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然了,延续多日的怨妇风格想必也已经令各位厌烦拉,惊现连续三篇的标题都有"什么"二字>_<真是匪夷所思.
    好在灰色的三月就要过去了,残酷的四月将来到.故,贴一点菲菲轶事以觞读者...不是菲迷的自动忽略. 以下转自
    解放公园路

    林夕说:王菲应该不会再有下一张了
    支持人:啊????
    林夕:糟糕...KATIE要怪我了

    林夕:我跟她是没有名分的夫妻
    主持人:王菲也认同这个讲法
    林夕:我管她!!

    林夕:封面很丑(王菲01),哼,反正我现在不怕得罪她了.

    林夕:我去跟王菲说,出来多唱一首吧
    主持人:那你打算怎么打动她
    林夕:打动她?,打她就行了..

    王菲:我最喜欢XXX, 那个游戏很好玩
    林夕:那么简单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王菲:....那我每次都赢,那总不简单了吧?

    粱朝伟:那时候她每天都脸臭臭的,我以为她讨厌我,后来她跟我说,她不是讨厌我,她是讨厌王家卫

    记者:你对这部电影(天下无双)有什么感觉
    王菲:我对这个电影没什么感觉啊
    王家卫: (打断)那是你自己没感觉,不是电影没感觉

    记者:这部片子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2046)
    王菲:以前我不会演哭戏,演这部电影后我发现哭是有技巧的
    王家卫:你还说,你只有一个眼睛可以流泪,害我只能拍一边

    王菲:我最讨厌上海男人的气质
    王家卫:....

    王家卫:北京是王菲的地头啊,我们请王菲代表我们说几句吧
    王菲:我说什么啊我..

    法国记者:我想请问王菲,据日本传媒说%%^$#%&&$
    王菲:没有这种事,日本报纸也瞎编?
    法国记者:2046这部电影%$^&*(((
    王菲:^^^&)*&)&()&)(
    法国记者:王菲..
    王家卫: 你就饶了她吧
    王菲:对啊,饶了我吧

     ... 这位兄台,笑那么大嘴牙龈冷不

  • 永远在床上发梦 - [Them]

    2007-02-25

    现在我越来越热衷于纪录家庭生活了哈。没办法,眼瞅着高中同学们初五初六纷纷都往学校去了,一幅x大不中留志向高远的样子,就我还是打算磨蹭到过了十五才出发。不标明下天伦之乐有点对不住,而其中的主要内容就是在床上发梦,再加上饭桌上吃喝。下面这段绝对是自娱自乐自毁形象,反正我一回家就上了贼船,终日厮混于一群不太正常的人中间

    1  睡觉
    俺妹睡觉爱发臆症(方言发音yi seng,我也不知那2字咋写),即乱打人还大喊大叫,严重时梦游。某夜喊得我妈都被吵醒了,而睡在她旁边的我仍不为所动,被抓伤也是习惯了。
    某晚,她朝左我朝右背对背睡,我嫌她挤我,她说没有啊,我说那我背怎么伸不直啊。她说你平躺过来,我依样做。“现在右转。”
    “夷,伸直了唉。
    “你看,跟电脑一样重启一下就好了。”(我的形象真素BC阿。。)

    某夜,2人正熟睡,她突然坐起来,我迷迷糊糊地问:“你想干吗?!
    “拉被子”
    “拉被子你给我说呀!快躺下”然后我把被子拉好,据说,神情严肃。不过醒来我就忘了,据mm称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某晨,她半睡半醒地坐起来问:“我昨天夜里发臆症了吗?”
    “没有吧…我也不太清楚”
    “哦…其实,我一晚上一直记着这个事儿呢,我不发,我要是不发,还要问你,我心里一只想着这件事。”
    “哦…”我看她没睡醒的样子,只当说胡话,“想着什么?
    “没发又怎么样呢,我还要问你,我为什么没发臆症?”
    为什么
    “我昨夜看完了《追风筝的人》…看完了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
    “看完后,我心里有点难受,胸口闷闷的…”
    我笑死拉我就喜欢看她没完全清醒时装正经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感觉
    “俺老师说了,我们新生都这点毛病,心里有话可是不能恰当的表达……总之,看完后,我变得知性了,所以没有发。”随后我们两人又继续睡去。

    2 羊蹄
    都说俺山东的羊肉汤好喝,不过我家里人都觉得除了我妈煮的我都膻气,妈不但会煮羊肉汤,羊蹄也炖得分外鲜美。某日我们一边吃一边评论,妹妹认为她该写本书:《我怎么煮起羊蹄来》;爸爸却爱上了白菜帮,说:我怎么吃起白菜帮来;mm前日看e.b.怀特的《这就是纽约》抱怨书名和内容完全不埃,建议书名写白菜帮,内容却写大头菜;随后我开始和mm争论白菜帮好吃还是白菜叶好吃,大头菜被无耻地忽视了。

    有次妈煮羊蹄不知犯了什么错,也许是忘了放盐?遭到大家的批评,这时画外音出现。妹妹说:她想呐喊,喉咙里却好像被塞住一样..
    我咽下嘴里的胡萝卜急忙接:她想彷徨,只见遍地的野草…(对了妹妹,鲁迅文集里头俩字儿的还有啥?)
    “(忘了忘了…)最后,她哽咽了”
    “她提起笔,想写些什么,又无力地放了下去。”

    3  永远在床上发梦 余生都不会再悲哀
    某日午后,妹妹在床上睡觉,我于窗前看书。一会儿她醒来突然问:“你不觉得我这次回家有什么变化吗?”
    没发现啊
    你仔细看看?
    呃…脸大了
    伊作势扁我之后又故作文静的声音说:“人家说的不是外表拉
    呃…有文学气息了…
    去,,那还不是装的吗
    我笑道:那到底是什么变化
    你仔细观察阿,,内在的方面。。难道大学生活没对我有啥熏陶。。
    我很纳闷,“那你觉得我念4年有什么变化吗”
    “有啊!”
    啥?
    “深度阿,,广度阿,,”
    恩,中华的深度,中华的速度,中华的力度
    “速度和力度没有变。。”
    “你老师不是说了吗,你现在表达能力还不够,所以变化不大…”
    “姐姐,这次我可是要和你谈正经事儿”
    “咋啦?”
    “很严肃的。”
    恩恩。
    “事关我的终身大事…你可要帮我,我可不能嫁个语文老师”说着手扯头发作抓狂状。
    我也扔下书跑到床上去躺着,吃着布丁问:那你要嫁个啥样的?
    首先得有钱。。
    你这孩子,我认识的都是心灵美呀,有个大一还大二的,很有才华滴,经常写个诗啥的,跟咱爸当年似的
    有才当然不错。。可是诗人,不太好沟通啊,,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可不能嫁语文老师啊!!(又扯头发抓狂撞墙)
    好好好,那啥,多大年纪
    反正肯定比我大啊,但不能大太多。。
    “恩,”我寻思着:“我得找个80年的,大我七岁,,我喜欢7这个数字…
    “啊,我喜欢三,那就是86年了!
    “呀 XX(我一个高中同学 她也认识)就是86年生的哎”
    “那不行,他长得跟咱2舅太像了,跟他谈我会觉得跟2舅谈似的……”
    ……寒,你说有钱,难道是生意人,我最讨厌生意人啦
    不一定拉,反正得婚后无子
    你说什么?
    一有啥意外状况,好卷铺该走人那
    …………你想忒远了吧,我开始说自己:“其实,你看,我一学政治学的,不找个政客就没法学以致用啊……虽然咱妈肯定不同意”
    …那也不错,吃喝都是公家……就是有点危险那,对拉,啥是政客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理论上讲公务员是中立的不算,理论上讲政治和行政是分离的…而且最好是个无党派或者93学社之类好歹算高级知识分子。。
    听你说,那不就是政协的吗??
    。。&*^%$那个啥,其实跟外交官也很爽搭,起码参赞级别以上的…不过我们教外交学的老师都说了,外交官都是世袭的……
    世袭好啊,你就是大使他妈了!我就是大使他小姨。。
    。。。&*^%$什么呀,世俗的压力家族的鄙夷,我难以承受啊。。不过,你想想,在雷克雅未克还是赫尔辛基什么叉叉官邸里头住着,暖和时出门遛狗,当然啦,太冷的时候就跑到南方去,到巴黎马赛什么的~还有豁免权,啧啧
    巴黎太吵,你又去了伦敦,伦敦空气不好,你最后还是去信阳了…
    呀 你还在信阳吗?嫁了个河南老公?
    我类天那。。你可不要让这成为事实啊,我的未来就全靠你了,终身大事啊姐姐。。
    恩恩,,我记着呢,帮你留意…

    --------------------
    话痨完毕。对了,爸一被要求做什么事就说以我的智商是不适合再XX了。
    现在套用此句做总结:以我的智商是不适合再写博棵了。

  • 翠翠 - [Them]

    2007-02-22

    今天吃早饭的时候,不知怎么说起我爸当年的一个女友,叫什么翠儿。
    我和妹妹跑去爷爷那儿求证,爷爷说:翠儿?你们另一个妈阿… 奶奶大笑。
    据说是她爸极力反对下散的,他嫌我爸家里穷,弟兄们太多。
    中午爸外头喝了酒回来(喝醉时候的爸爸真是可爱地一塌糊涂,是全家的出气筒),妈外出打牌,我们继续套他讲这件旧事。妹妹还恶劣地拿mp3录音。
    他每次喝醉时就说普通话,而且是台湾腔的普通话:你翠儿阿姨给我织了毛衣毛裤啦,对我可好啦…
    她现在哪呢?你们多久没见过了?
    十几年拉
    “十几年还是20年呢?”
    紫薇喝醉啦,被关暗房啦。(直到今日他仍然每天看还珠,每逢重播必看)你翠儿阿姨现在生活很清贫阿,没有工作拉,她有两个儿子啦……
    “你见过?”
    没有啦……她有两个儿子阿,我有两个女儿啦。她两个儿子都在读书拉。我去给她打电话啦……
    说着就去楼下翻电话本,妹妹说:“你不是真的打吧?!”他翻啊翻终于翻到一个号码,没有写名字。拨了之后里面说是空号。
    爸一边笑一边说:“她生活很苦啊,你们去改天去送点大米,别让你妈知道了啊。”
    送多少?
    五十块钱的就够拉,不要多送。
    我们大笑。
    除了大米还送别的吗?
    还给我打毛衣拉。。毛衣毛裤啦……你爷爷说拉,她父亲没想到有一天我会……
    妹妹说,“混出来了?”
    “我会喝这么多酒……”
    我们大笑。
    “要不是在那个关键时刻你妈妈出现的话,也没有问题拉。在那个关键时刻,你妈出现了,……”
    “她爸拆散你们有没有给你啥补偿啊”
    “我现在多么想再让你看一看她啊……他(翠儿的爹)现在很后悔的”
    “他知道吗?”妹妹这么问
    “我睡觉去拉!你妈呢?”
    “打麻将去了。”
    “她很钟情于我拉…是她的爸爸把我们拆散啦,你妈早上不是说了吗,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妈会的还是很多的,你妈还是很讲(讲义气)的,恩……她骗了我200块钱,我记忆很深”
    我们又大笑:妈为啥骗你钱?
    我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啦
    翠翠啥工作那时?
    “她是个临时工啦,学历低,身体不好。”
    啥病?
    什么心脏病啦,肺炎啦。……正在关键时刻,妈妈出现啦,她出现以后,像尔康追求紫薇一样追求我…
    我们大笑。
    “故事讲完拉。。不要给你妈妈讲,我喝醉拉,我睡觉去啦
    王翠翠那张照片可漂亮拉。。可以给你们看一看她呀
    非常想你们那个王翠阿姨啦
    我现在如果打电话给她她肯定很感动啦
    小燕子。。紫薇被关暗房啦,那个晴儿送来棉被啦……”

    那照片据说88年就被妈妈撕掉了,毛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妈扔掉的。
    爸写的日记和诗不知道还在不,可能在多次搬家中也遗失了。
    过去的岁月了无痕迹,不像这段录音一样可以复制。
    只有我们怀着恶劣的目的听他用台湾腔的普通话讲述,每个人都笑得肚子痛。
    像是上个世纪的故事一样,这确实是上世纪的故事。

  • 文人MM - [Them]

    2007-02-08

    说我家小妹在中文系读了半年书之后回家来,处处以文人自居。
    比如我们上街买东西,我看到路边有耍猴,就跑过去看。她很愤怒:作为文人的姐姐和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你怎么可以如此庸俗?我看了一会儿回去说:艺术都是源于生活的呀 横。她就笑道:对不起 人家又摆文人的架子了拉。。。

    我带她看傻西西的日剧,她还上瘾了,呱唧呱唧重复仅会的几个词:阿里噶多挖它西卡挖一之类。但是心底很不好意思,一再强调:我这辈子所说日语一定要到此为止!这样可不行,到此为止。并且套用某著名作家的著名文章:我有空得写一篇“我怎么学起日语来”。。

    她骑车带我出去玩,寒风凛冽,她一面骑一面嘀咕:我的眼睛虽然看着前方,但视线早已模糊;我的身体虽然还在呼吸,但灵魂早已不知道窒息多少次了。听此话,我赶紧跳下来,好好好我来载你吧

  •  我经常号称反对神话王菲,我用亲切的称呼叫她,假定她像我身边一样的人亲切,假定她清诚聪慧有时也犯傻,假定她常稀里糊涂弄假成真,假定她花点小聪明捡到大便宜……
    但是有时候,得承认,这世上是有神话的,这样才美好。



    為什麼我們那麼愛王菲 / 陳輝陽

    上星期跟王菲製作了她兔唇基金主題曲<愛笑的天使> 。錄音期間,我和林夕用了大量的時間修改曲詞的配合,為了要精確地表達王菲的思路和基金的主旨,經過三四次試唱後,她說調子太高,要求把調子降低,起先我拒絕了她,因為我確定這是正確的調子和她的聲線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之後她再次要求我把調子降低,我也接納她的要求。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是的,我承認降低了調子的歌是比較容易唱得舒服,但是同時間我一向覺得王菲的魄力歌聲減低了,我在問自己,失去了什麼?Yes!是「靈光」,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著迷她的歌聲,這也是為什麼市面上有兩三位歌手喜歡模仿她的歌聲但始終他們不是王菲的原因。

    我再要求她唱回原來調子後,她幽黙地跟我和林夕說:「你們兩個出去睇電視,等我‧‧‧‧」30分鐘後,她錄了一take給我們參考,聽後我給呆住了,因為音符好像不再是由歌聲來傳唱,像是靈光滑過時光流逝─回憶─現實跟想像磨合在一起。我相信人做過藝術能夠脫俗,但能哼出天籟的美聲,在中國人的世界王菲僅此一人。

    <香奈兒> 是HEAD & SHOULDERS 的廣告主題曲,我敢打賭當廣告商第一次聽到歌曲的名字時,一定不知道「香奈兒」是什麼意思,我想他們一定以為是花的品種或人名,又或者他們被王菲的歌聲迷倒了,歌名叫什麼也不再重要了。

    王菲的橙色大衣/李碧華 
     
          即使王菲瘋狂掃貨,買了大量名牌衣飾──不過,她一定非常喜歡這件大衣。

      這是一件鮮橙色長過膝的羽絨大衣,款式簡單,但十分搶鏡。而且天氣寒冷,大衣不但漂亮,還保暖,看上去叫人心情歡快,欣欣向榮。暫時忘卻一切煩惱。

      王菲自女嬰出生後,一直為她的兔唇問題操心,日夜奔波。訪名醫、做手術、為慈善基金籌款、登台演唱。

      連日她都一身香橙,帶女兒探班、注射疫苗、練瑜伽、做頭髮扮靚……傳媒全天候追蹤,拍得照片,全是零下凜烈寒風中的這件橙衣。它裹得不太嚴,掀起衣角,原來還有層金魚黃的襯裡呢。

      很喜歡,才幾乎天天穿。這是心頭好,與價錢或牌子無關。

      由於她高瘦淡漠,所以把如此鮮色carry得恰到好處,我們稱之「擔衣」,穿得起,穿得對。不會臃腫、累贅、擾攘。

      並非人人適合,一不小心,變得惡俗。還有肥肥矮矮的,上身後如同一公升橙汁走在街上(用滾的)。所以東施不要效顰。

    -------------------

      我曾经也有件长长的橙色羽绒服,而且给我穿着就是像李碧华这个刻薄女说的如同一公升橙汁在滚>_<
           大一那年美丽悄悄去北京,我就借给她穿,据说后来她着此衣和某人在燕园晃了一夜,我知道,她一定比我更像橙汁。但是现在这伟大的羽绒服不见了,前阵子她还回忆起那日我送她去火车站,站台上有个很帅的军人,一群男人为他送行,每个人都哭得满脸是泪。那是2003年的冬天。

           我在很久之前写日期的时候就常错写成2007,以后终于不用担心写错了。新年快乐。


  • 生日快乐.
    一切很好.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Them]

    2006-07-15

    那天上午,我正好想起一个人.
    说起来,我已经有6年没有见过他,7年没有跟他说过话了.但是,在7年前,我们是很好的朋友.那时候我们家离得很近,常一起骑车回家,应该是初二吧.初一还不太熟,初三已经不说话了.那时候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喜欢唱歌喜欢踢球,眼睛小小的,有时一副哀怨气.那时候在回家路上听他唱情歌,有次还开玩笑拿这个威胁他.

    还有时候,我家里没人,我又没钥匙.他会爬墙进去把门打开.我们坐在我家的屋顶上看屋后的菜花地,还有远处的麦田.再有时候,我还会在门楼顶上傻不拉几的跳跳舞,他笑,估计也是笑这傻不拉几吧.要知道..我初中的时候,还是经常和我妹一起在房顶上玩泥巴的.后来,他不理我了.于是我也不理他了.我至今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错事,但是岁月荒芜许多故事难辨真假,以这样一个孩子气的游戏断然结束,也许好过更多的无疾而终的式样.

    结果让我吃惊的是,那天下午我竟然见到他.就在我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经过客厅时,一下子愣住.脑子里反应了几秒钟,毕竟,我印象里只是那个小孩子的样子.

    他是来找表哥的,他们念中学时常一起踢球,一直有联系.我第一句话说的什么,似乎是..念什么专业之类,我先开口,终于穿过了这么多年的沉默,回到过去,来到眼前.然后扯了一些..风景,自习课,交通,饮食,专业等大路边的话题.他长高许多,眼睛也大了(我没记错吧>_<),看起来清爽的样子.说着话,就感觉时间的大风呼呼吹,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很快走了他们去学校踢球.我想着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毕竟,那是太遥远的事情了,而将来,也终究不过还是陌路人的模样.旧知己,总是变不到老友.曾经有什么恩怨之类早烟消云散,剩下的记忆映照的明亮日子,是我和许多人都最不舍得忘记的初二.还好,我记得最初那个爱唱歌,有时有哀怨气的,翻墙一起爬房顶的孩子.当时只道是寻常.

  • 如果没有你 - [Them]

    2006-05-30

    没有过去
    我不会有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