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國心 - [View]

    2008-04-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19828683.html

         前幾天在圖書館翻雜志,看到有一期《世界》(岩波書店)的特集是“内心的自由、表現的自由往何處去”。原來是針對當時、即07年教育基本法改革的討論。

         教育基本法的改訂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但看爭議的焦點似乎是當時的政府不顧市民的反對(市民到底有沒有反對也未知,知識分子喜歡自以為是)執意修改教育法,增添了以培養“愛國心”這樣的態度作為教育的原則之一。然后像《世界》這樣的雜志就很不滿,因為教育一個人的“態度”、實則是對其“表達的自由”的剥奪。藤本一男的《思考國家的自由》(国を考える自由)指出:國家何以成為“愛”的對象,本身是需要思考的。在「国を愛する」之前需要「国を考える自由」吧。而把所謂的愛國心放在教育法里,無異于對公共空間單純的再道德化、也是權力在全部生活領域中的普遍化和日常化。

         后面的幾篇文章也差不多持此觀點,但視角有所不同,比如從靖國問題、教育訴訟(即「国歌斉唱義務不存在確認等請求訴訟」)或者互聯網的視角來討論。此雜志内容很豐富,但一期要近800yen,小窮如我還是只能在圖書館翻翻。本郷圖的雜志室十分華麗,巨大的枝型吊燈和巨大的狹長窗,如此古典的屋子顯然是沒有空調的,所以還放置了幾個落地扇,窗外一片濃蔭。此時插入這段描述是因為我要很不自然的轉移話題,轉到現如今很是熱門話題的愛國上來了。

         愛國主義,即patriotism的拉丁詞源是“pater”,即父親;所以與民族主義nationalism相比有了更多的前現代含義和情感特征。如果說民族主義的對象更多的是政治共同體 nation-state ,愛國主義的對象則更加泛化的指向傳統、文化、土地等等(兩方都不指向政府)。就說我吧,我對祖國偉大文化傳統的熱愛頗可用顧城用過的一句話來表達:我們都是同一片云朵上落下來的雨滴,這跟nation-state沒多大關系。民族主義好歹還算一點公共性的東西的話,愛國主義則是完全的私人事務,不屬于公共領域,Primoratz說的到位:愛國主義並非一種道德義務,而只能是種道德選擇——一種“私德”。

         前面日本知識分子的指責,也是因為政府強行把私人領域范疇的東西放到公共領域里、把道德選擇變成道德義務吧。我是否有一顆愛國心與我是否有一顆恨嫁心區別不大,這一點需要更多的寬容。盡管我也和很多人一起,乘凌晨的大巴去長野,在瑟瑟寒風和冷雨中站一上午,臉上貼著、手里拿著身上披著各種大小的國旗,但是我相信大家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并沒有去想它的意義,我們和對面那些拿著雪山xx旗、星月旗以及不知道什么旗的日本人一樣無知。 

         在宣傳和輿論之下,所有的聲音連意見都稱不上,更別提真實了。李普曼和杜威的爭論,我想去了解一下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恨嫁心 2008-04-26

    评论

  • 另,能不能很激动的回应一句,爱,爱国,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
  • 美文。对中国这种集体主义思想大国尤有意义。
  • 其实本乡图是有中央空调的——那几个电扇是为了更好地使空气循环流通:)
    回复StarKnight说:
    哈哈,原來如此,我說麻那小破電扇也起不到什么涼快的作用
    2008-04-27 13:09:13
  • 就知道你会去 繁体字。。
    回复glow说:
    主要是,我為了裝某個必須使用的網絡連接軟件,而不得不更改系統語言,然后簡體字就不能正常顯示了。無他。
    2008-04-26 23: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