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学期末考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开始看几本不错的书,其中有皮尔逊的《尼采反卢梭》和涂尔干的《孟德斯鸠与卢梭》。当然,这跟今天要写的内容没有关系,这跟考试也没有关系,虽然我曾经给他的所谓“契约”和无处不在的矛盾而抓狂,终究也没有排上什么用场。只是觉得这个反启蒙运动的日内瓦公民着实复杂难解,矛盾重重。这次想引他的一段话来着,具体怎么说却忘了,匆忙回家来书与摘录本都没有带。而且,如果像Pearson说的那样,他写的作品常常并非出自本意,有时候甚至有点哗众取宠。爱弥尔和忏悔录,社会契约论和波兰宪草,这人神经脆弱还有点不知所措。反对现代文明的现代人,他也许不是第一个,却是第一个出名的,在跟那些启蒙旗手的唇枪舌战中。

    那段话好像是不平等起源中的:与野蛮人不同的文明人是生活在自己之外的他人的意见中,这些人正是从别人的判断中得出自己存在的意识。……尽管我们处在那么多的哲学、人道、礼仪和崇高的格言中间,但对于我们究竟是什么这一问题,我们为何总是向他人发问而从不敢向自己发问,因此我们只有无美德的名誉,无智慧的理性,以及无幸福的快乐。

    这话很让人激动,但是,但是我们如何才能不生活在别人的判断中呢,我们怎样才算是不为别人而活,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怀疑究竟有没有什么幸福是自己的。据说孔子的弟子问他:伯夷叔齐二位贤人临死之时有无怨恨,子曰:求仁而得仁,又有何怨。还听说明洪承畴降清之后,其母大怒,为保气节遂生活于水面之上,至死未再踏上陆地一步。求仁得仁,夫复何求,若果如此,他们该是幸福的。

    可有时免不了会心生疑虑,像伊斯墨涅斥责自己的姐姐安提戈涅那样,你爱的只是自己正义的姿态,而这姿态不正是在他人眼中的投影吗。根植于我们心中的价值观太多来自他人,世界如其所是,我们只能按照世界教你的那样去生活。这可真是没有什么新鲜的。

    不谈那些光辉的正义,身近的生活中毕竟还是有不少小选择,让你可以自认为作主。我的一位朋友,十分痛恨卢梭那段话中的景象,痛恨这个人只能依附于身份的社会。他抱怨道,“流氓要依靠团体一员的身份才敢行凶而非欲望冲动以及勇气,职业者要依赖自己所在企业的名字而非其所做所为,学生教授依赖学校名字,论文依赖刊物名称……”是这样的,然后还有每个人的身份则依赖他所占有的东西。占有式生存,这是弗洛姆的提法,他认为人们应该以爱而非占有来生存。不过多元主义者会跑出来说各人有各人的选择,马克思主义又会说意识形态霸权已经使人无法选择,左派的理想光芒受挫之后,就轮到保守主义过来告诉大家还有传统,有家园。

    家园……又是十分纠结,不知在故乡还是在远方,但我好像叉开太远,继续说我的朋友。他希望和别人不一样,他希望别人猜不到他下一步是什么,偶尔雄心壮志来了还想着可以改变这世界。有时太自我,有时又太自私。我想他应该自认为是幸福的吧。我们曾经几个人讨论究竟是不是一个人自认为幸福他就是幸福的,讨论结果似乎正方获胜,但相对主义的态度最后总是会和虚无主义接头,无法令人信服。尤瑟纳尔在《火》中的某句话很能打动人心:“孤独……我不像他们那样相信,我不像他们那样生活,我不像他们那样爱……我要像他们那样死去。”

    我最后果然还是在崇高的格言与别人的意见中结束这胡言乱语,那么暂时的结论为:要求彻底的自我就像要求社会科学价值无涉一样荒唐,同样,寻找自己的幸福也像多元论者无法论证自由何以是最高价值一样难以求解。

    前引好长呀,其实我要说的事儿不过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给爸妈解释考研的事情,这件事是我决不想提的,不得不提的话就心情无法平复。然后想去宣城算了,坐在敬亭山那,相看呀相看,看到自己也变成山。这主意不是来自李白,而是李诗的英译者哈米尔:

    The birds have vanished into the sky
    and now the last cloud drains away.
    We sit together,the mountain and me,
    until only the mountain remains.


    啰嗦了许多。另,刚才翻电视台无意间撇到某频道放《我爱你》,为了听片尾曲就硬撑着把这无聊戏看完,终于等到王菲菲阿姨飘忽滴声音T_T 还发现自己越来越讨厌徐JL了>_<

  • 不知你怎么变迁 - [View]

    2006-12-25

    拦路雨偏似雪花 饮泣的你冻吗
    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掉了襟也不怕  怎么始终牵挂
    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 伤口应要结疤
    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终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情人节不要说穿 只敢抚你发端
    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 应该怎么规劝
    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 失恋只有更短
    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你还嫌不够  我把这陈年风褛 送赠你解咒

    开始没有看歌词时,我一直听成“谁都知道那双手靠拥抱亦难将你拥有”,看了歌词才知道,是个被动句。其实无论哪一句都是把曾经说过许多遍的话反过来再说,像这句和“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与“原来我非不快乐”;“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与“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放心吃喝”,翻来覆去,如此而已。

    不如不见虽然号称是明年今日终结版,却没什么一贯性。而且总觉得太过压抑,这样压抑真不知到底是看开还是没看开。当然了,反正他的词总是在看开和看不开之间游移(典型如当时的月亮。。)另小霞阿姨的曲还是最喜欢黑暗中漫舞。
    富士山倒和人来人往有点像,不过太温柔了,受不了

  • 秋声不可闻 - [View]

    2006-10-29

    也许是一百多年前,那书生住在京城西郊著书,说是著书,其实不过每日于窗下念诗经,对着竹篱小院,门外西山。一夜之间满眼的红叶,颜色流转中不觉又是一年,眼看重阳了。

    他常站在楼上窗前看隔壁园子里的女子荡秋千,这天她刚洗了头,湿漉漉的有水滴沿着头发滴下来,滴在落叶上,他看得真切,似乎能听到声音,闻着味道。暗香盈袖,这女子的重阳可不像李易安般惆怅,他想起宋人在薄雾浓云间寻寻觅觅,黄昏院落里凄凄惶惶,终还是人比黄花清歌断肠。

    这样的季节真令人想念长安。他想去看看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可是还有这机会吗,不知道,好像什么都是靠不住的。有些人说这个时代就要覆亡,像狂来舞剑怨去吹箫的定庵,那诗倒是好的,可他却不管时代。生死哀荣穷首鬓白不过是天经地义,树犹如此,人犹如此,国又能如何。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昨晚睡前似乎还念了一遍阮郎归。

    案上的书卷正好翻到一页说:“草色之最茜者,至翠云而止。非特草木为然,尽世间苍翠之色,总无一物可以喻之,唯天上彩云,偶一幻此。”他便开始看天上彩云,许久才觉要下雨了,又要下雨了。隔壁女子还在荡秋千,差了丫鬟回去拿伞,头发未干,有点不耐烦。他想起她过两日头插菊花的样子,翠云草,也许是这个样子。

    到了傍晚,雨还不停,有点李后主冉冉秋光留不住的味道。国破家亡的人都这么悲伤的吗,他却安然地在这里等下雪,看山间由红而白,白了又绿。多年前的事情许多不记得,好像即使接了一捧簌簌黄花,也拾不起漫天飞舞的红叶。但错过的事情,也未必是好的吧,他这样想着摸出几卷书来,却没有读。掐灭灯花躺在床上,听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一千多年前的情景如此真切,他觉得很感动。一座城池一个国家,到底都会衰败会覆亡,可是天不变道亦不变,他想自己的书会留传吗?但是,又何必要流传求永恒呢,还是想多年以后会有人记得吧,多年后会有人记得吗?想着就睡了,枕上闻秋声,并不零落。
    http://www.inkcn.com/c730/qyjn/15.JPG
  • 我不喜欢文艺女 - [View]

    2006-09-30

    说起被超女毁掉的词还真不少,比如PK,比如粉丝----包括粉丝团里大量的词汇,这传统从啥时候开始的阿.估计是去年的成都小吃团.去年数量尚可,今年就比较夸张了.

    我见到的诸如 雪梨、飞碟、罗斯(罗丹)、叶子(韩ZZ)、灵芝(胡灵)、冰棒(reborn)、栗子、蜜糖(唐笑)、维生素……等等,等等。同时诞生的还有维黑、尚黑等等反面角色。这完全是个非此即彼的世界,第一次知道每个人的名字都能联系到划定分明的这么两个群体。比较神奇的是尚wj同学的贩私,叫做芝麻,初开比较奇怪,后才知原来取“芝麻开花节节高之意”。汗,这也能联系,那么我们少爷的崇拜者也可以叫芝麻了。。

    另,惊奇地发现05粉突然团结起来,集体攻击06,真是大集团小集团一层一层滴

    其实我要说的词是:文艺。记得5进4结束后,就有人煞有介事的评价,刘ly和谭vv唱得好但不够文艺,ln虽然文艺但唱得太差,只有尚3同学足够文艺足够完美。要不怎么说上海这地方忒小资呢,尤其是fd那种自由派泛滥的地方,逮着个像文化人的要扣个文艺的帽子,满足你们追求布尔乔亚情趣的心情。现在,可别再有谁跟我说评价某某人很文艺了

    今天这游戏终于华丽丽的落幕了。到了pk第一场,我还是说海上花这腔太文艺谭大妈唱不来亚 但是尚3步ln后尘唱这种小女人的歌也让我不能接受,明显没有ln的妩媚麻。第二场老头的出现告诉我们知识就是力量。到了第三场,n多小舌音打败谭大妈难得的柔情。至于同一首歌太cctv了 千叹万叹,还是得随大流地认为只有尚wj比较顺眼了。。这绝对是她历场比赛笑得最多的一次,终于不一副木然的苦瓜脸了,大约早知道这结果,vv就一种走过场的感觉。

    赛程回顾真恶心,,害我欲睡还醒的撑那么长时间。不过朱朱的出现真的是个惊喜,这个时候出来这伙人(虽然造型很傻,再次彰显party本质 困死了)明明就是让人想“怎么淘汰的都比现在的好。。”如lyc同学说搭“我喜欢的都已经淘汰了”。。xf还是那样看着舒服 但是hnws开始挑战我的耐力极限了,先去洗个脸。

    事实证明,看cn真的是个体力活。撑下来很不容易。

    最后,她真的好难看。。尤其是脖子。。。我不喜欢长得不好的姑娘

  • - [View]

    2006-09-01

    卡列宁1 ws的俄罗斯老男人
    2 一只被施以安乐死的狗,据说它让特蕾莎明白牧歌式的幸福只有人和动物之间才能寻得.

    卡列宁娜 彼得堡贵妇,搞婚外恋的美女,卧轨自杀.通过她我们知道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卡门 吉普赛美女,留下不自由毋宁死的名号.

    卡尔马克思 德国思想家,犹太人,据说曾经把大英博物馆的地板踩个坑,最受尊敬和误解的伟大的革命导师.

    卡尔波普 奥地利哲学家,犹太人,爵士.科学哲学方面以证伪主义著称,政治哲学方面思想单纯,强烈批判上一位卡尔的历史决定论.他说乐观主义是一种道德责任.

    卡尔纳普 又一个维也纳人,逻辑实证主义者.

    卡波地 美国作家和社交名流,写的蒂凡尼的早餐拍成电影,后来他的生活也被搬上荧幕,并且拿了小金人.此人喜装腔作势,说只有躺着才能写出东西,还有句话大意说 所有文学都是八卦..484他说的?毛尖一文里用的想不起来了.

    卡特 1.前美国总统,任期内完成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使命.但是他在这件事情上绕开国会惹恼了他们,他们就制定了与台湾关系法.另外他会见了邓爷爷.当时给邓开车门的那警卫好帅哦. 2.还有个打球的

    卡斯特罗 长期被追杀的古巴男子,但目前已平安度过八十大寿

    卡朋特 美国兄妹.70年代红极一时.长相淳朴,声音动听.

    卡内基 1 美国人,最常出现在励志书封面上的名字 2 美国人,钢铁大王

    卡尔唯诺 意大利作家,尤擅写寓言,结构神奇,深得中国八十年代以来作家喜爱.有英国人说当意大利爆炸,当英国焚烧,当世界末日来临,我想不出有比卡尔维诺更好的作家在身边。

    卡蜜尔 罗丹的情人,才华横溢,终老于精神病院.

    卡秋莎 俄罗斯姑娘的名字.其中有姓玛丝洛娃,由于过于美丽从小到大受各种男人骚扰,便索性进了妓院,后遭人诬陷被捕入狱,再后完成了灵魂复活的过程.复活吧孩子.

    卡拉瓦乔 玄得很,我那天正好梦见自己提着我的头到处乱逛 想找医院能给我装上. 醒来这天就看到他的画,画中人提着画家的头,

    卡拉OK  井上大佑君发明的东西,却没有申请专利,真可惜.

    卡夫卡 生于布拉格,犹太人,保险公司职员,德语小说家.被称与20世纪的关系如同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和他们时代的关系一样.除了小说,还写绝望的日记,比如只有一个精神世界而没有其他存在这一事实夺去了我们的希望而给我们以确切性。

    卡卡 巴西帅哥,已婚.

    卡西莫多 法国丑男,独眼驼背的敲钟人.最终实现了和女主角生不同床死同穴的愿望.

    卡妙 阴影.

    卡福,卡纳瓦罗,卡西利亚斯,卡恩,...八认得

    卡尔扎伊,卡扎菲  革命者

    卡萨布兰卡 一座城市,一部电影,一首歌,两个人,时光流转.

    卡特里娜 差点淹了新奥尔良的飓风

    卡桑德拉 1.大桥 2.特洛伊公主

    卡尔文森 美国航母

    卡巴斯基 声音好听的杀毒软件
  • 贴几首小破词,之所以叫它们小破词,是因为其完全不合格律的,除了押韵,当然拉.打油诗都是押韵的

    离别2提

    南乡子
    凤凰花开早,骊歌唱罢又浅笑。
    思量旧事随流水,尽了。
    风前少年几人老。

    雨后轻寒峭,人去处天涯路渺。
    为君持酒将离情,莫道。
    却看芳草留残照。

    西江月
    合欢不识别意,萱草无以忘忧。
    去年赏花曾携手,盈盈难管难收。

    今朝金樽相对,明日天涯时候。
    来年花开无故友,晨开夜合依旧。

    蝶恋花

    清晓寒食不足睡,
    山行春日,梨花作雪飞。
    濯足濯衣溪边醉,
    且行且啸行翠微。

    踏遍杜鹃寻流水,
    日高风暖,笑语步声碎。
    待尽了浮花浪蕊,
    明月再照彩云归。

    1剪梅
    寒漏独伴清秋光.
    烟锁凉露,月冷桂香.
    梦里烟波两相忘,
    还未断肠,便已成伤.

    采芙蓉谁为涉江?
    兰泽芳草,水佩风裳.
    醒来灯尽夜犹长,
    听断蛩鸣,玉老田荒.

    下面,,是一首小破歌词,主题是中国的经典怨妇。。注意它的定位,不但是流行歌,还是那种恶俗的流行歌。括号里那两句尤需怪腔怪调的唱,或者干脆做周董状口齿不清的念。。

    记事珠

    第一年的杨花飘坠成离人泪
    第二年三月三的风筝断了线飞远
    第三年八月蝴蝶只见了一面
    第四年轻叹真的已好久不见

    <长相思 在长安 美人如花隔云端
    等待的日子很美静静看月缺月圆>

    还记得君远行那日风沙太大迷了眼
    还记得那年携手和月摘梅不畏清寒
    一颗颗珠子从手边穿到心间
    记住一年年 记君归来看
    心如止水的一年也不过一天

    十年后亭亭如盖是庭院合欢
    二十年说起那个谁谁却忘记了脸
    三十年看河水中过尽了千帆
    四十年后面对镜中白发苍颜

    <长相思 在长安 美人如花隔云端
    百岁之后归于其居的歌唱到再见>

    这日子从来用不着追忆来不及惘然
    过去的过去了太遥远连云烟都不算
    一颗颗珠子从心间穿到手边
    记住一年年 记给谁看
    散落一地的珠子你不用归还

    repeat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传成沧海桑田
    最后一颗珠子看起来那么蜿蜒
    与你无关 你不用归还

  • Moirai - [View]

    2006-07-25

    命运这回事,你们说是虾米意思捏。
    我妹老说她命运多舛。“命运多舛”这是个相关词,还有“命薄”、“自有天数”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和“尽人事、听天命”意思似乎差不多。分开说,命是天定,运还有可能改变,故命不好和运气不好自不是一个级别的。

    喜欢说命运的,多半是些倒霉人。中国人比较随意,西方人尤其是相信理性跟意志的德意志人就不一样了,比如强壮的贝头芬有句广为流传的话说:要掐住命运的脖子。说出这种话的人,定然十分不如意,欲强求之。而如果没他那么伟大理想的一般人,就用不着如此激动了。我们歧视词这种文学形式的范公曾在登楼时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深深崇拜之。另外一位大力扩展了词的内容和形式的东坡兄则实践了这种理想的生活方式。无论新党还是旧党上台,他都一路贬谪,到那儿都先盖一片房子准备安居乐业,还开发当地资源酿酒研墨——即使到了海南那荒蛮之地,还能和种菜的婆婆共商大策。

    这人说我看天下人无一人不好人,却也不指望世人了解他,就站一旁乐呵呵的看着。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有人说了,家国不幸诗家幸,诗人就得命途多舛,比如李煜,还有清照姐姐。幸不幸福他们自个儿知道,问题是,无论他们还是我们都不可能知道,如果走另外一条路(无论选择还是被迫)结果会怎样。憨厚的美国大叔Robert Frost诗曰“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引原文是因为他说诗是翻译中失去的东西,好吧。)The road not taken永远是个吸引人的东西,因为你离开岔口太远,你再也不能选择,另一个世界也会有无数岔口都与你无关了。

    但是只有一次啊。缺乏经验永远是人的状态。既然只有一次,那就无从比较,无从比较就永远无法知道走另一条路是否会比现在更好,或者更坏。过去曾经有许多岔路但是你只走了其中一条,未来还有许多,当那些不确定的岔路都成为你身后一条确定的路时,这奏四命运。无好无坏,不悲不喜,只是现在的一切。特蕾沙出现在托马斯的生命中是六个偶然的结果,难道偶然不是必然?一次是零次,一次也是所有。

    罗嗦许久,其实是前几天帮我妹研究填报志愿,不由得想起三年前的我,不由得万分之怅然。怅然过后,还是无比感激。三年前和室友夜谈,大家纷纷谈后悔事。我那时还一副上进青年的样子曰,虽然以前做错过许多,但我相信将来都能弥补搭。哈,还算可爱。现在早就不信什么弥补了,菲菲写的词喜欢装酷“偶尔妥协拒绝后悔”。什么错的对的,事实这样,事实是咱还得创造未来呢。

    我是在励志吗?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如此,那就这么着吧。 

  • 【怀个旧】5月 - [View]

    2006-05-27

    布尔乔亚
    有一个贬低所有乐趣的乐趣
    都会、洁净、性感
    象飞虫扑窗般地撞碎你的脸,然后腐烂
    自由在此停止
    (越南)民族解放阵线(FLN)胜利
    所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越南在越南
    教授,您老了

    消费社会必须暴死,异化社会必须从历史上消灭

    托老师和考试的福
    六岁就开始与人竞争

    咱们一起推倒托儿所、大学
    和其他牢狱的大门吧

    吻你爱人的时候
    枪不要离手

    要做爱,不要作战

    做现实主义者求不可能之事

    半吊子搞革命
    无异自掘坟墓

    行动=不是条件反射——而是创造

    社会是一株食人花
    石雨之间,我历劫归来

    一旦国民议会变成布尔乔亚剧院
    布尔乔亚剧院就该变成国民议会

    母校。甜蜜的母校,
    私通的母校、父祖的母校

    商品是人民的鸦片

    当最后一个资本家被最后一个官僚的肠子绞死
    人类将手舞足蹈

    前进,同志,旧世界已被你抛在脑后

    我们都是德国犹太人

    有多少报道 就有多少质疑

    没有什么东西叫做革命思想,只有革命行动

    已经快活了十天啦

    能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就叫自由
    (前进巴士底!)
    (前进市政厅!)

    我们不询问,我们不要求,
    我们把它拿下,接着就占领。

    没有什么东西叫做革命思想,只有革命行动。

    你们虽富犹惧,虽生犹死。

    严禁使用严禁。

    实现梦想。

    我们正在发明一个原创性昂然的全新世界。想象力正在夺权。

    这只是一个开始,让我们去继续战斗。

    我们会回来

    ----------------
    五月风暴曾着实令西马的思想家们兴奋了一把,萨特跑去学校做演讲:“按照我的看法,五月运动是第一次暂时实现了某种与自由相近的东西的大规模的社会运动”。马尔库塞激动的说这是颠覆的基层,他们不要求政权,他们没有试图夺取政权,因为今天对于他们,需要消灭的是使用行使权力成为可能的那个社会结构本身。“新革命将越过一切陈见,打破一切障碍,并实现我们至今还很少意识到的成熟的梦想”……

    尽管很快失败了,如果可以这么认为的话——评论家们的意见总是善变,马尔库塞很快转变立场曰“这种青春发动期的造反只能取得短暂的效果,它常常是幼稚和笨拙的”——但是如贝乐登·菲尔兹在《法国的毛主义》中所说:“1968年创建无产阶级左派毛主义分子组织的那些人和1969年从“3·22”组织中退出加入到该组织的那些人,从未想像组织会永远存在。它只是一种促进和激励,只要群众自己走上了创造性的非法斗争道路,无产阶级左派毛主义分子组织就没有理由继续存在。” 可我们也知道,70年代以后无产阶级左派再也没有代表群众开展行动的机会了,西马在实践中也无可奈何的衰落了。 

    68年的中国正是红卫兵在各地的街垒四处造反之时,法国的毛主义分子也以一种“奇怪而矛盾”的方式进行自发的起义,二者所反之事是如此不同,造成的后果更是完全不同,却采取了相近的实践理论。萨特与青年维克多(传说2人有8g。。)、加维的对话《造反有理》充分体现了这种行动理论,“造反有理,这意味着造反产生新思想。我们的工作在于使就奴役制度而言的不规则成为新的规则,使边缘行为成为新的行为”。

    这件事对知识分子自身反思的影响也颇大,在福柯与德勒兹在72年的一场对话中,前者指出曾经知识分子的责任在于“向那些尚未看到真理的人以从未说出真理的人的名义道出了真理”(这句话8错。但是68年以后,知识分子发现群众能更好的表达,比他们自己更好的表达,只是现实中“存在着一种阻碍、禁止和取消这种言论和知识的权力制度”,那么知识分子更需要做的就是同那种把他们既当作控制对象又当作工具的权力形式做斗争:反对“知识”“真理”“意识”“话语”的秩序。

    如今,新保守主义似乎已经大行其道,看不出左派和造反派的立足之地了。对所谓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在离商品社会的成熟期还很远的中国似乎并没有什么现实需要,我们甚至还在面临启蒙和现代性的问题,68年的世界是多么奇特的错位。可是,偶尔也回想激情燃烧的时代,那时的青年如今也鬓染霜雪,无谓地看着无懈可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