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北京以来第一次可以听雨入眠,真开心。

    而且,刚才喝了一点酒精饮料,势必可以睡得更快一点,真开心。

    其实我本来不是将睡眠视为问题的,可是随着室友们睡得越来越晚,我也睡得越来越晚,若12点上床就不得不左思右想听广播直到数羊。我想起有首歌叫我是羊,数下去就害怕若有天数错,不敢闭上眼睛沉睡星河。

    然后发现其实三个人都没睡。上铺MM开始发短信,抱怨某人对她不好,但是我们都告诉她这说明那人真诚。下铺MM,本来很是幸福,有个每天都打越洋长途的男友,还有个每天都让她挂在嘴巴夸赞的某男,于是除了她经常口头表示纠结以外我们寝室也分成了两派,我支持前者。此人幽怨的说:我突然发现我离某男的直线距离只有50米。我说:那你多幸福,我跟任何一个某男的距离都超过500公里。她说:啊我要把这个发现告诉他!打开手机后又寻思,这么一句话太短了吧,你说再加点啥?我想想答:写景吧,我一般为了凑字数都是写景的……讲讲天气啥的。绍兴MM很听话的说:哦。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讲天气是因为在两个地方,离得比较远,你讲个头啊。她说:那你讲了人家又看不到,我讲说不定他还能出来看看啥的。又哀怨道:不过他肯定已经睡了,要明天早上才能看到……那边上铺还在纠结于方才问题,翻来覆去,说:你们怎么都不安慰我的?

    我说,你们俩为情所困不要拉着我也不睡觉麻,我又没有所困。其实我那天睡不着的原因是我在酝酿第二天要写封信给小美丽,后来我终于写了这信,名字叫:loin des yeux, pres du coeur。

    (我推荐给绍兴mm做签名的是loin des yeux,loin du coeur,她设想A跟B看到会作何感想,我觉得si loin si proche 更合适也说不定呢)

    --------------------------------------

    我发现,我能想像的幸福生活莫过于每天都吃早餐。从一个人吃,变成两个人,三个人或者四个人,然后又变成两个人,最后一个人,酱紫,想像一下就十分感动。虽然呢我会经常睡懒觉,但是总会有闹钟或者别人来催我,起来鼓捣瓶瓶罐罐,无论是豆浆油条麦片热干面,还是果汁咖啡火腿三明治,我都会积极创新锐意进取的。可能因为五年以来我吃早餐的概率都那么小,所以才会认为这是一件很奢侈很宝贵的事情吧。

  • 前两天是难得的雨天,于是一夜之间叶落草黄。可能太少下雨的缘故,排水系统很差,半天的雨就让学校里的主要道路积水成河,再加上坡地很多,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泥石流般的泥水滚滚而来,还看到到处有人做单脚跳状。弹跳力很差的我只能趟得鞋子湿透(全然不是想象中踩水花的美妙景象)去上课了。

    这几日又在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也挺讨厌这样,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拿竹篮打水,感觉历史又重演了,我的命中命中。

    一周前去听一次学术报告,俞可平问Ulrich Beck:你到底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Beck笑道:我满可以讲自己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或者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不过那样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自己的,觉得它们差别不大,还顺带想了一下傻的聪明人和聪明的傻子之异同。韦伯是“绝望的自由派”,加缪没有对生活的绝望就没有对生活之爱,杜小真写萨特的书直接叫:一个绝望者的希望。可见它们差别确实不大,俞的问题比较傻。

    读书里头看到一句话,萧伯纳戏剧里头的:“When your heart is broken, your boats are burned: nothing matters anymore. It is the end of happiness and the beginning of peace”他把上述主题说的很美,不过我想起一句曾经印象深刻的歌词:Who needs a heart when a heart can be broken? 很好很强大。

    一个毕业没多久很书卷气的老师说:今天我们都觉得你挺不错搭。我笑,可是那会儿还不是没考上吗……他说,他们两个那次都在,他们都对你评价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这种事情有别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一次的挫折……

    当时我觉得全世界就只有人同情我了,我以后如果做老师也要做这么知心的老师。

    昨天晚上上完课,慢慢走回寝室。看潮湿的小路和雾气弥漫下的路灯,结伴而行的情侣和三五成群的好友,一时间简直不知身在何处,四年前沪西教学楼后面的那条路下完雨之后也是这个样子。今天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发现闭馆,只好在旁边看了场电影,回去路上冷风吹得脸疼,天一晴马上就回复干燥了。

    但无论晴天雨天,我喜欢绝望和希望,喜欢beginning of peace,喜欢风雨阳光,喜欢人海茫茫,喜欢你在远方。
  • 焦虑症 - [La vita]

    2007-08-27

    1. 最近赶上开学前焦虑症,睡眠不佳身体不适精神不爽,好在这种我也习惯了。话说,四年前也去往未知不过年纪小还不懂焦虑。

    2. 以前在家我总是一副不以物喜不闻窗外热眼旁观的样子,不懂得看眼色每每被私下警告,还不知为何得罪了一些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亲戚。但如今我变得很居家,有两次很居家的对话是这样的。一回饭后散步,我面容迷离道:没意思,真没意思。妹妹大惊道:什么没意思?我说:吃饭没意思,拉屎没意思,睡觉没意思,念书没意思,工作没意思,原来只有嫁人生子有意思。妹妹拍我肩说:“是啊是啊,将来你孩可是你亲手塑造的,多有意思,先是天天胎教,生下后,你从小又教育他,他的成功是你创造的亚。”妹妹真母性亚,我连自己的成功都创造不了,咋创造我孩的成功。

    3. 另外一回,是爸要求我们俩和我一幼时玩伴一起参与某聚餐,开始妹不愿意,后来我受了刺激也不愿意了。我对妹说:看见没,饭菜是自家香,孩子都是别人家好。妹说:我宁愿听咱妈总是在家务活上称赞别人家孩子。我说:他俩各有特点,互为补充,咱就一无是处了。

    4. blogbus更新了访问统计功能,就是可以看到访问你博的来源链接和搜索关键词,很好玩的。我看了下我的来源关键词,有“邮购十字绣”、“认识大猩猩”、“金刚猩猩”、“选美大赛中自我介绍引用忆江南”、“被丑女骚扰”、“苏州寂寞少妇找男人”、“武汉的巴西烤肉”……等等,最多的是“微尘里”,还不是太邪门。另外访问来源url也能发现一些有趣的访客,也就是说,tk你的人的生活也可被反tk,网络时代真可怕亚。我还是很怕这个的,比如我看tongji.net的博客总得不登录,即使登录了也要点一下不留脚印,个人主页上头把足迹那一栏去掉,总之要灭迹之,真阴暗。

    5. 发现googlereader很好用之后,blog链接就确乎没什么用了。

    6. 某日,妹更衣愈换条小白裙,后又说:不穿这个了,我估摸着就快来了。
    我说,那么晚?我记得你上个月是十几号阿(因当时在湖北游玩印象深刻)
    她撇我一眼(好像我怀疑她似的):我还不急呢你急什么,咱这又没有夫妻生活咱怕啥……

    7 为了克服焦虑我先后买过三件短袖一件长袖T一衬衫1线衫2短裙2长裤剪了两次头发洗了两次面,均未起到效果。

    8 妈给我置办带去学校的棉被,翻出一据说是当年嫁妆从未使用过的被子,我说算了吧……都那么久了。她说:不久啊,其实才不过二十年。那“不过”二字说得无比淡定,以至于我不好意思再推辞,只好收下。

    9. 8月17号山东泰安某煤矿暴雨引起溃水,172名矿工被困井下,到今天十天整。每名被困矿工家属领到了2000块的慰问金,据说,他们的生还机会渺茫。今天凌晨胜利油田钻井队在那里打出了第一口抽水井,民政部副部长说,山东溃水事件属自然灾害,无国家赔偿。不过,“对因自然灾害死亡的人员,民政部现在正在研究要给予一定数额的抚慰金。现在正处于民政部正和有关部门进行研究、论证阶段。不久的将来,因自然灾害死亡的人员能够得到政府给予的抚慰金。”

    10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生,很多人死,时光不断流逝,也许没必要为之焦虑。

  • 小宇宙 - [La vita]

    2007-08-18

    1 自私

    有一天中午吃饭,妹妹说起小学时,她经常在放学之后跑到我的班里帮我打架。那时候许多人打我(其中有个姑娘在断了联系八年之后突然打电话到我大学宿舍,说只想说句对不起……不过那时我怎么都想不起她是谁),我逆来顺受那样的。妹有时占上风,有时落下风被人打,这时我只在旁边看着无动于衷。她说这是堂姐说的,她不大记得,我坚决否认,于是找妈妈求证。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冷冷道:那不是很正常,你从小就很自私。

    我傻呵呵得笑了。其实我如老萝卜在醋缸里泡了三个月心都酸了,其实我现在的右眼皮也肿得跟老萝卜似的使眼睛只剩一条缝。虽然没什么人这么说我,虽然有人说也无所谓,可我妈这么看我,也怪叫人难过的,几天后此事得到证实。

    证实的前由是我从徐州回家花了六个多小时未曾联系,我妈说真想给你两脚,我没有火上浇油地说那你就给呗。后来她看我无动于衷就出去了,过一会儿爸爸说:你看你把你妈气的,她坐到门口去抹泪了。你怎么从来都不为别人想想?

    你怎么不理会一下别人的感受?这句话这个人说完那个人说,每个人都说,于是我就真的成了不管别人感受的人了。妈妈没有坐在那,于是妹妹去外面找,在路灯下面喊妈妈。换成我蹲在门口抹泪,蹲在以前M也呆过的位置,我想怎么会这样,我一刻都没有停过一路奔波来到家,却成了众矢之的,怎么会这样。我想我错在不该平安回来,我要是真的被拐去民权,或者撞车或者摔死,就没人怨我自私了。

    2 怕死

    不过我还怕死。某天晚上我伸手关灯时碰到插座手一麻,突然很担心我夜里被电死怎么办。即使不被电死,睡觉猝死的人也有不少。出门可能撞死,经过工地可能被砸死,吃到什么有毒的东西也跟玩儿似的。

    我老想着这事儿,甚为担心。主要是因为现在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其中包括把8个儿子都送到战场此类英雄壮举,所以担心死了就颇为遗憾。当然人总不能得偿所有愿望,做个五分之三就可以了,或者一半也行。到那时我就不怕死了。

    3 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不值一提这个词儿的意思就是,不值一提 

  • 你装饰了谁的梦

    这几日月圆, 临睡前就想起多多的那一句诗:月满床头。妹妹要把窗帘拉上,说被月亮晒黑了就没法恢复了,我不让,隔了窗玻璃和帐子已经很昏黄了。我笑说这月光真伤人,她看了一眼说月光让你疯狂……疯狂倒是没有,它老让我做噩梦。

    前天是梦到掉牙。开始掉了一两颗,其它的不断松动流血,后来接连不断的掉,终于把我吓醒了,开手机看时间。月亮已经西斜被房屋挡住,但还看得到夜空清辉。昨天梦见我的脸变得很胖,猪一样,妹妹嫌弃我,赶我走。还有个是我在算农历,算一个十五又一个十五,不知道算了几个月,就给热醒了。

    以前在学校寝室里,我床头总放着几页纸,记那种梦里念到的句子。我半梦半醒之间抓起笔在黑暗中写下的字,天亮往往辨认不出,即使认出也发现往往很不成句,这几日空闲把那些成句的找出来(06-07),存念:

    1 用知识美名,把学界戏化.

    2 要看很久才能看清黑暗里的东西.对"静"的承诺是这世界体悟"静"的标志(或"样子",看不清).

    3 闭上天空祈祷,因此能对着暗空歌唱越来越响.

    4 我写给e的信:
    该是把你从这儿腾出去的时候了…你是扬州的错过路人。
    (描述海边的探油鸟)……你会怎么看这些小鸟呢?
    ……我都无福消受了。那些往无地深渊下去的小鸟,那点点星光。

    5 苏菲说,你们要爱一场战争,就得爱一些人。

    6 ……你看到我这乞丐似的居所吗?我会在这乞丐……等你一生的

    7 他只要一想起那些看云的日子……

    8 世界上最深的凝望

    9 你们要向那些法国人学习:如果你没法爱,就没法平静地呼吸、睡觉、生活。

    10 一句粤语歌词:充其量只是生,于生死地与某逃

    11 不认识的某女对我讲起她和i的一段往事,声音清幽。故事其实很平淡,结尾是深秋的某夜,她说,那时才九点钟,北方的九点外面已经没人了,只有月光洒在庭院(应该是学校的宿舍吧)。这时她又看到他了,那是她最后一次看到他。她的最后一句叹息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别人那样呢?

    13 别人对我说:我只在乎横坐标,不在乎纵坐标

    14 下雨了 那些诗人们呢?

    15 《世界报》作为…就这样不可避免地衰落了,异议分子指的是这样一些人……资产阶级的舟……再无上陆之地。(中间大部分字都看不懂。。)

    16 银河系中的星星,与对一个人的牵挂比起来,哪个更长?

    17 她想,只要偶尔想到他,为他点几盏灯

    21 我们应该珍视我们的名而不是姓

    22 好像是e的诗:以你的名义,以玫瑰的名义

    23 老师让我们写一首诗,题目是:他所有只是眉。我后来想可能是“梅”,但没有再问,眉可能是个女人的名字,已经死了,葬在园子里梅花树下。我开始写古体诗,改了半天,还是决定写新诗,只记得其中的一句:她是一切真实中的幻象,一切幻象中的真实。

    25 是你的生命重要,还是我的真理重要?
    你的生命就是我的真理

    26 愿寒冬时节这条花开的小路还飘落秋雨和洒满人间风景的遗憾  (这句很混乱。。)

    27 我站在门外看你们,就像你们看着自己掘坟墓

    28 全球化的设计闭塞了听的能力,只能说,不能听。

    29 男人在书店外 女人在屋檐下静静地站着

    30 什么样的故事拥有开头 什么样的故事不需要结尾

    31 没有想象的日子 似走在白日梦的路上(不知何意……)

    32 要不是他远离到疏远 我们怎么会幸福?

    33 因为我那时每天都想保留想法

    34 每个人对于他所默契的那个人来说都是颗微星,他要求对方看起来既惊叹又安宁,这种距离……

    35 很多时候我们……还有时候把一个人……并不真的明白自己的意图,何为很好,很喜欢。

    36 当寻找出路的医生从梦中醒来时……


    还有几句话好像是别人对sieb的评价,有一句说“他每天花4个小时为导师著书”--另外一句只记了“追不上”三字,我倒是记得做过此梦,但忘了具体怎么说,大概是 他把车开走在赛道上 我们永远也追不上……这类。

    以上,可以看出我的梦有多么杂乱无章,也可以看出我睡觉有多累。

     

  • 可耻的人 - [La vita]

    2007-07-25

    曾经帕斯卡讲,人类不幸的根源在于他不能独居。
    后来又一个法国人法兰西院士尤瑟纳尔在诗里写,爱是一种惩罚,我们受到惩罚,是因为未能始终独来独往。

    前阵子我家小妹瘸了脚,虽然照顾令人不胜其烦,但总得来说我还挺高兴——不是幸灾乐祸的那个高兴,而是可以搀她走路帮她倒水替她拿东西的那个高兴。不只因为这是我妹妹,可以为另外一个人做事,不为了功利的目的,甚至无关康德的那个道德,仅仅是脱离了单个人的那种欣悦。她需要我帮她,她需要我搀扶才能走……所以我有时希望照顾人或者被人照顾,我想我怎么不感冒啊,怎么不扭伤脚啊,可惜我太本领,只能遥遥回忆一下幼时躺在家里打点滴的漫长下午。

    还有个漫长下午是大一时候,我陪yv去校医院打针。沪西的那个小诊所小得可怜,应该是深秋初冬时候天很冷还下着小雨,但挂吊瓶的地方开了空调还暖和,阴暗的小屋里坐着两三个学生。我也在旁坐着,忘了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现在她的脚好了,可以一蹦两跳了。我成不了谁的拐杖,更不能奢望一个拐杖。我重又成为可耻的人了,不寻找也不依靠,即使在开满鲜花的城市。

    ------附赠姐妹温馨对话-------

    夜间将睡,我在考虑明日去谁谁那儿早点还是晚点
    妹:无所谓啦。你要相信,你这人无论到哪都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我:那倒是……
    妹:除了一个地方,就是在我心里……
    我:T_T

    躺下后,我们面对面,我在发短信手机光映在脸上。
    妹:啊,这样看你好陌生啊,你知道像谁不
    我:谁
    妹:像时常出现在我梦中的一个少妇
    ……
    太可怕了我找不到你了,快恢复!
    我赶紧把手机关掉
    妹长舒一口气:我熟悉的那个姐姐又回来了。。

    她提出要看中国的小说,我扔了黄金时代给她,说大学生都喜欢看这个……
    一天后,她看完了,说,实在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说,要慢慢体会。。
    她:可能要等我也被当破鞋批斗了之后才能体会吧……

    ------独居的人可以绣花------


    十字绣的幽灵在我家上空徘徊,此为绣三扇图之常态

     

  • 疯了 - [La vita]

    2007-07-09

    突然晴天

    突然炎热

    突然突然突然疯了 

    为什么全世界不能都滚开还得要我滚开那就滚开好了

    另,我发现我该死的马克斯兄弟思维也就是自甘下贱已深入骨髓

    还有  那人也是

    总之  一个一个一个人谁比谁容易

    所谓  人·都·是·贱·死·的 

     

  • 帘外雨潺潺 - [La vita]

    2007-07-05

    除了历史的严格的篇章外 值得回忆的事实并不需要值得回忆的字句
    看到这句话,怀人篇刚写了八千字的我很是心碎。

    念起以前引过的罗兰巴特那句:“一旦明白人们并非为了对方而写作,而且我将要写的这些东西将永远不会使我的意中人因此而爱我,一旦明白写作不会给你任何报答,任何升华,它仅仅在你不在的地方——这就是写作的开始。
    就更心碎了……如果我不要真正的写作,我只想我的意中人因此而爱我,这可能吗?

    可能之事皆不可得。我想像蟑螂一样坚强的人一定明白,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无谓的写着一篇篇无谓的字,即使我对着你的字流泪又能如何,“积极进取赚钱工作打扮送礼吃饭谈话盘筹策划焦虑微笑和哭”,又有何用?但我知道拥抱总会落空还是会对绝望的世界顺服和虚伪,就让我继续虚伪吧,像你说的,亲爱的我终究是个俗人,这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的还有,我和你一样企求不可能的事情。我们都在路上,祝你一路顺风。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下面转换轻松话题---

    这是在cat老师那里看来的。。我愈发崇拜cat老师了,想我当年也是在fd新闻学院上过课的亚,怎么就没有遇到这么好老师>_< 再次感慨学院那么小网络那么大。老实说我喜欢看她的博当然不是关心教育行业,主要是关注其感情生活,太扯了,其实就是夫妻拌嘴和柴米油盐,酱子。

    面试所引起的误会及其严重后果 
     ·malingcat

           当年被“保研”,系里头一遭处理这种事儿,隆而重之地安排了高规格的面试。

    一字排开七位老师,各个专业都有,现在当然明白了,这就叫“学术委员会”。古典文学大家L老开头,儒雅地问我:“这位同学,《逍遥游》的开头……”“北冥有鱼啊”,我是双鱼座的,对这个有点熟。L老不动声色:“那么,《大宗师》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我有点含糊了,“相濡以沫”?L老不置可否。“《养生主》呢?”我开始晕了,“吾生也有涯,要不就是庖丁解牛?”“鼓盆而歌是在哪一篇里?”“大言闲闲、小言间间……”L老偏执地考我庄子,我的脑子里搅起了浆糊,唯一的意识就是:这回庄子砸了我的锅。

    还好,在我张口结舌之际,有人俯了L老的耳朵,告诉他我是要修外国文学的。他意犹未尽地留了一肚皮国学,往沙发上一靠、眯起了眼睛。

    老C为了挽回我的面子,开始考我“本专业”,但是气场已经形成,调子已经定了,那个考题越来越像百科知识竞赛的抢答题:“安娜临死前最后一句话……”“祥子给几家拉过包月……”“《巨人传》里那所修道院我不是问你修道院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是德廉美我问你这个德廉美修道院的门楣上刻着什么……”印象最深的要数这个:

    “《玩偶之家》看过吗?”

    “看过”。

    “中间娜拉跳了一段舞?”

    “对”。

    “那个舞是什么舞?”

    ——这回撞上了,我居然有研究,几乎是脱口而出:“塔兰特拉舞。”

    L老眼皮一动,老师们互相交换了一种我所不懂的表情。终于有人摆摆手,我出来了,看看表,这个文科百科知识测验进行了快一个小时。还好,不久放出话来,“一致通过”。

    三年过去……

    研究生答辩之前,作为导师的老C特意把我叫到家里、讲了一个道理:说有的考试像跳远,你能跳多远就多远。但是有的考试像跳高,你要一直跳、一直跳,直到有一个高度你跳不过去为止,所以挫败感在所难免。也是聪明人,点一下那个灵犀哗地就通了。轮到我答辩,不再挣扎,30分钟缴械,“请各位先生们指教”,顺利多了。

    直到那时方才恍然大悟,本以为我从三年前的面试中深刻地领会了母系的精髓——老C的口号是“文本、经典、新批评”,L老的表达叫“义理、考据和辞章”,通俗化的说法是“细致、认真、好记性”——但其实,我真正应该学的是“谦虚、谦虚、再谦虚”。L老没冤枉我,我还真的不懂庄子。想当年,老师们一定在想:介孩子唉,我该买菜去了,她咋还往高了跳呢,她咋就这么笨嗫。

    比窦娥还冤啊,我已经把人生中最美的三年用在了记住那些细枝末节上,还徒增长了知识的傲慢。在吃答辩饭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那个六月雪漫天洒了下来。

    下午面试,我在旁边做笔录,看着一个往高了跳的孩子,心生怜悯,写了这篇作文。

    -----------

    我妈认为看电视比看电脑对眼睛更有益她尤其喜欢逼我看又见一帘幽梦,当然了我小时候也是很喜欢看一帘幽梦的也是和其它小女生一样给费YF迷得七荤八素。但是现在这种作天作地的灰姑娘一夜之间变凤凰的故事真是太惹人厌了!还有个歇斯底里的姐姐,琼阿姨就喜欢写挑拨姐妹感情的戏,而且多半是姐妹之前抢男人。我看了一集之后就发现,这个戏肯定会把人看疯的。更可怕的是湖南卫士一天要预告一百八十遍,这对卫士的忠实观众我来说是个灾难。还有方中信神啊这个老男人还跟菲菲千岁情人过呢彻底摧毁了我少时心中理想男人的形象T_T 我妈又在喊我看了。。

    还有此剧的广告也是很让人抓狂的。。尤其是那个黄健翔对着麦克风声嘶力竭狂喊一阵你不是一个人,然后chua得拿来一瓶run饮料来喝,喝完后做惬意状,道:我的声音需要。。润!然后出现瓶上大字:润!

    就这样,珍爱生命,远离hnws。(明日4进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