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常做这样的梦。最近的一个是这样的:在一个阴暗华丽的古老建筑的某一层,一场敌我双方的战斗即将开始。我是正义的那一方的,我们这边的首领是孙悟空……但是我没见过他,只知道反正有他罩着-。- 邪恶一方似乎是某种水中妖怪,姑且叫它们水妖,此次前来领导作战的是首领的儿子。起初他十分嚣张,以为必胜无疑,后来发现原来中了圈套,打算撤退,临走前挟持了我,不过由于我不是什么头目,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就打算把我关到某个阴暗地不为人知的困死。我当时甚害怕,心想这样仗打完了也不会被发现,故奋起抵抗(差点被他掐死),最终也没有让他把门锁上。

    然后这时我发现他受伤不轻,再回到刚才打斗的场所,竟然一个人也没了,连尸体都没有……我们开始下楼梯,一层又一层,此古老建筑有点像城堡,不过里面宽敞的很,有时候会遇到别的人上楼梯,还有一次看到一群穿旗袍的姑娘。最底层是一酒吧,出来天很黑了,还下着雪,问了一下没人知道战况如何,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哪儿去了。水妖君打算回家,注意,开始是他挟持我的……但由于他伤势欲重,逐渐变成我搀着他了。一路艰辛那,也有开心的事情,有一次过某条河的时候,他从桥上跳到旁边的木板上去玩耍——水妖嘛见到水总是很高兴的,但是我担心他会掉下去,站在桥上拉着他的手看他玩……其时由于连年战争,生灵涂炭。。河水都是混了泥水和血水的。

    后来我们还看到了原子弹爆炸-。- 在北边远远的,还是两颗……两朵蘑菇云在空中绽开,汗。那时候正好经过一座城市的本来应是繁华的街区,但此时空空的,这时我看到一个商铺门口站一熟悉的身影……那人似乎是我的旧相识>_< 他的角色设定是时时刻刻以国家人民为己任,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故此时他的脸上刻满了仇恨和沧桑和悲壮……因此我觉得他长得很像周润发(我平日对周润发大叔一点也不待见的),总之我慌了一下,生怕他看到小妖怪,因为不管怎么说小妖也是人类的敌人,虽然原子弹不是他们投的……正好这时一群从北方逃难过来的人从大路上经过,很多人,携带着风沙,我转过身抱着小妖,一边挡风一边挡视线。

    快到他家的时候,我们坐在路边休息,小妖把我的下巴还是上颚给打掉了……此人很喜欢恶作剧,之前也发生过不少类似事件,让我很愤怒。比如,我穿的白衬衫,沾满了血,我说你看都给你弄的,他就什么也不说再多蹭一点。。甚至蹭鼻涕……恶心吧,我也觉得很恶心,但是我做梦的时候不觉得-。- 后来他打掉我的上颚之后我更愤怒,可是话也说不出来,伸一只手出来问他要纸巾,他给了我一片塑料……我气得扔到他脸上,他嘻嘻一笑换纸巾给我。这时经过一个小女孩(因为已经到他的地盘,我估计这小女孩也是个小妖怪),站在那里看我,小妖说:我把她的上颚给你换上吧……我正要阻止,小女孩自己把上颚敲下来了-。- 。。。。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相当恶趣味了,然后我就醒了。迷迷糊糊的,想了半天,才想出来刚才做了个什么梦,然后很伤神的,因为我在梦里很喜欢小妖怪,所以我十分怀念我拉着他在河上玩耍的时候,以及人们冲过街道我在风沙中护着他站在路边的时候。

     再前面的一个梦,是一群从天上驾飞机而来袭击我们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外星人,长得倒是一样的。又是被绑架,几次欲逃走都未遂,后来感情愈深。到最后,那人说:你走吧。我就走了,但刚走下到电动扶梯上(似乎是在百货商场),就后悔了,赶紧逆电梯方向向上跑,但是他已经不在了,又跑到我们刚才经过的路口,还是找不到。我突然想起在哪里看到他的电话号码,赶紧拨过去,试了一遍又一遍……怎么都打不通。然后就又是醒来伤神了。

    类似的情节那是屡屡出现啊。更久之前,在中学时候编派的一个姑且可以称为武侠小说的故事里,当时我和密友一起写,我编的那一部分里头,果然还是有某小姑娘a被叔叔辈的大反派b(不过那个大叔倒是诸多反派人物中最正直的一个-。-)绑架,一路从姑苏带到蜀中,就暗生情愫这样的情节-。- 不过很纠结的,此大叔看上的是其大嫂c(也就是邪恶帮派头目d的妻子,邪恶头目十分残酷无情,但据说年轻时候曾和小姑娘a的母亲e有过一段),大叔的老婆f则和这个邪恶帮派的若干人物ghl勾搭,反正关系复杂。。反正小姑娘a最后死了,定然是在某种场合下为了救大叔b。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老做梦,或者有也不记得了。

    社会学家的分析似乎是受俘者在特定条件下的心理变化,条件还很苛刻,一条又一条的。不过我这样的人充分证明……即使没有特定条件,此种心理还是常存于心啊>_< 同学们,你们还有人常做斯德哥尔摩的梦吗……

  • ·八十八夜の別れ霜

    今天一大早(那是因為上午有課,一星期就起早這么一次)就看到更新的天氣短信特別強調了一下今天是“八十八夜”,此語指的是立春之后八十八夜,采摘新茶的好日子,同時夏天也要到了。記得很久以前,我在同濟的圖書館翻看一本關于俳句的小冊子時,里頭就有不少提到“八十八夜”的。說到立春,最近常在地鐵站看到巨大的廣告牌上書“立春”二字,不知何意,可以確定的是跟電影沒有關系……誰來教一下。

    我爸前日竟然稱五一假期他將攜我媽去找我妹在中原一帶玩耍,然后問我有沒有假期。我只好解釋每周只有2天有課,總是像放假一樣。而且,此次連休的時間完全在我課程日之外,所以是一點便宜也沒有占到。即便是有課的日子,比如今天,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圖書館睡覺。沒辦法,圖書館的環境實在太適合睡覺了,窗外綠茵環繞,小桌子都放得隱蔽,配以小臺燈,坐不了十分鐘我就睡著了。不過昨天沒這么清閑,昨天一半的時間都在找東西。

    ·失物招領

    《單向街》里有一篇叫做《失物招領》的,日譯叫做忘物取扱所,我在書上看到頓覺十分親切,再沒有比這個更熟悉的詞了。失物招領處是個沒多大用處但是到處都是無所不在的地方,放在那里的東西沒人去拿,真的像我這樣想去找的,多半沒有。我丟過的東西比如傘、入學式入場券、入學許可書、學生證、鑰匙……等等,其中有的找回來了(不是在失物招領處),有的比如入學許可書之類的,就沒有再找到。

    昨天最開始我拿學生證領了計算機系統的密碼信。然后去超市、去教室、換教室、去食堂、去圖書館,這時發現學生證沒了,想來想去最可能丟的地方是領密碼的地方,去找,已關門,就順便在情報室用了一下電腦看看丟失學生證會有何后果。繼而沿路返回:去食堂、去超市、去教室1,都沒找到,教室2本來已不報任何希望,但卻在我坐過的那把椅子下面發現小卡片安然躺在那里。大喜,又去圖書館,書架間逛了半小時之后發現密碼信沒了,先朔及書架,繼而又沿路返回……最后,當然了,它安然的放在我在情報室用過的那臺imac的可愛的鍵盤底下。情報室也是有個小小失物招領箱的,它還沒有來得及被放進去。

    ·熊貓君

    下午有一課是近代外交文書解讀,即把總理衙門那些半文不白的漢文用日文訓讀再加助詞念出來,此事本來就聽得我很抓狂,后來不知為何出現panda一詞。它詭異的出現在琉球、臺灣、長崎等詞之后,以至于我以為這是個地名,問旁邊的張桑,他查了一下,無果。然后說:該不會是熊貓吧……但是。。何以熊貓君會出現在琉球事件和長崎水兵事件當中呢,當時大為費解。

    結果說到熊貓老師很上興,又講起北京政府欲送臺灣政府熊貓被拒的事情,又講起很多送熊貓的事情……這時,一個學生,一個中國學生問道:中國政府為什么喜歡送熊貓呢??老師就讓一個專門研究熊貓外交的師兄來解答,原來真的有專門研究這個的哦!后來此學生又問及:熊貓難道是西藏特產嗎?(-。-)為何屢屢與zd聯系起來??研究熊貓的師兄很篤定的說,中國一共有多少多少熊貓,百分之多少在四川……令大家佩服著笑了一番。

    回來后看到SK君的blog才知道,原來今天突然提到熊貓君是因為陵陵,在此悼念一下,也感謝它對兩國人民交流和市民社會之溝通作出的貢獻,后面這句是泛政治化的典型,請務必謹防!

  • 恨嫁心 - [La vita]

    2008-04-26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遇到的比較熟的人里頭,小夫妻越來越多,不是剛結過婚的,就是快要結的。

    某次上完課之后的飲酒會,旁邊坐一面目清秀的中國小姑娘,她與對面同學不知在談論什么,只聽到對面說:這樣起碼你爸媽不會擔心你嫁不出去了。她答: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也未必嫁得出去啊。甚可愛,令我不由得與她對飲一杯。但片刻之后得知, 此人幾天之后要去京都拜訪未來公婆了。

    另外一次課后的飲酒會,此事說過了,旁邊坐的小師姐王桑也是新婚不久,后來的一次火鍋會上其夫辛桑也有出席,還是老鄉。那次會上,小夫妻好幾對,還都是中學時候就認識的。此事讓我有2感想,一是,中學時候老師家長說什么早戀不長久完全是胡扯。二是,我很想結婚!

    今天, 長野回來的車上,邂逅一對男女。說來甚巧,來時我們并不是坐在一起的,我旁邊坐的是王、辛二位,但他們有別的行程先走了,而那兩個又是前面座位被人坐了,故坐到我旁邊來。搭話之下,驚現此二人是00級同濟的,在此處邂逅同濟校友已屬不易,還是文科的(那師兄說:正常人本來就不大會去讀同濟文科),還是一個學院的,還是一個系的(那個系就我們兩個專業),遂感慨世界真小。再幾分鐘后得知此二人也是小夫妻,女的在慶應讀m2,男的剛畢業,男的很可愛,上午手持dl與奧姆真理教麻原彰晃的會談照奮力宣傳揭露其反動本質,但卻被我們這邊的頭給攔住了。我們的頭相當之克制。

    總而言之,想結婚的時候卻沒有相手,也是人生幾大無奈之一。誰都不能打消我的積極性,誰打消我跟誰急。

     

  • 而已 - [La vita]

    2008-03-14

    许多话,只是说说而已。
    许多字,只是写写而已。
    许多歌儿,只是唱唱而已。
    许多事儿,只是想想而已。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 为了潜心做学术女,昨日我定了7点的闹钟并准时起床(在过去的半年内我极少10点前起床)前往遥远的政管学院去听8点开始的前四节课。前一晚室友建议我坐公交车,两站路坐到颐和园路东口然后导车,再两站路就到了,只恨我未能采纳,饿着肚子狂走了四十分钟才到,期间还经过一篇废墟,两侧是堆得很高如煤山一样的土丘,土丘上各有一棵枯树,上面落满了大鸟。一阵风吹过时只见黄沙满天,大鸟四散飞起,待尘埃落定时又纷纷停在枝桠。

    就是在这样一个阴暗尾索又偏僻的角落里座落了华丽丽的廖yk还是廖ky(?)楼,无奈我到的时候还是晚了,教室门紧闭,且此处构造又是学生全部面朝门坐的,我本来就是蹭课怎好意思进,只好在旁边一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晒太阳。顺便参观了一下此新式建筑,中空的中庭让我想起瑞安楼,不过太矮了空间又狭窄完全没效果,尤其是在感受过tj华丽丽的21层顶楼之后。到11点时,我想,这样连上三个小时都不下课的班太bt了,不进也罢,恰好我所在的教室刚进来一个帅哥(教室内只有我们两人!),但这时他们下课了>_< 我只好溜进去,果然见每个人的桌上都放了一两本不一样的书,大多是译林人文系列、商务系列的,旁边一人假装放了本韦伯作品集,其实在偷偷看tofel词汇。

    第四节已经到中世纪了。这位老师原来是要在今天的四节课就把从古至近代的民主故事讲完,模式是讲到哪一段的时候介绍几本书。到法国革命的时候,他突然问某个同学:xxx,我让你借的书你借到没有??xxx说:呃……我下午再去图书馆。老师:不是那一本,这本你不是说图书馆没有吗?同学:哦对,那我下午去国图。“不是说国图也没有吗?”“……我再发邮件给xx 让她复印了寄过来。”“办事一点都不利落,你快借到我要看的,关键是,我想把它翻成中文。”-。- 大家都欣然地笑了,话说此书还是很牛的,初版于1800年的比较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小书。

    总结部分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好的政体都是相似的,不幸的政体各有各的不幸,千奇百怪。而这个“相似”指的就是Mixed Constitution,古罗马中世纪到近代,都贯穿了这个故事。要这样说的话《控制国家》这本书讲的也是这个道理,李强老师学的算是英国政治学传统,把混合放在了共和之上(我的理解)。讲完他让大家提意见,说只是自己的小想法,还没有完全想透彻,希望大家说说有哪里讲不通的,大家都沉默。他说:aaa,你来说说阿,都博士后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旁边坐的小姑娘是博士又后,赶紧偷偷瞄了一眼,果然是不可以称为小姑娘了。aaa笑笑,说没什么意见。他又问:bbb,你呢,学哲学的?bbb:没有意见。。倒是受了些启发……又问ccc是学历史的,答曰:很受启发。老师就很汗了,不再指望。

    唯一的意见是另一历史系学生提出的,她觉得——因为之前讲到美国革命和制宪会议时,他说,不明白为虾米senate要翻译成参议院,元老院就元老院嘛,想当年13个州的26位大腕聚集在小黑屋里开会,他们哪里是“参议”??——senate翻译成参议院是符合现代语境的,等等-。- 李只好说,我这么讲不过是想让它dramatic一点而已。。。

    当天晚上99同学正好发短信跟我说,在看历史剧rome,觉得美国跟古罗马的政体很像。能不像吗,就是学着来,制宪会议的时候讨论国家头头的时候用的词一直是executive,后来讨论完了交给律师去起草,才换了个词变成president。不过他说电视剧里头没有表现公民大会这个混合政体三驾马车之一的重要机构,君主、贵族、平民,一个都不能少。(听说此剧里头有苏格兰帅小伙,令我颇有兴趣,虽说是美国出钱,剧本什么的定然是bbc搞出来的,历史剧还能看谁去。英国男人就是帅啊,所以说学院奖今度的英国男加法国女的组合还是很有眼光的,讲全球化的老师举例子会说:你们看,其实全球化并不是美国化,因为美国也在全球化哦……)

    ----------------折腾记------------------

    上面这段写于一周前,不过后来电脑挂掉等诸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发。说起来我真是能折腾,被同学用过移动硬盘之后中了某病毒,开不了机,进不了安全模式,重装都不行。想过拆下硬盘,可是我拿小螺丝刀拧了半天拆下来的那块发现不是-。-想起n久之前装过红旗5.0,就找出盘欲重新引导下,但怎么都不行,不支持sata硬盘,奇怪了真是上次怎么好装的。于是去同学电脑那里想再下个别的,ubuntu那么红我们楼下好几个宿舍都门上贴了此贴纸,继而发现同学那里国际网上不了,就又下了6.0,然后去外面刻盘,跑了N次才成功(期间去了人民医院照顾某白血病儿童的妈妈>_< 在某助学网看到的志愿者需求,只能说我很闲。),装好,发现还是很好用的。只是ntfs格式的盘都无法挂载,因为之前是非正常关闭的。我不死心又下了某win pe,这回可以在自己电脑上刻了,然后发现连从光盘启动pe也是不行的,唔,继而很有探索精神的把那张盘里面dos工具箱里所有的东西都试了一遍(包括用那个很费劲的ntfs查看工具试图找到c盘里scrapbook文件夹。。但是没找到),终于找到一个管用的把c盘格掉,在这个过程中竟然把分区表给弄坏了,etx3分区没了。。于是装好了温查皮之后又重新装了一遍小红旗,最后都搞定了,开始折腾firefox。。

    想我以前都把Application Data下面ff的文件夹备份好的,这次却找不着了,备份好的话复制过来就省心了,现在又得一个个扩展去装,地址栏也没有了熟悉的下拉菜单,密码还要重输,书签只有07年底的备份,我的ff书签是个极其繁琐的东西,不但书签数目极多而且有层层文件夹事无巨细分类复杂>_< 现在遇到的问题是ff3装了nightly tester tools之后就老是崩溃(重装之前无此现象),不装吧某些重要的扩展又不能用,用ff2吧二者又老是打架,总之盼达人帮我解决此困惑。

    最后通告大家,春天将至了,湖冰融化碧波荡漾,柳枝吐芽白日暖风,贴首《北京之夏》送送漫长的冬季

    别了旧牵挂 如能寻觅我新的牵挂
    两脚走遍长安街
    即使最后遇上风沙 谁又怕


    (我都不知道这歌儿还有国语版,贴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此链接是国语的,而上面那句歌词是粤语版的。国语版唱的是:

    三里屯满街华灯
    总会有个人能为我作证

    纵然是冬天
    也在他身边遇上夏天
    携手三环走一圈
    哪怕最后风沙扑面
    迷了眼

  • 绿色 - [La vita]

    2008-02-15

    从秋天开始基本上没见过什么绿色了,我说那种干净的鲜艳的浓郁的绿色,只有灰不拉几的松树之类点缀在灰黄的枯草之上,连图书馆大厅的地板都是灰色的。十分想念绿色,尤其是当我看到下面这张图片的时候

    当时我正躺在草地上,这群小姑娘走过来说话,那天拍毕业照,其中一个小姑娘递给我相机,我就半躺着以十分困难的姿势拍了她们吹弹可破滴如花笑靥(她们在哪里呢?)。如今我坐在空荡荡的寝室里对着北京灰蓝的天灰黑的树和灰色的高架路(虽然我以前宿舍也对高架,但中间隔了一片翠绿的小林),怎能不思念那甜美年华和梧桐绿叶间倾斜下来的阳光捏。

    -----还有黄樱桃----

    来京路上有些晕车,拼命思考能让自己不晕的事情,突然间黄樱桃的滋味涌上心头。那天我和室友西瓜女起大早前往浦东某偏僻之处,下小雨,六月份总依恋雨点,浦东的乡村风光格外动人。也经历了公交车莫名停车,售票员下去给司机买烟又小聊片刻才走的事情,而且也没将我们送到终点站就把我们赶下车说不远了自己走过去吧……当时我和室友十分惊诧,如果先在北京呆过就决计不会那么大惊小怪了,此处公交车司机和出租司机一样的大爷并富有批判精神。见到她哥哥,这位大哥听说我将进京读书十分鄙夷,做为一个精明的浙江商人他充分表达了对首都的鄙夷,又随大哥去机场接她姐姐,那位大姐从大连来,然后,主角登场了,大姐带了无比鲜美的黄樱桃!

    于是,从藏在稻田之间的某工厂出来,到张江那些空无一人的有着古怪名字的马路上,再到开得比电动车都慢的大桥N线,我始终口不离樱桃。我清楚地记得那个诡异的空无一人的路口,我们俩看着红绿灯走过来又走回去,有好多空的公交车停在那里,但就是没有人……有小雨,我才不管有没有人,我只顾自己吃樱桃。

    那天终于回到宿舍时已经太晚,没有来得及送王美丽回家令她大怒。然后99大哥还在可爱的大活小广场拿着一瓶红茶等我,其后我们赶往五角场吃了一顿饭,我给了他一颗槟榔,也不知这大哥吃了没有。回忆完当日发生的诸多事情,大概已经从沧州到天津了吧。

    学校里的路上行人不比平时少,只是少开了许多食堂,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尚未关闭者吃饭,看着外面的来来往往者,男的把手费劲地搁在女的肩上或者腰上,不禁感慨此动作对天气要求很高。夏天又热又潮,汗搭搭地看着都难受;冬天尤其是北方寒风凛冽,大家都穿的跟熊似的,隔着厚厚棉服搂肩膀那又是十分吃力。唯春秋适宜之,冬天麻拉拉小手算了,夏天,拉手都嫌麻烦——当然了,有空调和暖气的室内另当别论,有三脚架和照相机的室内更加另当别论……

    补一张毕业照那天,看到外套口袋里的小海豚猛然记起那天还丢了手机,就在这照片拍过后不久。那是去年丢第一个手机,后来又丢俩-。-

  • 论文体 - [La vita]

    2008-01-03

    最近忙于期末论文,此处就疏于更新了,而我所谓的“忙于”指的是基本上每天写个五六百字>_< 一共要交两篇,在我的同学们看来这是比期中作业还轻松的东西,她们大多以每天五六千字的速度完成比我多得多的任务。我是那么地没用,即使是这般速度也大多时候对着word的窗口发呆,后来我发现,我应该像写博客那样开一个无标题txt文件,果然对着记事本的窗口我就可以稍微有点思如泉涌了-。- 对我来说另外一个区别是,博客体总是尽量用短句,而论文却要写很多长得一口气读完要憋死的句子,长是因为定语从句状语从句一大堆而非像某些人那样喜欢把许多短句连起来不加标点。所以当我看到,读科社的室友写一篇马克思论全球化的论文,某段开头一句话说“马克思认为全球化会导致异化。”时,大为惊讶,使用中文写成的论文中一句话中没有逗号是多么少见啊……

    说到论文体这样东西,无非就是把同一个意思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反复讲述。中国人这样,西方人也这样,不过前者连不同方式也用得很拙劣。文章长短在于你能想出多少种方式来,想得多了就成了数百万字专著,意思还是那个意思,所以做文献综述就是拆穿他们的,一本书麻几句话说完了。另外我还喜欢咬文嚼字,不是追求准确性,而是追求多样性,同一个词要说那么多遍呢,例如:

    主权-主权理论-主权原则-主权模式-主权逻辑……
    暴力-暴力迫害-暴力行为-暴力原则-集体暴力-形式暴力……
    社会结构-结构因素-行为结构-行为的结构特征-国家权威结构-政治结构-观念结构……
    主权国家-民族国家-现代国家-民族国家体系-国家体系-现代国家体系-资本主义国家体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_<
    诚然如此-确实-毋庸讳言-自不待言-不言而喻-显而易见……>_<
    相互渗透-互相交叉-并行不悖-互相支撑-相互依存-互为表里-硬币的两面……>_<
    重要作用-因素-要素-关键角色-将重点放在-演进-演化-发展-兴起
    探讨-讨论-研究-探寻-探求-寻找-试图-尝试-阐明-阐释-说明-指出-论述-论证-分析……

    另外还有些词儿,比如把习惯说成惯习,语言说成话语,继承说成承继,方法说成方法论,xx说成xx主义或xx性,任何事情都说成是“结构”,也都是人们常用的伎俩。

    鉴于我对论文体有以上心得,以致于我的室友们纷纷来问我找角度,其实我对内容又没有研究的……甲让我讲文革,我口若悬河的讲了半天同时扔给她大量书和论文时,她说算了不写了。乙让我思考中国的多边主义,我说了很多角度都被她否决,她说:要跟中国外交沾边的!我说,我不知道阿。。我从不关心中国外交的,她说那你关心啥。我说,关心……正义和真理--马上被pia飞。

    用记事本虽然亲切,但是事后添脚注变得很麻烦,这时我就想起那些个学者们总有个核实完整注释的秘书是多么的有用。今天下午在院图觅马克思大叔的一篇著作时亦想到这一点,因为院图只有全集又无索引,我从第25卷(中间数)开始往前找,一直翻到第3卷才找到,那个崩溃啊。意外的是,还在第三卷中发现一古老的小纸条上书:任军峰 单人 双人间……而这个任君正是我本科同学现在复旦的导师……时空交错间深感图书馆是多么有趣的地方。

    感慨结束。今天在图书馆一下午编出来的话还没有这篇博客的三分之一多>_< 以上。

    附图之80年代氛围的冬日萧条景象,与全民健身的热情滑冰者

    新年新气象~附没有小脑的张xx自爆一张。吾之没小脑不仅表现在连站立都无比艰难,还表现在毫不犹豫地拖累同去友人上>_< 在我将倒而欲倒之时人把我接住了但我把他拽倒了,于是那可怜的孩子手被冰划破血溅当场而且一直留到校医院>_<此事使我认识到,以我的智商无论如何不能独自去了,而且目前也没有熟练者肯带我,我一般会把人家的胳膊摁断的,所以回家前提高平衡力的计划定然是要可耻失败了,

    说起来,2007年的最后一天还是很丰富的。滑了冰,听了新年音乐会还是从票贩子那里低价购得很前排2008的vip-.- 游了后海第夜色吃了烤肉,零点时又经过教堂正好在高高台阶上看人们倒数。2008年的第一天我整个下午坐在窗前晒太阳吃瓜子喝茶,直到十分不舍地看太阳离去,相比较07年第一天的凄风苦雨(那天我一时兴起去听了一个考研讲座>_<打一把小破伞去一个冰冷的、当然也是阴暗猥琐的破教室),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年花更好,不论与谁同!

     

  • 谁画出这天地 - [La vita]

    2007-11-10

    又画下我和你

     1、单向街

    再一次去单向街是因为张亚东,非常腼腆又善良一人。那天下午大家坐在院子里,每个人都冻得发抖,主持与嘉宾二人更是裹了羊毛毯作喇嘛状。他说的主题是啥我也忘了,就留心有几次谈到菲菲,末了拍照时终于鼓起勇气很没有水平的问:最近有没跟她联系过-.- 回答自然是毫不出意外。

    不知道谁问起盗版,他笑称自己是某著作权xxx协会的理事,但是怎么也记不起那协会的名称,也不知干啥的。他说一点儿也不介意人们听盗版,这个无所谓。还说他有时候在地铁上看到年轻人戴着耳机,眼睛望着远方,反正是什么也没有看,他不知道他在听什么想什么,但就是特别喜欢这个画面。

    后来的某天我在一个混杂的商场丢了手机,我不知道这什么意思,每次都是当我觉得手机没什么用的时候它就丢了。事实上它被偷了。于是破财消灾我把还有的钱通通花掉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打算回去,心情低落地走过一个地下通道去乘公交。地下通道还是有个年轻人弹吉他,声音很好听,眼睛也望着远方,我想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从他旁边经过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是到了快走到头的时候,黑暗的通道有红色的光照进来,可以看到上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高楼反射的晚霞。我听到他唱: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于是停下来,听了会儿,把手里拿的各种物品放在地上,翻出为数不多的零钱折回去。他仍然自顾自的,也没有看我一眼,但是我很感激。

    2、圆明园

    圆明园没有想像中那么荒凉,但是风大得让人寸步难行,福海真的很像海,尤其在西山和午时下弦月的映衬下。在大水法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兵哥哥(或弟弟)对同伴说:我现在真他妈的想炸了大英博物馆……

    3、北京论坛

    学术论坛都是混吃混喝,这是一点儿没错,连志愿者都跟着混吃混喝,代价就是每天六点钟起床,在零下2度的早晨穿裙子站风口赶人上车。第一天还有不少代表说:so many volunteers……后来人就越来越少了。

    说起来,来的四百多号人怎么着都是教授校长什么的,生活常识差得不是一点点,思维还特怪异。某天早上我赶人上车时,一辆车满了,就指点一中年男子去另一辆,他很疑惑,后作恍然大悟状:It's Shanghai forum,That's Beijing forum! 然后乐滋滋的去了,我大冷天也不免要一滴汗,他从哪儿想出shanghai forum的呢……开会时我就晃着听听报告,等着吃茶点,在“孔子与苏格拉底专场”门口站着时,一老头以为我是管会场的,很客气的说:同学,这位是首都博物馆的馆长,能不能给他找个椅子坐…… 我很汗颜,忙去跟另外一个会场组的同学说。收获也是有的,就是头一天大会堂的晚宴上有幸与帅哥同桌(文末附有偷拍图),一个中文说得很好的美国人,为了让他说的更好,我教了他“饕餮”一词。

    4、dreamer

    最近持续幻灭,决定做个有理想的左派青年。
    对于做人来说,隐忍是好的,愤怒是不好的,我一直都这样。
    对于政治来说,审慎是好的,激进是不好的,大多数政府都这样。
    对于自由和正义来说,行动是好的吗,自说自话是好的吗,所有人都不怎么样。

    1968的流行认识现在还是如此:学生们,被锁在一个只能死守教条否定学习的现在,还被要求和以欺瞒为务的大企业好好合作,配合永续生产但不要提问题,配合永续消费但不要找答案。

    我不要和大企业合作,不要配合生产,但是,要配合消费。我的梦里头除了革命还有物质,有银饰有羊毛裙有手机披肩风衣和数码产品。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梦都以悲剧收尾,除了一个与百毒君在龙门客栈的天台跳舞跳到笑醒和后来的一个99兄在某大型演出演唱沧海一声笑给他妹妹我。这是近期最有趣的情节。 

    (我刚丢的那个手机的特点是,拍照普遍偏暗,所以如果天显得特别蓝的话,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天气的问题,是手机的问题。当然那天天气确实不错)
    这位先生是83年生的,已是北医的访问学者,啧啧,真是又帅又有才 
     

    末了附一张自曝!我为了xx以明志特跑去将无名指涂作蓝色妖姬状。店里没拍清楚,蓝底的白色梅花,窃以为那小姑娘画得还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