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话 - [Them]

    2007-12-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11662824.html

    有同学向我提意见说最近的博太正经了(其实日志一点都不正经,倒是大家的评论非常正经,吾很是惭愧- -),今天就回复家长里短和八卦风(不知为何,我头脑中立刻浮现出“包产到户和单干风”>_<)调剂一下,然后再正经。。

    话说,我寝最近的闲话主题之一是又红又专的党员同学甲和其秦皇岛的小师弟分手了。其原因很搞笑,大意是小师弟在准备考研,某日有人拿出几道题目来问他,他做不出,故。。。甲总是能够时刻把国关理论与实际生活紧密相联,当她向我们要求安慰,我和乙都觉得没啥可说,她却说刚翻译了一篇关于决策理论的论文,讲理性的决策者尤其会在压力状态下作出非理性的决策-.- 而后尘埃落定,甲MM终于决定畅游异地再找寄托时,对小师弟做了个比喻性评论。

    她说,那个人,对待朋友,就像狗熊掰棒子,掰一个扔一个,而且现实主义式的思维是权利界定利益,利益决定行为。而她自己呢是掰几个很仔细的放在背包里,一直背着,热心对待。(甲同学那真叫一个好人啊……有了她我简直可以一个星期不用打水)最经典的是说到我,曰:张xx呢,是每个棒子都会瞅一瞅(她说“瞅一瞅”的语气特好玩),有时还友好的笑一笑,但就是一个都不掰>_< 乙继续拿此比喻来说自己:我就掰俩,别的瞅也不瞅。

    我等经常谈论的话题还包括不在场的丙同学极其男友的诡异关系,此2人之间的极端不信任可以颠覆甲mm的一切建构主义理论框架。为了证明她在寝室或者没有跟莫名男女在一起,我们常常必须通过电话跟男的说两句,以表明之。近期的一个事情是女的把男的晾在我寝的衣服全扔了,可怜的清华男在我们楼下和楼层盥洗室贴纸条寻衣,楼长则教育他:“看,谁让你老往人家寝室跑,人家室友不高兴了吧,把你衣服扔了吧……” 真是冤阿。

    也就那么几件破事儿,翻来覆去的说。乙MM就是意志不坚定,任我如何支持波士顿也挡不住近水楼台先得月,好在圣诞将至,伊去上海团聚,顺便给我从未见过的小男孩捎去祝福吧。我如此关心之呢,也是乙MM待我好,而且总是一副很了解的样子。某日说到我,乙道:虽然呢你跟谁在一起不好说,总之绝对不会跟A在一起的!我很汗,问原因,答说你是理想在前现实在后的……我费解之。丙插话说:不过,也绝对不能和B在一起!否则你会吃很多苦的。我更汗。乙又说:其实呢,跟C还是有点可能的……丙反对,我也反对。她说:你不要有文化的吗,人挺有文化的阿。我回道,大姐,有知识不等于有文化阿。

    于是,我们第一次充满学术氛围地讨论起知识与文化、以及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之不同,大家各抒己见(这个词太小学作文了!),完成了由感情生活向精神生活的转变……而那感情生活,用说理天王妇女之友李宗盛大叔的话来说,就是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无意义的分割线-------

    前日听闻我妹为口腔溃疡所苦,慰问之。她回:已无大碍。盖因防风通圣丸之效,尔返校前孤定遗你数盒。
    幸亏还加了标点,我还看了手机半天,然后说您学古文上瘾了还。她又扯:妹近日常见“徵”之字,暑假姊曾问于我,然吾那时闵然不敏,未能答于尔,悔矣。

    遂不理之。今天却由于种种原因烦恼了,跟她说:我又后悔了咋办,而且已经晚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说,考,你又女人般的矛盾了。我说不是阿,我是萨宾娜般的矛盾>_<
    她说,你说这让我想起了,曾经跟咱妈打电话的时候说到你,咱妈说,这学历高的人就是不一样,想得忒多……

    这话别人说就是讽刺,但由我妈跟我妹说,那真是可爱阿。。以至于我决定以后听妈妈话,多吃水果多做面膜!

    -------------
    完全胡扯了,连条理顺序都没有。这回说昨晚,我们讨论到清华男出轨可能性大,丙则会大闹一场方休。然后问,婚后出轨能不能接受,这问题。乙很理智地说:虽然心理落差肯定会有的,不过如果我分析之后,发现装作不知道的好处要大于挑明的,或者后者代价大于前者,那我会装作不知道的……有着强烈道义感的甲mm表示很难接受。我想了半天才拐弯抹角的说:对于涉及到个人自由的事情我从来不作道德上的评判…… 乙说,切~不是让你道德评判,是感情评判。你肯定无所谓的。我说也不是无所谓,是没法想像这个处境。

    我很难想像把我置于某个互相建构的责任框架内,那样很奇怪,但不那样也很奇怪。这表面上看是轻,但也许是我妈说的“想忒多”,变成了不能承受之轻。

    想起前日跟多月未联系的小肉君说上话,互诉一下苦闷情绪。我都已经很离群了,而这孩子目前状况尤甚。
    他说我心太重,一年半之前他就说过这样的话了,想来很是难得。

    我推荐给乙mm这首歌因为波士顿很适合她,她也的确觉得很适合,其实我亦喜欢数羊。 

    分享到:

    评论

  • 张小狼学历太高,想的忒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