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涯海角 心血来潮

    2006-02-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1986983.html

    分田到户,博客就这么红起来料,一时间无人不搞博,这尤其可以从MSN上越来越多的小星星得到确认.
    在这个年代里,你必须尽可能得多知道些关于流行的东西,不然面对一些陌生的字母或词语时就难免会面对惊诧或bs:阿..这个你都8知道阿,很红的现在.
    对于这些流行,不管它是高雅还是低劣,总之你如果不加入就显得很傻,加入了就显得很俗.

    究其内容,大概就是自己和无关自己.自己的欢喜伤悲,或者与自己相关的人之老病生死;喜欢的人喜欢的事喜欢的书影音乐;你的观点你的评价你的呓语.蒋子丹写迟子健那文里头很尖刻的说"个人的爱,个人的恨,絮絮叨叨无外乎私人生活的小伤小痛、小情小感,穿的什么牌子衬衫,吃的几星酒店的大餐,恨不得把皮肤上每个小痦子的生长,都用分镜头脚本记录端详。"..再有搞些附庸风雅或者艰深晦涩的东西,它们以往经常出现在报纸杂志和学术期刊上,要不怎么专栏作家都天然的blogger呢,但他们的优势已经受到挑战,如今,人人都在写专栏.

    写日记,大概就是给自己看和给别人看.克尔凯戈尔和卡夫卡的日记都是写给自己看的,而且是不可理解和不可理喻.给别人看的才是过滤和筛选之后令人感到舒服的,这些文字传达一种高兴或者悲哀.可是,对我来说,如果是写给自己的话,又有什么所谓快乐和悲哀呢

    张念JJ(和上她课相比我还是更喜欢看她文章==)那篇很激愤的文章里头还提到新闻博客和反蜂博客,反蜂一向4个无奈的东西,当然我又想起"一批揭露者和讽刺者培养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审美趣味和思想倾向",在拉维尔斯坦的开头,这句和小说毫无关系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JJ应该算是个文化批评家,早说过这是个很有趣的职业,它既是参与者又是反对者,它以其反对来参与,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就我而言,搞这么个东西,无非是抱着刻舟求剑的态度而已.我很在意剑落入洪流的每一处,可是在已成舟的木头上划满了伤痕又能如何呢.更困难的是对于一个不善组织文字的人,任何缝缝补补最终都辞不达意,偏离了真.至于真是什么呢?这是自己也回答不了的.于是我关了上一个窝,想有个新开始.
    但在一刻不停的河水中,每一步都是开始和结束.原来讨好自己,并不比讨好别人更容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编年体 2009-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