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 - [Them]

    2009-08-30

      我们都懂得的一个道理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如果不抓紧时间做,就再也没机会了。但是这个道理对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用,我们总觉得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总觉得慢慢来,总有一天想要的都会得到。这就是有恃无恐吧,我最常评论C的一个词。虽然我自己也是这样,也许这就是为什么,M总期待着我尽快老去,而我总期待着C尽快老去。

      可是即便立刻就老了,我也怀疑我能不能学会,如何用爱换取爱。

      前几天去爷爷家,在小院子里拍照,妹妹再次向我强调高粱和玉米的不同:院子里种了高粱、玉米、南瓜、丝瓜、萝卜、枣树还有一些其他的作物。吃煮的梨子,长相丑陋,但吃起来很好吃。后来爷爷让妹妹住下陪他,说:xx(妹妹)不想住也得让她住,cc(我)想住也不让她住。大家都笑,我也只好笑,虽然一定笑得很不好看。但是那是他最后一次提到我的名字了,昨天妈妈发短信说爷爷去世了,我第一个回复是:妹妹知道了吗?她说没有,没敢告诉她。虽然后来她还是告诉妹妹了,也让我安慰她,我想尽办法安慰她,但妹妹是很容易失眠的人,我想她这晚定然是睡不着了。

     我曾经是很坏很坏的小孩,顽劣倨傲,和妹妹吵架,不肯认错。如果有爷爷在,他肯定是骂我骂得最厉害的那个,从来不笑。也许六年前出去读大学那一次,是唯一对我的笑。他疼爱妹妹,这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人会去想为什么。他不喜欢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很少去想为什么,况且我从来未能令他开心。可是我以为,我曾经以为我还有机会证明我也值得爱,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证明’是多么可悲的一个词。所以我想我的眼泪也不只为他而流,是为我可悲的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而流。

     这本来应该是一篇伤心的日志吧,我却要写一个很滑稽的结尾:如果回到过去,我想做一个被人喜爱的好孩子,我想可以令人快乐。我想知道,引用杨千嬅小姐的歌,如何用爱换取爱,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 旧物清单 - [La vita]

    2009-08-22

    今天在家找到了本科毕业时放杂物的箱子,在里面翻看了不少旧物,收获颇丰。它们有:

     

    地图:杭州地图、湖北地图、上海地图(2份)、绍兴地图、婺源旅游地图
    似乎是99君送的龟兹剪纸

    “上海市学校统一簿册——联系簿”,粉色封面,封面上背景为满江红,前景写了好多不同大小的“日”……

    “十大歌手”比赛的宣传册和入场券,tongji.net五周年的纪念贴纸(应该不是我买的,估计是从别人那儿蹭来的)

    一个很可爱的折叠式的好几层的小本子,是我认识的唯一的艺术小青年送的,因为太好玩,我就没舍得用过……那还是六年前的夏天,我弟弟跟他学吉他,我去找弟弟就聊上了,后来据说此人上京北漂了,也据说他在网上留言找过我。只记得那小青年比我大一岁,我们总坐在一个阴暗的潮湿的小屋子说话,我bulabulabula地一直说,他就听着,间或弹琴,我喜欢那个阿拉罕布拉宫的回忆。可是我再也想不起来此人的名字了>_<

    “同济大学生产实习日记本”,绿色封面的,我好像多了一个,另外一个交上去了,这个留着乱划。我在这个简陋的小本上抄了不少完全不生产实习的句子: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尊酒,日往烟萝。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藜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谁来为我们计算我们决定忘记得付出的代价?
     与其只是部分地拥有一个人,还不如整个地失去他。爱情以“自己的名义”穿过生命,“以你的名义”穿过死亡。
     好多人就此失踪,我们从来没有拥有过过去,我们只有眼前。

     ……

    玩网游的时候打印出来的攻略。

    好几页的做梦日记。梦到的东西,都是一些奇怪的不成句的句子:“什么样的故事拥有开头?什么样的故事不需要结尾。歌,阿伦特?还有什么?”
     当寻找出路的医生从梦中醒来时……你感情倒挺丰富,可以为了人死。
     每个人对于他所默契的人来说都是颗微星,他要求对方看起来既惊叹又臣服(安宁),这种距离……其实是自己……
     因为我那时每天都想保留想法
     要不是他远离到疏远,疏远到远离,我们怎么会幸福?
     所有山河是言语,言语化作山河
     没有想象的日子,似走在白日梦的路上
     而写“青梅杏小”可以思故乡,只《读经》中是一片茫然。

    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工作手册,2007年版。橙色封面,当年被这个小册子的格式要求折腾死了。

    hanzo君给我的复习提纲,前几页都是中美贸易、知识产权问题什么的,最后一页空白,写了巨大的五个字:帝(上帝)風特攻隊。

    cd若干,卡带若干,dvd若干。

    2006年的日历,很漂亮的小日历两本,当时买来似乎打算送人,结果还是自己留着了。

    和王美丽在图书馆自习时传过的字条:
     (美丽曰)你左侧这女子都那么肥了还喝第五街!
               (“女子”圈出来,箭头指向:)不过这个姐姐的睫毛还是挺好看的。。当然了,是假的!做出来的!!
       你戴眼镜真的好ws啊!
       (我把“ws”圈出来---->)心灵美最重要!
      (美丽又说)1.每次坐在我们身边的人定然无情地鄙视我们都读大学了还要传纸条。2. 我正式宣布:唇唇(就是我)脑子考坏掉了。
       (我又把“大学”圈出来-->)而且都快毕业了!

      我:我觉得我右边女子侧面看还满好看的>_<
      美丽:不行!
      我:(“不行”圈起来---->)为何?
      美丽:不就是睫毛长了点嘛!这女人我看了就不爽!!
      我:富士山下真好听T_T
      美丽:拜金女子!

    和幼时玩伴小浪同学的信件若干。我太喜欢看小浪的信啦,非常喜庆,看了让人高兴。

    --------------------------------

     小狼:

     过嘞还好吗?(小字:多俗!)
     想我吗?(这才像小浪写的呀)
     今天我本是去看看wzy的信来了没有,谁知一看有我的信,而且还是小狼写的,太意外了。算算日子不对呀,咋那么快。难道老天爷看我这两天打电话不顺利,可怜我。
     对了,以后打电话就说打电话,别说什么一通电话。你要是敢那什么“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之类的,我就敢杀了你。哼,是不是还想在原高3·24班门口让我画个圈让你钻进去,是不是还想蹲在楼梯下面,是不是还想让我揪着狼毛玩拔狼助长?写了这几个是不是弄得你很怀念我们美丽的高中生活,无忧无虑的。当然小军有时会搞点小动作,但并不影响我们。那时多好啊,每天你都迟到,每次都是我第一个看见你在外面 (囧。。那时候还不流行弱弱这个词,否则我一定是弱弱地站在外面>_<)。还有小浪会把小狼、小狮堆到雪堆上等等。特别是这几天,我天天都看我们那时写的字条,想想有些很无聊,但我觉得很好玩啊,现在想那样无聊也没机会了,可惜啊,怀念啊。
     (信纸底部印有一只小狼,注释: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带狼的信纸)
      ……狼,看,天空多好,有太阳,有月亮,有星星,有云,有小鸟,偶尔还能落下几tuo鸟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那学校再残忍,有我们学校残忍吗?
     ……不是吧,我经常梦见你,你才梦见我一次,不过还好是笑着醒来的。可是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怎么每次都是梦见你小时候,并且都是血变态的打扮?
     ……狼,经常打电话给你是怕你想家,小浪这么用心良苦,哎,谁让小浪是个男人呢。何况小浪是男人中的男人。(囧……)
     另,狼,你的照片也太小了吧。明知小浪近视,我到现在都没看出来那就是我才十几天没见的小狼。不过挺可爱的,真的。还记得你曾说过的那句话吗?我也忘了,反正有印象,就是说人老什么的来着,当然,要我说那就是:哎呀!小狼长成大姑娘了。真的挺好看,不过,能给来张大点的吗?
     又另:我参加了青年志愿者协会,太伟大了。
     又又另……
     又又又另……
     最后另:我的剃须刀!

     祝:你像我一样快乐!但不能比我快乐,否则我会眼红,到时又得打你。
     
                                                                                                          北方饿浪

    ——从上下文可以推断上封信是我们刚读大一的时候写的,也就是2003年的秋天……
    下面一封应该是很后面,06年的秋天写的吧,大概也是最后一封。——

    小狼:
     ……重阳节,往年你肯定能收到我的短信,今年本想给你发的,后来想起还在生你气呢,嘿嘿,其实哪是生气,就是想看你会不会先发给我,哪有重阳节忆上海兄弟的呀。
     ……原来不是我变了,是大家变了,都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了,都觉得以前只是回忆。……

     小狼,我想你,真的想,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就是想着能和你有联系就行,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不会有任何的压力……我都不知道我属于哪种人,怎么老把感情看得这么重,哎,可能是变不了啦。我能看出来,你也不杂地,都三四年了,还跟我这么无聊的人关系不错,真变态。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一直变态下去,能做到吗? 考虑一下你。

     我最近情况不太好,还有很多门不及格,毕业证可能有问题,不过我会努力争取拿到。我可能真的要明年结婚了,十一我把她带家去了,她妈让我寒假去她家,我爸也同意了。
     ……你可要好好学习,赶明儿有出息了带我四处走走。你要注意好你的腰,别整天这病那病类,看我,除了胃和肺,哪不比你强?你得向我学习,好了,我这字是真的不能写好了,你将就看吧。

                                                                                                                 小浪

    ---------

     结果后来小浪还是和那个小姑娘分手了,没有实现第二年结婚的愿望。他是去年结的婚,今年7月刚有了个儿子,叫小牧,我还没有见过。在家还有几天,不知道能不能见到。

  • 旅人(一) - [Route]

    2009-08-14

    后来我觉得,三天的海上航行几乎可以算作是半年以来,或者是一年以来最开心的三天,终于有这么几天,可以暂时放下一切陆上的烦恼,只需要对着无尽的碧海蓝天,读书或谈笑,行走或睡觉,反正只有碧海蓝天。

    DSCN8902
    虽然有时候,在过于美好的时候,你总希望你不是一个人。

    但是你确实不是一个人,乘船的一个好处是,它不是太小--如同飞机或者火车那般促狭的空间;也不是太大--如同我们的城市。它的空间刚刚好,你可以躺在屋里睡觉,或者出去和人聊天,在公共休息室、在食堂、在甲板、在楼梯上、在娱乐室,你总能遇到熟悉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暂时聚集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暂时向着同一个方向航行。

    今天先来讲两三个。同屋的大婶,年长十几级的校友,曾经被唐山大地震所触动,去天津大学学建筑,后来去东大留学,曾经住在后乐寮,博士毕业赶上阪神大地震,又触动了她……于是去了大阪工作。 我们一路上经过很多壮观的跨海大桥,每过一个她就会追忆:当年我也是参加了这个桥的设计测量的……


    DSCN8987

    (大婶在弱弱的朝阳中的身姿)

    后来她听说我是同济的,就开始讲她怎么跟同济的那些个院士都很熟的阿,她95年的时候还去那边讲过课啊,她跟范lc尤其很熟啦,她的老师跟李GH关系很好啦,等等。可惜我一见识短浅的文科学生,她说的好些人我都没听过,不能领会其精神。更吸引我的是此大婶房产之多,不要看她衣着朴素一副邻家大婶的样子,人在神户、广岛和天津,每个地方都有一两处房子,并一两处别业。大婶的丈夫(西门君)已经去世,膝下无子,等于是她一个人住着那么多的房子--好在她是学建筑的,对于收拾房屋打扫庭院十分自得其乐,这次回天津,别的什么也没带,就带了一锄草器回去。她给我们看她侄女去她神户住处的照片,此大婶的礼服那真是多得数不清,侄女小姑娘仿佛第一次见那么多漂亮衣服,一件件试过来(换我也要试过来),在居室和园子里面拍了不少照片。她很喜欢谈论她自己--不过她的一生中也就只有她自己了,她每句话开头都是:"我是这样的……"她也说起她的姥姥,说她的姥姥活到90多岁是笑着死去的,一辈子都只想着别人,不想自己,总想着为别人做点什么,然后说:"我最像我姥姥了。"(我姥姥也是这样的,可惜我不像她。)

    略略有些传奇的有钱大婶介绍完了。下面是我很喜欢的小帅哥一枚,小帅哥出身京都,目前在神户读大学,刚刚大二,粉嫩得很。

    DSCN8844

    (夕阳映照下的小帅哥和中美大妈)

    小朋友名叫拓哉,此行出去两个月,中国是第一站。然后土耳其、埃及、泰国、柬埔寨、越南,然后回日本,鉴于他很小--刚满20岁,或者还不到,只有一个人,我们都很担心他,提醒他要小心啊,尤其是泰国这种地方,像你这样年轻粉嫩面目俊朗的小男孩多危险啊……

    中美大妈开始以为拓哉君和我是小情人,后来发现不是,就开始极力撮合我俩,并提出很多利点,比如可以促进语言交流啊什么的。我笑道如果不是先有小情人倒是很想考虑一下的,虽然那位大叔跑出去了很久未曾见我。此语便勾起了大妈的陈年旧事,说当年她在萨尔瓦多(这个地方我听也没听过)的时候,很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小情人,跑出去啦环游世界,一年多没有回来,大妈一个人在萨尔瓦多苦苦等候,后来那男子竟然带着另一个女人回来了,大妈气得拽下手上的戒指砸向了那位大叔(太有画面感了!)……后来,她遇到了她的前夫,生了个挺帅的儿子,但是她的前夫有一个奇怪的姓氏,她开始以为是日本的姓,因为她的儿子长得很像日本人,但是经过大家鉴定,这不是个日本的姓氏--总之她的前夫是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再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加拿大大叔,也就是二十年前,就搬去了温哥华住。此行也是一个人,不过这位大婶十分热情开朗,人见人爱。

    后来拓哉君也帮了我很多忙,出关的时候抬行李什么的,可惜我没能跟他道别。我前脚刚刚和前来接我的M君碰头,合作着抬行李,后脚他竟然就被人接走了。然后几个国际友人要叫出租车,明摆着天津人民要坑害外地人,我帮他们讲价钱,突然发现拓哉不见了,就问拓哉哪儿去了?大妈说已经走啦,让我十分伤心。大妈还炫耀说她跟拓哉君拥抱作别,可惜我只能和大妈拥抱作别了。虽然我还可以给他发邮件,传照片,但是恐怕以后是再也不会见到了。

    我还记得第二天中午,我在甲板上遇到他,他问我昨晚有没有看月亮,好漂亮。我说真遗憾,没有看到。后来那天晚上我跑出去看月亮,月亮本身没有很漂亮,可是月光洒在海面上,是万里银辉,十分地炫目逼人。第三天中午我再遇到他,说我看过月亮了,真好看。他说,自己学了好几句中文,一一背给我听,音调全是错的,我就没听懂几句,只好一句句纠正他。这位小朋友,祝他旅途一路顺利。

    可爱的旅伴还有很多,以后再讲,这次先贴几张图片结尾。

    DSCN8907 DSCN8773 DSCN8751 DSCN8870

    此情此景总让我想起美好的青春年华!

    DSCN8917 sunset on the sea DSCN8826 DSCN8750

  • 慢船去中国 - [La vita]

    2009-08-05

     马不停蹄地回到东京,马不停蹄地装箱子,手脚腿并用地封箱子,慌慌忙忙地复印遗漏下来的资料,终于看到房间渐渐空了起来。上午被邮局大叔的电话叫醒,眼看着大叔把七个箱子运下楼放进车里,挥汗如雨,汗如雨下……真是大滴大滴的汗落在纸箱上啊=。= 令我只好不好意思地弱弱地一直说,多谢了,辛苦了。我觉得他们的无线信息传送装置很神奇,手里的遥控器输入几个数字,腰间的输出装置就有小票打印出来——一共是四万五百日元,回头把一个个重量加起来,才不过一百公斤出头,顿时觉得我的装箱方式十分不划算。wt大叔说他寄了两百公斤,才花了6万,大概是用了很统筹的方法。

     前两天把两个箱子寄到港口去,其中一个是我拉也拉不动的,至今仍然发愁到时候该怎么办,而且体积似乎也超过了船上托运物品的限制,到时候再跟他们磨蹭吧。明天去神户,后天出航,两天后到天津,期间经过王菲阿姨和wt大叔的生日。第一次乘这么长时间的海船,不知颠簸否。好在这几天每天都只睡很短的时间,无论如何睡上两天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特地买了一本村上春树君的早年小书,“中国行きのスロウボート”(slow boat to China),薄薄的一本,想必两天内可以阅完。

     早些时候与师兄师妹若干一起吃饭,某心地单纯的小师妹听说我要乘船回,大眼睛闪着光芒地说:听起来很浪漫啊…… 而理智的师兄一语中的地说:浪漫个头,出了濑户内海就是东海,连太平洋都没有进一下…… 确然如此,反倒是从东京去北海道的船是走太平洋的,曾经想过尝试一下,但是后来觉得花的时间太长——没有那么长,又没有那么短,处在中间最不受人待见,最终还是买了车票。不过,学习文科的感性的女青年们总是有本事把其实毫无乐趣可言甚至较为痛苦的事情浪漫化的,比如我订船票的时候,心里就不断地嘀咕某句台词: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囧。

     去到中国之后应该有很多游记可以写,比如濑户内海风光,还有北国铁道概观。这篇先自曝一张预告篇,敬请期待。

     

     

    DSC00200

  • 西西弗斯甲虫 - [La vita]

    2009-07-26

    某日,出“本乡三丁目”地铁站,就快到地面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脚下有一只可怜的纠结的奋力的甲虫,如下图:

    bug and escalator

    问题在哪里呢,这个扶梯是向上走的,而此甲虫非要向下走,可惜照片不能表现它的动作神情。只见它奋力地挥舞着四肢(确切有多少肢不太清楚)想向前走,可无论怎么挥舞也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手中的东西把它推离了扶梯,大约半米远的样子。

    没想到,它定定神,又开始坚定不移地向扶梯交界线那里移动了,很快,它又到了那条线上,又开始挣扎,挥舞着四肢想往前走。于是我想,没准儿它是非下楼不可,没准儿它与它的甲虫太太/先生约好了在地铁站的改札口见面呢?没准儿它的小情人要乘大江户线去新宿开拓新天地,它赶着去见最后一面呢?

    于是我这次干脆把它推啊推,直弄到旁边的楼梯通道上,它定定神,总算发现这是下楼的正道,开始缓缓下移——那叫一个缓啊,就是它不走与台阶垂直的路线,而是与台阶成20度角的、泰山挑山工一样的之字形路线。我心想,您去的可是东京最深的一条地铁线,楼梯大概拐弯有五六次,您就慢慢走吧。

    然后我满意地继续上楼了(在以上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两个人从我身边经过,对于我弯腰看地面保持很久的姿态投来讶异的目光)。突然,与两个十分剽悍的南美青年男子擦肩而过,两人身形高大,步履沉重,片刻之后,我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不好,那只小虫子恐怕性命不保。赶紧回去察看,发现它身体各部分还完整,不过神志似乎有些不清,也不走路了,停在路上发呆——或昏迷,难以判断。

    于是我感到万分后悔,也许人家就是传说中的西西弗斯甲虫,喜欢无休止地在自动扶梯上做无谓的挣扎呢?真是缺乏交流害死人啊,顿时也想到子非虫安知虫之乐的古训。况且,就算它一直在那条线上,如果它能坚持到夜里一点,扶梯还是会停下来的……

    后续:四个小时后,我从图书馆看完书回家,又来到这个地铁站,在第四/五个拐弯处,也就是快到检票口的那一层看到另外一只甲虫——根据颜色判断似乎不是同一只(下午那只难觅踪影),我想有可能是它的朋友在改札口等了一下午也不见它的踪影,于是开始往上走寻觅它了。

    -------------分割线(有人有耐心看完以上的故事吗…)--------------

     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今天早晨8点钟起来,烈日炎炎赶电车到新宿,与众人碰头后继续烈日炎炎赶去一个叫做立川市一所距离我家有40公里的公园,真想问苍天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冬天我就对烧烤不是很有兴趣,更不要说这样的夏天,所有人都在说一句话:热(确实,日文里面一个词可以是一句话)。

     中午12点,距离起床已经四个小时,还没有吃过东西,还在洗菜。我爱洗菜,因为洗菜的地方凉快,无论如何也不想靠近烧烤架。将近2点钟,总算可以吃了,结果都饿过了,肉也觉得不好吃了。本来此次活动据称是给8月即将回国的某德国小哥与两位台湾小姑娘送行的,主持活动的坂本君得知我也要走,十分高兴——当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心里偷着高兴,好歹多了一个目标,没有白折腾嘛。

     其中一个台湾小姑娘J,我不过小半年没见过她,突然胖了许多——“许多”的意思是,她从一个我眼中挺瘦的人,变成了一个挺胖的人。于是问她的同学M,怎会如此,答曰太幸福所致——小半年前遇到一位巴基斯坦男友(差不多是遇到就是男友了),然后就给滋润的,体重直线增加了。反正从我的角度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幸福可以使人发胖”这种事情的,我又不识趣的问:J马上回去他们不是会不容易见到?M说:J说她会经常来这边看他的。我继续不识趣地问:为啥不是他去台湾看她呢…… M说:因为从台湾来这边比较方便嘛。想想也是,好吧,我要祝福J同学今后可以保持体重,不至于因为奔波而有所消瘦……

     回来上了电车就开始睡,从立川直睡到水道桥,醒来看车窗外已经夕阳映在河面,绿树浓荫是近景,鳞次栉比是远景,伤感地一塌糊涂。惯例怀疑人生,直到家,洗了澡,继续怀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在向上行的自动扶梯的边缘一直试图往下走的甲虫。

     晚上九点半,踱去附近的一家极其便宜极其宽敞的饭馆(便宜到doria饭只要290,比便利店的便当还便宜)吃最喜欢的Carbonara。以后还吃得到,可是总吃不到日本口味的Carbonara了。吃完散步回来,寻思着明天要去邮局买几只箱子,开始打理行李了。

     

  • 昏昏 - [La vita]

    2009-07-19

    又是昏昏的一日。

    下午两点钟,挣扎着起来。三点半,开始在拍过照的那家汉堡店吃饭,顺便往后翻了几页好几个月前就搁下不看的革命之路。因为昨天被人批评,看书不应该半途而废。不过我满屋子里的书里面没有几本不是看到一半就放下的,区别之在于那个“一半”是多少。

    但是作为一本小说,当然是理应被读完的。我实在不想看它,是因为作者太刻薄,刻薄到简直无法忍受。封底介绍说他的文字有remorseless clarity,我到宁愿他多一些慷慨,多一些悲悯。至少电影是多了一点悲悯的,已经被认为残酷,小说更是比之残酷得甩出几条马路去。每个人都在演戏,卖力地演,也清楚别人都在演戏,这种故事看得真是心里添堵,干脆放下不看。

    然后去附近商场买东西。买了项链一只,发箍一只,书的封套一只,和小勺子一只。

    回来依然昏昏,坐在窗前看密云。到太阳落山时,突然晴天,密云与夕阳交错。还算好看:

    DSCN7626

     

    又过了一会儿,惊现半空中挂了彩虹一条rainbow at dusk

     

    确切点说是两条,但是貌似彩虹都是这样的吧?这张看得清楚一点DSCN7629

    实在算不得很好看的彩虹,但是想想看在这个只有混凝土和电线的城市还是很难得。何况,见识短浅的我还没有见过挂在天上的彩虹>_< 于是我很高兴,昏昏的一日总算还有点惊喜。

    DSCN7635

    晚上写了一会儿论文,9点多出去吃饭,喝了一大杯冰水。目前脑袋还是昏昏沉沉——写这句的时候我想起那首老歌唱的:淡淡的晨晨昏昏……

    七月还是快过去吧。

  • 墓木已拱 - [Reader]

    2009-07-11

    我用的电子词典里收录了学研出版社的“汉字源”字典,是对所有的汉字使用 者来说都非常有用的工具。比如查“蝉”这个字,可以用部首输入法、日文训读、或者手写(可惜没有拼音输入……)输入,在这个字的条目中,会有汉音、吴音和 现代普通话中的读法,日文意读的读法,意思,解字(会意兼形声)和单语家族等内容。条目下面的“熟语”一栏最有趣,收录了许多——我认为在日常日语中根本 不会使用,在汉语中也很少使用的词汇和解释,比如:空蝉、蜿蝉、寒蝉、残蝉、蝉嫣、乱蝉(解释:语出:愁里残烟更乱蝉---元好问)、蝉鬓等等。

    我要说的是,通过这个词典可以学到很多成语——尤其是对我这个成语颇差的人来说,其中之一便是“墓木已拱”,语出左传,真是让人一见难忘啊。虽然是不同的 mu,不过我一下就想到了很多年前就一见难忘的一个网名:暮已成昼。似乎mu和yi两个音组合在一起总有特别的意味。加上,我对任何有树的意象的词语都难 以忘怀。且不要说著名的“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沧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单是念一句平白的“园中莫种树,种树四时愁”就能听到庭园里一 棵孤树的掷地有声。想想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真是不发愁都难。

    写坟墓的树,也不新鲜。最有名的恐怕是“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但是这个对比过于巨大,感触反而模糊。一个人15岁离家,80岁才回来,看到松柏冢累 累的状况,大概是一种超时间感的悲伤吧。但是墓木已拱不一样,它仿佛是你经常去拜访这个地方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生者平淡的重复的生活中,死亡这件 事情就这样丧失了任何戏剧性,被坟墓前郁郁葱葱、也许亭亭如盖(我想的是归有光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语文课上学这篇文 据说很多人掉泪的,我也是)的树木所遮蔽了。

    小时候看呼啸山庄——确实是很小的时候了,实在不敢说当时有看懂,但是怎么也忘不了的情景是凯瑟琳死前和男主角的对话,以及结尾,叙述者在三所邻接的坟墓前徘徊:

    I sought, and soon discovered, the three headstones on the slope next the
    moor: on middle one grey, and half buried in the heath; Edgar Linton's
    only harmonized by the turf and moss creeping up its foot; Heathcliff's
    still bare.

    I lingered round them, under that benign sky: watched the moths
    fluttering among the heath and harebells, listened to the soft wind
    breathing through the grass, and wondered how any one could ever imagine
    unquiet slumbers for the sleepers in that quiet earth.


    坟墓上的植物生长状况暗示了死亡的时间,Heathcliff在他后半生漫长的时间里,是如何承受他曾经用生命爱和恨的女人的坟墓逐渐被树丛所掩盖这个事实的呢?

    墓木已拱,这个词透露出的信息是谁也挡不住的时间的消磨,甚至不是洪流,只是消磨。曾经惊天动地的事和人就这样平静地成为了太阳下的一片树阴,风吹过树叶留下斑驳的影子。此时的悲伤比起当年,只是一个“不能言”。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心思不能言。

  • 后殖民主义 - [La vita]

    2009-07-02

    有一次在原宿车站附近散步,被一家据称是"原宿名物"的蛋包饭店所吸引,就进去吃。店非常非常小,木桌大概只有四张木椅若干,装潢简单,但让我觉得很怀旧。当我点的蛋包饭做好,我开始吃的时候,突然开始播放"American Pie",那么那么长,我吃得又太快了,于是它正好贯穿了我吃的这顿饭,更觉怀旧。

    认识一位叫做慕唯仁(这是个很帅的中文名字,为Viren Murthy的音译)的年轻老师,十分激进(有兴趣者可百度他的中文文章),凡事都能扯到其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上面去,另外一特征是凡事他都能上升到理论高度。于是有一次我们吃饭时提到他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大家都听崔健(他还知道王菲曾是窦唯的妻子,了不起=。=),以及80年代大陆和台湾之流行音乐之比较等等。我说好怀念啊(我说的仅仅是一个词"懐かしい")…… 他说你怀念什么?都跟你没关系的事情。我说是啊,但是每提到80年代的中国和60年代的西方,我总觉得懐かしい。

    于是这位很批判的朋友说:看,你这就是典型的后殖民主义的叙事…… 怀念某种对你来说并非真实存在、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这就是其他学派对后殖民主义的批判。

    要这么说, 后殖民主义还真是很合我的口味。

    (理论化的另一个例子:某次讨论鸳鸯。一位同学说:人们对于鸳鸯的最大误解是,总认为它是成对的,而其实鸳鸯是独居的。慕老师没听懂,我就解释给他,他说:这位说话的同学大概是在表达某种哲学隐喻吧……然后讲了一堆我也没怎么听明白的理论,涉及到个人、人单独不能获得整全性之类的古老问题,让我想起Fromm的爱的艺术=。=)

    末了,附赠一段绝非是我"臆想出来的怀念"的视频:美少女战士。最近在youtube查看了以后不得不感慨,该片真是全世界小姑娘的童年回忆啊。为了增加陌生感,请观赏英文版。请务必注意1:02的时候那只小白猫的眼神,真是叫一个萌啊!

    另外我很喜欢这个德国版的片头……

    Sailormoon

    代表月亮,惩罚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