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画出这天地 - [La vita]

    2007-1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tch-22-logs/10732882.html

    又画下我和你

     1、单向街

    再一次去单向街是因为张亚东,非常腼腆又善良一人。那天下午大家坐在院子里,每个人都冻得发抖,主持与嘉宾二人更是裹了羊毛毯作喇嘛状。他说的主题是啥我也忘了,就留心有几次谈到菲菲,末了拍照时终于鼓起勇气很没有水平的问:最近有没跟她联系过-.- 回答自然是毫不出意外。

    不知道谁问起盗版,他笑称自己是某著作权xxx协会的理事,但是怎么也记不起那协会的名称,也不知干啥的。他说一点儿也不介意人们听盗版,这个无所谓。还说他有时候在地铁上看到年轻人戴着耳机,眼睛望着远方,反正是什么也没有看,他不知道他在听什么想什么,但就是特别喜欢这个画面。

    后来的某天我在一个混杂的商场丢了手机,我不知道这什么意思,每次都是当我觉得手机没什么用的时候它就丢了。事实上它被偷了。于是破财消灾我把还有的钱通通花掉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打算回去,心情低落地走过一个地下通道去乘公交。地下通道还是有个年轻人弹吉他,声音很好听,眼睛也望着远方,我想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从他旁边经过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是到了快走到头的时候,黑暗的通道有红色的光照进来,可以看到上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高楼反射的晚霞。我听到他唱: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于是停下来,听了会儿,把手里拿的各种物品放在地上,翻出为数不多的零钱折回去。他仍然自顾自的,也没有看我一眼,但是我很感激。

    2、圆明园

    圆明园没有想像中那么荒凉,但是风大得让人寸步难行,福海真的很像海,尤其在西山和午时下弦月的映衬下。在大水法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兵哥哥(或弟弟)对同伴说:我现在真他妈的想炸了大英博物馆……

    3、北京论坛

    学术论坛都是混吃混喝,这是一点儿没错,连志愿者都跟着混吃混喝,代价就是每天六点钟起床,在零下2度的早晨穿裙子站风口赶人上车。第一天还有不少代表说:so many volunteers……后来人就越来越少了。

    说起来,来的四百多号人怎么着都是教授校长什么的,生活常识差得不是一点点,思维还特怪异。某天早上我赶人上车时,一辆车满了,就指点一中年男子去另一辆,他很疑惑,后作恍然大悟状:It's Shanghai forum,That's Beijing forum! 然后乐滋滋的去了,我大冷天也不免要一滴汗,他从哪儿想出shanghai forum的呢……开会时我就晃着听听报告,等着吃茶点,在“孔子与苏格拉底专场”门口站着时,一老头以为我是管会场的,很客气的说:同学,这位是首都博物馆的馆长,能不能给他找个椅子坐…… 我很汗颜,忙去跟另外一个会场组的同学说。收获也是有的,就是头一天大会堂的晚宴上有幸与帅哥同桌(文末附有偷拍图),一个中文说得很好的美国人,为了让他说的更好,我教了他“饕餮”一词。

    4、dreamer

    最近持续幻灭,决定做个有理想的左派青年。
    对于做人来说,隐忍是好的,愤怒是不好的,我一直都这样。
    对于政治来说,审慎是好的,激进是不好的,大多数政府都这样。
    对于自由和正义来说,行动是好的吗,自说自话是好的吗,所有人都不怎么样。

    1968的流行认识现在还是如此:学生们,被锁在一个只能死守教条否定学习的现在,还被要求和以欺瞒为务的大企业好好合作,配合永续生产但不要提问题,配合永续消费但不要找答案。

    我不要和大企业合作,不要配合生产,但是,要配合消费。我的梦里头除了革命还有物质,有银饰有羊毛裙有手机披肩风衣和数码产品。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梦都以悲剧收尾,除了一个与百毒君在龙门客栈的天台跳舞跳到笑醒和后来的一个99兄在某大型演出演唱沧海一声笑给他妹妹我。这是近期最有趣的情节。 

    (我刚丢的那个手机的特点是,拍照普遍偏暗,所以如果天显得特别蓝的话,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天气的问题,是手机的问题。当然那天天气确实不错)
    这位先生是83年生的,已是北医的访问学者,啧啧,真是又帅又有才 
     

    末了附一张自曝!我为了xx以明志特跑去将无名指涂作蓝色妖姬状。店里没拍清楚,蓝底的白色梅花,窃以为那小姑娘画得还挺好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风雪季 2009-11-10

    评论

  • 我想你误会了历史主义与历史目的论之间的区别。

    或者说,如果不悬设一个历史的目的,那么所谓的人类进步是由何种标准来衡量的呢。我们知道南辕北辙是不会有进步的,套套逻辑是不会有进步的,没有鹄的的箭矢也是不会有进步的。
  • 没发现昆德拉的说法和我的看法有什么大的区别,能够成为你反对的理由。一样道德的价值虚无论。

    马克思的历史主义倾向既不是亲密战友的加工也不是伟大领袖的修正,只是事实如此。否则卡尔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主义倾向的抨击就成了学术笑谈了。
  • 汗, 我以前也有同学说我长的象EASON
  • 啊....原来你去听张亚东聊....
    他谈到王菲什么呢?? 最后的答案是...没有跟王菲联系吗?

    我如果遇到张亚东, 我要告诉他他最近的那张东乐圆好差
    回复说:
    >_<啥也没谈 中间有提到几次都是“我也有合作很久的歌手 比如王菲。。很多年。。”这种句式 ,答案是没有。我下次再遇到他的话,一定要跟他说,我同学都是我跟你长得很像!
    2007-11-22 15:11:43
  • 现在看起来马克思被恩格斯和XXX改造得过多了耶。

    我只是没法忘记昆德拉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被预先原谅了,所以一切也都被卑鄙得允许了。我还蛮喜欢历史主义的
  • 历史目的论已经垮台多年了。

    ——————
    没有说历史目的论,只是说,恶是历史的必要构成之一。没有恶便没有善。个人的为恶为善,以长远的历史角度看,都只是对人类整体发展的促进。比如被视为“恶”的西方殖民主义导致的全球化,比如基于人性私欲而建立的现代文明。这并不等于我认为人类历史的发展有一个终极目的或者有一个绝对的客观规律。

    如果一定要定义,您可以称我为道德虚无主义,这我承认。

    而且,如果我理解您讲的“历史目的论”是指马克思主义继承的历史主义传统,那我以为马克思主义在近代的失败,只表示共产主义在当前的失败,不表示历史主义的垮台。历史主义依然是现代社会学与历史学研究的主要理论资源。

    在这里争论这个似乎有些冒昧了。
    回复小龙说:
    说到马克思,正好今儿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看到的一段话:然而,事情被思辩地扭曲成这样:好像后期历史是前期历史的目的……其实,前期历史的“使命”、“目的”、“萌芽”、“抽象”、“观念”等词所表示的东西,终究不过是从後期历史中得出的抽象,不过是从前期历史对後期历史发生的积极影响中得出的抽象……

    所以我觉得他一点儿也不目的论,但是太历史了。至于善和恶,我也认为目的可以为手段辩护。。但这个问题太矛盾,不过你们可以继续讨论>_< 我不觉得偏离主题
    2007-11-17 00:13:49
  • 是人类历史前进的杠杆,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应该感谢历史上曾有过的每一场战争和每一次犯罪。

    ---------------------------------------------
    历史目的论已经垮台多年了
  • 无法显示回复?
  • 左派,右派……我的幻灭已经完成,所以无门无派。恶是人类历史前进的杠杆,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应该感谢历史上曾有过的每一场战争和每一次犯罪。

    许巍是个诚实的靠谱的文艺青年。没有钱的时候是痛苦和茫然的,有钱了就有了温暖和信仰。换了我们每一个都差不多。
  • 挺好听的

    听说就快没有黄金周了,下次我们再去哪儿旅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