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補】dream & drama - [View]

    2008-12-02


     昨天的話還沒說完,印象尤為深刻的,還有結束時小姑娘上來Aisatsu,也就是寒暄一下,一般多為“非常感謝”之類,但是這個小姑娘不知為什么,說非常感謝的時候突然就哭了,本來聲若洪鐘的突然就泣不成聲了,于是大家的掌聲就想起來了。我想他們這幾個月來一定很辛苦吧,雖然很辛苦,但是想到最后公演的舞臺,就總能鼓足干勁堅持下去。而現在,最后一天演出結束了,像是夢結束了一樣。
     
      配布的小冊子上也有導演的aisatsu,她說:“在這個舞臺上,很多的愛或隱或顯。戀人、友人、父女、君臣、祖國,甚至和平……誰愛著誰,誰愛著什么。不知道‘love’這個詞的人恐怕沒有,但能回答出‘what is love’這個問題的恐怕不多。
      “舉例子的話,舞臺就是鏡子,是可以映出人心的鏡子。看的人心情不同,沒一句臺詞的回響都是完全不同的。
      “為了清晰地映出你心中的‘愛’,cast、set、light、sound、art,三個月間我們都在盡全力打磨這面鏡子。
      “對你來說愛是什么呢?”
     
      很巧的是,今天的英文課正好是關于莎士比亞,原來這個鏡子的比喻出自著名的哈姆雷特,他在劇中說:
    for any thing so o'erdone is from the purpose of playing, whose
    end, both at the first and now, was and is, to hold as 'twere the
    mirror up to nature: to show virtue her feature, scorn her own
    image, and the very age and body of the time his form and
    pressure.” 
     
      另外有一段關于威尼斯商人的分析。大意是說,兩個社會的矛盾,基督徒社會是以友情和寬容為原則的,而猶太人社會是以契約和法律為原則的。雖然最后人們覺得Antonio得到了報應,但事實上他的原則贏了,A promise is a promise,Shylock的基督教原則在這部劇中并沒有贏。所以——可以想象,他是為了說明某些經濟學家的觀點,那就是這部喜劇,某種程度上預示了資本主義時代的來臨。很好玩的是大家都很容易被說服,開始大家都覺得antonio不好,但是看完這段視頻后,所有人都覺得shylock不好了……。
     
      回到前面的关于爱的小话题。由于我经常强调,爱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书也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所以总是对佩索阿在《惶然录》中的某个比喻十分心有戚戚。这让我觉得,爱一个人就像不知在哪里读到的一本书页迭散的书,或者干脆是偶尔看到的错过结局的戏剧,读到的这部分令人满心欢喜,结局如何就无足轻重了,“没有什么东西还需要佚散的那一半来交代
     
     所以这件事情,如同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一样,都是一件悲欣交集的事。 
  •  

     两天前,当我还在留恋祇园的夜色为抹茶parfait而着迷的时候,就接到友人特地打来的电话,特地强烈推荐说你一定不要错过"Aida",幸好今天是最后一天公演,我赶在昨夜回来了。一个月之前就注意到他们的看板,打算去看,但若不是这位的提醒,我可能就忘了——但是今天又遇到一次提醒,下午的英语课上,一个小男孩的发言是关于话剧的制作,最后没忘记做广告:说他参与的aida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一定不要错过。

     前情介绍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说:真的很好看!尽管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限制,首先这是学生剧团,可能大多数是本科一、二年纪的小朋友,其次他们需要自己制作服装、首饰、武器等一切道具,甚至剧场内的观众座椅(英语课上的小男孩就是弄椅子的……)。对于一个现代剧来说道具没什么麻烦的,但是古装剧就要费工夫了,公平的说男主角的衣服有点搞笑,Amneris公主的裙子竟然就那么一件……国王的华服倒是看起来很不错。然后,把一场音乐剧变成话剧,而且日本小朋友的英语是以难听懂而著称的,好在有字幕。没有话筒,每个人声音洪亮至声嘶力竭,让我这样说话说两个小时一定嗓子废掉了。另外,表演显然过于戏剧化,虽然说演戏剧当然是要戏剧化的,但是我仍然觉得没有必要每一刻都表现出十分夸张的表情和动辄声嘶力竭的哭喊。

     但是,我还是为了欲扬先抑。今天直到下午6点没有吃饭,想去吃饭的时候意识到话剧要开始了,然后超市买了个迷你便当(倒是很好吃,肉酱doria),在校园的寒风中两分钟内吃完。然后去排队入场,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竟然忘记了饥饿,还多次热泪盈眶声泪俱下,舞台真是魅力无边。

      在一个黑暗的幽闭空间内,你的目光只能随着灯光移动而移动,但是每一幕都有停滞感,那是夸大的放慢的生活。我喜欢他们的停顿,穿着近似古埃及的服装,每个人表情各异,姿势各异,就像一幅壁画。所以看戏剧是很完全不同的体验,跟知情与否没有太大的关系。狮子王是多么熟悉的故事啊,但是看音乐剧的时候我们还是目不转睛全神贯注,Aida的故事也听过大概,亦完全知道结局,但是情绪起落仍然完全跟随情节展开,一刻也不会觉得无聊。

     说到情节,对于这类典型故事,一向的感触是不知道男女主角是怎么就突然就fall in love了>_<。所以前半段一直最感动的不是aida和radames,而是所谓的“祖国爱”,看他们在台上哭得伤伤心,弄得我一时间也好悲凉,好像自己也亡国了一般。但是理性地说,很难搞清楚祖国爱的本质是什么,对于Nubia人来说,我觉得他们对故乡的爱甚于对祖国的爱——但是在那个时候,国家是等于故乡的。

     Aida和Radames的故事到后来才变得意义非凡,那是超越平庸的爱,赋予生命以意义,从而成为永恒。所以当两千年后的aida和radames在博物馆擦肩而过,然后回首相顾的那一刹那,灯光熄灭,掌声响起,在吾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

     附:youtube上面找到个像是颁奖礼上的演出版本,剧场版大多是自己录的,十分嘈杂。

     

     
    我还很喜欢下面这段
     
     Elaborate Lives Lyrics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ild ambitions in our sights
      How an affair of the heart survives
      days apart and hurried nights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our time to be
      slower and gentler, wiser,free
      
      We all live in extravagant times
      playing games we can't all win
      Unintened emotional crimes
      Take some out, take others in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sut want to be with you
      Now and forever ,peaceful,true
      This may not be the moment
      to tell you face to face
      But I could wait forever
      for the perfect time and place
      
      Aida &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e don't know whose words are true
      Strangers, lovers, husbands, wives
      Hard to know who's loving who
      
      Aida: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Radames: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to touch your heart
      May this confession
      
      Radames and Aida:
      be the start
  • Pasmo-kun @ tokyo - [Gallery]

    2008-11-25

    Nov 2008 101

     

    这张图片是tommy同学用手机拍的,我问他要过来,因为实在太可爱了>_< pasmo是多么能代表这个城市气质的东西啊,自动化,非人性化,再加上一点装可爱,粉色,到处都是粉色。

    另:pasmo-kun等于pasmo君(pasmo即叶子下面的那张交通卡……)。

    附: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的城市散步,散了十公里,沿途的单调、沉闷因而有力工业化景象令我十分舒适。这说明,恩,我已经脱离了田园风光文艺青年之小趣味了。

     

    img 516 img 488 img 519

    img 520

    img 506

     传说中的hello kitty bus

    img 455

     在这个沉闷划一的地方,一向很难见到不和谐因素。

    img 453

     我问:为什么房子全都修成这个样子,像火柴盒或者麻将。。

    答曰:这样比较抗震 =。=

    img 466

    img 467

    一幅画,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拍照。其中很多人并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拍,只是看大家都拍,所以自己也拍。。我就是这样的-。- (后来听说画的是原子弹爆炸……)

    img 343

    img 381

    我喜欢下面这个,因为metro的标志M和上面的M看起来如此协调……

    img 447

    img 538 img 529 img 364

    我的blog里面访问率最高的是那篇“秋天的风都是从去年秋天吹来的”,与内容无关,我想纯粹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这句话。

    那么我想,今年komba的银杏并木道上,吹着两年前四平路两旁的银杏叶(四平路两旁植的是玉兰间隔银杏,春华秋实,美好端庄),和一年前未名湖畔某些不知名的小路上银杏树的风。也稍有不同的吧,北京的银杏树落叶早一点,上海和东京在差不多的时节。明年这个时候,可以想见我会怎样矫情而深情的追思komaba的秋天,事实上,我现在已经开始追思了。

     

  • 汉语语音豆知识 - [View]

    2008-11-20

    所谓豆知识,就是不是专业的,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常识(比如清浊辅音的问题),但是我看了些书,所以加了一点点稍微超过常识的比较。纯属个人兴趣,专业人士不要嘲笑>_<

    我对语音学的兴趣起始于我对某种汉语拼读系统的不满,即在20世纪的大部分年代里广泛使用的韦氏拼音(Wade-Giles system),现在仍在台湾广泛使用(不过,台湾从2009年开始就要全面实行汉语拼音方案了)——比如张震这个名字每次出现在电影片头都是Chen Chang。我们熟悉的还有Mao tse-tung,Teresa Teng(Teng li-chun),Chu Hsi(朱熹。。随便想到的几个名字,毫无关联……)之类的,突出特征是把我们熟悉的“汉语拼音方案”里用d,zh等表示的音用t,ch来表示。如果你看一下wikipedia的“中文拼音对照表”这个条目,会发现六种拼读方案中,只有韦氏(以下简称WG)是这样的,其他的,举例来说。汉语拼音(以下简称PY)中的zh,在WG里是ch,在其他的几种里面都是j,但是对一个说英语的人来说,也许ch更接近py的zh,因为py的zh是个不送气的卷舌塞擦清音(voiceless),英文里的ch一般发成不送气的齿龈后塞擦清音voiceless),但英文里的j一般是齿龈后赛擦浊音(voiced)。这样说似乎很抽象,下面我们来举例说明。汉语语音里面有趣的地方很多,先从送气和不送气说起。

    1. 有气(aspirated)无气(unaspirated)vs 有声无声(浊请)

     这个基本上是最大的特征了。大部分辅音都可分成有声与无声,送气与不送气,比如,英文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有声(浊音,dad),英文里的p发成送气的无声(清音,这个时候在国际音标的记号里,会在右上角加一个小的h,表示气音。pad);法语里的p发成不送气的清音(pour),b发成不送气的浊音(belle);汉语py里的p发成送气的清音(跑 pao),拼音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清音(饱 bao,国际音标中写成pao)。这样一来,可以看出:汉语里塞音都是清音,法语里都是不送气的。所以基本上,西方人对py里的zh和ch的区别很不敏感(据维基百科说,英语母语者往往察觉不出pin里的p和spin里的p有什么不同,也就是相当于汉语拼音里的“pin”和“bin”),而中国人在学法语的时候总要费很大劲去搞清楚p和b,d和t的区别。

     那么除了法语里的p以外,英语里有没有类似于汉语py里b的音呢?那就是出现在s后面的塞音了,比如spoon,sty,skill之类。所以,在汉语拼音的英文维基条目上,是这样介绍b:unaspirated p, as in spit,(而不是bit) p则是:strongly aspirated p, as in pit。

     关于清辅音和浊辅音的区分,老师一般会说声带振动与否,另外还会有肌肉的紧张程度之区分。记得以前法语老师警告我们跟法国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把“北大”说成中文里的“北大”(用ipa来写的话可能是peitai),而一定要说成beidai,因为前者在法语中有白痴的意思(具体不记得了,大致如此)。另外,日语里的辅音也是以清浊来区分,而不是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Arigato(谢谢)”的那个to很像中文里的do,但其实它依然是国际音标上的to,不过是没有送气罢了。另外一个因素是:按照肌肉的紧张程度来说,清辅音比较强(p t k),浊辅音(b d g)紧张程度弱(我个人还觉得清辅音比较短=。= 试验一下中文里的“抱”和英文ball 忽略元音,只看辅音的紧张程度如何)——而日语的辅音,无论是否发声普遍地比英语紧张程度要弱,所以普遍的让我(汉语母语者)觉得接近b/d/g,尤其是出现在词中的时候,又如“anata(你)”听起来像anada,aishiteru听起来像aishideru。但是我觉得这种区分恐怕只有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而不是以发声不发声)辅音的中国人才会在意。

     下面举例练习(或者找个法语入门联系pt和bg),有兴趣的感受一下,忽略元音……
    b p
    依次读 汉语的“呸”、“贝”和base
    (恩,这里有个小笑话。话说某日吃饭,我称赞一个xx酱好吃,然后说麻酱是我的最爱。这时友人A说道:这个东西的base应该就是麻酱吧。友人B说到:恩,这里的好多菜里面都放了贝丝……>_<)
    d t
    汉语的“踏”“大”和duck
      太、戴 和 dad
    g k
    汉语的“剋kei”“给”和gay
    ch zh
    汉语的 臭,皱 和 joke (这个区分当然不只在于清浊,还在于卷舌与否,这个后面再说)

    现在你有没有觉得其实前两个的区别没有后两个的区别大呢……

    另外汉语的j q z c 也都是清音,wiki上面对z的发声建议是:[ts] unaspirated c  (something between suds and cats)

    2. 破擦音 z c zh ch j q 中文的卷舌破擦音为什么对外国人来说那么难的,不是因为他们的舌头卷不上去。。而是我们的若干辅音之间位置相差太小了>_<

     首先基础知识:依据破擦音(affricate,以下简称af)的发声位置不同,可以有以下几种:
     a. 齿龈af,即清音ts,浊音dz。前者如德语里的Zeit的z,英文cats的ts,日语つtsu的ts,中文拼音里的z和c。后者如beds里的ds。
     b.后齿龈af,清音即church里的ch,日语ちchi里的chi;浊音judge里的j。
     c.卷舌af,这个音竟然只有中文里有。。不分清浊,只分为送气和不送气,比如张和晨。。
     d.前部硬腭af,这个在波兰语和中文里有。送气的q和不送气的j。(所以中文的ji,qi与日文的じ、ち之差别就在于,一个在前硬腭,一个在后齿龈>_<,另外,中文的j是不发声的——有的地方说半发声,日语的ji是发声的。比如:区分日语里“自分”的自,和中文里的“己”
     e. 软腭af

    (粗体的第2种和第5种中文里没有)
     
    在齿龈、后齿龈、前部硬腭这么狭窄的范围内,我们竟然有三种破擦音的区分,真是很复杂啊!

    cf. wiki对发“zh”的指示:zh:     ch with no aspiration (a sound between joke and church, tongue tip curled more upwards); very similar to merger in American English, but not voiced. (不送气的ch,介于joke和church之间,舌尖更向上卷,类似于美语中的merger,但是不发声

    3. 摩擦音 sh r x
     
       这几个也是对非汉语母语者很难的。。首先sh和r都是卷舌摩擦音,一个是清音一个是浊音——汉语里面难得的浊音。sh(师)除了中文之外,还在瑞典语中出现,比如skinn(=skin in eg)的sk就是发这个卷舌摩擦音的。

      r(日)不同于英文的r(虽然英文r有N多种发音,这里指英国英语里的red里的r,齿龈接近音 alveolar approximant; 美国英语里词首的r据说是sublamino-postalveolar approximant =。=),也不同于法语的j(就是那个把3下面写长的音标……,后齿龈摩擦音),据wiki解释是这样的:Similar to the English z in azure, but with the the tongue curled upwards, like a cross between English "r" and French "j". (我觉得和j区别不明显,都是摩擦音,不过多了卷舌罢了)

       x(西)是个前部硬腭摩擦音(cf. j(机)和q(七)是前部硬腭塞擦音),在中文和波兰语里可以找到例子。wiki说:x   like she, with the lips spread as when you say ee. The sequence "xi" is like Japanese し shi. 但是事实上し里面的sh是后齿龈(硬腭齿龈)摩擦音,类似于英文ship的sh,日语里面另外一个跟x有点像的是ひ(hi),但它的辅音确切地说是硬腭摩擦音——等同于德语里nicht的ch。

    4. (无声)软腭摩擦音 h (喝)
      等同于德语里macht的ch,都是清音。这个音也有浊音的(真难以想象。。),在西班牙语和荷兰语中。
      不同于英文里的h,那个叫无声声门摩擦音(voiceless glottal fricative),也有人把它当作无声的元音(voiceless vowel)。在ipa里,中文py的h和德语的ch写成[x],英文的h为[h]。
      不过呢,有的时候英文里的h也会变成有声的声门摩擦音,当它出现在两个元音之间的时候,比如behind,ahead。(日语中类似的现象:gohan 饭;另比较日语里的hai和中文的害,前者和英文一样是声门音)。但无论怎样,都是声门音,而不是[x]那样的软腭音(g和k是软腭塞音,所以拼音表里面把g k h放在一起)。


    5. w和y作为拼写习惯

     这个小时候学汉语拼音的时候都学过,w和y不是汉语中的辅音,只是u和i这两个元音出现在音节开头的时候,换一种写法而已。

     cf. The pinyin vowel "u" is written as a "w", whenever that "u" occurs at the beginning of a syllable, e.g., uo is written as wo, uan→wan. Proper pronunciation of the pinyin "w" requires sounding the original vowel combination, therefore "w" is most similar to "oo" as in zoo, or wooed. Efforts to pronounce the pinyin "w" as any english "w" misinterprets the fact that a pinyin "w" is merely a spelling convention. (wiki)

     另,英语里的w是双唇软腭接近音,y一般发j(后面不接i u元音时),非圆唇硬腭接近音,但其实两者都是半元音。该音素的完全辅音是德语Jahre里的j,IPA表示为j下面划个小勾(是硬腭摩擦音,如果有人细心的话,会发现我前面还提到过日语的ひhi与与nicht里的ch也是硬腭摩擦音,区别在哪里呢,就是清浊辅音的区别啦,j小勾是浊音),法语lion中间那个玩意儿,在英语中,j出现在i和u两个元音之前时发成硬腭摩擦音,比如use ……总结:从辅音到元音:j小勾(摩擦音,use)---j(接近音,半元音,young)---i(元音eat)。


    啊。。。今天就讲到这里,只讲了辅音还没讲元音,准备下次讨论日语,因为日语有些奇怪的辅音和元音也是很好玩的。虽然我想肯定不会有人对此感兴趣>_< 但是我最近十分痴迷于此——研究语音对说话有任何帮助吗?显然没有,还使你说话变得很费劲。。说一个字就不自觉的想它是怎么发音的。。。搞得现在自己都分不清楚拼音zh和ch了……我写了一晚上,请大家无聊的时候当作消遣认真看一下吧!

     

  • 火车城市旅行 - [Route]

    2008-11-17

     一直很想知道首都圈究竟有多少条铁路线路,但是手里只有一本地图册可以数车站的个数,却没有可以数铁路线的。只能就所知范围而言:Jr根据该网站上的东京近郊版路线图是36条,tokyo metro 9个,都营地铁4个,东武铁道12个,西武铁道12个,东急9个,京王4个,小田急4个,京成本线一条其余四五个、京急本线一条其余二三个、小海鸥线一 枚,tsukuba express一枚,其余乱七八糟的诸如荒川线、舍人liner、流山、北总、多摩monorail、相铁、minatomirai、greenline 等等一大堆,都不知道它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让地图变得更复杂吗……

      当然,这些铁路线路之间规模和长度差别很大,有的可以把你带到另一个城市,有的只能把你带到另一个村子。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坐什么火车,只要我有一个位子坐——这是必要前提,我就希望它一直开下去,永远不要停。坐在火车上是日常生活的一种中断,它拖延了时间,让你可以晚点去面对将要面对的事情,又有充分的理由接受这种拖延。而且,你并没有什么也没做,效果上来说,你一直在接近目的地。

     地下铁千代田线的开头和结尾都是在地面的,开头的时候经过一座漂亮的大桥,可以看到荒川向远处延伸,河两岸是绿地或者棒球场之类。过了桥就开始潜入地下,经过五十分钟之后,重新看到阳光,而且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公园。

     只有jr山手线上才能看到youtube流传的那样骇人的挤电车的景象,但是山手线环线风景甚好,因为是最古老的铁路线,一面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与藤蔓植物,而到了临近车站的时候,就突然变成拥挤逼仄的建筑,山手线的车站永远是最繁华的副都心。如果晚上绕一圈的话,就是黑暗和极度艳丽灯光的交替,白天则是绿色和灰色的交替。

     风景最好的当属jr中央线。沿着一条人工痕迹很重的河,河两边的景色非常富有变化。有一段爬坡的上升段,同时与反方向而来的下降段交叉,如果这时两列火车同时驶过,就划了一个有趣的叉叉。

     井之头线上永远不缺好学的学生,中学生和大学生,这个在背法语动词变位法,那个在看函数微分,小学生也成群结队唧唧喳喳。坐这趟火车时我总是在第一节车厢或者最后一节车厢,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铁轨在正前方伸展出去,两旁一般鸟语花香。

     小海鸥线最为著名的自然是经过一座造型优美的跨海大桥,而且车厢的侧面和正面几乎完全是巨大的玻璃窗,让你可以最大限度的欣赏工业化海景。另外该铁路线是无人驾驶的,你如果坐在第一节车厢的大玻璃前,会感觉自己像在开火车,车站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所以票价很贵,因为如此之贵所以我打消了搬往该线路某站附近的学生会馆的念头。

     每次晚上在涩谷换乘银座线的时候就像是做梦。列车开出去,窗外的嘈杂的霓虹灯如惊鸿一瞥,然后突然就消失了。

     坐地铁总是比地面铁路无聊一些,窗外一无可看之处,唯一的惊喜是黑暗中与对面开来的火车擦肩而过之时。虽然那稍纵即逝。但是乘火车的美好之处全在于稍纵即逝,最令人伤感的是以下这种场合:

     你坐一辆急行的火车,它经过某些小站的时候不停下,但是会放慢速度。于是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两旁站台上的人们的身影,但是他们只是伫立不动,你却是单行道上的跳蚤,看着这些情境不断缩小,最后从生命中消失。然后你经过下一站时,又和另外一些人擦身而过,如此不断重复下去。

     

    img 077

    常盘缓行

    summer 081

     井之头,驹场

    img 154

    井之头,下北泽

    img 145

    华丽丽的地铁站空无一人,南北线

    DSCN0028

     DSCN0018

  • 大地 - [Them]

    2008-11-14

     

    在这严酷的大地上,我们都应当天各一方。

  • Open Question - [La vita]

    2008-11-07

    我每周需要做一次的工作是整理大一的小朋友的英语课worksheet,按学号排列好,然后统计出勤情况,很简单的事情,所以熟练的同学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我总是最慢的一个,并非因为我非常之不熟练,而是因为我很喜欢看他们对最后一道“Open Question”的回答,看那些答卷的时候,让我深切的感受到即使做小学老师也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上一周的问题是:你觉得婴儿与成人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像我这种想象力匮乏的人,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诸如认知能力、理性、经验之类的无聊话题,然而同学们的回答却是那么地充满了惊喜。比如有阴暗派:“孩子很坦率,成人都是骗子。”“孩子是纯洁的,成人不是”;也有乐观派:“孩子不能选择他们最爱的食物,成人可以!”“孩子不能买竞马的票。。成人可以。。我非常喜欢竞马!”有的比较文艺,说最大的区别在于“眼泪的意义”不同;有的比较理性,说取决于“改变周围环境的能力”。在我看的几十份中,竟然有三个人都写了“孩子可以很快的学外语……成人不能”,深切的感受到学外语对于日本人民来说是多么纠结的一件事啊。

     有个小姑娘的回答是:“人们总是对青年人说: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这伤感的语气,令我想起彼得·潘的开头。而另外一个小伙子——他的字实在太好看了,令我简直想复印下来。而且。。此人每节课必迟到,由于老师的要求我必须要在他的答卷上标上他来到教室的时间,这是个很挫的事情,他一定十分讨厌我,原谅我吧小朋友,我只能通过你每一份答卷上一个个小小的10:50am..11:00am……来表达我的仰慕之情了——的回答是:“比如,孩子可以在电车上放声大哭而不会被旁人责骂,成人如果这样人们不会如此宽容,而会觉得他疯了。”这令我深切地想起了《身份的焦虑》。

     我觉得最言简意赅的一个回答是:Infants like running! Adults don't even like walking! 还有一个有趣的孩子在回答之后写了这么一句话(事緣老师在上课时宣布:下节课跳过原定的Session 5,直接上Session 6):Session5を予習した僕は俺涙目……(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泪奔……或,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含泪飘过)

     这周的问题是你对人工生命的发展前景的看法,又是乍看起来很无聊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Alife和AI的区别……以及和生物学角度的制造生命的区别,虽然我也没搞清(但是我的理解Alife不过是存在于电脑里的程序而已,跟生命不是很有关系啊=。= )。。有乐观派认为:“会有很多机器人和我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玩……”(囧),也有典型的日式动漫思维:“有一天人类会被人工生命所控制,也许会是一场灾难”(这位同学叫做花房明生……多么华丽丽的漫画男主角名字啊),另外有几个貌似基督徒表示:“这是很愚蠢的研究,Those who try to make creatures will be excused by God.”或者,“人类想成为上帝,但是to make creatures without sex is immoral”。。。不过我觉得这些就是曲解了Alife的意思嘛。

     一个有趣的同学说:Alife可以在电脑之间自由地移动,比如,它可以通过USB cable到别的电脑里串门。。-。- 一个说话很哲理的同学说:有一天,Alife will be called life as well as us. 一个十分言简意赅的孩子只写了一个词:Better。剩下的大幅空间中他画了一个巨大的长了翅膀的心。。飞过一道彩虹>_< 最有才的小栗同学则画了一个十分栩栩如生的机器猫,然后在旁边写了一句话:Doraemon will be invented.

     我就这样看得不亦乐乎……但也实在没有时间把每个人的回答都看了,到屋子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只好走了。我已经不记得大一时候英语课都上些什么内容了,这里的都好严肃阿,比如有一节课讲美国的穆斯林少数权利之问题,一节课讲分形理论(哼哼,这个我本科的时候上过一门选修课的>_<),一节课是一个经济学家写的关于97年经济危机的文章,十分地应景,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听起来耳熟——我对经济学家素来没有任何了解,后来想起来去查,原来是今年刚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个(当然,教材是06年编的)。这让我很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学英语,当然了,最刺激我的是休谟的文章,看了大卫休谟君的文章之后,我痛下决心,决定以后要好好学英语!

     话说回来,你们有无思考过这种貌似很无聊的问题呢?定然是没有吧,你们都是大人了,我是说,我们的生活都越来越不校园了。

    以下,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校园(却是我很少去的那个)。

     

    img 160 img 145

    我喜欢这个MM的蓝色衣衫。。是那么滴明亮可人

     img 137 img 131 img 127 img 113 img 123 img 116 img 115 img 125

     以下才是我每天都要趴在里面睡觉的那个校区的图书馆……在盛大的金色银杏并木尚未到来之前,先展示一两棵赢弱滴、稀疏滴、在图书馆前瑟瑟发抖的小银杏树。

    img 248

  • 星期二 - [Share]

    2008-11-04

     虽然美国人民的星期二才刚开始,我要在这里纯属花痴的说一句:我是多么的想给Obama君投票啊。。伊是一个多么好的演员啊,伊要是没来选总统的话,一定可以成为一个比他当的总统要伟大的多的演员,我一定会很饭很饭他的。。我最近只要是有空看电视就翻来覆去有限的几个频道追寻奥君的身影,没事就在youtube一长串的视频列表里点来点去,一边看一边乐,当我在图书馆上网一边看奥君的视频一边忍不住笑出声的时候身旁一位韩国同学十分疑惑。其实我也会热泪盈眶的,我看到台下观众热泪盈眶我也就热泪盈眶了,可是奥君永远都在重复比你能够想象的还要大而空的空话。。。包含热情。。用他那很sexy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说:“yes we can change”.."As a proud citizen of United States and a fellow citizen of the world...""This city, of all cities,knows the dream of freedom ""221 years ago...""4 years ago..."然后我就忍不住要笑。。尤其是听到他说,"I love you so much, I'm so proud of you……" 更觉得奥君实在是太可爱了。虽然作为政治科学的学生我应该懂得保守审慎才是明智,不应该理会说大话。。不应该被外表冲昏头脑,但是,但是,我相信如果我可以,我一定会为伊投上一票的!

    (楼下经常过来一个美国小伙,他住在横滨姨妈家里,但是因为忍受不了姨妈家的破烂网速,于是每天都乘电车到这边来上网=。= 每天啊。。。前日问起他选战倾向,曰实在受不了佩林。。“如果佩林做副总统的话,我就不回去了。。哼。。反正我现在也有了日本国籍 ” =。=)

    本来想找个演讲视频贴一下,后来决定还是贴下面这个比较古老的music video吧。因为这个里面的奥君尤其的帅。。照片一大堆,随便哪一个都有型有款,您怎么不去拍电影??有没有和我一样觉得他哪里长得有点像tony梁的。。。

     

     
     

    发件人 reference

    最后一张来自nyt的一个视频的截图,欲观更多奥君的照片请观看此视频。。。唔,再过两个月,就要叫奥总了阿=。=  

     

    http://www.nytimes.com/packages/html/politics/2008-election-ove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