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将沉醉换悲凉 清歌莫断肠 - [Theatre]

    2007-11-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10858018.html

    紧挨着是另外一个故事,忽然变得很俗的色戒。我们这儿就这点风气,一说什么就所有人都说什么,好东西就这么变得令人生厌了。对我来说,色戒跟小哈一样也是某种情结吧,想拍成电影的理想是破灭了,只有看看人家做的。吾看的亦是大陆版,网上人说看过大陆版色戒的人不能说自己看过色戒(“喝了一碗面片儿汤总不能说自己吃了馄饨吧”),但我这个旨在关注小说影子的就无所谓了。

    没有孰高孰低,只讲不同。故事是一样的,编剧很用心,事无巨细的从小说和作者的其他文章里头还原出许多细节。事情一细致,感觉就不一样了。小说的调子是冷而淡,电影虽然也冷,但却浓烈地多了。小说的王佳芝没有那么完美,易先生也没那么阴暗,他常常带着笑容的。张爱玲说:“我喜欢素朴,可是我只能从描写现代人的机智与装饰中去衬出人生的素朴的底子。……只是我不把虚伪与真实写成强烈的对照,却是用参差的对照的手法写出现代人的虚伪之中有真实,浮华之中有素朴。”(《自己的文章》)。因为这种暧昧不明,小说中的感情并未像电影那么惊心动魄,每一步都在命运的阴影下。

    买戒指的时候,书里这么说:“本来以为想不到中年以后还有这样的奇遇。当然也是权势的魔力。那倒还犹可,他的权力与他本人多少是分不开的。对女人,礼也是非送不可的,不过送早了就像是看不起她。明知是这么回事,不让他自我陶醉一下,不免怃然。”易先生这么想,王佳芝却对他的表情和当时情调着迷了。梁朝伟因为平时很少笑,这回难得的微笑让人觉得他此时内心也是温情脉脉的——不过我最最期待的侧影和米色睫毛没有被特意表现,说到底还是花痴那个阿,让王佳芝若有所失的神情,紧张得拉长到永恒的一刹那间。结尾处小说里的易先生又想:“她还是真爱他的,是他生平第一个红粉知己。想不到中年以后还有这番遇合。”,还是一番自我陶醉,张后来承认那结尾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而看电影的人看到红眼圈的梁朝伟时,恐怕只是感动吧。其实电影里的易先生更容易为一般人接受,到底有鲜明的调子,外表冷酷内心孤独,小说中的老易却是笑里藏刀,安稳多于斗争。

    到最后两人的思维是一样的,都是“这个人是爱我的……”,而绝不会想到自己爱不爱他/她。张写:“人是生活于一个时代里的,可是这时代却在影子似地沉没下去,人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了。为要证实自己的存在,抓住一点真实的,最基本的东西……”被时代抛弃的王佳芝,在那一刻就是认定了那温柔怜惜的神情是最真实最基本的东西,所以愿意欣然赴死,不为国家、不为正义,只为了自己。结尾多了刑场部分,简直把苍凉变成了悲壮。“因为他们虽然不彻底,但究竟是认真的。他们没有悲壮,只有苍凉。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我喜欢电影到封锁结束,到那个快乐的三轮车夫转动风车。进行到刑场,有了强烈的对照,就向悲壮那个氛围上靠了——近似于完成而非启示。终究没有枪响,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水潭,那个黑水潭是最浓的黑暗,充斥于启示和完成之间。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寻找政治判断是荒唐的,寻找爱情呢?也太牵强。没有“大我或者小我,理智或者情感,肉体或者灵魂”,只有一个人的命运、在时代命运面前的一次次选择。要用刘小枫的话来说,就是个体伦理对宏大叙事……那样比较假。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易先生的名片,小说中没有出现过此人名字。电影中他叫易默成,也就是易+丁+胡,我觉得简直有点恶搞-.-

    喜欢的片段,一是电车上她把头探出窗外迎接霓虹中的雨,陶醉的表情让我莫名想到薇罗尼卡。书里这段是这么写的:“大家吃了宵夜才散,她还不肯回去,与两个女同学乘双层电车游车河。楼上乘客稀少,车身摇摇晃晃在宽阔的街心走,窗外黑暗中霓虹灯的广告,像酒后的凉风一样醉人。 ”二是唱《天涯歌女》那段,梁朝伟掉泪之前我先掉泪了,奇怪的是其他人都笑了,不知为何。还有是在咖啡馆等待,这段小说写得特好,有句话过目不忘:“她又看了看表。一种失败的预感,像丝袜上一道裂痕、阴凉地在腿肚子上悄悄往上爬。 ”插叙也是从这里开始的,电影结构完全一样。最后是三轮车夫的小风车,理想结尾。

    书里最喜欢的绝对是珠宝店灯下凝视,那几段话实在是镜头难以表达,好吧,我还有希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天一生水 2006-11-18

    评论

  • 这个这个, 我不偶像,别崇拜我(羞), PIA自己至死...
  • 这篇写的好棒..
    回复说:
    唔。。得到偶像君的鼓励我又有写博的动力了!
    2007-11-22 15:12:42
  • 我也最喜欢珠宝店灯下的凝视,国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