下,是谁发给我信息呢?“小弟,生日快乐,你有吃胖吗?很想听到你的笑声,今天看到一段话送给你:love like you have never been hurt;dance like nobady is seeing;dance like nobody is watching;live like heaven is on the earth。(去爱,就象从未受过伤害一样;尽情舞动,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唱给自己听,哪怕无人赞赏;热爱生命,就象每天置身天堂。)。”原来我并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原来在远方还有人牵挂着我。我的眼睛有点热,春天真的来了吧,我在心里说。于是室友们的声音,一切的喧嚣都不再听到,sinead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一直听一直听,听到心里有坚冰融化的声音,听到眼泪顺着头发流到耳朵里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