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035

    京成线经过千叶县的小镇子,铁路两边时常可见油菜花 (当然,上图中未出现……) img 043

    超可爱的双胞胎小姐妹,衣服帽子一模一样不说,我分析了一下她们的靴子,估计是:商店里每种颜色都只剩一种了,然而为了保持姐妹俩完全一致,只有采取混穿的办法了。中间那个很弱的男的是爸爸,他们一家都装嫩,后来见爸爸穿外套,竟然是高中校服,妈妈其实脸看起来挺老,可是着秋叶原系女仆装,乍一看被雷到了。

    img 050

    革命之路……非常好看……

    img 069

    北京好就好在,总是有很80年代的景致…… img 103 img 135

    但也不乏可爱之处

    img 052 img 065

    我觉得这几个字写得很好看

    img 074

    某个下午在清华辛苦寻找"凤元牌香辣鱼",好不容易绕过大半个校园找到了传说中的"紫荆超市",人家说卖完了。 img 129

    img 059

    雕刻时光五道口店的小牌子吸引了我,因为图中墙上挂了一个丸之内线的标识--红圈圈围了一个M。M不是metro,而是Marunouchi(丸内)。我应该去买一个银座线的挂在墙上……

    img 141

    小时候喜欢杨树,后来南方读书,几乎忘记了杨树的样子。北京当然也生长杨树,但终究觉得不如记忆中家乡的杨树。最喜欢的是北京的槐树,最讨厌的是柳树,不是因为它搔首弄姿,实在是太过柔弱,没有一棵树的样子。

    "我多喜欢窗外 那个冬天的早上

    喜欢看老槐树梢上 残留的月光

    然后等着太阳 照在我们的身上

    你睡得象个婴儿 甜蜜而忧伤"

     

    离开那天是几天来天气最好的那天,终于见到蓝天,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大风。我心里少了怨恨,收到宋大姐发来的短信,算是临别赠言。我和她在宿舍楼下拥抱,说再见面时应当是她的婚礼了。我就可以见到我支持了多年的sunke同学了。她笑说如果不是他呢?我说那我就不去了--但是,怎么可能不是他呢?

    她的短信说:"我们的人生大概就像今天的天气吧,虽然一直停不了让人咒骂的风,也不失为一个好天气。"

    于是我就知道,这位我们仅仅一同生活了半年的大姐,喜欢玩zuma大家来找茬每天看康熙来了去过地球上的好多地方总是说"我好喜欢xxx啊"总是抱怨那一位太幼稚需要她来照顾的大姐,是一定会幸福。

  • Pasmo-kun @ tokyo - [Gallery]

    2008-11-25

    Nov 2008 101

     

    这张图片是tommy同学用手机拍的,我问他要过来,因为实在太可爱了>_< pasmo是多么能代表这个城市气质的东西啊,自动化,非人性化,再加上一点装可爱,粉色,到处都是粉色。

    另:pasmo-kun等于pasmo君(pasmo即叶子下面的那张交通卡……)。

    附: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的城市散步,散了十公里,沿途的单调、沉闷因而有力工业化景象令我十分舒适。这说明,恩,我已经脱离了田园风光文艺青年之小趣味了。

     

    img 516 img 488 img 519

    img 520

    img 506

     传说中的hello kitty bus

    img 455

     在这个沉闷划一的地方,一向很难见到不和谐因素。

    img 453

     我问:为什么房子全都修成这个样子,像火柴盒或者麻将。。

    答曰:这样比较抗震 =。=

    img 466

    img 467

    一幅画,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拍照。其中很多人并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拍,只是看大家都拍,所以自己也拍。。我就是这样的-。- (后来听说画的是原子弹爆炸……)

    img 343

    img 381

    我喜欢下面这个,因为metro的标志M和上面的M看起来如此协调……

    img 447

    img 538 img 529 img 364

    我的blog里面访问率最高的是那篇“秋天的风都是从去年秋天吹来的”,与内容无关,我想纯粹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这句话。

    那么我想,今年komba的银杏并木道上,吹着两年前四平路两旁的银杏叶(四平路两旁植的是玉兰间隔银杏,春华秋实,美好端庄),和一年前未名湖畔某些不知名的小路上银杏树的风。也稍有不同的吧,北京的银杏树落叶早一点,上海和东京在差不多的时节。明年这个时候,可以想见我会怎样矫情而深情的追思komaba的秋天,事实上,我现在已经开始追思了。

     

  • 秋天的玫瑰园 - [Gallery]

    2008-10-13

    本来酝酿着写一篇关于东方学的blog来着……可是好懒啊好懒,不想写,先添点图片活跃一下版面。事緣某周六打算去某庭院看什么竖琴演奏会(为了配合其秋天玫瑰花期的宣传)的,据称在某个挺漂亮的玫瑰园。可是以我的起床时间,最终也没能赶上,到的时候已然散场,4点半停止入园,幸好我4点25赶到,免于白跑一趟。

    该庭园叫做“旧古河庭园”,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以为它和什么河有点关系,后来才发现原来古河是个人啊=。= 所以该庭园就是古河先生的曾经的家,当然了,古河先生后来死了,他的家就成供人游览的小花园了。

    当日上午大雨(如果不是大雨我也不会睡到那么晚,吗),下午突然晴空,但是我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又阴天,闭园的时候甚至还下了几滴小雨。回到家的时候重新晴天,明月皎然,变化真是丰富多彩啊。

    img 161 img 169

    这个粉可爱粉可爱的小水帘,以及水帘前面的小天使和水帘背后的玫瑰花,真的是太可爱了>_< img 166 img 179

    参观屋里(也就是古河先生的居室嘛)需要事前申募,来的太晚,只能透过窗户窥视一下。 img 174 img 190

    虽然已经临近闭馆,依然还是游人如织啊。。。>_< img 204 这边一个小哥在写生 img 206 img 216 img 219 img 172 img 225

     其实拍来拍去就那么一栋大房子,还进不去,挺没劲的。还是铁道有意思。回来的时候在某处转车,正好站在站台的一端,往远处看去两手边都是铁轨,有一次两辆火车从左手边和右手边同时驶来,大风呼呼而过,煞是好玩。 img 236 img 239 img 246

    我觉得我真是铁道控啊!

  • 岁月长 衣裳薄 - [Gallery]

    2008-04-18

    打开久违的googlereader,未读项目有四百多条,登录久违的msn,发现大家的名字前面都莫名多了一颗红心,深感自己落后于时代了。当然这半个多月我也不是完全不知世事,每天都会花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去网吧收发邮件,每天此料金在500yen左右,将近二十天,实在是不小的花费。

    另外一个工具是伟大的收音机,为此跑到热烈欢迎中国游客的秋叶原,满大街卖的都是数码相机dv ipod和各种游戏机之类,但我在一个阴暗ws的小角落花4000yen买了小小的收音机……除了收音机之外,4000也可以买以下东西:一只迷你小台灯,一本300多页的学术新书,一只无印良品的布包,一台夏普或三菱的电烤箱,一袋秋田大米,一双春季打折的鞋子,一个月的网费……等等,这些看起来价值完全不同的商品却有着相同的价格,正是商品资本主义的奇妙发明。但是我最终没有选择上述各种,却独独买了收音机,则是出于前资本主义的怀旧情绪,这样说也不对,不论怎样,我过上了80年代的电视剧里常常出现的那种情景的生活。早上起来(也许是中午),打开收音机,然后洗脸刷牙冲咖啡吃早餐,选台都是那种古老的旋转式。很久以来习惯了用手机walkman或mp3听广播的按钮选台,我发现此种转台虽然怀旧但是需要很高超的技术,为了提高这个技术都不得不剪短指甲。

    大多数节目我是听不懂的,当然。除非是很文邹邹很抑扬顿挫的诗朗诵,之类,有一天晚上听到很文邹邹腔调的信(还有法语背景音),好奇的听下去,原来是在念Matisse,Rouault还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青年之间的长达几十年的通信,后来毕加索也有出现,感慨此电台很有教育性。后来在电车上看到广告,才知道原来某美术馆有matisse的主题展,原来也是配合宣传。另外一次听到采访某台湾导演,不知是谁,但听到国语总是很亲切的,接着是个叫做“旺福”的乐队(解释他们的名字说,旺是お金的意思,福是幸せ,合起来就是又有钱又幸福……),还是没听过,于是后来上网查了一下惊现原来很红的要到北京开演唱会了。总之广播是很神奇很好玩很温暖很亲切的东西!

    罗嗦了这么半天,主要是想描述一下最近的生活状态,循规蹈矩、晚睡晚起、一日三餐、勤俭守时,等等。有课的日子里(每周有两天或三天属于)来回就要花三个小时在电车上,电车上如我一般出神发呆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在做事情。主要有以下事情可做:

    1,睡觉。无论坐着还是站着,睡觉者都是最多的。2、看书,看书者次多。这一点让人不得不佩服,人最多的时候比中国春运的火车或某城市高峰时候的地铁还要挤,我是觉得落脚的地方都没,但那些衣冠楚楚的大叔和小姐们,都淡定地一手拉吊环一手拿着包装精致的书,小说、学术、漫画、甚至九宫格,专注地看着,任凭车身如何摇晃也纹丝不动。3、摆弄手机、mp3、psp和其他电子产品。

    其他的没了。电话不能打,交谈者也甚寡,在这无比沉闷沉默的环境中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不上课的日子里睡觉、看书,研究各种面食,咖喱和奶油,以及咖啡、奶、茶三者之间的搭配方法。学校生活看似丰富,不过跟自己没有关系而已。在王菲老师开过演唱会的武道馆,一个依然无比沉闷的入学式,惊现整个内场区所有人都是黑衣但是我的上装是白色……就素那万黑从中一点白,如芒在背。seminar的同学藏龙卧虎,读起总理衙门时期的外交文书比中国学生还要流畅,最汗颜的是某种我们看不懂的符号,我和另外一个张桑都看不懂……但他们知道那叫做苏州号码>_<。有的老师好饮,上完课一定要纠集学生去饮会,谈兴间突然祝贺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小姑娘新婚快乐……才知道已经不能叫人小姑娘了。

    就这样慢慢的二十天之后我终于在家也有网上了,昨天也终于拿到了学生证,意味着可以开始正常地节约地上进地过一个人的生活。今天本来打算去学校听学校orch的新欢演奏会,主要是这让我联想到nodame,但是整天的大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在阴沉沉的房里蜗居。每周有两三个雨天,这样的天气我觉得很不错,四月就快过去了,最后贴图是花开时节的图片了,如今粉霞早已长成绿荫。

    顺序是:学校操场旁的小路、去往车站的小路、去往区役所的小路、皇宫周围的xx濠(姑且可以称之为护城河),某教学楼。

    原来我非不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      某天下午在食堂前面的报栏看到一张简陋的小广告,遂决定慕名拜访之。慕的是孙歌的翻译总是让我抓狂,不知道是日本人本来说话就很绕还是孙老师喜欢往绕了说;还慕戴锦华传说中一气呵成定语状语颇多的长句子,曾经让我一个教女性电影的老师深为叹服;当然也慕单向街,至于樱井和他的帐篷剧,不文艺的我就未曾慕过了……

    先拿出地图看了下位置,据新生手册所言,到圆明园出学校东门向北走500米。我便骑自行车一路向北去,很快过了清华西门,又过了一片荒地,还是不见目的地,只好停车借问,客气的大叔说你还得逆行往前走。于是又走啊走,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圆明园东门,遂想刚才那大片荒地大概就是园子吧……进门见一牌子曰门票25元,甚为不平。问了保安叔叔之后右拐向北去,到了名为左右间的咖啡院的院子,其实是好几间院子,单向街在其中的一个院子里,东邻是咖啡院,西邻只听到传来麻将声。

    我去的晚,只见院子里已坐了不少人,孙歌没来,先放了一段《变幻 疮痂之城》的台北版的演出视频,看得人是心惊胆战,戴老师随后也表示初看时对她身体的冲击很大。后来我就走神儿了,开始研究院子里的老树叫啥,叶子比槐树大比杨树圆,我认识的树也就那么几种,不过它们哗哗作响很好听。地下是铺的石子,看起来很有调调,实际在场的话会被蚊虫叮咬搞得很抓狂,以至于后来还有人特地给樱井拿来了花露水==

    有趣的是,人凑在树底下听对话没沙龙之感,倒是有不少猫在椅子下面穿梭碰头颇似沙龙。尤其有个小猫十分可爱,走到谁椅子底下都要被人抱起来挠两下。

    樱井曾经是参加反安保运动的左派文艺青年,所以讲起来基本上是反异化的那一套。比如:“每个人的身体变成全球化的广场……我们找不到它应该在的场所”之类……有个比喻很有趣,说大家都像沙漏里的沙子,与他者隔离的孤零零的个体,只有个人不能左右的翻转时,从顶部滑落底部的翻转中才与他者碰撞。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沙子自己的时间?

    戴老师把帐篷剧捧了一通,说偶门在剧里照见自己的贫困(“每一场剧都是一次发生”)——你以为看到了别人,也许是看到了自己。这句话简直可以用在任何形式的观感中。另外樱井先生讲他通过演出地点也在探讨东京-台湾-北京三个亚洲城市的关系,这个关系可是我四年来乃至以后两年都要探讨的亚==

    最后还是归结到行动上。从身体,到脑,到行动——然后我就去行动了,在店里溜达溜达,买了本《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其实我只是很想要他们的塑料袋而已。店员姐姐却说那个要5毛钱,我说那就买吧,她还是不肯给,笑着给我看墙上的环保宣传画,于是我也不要意思要了……想起来这书店还有个环保专架,真做得挺到位的。

    离开单向街原路返回,其时九点多这才想起还没吃晚饭。行至一天桥下把车一靠就在路边吃了碗拉面。起先那面馆的小伙子还不让我坐外面说太冷,他不知道我正累得满头汗呢。然后吹着小风chuachua吃完,忽然就有了小北漂之感觉了……

    本雅明似乎只有这一张标准照……在他俩的左侧是johnlennon右侧是庞德,还真是杂

    关于沙龙的书店官方报道可以看这里(友情提示,小心死机)

    关于单向街的介绍这个比较有趣,照片这儿有几张。豆瓣1豆瓣2

    竟有人没良心的让我去探光合作用,此次经验为,第一,千万不能骑车去;第二,不能晚上去。以上。 

  • 四季不如春 - [Gallery]

    2007-08-18

    这首诗是两年前在tongji.net上看到的,当时点了收藏,前日才又重新看到。想来曾与dickens同学只有一面之缘,是在哪次的图书馆讲座上,却忘了什么讲座。

    《上海啊,我怎么怀念你四季不如春的梦想》
                                  ――给曾经一起来到不久就将离开的人们

    /Dickens

    四年过去了
    如今,我就要向你挥手致意
    告别这么多年的亲近
    让我们知己知彼
    为了证明梦想确实存在
    我们也曾不欢而散

    你历数过我的种种不幸
    你的四季,你的拥挤,你的喧闹
    你的我一再纵容 你的人们苟且偷生
    那么,你的多少丑陋面孔又被悄悄掩盖

    你的春短暂的路过你的夏接踵而至
    你的漫长,炎热,躁动不安
    你的人们一步步裸露
    你的纵情语言全是陈词滥调
    你的疲惫怎么形容
    你的热浪翻腾手掌翻腾 就像你被掀起
    暴烈在艳阳高照的七月流火中

    你的回忆留在了我们初逢的九月
    之后我离开,没带走只言片语
    你的历史像个穿短裙的少妇
    扭动的风骚劲儿十足
    吸引一个我,百个我,千个我
    无数个我 朝思暮想

    你迟早会迎侯一个冬季
    那一夜的雪花将静静的绽放
    没有寒冷,我穿着妈妈亲手编织的毛衣
    最后一次走进你,
    你的胸膛,你的眼睛,你的成熟
    你的伤口,你的软语,你的疼痛,
    你的温暖,你的冷静,你的固执,
    你的虚伪,你的自私,你的奢侈,
    你的善变,你的浮华,你的虚情假意真心真意
    你的肩膀宽阔,你的繁花似锦,你的热泪盈框
    你的依依不舍,你的含情默默,你的远大理想,
    你的人潮颤动,你的轰隆地铁,你的言之无物
    你的旧梦重温,你的词不达意,你的迫不及待,
    你的恨 ,你的爱,你的远,
    你的近,你的大,你的美
    你的局部,你的一切
    你的不值一提,你的一无是处

    而人们都清楚你再也不将四季如春
    仿佛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
    那时的你 正值深秋

    我去教务科拿成绩单,虽然只有一天,妹妹还每隔几个小时发条消息曰:现在情况如何?我回,刚才去了没人,下午再去,上海的天实在太蓝了。她说:考,天蓝有p用,要记住,你是个过客,不是归人。这是我离家前伊叮嘱我的,好像我会为灯红酒绿迷惑不回家了似的。

    我十分期盼的是饮食广场的冷面,十分感谢同学帮我完成这个愿望。我在饮广吃了三年的剩饭剩菜,想起来简直要潸然泪下,下午一点或者晚上六点半,我走进所剩无几的食堂,尤其是晚上。六点半有锅贴,七点有牛肉粉丝汤,七点半有面条,八点可能只有粥和冷包子了。冬天到晚时就关了空调,我一个人坐在远离风口的角落里喝一碗半温的牛肉汤或者吃一盘露馅的饺子,餐厅里只有几个人,当时觉得凄凉光景现在想来也很温暖。还有一次吃米饭,那边儿马上要关门了,就剩我一个赶紧吃,收盘子的大叔走到我旁边说:不要着急,慢慢吃。他跟我攀谈起来,说以前没怎么见过我,我说是啊我很少吃米饭,询问之下还是老乡,聊了许久我把盘子给他走出去,外面已是全黑。

    下午坐在公交车上时,妹又短我:现在情况如何。我回,已拿到,现在去人民广场会男人和蹭饭。她说:考,就知道你肯定有别的目的,别忘了跟他强调一下我的那事儿。我说:不是那一个,是另一个。那一个忙得都没空接见我怎么有空给你找对象。她说:这熊人。那你跟这另一个也说一下此事吧。事实上,那一个其实很有空,以至于半夜不睡觉乱逛在云彩底下喂蚊子。我虽然没有睡觉,但做了一夜很长的梦。

    早上赶火车还无座,头晕眼肿面容憔悴。可敬的列车长小伙儿看我可怜竟主动提出要给我补卧铺,我说啊?有吗?他说,当然有了……你要吗。我说好的到徐州。这时他又看看我说:“你真的困吗?不要因为我一说你才要的……”我说:真的,我又没座……我都一晚没睡了。小伙子哈哈大笑,说我也是。后来我补了票到某车厢一看,全都是空的,对铁路售票系统强烈愤怒。我坐在椅子上喝橙汁,过了一会儿列车长又从旁边经过,说:你咋还没睡?我十分不好意思,赶紧去睡了……

    最惊险的一段是这样的。我到商丘刚下车,人皆说往菏泽去的最后一班车刚走,刚刚走,并有一出租司机提出可以带我去赶,肯定不出城就能赶上,众人皆称是。事实当然是,没有赶上,还被这个河南大叔给坑死了。其时月黑风高,车开得飞快,惊现前方一路牌书:民权,就是经常发生碎尸案的那地方,我顿生疑虑,难道这是去民权的路?后来出现收费站才把心里揣着的打鼓小兔子放下,他又不肯走了,说路太差,还要等别人。于是就把我晾在那,四野漆黑一片,都快10点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跑到路边去抽烟,我一人坐在车里小兔子又开始打鼓。这么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他回来说不等了,那接着走呗,没多久他又不想走了,拦几次顺路车皆失败之,人情冷暖。我终于受不了说得了你回去吧,你就把我隔这儿我让我家里来接我好了。不想此男这时候又很严肃的:“那怎么成?!你一小姑娘家的我咋能把你撂这路上,这黑灯瞎火的都没人家,不行,我一定要把你送到家!”我十分无语。

    折腾啊折腾,终于到家了,紧接着就是一番狂风骤雨般的怒斥,此事暂且不提。

    我当天上午坐在中法中心五楼的小阳台子里看云,拿出手机正打算拍,收到短消息曰:现在的云像画的一样。这个比喻真差劲,虽则画在我的心里。最神奇的是,请注意,下面这张图,最上面的这砣云,非常酷似中国地图……

     

     我曾在此处看书,也曾在此处绣十字绣

    事实上,如果我不是因为拍这几张图片也不会到第二天手机没电也不会让我妈伤心如此,真是自作孽。

    这首歌的小朋友唱: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我后来想,意思可能是,我是你的过客,你是我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