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 - [Them]

    2007-12-09

    今天很高兴,虽然期末的作业还是无头绪,虽然过去的选择还是不释怀,虽然未来的未来还是很牵挂,虽然对社会沦陷还是很忧心——呵,当然有好的一面,

    但是,有一件事就足以让天上人间值得歌颂了。在一千公里外的城市里,你穿着华丽的衣裳,挥手回眸微笑交谈。那些见到你的人终于释怀,并且向我们转达这一切,告诉我们原来的你是怎样比想像中还叫人钟意。我想我以后以及以后的以后都不会见到王菲了,但是没有遗憾,不光是因为那句“我只爱你的侧影”,这是一件世界上最值得做的,永远不会后悔的,一以贯之的事情。


    下面这段来自菲靡靡之音,我喜欢这语无伦次的口气-.-
    http://bbs.ent.163.com/bbs/faye/40739955.html

    我回来了,亲眼看见她,亲口跟她说话。

      激动得死去活来。

      我们五个人,四点多凭记者证进去的。

      三个文字记者包括我,只能在二楼新闻中心,两个有摄影记者证的可以在摄影区拍红地毯。

      我们三个,包括一路装蒜,就上了二楼,这个时候保安还说,王菲不会出席。我压根不相信。

      我们在那里很无聊地晃了半天,还去吃了分工作餐。

      中间跑到二楼栏杆那里看,结果被保安说不允许。

      继续百无聊赖地转悠。

      大概6:30的时候,我们看到李亚鹏的经纪人马葭了,在那里忙前忙后的,还有一群穿着演出服的小朋友。

      这个时候我看见一楼大堂,就是红地毯那里,很多人在那里,我就想,不如下去吧,他们哪知道我们是谁,结果就下去了。

      我们蹭到红地毯那里等着,这个时候明星开始进场了。

      我已经记不清先后了,看到赵薇,扎着高高的辫子,人很精神。小蒜还喊了她,她回头朝我们笑了笑。

      又看到王菲在台湾的经纪人Kwan姐,我大喊了一声Kwan姐,她就朝我们这边看。

      然后我就蹭到更前面看赵薇还是袁泉去了。这个时候后面很骚动,原来刘嘉玲来了。

      然后我就跑回小蒜旁边,就听她在那激动的说,王菲王菲。

      果然是她!

      我都晕了,以致于都没看见离我们更靠近的李亚鹏。

      王菲是知道小蒜,她的铁杆粉丝的。小蒜就鼓足勇气喊,“王菲,我是小蒜”。

      结果王菲就看过来,大声说,久仰久仰!

      我站在小蒜后面,不知道小蒜什么表情,我就大声反问王菲,“你是不是真的认识她呀?”

      王菲特夸张把头往后一甩,说,“当然了”。

      然后我们继续喊,还有三叶。

      王菲就问,在哪在哪?这时候旁边人很吵杂,我就大声指着我边上另一个163的朋友说,就是她就是她。
      因为前面的人在签到的板上签名,所以王菲站在那里等,我就继续大喊,王菲你过来跟我们说说话呀!她看着我们笑了笑,没过来……………………

      要死了这谁啊

      这时候他们要进场了,走的时候王菲又大声问我们,你们能不能进去呀?

      我们特委屈的大声说,不能。

      王菲就跟李亚鹏说了几句话,李亚鹏就说,跟你们一个请柬吧。

      结果没认准人,被旁边一个无耻的人接走了--|||

      我急了,大声问,是给小蒜的吧?李亚鹏就说,你们可以一起进去。

      乘着我说话的功夫,“三叶”把那个请柬拿过来了,怎么拿的我不知道。==|||

      看着我们乱成一团,李亚鹏就走过来,特体贴地小声说,“你们待会凭这个轮着进去,出来换人”。

      然后红地毯结束,我们就把小蒜送进去了,我们自己回到二楼新闻中心等。

      王菲,终于从一系列平面照片,以及电子屏幕上的影像,活生生立在我面前。

      我从来不在天涯上说她长得美,有人说她不好看的时候,我只是想,的确说不上是大美人,但是气质出众,巨星风范别人万难及一。

      但是当我真的看到她,而且离我不过1米的时候,我真正发现,她非常美。作为38岁的女人,两个孩子的母亲,皮肤绝对是我当晚见过的女明星中最好的。眼睛清澈,顾盼神飞。相对于去年的晚宴,我更喜欢今年的乌云般的长卷发。

      太多女明星穿黑色了,她这身藕荷色长裙,非常典雅。

      我知道她有172CM,但看见真人,还是惊叹真是高,标准模特身材啊。

      太感谢李亚鹏了,你简直就是个大大大好人!!!

      她走到签名板那边的时候,闪光灯闪到刺目,而且前所未有的出现记者集体大喊她名字的场面。号召力真是惊人。

      后来红地毯结束,两个香港记者过来,一男一女。

      女:王菲真是好漂亮!你见到偶像了,感觉怎样?

      男:真的好漂亮……

    深度感触也许可见(也许不可见) Karma Police
    还是贴图来拜……





    这张eason很可爱


    赵姐姐本来没这么大妈,错就错在坐在料王姐姐的旁边……

    上面这位姐姐尤甚啊尤甚。。







    我很不厚道的又拿赵姐姐做反衬了>_<


  • 闲话 - [Them]

    2007-12-07

    有同学向我提意见说最近的博太正经了(其实日志一点都不正经,倒是大家的评论非常正经,吾很是惭愧- -),今天就回复家长里短和八卦风(不知为何,我头脑中立刻浮现出“包产到户和单干风”>_<)调剂一下,然后再正经。。

    话说,我寝最近的闲话主题之一是又红又专的党员同学甲和其秦皇岛的小师弟分手了。其原因很搞笑,大意是小师弟在准备考研,某日有人拿出几道题目来问他,他做不出,故。。。甲总是能够时刻把国关理论与实际生活紧密相联,当她向我们要求安慰,我和乙都觉得没啥可说,她却说刚翻译了一篇关于决策理论的论文,讲理性的决策者尤其会在压力状态下作出非理性的决策-.- 而后尘埃落定,甲MM终于决定畅游异地再找寄托时,对小师弟做了个比喻性评论。

    她说,那个人,对待朋友,就像狗熊掰棒子,掰一个扔一个,而且现实主义式的思维是权利界定利益,利益决定行为。而她自己呢是掰几个很仔细的放在背包里,一直背着,热心对待。(甲同学那真叫一个好人啊……有了她我简直可以一个星期不用打水)最经典的是说到我,曰:张xx呢,是每个棒子都会瞅一瞅(她说“瞅一瞅”的语气特好玩),有时还友好的笑一笑,但就是一个都不掰>_< 乙继续拿此比喻来说自己:我就掰俩,别的瞅也不瞅。

    我等经常谈论的话题还包括不在场的丙同学极其男友的诡异关系,此2人之间的极端不信任可以颠覆甲mm的一切建构主义理论框架。为了证明她在寝室或者没有跟莫名男女在一起,我们常常必须通过电话跟男的说两句,以表明之。近期的一个事情是女的把男的晾在我寝的衣服全扔了,可怜的清华男在我们楼下和楼层盥洗室贴纸条寻衣,楼长则教育他:“看,谁让你老往人家寝室跑,人家室友不高兴了吧,把你衣服扔了吧……” 真是冤阿。

    也就那么几件破事儿,翻来覆去的说。乙MM就是意志不坚定,任我如何支持波士顿也挡不住近水楼台先得月,好在圣诞将至,伊去上海团聚,顺便给我从未见过的小男孩捎去祝福吧。我如此关心之呢,也是乙MM待我好,而且总是一副很了解的样子。某日说到我,乙道:虽然呢你跟谁在一起不好说,总之绝对不会跟A在一起的!我很汗,问原因,答说你是理想在前现实在后的……我费解之。丙插话说:不过,也绝对不能和B在一起!否则你会吃很多苦的。我更汗。乙又说:其实呢,跟C还是有点可能的……丙反对,我也反对。她说:你不要有文化的吗,人挺有文化的阿。我回道,大姐,有知识不等于有文化阿。

    于是,我们第一次充满学术氛围地讨论起知识与文化、以及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之不同,大家各抒己见(这个词太小学作文了!),完成了由感情生活向精神生活的转变……而那感情生活,用说理天王妇女之友李宗盛大叔的话来说,就是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无意义的分割线-------

    前日听闻我妹为口腔溃疡所苦,慰问之。她回:已无大碍。盖因防风通圣丸之效,尔返校前孤定遗你数盒。
    幸亏还加了标点,我还看了手机半天,然后说您学古文上瘾了还。她又扯:妹近日常见“徵”之字,暑假姊曾问于我,然吾那时闵然不敏,未能答于尔,悔矣。

    遂不理之。今天却由于种种原因烦恼了,跟她说:我又后悔了咋办,而且已经晚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说,考,你又女人般的矛盾了。我说不是阿,我是萨宾娜般的矛盾>_<
    她说,你说这让我想起了,曾经跟咱妈打电话的时候说到你,咱妈说,这学历高的人就是不一样,想得忒多……

    这话别人说就是讽刺,但由我妈跟我妹说,那真是可爱阿。。以至于我决定以后听妈妈话,多吃水果多做面膜!

    -------------
    完全胡扯了,连条理顺序都没有。这回说昨晚,我们讨论到清华男出轨可能性大,丙则会大闹一场方休。然后问,婚后出轨能不能接受,这问题。乙很理智地说:虽然心理落差肯定会有的,不过如果我分析之后,发现装作不知道的好处要大于挑明的,或者后者代价大于前者,那我会装作不知道的……有着强烈道义感的甲mm表示很难接受。我想了半天才拐弯抹角的说:对于涉及到个人自由的事情我从来不作道德上的评判…… 乙说,切~不是让你道德评判,是感情评判。你肯定无所谓的。我说也不是无所谓,是没法想像这个处境。

    我很难想像把我置于某个互相建构的责任框架内,那样很奇怪,但不那样也很奇怪。这表面上看是轻,但也许是我妈说的“想忒多”,变成了不能承受之轻。

    想起前日跟多月未联系的小肉君说上话,互诉一下苦闷情绪。我都已经很离群了,而这孩子目前状况尤甚。
    他说我心太重,一年半之前他就说过这样的话了,想来很是难得。

    我推荐给乙mm这首歌因为波士顿很适合她,她也的确觉得很适合,其实我亦喜欢数羊。 

  • 小事 - [Them]

    2007-10-23

    cat老师那里看到一句“这个秋天我还没吃螃蟹呢”,突然想起去年秋天我竟然吃过螃蟹,然后回忆起这件小事。虽然是小事,但还不是不值得一提的,所以我提了一下。

    大概是晚上九点多的样子,M同学嘟嘟嘟跑到图书馆下面,召唤正在八楼的我,然后我嘟嘟嘟跑下去,表情复杂地望着他手里拎着的两只大闸蟹。据他回忆,之前我与某人纠缠了半个小时以至于螃蟹都凉了,还是我短信让他打电话才得以脱身(关于此人我毫无印象,难道是蓝格子男?)。

    然后我们就嘟嘟嘟跑到北楼北的小院子,坐在某个石桌前,开始了我艰难的吃螃蟹过程。我本来对这玩意儿毫无兴趣,起因似乎是某次我们走在复旦到同济的小路上时看到路边“阳澄湖大闸蟹”的招牌,就议论起来,就有了树林秋夜学习吃螃蟹的情景。M很贴心的带了醋和姜丝,然后充满嘲笑地看我怎样费劲的从那些缝里弄出点肉来。尽管他努力演示,我也努力效仿,但始终没有吃到什么,也没有觉得好吃,还弄得满手油,到北楼里面去洗手,绕了一个大圈子。

    最后我将另一个嘟嘟嘟回到宿舍,yv大赞好吃,但西瓜女被满屋子的腥味弄得很不满。

    总而言之,想起这事让我很高兴,那是我孤苦无聊的考研生活中难得的温馨事件。

    现在的寝室夜谈,室友总是会说起谁谁对谁特别坏,或者谁谁对我一点也不好。但我想来想去,对我坏的一个没有,相反,对我很好的人有很多,是我要求低还是太容易感恩?反正这是很幸运和幸福的事情。

  • 悲歌之王杨千fa有首怨妇歌唱:我想哭 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at17清新小妹也怨念:请你不要睡好吗。足见自个儿睡不着也要闹着别人不睡的人甚多。

    离开家之前的最后一晚,我躺在床上一边看地图一边和妹闲话。
    妹很认真的问:姐,你看我大二了该做些啥亚。我扭头道:交个男朋友~她正要反对,我继续说,还是养条狗?遂一笑了之。她说:正经点儿,好好问你呢。
    我说,我咋知道,你姐四年都荒废过去的,也没啥经验。遂继续看地图。感慨道:“怎么各个区的面积相差这么大呀,你看海淀都是东城的好多倍。”她定是嫌我不够知心姐姐,不理我。我继续自言自语:“想我当年若是去了xx,没准儿现在正拿着上海地图说怎么这么不规则亚,你看连个东西南北路都没……”

    后来妹自然睡去了,我熄了灯,很想和她说话。因为知道很长时间内就没有人听我讲知心话,其实我本来也不太爱讲。以前总是说,如果我只要听就好了,我一句话也不用讲只一直听,遇到那样人就是幸运了。可事实是,有人对你说时你未必在意,当你想讲时又未必有听众。

    我在漆黑中想起以前同样熄灯后的宿舍,yv趴在床脚隔着帐子敲我头发,讲她的朋友亲人旧事情事,我一只耳朵听着电台广播应和着,直到她说完后爬回床头去睡觉,期间还会有上铺室友表示抗议的咳嗽声。

    还有,我特别怕夜晚的对话里我是最后一个发言者。本来一场夜谈几人都在讲,可结束总难以预料,也许在我讲完这句之后突然没有任何人回应了。她们都睡了吧,只有我刚才那句消失在无边的黑暗里。因为怕成为最后一个我有时宁愿从开始就不参与,不说话,就不用担心有人提前睡去不理你。

    所谓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不过就是励志的俗语而已,谁怕讲谁极悲得过孤独探戈?每个人,有时都缺一双耳朵。

    ---------------------------

    新生体检,发现还比家里时轻了一点,难道是前几天搬东西的效果?我从没有比那个时候希望自己更有力气过。

    我听了妈十多年的抱怨,抱怨没有儿子的诸多烦心之处。每当这时妹妹就语带讽刺的说反话,我则笑着不置可否。遗憾都是她的,本来与我无关。我可以像一个儿子那样念很多书,可以修电视电脑爬梯子换灯泡,但不能更本领一点帮她背包搬行李,反而要她来帮我。

    刚出西客站时,我要去学校我妈去地安门住处,她本来拿的东西就比我多,又说我背着包不方便也给她吧。我很没良心的答应了,分手后发现有张表忘了拿,索性先去那边一起吃饭吧。就去同一辆公交车去追,上车才知道里面有多挤。终于到站,看到妈身边堆着行李坐在北海后门等我,烈日高照,游人如织。

    电视剧里表现母女情深的桥段里,女儿一般都要深情的说,下辈子还要做您的女儿。至于我,很想说,下辈子很想做你的儿子。

    ----------------------------

    某日看天气预报,不满的说:怎么一个星期都是晴天。室友淡定道:这里一个学期都是一个晴天。
    再加上寝室朝南,每天都是拉了窗帘还满室阳光。
    这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起了个大早跑去体检,挨了三针并在医院和宿舍间来回三次。(一次去抽血一次去缴费一次去接种……不能一次完成是因为我没睡醒老忘拿东西)

    最后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看杂志,听广播。正好听到cri的岁月留声在播菲菲的流星(京城果然菲菲老家……昨晚还听到浮躁),完了之后manli就说起重庆森林啦,并讲自己对这部电影的惟一印象是王菲一直听的歌儿,她对菲菲的小腿没有任何印象真是遗憾,不过在初秋的午后阳光一遍又一遍放california dreamin确实是件很梦游的事情。


  • 猜中开头 - [Them]

    2007-09-04

    本来有满腹牢骚要发,还是算了。

    开头无非是这样,炎炎烈日下的搬运工,挤在路中间买盆箱篮瓶,和新的室友聊天气或地方特产,感受重新开始的诸多麻烦之处。

    比如,学校发了张校园卡据称可以用于餐饮消费洗澡借书缴费,但实际上它除了可以刷卡进宿舍楼和图书馆之外没什么用处。当然,它也可以在若干食堂中的三个使用,但大多数食堂都不能用,这就是双轨制亚……像北京地铁一样……

    于是过去一张卡可以实现吃饭洗澡借书交电费等多种功能的便利生活就无法想象了,2姐这样安慰我:你这个严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小坏姑娘就应该投入到革命的首都去锻炼一下。我很反对,首先我一点儿也不资产阶级,其次我不小也不坏(但是说大好也有点叉叉……),最后首都也不革命。难道没有便利店就叫革命吗?

    不过,今晚我在南门外的老上海城隍庙小吃吃了晚饭(发现小笼个头是上海两倍,酒酿是黑色)之后,骑车一路往北四环南去,竟直达知春路又绕了个圈找到家乐福,并在其内找到我爱的花生酱,大为欣慰。虽然此店号称是家乐福的亚洲旗舰店,但是也没有味全酸奶花间清源麒麟奶茶,可见食品的地域保护主义甚是严重哦。离开此处又绕过某一片漆黑的步行街向北去,在地广人稀的四环路上逆向御风而行,闯了几次红灯之后成功抵达东门。此时深感首都道路很适合骑自行车,老槐树比梧桐树少了点端庄优雅,多了点沧桑沉静。

    南方见不着杨树,我一直很牵挂,每次回家看到路两边笔直的杨树就觉得亲切。列车北上时,天气阴沉漂着点雨,我坐在窗前突然发现铁路两边都是半大的杨树,突然很是伤心,那个极其矫情的词叫泪盈于睫,并在转头的瞬间滴下来。我想我终于还是远离了满是梧桐树的地方,那个曾经让我羡慕一棵梧桐树的幸福的地方。

    新的学校有一条路两旁是有着浓荫的槐树,有点像和平路。还有条路两盘是参天的杨树,有点像西南一楼后面那条水杉小道。这些树,它们都一样美丽一样幸福,它们都扎根生长,不像我,浮云一样只顾着远方。

     

     

    两校三地~ 

  • 旧时月色在潇湘 - [Them]

    2007-08-06

    这次倒是真想追忆童年往事来着,怎奈岁月斑驳,记得的所剩无几。转而欲歌颂伟大友谊,伟大友谊的意思之一是,朋友都是一辈子的,这话听起来多俗。

    不过那时候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我生长的地方民风淳厚,直来直往,男人很爷们儿,女人很实在。以至于我稍微长大把目光从书本移向人事的时候,颇将讲义气这件事当回事。高中有个兄弟每让我帮忙做事我不答应时,他就面无表情的说:“你讲不?”我立马就讪讪地答应了。

    我现在也这么想,不过变成自说自画了,但没关系,相信的事儿就存在,尽管只存在心里。事实是这样的,我15年前认识的人10年前就没有联系了,10年前认识的人5年前就没有联系了,5年前认识的人现在也不知在哪儿,可能有些关系要维系得经营之,我没那个心故而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小学时有个班长作威作福,总是在上自习课的时候把我揪出来叫另外5个跟班轮流拿扫帚打。其中有个小男孩不肯打,我忘了他叫什么,只记得我们经常结伴回家。其中还有个小男孩打得最厉害,他是我同桌靠过道,经常揍我或逼我钻桌子,想起这个人简直字字血声声泪。好多年后吃饭时妈突然说,还记得你那个小学同桌不,他爸得病成了植物人。不过有一次他踢球赢了比赛,回去跟他爸说,说爸爸你高兴吧,他爸突然就流泪了。我听这话也哭了,我小时候可是打算要恨他一辈子的呀,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也忘了。

    初中同桌猴子让我磕了三年的瓜子磕出一排瓜子牙。最光荣的事情是我们偷偷摸摸神神秘秘救一颗小柏树的人道行为,我承认日后我再也没做过这么善良的事情了,幸好还有这颗小树留下清亮的一笔。当然,最终是没有救活它。高中无联系,这孩子后来考去北京,听说现在还找了个北京姑娘感情甚笃。我写过一封一页还是两页的信,他回了十五页,令我激动地在寝室炫耀半天。后来我在网上写了封给他,大言不惭地说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知己,酱紫,不管时间是怎样无情销蚀,不管遗忘怎样残酷升起,这事儿就是酱紫。我是大言不惭啊,记得最后一次的联系是他问我484考研,我没有回。还有个陪我玩的是我的好邻居,以前写过他一起屋顶看菜花田和跳舞的那个,尤记得他上英语课写情书被老师发现,那小个子女老师看了笑笑又还给他啦。伊如今出落得不错,还算标致。

    另外想起来我初中时相当疯癫,除了喜欢满园子跑差点被沙尘暴吹走以外,还打地道战挖泥巴,找复读班的大哥大姐聊天,那些个大哥大姐十分待见我,真是有活力啊……

    然后就是好兄弟了,此男我一度曾经很想大书特书,却不知从何写起。我大学室友都叫他山东大猪妖,长得确实像猪妖,相当爷们儿但其实身体素质颇差。为了逼此人戒烟我跟小狮子想过很多招,不过他才不听我的只听小狮子的,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蹲墙角。小浪在墙角划一个圈圈小狼蹲在里面,酱紫。下雪的时候此男还能把我整个提起来扔到变成了大雪球的冬青树上去,我们传的纸条里面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岁月似把刀、刀刀催人老。最常出现的一个字是饿。

    小浪前阵子都说毕业就结婚了竟然又失恋(此男高中时失恋借酒消愁喝到胃出血,以至于若是有人在他面前敢提那女生的名字,他能把那人从一楼追打到五楼),他第一个告知我令我十分感动。我也只有心情差时才会跟他说一句没头没尾的丧气话,有一次他回道怕啥还有小浪呢。我说得啦,你陪我走的那一小段路早结束了。他说还早呢,说好了一辈子的。高中流行十字绣那阵儿,我绣了个钥匙扣给他上面只有俩字:兄弟,奇丑无比。有一次他又喝得大醉趴在窗外面和小狮子说话,拿着那钥匙扣一直说啊说,说什么我倒忘了,我也在旁边可他只顾着跟她说。

    说起小狮子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密友,也是很神奇的,高中之后就时而消失时而出现,每次在网上出现都换一个文艺的名字,搞得我每次都问你是谁……其实当年真的密得惊天动地,某天中午为了给她买孙yz的新专辑没回去不知怎么惹恼了我妈,她先去学校闹了一番搞得班上同学纷纷为我点白蜡烛,回家后自是一番争吵妈妈和妹妹简直是抱头痛哭……不堪回首的事儿就不说了。


    这些人哪,我都很怕跟他们见面,应对冷场不是我所善。2姐说的那样,“旧时人已陌生到不能相认,其所钟爱的食品你已未尝过一样,所感动的乐曲无一首是与你同听,所感慨的人物全不认识”,道理谁都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物也不是人也非。但是无妨。

    让我想一想,我的道理未必说得明白,可是说服得了自己就成。我喜欢听小浪说,说好了一辈子的,少一天也不是。有什么意义呢?讲述就是失去,为了拥有而不忘记,不忘记也变成奢求的时候,就只有相信了。

    有一天我特别想打电话给一个人说,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吧,我当然没敢说,这是个多么多么奢侈的事情。

  • 中学毕业时大家都有很漂亮的留言本,但是我没有。我给很多人写了留言,现在连一个字都想不起来。还是挺后悔的没有整一个,那会儿没有让别人留下只字片语,以后就没机会了,一代新人胜旧人唉~

    如今科技发展,通讯技术的日新月异也没能把人和人的距离拉近多少。电话发明两千年前的中国古人写过非常动人的诗句: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自然大为感动,但不知那时人是如何记挂故人的,在某个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的夜里。

    我本来欲写此纪念册说说何时会想起你们,但写了几个人之后觉得这件事儿太扯淡了,和我的情深意长比起来那些个拼凑出来的句子多么虚伪!所以我放弃了,只留一句,表明会有个偶尔的,不会没有。至于我,你若不记得那是应该的,是活得清澈动人;若记得那也就一句话,多谢君子不忘其旧。

    -----欠扁的分隔线----- 

    说起ZJ君啊,我看到大莲蓉月亮小天狼星以及落日熔金的时候也会偶尔想起你搭,想起你那冲冠怒发颤抖之手和永远一副哄小孩的腔调

    说起S君啊,也许我坐某列火车时会偶尔想起你搭,可是我再坐那辆列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至爱的各种面食很有把握也

    说起M君啊,我看到许多东西都会想起你,比如从电热棒到电蚊拍涉及吃穿住用行的种种便利设施,难怪我的室友yv都夸赞之为家居实用。但更深入的评语就不说了~

    说起H君啊,仰望星空时让我们深情的怀想你吧!

    说起MZ君啊,我简直……吃起山楂片就会想起你。。压力型>_<

    说起U君啊,我看到那个我和yv订为20年后凭此相认的信物的小象会想起你哦,想起你那稀疏的胡渣子和更稀疏的头发以及匪夷所思的蹭饭理由

    说起C君啊,我一个人走很长很长路的时候会偶尔想起你的。

    说起MK君啊,我用起伟大的通讯工具移动电话说不定会想起你,那血红的眼睛油光可鉴的头发已经微凸的肚子。

    说起W君啊,吃起那诱人的少林寺牌核桃酥时……在此特别推荐哦,请认准少林寺牌。

    说起G君啊,看到你千里运来的三本厚书时,我想起你不但满怀感激,还心存内疚。

    说起L君啊,我说起你的时候你一定一定早忘了我啦。可是我会在吃藕粉的时候偶尔想起你哎,想起你撑伞走在水乡那些诡异的悠长巷子里时是多么的憨态可掬

    说起SYC君啊,看到那伟大的泛着金光的一块钱硬币时……我就想起你曾N次送我到伟大的上海火车站,可惜啊可惜最后一次不是你>_< 真遗憾

    说起木头,看到那再也不能使用的电饭锅时我就想起你是个多么助人为乐的好少年当年上高数课时要不是你陪我聊天我肯定就不去……

    说起k老师以及他的若干研究生们,在我看怎么都看不懂的书的时候,我定然想起你们并深深懊悔之,哼

    说起yv,呃,如果你的某些预言应验或者你对俺的期许成真,我那时再找你吧!

     

    那个,你啥时会偶尔想起我呢

  • 赠/别

    三生石上可堪期?
    十里琅垱日半熙。
    旧雨濛濛无愿获,
    新篁霭霭有云栖。
    实多念子平生意,
    恐阙知音到死离。
    未许他朝扶瘦影,
    杨公堤上对明漪。

     

    哼……明知道我不会和诗的,除了赠别吻别之外还有其它选择伤离别或者做个梦也可以亚……我的一点小小离愁别绪今儿也都花光了,就当什么也不留下。

    看,你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认识你了你不记得我的时候我还是记得你的,后半句有伪善之嫌暂且不表。即使听过同一场讲座同一场演唱会同一场戏(而且是三天)借过同一本书在上面画线去过同一个食堂,我们也未必能认识,只是我神奇的猜对了那串字母。却似无弦琴更好,高山流水共苍茫,也不知道这句话我记正确没,当时你的前两句似乎比我的后半句更难记。去不完的书店和吃不完的小吃比哪个更难忘,我相信总是发现汤包生煎被整修这一事实更叫人难忘,无论乘哪里的公交车总要为零钱抓狂的次数也匪夷所思。

    你说过看到我亚,会想起以前还很爱读书的时候,还要悔恨自己年少失学好像我会变身道“代表书籍惩罚你”,其实我看到你也一样啊,想起一点儿纯洁的小理想,同时后悔自己未读好多书,我们互相作理想化身好啦。

    风沙星辰,莲蓉月饼,大风吹大风吹,爬山跑步,虚无和偶像,苦难和阳光,寻找臭豆腐就像寻找刘子骥,竹径林中夕阳就像梦中人,最初的酒肉朋友到了最后也背诗对句,附庸风雅。杨公堤上对明漪时你突然语带惆怅“看柳树的时候你在哪儿呢小狗”?我只是见不到千树压西湖寒碧,你也恐无机会于江村月落之时钓罢归来。但若在千里江山,念你芦花深处,也可以共苍茫。还是贴此两首致下情谊,且尽生前酒一杯

     

    停云 /陶潜

    霭霭停云,蒙蒙时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蒙蒙。八表同昏,平路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竞用新好,以招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归自谣  /冯延巳

    寒山碧,
    江上何人吹玉笛?
    扁舟远送潇湘客。
    芦花千里霜月白,
    伤行色,
    来朝便是关山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