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事 - [Theatre]

    2009-10-01

    今天下午从一个老乡那里得到一免费观看《建国大业》的机会(代价是她又把我的衣服穿走了……),于是去讲堂与众位同学在欢声笑语中看完了此片,结论是我很喜欢。你可以不把它当作歌功颂德的东西来看,也不当作没有情节、没有高潮、情节跳跃而罗嗦的纪录片来看,那它就是个颇为养眼,并充满笑点也不乏感人点的回首往事之作。而且毕竟——虽然通过其他途径也能认识到,但是电影可以以最直观的形式让你认识到——天朝命运在40年代曾经充满的无限可能性。

    不过也许可能性在1936年就终结了。就像那个美国人柯博文在'走向最后关头'里描述的那样。

    1935年的时候经过近十年努力,国军基本搞定了派系斗争,经济搞得有声有色,据称年增长11%。蒋梦麟在哥伦比亚大学跟杜威拿了教育学博士学位,在北大做校长;他的前任蔡元培目前是中央研究院院长。我党被逼到陕北那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偏远之地,最困难的时候据称只有靠贩卖特殊物资(毒品)撑下去,眼看着国军就要统一全国。

    不好意思,这样简直有点许知远体,赶紧打住,回归正题。我要说'建国大业'中令人喜爱和令人讨厌的地方,有很多剧透,但鉴于其实此片没有什么情节,我觉得阅览也无妨。

    先说好的:1. 国军人马帅得令人发指,除了常委员长之外。不过委员长除了肥一点也没有太大的缺陷,越到后来越耐看。就不用说李宗仁白崇禧姜文陈坤那些人了。尤其是,刘德华大叔最后绝对压场,那一眼对委员长的深情凝望,真是教人心碎、黯然又神伤啊。

    委员长那句:反腐,亡党;不反,亡国 也是颇有振聋发聩之势呢。用普遍流行的说法来说:蒋确实是‘民主无量,专制无胆’。我一老师总说:他就是不敢啊。他不敢向学生开枪;北洋政府和我党都开过 都敢,但国民党不敢。他们就只能搞秘密警察那一套,和世界上所有的威权政府一样,搞搞秘密警察,搞搞军政府。结尾的情节不知是否属实,他们本想在庆典那几 天闹一闹,准备了飞机轰炸北平,刘德华叔叔告诉他美国人不开釜山的机场给他们加油,蒋问啥意思?刘说就是飞机过去炸完了就回不来了,那蒋肯定不敢啊,伊无胆只好认命。

    2. 节约成本。演员大多数都不要钱不说,战争场面都是用以前的老电影,既省钱又勾起大家的怀旧情绪。

    3.陈道明。我不是已经赞过演员帅了吗?为何还要拿他出来。第一此人是无间,不能完全归于国军人马;第二他确实太抢风头了,太赤果果了。豆瓣上有精辟评论曰:

    廊里一掌把警卫员按到墙上的戏一定是明叔自己加!
      ==========================================
    我怀疑那服装也是他自己操办的!里面GMD多了没一个那么华丽的!

    再有那姜文大叔与明叔的深情凝望,谁能告诉我姜最后那一句'多保重'是何意?莫非也是他自己加?

    4. 南京的戏场景都挺漂亮。梧桐道啊总统府啊,容易勾起我对南京的美好回忆。

    5. 几个笑点。印象最深的是葛优与王宝强的突击队打到北京城的那段,又好笑又傻又感人那。多不容易啊同学们。还有就是冯巩举手那段,虽然情节很刻意笑话很冷,但是没办法,看到冯巩我就想起我爸,实在太像了!

    6. 英雄纳雄耐尔那段,其实还挺感人的。但是,孔雀王子那满脸横肉的陶醉神情实在是破坏画面啊!我的意思是,周刘朱三个都还是不错的,虽然不甚出彩,但是很有感情啊。(我党不够印象深刻的原因确实是特型演员压不过偶像演员,再次引用 豆瓣基本上片中所有特型演员都没能拼过偶像派演员,这深刻的证明了人民需要的不是形似是神似,不是原版矬子而是艺术加工。

    这就过渡到令人讨厌的部分了,第一就是孔雀王子。委员长的肥是无伤大雅的,他怎么可以到那个地步呢?片尾放的资料片也可以看出,49年的毛还属于清瘦型,不过该演员穿多了羊绒内衣,恐怕是再也不能回到孔雀王子的时代了。

    第二是国母。三姐妹里头,霭龄戏份不多,不予评论,只记得身上各种耀眼的首饰。剩下两个,明显是故意要庆龄显得高贵又高尚,美龄显得世俗又势利。不过效果不佳。至少我觉得许晴的宋阿姨真是太装了,开始就一直装啊装不知装个什么劲,直到邓妈妈亲赴上海,说陈毅市长要把这房子给你,那才是宋阿姨在该片中第一次大声说话,笑逐颜开。所以韩寒同学那篇流传的评论我很赞同,虽然不赞同另外一篇,曰:

    但是无论如何,建国大业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当年我党攻克上海,宋庆龄有点犹豫,我党问道,这套房子怎么样?黄金地段,超大户型,军队物业,独栋带花园,开发商精装修,特批永久产权,送给你了。宋庆龄就被搞定了。

    影片告诉我们,想要搞定女人,还得靠房子。尤其在上海。

    所以片中最矫情的几个场景莫过于:孔雀王子爷爷在一片百花烂漫的田野中与小女孩嬉戏;宋阿姨在上海之战打了一晚上枪声刚停之时,早上号称要'出去走走',然后高贵而端详地走在完全没有行人、全是睡在地上的军人的上海街头,眼角含泪,感动不已。更可怕的是,唐国强在火车上紧紧握着许晴的手,不顾邓妈妈的侧目,紧握着不肯放手。

    最后,有些龙套比如梁家辉和章子怡确实影响观感。刘烨那场,有很多人觉得很赞,我是不大欣赏来,发现我实在不怎么中意过于夸张的表演。(于是吾就在一次戏剧的audition中由于完全不够夸张的表演而惨败了,人生中唯一一次涉足文艺界的机会落空鸟>_<)

    (我强烈怀疑此帖的沙发又将是梁重九君)

  • 革命家的风度 - [Theatre]

    2009-02-21

     两个月前在六本木Tower的试映会上看上半部“29岁的革命”时,旁边的早大大叔说:什么是革命家的风度?就是明知道自己有致命的哮喘还要狂抽雪茄。

     两个月后把故事的结局看完,格瓦拉同志化身为拉蒙同志,将革命家的风度坚持到了最后——虽然他自己条件艰苦,但是在行刑前一天,看守的小哥还善良地分与他烟抽。

     如果不是对主题本身感兴趣,我很难想象谁能把这部上下两集的传记片不走神地看完。拖沓冗长、没有情节,只有潮湿的南美丛林,一批又一批前来投奔又很快离去的农民兄弟,无聊的游击战,枪声、轰炸声,足以摧毁你对革命这件事的所有幻想。在那样泥泞的丛林里,和蚊虫、哮喘、拧巴的农民兄弟们做斗争,哪有什么浪漫可言?

     有时候想想会有些心中不平。人家活着的时候,各工业资本主义国家们无不与之为敌,提供点供以为生的粮食药材都不肯,据说CIA为了在玻利维亚找出他的支持者动用一切手段,有三十万人因而收到政治迫害。人死的时候,被枪决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为之流泪,四十年后轮到你们在电影院里流泪。而工业资本主义国家的年轻导演们,还费神费力地拍出一部部传记片来。不过算了,我们的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要么生前落魄,死后不朽。要么生前荣光无限,前脚刚踏进坟墓,后脚就被人掘了坟。

     同去的两个小朋友是学术男女,观影后吃饭并讨论。我很肤浅的评价道,这演员虽然得了xx奖,不过显然没有切本人帅嘛……而且太胖了……你们觉得呢。学术男说:我本人的政治倾向是很议会主义的,所以很难理解人们对于格瓦拉的热情。况且游击战这种事情……bulabulabula。

     我心下不以为然。议会主义怎么了。输出民主和输出革命本质上有何不同吗?连带来的结果都差不多。还是伟大的导师马克思目光犀利。资本主义议会民主这种事情,在一国或若干国的实现是福音,非要推广到全世界则定然是个邪恶的过程。而无产阶级革命这种事情,在一国或若干国实现是没用的,甚至有害的,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

    img 182

  •  拍一部政治题材的面向公众的纪录片之难,在于它不但要把道理讲得深入浅出,又要尽量做到不偏不倚——显然,在各种主题中,再没有比这个主题更难不偏不倚的了。而讲道理,本来就不是电视节目的应有功能,若要理解意识形态之战的虚妄,大可以去看书。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The Power of Nightmares 都神奇地解决了这些难题,堪称此类节目之典范——当然了,此类节目本来就不多。

    1.殊途同归

     故事从三十年前,伊斯兰激进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几乎在同一时间的起源讲起,这时我们就开始隐隐意识到,这两个如今在世界政治中水火不相容的势力,或者教派,是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以Al-Zawahiri在内的许多激进主义者,无疑都是受到了伊斯兰思想家Sayyid Qutb的著作的启发,这位思想家把现在的伊斯兰社会看作是Jahiliyyah(ignorance of divine guidance),因此从根本上,所有当前的伊斯兰国家都是非伊斯兰的,也是非合法(作为正当性的合法性)的。造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就是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自由主义民主制的侵蚀。这些侵蚀破坏了社会的道德根基,滋生邪恶,摧毁正义。

     同样从道德出发思考政治的新保守主义,也告诉公众:正义与邪恶之争不可避免,我们的天定命运(manifest destiny)便是如此。区别在于,对于伊斯兰激进主义来说,宗教是具有根本意义的目的;而对于新保守主义来说,宗教的力量更多是作为手段,是柏拉图所说的“高贵的谎言”,从而重塑社会道德与团结,改变美国。更高明的是,新保守主义通过一种隐秘的精英主义取向,还实质上模仿了马克思主义,也许说成列宁主义更准确一点。在片中,施特劳斯学派的若干代表人物,学者和官员(比如Paul Wolfowitz)悉数登场,无奈他们的努力在冷战的大部分时间内并未取得太大成功。转机出现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到这时,两个故事终于可以讲到一起了。

     在冷战时期,苏联自然是邪恶力量的代表,恐怖主义的网络据说有一个指挥部在莫斯科,搞笑的事情层出不去。有一段时间,记不太清,好像是里根政府时,FBI新上任一个官员很相信苏联确实在搞神秘武器,另外一个知请者告诉他没这回事,他很自信地拿出一堆资料说这里有很明确的证明,知情者一看,都是FBI自己编出来搞宣传用的=。=。然后说到阿富汗,这下好了,美国出钱,伊斯兰组织出力,在阿富汗一起对付俄国人,最终苏联垮了,新保守主义很开心,以为自己胜利了——问题是,他们打败了谁呢?这个片子的观点是,他们打败了一个自己幻想出来的敌人。

     本拉登这个大户也在阿富汗战争中登场了,因为Zawahiri也是几番入狱穷得叮当响,听闻有有钱人自阿拉伯来,不亦乐乎。网络是没有的事儿,天知道整个阿富汗——整个伊斯兰世界有几个有武器有组织的人。不过,没有组织就不危险了吗?也不是,真正危险的是Qutb和Zawahira的思想,这思想可以鼓舞分散于全世界的孤立的个人。可是新保守派力气用错了地方,忽略了真正的危险,而去追逐一个影子敌人。

     殊途同归的伊斯兰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当他们分别为自己的理想而斗争的时候,都失败了。但是当他们联合(以某种形式,联盟或战争)起来的时候,却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个世界。


    2. 恐惧

     克林顿的上台对新保守派是个打击,他们只好一心扑在总统的个人道德问题上。虽然有些证据确凿,有些则完全是无中生有,总之克林顿被搞得很郁闷。小布什的头个任期,大家都知道,被911给拯救了,新保守主义者们也借911之际彻底翻身:这就是他们朝思暮想踏破铁鞋的“组织”啊。不过据一些受访者表示,因为要构成起诉,一定要有个组织,于是他们就想了个组织出来。

     接下来就是制造恐惧了,又是笑话不断,部分事例我们在《华氏911》中也可以看到一些。但是我依然觉得,如果这个电视片的目的是试图劝说公众不要恐惧的话,那是毫无用处的。想想看,政府说:我们很有可能被袭击,所以要这样那样…… 比较理智的人说:没那回事,用不着慌,我们并没有比以前更容易遭袭击,概率并没有增加。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哪怕只有0.01%的可能性遭到袭击,那么恐惧就是有理由被制造的。更有甚,片中举了一个例子,说政府编造了一种奇怪的袭击方式,恰好启发了某个恐怖分子,于是他便放出风声来说“我们将会如何如何”,即便两者都是无中生有,公众也只能选择相信某一边,而不敢两个都不信。

     片中一位很靠谱的叫Bill Durodié的学者说:“我并不是说恐怖袭击不会在英国本土发生,我说的是,我们对于实际上能力很有限的恐怖主义的可能性有着夸大的幻想,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的回应方式改变了。”紧接着叙述者补充,恐怖袭击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比如最近的马德里爆炸案,关键在于,政治家的回应方式改变了。当时是2004年,一年之后伦敦也发生爆炸案,不知道研究者是否淡然观之。

     政治家制造图景的方式变化,是这部片所宣称的主题。记得在各种教科书中,有一种对“意识形态”的定义是,规划一整套以待实现的图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说意识形态的方式变化了,曾经,革命者和政治家喜欢描述美好未来,后来,后工业社会之后如此不管用了,他们就开始描述恐惧了。因为在一个失去理想的时代,敌托邦(dystopia)比乌托邦更奏效。

    3. 信仰

     《社会契约论》里的卢梭,在第四篇第八章(也就是本书的结尾)突然讲起市民宗教,这成为让卢梭研究者多少有点棘手的问题。他说,第一,如果没有某种宗教作为基础,国家的建设是绝不可能的;第二,基督教对于国家组织来说,与其说有益,毋宁说有害。 这后一个问题,放在古今之争(古典希腊对近世基督教世界)的背景下可以理解,前一个问题,则至今常被争论。哈贝马斯和罗尔斯争论过一段,不过最近的倾向,两人看起来越来越趋同了。

     关于世俗国家是否一定有先验的宗教的东西作为根基这个普遍的问题,也许两说;不过对于享有例外论的美国是否以宗教的资源为根基这个问题,似乎只有肯定回答了。这一点,可以从罗伯特·贝拉的反驳哈贝马斯的文中得到证实,他从头到尾都在以一个特殊性的例子(即美国)来反驳哈试图构建的普遍性理论,同时暗示性地讽刺了一下哈贝马斯对美国历史之无知。

     我记得一个印象深刻的拼接,是Zawahiri在埃及狱中的高喊和一呼百应,紧接着是美国的某个宗教集会,教坛上的演讲人高举双手的热血沸腾。最终,不免会觉得,这世界上如今最为对立的两个力量,其战争不是因为他们太不同,而是因为他们太相似了。

     还是引用Bill Durodié的结尾,搜了一下他的主页,发现上面竟有他所有发表论文的电子版,此等共享精神真是很赞,推荐一下。

     Whilst the 20th century was dominated between a conflict between a free-market Right and a socialist Left, even though both of those outlooks had their limitations and their problems, at least they believed in something, whereas what we are seeing now is a society that believes in nothing. And a society that believes in nothing is particularly frightened by people who believe in anything.
     And, therefore, we label those people as fundamentalists or fanatics and they have much greater purchase in terms of the fear that they instill in society than they truly deserve. But that's a measure of how much we have become isolated|and atomised rather than of their inherent strength.
     
     二十世纪被支持自由市场的右翼和社会主义左翼之间的冲突所主导,即便他们的看法都各自有局限性和问题,但至少他们相信某些东西。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不相信任何东西的社会。而一个不相信任何东西的社会,就会特别害怕任何相信某些东西的人。
     因此,我们称之为原教旨主义者或者狂热分子的那些人,他们由于向这个社会灌输了恐惧从而付出的代价,比他们应该付的大得多。但是这个尺度不是衡量他们的内在力量的,而是衡量了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变得孤立与分裂。

    -------------

    另:该节目没有出过DVD,据说因为有大量的资料片,版权问题很难搞。google video上可以直接看完整的三集。

    又另:每年都是这一句,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  

     两天前,当我还在留恋祇园的夜色为抹茶parfait而着迷的时候,就接到友人特地打来的电话,特地强烈推荐说你一定不要错过"Aida",幸好今天是最后一天公演,我赶在昨夜回来了。一个月之前就注意到他们的看板,打算去看,但若不是这位的提醒,我可能就忘了——但是今天又遇到一次提醒,下午的英语课上,一个小男孩的发言是关于话剧的制作,最后没忘记做广告:说他参与的aida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一定不要错过。

     前情介绍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说:真的很好看!尽管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限制,首先这是学生剧团,可能大多数是本科一、二年纪的小朋友,其次他们需要自己制作服装、首饰、武器等一切道具,甚至剧场内的观众座椅(英语课上的小男孩就是弄椅子的……)。对于一个现代剧来说道具没什么麻烦的,但是古装剧就要费工夫了,公平的说男主角的衣服有点搞笑,Amneris公主的裙子竟然就那么一件……国王的华服倒是看起来很不错。然后,把一场音乐剧变成话剧,而且日本小朋友的英语是以难听懂而著称的,好在有字幕。没有话筒,每个人声音洪亮至声嘶力竭,让我这样说话说两个小时一定嗓子废掉了。另外,表演显然过于戏剧化,虽然说演戏剧当然是要戏剧化的,但是我仍然觉得没有必要每一刻都表现出十分夸张的表情和动辄声嘶力竭的哭喊。

     但是,我还是为了欲扬先抑。今天直到下午6点没有吃饭,想去吃饭的时候意识到话剧要开始了,然后超市买了个迷你便当(倒是很好吃,肉酱doria),在校园的寒风中两分钟内吃完。然后去排队入场,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竟然忘记了饥饿,还多次热泪盈眶声泪俱下,舞台真是魅力无边。

      在一个黑暗的幽闭空间内,你的目光只能随着灯光移动而移动,但是每一幕都有停滞感,那是夸大的放慢的生活。我喜欢他们的停顿,穿着近似古埃及的服装,每个人表情各异,姿势各异,就像一幅壁画。所以看戏剧是很完全不同的体验,跟知情与否没有太大的关系。狮子王是多么熟悉的故事啊,但是看音乐剧的时候我们还是目不转睛全神贯注,Aida的故事也听过大概,亦完全知道结局,但是情绪起落仍然完全跟随情节展开,一刻也不会觉得无聊。

     说到情节,对于这类典型故事,一向的感触是不知道男女主角是怎么就突然就fall in love了>_<。所以前半段一直最感动的不是aida和radames,而是所谓的“祖国爱”,看他们在台上哭得伤伤心,弄得我一时间也好悲凉,好像自己也亡国了一般。但是理性地说,很难搞清楚祖国爱的本质是什么,对于Nubia人来说,我觉得他们对故乡的爱甚于对祖国的爱——但是在那个时候,国家是等于故乡的。

     Aida和Radames的故事到后来才变得意义非凡,那是超越平庸的爱,赋予生命以意义,从而成为永恒。所以当两千年后的aida和radames在博物馆擦肩而过,然后回首相顾的那一刹那,灯光熄灭,掌声响起,在吾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

     附:youtube上面找到个像是颁奖礼上的演出版本,剧场版大多是自己录的,十分嘈杂。

     

     
    我还很喜欢下面这段
     
     Elaborate Lives Lyrics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ild ambitions in our sights
      How an affair of the heart survives
      days apart and hurried nights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seems quite unbelievable to me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our time to be
      slower and gentler, wiser,free
      
      We all live in extravagant times
      playing games we can't all win
      Unintened emotional crimes
      Take some out, take others in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I'm so tired of all were going through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sut want to be with you
      Now and forever ,peaceful,true
      This may not be the moment
      to tell you face to face
      But I could wait forever
      for the perfect time and place
      
      Aida & Radames:
      We all lead such elaborate lives
      We don't know whose words are true
      Strangers, lovers, husbands, wives
      Hard to know who's loving who
      
      Aida: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ive like that
      
      Radames:
      Too many choices tear us apart
      I don't want to love like that
      I just want to touch your heart
      May this confession
      
      Radames and Aida:
      be the start
  •  1.Hallelujah。
    在youtube上,任何一首稍有名气的歌都能找到无数的翻唱版本,就Hallelujah而言,如果从悦耳的角度来讲,好像谁都比Cohen大叔的嗓子动听-。- 大叔的嗓子声音过于低沉,不过诗意十足。以前我最喜欢的cover是来自Kathryn Williams的,好像是某民谣音乐节的live版,收录在relation中。后来听到Jeff Buckley,才知道什么叫销魂。当然,其实两个都很销魂,但是Buckley长得又很销魂(前提条件是大叔的词曲作的销魂),死得又很销魂,足以让天地动容了。

    i heard there was a secret chord
    that david played and it pleased the lord
    but you don't really care for music, do you
    well it goes like this the fourth, the fifth
    the minor fall and the major lift
    the baffled king composing hallelujah

    hallelujah...

    well your faith was strong but you needed proof
    you saw her bathing on the roof
    her beauty and the moonlight overthrew you
    she tied you to her kitchen chair
    she broke your throne and she cut your hair
    and from your lips she drew the hallelujah

    hallelujah...

    baby i've been here before
    i've seen this room and i've walked this floor
    i used to live alone before i knew you
    i've seen your flag on the marble arch
    but love is not a victory march
    it's a cold and it's a broken hallelujah

    hallelujah...

    well there was a time when you let me know
    what's really going on below
    but now you never show that to me do you
    but remember when i moved in you
    and the holy dove was moving too
    and every breath we drew was hallelujah

    well, maybe there's a god above
    but all i've ever learned from love
    was how to shoot somebody who outdrew you
    it's not a cry that you hear at night
    it's not somebody who's seen the light
    it's a cold and it's a broken hallelujah
    -----(此线后为2,3,强烈推荐上述两款Hallelujah,下面的就不强烈了,无兴趣者或网速过慢者可以不用点击阅读全文-。-)
  •   Cinderella的故事确实是有点bt的,仔细想想十分不招人喜欢,还给了全世界数以亿计的小姑娘们一个南瓜马车和玻璃舞鞋的梦想,我讨厌这个故事,但是十分喜欢区别不大的傲慢与偏见的故事。傲慢与偏见的故事,即稍微有头脑的中产家庭女青年最终俘获傲慢多金男的故事,自从Austen小姐写出范本之后,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英国衍生出无数版本。它之超越时代,可以从B.J日记中看出,即使是拥有良好收入的现代女青年对此类情节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然后我发现,这个模式之所以典型,是因为:男的一定要傲慢!女的一定要偏见!不傲慢谁会看上你,不偏见谁会对你兴趣十足,然后故事才能发展。于是我认为我无法遇到Mr. Darcy的根本原因是:我总是以最大的宽容对待人类的多样性>_< 这使得我没法对特定一个人产生偏见>_<

      闲话少许之后,进入今天的正题,那便是傲慢与偏见的另外一个十分惊喜十分动人十分精彩的版本:North and South。我十分后悔中学时代热读英国女人小说的时候竟然漏掉了Gaskell夫人——人家还是被马克思赞扬过的呢-。-,所以《南方与北方》中,不但有我们熟悉的田园风光和晚宴华服,更有传说中“机器大生产”的工业景象和阶级斗争的尖锐冲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还是个资本家与工人阶级在小资产阶级的撮合下握手言和的不彻底的革命故事……

      用革命化的话来说,Mr.Thornton自然是处于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资本家、工厂主,女主角Hale小姐是个对工人阶级表示同情的小资——对这种人我们应该既团结又斗争。Higgins是工会领袖,本来担负着资产阶级掘墓人的重任,无奈最后终于向资本家妥协了。一个19世纪的英国女人怎么可能把革命斗争到底呢,女人的小说里面和谐总是第一位的:桑顿先生说,对你们好一点,你们会更加好好干活,我当然就赚得多。higgins说,好好干活,你赚得多,我们工资自然也会高一点——这就是和谐啊!神奇的是我竟然在豆瓣上看到有人评论说:“在工业革命时期有个有良心讲原则的雇主真是那一带人的庆幸了,然而工人们居然还要罢工。因为他是主人,主人被穷人误解,是正常的事。” 很难相信这是受社会主义教育的孩子的见解,难道我们的教科书上不是说无产阶级砸碎的是锁链得到的是全世界吗……

      但是针对此剧集来说,这样的妥协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因为亲爱的桑顿先生,实在是。。。太好看了。T_T从此之后他将取代darcy先生成为我的男主角范本。老实说Colin Firth的darcy虽然诚恳动人,但是,有时候他过于严肃的表情让我觉得很想笑……其实就五官而言他还是属于憨厚型的-。- 而Armitage的桑顿先生,作为典范的残酷又深情的资本家,实在是完美至极。他不笑的时候已经很动人,笑的时候就让我也不免在心里生出一朵花来。全剧中我记得他笑了有四次,第一次是在他妈的晚宴上,女主角表示了对工人们的同情之后;后面两次都是对正在费力读书的小朋友;最后一次是结尾那神奇的重逢,然后笑容就没有从他脸上消失过了,然后我也十分陶醉了。

      女主角是很不错的姑娘,很勇敢,部分情节像简爱,但是我非常讨厌简爱和那个大叔,而在这个里面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她开始生活的地方安逸美好而有情调,人们更多从事商业而非工业,学术和艺术受到尊敬,将很多的时间用于消遣而非为生活操劳。她开始很喜欢这种生活——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喜欢,但是最后她在嘈杂混乱荒蛮寒冷的Milton呆过之后再回到伦敦却对之感到厌倦了(说不定有点像尼采。。),她开始喜欢有力量的生活,那是一种(在“文明”之外的)实在的力量。这对我也是一个教训。(学着stone大妈的口气说:it's a big lesson to me...)

     我要向所有对美好爱情抱有幻想的女青年们(以及热爱bbc古装剧的青年们)推荐此剧,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千万不要在晚上看,否则你会熬夜把它看完”。虽然我分开了几次,但是在最后一集之后的那个晚上我做了整晚的关于桑顿先生的梦,神奇的是还是英文对白。。连旁白都是英文的-。- 第一次做全英文的梦,虽然醒来后我一句也不记得,只记得似乎有一句:"there is nothing concealed, Miss."  

     第102次的感慨,Mr.Thornton就是那典范的资本家,典范儿子,典范的情人,典范的丈夫,典范的朋友,典范的花痴对象。
     (下面放几张截图)

     

    暖色是南方,冷色是北方,最后是在从南方向北方的火车上~~

  • Autumn Leaves - [Theatre]

    2008-05-21

    某次在图书馆翻杂志(好像总是这样开头……),看某一期的The Yale Review,过于文艺的东西我是不懂的,不过一些书评影评乐评挺有趣(有一首诗更有趣,有一个长长的标题叫做:Trying to Write a Poem while the Couple in the Apartment overhead Make Love),其中一篇(by Timothy Young,内容是关于"A Tribute to Joni Mitchell")提到流行乐史在过去一百年间的显著变化是,歌曲开始和歌手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也不会有"cover"、"tribute"之类的说法了)。那些创作自己歌曲(甚至有时并非自己创作)的歌手可以own它们,不仅是出于版权,还因为这些产品就是他们的血液和灵魂。今天在等电车的时候看到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宣传牌,甚至打出了“著作权是保护创作之源”这样的口号。

       但是以前歌曲和歌手相分离,它不属于任何人,或者属于整个乡间或城市。现在这样的例子也能看到不少,比如Autumn Leaves.从wiki可知(这个词条在维基上有德、英、西、法、荷、土、日几个语言的版本),它在1945年由一个法国人写就,即Les Ferulles Mortes,然后在半个多世纪以来有了无数演绎。比如,演奏版之Bill Evans, Cannonball Adderley, Miles Davis,Roger Williams, Stan Getz, Manhattan Jazz Quintet, The Mantovani Orchestra,Paul Mauriat,……vocal版之Edith Piaf, Nat King Cole, Tony Bennett,Frank Sinatra,Eva Cassidy, Patricia Kass, Ono Lisa, Diana Krall, Laura Fygi ……这还是有名的,更不用说那些数不清的合集中数不清的歌手了。豆瓣上随手一搜也可成列,但还是不过一小部分罢了。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概略的意思是,AL果然是属于那种百听不厌的歌啊。在网上看到还有人把N多版的al刻在一张盘上反复听,汗,那样就似乎有点过了,我最怕极端。在哀悼日的最后一天,想写点私人娱乐的blog都写不出娱乐的氛围……算了,还是来反映公众娱乐,天涯这样的论坛,关了八卦版,让大家去地震版发言,结果地震版就成了八卦版。

       话说前日有日本救援队的某队员在yahoo留言(查看评论以投稿顺序排列,第34楼)说:現場で活動してきた一人です。皆さんの言葉はありがたいですが、現在はただただ自身の無力感と悲しさしかありません。救助隊として活動していながら、よく考えると中国人の生きている方に触れないまま帰ってきていました。仲間には今回のことで精神的にまいり、離職を決めたものもいます。私は、いつか日本で起きたその時に、今回の無力な自分ではなく、少しでも命を救い、命に触れることができる人間になる為に、生きていきます。大概说:我是在现场参与救援活动的一个人。十分感谢大家的留言,但是现在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无力和悲伤。虽然作为救助队员,但是只要想一下,一个活着的中国人也没有救到就这么回去了。我的同事中有一个,因为这次的事情精神上很受打击,已经决定辞职。如果什么时候日本也发生这样的事,我希望再也不是这次无力的自己,为了成为能够救助生命、即便只有很少但却是能够救助生命的人,而活下去。

       主题不是这段话,对于日本人的思维方式而言,这样的留言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此留言在天涯掀起的讨论攻击和反攻击可真是热闹极了。有的说:敬业是很好的,但辞职就不要啊。lz能留言的话,能帮忙转达一下吗?而下面这句话简直让我笑了半天:告诉他们不要悲伤,一开始也没指望他们~~~~
      
      但是国家培养你这么困难,不要辞职!!!!!!这和那些刚刚被困就放弃生存希望的人有什么区别??????留着有用之躯干有用之事~~别动不动就剖腹什么的~~~~


        (还有研究小布什如何通过911和卡特里娜而学会该掉泪的时候要掉泪,以及布什夫人为何那么像蜡像之类的)(另外,有一说出于国防和别的考虑,故意把日本队和台湾队分配到已经搜救过好几天的地方,挫伤人的积极性。。之类,俄罗斯队就比较受欢迎了。但是想想也是人之常情,那边也没有抱怨,不过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医疗队上,每日新闻就开始抱怨了,而且还对比了俄罗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总之,觉得压抑的同学们,去天涯杂谈看看吧,就不会再压抑了。

    最后送上Diana Krall版的Autumn Leaves

  • 上周去邮局的时候顺便在隔壁报摊买了份南周和城市画报,前者是因为看到今年的年度人物评选里头竟有万钢前校长(“前”指他的前,不是我的前-.- 真绕口);后者是本期特集打着中日恢复邦交35周年的幌子,其实跟邦交没有任何关系。说了半天,我要讲的是在报上看到一篇墨镜王的专访,墨镜的一句话,“就是你今天去了纽约,旅行拍了一张照而已”吸引了我。于是第二天趁着冬至的阴暗天光一人走到中关村去看了场电影,晚上又在华丽丽的阳光大厅听墨镜男把报纸上的句子重新说了一遍,简直可以称为my blueberry day了。

    认他再怎么狡辩蓝莓之夜不是重庆森林,开头看到帅哥裘拿着电话在嘈杂的音乐声中狂喊你找谁阿,不想到年轻的王靖雯小姐才怪。豆瓣上有人说诺拉mm是矮了十公分的王菲(当然,裘德洛比高了十公分的tony梁帅多了),就她花了一年的时间走到街的对面这一点而言是像的,但明显她跟Jeremy两人是把重森里头的角色混合再分配了一下。男的从失恋金城武到钥匙王菲菲又到等待633,女的狂吃蓝莓派和吃凤梨罐头也是一样原理(不过吃蓝莓派更kissable以至于男主从偷吻终于发展到激吻-.-),同样地走过一条街,王菲从香港飞到加州又回来,norah则到祖国的南部西部绕了一圈又回来,总之,离开是为了回来。

    所以要看个正儿八经电影的话就别选这个,五年前十年前的照片换了年龄换了背景再拍谁想看啊,除非是自己的。或者是自己十分喜欢的人,那真是要把过往的纯真画面一一看过还嫌不够。还有林夕大叔的情歌,写来写去就是某些固定词汇的排列组合,您是觉得亲切呢还是厌烦?还是他本人那句最妥当:就是纽约寄来的一张明信片而已。就故事而言较真儿是不好的。当作明信片的话,老照片有了新风景,旧情感有了新寄托,诺拉mm的清新淡然与新大陆的公路旷野,weisz大姐的风骚万种波特曼mm的烟视媚行都是这旅途的美好风光。(一个小露一下脸的华裔mm据说是本来没有的角色,但墨镜喜欢她的歌儿跟她关系不错,她又是jl的粉丝,墨镜就说不如你来演他女友吧,她说:只要有吻戏我就演- -)

    soundtrack太好听容易让人觉得像mv,在晚上的电影音乐访谈上,fm974的有待问,你拍电影前往往都还没有剧本,但已经有了配乐,是不是音乐就是你的剧本呢?墨镜捣浆糊式的回答说:电影不是拍mv,所以我不是用画面去表达音乐;但是,我的电影也不是用音乐去表达画面,其实呢◎#%(后面是绕口令)。
    又某同学问:某导演(投名状的导演)说现在中国电影有很多不健康的东西/现象。。您怎么看
    王:你什么意思我不懂唉,什么是健康。。
    同学:。。。就是我也不太明白-。-
    王:我觉得电影吗 不健康才是正常的 --
    又某女同学道,大家都说跟重庆森林太像,jl像tony梁云云(都是坑坑脸吗-.-),墨镜又捣浆糊说:有吗?没有吧。。哪里像了
    这位女同学的回答更搞:都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王说,他俩有味道,管我什么事。真冷。

    后来近距离看时倒还和善,一副巨大墨镜下面嘴巴不冷不热地笑着,签完唱片我还没说谢谢,他倒先说了句谢谢,我差点儿习惯性地说一句没关系。走出门忽闻有人叫师姐,回头一看原来是一07级中文系的小师妹,遂一同走回宿舍。期间说起伊在菲版的花痴文,我回去观摩顺便点到其博客,很文艺的哦,而且人是专业的文艺,不像你们,嗯。


    ---------闲话节日分割线-----------

    昨日,甲mm在寻找今晚fb处,叹道:food版上面说,只要是能吃饭的地方,就全订满了。
    我们说,犯得着吗。
    甲说,北京人就是压力太大,节日就是个借机缓和的压力。
    我说,哦,像我这么滋润的,每一天都是节日。
    没想到甲说:要是我每天都过得像你那样,我会觉得很悲惨的。
    我愣了一下,她接着说,我是过节的时候,一定要跟亲近的人在一起,……

    我嘿嘿笑了一笑,出去吃饭了。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经过一男一女挽着手站在路中央啥也不做就仰头看着月亮,好像笑呵呵的,是在许愿吗,还是说你看你看月亮的脸?那晚月亮又大又圆(原谅我这小三年级的形容吧……)。今天的十六月因为浓雾显得朦胧凄迷,我想即使我爱过的人没有一个留在身边,也不至于悲惨吧。我和sheren吃饭在教堂门口,虽然我没有任何皈依倾向,但看着那些捧着蜡烛唱着圣诗的孩子们经过身边,还是深觉安宁搭。

    我还有那么多卡片可以寄,那么多祝福可以给人,为了配合圣诞气氛穿上红裙子走在气温零下的街上,岁月长衣裳薄。回到宿舍捧着一大盒巧克力慢慢吃着,你说有多幸福。

    Joyeux no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