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她不是她。

    不过感谢她留在记忆里那些绝美风景

     桃花帘外开仍旧 帘中人比桃花瘦

    孤标傲世偕谁隐 一样开花为底迟

    则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一声杜宇春归尽 寂寞帘栊空月痕

    满纸自怜题素怨 片言谁解诉秋心

  • 如花美眷 - [Share]

    2007-05-11

    敌不过似水流年

     

     

    【皂罗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
    看的这韶光贱。
    【好姐姐】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
    那茶糜外,
    烟丝醉软。
    那牡丹虽好,
    他春归怎占的先,
    闲凝眄,
    听生生燕语明如翦,
    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 一期一会 - [Share]

    2007-02-14

     爸妈有不少县城新华书店的书卡,可惜这小破店只有当代文学/教辅/菜谱和字帖卖。我领着中文系妹妹去扫荡,她非得要徐ZM这个眼镜男的诗不可。我帮她买几个得诺贝尔的,说这个流行,咱不能和时代脱节亚。一大堆书里头还有本沈从文,生之记录我高中时候看过,现在还是很感动。还有〈废邮存底〉,大赞这情书写得比徐zm好看多了呀:

    我希望说到这些时,我们都能够快乐一点,如同读一本书一样,仿佛与当前的你我都没有多少关系,却同时是一本很好的书。

    ……因为一年内我们可以看过无数次月亮,而且走到任何地方去,照到我们头上的,还是那个月亮。这个无私的月不单是各处皆照到,并且从我们很小到老还是同样照到的。至于你,“人事”的云翳,却阻拦到我的眼睛,我不能常常看到我的月亮!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我想到这些,我十分忧郁了。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应当为自己庆幸,……”这样安慰到自己也还是毫无用处,为“人生的飘忽”这类感见,我不能忍受这件事来强作欢笑了。我的月亮就只在回忆里光明全圆,这悲哀,自然不是你用得着负疚的……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

    搜了一下发现原来还很有名,沈原来是以翠翠和情书出名的啊,不管他研究了多久的古代服饰。

    一期一会(いちご いちえ)是茶道规矩之一,是花より男子让我记住这个词儿的。

    另,今天上午卖了35朵花

  •  

    藏爱如书
    /一痞了之

    女孩初试嫁衣,男孩即将远行,他们命运的交集也许只有这短暂的一天。然而他们相遇,相爱,一起疯狂,彼此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生命中百分百的人。翌日,男孩要女孩抛下未婚夫随他私奔,徘徊在俗世道德与激越爱情之间的女孩终于狠下心,对着男孩幽幽的说浅浅的笑,“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孩,你很喜欢她,想把她藏起来……我有这样一个男人,我喜欢他,我要把他藏起来,在我死的时候我能够回忆起那个给过我快乐的人。你呢?”“你坏极了”,“是的,我很坏……”

      这是韩国电影《爱人》里的情节。百结柔情,却是万般不得已。女孩接受了奇遇带来的疯狂的爱,而拒绝了这份爱所许诺的生活:我们疯狂一整天,如此相爱,可是彼此毫不了解。我跟你走了,彼此也会发现许多不喜欢,发现对方的缺点,也会计较起鸡毛蒜皮的事情……让我回去吧,让我把你藏在心里面,如同藏起一本心爱的书——把它精美的包装起来,放到书架最顶层。架上尘蒙漆落,但我知道你就在那儿,你俊美的样子鲜活如初。我老了,打开那本书,我身后的时代便涌上前台,无数的人打书页深处走来,而走在最前列的就是你啊。
      爱他(她),爱成一本想要藏起来的书,这样的感情让我想到美国诗人尤金·菲尔德在《书痴的爱情事件》中提到自己初恋时说的那些话。菲尔德的初恋最终嫁给了一位不懂得欣赏她的林肯郡农夫,菲尔德只好酸酸得不无天真地把那女孩想象成一本书,想象成书中美人、薄伽丘笔下的菲亚美达——如果菲尔德的菲亚美达是一本书,他便真的可以拥有她,关照她,“把她藏起来以躲开亵渎的双眼,为她穿上皱巴巴的摩洛哥纹革和金箔,”那她依旧会被老菲尔德当作最钟爱之人加以呵护。 “假如她是一本书,她将不会因为嫁给林肯郡一位农夫的愚蠢行为而深深愧疚。”老菲尔德一厢情愿的想。
      菲尔德借薄伽丘的“菲亚美达”来回忆青春与爱情,而薄伽丘塑造菲亚美达这一形象,又何尝没有自己的胸中块垒。那是他年轻时的挚爱,当时却已是位年轻贵族的妻子。青年薄伽丘也疯狂过,为博美人爱情,竟至以自杀相迫。他站在菲亚美达面前,手握匕首,“我并不想用暴力强求你,也不想让别人执行我的死刑,如果你拒绝我的恳求,我马上用这把刀子刺入自己的胸膛!”……爱情终究勉强不来,得不到的依旧是得不到的。但春日酿成秋雨,日渐成熟的薄伽丘爱已深沉。他的爱,不再那么急风骤雨,而像融融月光,远远辉照远远祝福。他把对菲亚美达的感情藏进自己的作品,藏进洋洋洒洒九千诗行的《泰萨依德》,藏进滴血的心理小说《痴情的菲亚美达》,藏进不朽的《十日谈》……作品传世,他的爱也不朽。翻开薄伽丘的书,许许多多人物,皇帝、朝臣、戏子、商人、农民、贵族,在他们所有人前面,走来一位少女,闪烁着又美又亮的眼睛,戴着玫瑰花环。薄伽丘的爱如月光雨露,“倾泻到佛罗伦萨的屋顶花园里,晚风在寻找月桂树丛中的摇篮。”这位菲亚美达,就在夜莺的歌声里,欣然睡去。
      藏爱如书,美丽而又无奈。把你藏成一本书,就像在林中藏起一片树叶,在田地里藏起一棵麦子,在花瓶一角藏起一枝花。当风吹起林叶,“沙沙沙”的声响如海如潮,我会忆起你的声音;当金黄的麦浪涌起,我会知道那是你的颜色;当夕阳回首,穿过窗户,将斑驳花影投在墙上,我对你的爱,就在那里。可是,风会息,叶要落,日会沉,花香会黯淡,那墙上的花影会不会越来越模糊?我对你说,你给过我的欢乐喧闹如昨,但何处传来隐隐的声音,在心里回荡,“请永远记得我,不要忘记我。”那遥远的笑容,已是几分相似几分非,梦里痴痴唤着“是耶?非耶?”伸出的手却在空中徒劳的挥舞。最关情处在依稀,最心痛处也在依稀。你还记得叶芝诗中的那个女子吗?她老了,苍颜皓首。她取下一本书,摊开在火炉边。她还会忆起自己最美的容颜吗?还会记得有个人曾深触过她的灵魂吗?她那曾经藏爱如书的恋人在哪里呢?——哦,是在高高的山上,踱着步,呢喃着,把脸庞向群星里藏。是想藏住流逝的岁月,还是想藏住被风吹皱了的记忆?
      为什么要把那个人藏起来,如果能在一起为什么要藏起来。是缺少一分在水中等你的勇气吗?是缺少一分在火中噼啪燃烧的热度吗?是缺少一分肩住黑暗闸门的坚韧吗?……《爱人》里的女孩对男孩说,你为我要来这杯温水,而如果你我都喝凉水,也许我会跟你走。这也是理由。浸在凉水里的两颗心分享着粗糙而简单的快乐,但一杯温水的热度却足以让女孩心头荡起涟漪,她对生活又有了奢望,又有了恐惧。他们不同了,她又忆起割舍不去的一切,贪恋起这绵绵的慵懒却温暖的日子,而那突如其来的爱才是真正的危险……如果两颗心依旧粗糙疯狂,如果男孩执意带她走,如果男孩抓起她的手,像劳伦斯率直地批评弗里达那样说:“你根本没注意到你丈夫的存在,你根本没把他放在心里!”击碎她满面春风的虚假外壳如同击碎一层玻璃……也许,她还是会随他去的,而不是把爱藏成一本书——但他终于只是由幽幽怨怨的叹息,“你坏极了。”是的,坏极了,坏得让爱封存,封存如菲尔德的初恋,如薄伽丘的菲亚美达。 

        我也读过藏爱如书,却美得藏不住的故事,那是翻译家冯亦代先生文章里回忆与郑安娜的感情。冯先生自幼喜爱读书,小时侯背着祖母暗地里跑好远,到商务印书馆去看书。回家晚,惹得祖母已在抽抽搭搭。而母亲早逝的孩子,全倚赖祖母一人操劳,的确叫人痛心。转眼间笔伐紧紧跟上年纪,已写到暮年。先生书痴脾性难改,便也随意,乐在其中。“老妻在世之日,我们每日清早对坐读书,遇到好文章好语句,又相互击节,其乐陶陶,非苟苟营营的尘世中人所可比拟。”那安静字句里,着实有着三月春风的暖意,又似红叶青山的亲切,只觉一种力量,要把人心的坚冰与乖戾都化开了,就在那儿,护着我们对静好岁月执手偕老的梦想。此刻,油然而生的敬意、感动,想必你也是懂得的吧。冯先生还写到携老伴窗前喂燕,听雨,养花;还看蜥蜴——“老伴说:‘这大概是我们两个痴人干的事,说出来会是个天大的笑话。’”秋意成冬,斯人已逝,先生写到老伴谢世后,自己仍谨守旧例,每日黎明起读。孑然一身的寂寂苦味与书中繁锦的生意弥漫一处,也还达观。但那本从前爱不释手,常带入“梦境”,也常与老伴边读边争的《红楼梦》却再也不触碰了。“我不知为何我会如此决绝,事实是我一见此书,便想起了她,我不忍读。”他要把书藏起,却藏不住爱与忧伤。

    怎么又动了绮念
    /一痞了之

    有人赞美周邦彦的“斜阳冉冉春无极”,说“微吟千百遍,当入三昧出三昧”。言此七字有赏玩不尽的意韵。这七字出自周邦彦《兰陵王·柳》。他写了那么多的柳,也写了那么多的“留”。七字前一句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后一句,“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原来,这冉冉斜阳无极春色,却是作者忙里偷闲,从回首人远思忆当行中跳出来的一番天人观照。情到深处,叙及斜阳,是不是这一腔离情别绪鲠在胸口,无语凝噎,怅惘间只得抬头看斜阳,余辉似暖还寒,浸红连天碧草。红透了是化不开的愁,碧绿是依依的情,如今的津堠岑寂与往昔的月榭携手也就这样粘连一处。
      冉冉斜阳,这是最初的黄昏。人在世界的沿岸站定,道是夕阳无限好。而无限好的当下,是稍纵即逝的啊,就像微风中骚动的林叶,“刷刷刷”,如海如潮那般声响也是来不及细听就要过去的了。夕阳还恋路鸦,路鸦留不住夕阳。人心的依恋、反省、忏悔,种种感情,这时该一并迸发了吧。传说光绪举人廉南湖与夫人吴芝瑛感情实不相契。南湖时常寓居北京。一年接信误传夫人病危,夜里恍惚又梦到夫人帆影楼中低吟“夕阳穿树补花红”,梦醒大恸,含泪写下一幅挽联,“我实负君,回头事事应追悔;生不如死,此恨绵绵哪得知。”夕阳补缀花的红艳,也补缀了人的回忆,人的感情。甚至也许若未有那穿树的斜阳,谁也不会注意到花是红的,它就在那里。夕阳映红的是人心。正如那幅柏木对联上刻着的:“庭前古木老于我,树外斜阳红到人。”古朴,真挚,人融化在斜阳里。
      这幅对联是从曹聚仁《万里行记》中看来的。“以性灵游,以躯命游”——抗战时期随军徙旅的曹先生,自然是“以躯命游”要多一些,笔端少不了剑拔弩张的硝烟气息,而硝烟尽处,融史,融方志,融回忆的温馨,又有淡出水云间的轻灵;行文有物,笔笔笃实,那是曹先生的真性灵。“庭前古木老于我,树外斜阳红到人。”对联就挂在曹先生从前居住过的苏州网师园中。
      曹聚仁写苏州的好,写吴苑吃茶,写书场听书,写娴静清秀风度很好的苏州女人,当然也少不了写苏州的园林,如《浮生六记》沈三白笔下的沧浪亭。曹先生转述沧浪亭中赏秋月的情景:“过石桥,进门,折东曲径而入,叠石成山,林木葱翠,亭在土山之巅,循级至亭心,周望极目可数星,炊烟四起,晚霞灿然。隔岸名‘近山林’为行台宴之地。少焉一轮明月已上林梢,渐觉风生袖底,月到波心,俗虑尘怀,爽然顿释。”
           阅读至此,心中一焰,惹动绮念,我说我又想要带你到苏州去了。
      突然发现,这一个春天,一边读书,我一边允下日后偕你同游的地方已有许多。都说“事如春梦了无痕”,而我细细梳理,发现那些允下的地方我都还记得呢。
      说是为你的安逸梦找个出口,要带你去成都。说是寻找爱情的地图,真想一起去巴黎;看麦兜,麦兜妈妈哄他吃药,病好了就去马尔代夫。你有时也不乖,吵着闹着,得哄着你,说去马尔代夫。去那里椰林绿影水清沙白。你是麦兜吗?像小孩子一样。
      读到柳如是的红豆山庄,读到旧山楼的脉望雅脉,读到翁同龢的旧居天井,曾朴的故园,只觉得常熟也是人杰地灵与人亲善,便又允下常熟一处,盼墨影山色,遍寻古迹。拨弄着历史的琴弦,那灯影摇红粉墙底的红颜鹤发,那一夜籽满枝的红豆树,也都迫不及待地来温润你我春来薄寒的春心春愁了。
      “穿上鹿皮衣衫,镶上雪白的饰边,就像我们一样,让它在风中飞翻。”游子的乡愁蒸发在爱琴海的岸边;酒神剧场遗址中,身着古希腊图尼克的邓肯翩然起舞。拜占庭希腊音乐的旋律响起,一遍一遍诉说着邓肯“我的爱,我的自由”。那仿佛也是希腊对你我的招诱,爱与自由的招诱,无法拒绝。
      而此刻,如何又动了绮念,许下了沈三白的苏州。你看,《浮生六记》里他说六月消暑沧浪亭,“我取”轩檐下老树,“浓荫覆窗,人面俱绿”,看那隔岸有人缓缓行。陈芸因暑罢绣,终日伴三白课书论古,品月评花。“芸不善饮,强之可三杯,教以射覆为令。自以为人间之乐,无过于此矣。”竟是美得如画中人一般,真是这样吗?
      又见三白惜叹芸不能化女为男,相与访名山揽胜迹遨游天下,芸说只待鬓斑之后,即可偕游远近。三白说来世卿作男我为女子从,芸说:“必得不昧今生,方觉有情趣。” 一往情深正像董小宛欲千里追随冒辟疆,手指江流起誓,为此身有如江水东下,不复吴门。原是他生未卜,此生也似江流不复,直欲这般情深不虚生虚度,确叫人感慨万千。哈,我这都跑题跑到哪里去了!
      回到《万里行记》。曹聚仁说沧浪亭那样的曲榭中,住着沈三白这样的画家,配上陈芸这样美人,真是一幅很好的仕女图。人在画中,美不胜收。而曹先生的亲身经历也有如画这般的人间至境。你看,他说到西湖十景最爱“平湖秋月”:“夏天的傍晚,骤雨既过,彩霞满天,新月初上;这时,摇一小舟,荡漾于孤山四围,系舟于柳荫中,爱侣在怀,茶香沁鼻,无言相对,这才是人生至乐。”曹先生颠簸一生,心怀天下,原来也是最懂情致的。读至此,我怕要融化在他暖暖的文字里了,学周邦彦低吟一句“斜阳冉冉春无极”,还能跳出来吗?此刻,若有夕阳穿树,会补花红,也补赧颜——便是我这惹动绮念而羞红了的脸。
  • 转一片 - [Share]

    2006-07-28

    [转]從“世 紀中 國”被關說起 
    /羽戈

    2006年7月25日下午,獲悉“世紀中 國”即將關閉,悲戚之餘,翻檢舊文檔,竟找出這樣幾段話,大約寫於2005年8月下旬,題為“在中 國網路的黑鐵時代……”。轉眼就是一年,我的預言似乎一一應驗:

    儘管傳言已經醞釀良久,2005年8月18日的《南 方週末》發出的新聞“14部 委聯合‘淨化’互聯網”,還是引發了不小的震動。加在“淨化”頭上的那個引號——無論記者持何種用意——硬是給這篇規範的報導增添了幾分反諷的氣息。但它的內容卻不能讓讀者的心靈跟隨諷刺的喜劇情緒輕逸起來,反而是愈加沉重。虛擬的網路本是一個逃避殘酷的現實以及與之對 抗的樂園,匿名則是必要的保護色,可一旦引入現實之中的管制工具,類似於戶籍制度的“實名制”,無疑等同于給一個自 由人套上一道笨重的枷鎖,沒有人會心甘情願地聽從。其實在當前網路,倒是有不少用真名上網的朋友,匿名與實名,無非是一種自 由自在的個性抉擇,毫無道義的高下之分。但若是憑藉政 治權威加以強制,正如迫令眾人脫下外衣內褲一同上街裸奔,則必然淪為世界性的頭號醜聞。

    中 國政 府早已習慣了地球舞臺上的芙蓉姐姐的身份。它們懶得理會外界傳來的尖叫和噓聲,它們只在乎自己的意淫能否達到假想的高潮。這一次關於“實名制” 的爭論,估計連賀衛方先生富於技巧的淳淳勸言都聽不進去:“在中 國,匿名的互聯網提供了一個虛擬空間,能夠起到安撫不滿情緒的作用,這在一定程度上可消解真實生活中的抗議衝動,有利於社會安定;另一方面,政 府可以及時瞭解到真實的民情民意,反對的聲音能夠促使政 策制定者修正決策,使之更加符合社會發展。”各個地區先在網站登記審批方面下足工夫,與此同時的是對高校校園網的“宵禁”,還有搜索引擎上的敏 感詞語的強化設置,網 路評 論員的引導破壞,區域上網的限制等,恐怕在接下來,政 府的力量就會滲入大小BBS,以實名為幌子進行嚴酷的政 治打壓——這是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步驟,如果能得以完好地落實,那麼整個中 國網路將不得不直面一個被嚴實禁錮的黑鐵時代的降臨。

    接下來,我側重分析了05年中 國報業的政 治困境。從《南 方週末》的歷次閹割,對《南方都市報》的強行整頓與喻華峰、程益中事件,到《中 國青 年報》那兩封怒氣衝天的公開信,淩厲的矛頭直指中 央團 委及某位領 導人,言辭之間充斥著對“政 治指導報紙”的強烈反感,或者說憤恨。再後來,歷史的悲劇調門一路沿襲下去:《新 京報》事件,“冰 點”事件……06年令人心灰意冷的言 論自 由史,正對應我的結論:

    公共話語的一翼——報紙和雜誌——在權力和資本的聯手整治之下接近太平盛世,儘管這潭死水隨時可能轉化為火山,但從眼下來看,還沒有大面積爆發的可能。所以,政 府會將主要精力投入到以前所忽略的另一翼——網路——身上。自1994年網路在大 陸勃興,至今已形成一股足夠剽悍的勢力:“網路文學”、“網路思想”等派生於網路的社 會流派的誕生,以及那些萌生於網路的交往語詞在日常生活的風行,更不必說網路技術對於未來無與倫比的功用——都足以證實網路這一潛力股在社 會權力股市的良好前景。而在2000年之後,自 由主 義等各種當 局眼中屬於邪門歪道的思潮借助網路這塊陣地的蓬勃發展,更是令肉食者們心驚不已和寢食難安。終於到了這一天,他們可以騰出手來,那麼對網路的管制將會變本加厲的冷酷。“實 名制”不過是一個醜陋的開端。

    毫無疑問,其後五年到十年,將是中 國網路的寒冬。現在的我們已經看到了秋末落葉的飄飛。除了沉迷於無限的感傷和絕望,是否應當有所作為?難道我們就此砸碎裝載著《自 由秩序原理》和《論自 由》的硬碟,打馬絕塵而去——這不正遂了它們的心願?還是高傲地潛伏下來,多準備幾套厚實的棉衣,過一場反抗專 制的冬眠,以期待未來某一個晴朗的春天自 由的復蘇?……

    原來我只是推想,地域網、實 名制、網 評員等種種手段,已經是當 局最嚴厲的舉措,他們不會愚蠢到搞強硬關閉。因為管理言 論猶如治水,禹的疏通是上策,鯀的堵塞卻淪為下流。洪水一樣兇猛的言論,如果不能順利釋放到廣闊的公共空間,反倒壓迫入沉鬱的內心,轉化而出的,恐怕就不是道路以目的觀念,而是怒髮衝冠的行動。實言之,網路評論員制度不失為一大可行的創舉,引導與破壞並重,施行良好,足以達到當 局期望的均衡局面,驚濤駭浪平息為涓涓細流。可是,我們卻看到一場黔驢技窮的清洗行動:從關閉“一 塌糊塗”、“水 木清華”,到“貓 眼看人”的回帖限制,再到“世紀中 國”的叫停與關閉。這讓人禁不住發問:是什麼力量,使決策者變得如此愚蠢?你們能否承擔起愚蠢的代價?

    只有兩種可能:他們已經強悍到無所顧忌,“千秋萬代、一統江湖”已經不再是遠在天際的夢想,而是觸手可及的現實,因此,他們可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只願聽到自己愛聽的話,熄滅那些反對的聲音,心安理得地進入共 產主 義的夢境;或者,正與其相反,他們已經心虛到要依靠一些鐵腕政策來欺騙自我,維繫散亂的民心,以苟延殘喘那冰山之上搖搖欲墜的腐敗統治——總不至眼睜睜地坐以待斃?這兩種說法都可以詮釋他們的愚蠢。前者是因政 治高潮而興奮得忘乎所以,後者則是企圖偽裝高潮而不得不忘乎所以。相同之處在於,這種高潮與偽高潮都是單方面的政治抽射;而差異之處在於:如人們所希望的那樣,前者“馬上風”的可能性相對微弱,後者精竭人亡的命運卻指日可待。

    今日的中 國處於哪一種愚蠢的情境,這完全有賴個人的判斷。從國 家意識形態的急劇虛弱化,到政 治合法性資源的快速破產,再到我們親見的這一系列狗急跳牆的動作,我傾向於認為,當局的執政行情已然岌岌可危,崩盤的險情隨時都可能爆發。他們為自己的愚蠢所要承擔的代價,就是儘快結束那愚蠢的生命。因此,在這樣的政治寒冬,我們更應該高傲地潛伏下來,做好打持久戰——而不必與笨蛋們貼身肉搏——的準備。誰也不敢說冬天會有多漫長,正如誰也不敢相信春天會如此迅疾的翩然降臨。值此最後的煎熬之際,竊以為我們迫在眉睫的工作,一是找准那根即將引爆政 治地震的導火索,二是在那場災難的洪水到來之前,打造好裝載我們平安度過歷史轉型的三峽的諾亞方舟。而對於眼下正在經受的這一段苦難的歷史,我們必須謹記蘇珊·桑塔格女士的告誡:“讓我們一起悼念,但不要一起愚蠢。”

  • 贴个住在楼上的环境系MM的字....真4灵气逼人唉.... 羡慕一下

    一些文字/水之湄

    (1)

    你应当避开有花或叶子的枝条
    避开我们所爱的
    和染上疾病的生物!

    一切被革新
    革新后脚印又如山雾迭起
    孩子们
    不要跑在爱情的前方

    (2)

    怀念是无法出狱的囚犯
    晚霞跌落的天下
    孩子们坐满屋檐
    鸟儿飞起
    鸟儿落下


    (3)

    广场被查封了
    我走在去广播的中途
    花朵大着,小着,白着,红着


    流年无边
    日历上爬满测量的人


    (4)

    如果我愿意
    我可以活得像路一样长
    那么我就是不愿意


    陶瓷像白昼一样闪亮
    我的花走进去 走出来
    心意惶惶


    孩子们在街巷摇着拨浪鼓

    (5)

    回去吧
    路上有马匹
    河边的树木可以制作木筏
    如果你觉得孤单
    可以带着从河边拾捡的光明


    河边是个好地方
    马匹肥硕  芳草连着天


    (6)

    我需要把自己打捞上来
    越快越好
    我的影子被大水冲走了一批又一批


    姑娘在河流里寻找她的耳环
    她嘲笑我
    被影子弄得疲惫不堪


    (7)

    我以为我已流浪够了
    该在河边驻扎下来
    头上插满杜鹃花


    世界动荡
    山坡上刮风又下雨
    孩子们拿着花纸伞


    舞台是颗被捶打的心


     (8)

    我如此热爱
    天空的阴晴变幻
    飞不起的鸟
    沉下去又浮上来的游鱼


    我如此热爱草原
    它看不见的行走
    宽阔无边的手臂


    世界给我的
    无一不美好
    无一不流淌不像松柏贴着山崖


    (9)

    我看见村庄冒着炊烟
    所以我赤脚 手中紧握山茶花


    我看见村庄冒着炊烟
    山谷在山谷里
    树枝在树枝上


    我看见村庄冒着炊烟
    所以我赤脚 徘徊不去

     
    (10)


    故城已沉陷
    弓箭上穿满战马
    别在徒劳
    网儿终究太小
    故城的矮堞上印满妻小


    你站在河流里
    把将军的战袍刷了又刷


    (11)

    夜晚从不圆满
    夜晚对满月拜了又拜却从不圆满


    猎手遍布陡峭处
    江流宛转
    无声息地反复打着死结


     (12)

    我不能告诉你
    什么是为什么
    灯光把答案推到木头里


    我不能告诉你
    就像我不能告诉星期一和端午节


    我不能告诉你
    什么是为什么
    我的年纪忽略不计


    (13)

    路上当然会有路标
    别为这个惊奇不已
    也许我们是花纹
    是不断游走的多余的足


    然而我们一心一意
    矢志不渝


    (14)

    点着灯来看
    点着灯看得清柴火与最安静的
    茅草屋
    月亮升起
    我们点着灯像个盲人
    茅草屋里响着敲门声


    (15)

    这么明白的早晨
    你却坐在这里思念夜晚
    体重庞大不堪
    孩子们遍布天涯
    他们用眼睛看你
    用手摸摸你的头
    他们对你满含爱恋


    (16)

    我听说三月是段好时光
    所以我赶路
    把粮食挂满额头


    我听说 三月花开
    风景挤满道路
    谁的手指揭开一张又一张


    我听说 三月
    人们开始改变
    打劫的打劫 流淌的流淌


    (17)

    我不再点头
    我们小小的同意弥补不了任何事

     
    月亮残缺
    人们抬眼巴望着光明
    我的心像石头一样疼

     
    (18)

    陆地上只开放百合花
    百合花开在锅灶旁
    开在阶沿的砖缝里
    开在邻家的窗台下

     
    百合花一生寂寞
    脚下堆满信函

    善良人歌声嘹亮


    另,伊还有句话说:一生只过半生,似女子却如小人 

  • 寒食清明诗词真是数不胜数...还可以加上上巳节(三月三亚..丽人行亚..曲水流觞亚..兰亭亚雅阿-----上巳流觞清明问酒),常见意象必有:落花,尤其梨花雪和杏花;飞絮;秋千(寒食可以叫秋千节....上巳亦可算情人节料);;;美女;;;春游;;;蹴鞠;;;暮春,伤春;;;禁烟禁火/新火冷烟;乍暖还寒;;;试新衣服 等等.

    《岁时百问》说“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传说24节气中既是节气又是节日的只有清明和冬至,最开始的时候清明该是节气的成分大一点,后来合并了寒食跟上巳,就越来越成为盛大的节日.这是一个既悲伤又欢乐的节日,一个既发骚又发闷的节日,一面享尽春日风光一面故作伤神惜春送春.引用一句,"在春光烂漫的季节里,追吊亡灵与播种生命,就这样奇妙地相遇了."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苏轼<和孔密州五绝 东栏梨花>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陆游:《临安春雨初霁》

    马上逢寒食,途中属暮春。   
    可怜江浦望,不见洛桥人。   
    北极怀明主,南溟作逐臣。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
    ----宋之问:《途中寒食》

    一原风俗异衣裘,流落来从绵上州。
    未到清明先禁火,还依桑下系千秋。
    ——黄庭坚《观化十五首》
      
    东风依旧,著意隋堤柳。搓得鹅儿黄欲就,天气清明时候。
    去年紫陌青门,今宵雨魄云魂。断送一生憔悴,能消几个黄昏.
    -----刘弇<清平乐>

    燕子来时,清明过了,桃花乱飘红雨。倦客凄凉,千里云山将暮。
    ----晁元礼<春晴>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
    楼前绿暗分携路, 一丝柳,一寸柔情。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
    黄蜂频扑秋千索, 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吴文英《风入松》

    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姜夔<淡黄柳·空城晓角>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李清照<念奴娇>

    四海同寒食,千古为一人
    ----卢象<寒食>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韩翃《寒食》

    风不定。舞碎海棠红影。数点雨声池上听。湿尽一庭花冷。倚阑多少心情。轻寒未放春晴。谁管天涯憔悴,楚乡又过清明。
    ----无名氏<清平乐>

    纵留得、梨花做寒食,怎吃他朝来,这般风雨。
    ----周紫芝<洞仙歌>

    家住江南,又过了、清明寒食。花径里,一番风雨,一番狼籍。红粉暗随流水去,园林渐觉清阴密。算年年落尽刺桐花,寒无力。
    ----辛弃疾<满江红 暮春>

    曲水流觞,灯前细雨,檐花蔌蔌。
    ----王庭珪<柳梢青>

    杏花寒食佳期近。一帘烟雨琴书润。砌下水潺潺。玉笙吹暮寒。
    ----曾觌<菩萨蛮>

    乱红飘洒满书单。清明时节又看看。小雨勒成春尾恨,东风偏作夜来寒。琴心老尽不须弹。
    ----程垓<浣溪沙>

    春院深深莺语。花犯一帘烟雨。禁火已销魂,更黄昏。
    ----张元干<昭君怨>

    慵试春衫,不禁宿酒,天涯寒食。
    -----张元干<柳梢青>

    上巳又逢寒食,叹三年为客。 吹花小雨湿秋千,闲却好春色。天甚不怜人老,早教人归得。
    ----张元干<好事近>

    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苏轼<XX>

    春事阑珊芳草歇。客里风光,又过清明节。小院黄昏人忆别。落红处处闻啼鴂。
    咫尺江山分楚越。目断魂销,应是音尘绝。梦破五更心欲折。角声吹落梅花月。
    ----苏轼<蝶恋花>

    乍暖还轻冷,
    风雨晚来方定。
    庭轩寂寞近清明,
    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楼头画角风吹醒,
    入夜重门静。
    那堪更被明月,
    隔墙送过秋千影。
    ----张先:《青门引》

    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内苑春、不禁过青门,御沟涨、潜通南浦。
    东风静,细柳垂金缕。望凤阙、非烟非雾。
    好时代、朝野多欢,遍九陌、太平箫鼓。

    乍莺儿百啭断续,燕子飞来飞去。
    近绿水、台榭映秋千,斗草聚、双双游女。
    饧更香、酒冷踏青路。会暗识、夭桃朱户。
    向晚骤、宝马雕鞍,醉襟惹、乱花飞絮。

    正轻寒轻暖漏永,半阴半晴云暮。
    禁火天、已是试新妆,岁华到、三分佳处。
    清明看、汉蜡传蜡炬。散翠烟、飞入槐府。
    敛兵卫、阊阖门开,住传宣、又还休务。
    -----万俟咏:《三台》清明应制

    风落梨花雪满庭,今年又是一清明。   
    游丝到地终无意,芳草连天若有情。   
    满院晓烟闻燕语,半窗晴日照蚕生。   
    秋千一架名园里,柳丝今日向东风
    ----瞿佑:《清明即事》
     
    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白居易:《寒食野望吟》

    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
    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王禹偁:《清明》

    今年寒食在商山,山里风光亦可怜:
    稚子就花拈蛱蝶,人家依树系秋千。
    郊原晓绿初经雨,巷陌春阴乍禁烟。
    副使官闲莫惆怅,酒钱犹有撰碑钱
    ----王禹偁:《寒食》

    鸳鸯渚,春涨一江花雨。别岸数声初过橹。晚风生碧树。艇子相呼相语。载取暮愁归去。寒食烟村芳草路。愁来无着处。
    ----张元干<谒金门>

    清明过了,残花巷陌,犹见秋千。
    ----谭意哥

    禁烟过后落花天。无奈轻寒。东风不管春归去,共残红、飞上秋千。看尽天涯芳草,春愁堆在阑干。
    ----周紫芝<风入松>

    雨润梨花雪未干。犹自有春寒。不如且住,清明寒食,数日之间。
    想君行尽嘉陵水,我已下江南。相看万里,时须片纸,各报平安。
    ----王质<眼儿媚>

    清明天气,永日愁如醉。
    -----杜安世<鹤冲天>

    谁家野菜饭炊香,正是江南寒食。试问春光今几许,犹有三分之一。
    ----汪晫<念奴娇>

    禁街微雨洒香尘,寒食清明相近。
    ----卢祖皋<西江月>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晏殊<破阵子>

    踏青: 着处繁华矜是日,长沙千人万人出。渡头翠柳艳明媚,争道朱蹄骄啮膝。(杜甫 清明诗)
    烟水初销见万家,东风吹柳万条斜。大堤欲上谁相伴,马踏春泥半是花 (于鹄《襄阳寒食寄宇文籍》)

    先就这些把,,,好的还很多 咳下面是最最有名的....
    清明
    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 两首诗 - [Share]

    2006-02-15

    一直找的两首诗,只记得在某期<少年文艺>上,是两个小孩子写在纳粹集中营里的.忘了内容,忘了名字.今天爬到三楼去翻陈年旧杂志,居然给我找到了,是03年1月份的,网上一搜还挺多

    少年莫泰利的诗

    从明天开始,我将悲伤。
    从明天开始。
    今天我将快乐。
    悲伤有什么用?
    告诉我吧。
    就因为开始吹起了这些邪恶的风?
    我为什么要为明天悲痛,在今天?
    明天也许还这么好,
    这么阳光明媚。

    明天太阳也许会再一次为我们照耀。
    我们再也不用悲伤。
    从明天开始。不是今天。不是。
    今天我将愉快。
    而每一天,
    无论它多么痛苦,
    我都会说:从明天开始,
    我将悲伤,
    不是今天

    玛莎的诗

    这些天里我一定要节省。
    我没有钱可节省;
    我一定要节省健康和力量,
    足够支持我很长时间。
    我一定要节省我的神经和我的思想和我的心灵
    和我的精神的火。
    我一定要节省流下的泪水。
    我需要他们很长,很长的时间。
    我一定要节省忍耐,在这些风暴肆虐的日子。
    在我的生命里我有那么多需要的:
    情感的温暖和一颗善良的心。
    这些东西我都缺少。
    这些我一定要节省。
    这一切,上帝的礼物,我希望保存。
    我将多么悲伤,倘若我很快就失去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