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 - [View]

    2009-01-18

      我到了读初中的时候,才开始考虑诸如时间、生死之类现在看来有点无聊的事情,我想现在的孩子一定都想得很早。我们中学其实很大,但初中和高中分开,初中在一个小院子里。我印象深刻的是,某个无聊的一天,我一遍一遍地从那个院子的一头走到另外一头,再回来,如此重复。我当时是觉得有点可怕的,我在这一头,回到这一头,再回到这一头,周围的景色毫无变化,事物毫无变化,我也没有变化,但是时间过去了,一秒也不会停下。当然,我还是有变化的,我对我的小伙伴说:这太可怕了,从出生起,我们就一刻也不停下的滑向死亡。你都不知道这个斜坡会有多长,只是看不到终点的一直滑下去。现在想起初中的学校,我脑海中的图像就是那么个小孩,很矮的个子很短的头发(还记得学校体检的数据是一米三),分不出是小男孩还是小女孩的小孩,在那个空旷的院子里一遍一遍地走,一遍一遍地走,好像时间经过地很不可思议,可是春秋冬夏三年就过去了。

     突然想起这些是因为昨天看NHK放关于四川地震灾后的系列记录片(四川大地震:被災地は今),那一集叫做“红白中心学校”。我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拍这种片子真是很没人性的工作,就是揭伤疤,像里面的一位李老师说的那样,本来不去碰它,都快好了,但是你去揭它比原来还要痛。记录片就是这么没人性,哪怕它最后加一个光明的尾巴,但是讲道理的人永远没法感受听的人的感受。但看下去是因为里面拍了很多学生的日记,似乎是语文课作业,还有老师的批语。事实上我觉得老师的批语看起来很幼稚,有点读者文风,和很多的感叹号,但是当然了,十分真诚。小孩的日记大多是关于,希望和迷茫,生死之类的,很多的排比句,像散文诗。你可以说因为他们确实经历了生死所以变得深沉了,但我还是觉得,小孩比起成年人,更喜欢想这种想不明白的问题。

     小孩和老人,才有时间和兴趣去想它们,其他人更重要的是生活。想和做,没有谁比谁更重要,只是你不可能同时两者兼顾。德里达《马克思的幽灵》的开篇说:“最终,我们当然希望学会生活。”但是,生活能够学会吗?我们只能希望希望,但生活是只有活过去才明白的,想没有用,学没有用,想得太多反而会失去生活。可是你又能以什么准据去批评一个幻想者呢?

     我那么喜欢《革命之路》里的凯特·温斯莱特,她说:“So stupid. To put all your hopes in a promise that was never made.” 我在看一本叫从动员到革命的书,无论从何种意义来说,这就是革命的全部意义所在,也是革命的全部失败所在。我不同意那种说法,说这是个关于“美国噩梦”或者“50年代的黑暗一面”的故事,所有终极意义上的悲剧都是不问时间地域的。革命与幻灭,思考和生活,别处和当下,我和你,你和我,一切的矛盾都没有真正的出口。她可以不死,生活可以继续,但所有的事情都仍然在那里。如果你不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从未许下的诺言上,你还可以把它放在哪里呢?

     从一个博客上看来的,《生活》刚刚创刊时的文中句子:

    《生活》:你现在坐在山坡上放羊时在想什么?
     日轨:“放羊的时候,担心草老了,羊瘦了/担心岩边上的小羊摔倒了/用话儿哄,用枝条儿抽/别让它们跑去邻村的山沟/天冷的时候,担心草枯了,叶黄了/担心家里的羊吃不饱了/吃草的羊累,放羊的人苦/ 好多事一辈子也说不清楚

     好多事一辈子也说不清楚。当然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想贴下面这首老歌,真是老歌啊。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 【Ursa Major】恒星 - [View]

    2009-01-06

    在作业依然如小山般堆积之时,我竟然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来研究中西所谓的星空文化,我本实在无意如此。就好象我无意每天睡到两点一样——今天是本段小假期的最后一天,昨晚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要在11点之前起来,但还是毫无意外地睡到了1点半。

     昨天困扰我的问题是,文曲星到底是哪颗星?这个问题之所以困难在于中国古代各天文系统的不一致,和神话传说的版本不一。

    1.版本一。文曲星即天权星,也就是北斗四,也就是δ(终于找到了怎么输入希腊字母……) Ursae Majoris。

    2.版本二。文曲星也就是“魁星”,比如,传说苏轼是魁星下凡转世,连宋江都是天魁星转世,这颗星的转世门槛真低。但是魁星本身也说法不一,说法A是北斗一(天枢,α Ursae Majoris);说法B是斗身上的四颗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合称为“魁”。(「春秋運斗樞」曰:北斗中的「第一至第四為魁」)

    3.版本三。指文昌帝君。(“但後期,文曲星與魁星很明顯地分化為兩神:梓潼神文昌帝君與大魁星君。”)某晋朝人士四川人,原名张亚子。值得一提的是紫微垣中有另外一个名为“文昌”的星官,称为文昌六星,也是大熊星座里的六颗星星。具体哪六颗不知,看到的一种说法是:
     
    文昌二 υ Ursa Majoris
    文昌三 φ Ursa Majoris
    文昌四 θ Ursa Majoris
    文昌五 15 Ursa Majoris
    文昌六 18 Ursa Majoris

    我数了一下,φ是字母表是第21个字母,中国的天文家们真有闲,我从小到大都只能看到UMa的7颗星,他们竟然能看到21个,还挑出了其中几个取了名字,并给他们安排官职(指六個政府部門或官員,分別為上將、次將、貴相、司命、司中、司祿)。

    4.版本四,这个太扯了,说“兩宋以前,文昌(或曰文曲星),僅僅只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其雖象徵文學,但並非人格神祇。”。但是无论如何文昌和文曲都不可能是28星宿之一,因为第一,28星宿里面没有他们。第二,他们是属于紫微垣的,不是属于28星宿的。

    唯一的可能的解释是,从28星宿的“奎宿”转字而来,顾炎武就是这么认为的:““今人所奉魁星,不知始自何年。以奎为文章之所,故立庙祀之,乃不能像奎,而改奎为魁;又不能像魁,而取之字形为鬼举足而起其斗。……今以文而祀,乃不奎而于魁。”


     后来我发现,大多数恒星的现代名称都来自阿拉伯语,可见古代阿拉伯人花了很多时间来给恒星取名字。当然,中国人民也不示弱,据称:中国在4000多年前颛顼时,就设立了火正的官职专门负责观测心宿二(天蝎座阿尔法,又叫大火,七月流火中的火),请注意,是专门负责观察这颗星。现代的探索恒星任务就主要有美国人民来承担了,我看到的一则消息说:Nasa的先锋10号,正在朝着毕宿五(毕宿,西方白虎第五宿)(金牛座阿尔法)前进,如无意外,该太空船将在200万年后接近这颗恒星。二百万年前还没有人,二百万年后,谁知道还有没有。

     最后推荐一下《步天歌》,简洁生动地介绍了中国天文观察的三垣二十八宿。28宿有点像西方的黄道12宫,也是黄道和天赤道附近的天区;三垣则是(相对地)接近北天极附近的天区,其中紫微垣在中央,大体相当于拱极星区。(显然,紫微垣是一块区域,并没有一颗星叫紫微星,如果非要说的话,帝星北极星可以称为紫微星——如此的话,“紫微星流过”这句歌词是多么得不合逻辑啊,因为在我们看来,天空中所有的星星都是流动的,唯有紫微星不会)

    《丹 元 子 步 天 歌 》     
    三 垣

    紫 微 宮

    中 元 北 極 紫 微 宮 , 北 極 五 星 在 其 中 , 大 帝 之 座 第 二 珠 ,
    第 三 之 星 庶 子 居 , 第 一 號 曰 為 太 子 , 四 為 後 宮 五 天 樞 ,
    左 右 四 星 是 四 輔 , 天 乙 太 乙 當 門 路 。 左 樞 右 樞 夾 南 門 ,
    兩 面 營 衛 一 十 五 , 東 藩 左 樞 連 上 宰 , 少 宰 上 輔 次 少 輔 ,
    上 衛 少 衛 次 上 丞 , 後 門 東 邊 大 贊 府 。 西 藩 右 樞 次 少 尉 ,
    上 輔 少 輔 四 相 視 , 上 衛 少 衛 七 少 丞 , 以 次 卻 向 前 門 數 。
    陰 德 門 星 兩 黃 聚 , 尚 書 以 次 其 位 五 , 女 史 柱 史 各 一 戶 ,
    御 女 四 星 五 天 柱 。 大 理 兩 星 陰 德 邊 , 勾 陳 尾 指 北 極 巔 ,
    六 甲 六 星 勾 陳 前 , 天 皇 獨 在 勾 陳 裡 , 五 帝 內 座 後 門 間 。
    華 蓋 并 杠 十 六 星 , 杠 作 柄 象 華 蓋 形 , 蓋 上 連 連 九 個 星 ,
    名 曰 傳 舍 如 連 丁 , 垣 外 左 右 各 六 珠 , 右 是 內 階 左 天 廚 ,
    階 前 八 星 名 八 穀 , 廚 下 五 個 天 棓 宿 。 天 床 六 星 左 樞 右 ,
    內 廚 兩 星 右 樞 對 , 文 昌 斗 上 半 月 形 , 稀 疏 分 明 六 個 星 。
    文 昌 之 下 曰 三 公 , 太 尊 只 向 三 公 明 , 天 牢 六 星 太 尊 邊 ,
    太 陽 之 守 四 勢 前 。 一 個 宰 相 太 陽 側 , 更 有 三 公 向 西 偏 ,
    即 是 玄 戈 一 星 圓 , 天 理 四 星 斗 裡 暗 , 輔 星 近 著 開 陽 淡 。
    北 斗 之 宿 七 星 明 , 第 一 主 帝 名 樞 精 , 第 二 第 三 璇 璣 是 ,
    第 四 名 權 第 五 衡 , 開 陽 搖 光 六 七 名 , 搖 光 左 三 天 槍 明 。
     
    ……

    后面太长了,就不贴了,但是有一个“虚宿”很好玩,它里面有两个星官,一个叫“哭”,一个叫“泣”

     虛 宿

    上 下 各 一 如 連 珠 , 命 祿 危 非 虛 上 呈 , 虛 危 之 下 哭 泣 星 ,
    哭 泣 雙 雙 下 壘 城 , 天 壘 團 圓 十 三 星 , 敗 臼 四 星 城 下 橫 ,
    臼 西 三 個 離 瑜 明 。


     总结,综上所述,文曲星最大的可能还是在大熊星座,无论是一颗星,还是四颗,还是六颗。我上次看到北斗七星还是半年前,半年前在北京以北的地方,所以北天缀满了繁星,南天却因为城市的灯光难以辨别星光。我喜欢大熊星座,它总是带给我美好的回忆。 

    little dipper, south of somewhere

    (该图来自flickr,表现的是小熊星座)

  •  关于一个非基督徒为什么要过圣诞节的问题,并不需要怎么较真。不过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想一下这个事情,想想有这么一个人(总之我就称之为人了,不认同的自动忽略)于两千零八年前降生,今天的人们仍然以最大的热情庆祝这一节日,和家人和朋友,和所有相爱的人们,人们当然是喜欢节日的,但是这一个稍微有点特别。

     虽然我对此并没什么感觉,但是我喜欢看电视上和电影中东风夜放花千树的画面,听广播里每一个主播向每一个听众说Merry X'mas. 就像是透过车窗玻璃看城市流动的夜景,触摸不到但是很美好。

     我相信人世的一切美好的爱与神无关,神的爱不该被世俗化,这当然只是我的想法。也许我们可以再次引用Simone Weil(最近的励志书籍=。=)的随笔:Religion in so far as it is a source of consolation is a hindrance to true faith: in this sense atheism is a purification. I have to be atheistic with the part of myself which is not made for God. Among those men in whom the supernatural part has not been awakened, the atheists are right and the believers are wrong. 

     我还记得去年的春天,在吹着凉风的阳台上,我说我喜欢"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这句经文时,二姐斥责我说信仰不是一种慰藉。 也许宗教是的。有的时候我们确实需要慰藉吧。世人的爱从接触而来,神的爱则要求永远的距离。一个人很难成为Weil那样的信仰者,理解中国式的忘年忘义看起来比较轻松。古代中国人的心性真是让人喜欢(现在老觉得用这个词有点东方主义的嫌疑),看起来那么与自然天地无碍(虽然后来受到佛教很大影响,但还是要依着自己的性子弄出禅宗出来),开启了完全不同的路径,或者说开启了洞穴里另外的一个口,人们虽然仍然只能看到墙壁上的影子,确实完全不同的光。

     于是,下面要转入琐事部分了。去年今日和绍兴妹逛了街,吃了饭,前年看了场电影。05年不记得。今年收拾房间,迎接一位小朋友来访——还是称之为大叔吧,以及随之而来的便当水果和酒——我觉得我简直一年才会吃一次水果。吃饭,喝酒,读书会,确然是读出声音的读书会,但是又不好意思叫朗读会,那样太正二八经了。我们读的有:《学术与政治》(我最爱读这个,如果有人喜欢听的话请找我念吧=。=),《米沃什诗选》,《饮水词》,"A Tale of two cities", "Gravity and Grace"和「星の王子さま」(小王子)。结论是,大叔说,我还是最适合读童话。我也考虑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以诵读童书为业。

     然后是看了N遍的《真爱至上》,圣诞必备的百看不厌,艾玛汤普森阿姨的声音也是百听不厌挖,您无敌的气质完全压倒了您那臃肿的身躯。平安夜的意外终章是,小朋友回家时竟然错过末班车——倒不是错过,普通的地铁末班似乎是1点多,而今日莫非因为平安夜,到了12点多的某刻,突然所有电车都停了——于是不得不从中途停车的地方打车回家。真是令人羡慕,我是多么想找一个打车(“打车”这个词真有喜感)的机会而不得啊……

     开头说这个节日有点特别,我想还是因为很有爱。所以比利大叔才能把"love is all around"改成"chrismas is all around",硬塞进去多一个音节。祝大家平安夜快乐不如祝你们每天都很有爱。我呢要把无敌温馨原声再去听一遍然后睡觉,不过下面这首不是来自那个原声,而是曾在本博客出现过的Vienna Teng的The Athiest Christmas Carol。


    the atheist christmas carol - Vienna Teng
  • 阶段性励志 - [View]

    2008-12-12

     

     我认识的人当中少有的思维清晰道理简明的二姐,在某个场合下指出:“但常常是要改变我们力有不逮,要接受我们又心有不甘。于是自个儿就难免纠结起来,然后把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营造出的这种复杂假象可以让我们借以暂时安居其中,而不必面对简单的真相。”我深以为然地认为我就是这样的情况。但是我为什么要自个儿纠结起来呢?倒不全是为了回避简单的真相,还因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一向是乐于反省的人,但是为什么我反省了那么多次最后都一点用也没有呢?要点在于,我反省的结果是认为自己最大的缺陷过去现在和奖励一直是:想得太多而做得太少。所以反省没有用,看那么多励志文没有用,写那么多自我励志文也没有用。——不由得想起昨天和几个(专业的)小朋友讨论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好久没有这样讨论过了。小朋友A不喜欢民主(至少是不喜欢小朋友B所说的民主),而小朋友B(A毕业于国关学院,B则是政管学院,吾觉得非常有代表性)则觉得首要的问题是要从地方选举做起——且不论最终的问题为何。A更关心最终的问题,而我想的却是比第一步还提前的第零步,说我们需要的不是选举,而是可以好好讨论是否需要选举的环境。他说那你能提供什么别的方案呢?我觉得很奇怪,我从头到尾都在和他说两件事情,我不是提供方案者,我不是行动者。

     回到个人问题上来,我认识的另外一个小朋友C,某日说我很不着调。他说:我每每自己很得意,觉得自己很精英的时候,就不愿搭理你,心想怎么会有你这种不着调的人啊。不过当我不得意的时候,有点五四的时候,就觉得有你这种人还是不错的。且不论“五四”指什么,后来又有一个小朋友也同意我很不着调。我想我岂不是成了excuse person,供别人失意的时候聊做安慰。我每日乘火车上课下课认真学习,看书看电影看话剧看展出听演讲提高科学文化知识,讨论娱乐明星历史八卦和国计民生都努力思考耐心聆听,何以最终落得不着调了呢?

     但其实我是同意的。本想着洞若观火,结果成了隔岸观火。所以我对别人说:你们都朝着美好光明未来而去了,我还在沉迷于风花雪月的小情调。我并不是不自知,我自知太多而妨害了行动,妨害了改变。前面说的C又言:我觉得你就应该在某个小地方做小职员凄凄惨惨地过一生,大家都已联络不到你,然后忘了你。——这简直是悲情小狼臆想症的极致。我承认有时候我表现地有点怨妇,但还没有那么怨妇,心底里我是希望大家把我当作一个上进的人的。

     小朋友A自称对星座甚有研究,他说他认为射手座的本质特征在于“特别希望得到所有人的喜欢”。但是不是每个成年人都这样吗?如《身份的焦虑》中所说,人的故事无非是个寻求爱的故事,所有为了取得金钱、地位和名誉的努力,都是为了得到来自世界的爱而已。我相信世界不会因为我怨妇而喜欢我,只会因为上进和努力而喜欢我。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一个人喜欢我而不因为这些,我会心存感激,并对ta报以同样的欣赏。

     但是怎么可能呢?人世间没有Simone Weil笔下的圣洁的爱。人不可能像她所说的那样"to love purely",而只能,比如我,记住她所说的“to wish to escape from solitude is cowardice”。
     
     虽然没用,但还是想告诉自己:放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放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希望。不气馁,有耐心,和勇气。

     

  • 【補】dream & drama - [View]

    2008-12-02


     昨天的話還沒說完,印象尤為深刻的,還有結束時小姑娘上來Aisatsu,也就是寒暄一下,一般多為“非常感謝”之類,但是這個小姑娘不知為什么,說非常感謝的時候突然就哭了,本來聲若洪鐘的突然就泣不成聲了,于是大家的掌聲就想起來了。我想他們這幾個月來一定很辛苦吧,雖然很辛苦,但是想到最后公演的舞臺,就總能鼓足干勁堅持下去。而現在,最后一天演出結束了,像是夢結束了一樣。
     
      配布的小冊子上也有導演的aisatsu,她說:“在這個舞臺上,很多的愛或隱或顯。戀人、友人、父女、君臣、祖國,甚至和平……誰愛著誰,誰愛著什么。不知道‘love’這個詞的人恐怕沒有,但能回答出‘what is love’這個問題的恐怕不多。
      “舉例子的話,舞臺就是鏡子,是可以映出人心的鏡子。看的人心情不同,沒一句臺詞的回響都是完全不同的。
      “為了清晰地映出你心中的‘愛’,cast、set、light、sound、art,三個月間我們都在盡全力打磨這面鏡子。
      “對你來說愛是什么呢?”
     
      很巧的是,今天的英文課正好是關于莎士比亞,原來這個鏡子的比喻出自著名的哈姆雷特,他在劇中說:
    for any thing so o'erdone is from the purpose of playing, whose
    end, both at the first and now, was and is, to hold as 'twere the
    mirror up to nature: to show virtue her feature, scorn her own
    image, and the very age and body of the time his form and
    pressure.” 
     
      另外有一段關于威尼斯商人的分析。大意是說,兩個社會的矛盾,基督徒社會是以友情和寬容為原則的,而猶太人社會是以契約和法律為原則的。雖然最后人們覺得Antonio得到了報應,但事實上他的原則贏了,A promise is a promise,Shylock的基督教原則在這部劇中并沒有贏。所以——可以想象,他是為了說明某些經濟學家的觀點,那就是這部喜劇,某種程度上預示了資本主義時代的來臨。很好玩的是大家都很容易被說服,開始大家都覺得antonio不好,但是看完這段視頻后,所有人都覺得shylock不好了……。
     
      回到前面的关于爱的小话题。由于我经常强调,爱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书也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所以总是对佩索阿在《惶然录》中的某个比喻十分心有戚戚。这让我觉得,爱一个人就像不知在哪里读到的一本书页迭散的书,或者干脆是偶尔看到的错过结局的戏剧,读到的这部分令人满心欢喜,结局如何就无足轻重了,“没有什么东西还需要佚散的那一半来交代
     
     所以这件事情,如同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一样,都是一件悲欣交集的事。 
  • 汉语语音豆知识 - [View]

    2008-11-20

    所谓豆知识,就是不是专业的,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常识(比如清浊辅音的问题),但是我看了些书,所以加了一点点稍微超过常识的比较。纯属个人兴趣,专业人士不要嘲笑>_<

    我对语音学的兴趣起始于我对某种汉语拼读系统的不满,即在20世纪的大部分年代里广泛使用的韦氏拼音(Wade-Giles system),现在仍在台湾广泛使用(不过,台湾从2009年开始就要全面实行汉语拼音方案了)——比如张震这个名字每次出现在电影片头都是Chen Chang。我们熟悉的还有Mao tse-tung,Teresa Teng(Teng li-chun),Chu Hsi(朱熹。。随便想到的几个名字,毫无关联……)之类的,突出特征是把我们熟悉的“汉语拼音方案”里用d,zh等表示的音用t,ch来表示。如果你看一下wikipedia的“中文拼音对照表”这个条目,会发现六种拼读方案中,只有韦氏(以下简称WG)是这样的,其他的,举例来说。汉语拼音(以下简称PY)中的zh,在WG里是ch,在其他的几种里面都是j,但是对一个说英语的人来说,也许ch更接近py的zh,因为py的zh是个不送气的卷舌塞擦清音(voiceless),英文里的ch一般发成不送气的齿龈后塞擦清音voiceless),但英文里的j一般是齿龈后赛擦浊音(voiced)。这样说似乎很抽象,下面我们来举例说明。汉语语音里面有趣的地方很多,先从送气和不送气说起。

    1. 有气(aspirated)无气(unaspirated)vs 有声无声(浊请)

     这个基本上是最大的特征了。大部分辅音都可分成有声与无声,送气与不送气,比如,英文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有声(浊音,dad),英文里的p发成送气的无声(清音,这个时候在国际音标的记号里,会在右上角加一个小的h,表示气音。pad);法语里的p发成不送气的清音(pour),b发成不送气的浊音(belle);汉语py里的p发成送气的清音(跑 pao),拼音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清音(饱 bao,国际音标中写成pao)。这样一来,可以看出:汉语里塞音都是清音,法语里都是不送气的。所以基本上,西方人对py里的zh和ch的区别很不敏感(据维基百科说,英语母语者往往察觉不出pin里的p和spin里的p有什么不同,也就是相当于汉语拼音里的“pin”和“bin”),而中国人在学法语的时候总要费很大劲去搞清楚p和b,d和t的区别。

     那么除了法语里的p以外,英语里有没有类似于汉语py里b的音呢?那就是出现在s后面的塞音了,比如spoon,sty,skill之类。所以,在汉语拼音的英文维基条目上,是这样介绍b:unaspirated p, as in spit,(而不是bit) p则是:strongly aspirated p, as in pit。

     关于清辅音和浊辅音的区分,老师一般会说声带振动与否,另外还会有肌肉的紧张程度之区分。记得以前法语老师警告我们跟法国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把“北大”说成中文里的“北大”(用ipa来写的话可能是peitai),而一定要说成beidai,因为前者在法语中有白痴的意思(具体不记得了,大致如此)。另外,日语里的辅音也是以清浊来区分,而不是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Arigato(谢谢)”的那个to很像中文里的do,但其实它依然是国际音标上的to,不过是没有送气罢了。另外一个因素是:按照肌肉的紧张程度来说,清辅音比较强(p t k),浊辅音(b d g)紧张程度弱(我个人还觉得清辅音比较短=。= 试验一下中文里的“抱”和英文ball 忽略元音,只看辅音的紧张程度如何)——而日语的辅音,无论是否发声普遍地比英语紧张程度要弱,所以普遍的让我(汉语母语者)觉得接近b/d/g,尤其是出现在词中的时候,又如“anata(你)”听起来像anada,aishiteru听起来像aishideru。但是我觉得这种区分恐怕只有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而不是以发声不发声)辅音的中国人才会在意。

     下面举例练习(或者找个法语入门联系pt和bg),有兴趣的感受一下,忽略元音……
    b p
    依次读 汉语的“呸”、“贝”和base
    (恩,这里有个小笑话。话说某日吃饭,我称赞一个xx酱好吃,然后说麻酱是我的最爱。这时友人A说道:这个东西的base应该就是麻酱吧。友人B说到:恩,这里的好多菜里面都放了贝丝……>_<)
    d t
    汉语的“踏”“大”和duck
      太、戴 和 dad
    g k
    汉语的“剋kei”“给”和gay
    ch zh
    汉语的 臭,皱 和 joke (这个区分当然不只在于清浊,还在于卷舌与否,这个后面再说)

    现在你有没有觉得其实前两个的区别没有后两个的区别大呢……

    另外汉语的j q z c 也都是清音,wiki上面对z的发声建议是:[ts] unaspirated c  (something between suds and cats)

    2. 破擦音 z c zh ch j q 中文的卷舌破擦音为什么对外国人来说那么难的,不是因为他们的舌头卷不上去。。而是我们的若干辅音之间位置相差太小了>_<

     首先基础知识:依据破擦音(affricate,以下简称af)的发声位置不同,可以有以下几种:
     a. 齿龈af,即清音ts,浊音dz。前者如德语里的Zeit的z,英文cats的ts,日语つtsu的ts,中文拼音里的z和c。后者如beds里的ds。
     b.后齿龈af,清音即church里的ch,日语ちchi里的chi;浊音judge里的j。
     c.卷舌af,这个音竟然只有中文里有。。不分清浊,只分为送气和不送气,比如张和晨。。
     d.前部硬腭af,这个在波兰语和中文里有。送气的q和不送气的j。(所以中文的ji,qi与日文的じ、ち之差别就在于,一个在前硬腭,一个在后齿龈>_<,另外,中文的j是不发声的——有的地方说半发声,日语的ji是发声的。比如:区分日语里“自分”的自,和中文里的“己”
     e. 软腭af

    (粗体的第2种和第5种中文里没有)
     
    在齿龈、后齿龈、前部硬腭这么狭窄的范围内,我们竟然有三种破擦音的区分,真是很复杂啊!

    cf. wiki对发“zh”的指示:zh:     ch with no aspiration (a sound between joke and church, tongue tip curled more upwards); very similar to merger in American English, but not voiced. (不送气的ch,介于joke和church之间,舌尖更向上卷,类似于美语中的merger,但是不发声

    3. 摩擦音 sh r x
     
       这几个也是对非汉语母语者很难的。。首先sh和r都是卷舌摩擦音,一个是清音一个是浊音——汉语里面难得的浊音。sh(师)除了中文之外,还在瑞典语中出现,比如skinn(=skin in eg)的sk就是发这个卷舌摩擦音的。

      r(日)不同于英文的r(虽然英文r有N多种发音,这里指英国英语里的red里的r,齿龈接近音 alveolar approximant; 美国英语里词首的r据说是sublamino-postalveolar approximant =。=),也不同于法语的j(就是那个把3下面写长的音标……,后齿龈摩擦音),据wiki解释是这样的:Similar to the English z in azure, but with the the tongue curled upwards, like a cross between English "r" and French "j". (我觉得和j区别不明显,都是摩擦音,不过多了卷舌罢了)

       x(西)是个前部硬腭摩擦音(cf. j(机)和q(七)是前部硬腭塞擦音),在中文和波兰语里可以找到例子。wiki说:x   like she, with the lips spread as when you say ee. The sequence "xi" is like Japanese し shi. 但是事实上し里面的sh是后齿龈(硬腭齿龈)摩擦音,类似于英文ship的sh,日语里面另外一个跟x有点像的是ひ(hi),但它的辅音确切地说是硬腭摩擦音——等同于德语里nicht的ch。

    4. (无声)软腭摩擦音 h (喝)
      等同于德语里macht的ch,都是清音。这个音也有浊音的(真难以想象。。),在西班牙语和荷兰语中。
      不同于英文里的h,那个叫无声声门摩擦音(voiceless glottal fricative),也有人把它当作无声的元音(voiceless vowel)。在ipa里,中文py的h和德语的ch写成[x],英文的h为[h]。
      不过呢,有的时候英文里的h也会变成有声的声门摩擦音,当它出现在两个元音之间的时候,比如behind,ahead。(日语中类似的现象:gohan 饭;另比较日语里的hai和中文的害,前者和英文一样是声门音)。但无论怎样,都是声门音,而不是[x]那样的软腭音(g和k是软腭塞音,所以拼音表里面把g k h放在一起)。


    5. w和y作为拼写习惯

     这个小时候学汉语拼音的时候都学过,w和y不是汉语中的辅音,只是u和i这两个元音出现在音节开头的时候,换一种写法而已。

     cf. The pinyin vowel "u" is written as a "w", whenever that "u" occurs at the beginning of a syllable, e.g., uo is written as wo, uan→wan. Proper pronunciation of the pinyin "w" requires sounding the original vowel combination, therefore "w" is most similar to "oo" as in zoo, or wooed. Efforts to pronounce the pinyin "w" as any english "w" misinterprets the fact that a pinyin "w" is merely a spelling convention. (wiki)

     另,英语里的w是双唇软腭接近音,y一般发j(后面不接i u元音时),非圆唇硬腭接近音,但其实两者都是半元音。该音素的完全辅音是德语Jahre里的j,IPA表示为j下面划个小勾(是硬腭摩擦音,如果有人细心的话,会发现我前面还提到过日语的ひhi与与nicht里的ch也是硬腭摩擦音,区别在哪里呢,就是清浊辅音的区别啦,j小勾是浊音),法语lion中间那个玩意儿,在英语中,j出现在i和u两个元音之前时发成硬腭摩擦音,比如use ……总结:从辅音到元音:j小勾(摩擦音,use)---j(接近音,半元音,young)---i(元音eat)。


    啊。。。今天就讲到这里,只讲了辅音还没讲元音,准备下次讨论日语,因为日语有些奇怪的辅音和元音也是很好玩的。虽然我想肯定不会有人对此感兴趣>_< 但是我最近十分痴迷于此——研究语音对说话有任何帮助吗?显然没有,还使你说话变得很费劲。。说一个字就不自觉的想它是怎么发音的。。。搞得现在自己都分不清楚拼音zh和ch了……我写了一晚上,请大家无聊的时候当作消遣认真看一下吧!

     

  •   某日我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天空灰暗但道路姹紫嫣红的首都,突然觉得“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多么感人的口号啊。每一个从应然的维度来看待世界政治的人,难道不是至少哪怕是一点抱有这样的想法?那是斯多葛派的世界公民,康德的永久和平,黑格尔的承认,德里达的友爱,——我以前总是不解像《永久和平论》这样的没有任何现实性的论文,为什么两百多年来被不断的阐释,即使是在美国中心的国际关系学领域内,现在想来,这就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力量阿 -。-

      在那个梦想里,没有外来人和流亡者、没有驱逐者和居留者,人们只是相遇,与对方相遇,并承认。所以在每一个漫长的开幕式中,前面的节目再精彩,各国代表团入场的部分再冗长而令人昏昏欲睡,它都有着更加美好的意味。与我们长期以来看到的国际新闻议题不同,那些议题总是被部分角色限定,新闻由他们来写就。但是此时此刻,仿佛世界真的一下子集中在了那个被烟火包围的体育场一样,人们平等而自由,友善而欢乐。(即便是忧心战事而面无表情的普京,在回去关心打仗之前,也得先把这表演看完)

     让人想起加缪写下的对世界的礼赞——确切点说是欧洲:

     在光亮中,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我们的兄弟们和我们在同一天空下呼吸,正义是活生生的。于是帮助生活和死亡的奇特快乐产生了,从此我们拒绝把它推向以后。在痛苦的大地上,它是不知疲倦的毒麦草、苦涩的食物、大海边吹来的寒风、古老的和新鲜的曙光。在长期的争斗中,我们和这欢乐一起重造这时代的灵魂,重造一个将什么都不再驱逐的欧洲。

     然后想起中国。中国在我心中过去,现在和将来一直是个文化的概念,但却难以具象化。张ym的古代篇带有法西斯美学意味的演绎固然盛大而绚丽,气象万千,却总觉得少了一点能扣动心弦的感动——这样的要求当然太过苛刻,毕竟只是场舞台演出。前些日子在“思维的乐趣”看到一篇blog“什么是中国”,作者列举了许多被媒体报道的有中国意象的东西:天安门、飞跃鞋、功夫熊猫、金镶玉、中式庭院……每个人眼中都不一样,而我眼中的中国毋宁说存在于文字中,所以觉得这篇blog下面的一则留言非常动人:

     张一帆 说:
     我的somewhat reactionary素描:
     中国是嘉峪关风沙里的长城的背影,是院子里唰唰唰洗牌的声音,是关公火红的一张脸,是人人一本语录 的疯狂,也是内讨国贼的呐喊,是包公砍陈世美的头,是卧薪尝胆,是象牙筷子,冰糖燕窝,也是黄河里 的泥巴和长江上的航船,是白素珍的苦海无边,也是唐僧肉的长生不老,是白日依山尽时喝的一壶酒,是 三九四九时冻死的老狗,是十年寒窗,鞠躬尽瘁,一醉方休。


     我总觉得文字里的中国,中国的文字,是我们最初的和最后的家园。歌舞里的盛唐气象,虽总是难令所有人认同,但一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就足以满足所有人的想象了。忍不住再贴两段我觉得很中国的文字,第一段很有名,第二段不是那么有名: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世说新语•任诞》)

     夜,雪大作,时欲登舟至沙市,竞为雨雪阻。然万竹中雪子敲戛,铮铮有声;暗窗红火,任意看数卷书,亦复有少趣。自叹每有欲往,辄复不遂。然流行坎止,任之而已。鲁直所谓“无处不可寄一梦”也。(袁中道·《游居柿录》)


     这里包含了我最喜欢的中国人的优良品质-。- 远比勤劳勇敢聪明善良之类优良的多,何况后者一点也不中国。

     大家应该可以看出我有多么热爱美丽的中国,虽然我对本届奥运会少有关心,对奖牌数也无甚兴趣,这只是因为我本身对体育缺乏兴趣而已,并不是对体制有何异见。但是我昨日倒是在百度贴吧看到一篇批评本国体育体制的帖子,质疑奖牌的意义等等——这样的意见恐怕也不在少数,但是后来再去看时已经被删了,我不知道普遍如此还是只在百度贴吧如此。总之,不宽容成了我们现在最不优良的品质,不宽容,是很可怕滴,即使是借着奥运的名义。

    ------以下为转载艾未未文,与Tracy Chapman歌一曲----

    08.08.08    开幕式
    艾未未

    8月8日是普通的一天。这一天,世界聚在中国北京迎接奥运会。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中国人梦想了一百年。

    人们为这一天喝彩,因为它象征着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真实的变化。当全世界的目光凝视中国之时,中国融于世界。世界变的小而紧密,与中国不可分割。

    人们为这一天喝彩,因为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国人艰难地拆除壁垒,打开门户,面对眩目的阳光和无止境的风雨,真实的感受到了变化。人们期望那些汗水和期望,速度和力量,会激励中国改革的步伐,更为坚定,更加从容。

    中国和世界再次相遇,人们看到,地球变小了,它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小。人们再一次告别傲慢和冷漠,告别陌生和歧视,会聚在同一片土地,重新发现对方,握手言欢、鲜花美酒,为了和平友好。

    为了这块土地上的这片阳光,中国经历了漫长的灾难、苦痛和屈辱,令人绝望的黑暗。

    今天,让我们回避分歧,忘却异同,忘却这个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民的共和国,建国近六十个春秋后,仍然没有结束专制统治,没有实现全民民主选举;忘却在这里言论自由和媒体开放的代价比生命的价值更要奢侈。

    在一个无处不政治化的世界里,今天人们说,必须反对政治化。记住这仅仅是一次短暂体育游戏,与历史和心智无关,与伦理和道德无关,甚至与人性无关。因为政治可以是“别有用心”的,且是“反华”的。政治总是在提醒人们,是谁筑建了截然不同的世界,驰骋着徊然不同的梦想。

    人们有太多需要告别,让我们告别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专制,因为无论是什么理由,其结果是践踏平等,拒绝正义。它窃走了民众的欢乐和笑容。

    告别任何形式任何理由的歧视偏见,因为它狭隘愚昧,拒绝接触和温暖,腐蚀着人类欢乐向上的信念和尊严。

    捍卫自由表达和交流的权利,唯有这样才能避免战争与流血,给予真实的问候,关切和祝福。

    国家体育场的设计和建造,是奥林匹克公平竞技精神的胜利,她告诉人们,自由是可能的,但是需要公正勇气和力量。基于同样的原则,我远离不诚实的庆典,因为我相信,选择的自由是公平竞技的前提,是我珍惜的权利。

    《卫报》2008。08。08

    附:

    艾未未 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
    采访人Jonathan Watts
    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英国 卫报

    北京奥林匹克体育场独特的钢椼架编织设计看来注定要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它会让人们对中国富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产生敬畏。这里届时将成为开幕式、体育赛事和颁奖仪式的场地。

    但 是同瑞士建筑家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共同设计出“鸟巢”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却说,他不想和有关这个体育场的政治宣传扯上任何关系。“我已经得到了设计的快乐, 那其余的都是垃圾。我对把自己同奥运会或是国家联系在一起没有任何兴趣。我很讨厌那种为了做推广或政治宣传而鼓动出来的感觉。我本能地想回避。这种感觉就 像是人们不坚持事实,而是试图去凭空编造些东西,去误导人们,使人们不能进行真正的讨论。这对任何人都是无益的。”

    艾未未有足够的理由反对政治宣传。在清除右派的一次斗争中,其父艾青,中国最伟大的当代诗人之一,在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起的二十多年中,被禁止出版一切作品。在被流放到新疆的日子里,他被迫去打扫厕所。那么又是为什么,他的儿子会参与这样一个明显被政党利用的工程呢?

    “不是国家,而是瑞士的一支设计团队雇用了我。这个国家里没有人会找我去做这个项目。但即使有人找过我,我也不会去做。我有太多的理由不去这么做。”

    艾未未如是说,但他又补充说他没有后悔。“设计本身对我有一份意义,不管是一个体育场或是一个马桶,形式都是有趣的,因为它们都和人类活动联系在一起。”

    " 对于一个想证明自己是国际大家庭的一部分并且想证明我们有着同样的价值观的国家而言,这个体育场是一个大胆的设计。它代表着很多的激情和能量。作为一个建 筑作品,它象征着历史长河中的这一刻。我想很多家庭会带着他们的孩子去那里,这也会激发人们对于努力所能达到的成就的想象力"。

    他 认为,国家体育场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不需要室内设计。“一切都是一体的,结构就是它的自身的艺术形式。由内至外它都是一个整体。它是一个完整体。这使 得它在概念上就非常独特。这比外观重要的多。”艾未未感到,“鸟巢”的标签损害了这一点。如果你注视的时间久了,它就又变成了别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从 来不看它。我告诉别人我永远不会去看体育场。他们都说:“这个家伙疯了,他居然不想去看08年8月8日的开幕式。”如果我那时候头脑依然很清楚,我宁愿断 了和它的任何关系或是被人们遗忘。

    对 于他的同龄人张艺谋导演,艾未未措辞也颇为苛刻。张艺谋正同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联手编排奥运会开幕式。“世界上所有龌龊导演都参加了,真是令人作呕。”艾未 未做出了如此评论,“我不喜欢任何无耻地滥用自己职业的人,他们没有任何道德上的判断。这是没有思想的行为。我非常公开地批评将文化用于政治宣传目的,而 摒弃了艺术和智力真正功能的倾向。所有人都倾向于不去谈论过去,而剩下的就是娱乐和欢庆。这简直是疯了。”

    在 张艺谋的职业生涯中,他曾遭到来自当局和甚至当局的反对者的批评,而此番,斯皮尔伯格曾说他青睐2008年奥运会是因为它推动了全球共同的道德标准。不管 怎样,难道艾未未不是同样如此吗?“我有明确的政治标准。它并不是去反对国家,而是去争取个人立场,言论自由,人权以及公正。这些听起来都是些大词,但如 果你是在这个社会中成长起来的,它们就不是什么大词。很遗憾我们总是要去思考这些事情,但是,它仍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今天如果你去读一份报纸,你会发现众多问题是由这个结构和维持权力所造成的。它反对一切人类社会应该争取的东西。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是我很高兴成为了一个名人。成为名人对我唯一的意义就是我得到了更好的机会去争取那些东西。

    “在北京你走不出一百米,就会忍不住自问,我为什么会生活在这座城市里。

    但同时人们却又在欢庆即将到来的奥运会,这真是颇为讽刺。就看看上周北京的空气吧。但即便差,也没有这里的政治环境更糟糕。”

    我问艾未未他的言语为何如此激烈,而他又是否害怕带来的影响。他回答说:“这是我唯一不担心的事情。我是个50岁的人了,我的父亲30岁的时候就被关到监 狱,随后又被流放。人总要做些事情,这永远都不晚。我们必须一直按照自己的标准去做事,去做出决定,去参与或是反抗,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尺度。”

     

    (这首歌虽是folk风,很不适合做主题曲,但是歌词内容真的很和谐很美好。you and me本来也挺好的意思,让人想起马丁布伯的名著《我与你》,只是。。编排的太差强人意啦,器乐版还不错,颁奖的时候老听到。另,这个mv里面还出现了dalai lama大叔的大头)

    Heaven's Here on Earth

    by Tracy Chapman

    You can look to the stars in search of the answers
    Look for God and life on distant planets
    Have your faith in the ever after
    While each of us holds inside the map to the labyrinth
    And heaven's here on earth

    We are the spirit the collective conscience
    We create the pain and the suffering and the beauty in this world

    Heaven's here on earth
    In our faith in humankind
    In our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In our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I've seen and met angels wearing the disguise
    Of ordinary people leading ordinary lives
    Filled with love, compassion, forgiveness and sacrifice

    Heaven's in our hearts
    In our faith in humankind
    In our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In our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Look around
    Believe in what you see
    The kingdom is at hand
    The promised land is at your feet
    We can and will become what we aspire to be

    If Heaven's here on earth
    If we have faith in humankind
    And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And an unfaltering belief that truth is divinity
    And heaven's here on earth

    I've seen spirits
    I've met angels
    Touched creations beautiful and wondrous
    I've been places where I question all I think I know
    But I believe, I believe, I believe this could be heaven
    We are born inside the gates with the power to create life
    And to take it away
    The world is our temple
    The world is our church
    Heaven's here on earth

    If we have faith in human kind
    And respect for what is earthly
    And an unfaltering belief
    In peace and love and understanding
    This could be heaven here on earth

     

  • 商品拜物与其他 - [View]

    2008-07-25

     

    我是对于品牌没有感受力的那种,当然您也可以认为我的经济状况不容许我有什么感受力,不过我还是相信并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非xxx不买的,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小姑娘翻着时尚杂志对那些自己只能看橱窗的东西掰得头头是道。据说关于商品拜物教的经典叙述最早来自马克思(记得我曾经在这里引用过《德意志意识形态》里的一段话,大致说商业取代工业成了主宰),不过我很怀疑在他那个时代是否可以充分体会商业是如何重建工业价值的吧。在前工业时代,人们比较关心商品的产地,比如松江和密尔顿的棉花,成都的锦缎,苏州的丝绸,之类的,现在人们只对食品比较关心产地了。至于纺织品,大家知道全世界的衣服有百分之多少都是在中国生产的,不过中国人民,还是得赶着去世界各地旅游时顺带买衣服。

      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关心过或者说有兴趣了解一下的似乎只有BURBERRY和爱马仕的Birkin。前者的原因可以表述为:喜欢BURBERRY因为喜欢苏格兰格子,喜欢苏格兰格子是因为喜欢BURBERRY(虽然同样的逻辑似乎也可以用在Aquascutum、vv westwood或者诸如此类的上面)。后者的原因是偶像君王菲曾经把birkin手袋拿得如此有型让人向往。据说sex and the city里有句话说:当我拥有Birkin的那一天,就是我真正出人头地的一刻。我没看过,不确定是否属实,不过,我在看了某个众女星拿Birkin的图片集合贴之后,确信拿Birkin的女人不一定好看,有的简直奇丑无比。了解之后发现,这个手袋的命名者(或曰产生契机),即Jane Birkin,原来是Charlotte Gainsbourg她妈。怪不得,在关于Jane Birkin的典型介绍中有如下句子:“拥有永远二十多岁的少女气质。她有爬上脸颊永远战争的发丝,微笑时大牙齿之间泄露的童真,还有那独特的英语腔法语”-。- 我看到这种介绍就想到了她女儿。。。记得以前看CG的介绍时说她是英国女歌手演员和法国歌手的女儿,还没有注意到一家子都那么传奇(Jane和Jacques Doillon的女儿,Lou Doillon,也是一非常妖孽的女子,和她同母异父的姐姐一样出名)。血统好果然很重要啊。。。(又。。越扯越远了,本科的时候初学法语的yv曾经传Je T'aime... Moi Non Plus给我,当时自然不晓得这首曾经的禁歌原来是这么牛的一对唱的呀。。)

      话题转移回来,日本人民热爱LV是有目共睹的,可以通过以下两个事情表现出来:一是,我在youtube上看过一段视频,是采访一系列法国人,问他们提到日本这个词的时候,最先想到什么。回答自然有,hellokity,sony,sushi之类的,而其中一个女人的第一回答则是LV. 二是,半年前我跟某人说要去日本的时候,他的短信是:一个朋友的女朋友在神户上大学,一个月换一个哎呦喂的包包。。我还没有如此夸张的感受,但是对于满大街的恶俗的典型图案确实十分疲劳,好好的包就这么被东京人民给毁了……加上,我对于杂志上的某个广告印象深刻,就是两鬓斑白的大叔出门旅行,坐在宽敞的小车里,眼神淡定,旁边放了一个LV的旅行包。于是我看到女人拿就想到大老爷们,看到男人拿就觉得太娘了……

      总而言之,衣服怎么样,完全是看人的。另外,在这里,我看着觉得倍儿顺眼的一般都是年纪大的,年轻人全都抹布衫,老年人还多元一点。某次在电车上,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太太坐我旁边,估计不下60岁的样子,个子很小,但是着一浅蓝色洋装连衣裙十分好看,拿一相同色调的BVLGARY手袋,由于这位老太太看起来那么顺眼我就撇了一眼她在看的书,竟然是TEF考试5级参考书-。- ,关键是,老太太的手写体实在太漂亮了,介于我能看懂和看不懂之间……或者是满头银丝的大叔,一只手撑着长柄黑伞在看书,其间间或拿出格子手帕来擦汗(由于BURBERRY黑标的受欢迎,男人比女人买的多),都是我喜欢观察的景象。

     (也不是说年轻的男人就没有可看之处。我总是趋向于坐在好看的人对面的,如果他在睡觉就更好了,可以肆无忌惮的观察睫毛。但是如果我站着,我还是希望他赶紧下车的。记得有一次,一面容俊美男子坐在那睡觉——虽然未必睡觉,总之闭着眼睛。看他的装束我感觉他应该在一个叫Otemachi的地方下车,但是眼看着到了前一站,他还不醒,眼看快到otemachi,他还不醒。。到站,他还不醒,我都想叫他了。几秒钟后,车门开,那一刹那他睁开眼睛的同时站起身走向车门,真是神速。还有的时候,当你扫视对面的年轻俊美男子时留意到他左手戴的戒指时,不免会有失落感——无他,人类的普遍情感使然。。正如我曾经引用某位作家的意见一样:一个美丽而有气质的少女最终嫁给了谁,这种吸引十九世纪读者的悬念有点类似侦探小说的永恒疑惑:凶手是谁?

       回忆了诸多电车男之后我竟然忘记了本来要写什么了,只好再次岔开话题(也没有完全岔),前日在豆瓣看到偶像君之一的cat老师推荐的9点文章“无论你多酷,多赚点儿钱总是好的” ,这让我想起我总是跟别人说:有钱才能有文化。这不是为我现在的没文化寻找托辞,而是,社会结构堕落至此。那篇blog的主要意见似乎是,有钱才能有尊严,同样是个人左右不了的命运般的秩序所致,所以在我看起来看起来拿BVLGARY的老太又优雅又有文化。对于商品拜物教的同学们来说,很难分清哪个是目的,赚钱还是花钱(我这个从来不赚钱的人来讨论这个真是太讽刺了。。),哪个是手段,或许可爱之处在过程本身。

      我大概可称意象拜物,毫不讳言一切的目的在于有文化和有尊严,但是在一个理想的国度里(每个人心中有个乌托邦~),人们生当如此。而不需要像这个现实世界一样,借助于异化的外在之物。

    (题图来自笑天行,为PRADA在东京·青山的旗舰店,去搜了一下发现建筑设计师也是鸟巢的设计者-。- 风格果然差不多。。)

    ----------图文分割线(并附Charlotte Gainsbourg和Jane Birkin合唱的效果不佳的视频一枚。。)----------

     出处同上,这样的一张图真是商品拜物教的符号代表啊。。。

    上面这张图的出处,显然就是“大熊那个猫” ,银座的lv店。

     

    jane birkin和birkin包

    太可爱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