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车 - [La vita]

    2009-01-23

     去年的今天在火车上度过,我经京九线回家过年。虽然当时南中国交通可怖,华北平原倒是晴空万里,偶尔看到薄雪覆盖的田野,只略有荒凉之意。当日在火车上丢了一顶帽子,虽然当时收到的短信讥讽道“您丢东西,那多新鲜啊”,可是其实到今天我已经有一年没有丢过帽子了(这种话听说不能说)。甚至连丢在成田机场的帽子都找回来了,这大大鼓励了我买帽子的热情。

     今天还想起2005年,那一年在游戏中告别一些人,在现实中认识一些人,其中与火车有关的,是二姐(消歧义:二姐其实是位大叔)。

     四年前,旧历的2004年年末,也就是西历2005年的年初,我经京沪线-陇海线回家,夜车,看第一本德·波顿的书《哲学的慰藉》。天晓得几年后坐新干线还是看他的书,德·波顿君真是火车旅行必备。大概凌晨五六点时到家,我下车时把那本书忘在了火车上,但是我幻想能把它找回,因为我曾搭讪坐在我对面的一位校友,唯一的线索是我记得她是山西人。后来我在学校bbs某个山西地域帖里发了一个信息,并不抱太大希望。后来竟然真的收到回信,是当时还不算大叔的二姐称,他认识的一位小姑娘拿的似乎正是这本书。后来,我竟然把它找回来了。不过再后来,此书在我寝室的小型火灾中被烧毁,它的命运似乎部分地阐释了它的内容。

     到了夏天的时候,回学校前一天在qq上闲聊,得知二姐将和我乘同一次的陇海线-京沪线的列车去上海,我事先幻想了一下此人是否足够强壮能够起到搬运工的作用,不过事实证明我也没有太多的东西要搬。总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姐,在11号还是12号的软卧车厢的过道,伊迈着后来被称为frjj的步伐摇摇摆摆地从我面前走过去,几分钟后又走回来,说:“你是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我忘了……

     可见我们与火车很有缘。所以我想如果有下次见面,我应该乘传说中的京沪高铁去。而如果二姐能够在研究CANSJA写各种啰嗦长文练字抄书读马克思编诗歌约会泡妞看日本成人电影之余有空去传说中的火车站接我的话,那真是再幸运不过了。

  • 新年会 - [La vita]

    2009-01-10

    今天去一个新年喝酒会,堪称我参加过的最学术的一次饮酒会。参加者包括导师和众同学,鉴于他们说的话我大多听不懂,索性就不听了,只顾喝酒吃菜,偶尔会听到一些熟悉的人名和大学名……查尔斯泰勒、桑德尔、沃尔泽、罗尔斯、马克思、黑格尔、谢林、波考克,剑桥学派,拉斯基,bulabulabula,再偶尔听到一些大词,诸如“法哲学的危险性”、“市场的伦理价值”之类,小词和虚词就完全不懂了。这是新年会吗?还是在上课?好在总有别的事情可做,我就不停的吃啊吃,生鱼片和烤肉永远是最爱,恩,还有冷豆腐。但偶尔会突然被问起,某轮,说起什么“道德的标准和政治的标准不能共生”之类,我觉得老师已经喝高了,突然转头问rr坐在一边的我:你说,政治是什么呢……

     其实老师也是很喜欢上网的,尤其喜欢youtube,说到什么某某学者就加一句“他的视频youtube上找得到哦”……“这个也有哦……”“youtube真是好东西啊”;对wikipedia亦有诸多可以从市民社会角度分析的利点;还老喜欢八卦在场另一位同学的BLOG(Modest Comments on What I Have Read),说到这位同学Ohi君,和我一届的学术男,人写博客全是书评,我写博客全是八卦(很搞的是,我们共同认识一个小姑娘学术女,该女子在学西班牙语并打算去南美留学,饭后这位Ohi君说,下次我们三人一起去看切·格瓦拉吧…… 我一点汗,说已经看过上半部啦,29岁那个;他说没关系,还有39岁的别书呢!)。另外,又笑谈Amazon上面他的书的读者评论之恶评(刚刚惊现那书还有podcast。。真时尚啊),继而说到Amazon买书的运费等问题,听到了此等实际问题,我一阵激动,心想终于可以插话了……但刚发表了一点意见对比在Amazon.com买东西和在Amazon.co.jp买东西的对比优劣,大家已经转向市场经济在私人领域的public value啦,于是我觉得以我大妈的逻辑还是不发言为好。

     尤其让我诧异的是,大家不过是出来吃饭而已嘛,为什么每个人的书包里都背了几本书出来故意震慑人呢?这个是蒂利的新作,那个是约翰基恩,我都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一本《永久和平论》的时尚读本,附上江国香织濑户内寂听(总之就是两个很红的女作家,前者是可称美女的阿姨,后者是翻译源氏物语的女尼老太,也做电视节目主办杂志之类)的推荐,有一半是摄影。一篇虽然不是很哲学的哲学论文,就成了流行读物了,不过做得很漂亮。Amazon上也是好评如潮,当然不可避免的,也有人出来说因为追求易读性而和原文差太多。

    后来,说到某人,突然问我:马基雅维利读了吗?我弱弱地答,只有一本…… 后又想论李维也可算上,但不知该标题日文怎么说,于是讪讪的转移话题,装作很求知若渴的样子说:到底什么是马基雅维利时刻呢?一位师兄就很激动的出现了,bulabulabula地大讲一通仿佛他比波考克还熟共和主义。

     后来,不知说什么,老师突然问我:有没有听过xxx?我不解,他就写在纸上:脑卒中。我一惊:啊?谁啊?众人汗,原来他们在说脑死亡的伦理问题。。。

     就这样,从六点钟到11点钟,让我在几乎等于白噪音的环境下熬了五个小时,还错过了观察大圆月的最佳时机。但是出来小店看天空,还是觉得很大,于是我开口道:今天的月亮是12年来最大的哦…… 众人一愣,说:是你这么觉得吗?还是听人说的?待会儿回家没问题吧……

    ---------------分割线-------------------

    刚才又去看了下那位学术男的blog,除开政治理论的文章若干和旅行札记若干以外,下面这篇“初春庆贺”觉得很有意思,符合新年会的主题,拿来呼应标题,转载如下:

    「共生」へのメッセージが問われた昨年。それを頭に置きつつ、今年はラスキに取り組む一年にしたいと思います。今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牛 になる事はどうしても必要です。吾々はとかく馬になりたがるが、牛には中々なり切れないです。……世の中には根気の前に頭を下げる事を知つてゐますが、火 花の前には一瞬の記憶しか与えて呉れません。うんゝ死ぬ迄押すのです。それ丈です。……牛は超然として押して行くのです。」                        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久米正雄への手紙
                                     

    2009年元旦  akai1127ohi 

     

    (题图为那本书的内页,摄影是广岛的原爆纪念馆。网上的介绍如下:原爆圆顶建筑位于1945年的原爆中心点,是广岛产业奖励馆(Industrial Promotion Hall)残存的骨架,矗立于广岛市中心。 1945年8月6日,美国空军在广岛丢下原子弹后,市中心只残存这座建筑,此后它就以这副轰炸后的外观保存下来,作为这场残酷战争的见证,1996年并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 jetztzeit - [La vita]

    2008-12-29

     虽然是没什么可写,不过我想起二姐的话,说既然每年都写,今年不写就显得今年太那个了,虽然今年已经很那个了……我也感同身受,同时还回忆了一下记忆可及的范围内的事情。五年前的今天,来福士底层拍一种很大的大头贴——因为身体也很大,我很怀疑那还能不能叫大头贴,另外那店恐怕也早已不再。两年前,复旦商业街上的绍兴饭馆,黄酒暖心。一年前,地坛书市,在凌冽的寒风中冻得几乎失去知觉。

     至于三年前和四年前就消失了,没有任何印象。本来我以为今天会像那两天一样,面目模糊,以后回忆往事时根本想不起有这么一天的存在,直到上午我第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回了两条短信时,还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我第二次醒来,是被电话吵醒的,一个大叔说有我的邮包,到楼下拿一下。于是大姐就很抓狂地从被窝里钻出来,披了一件大衣套了一双拖鞋睡眼惺忪地出去了。几分钟后大姐抱着纸盒泪眼朦胧地回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收到了一盒蛋糕,这件事让这个百无聊赖依然是看电视上网写作业吃便当的一天,焕发光彩了。包装精致的小盒子,不大不小刚刚好,红丝带和金色的铭片。她很怀疑她会不会舍得吃。

     我又想起以前有人说:“但是我们每个白天都在等待晚上,每个晚上都在惋惜白天。倘若我的等待是为了你能有一天来到自己的身边,那你的等待呢?是为了有一天戈多能出现在那条荒凉的村路上吗?”这句话像一句咒语,萦绕在耳边。如果说我在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的话,第一件事,就是不再等待。
    以下为有可能实现的:
     1.什么也不等待(但是我已经说过一次了!)。
     2.学拉丁语(当然,只是一个开头)。
     3.在冬至日吃两顿饺子,把今年的补过来。
     4.不像达赖喇嘛的羊毛披肩。
    以下为不大可能实现的:
     演话剧、开火车、见伊丽莎白二世、和Zawahiri探讨和平问题,如何抵制自由世界的腐败而不是毁灭它。家庭主妇。每天早上吃早餐。每天晚上回家有人说:“Okaeri”。北京也能到处吃到印度咖喱、泰国咖喱和面包圈。
     
     以下图片展,大部分的夜景街景拍摄于昨晚。如果以西方式的年龄计算法,可称是20岁的最后一天,我在凛冽的寒风中从银座走到丸之内走到皇宫外苑又走回丸之内又走到东京车站又走到京桥车站,竟然只花了两个小时。可见人在比较冷的时候会走得很快。

    1.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img 287

    2.凡是学校的主题必有银杏

    img 198

    3.即便是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

    img 281

    4.无论坐在哪里,目光所及之处必有银杏树 img 002b

    5.即使在别的学校

    img 072

    6.某天在六本木某个电影试映会看切·格瓦拉,从所在的楼层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人造星空。 img 004

    7.和当时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东京塔。 img 010

    8.寂寞的皇宫外墙

    img 354

    关了门的商店,寂寞的橱窗

    img 332 img 395

    其实整条路上只有这家餐馆开着。

    img 385

    感觉很拥挤吧,dior与armani

    img 308

    我喜欢看玻璃映出来的灯光

    img 339

    和,车映出来的 

    img 345  img 381 img 319

    以可爱的小盆友结尾。另外关于标题,据说是本雅明君的概念,jetzt=now,zeit=time。

  • Open Question - [La vita]

    2008-11-07

    我每周需要做一次的工作是整理大一的小朋友的英语课worksheet,按学号排列好,然后统计出勤情况,很简单的事情,所以熟练的同学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我总是最慢的一个,并非因为我非常之不熟练,而是因为我很喜欢看他们对最后一道“Open Question”的回答,看那些答卷的时候,让我深切的感受到即使做小学老师也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上一周的问题是:你觉得婴儿与成人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像我这种想象力匮乏的人,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诸如认知能力、理性、经验之类的无聊话题,然而同学们的回答却是那么地充满了惊喜。比如有阴暗派:“孩子很坦率,成人都是骗子。”“孩子是纯洁的,成人不是”;也有乐观派:“孩子不能选择他们最爱的食物,成人可以!”“孩子不能买竞马的票。。成人可以。。我非常喜欢竞马!”有的比较文艺,说最大的区别在于“眼泪的意义”不同;有的比较理性,说取决于“改变周围环境的能力”。在我看的几十份中,竟然有三个人都写了“孩子可以很快的学外语……成人不能”,深切的感受到学外语对于日本人民来说是多么纠结的一件事啊。

     有个小姑娘的回答是:“人们总是对青年人说: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这伤感的语气,令我想起彼得·潘的开头。而另外一个小伙子——他的字实在太好看了,令我简直想复印下来。而且。。此人每节课必迟到,由于老师的要求我必须要在他的答卷上标上他来到教室的时间,这是个很挫的事情,他一定十分讨厌我,原谅我吧小朋友,我只能通过你每一份答卷上一个个小小的10:50am..11:00am……来表达我的仰慕之情了——的回答是:“比如,孩子可以在电车上放声大哭而不会被旁人责骂,成人如果这样人们不会如此宽容,而会觉得他疯了。”这令我深切地想起了《身份的焦虑》。

     我觉得最言简意赅的一个回答是:Infants like running! Adults don't even like walking! 还有一个有趣的孩子在回答之后写了这么一句话(事緣老师在上课时宣布:下节课跳过原定的Session 5,直接上Session 6):Session5を予習した僕は俺涙目……(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泪奔……或,已经预习过第五课的我含泪飘过)

     这周的问题是你对人工生命的发展前景的看法,又是乍看起来很无聊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Alife和AI的区别……以及和生物学角度的制造生命的区别,虽然我也没搞清(但是我的理解Alife不过是存在于电脑里的程序而已,跟生命不是很有关系啊=。= )。。有乐观派认为:“会有很多机器人和我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玩……”(囧),也有典型的日式动漫思维:“有一天人类会被人工生命所控制,也许会是一场灾难”(这位同学叫做花房明生……多么华丽丽的漫画男主角名字啊),另外有几个貌似基督徒表示:“这是很愚蠢的研究,Those who try to make creatures will be excused by God.”或者,“人类想成为上帝,但是to make creatures without sex is immoral”。。。不过我觉得这些就是曲解了Alife的意思嘛。

     一个有趣的同学说:Alife可以在电脑之间自由地移动,比如,它可以通过USB cable到别的电脑里串门。。-。- 一个说话很哲理的同学说:有一天,Alife will be called life as well as us. 一个十分言简意赅的孩子只写了一个词:Better。剩下的大幅空间中他画了一个巨大的长了翅膀的心。。飞过一道彩虹>_< 最有才的小栗同学则画了一个十分栩栩如生的机器猫,然后在旁边写了一句话:Doraemon will be invented.

     我就这样看得不亦乐乎……但也实在没有时间把每个人的回答都看了,到屋子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也就只好走了。我已经不记得大一时候英语课都上些什么内容了,这里的都好严肃阿,比如有一节课讲美国的穆斯林少数权利之问题,一节课讲分形理论(哼哼,这个我本科的时候上过一门选修课的>_<),一节课是一个经济学家写的关于97年经济危机的文章,十分地应景,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听起来耳熟——我对经济学家素来没有任何了解,后来想起来去查,原来是今年刚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个(当然,教材是06年编的)。这让我很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学英语,当然了,最刺激我的是休谟的文章,看了大卫休谟君的文章之后,我痛下决心,决定以后要好好学英语!

     话说回来,你们有无思考过这种貌似很无聊的问题呢?定然是没有吧,你们都是大人了,我是说,我们的生活都越来越不校园了。

    以下,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校园(却是我很少去的那个)。

     

    img 160 img 145

    我喜欢这个MM的蓝色衣衫。。是那么滴明亮可人

     img 137 img 131 img 127 img 113 img 123 img 116 img 115 img 125

     以下才是我每天都要趴在里面睡觉的那个校区的图书馆……在盛大的金色银杏并木尚未到来之前,先展示一两棵赢弱滴、稀疏滴、在图书馆前瑟瑟发抖的小银杏树。

    img 248

  •  几天前在情书上看到一篇blog描写醉钢琴阿姨如何成为找房控,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才切身感受到,找房子这种形而下生活是何等的吸引人,何等得让人难以自拔……我语言表达能力差,想了解的请直接点击左侧google reader分享区的“形而下生活”。而且人家好歹是为了买房子,况且有那么多真正的房子可以看,我却是只为了找一间可以分享给我的小屋>_<

    其实刚来这两天才看了一处真正的房子,明天约好去看另外一处,其余时间都在网上看,即便如此也可以一连几个小时全神贯注。从yahoo不动产到各种guest house的网站,再到各种share room的bbs,我是一边看啊一边算,手里拿一地图册,同时还开着一个计算路线和票价的网页,开着google notebook,还有一个空白文档用来打日语——因为有些英文网站上提到的站名都是罗马字,我得把它用微软输入法打出来才知道是哪几个字,然后才能去地图上找到它>_<

    很久以前,我起床之后的第一顿饭是吃早午餐的,后来,变成了午餐。现在,已经变成了晚餐。昨天下午出去的路上买了个饭团,可以称得上一顿饭的事情发生在晚上9点,今天好一点,变成了下午四点。我就是这样的废寝忘食,孜孜不倦,而且效率极高,两天之内发了无数的电子邮件……其中有一半有回复,以往回邮件我总是拖啊拖,而今天下午半小时内我与一台湾女子的交流邮件就多达八封……

    同时还遇到很多有趣的信息。找roommate的人真是无奇不有,比如某对日英couple寻找热爱英国和红茶的房客……本来我是很有兴趣的,可是那地儿实在太远。还有ws的30岁大叔限定要找女的,1dk,即没有个室的,房租极低,用心险恶。还有热情的加拿大摄影师,强调自己“sincere, honest, gentleman, blue eyes, well build, wealthy as well”,寻找roommate也寻找真爱……征婚启事一样。还有号称夜晚工作的24岁单身女子,一个人住在某黄金地段高层建筑3LDK的大房子里,寻找女室友且房租极低,十分诡异……

     以至于我相信,即使最后不搬家,也绝对没有白费力气之感>_<。

     ps.1,今天下午4点钟我吃过第一顿饭后,花了1个多小时和600yen感到komaba校区前去还书,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图书馆闭馆。而且它看起来灯火通明,完全不像闭馆的样子,于是我傻乎乎地走到自动门前,等它开,等了半天没动静,这才看到闭馆二字>_<. 连食堂也没开,只有一间阴暗ws的小咖啡馆,但是为了对得起我过来的车费,我还是在那里吃了一顿饭,距离上一顿饭才2个多小时……

     按照原计划,我明天应该去找住在hongo校区的张大姐,给她送花生并且查看一下电脑问题,然后去hongo图书馆还书。但是我终于学乖了点,先去查了图书馆的hp,结果发现,hongo图明天闭馆!太巧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巧的事情,这两个图书馆每个月都是闭馆一次,偏巧都被我赶上,人品差也不能差到这地步啊。

    ps.2,现在住的地方还有一个好处是,每次外面回来,走出车站,就有一个真诚的男子或女子在车站外面唱歌,也不好说卖艺,他们一般是给自己过段时间要在某个小厅演出的活动做宣传,只是一个人,带着乐器和音响,在那儿唱。昨天的小哥吸引了不少人,我也停下来听他,一连听了三支歌,热泪盈眶啊,虽然听不懂……今天的小姑娘是走小清新路线,也很不错。

    文字无聊图片来补。以下为一个多月前在北京

    oly 018 oly 019 oly 027 oly 029 oly 031 oly 038 oly 039
  • 记难忘的一天 - [La vita]

    2008-09-22

    今天写篇小学作文,因为,今天实在是太难忘了!

    第一件事情是行李超重,这当然本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不过我原以为软磨xx一下总能混过去,无奈这次的姐姐十分严肃认真,只好舍弃一个自己拿。但是之后在阴暗ws的星巴克吃早餐时突然发现原先准备托运的箱子里装有若干违禁品,我以为防晒霜洗面奶卸妆油之类是不行的,就把这些东西塞给我爸还附赠一瓶辣椒酱。结果后来检查时发现,防晒霜什么的倒是可以,只是我挚爱的金枪鱼罐头不得不留下了>_<....想我回北京时带了一堆瓶瓶罐罐,到最后,一部分随着梳子神奇失踪了,另一部分则被爸爸带回了家……

    第二件事情是人品爆发,值得小记。我一向以常丢东西著称的哈(不由得想起,某次xx论坛的吃饭契机,得遇学妹若干,一学妹问我是不是袁大姐的室友,我说是的。她说,袁大姐提起过我,她总是说我很可怜,我说是啊——我以为袁的意思是,她以前也这么跟我说过,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想到她继续说:因为你老丢东西。。手机电脑什么的。。我就很囧……),而这些丢了的东西里,从来就没有找回来过,更不要提隔了两个月还能找回来了。。。所以此次算是个人品突破。

     大概两个月前,7月29号的时候把相机丢在成田机场。后来我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说有个疑似,并且说东西过段时间要移交警察局,让我回来之后去找警察局,然后我今天到达后,和sk回合后,就打算一试。首先当然要感谢sk同学的无所不能,有求必应,秀外慧中……等等,但是由于行李太多,路途遥远,还是决定他在机场等我,我自己去警察局。然后我走啊走,走到一处类似官厅的建筑时,经看门的大叔热情指点警察署在哪(他是这样指点的:one,two...second..),进了警察署的门后,又经受付处的人热情指点,终于到了“会计室”(名字真怪,要不是下面写了个lost&found office,我怎么也不会把会计室和失物招领处联系起来啊。。)。然后跟那里的大姐交流了半天,要知道我本来就说不来日语,两个月之后更是忘得问好也不会了,但是总算拿到相机,一切完好,还有两个月前小bt拍的口腔溃疡照>_<囧。。填了领受单。。乐滋滋地回去了。

    第三,是经过长途跋涉转两次电车(其间sk拿给我一本九宫格的小书,我因为之前飞机上就做了好几个所以很不屑的表示拿来玩玩。。结果一路上只做出来一个……汗颜,不过那个好难,竟然还有到16的……)回到久违的kameari,我突然觉得这地方好温暖好亲切……难道是在北京怨念太久,反正觉得什么都很好,简直不想搬家了。放好行李去吃pepper lunch,我们的盘子里都是一粒米不剩,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几个月没有发生过了……然后去每日大特价买吃的(后来才知道买了也没用……),车站送人之后经过商店街慢慢走回去。当时心情那叫一个好啊,完全没有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事情……

    第四,才是最最难忘的事情。其实不是发生,而是发现……还记得我曾说楼下的同学冰箱发霉吗,当我鼓起勇气打开冰箱的那一刹那,我真的是不想看第二眼啊。。。。那真的是浑身鸡皮疙瘩,那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打电话给楼下的同学,说冰箱怎么办啊。。。没想到他听说我的比他的糟十分激动,非要来参观。我还没来得及制止他就出现了…………当他看到这幅far worse的景象之后,更加激动,一边拿手机拍照一边说:太强了……太强了……临走前还要再看一眼,都看上瘾了。

      我要不要描述那番景象呢,还是算了……虽然我也拍了照,但还是不要发上来恶心人了。总之,就是布满小虫死的活的加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腐烂的汁儿。。。在后来的N个小时内我就在做这个事情,可恨的是这个破屋子没法扫地,我只能在地上铺厚厚的报纸或塑料纸,然后开始擦啊擦,用掉整整一卷纸巾,然后烧开水用抹布。。。忙活到现在,总算看起来是白色了。。。明天打算买点洗涤用品继续擦,但是,留下的心理阴影却是永远不可抹去的。我现在看到黑色的小东西就发毛(发毛这个词真搞笑)……只要是哪里有点痒我就觉得是小虫在爬。。。这冰箱也不敢用了,晚饭时买的东西只好先放在同学那里(而且肯定最终是会被他吃掉。。包括若干炒面和某种炸的东西。。)。神啊闭上眼就是密密麻麻的黑点,今晚做噩梦是无疑了……想想倒霉的还有我们这儿负责整理垃圾分类的大叔。。如果他打开我扔掉的那包东西,看到的将会是什么啊……反正我是没敢看……

     阴影啊阴影……现在,我觉得,经过这个事情,我已经足够强大了……

    为了安抚心情,上几张2月前某花火大会的图片。手持相机,所以抖啊抖,一片模糊……

     

    发件人 la vita
    发件人 la vita
    发件人 la vita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看到这些人。。我就联想起小黑虫>_<

    发件人 la vita

  • 今天早上的梦基本上就是白蛇传和海的女儿的综合,我是一痴情的小妖怪,看上了某凡人,然后有以下故事。

    时间轴有点混乱,开始的时候是后来的我的魂魄追溯回去的,即我从未来回到过去,而且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事情。我遇到A,那时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女的头发很长,他经常拿手指玩她的头发,我和他成了好朋友。但是其实,除了a之外,别人是看不到我的。我怀着报恩的心(难道是为了报后来的事情的恩?本故事的时间轴原来是循环的……汗),对他很好。后来我的族类一个邪恶角色出现了,它反对我和人厮混在一起,有一次它在追我,我逃啊逃,差点露出真身,那一下子,把A吓到了,还好后来我解释了半天,但是他还是生了疑心。

     终究拗不过邪恶角色的势力,我不能再呆下去了。于是我告诉A,我要走了。但是你要记得我,因为你以后还会遇到我,我们之间还会发生很多事情。然后就幻化没了,只留下一堆身上戴的首饰。

     后来A遇到了作为人的我,他已经忘了以前那个小妖怪。经过一些事情之后,我们在一起,过了一段还算不错的生活。但是后来的某一天,他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小妖怪(当初突然消失一定给了他不少惊吓),他找出以前的那堆首饰,拿出戒指给我戴,正合适。于是他发现我就是那个小妖怪,他坚持认为我是来害他的,他以为我还是那个会移行幻影会变身的小妖怪,他怀疑我另有预谋。这让我很伤心,我就自杀了。我这次是真的死了,他并不知道我为了他而取得一个人的灵魂,同时放弃一个妖不死的机会(真素小人鱼……),看到我死在他面前,他才明白这一点,然后他也很伤心。(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死了还能知道他的反应,做梦嘛……后来想想,开始那个别人看不见的魂魄,大概是吾死了之后穿越时空了吧>_< 真循环)

     
    另:住在我楼下的同学先回了东京,告知我,网费电费水费全都欠了,网络明天停(我和他同一天办的,也一样),冰箱发霉(我的定然也是……)。这都没什么,最搞的是,他堆的过高的书由于地震全塌了……还好我堆得不是很高=。=

     

  • 强调 - [La vita]

    2008-09-15

    你们还年轻,所以不会想起故乡,也不会需要我。

    但是等阿,你们总有一天会老的。到那时,你们就会想起故乡,想起我了。

     

    (可是,距离我2008年7月5日写一年中最糟的时候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这周期也太tm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