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昏 - [La vita]

    2009-07-19

    又是昏昏的一日。

    下午两点钟,挣扎着起来。三点半,开始在拍过照的那家汉堡店吃饭,顺便往后翻了几页好几个月前就搁下不看的革命之路。因为昨天被人批评,看书不应该半途而废。不过我满屋子里的书里面没有几本不是看到一半就放下的,区别之在于那个“一半”是多少。

    但是作为一本小说,当然是理应被读完的。我实在不想看它,是因为作者太刻薄,刻薄到简直无法忍受。封底介绍说他的文字有remorseless clarity,我到宁愿他多一些慷慨,多一些悲悯。至少电影是多了一点悲悯的,已经被认为残酷,小说更是比之残酷得甩出几条马路去。每个人都在演戏,卖力地演,也清楚别人都在演戏,这种故事看得真是心里添堵,干脆放下不看。

    然后去附近商场买东西。买了项链一只,发箍一只,书的封套一只,和小勺子一只。

    回来依然昏昏,坐在窗前看密云。到太阳落山时,突然晴天,密云与夕阳交错。还算好看:

    DSCN7626

     

    又过了一会儿,惊现半空中挂了彩虹一条rainbow at dusk

     

    确切点说是两条,但是貌似彩虹都是这样的吧?这张看得清楚一点DSCN7629

    实在算不得很好看的彩虹,但是想想看在这个只有混凝土和电线的城市还是很难得。何况,见识短浅的我还没有见过挂在天上的彩虹>_< 于是我很高兴,昏昏的一日总算还有点惊喜。

    DSCN7635

    晚上写了一会儿论文,9点多出去吃饭,喝了一大杯冰水。目前脑袋还是昏昏沉沉——写这句的时候我想起那首老歌唱的:淡淡的晨晨昏昏……

    七月还是快过去吧。

  • 后殖民主义 - [La vita]

    2009-07-02

    有一次在原宿车站附近散步,被一家据称是"原宿名物"的蛋包饭店所吸引,就进去吃。店非常非常小,木桌大概只有四张木椅若干,装潢简单,但让我觉得很怀旧。当我点的蛋包饭做好,我开始吃的时候,突然开始播放"American Pie",那么那么长,我吃得又太快了,于是它正好贯穿了我吃的这顿饭,更觉怀旧。

    认识一位叫做慕唯仁(这是个很帅的中文名字,为Viren Murthy的音译)的年轻老师,十分激进(有兴趣者可百度他的中文文章),凡事都能扯到其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上面去,另外一特征是凡事他都能上升到理论高度。于是有一次我们吃饭时提到他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大家都听崔健(他还知道王菲曾是窦唯的妻子,了不起=。=),以及80年代大陆和台湾之流行音乐之比较等等。我说好怀念啊(我说的仅仅是一个词"懐かしい")…… 他说你怀念什么?都跟你没关系的事情。我说是啊,但是每提到80年代的中国和60年代的西方,我总觉得懐かしい。

    于是这位很批判的朋友说:看,你这就是典型的后殖民主义的叙事…… 怀念某种对你来说并非真实存在、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这就是其他学派对后殖民主义的批判。

    要这么说, 后殖民主义还真是很合我的口味。

    (理论化的另一个例子:某次讨论鸳鸯。一位同学说:人们对于鸳鸯的最大误解是,总认为它是成对的,而其实鸳鸯是独居的。慕老师没听懂,我就解释给他,他说:这位说话的同学大概是在表达某种哲学隐喻吧……然后讲了一堆我也没怎么听明白的理论,涉及到个人、人单独不能获得整全性之类的古老问题,让我想起Fromm的爱的艺术=。=)

    末了,附赠一段绝非是我"臆想出来的怀念"的视频:美少女战士。最近在youtube查看了以后不得不感慨,该片真是全世界小姑娘的童年回忆啊。为了增加陌生感,请观赏英文版。请务必注意1:02的时候那只小白猫的眼神,真是叫一个萌啊!

    另外我很喜欢这个德国版的片头……

    Sailormoon

    代表月亮,惩罚你们!

  • 漫天风雪 - [La vita]

    2009-06-22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出去觅食,去一家经常去的有食券贩卖机的小饭馆,一点也不好吃,但是方便快捷。今天在这家第一次吃到不错的饭,某种著名的冲绳料理炒苦瓜,以前学校食堂有段时间搞冲绳市场,也卖过但不如这个好吃。这个很像我妈做的某种菜。

    想到这里我觉得很无奈。因为世间所有的妈妈都有那么几种有神奇味道的、在儿女心中留下永恒记忆的菜肴,但如果有朝一日我养了小孩,且不论是否有这种可能性,显然不能留给ta任何关于"妈妈"或者"家"的饭菜的味道的美好回忆=。=。

    总之吃得大满足,撑着小伞踱回家。费力地继续想论文,咬文嚼字,想"矛盾的是,他并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在他自己所理解的民族主义的意义上"这句话到底应该怎么说,抓狂之际,无意间抬头看路灯,发现无比的细雨如丝好像飘雪一样。

    于是在那个瞬间,我又想起了高中的某个冬天凌晨,大雪中走路去学校的情景。我们要五点多钟去学校,由于冬天加之下雪,天色基本上是一片漆黑,但是那条路很宽很长,两旁的路灯似乎是向远方无限延伸。我就在这条空无一人的路上走着,突然停下来望向路灯,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在大雪中看过黑夜里的路灯,就好像全世界的雪花都向这一个方向飘过来,都顺着这一束光线倾斜下来,什么都没有了。

    今天我站在"浅草国际通"的路边想起那个冬天,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忆才好。

    也许是七年前,七年并不是很久,七年之后的我回想今日不知道会不会如此陌生。我有时觉得,可能对于一些人来说,生活是进化地发展下去的,虽然一去不回,但是过去的每一步都和今天密不可分。而对于另外一些人,包括我,生活是循环地发展的,虽然是不断地回到原地,可是每一次新的循环都与过去漠不相关。

    回忆起稍微远一点的事情,我都不能把那个主体跟"我"这个概念联系起来,那只是另外一个人。顽劣的,懒惰的,喜欢打闹的,疯癫的,胡说八道的,另外一个人。就比如回到那个上学的早上,今天的我好像是一个局外人,站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看着这一幕:背着笨重的书包的小姑娘,在宽阔寂静的路上雪中走着,然后扬起头看路灯,看了很久。


    许多年代
    都骑着银马走了
    岁月的蹄子越远越密。
    只有我还在。

    是什么从三面追击
    我走到哪儿,哪儿就成为北方
    我停在哪儿,哪儿就漫天风雪。

    这是悲伤盛开的季节
    人们都在棉花下面睡觉
    雪把大地
    压出了更苍老的皱纹。
    我看见各种大事情
    有规则地出入
    寒冷的父亲死去又活过来。

    只有我一直迎着风雪
    脸色一年比一年凉。

    时间染白了我认识的山峰
    力量顿顿挫挫
    我该怎么样分配最后的日子
    把我的神话讲完
    把圣洁的白
    提升到所有的云彩之上。

    (王小妮:我看见大风雪)

  • 言语 - [La vita]

    2009-04-15

    初学拉丁语,长相俊美且穿着我最爱的绿色宽松毛衣的德国小伙让我们用一本叫做"Lingva Latina"的教材,这本教科书是一个丹麦人用拉丁语写的,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种别的语言。然后老师在Guidance的时候说:你们回去预习吧,预习完了把课后的习题做完,第一节课的时候我要检查你们的练习。当时觉得很囧,对于完全没有任何基础的我以及大多数,怎么可能预习这个连单词表都没有的教科书呢?事实证明,是可以的,因为这本书的第一篇课文是那么的神奇,它让你即使词汇量为0也能费力地读完每一个句子,但是读完之后就崩溃于自己怎么看了这样一篇文章--它都不能称之为文章。。闲来无事我把它翻译出来以觞读者(没想到我生平的第一篇拉翻中竟然是这样一篇洒狗血的课文啊……)。

     

    罗马在欧洲,意大利在欧洲,希腊在欧洲。意大利和希腊都在欧洲,西班牙也在欧洲。西班牙和意大利和希腊都在欧洲。

    埃及不在欧洲,埃及在非洲。高卢不在非洲,高卢在欧洲。叙利亚不在欧洲,而在亚洲。阿拉伯也在亚洲,叙利亚和阿拉伯都在亚洲。日耳曼不在亚洲,而在欧洲。不列颠也在欧洲。日耳曼和不列颠都在欧洲。

    高卢在欧洲吗?高卢在欧洲。罗马在高卢吗?罗马不在高卢。罗马在哪里?罗马在意大利。意大利在哪里?意大利在欧洲。高卢和西班牙在哪里?高卢和西班牙在欧洲。

    尼罗在欧洲吗?尼罗不在欧洲。尼罗在哪里?尼罗在非洲。莱茵在哪里?莱茵在日耳曼。尼罗是河,莱茵是河。尼罗和莱茵都是河。多瑙也是河。莱茵和多瑙都是在德国的河。Tiberis是在意大利的河。

    尼罗是大河。Tiberis不是大河,而是小河。莱茵不是小河,而是大河。尼罗和莱茵都不是小河,而是大河。多瑙也是大河。

    科西嘉是岛。科西嘉和萨丁尼亚和西西里都是岛。不列颠也是岛。意大利不是岛。西西里是大岛。Melita是小岛。不列颠不是小岛,而是大岛。西西里和萨丁尼亚都不是小岛,而是大岛。

    Brundisium是城市,Brundisium和Tusculum都是城市。斯巴达也是城市。Brundisium是大城市,Tusculum是小城市。德尔斐也是小城市。Tusculum和德尔斐都不是大城市,而是小城市。

    斯巴达在哪里?斯巴达在希腊。斯巴达是希腊的城市。斯巴达和德尔斐都是希腊的城市。Tusculum不是希腊的城市,而是罗马的城市。萨丁尼亚是罗马的岛。Creta、Rhodus、Naxus、Samos、Chios、Lesbos、Lemnos、Euboea都是希腊的岛。在希腊有很多岛。在意大利和希腊都有很多岛。在高卢和日耳曼有很多河。在阿拉伯有很多的河和城市吗?在阿拉伯没有很多、只有很少的河和很少的城。

    克里特不是城市吗?克里特不是城!克里特是什么呢?克里特是岛。斯巴达不是岛吗?斯巴达不是岛!斯巴达是什么?斯巴达是城市。莱茵是什么?莱茵是大河。亚特兰蒂斯难道不是小的海吗?不小,而是很大的海。

    罗马帝国在哪里?罗马帝国在欧洲、在亚洲、在非洲。西班牙和叙利亚和埃及都是罗马的属地。日耳曼不是罗马的属地:日耳曼不在罗马帝国。不过高卢和不列颠是罗马的属地。罗马帝国有很多的属地。罗马帝国真大啊!


    后来在早上高峰时间的电车里(我从来不上早晨第一节的课,为了绿毛衣男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容易吗),我一边听着该课文的音频一边预习该课文,于是就活活把我看神经了……

  • 活下去 - [La vita]

    2009-03-28

    樱花盛开,从冬至数起第一百五十天,或时正之后七天,立春之后七十五天,大体八九不离十

    ——《徒然草·一六一》

    永井荷风的断肠亭集里说樱花:莫去过问以天地山川的自然大美强行使用来充当简单促狭的国家主义的象征的以为的艺术,也别去回想在高楼大厦的红墙青瓦间,民众的欢乐跟警察的强权产生冲突的荒淫下流的向岛一带的生活情景,暂且忘却横滨商店的玻璃窗上装饰的名胜风景的明信片那残酷无情的色彩吧。还有,远离现代所有的教育、感化以及社会上先入为主的判断,作为一介纯良无垢的乡土诗人,去面对装点着乡村山野的这种特殊的山花吧。如若不然,吾人必将得到一次机会,哪怕一次也好,去接触民族艺术的伟大而初始的光芒。我们须首先清心静虑,以天真烂漫的崭新的感动,去远眺这种全新的感动。

     

    读阿多尼斯的诗,“你的眼睛和我之间”,“风的君王”,“没有死亡的挽歌”。读永井荷风的散文,Yates的小说,读流放与王国,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樱花刚刚开始开花的井之头公园,游人如织欢声笑语,但是赏樱这件事情没有带来任何好的效果。结果是,我坐在空空荡荡的中央线电车上回家的时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觉得更艰难。

    折腾过后,懈怠过后,动摇过后,还得继续一条路走到黑。“毫无胜利可言”,甚至没有失败可言,活下去就是一切。

  • - [La vita]

    2009-03-21

    我在成田机场丢过的东西真是太多了,帽子、围巾、相机,神奇的是每次到后来都找到了,最抓狂的一次是丢登机牌——那简直不是丢的,是被我扔的。当时我往垃圾桶里扔塑料瓶,顺便就不知怎么把登机牌也扔进去了。直到15分钟后过安检时才发现,思来想去,回到那个垃圾桶处,只见它稳妥地躺在上面,囧。

    再说上次去成田的经历真是痛苦,我只是不想拖那个巨大的箱子爬银座线的楼梯,就决定去乘大江户线到御徒町,然后步行去京成上野。在地图上看这个计划很不错,结果实际操作起来,我忽略了御徒町是个很大很大的车站,而升降机只有一部。偏偏又是在远离我要去的方向的那一端,狂走啊狂走到了电梯,出来后还要再走回来。又选了一条错误的路,周末的Ame横丁可是人山人海,我穿着冬衣汗流浃背地拖着大箱子挤过人群,这种经历真是刻骨铭心那。最后终于挣扎到京成上野车站的时候,只见门口一个BUS站,上面硕大的几个字:(开往)浅草寿町。当即泪奔,浅草寿町,那不就是我家吗……当然是错过了3点43分的特快列车,只好花2倍价钱乘4点的Skyliner,事实证明skyliner很舒服,铁道迷必体验的列车。(可是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以我连把箱子从行李传送带上拿下来都无能为力的废材——眼看着它从我面前过了两次,无论如何都拉扯不下来,最后还是好心大叔帮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爬银座线那令人发指的漫长的楼梯的。太差了!我可以理解那些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就冲这一点,也要养个儿子!)

    然后要说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北京,我的室友们是如何度过每一个无聊的白日和夜晚的。从早到晚我寝室都回荡着一首歌,就是川版"谢谢你的爱"——"哎呀~好痛苦呀~"很快我也学会这句了,一天到晚地唱。到了晚上呢,宋同学和袁同学会一个人玩单机版ZUMA,一个人玩联机版qq龙珠,一边打一边互相交流,还都把声音开得很大,整个屋子里就是那个"砰砰~砰"的声音。有时候还玩一些联合起来整她们共同的网友(信科男)这种事情。某晚,宋说突然很想听"草泥马之歌",可是网上怎么都搜不到(校内只能访问国内网站,于是什么twitter,flickr,friendfeed,plurk,hellotxt,netvibes,bloglines,youtube之类的都远离我了),袁说:那我们搜歌词自己唱好啦。于是很快我寝室就响起了二重唱版的"草泥马之歌",唱得好投入好声情并茂,而我正躺在床上假正经地看什么帝国主义!卧谈时分,宋大姐就开始讲小沈阳,这真是从未料到的事情,宋大姐说想不到她和孙zh大哥竟然有了共同点。而孙zh大哥是袁同学一年前的男友,有点神经质,尤记得当年袁大姐声嘶力竭咬牙切齿地说:我喜欢陶喆,可他喜欢二人转!

    关于两位女子的复杂八卦,真有的好说了。y大姐,我所知的完全是冰山一角,几位大叔以年龄为代号,简称为"30"、"32"、"38"。30又称光华男,前途光华,深邃内敛,只是事业心强过儿女情长,不肯结婚也不肯稳定关系,好像是y比较心仪的一个。32,据说"很2"。38,体贴入微的深圳电信男,据说对y"很好很好很好",唯一的缺点是已婚,有点麻烦。此外还有些已经out出局的天蝎男、摄影男,只是偶尔被提及。至于那个喜欢二人转的大叔,每次被提及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s大姐,比较简单一些,简言之和孙k小哥有那么七八年的稳定关系,孙k小哥将去杭州工作,s大姐也一起去杭州过小日子。问题在于她年年不忘另一个我很讨厌的章sy大叔,一天到晚的说"怎么办啊……我好喜欢zsy啊",还要强调她对章是完全精神上的迷恋,拒绝肉体接触……汗一个,说之所以要跟孙k过,就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个男人能容忍我喜欢zsy",囧。反正我是孙k小哥从头到尾、自始至终、一以贯之的支持者,就不理她。更有甚者,某晚她还YY:以后虽然她和孙结婚了,章和他女朋友结婚了,但是过了几十年之后呢,他老婆死了,孙也死了,到时候她和章两个人都太老了,亦没有体力和精神和必要搞一搞了,就可以两个人在一起度过温馨的、亲密的、平和的人生的最后几年了,"那将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啊!"且不要说孙小哥听到会作何想,我反正都心碎了。

     

    出现在谈话中的男人太多,有时候我很难搞清楚,其中似乎有一个叫蒋ym的,招行男,她们认定这个男人是为了"能够向人炫耀"而不顾一切型的,且虚伪,一定骗过女朋友不少。于是某晚,她们就同时分别和这一对网聊,袁跟蒋聊,宋跟他女友聊,一边交流相互核实,真是笑死我了。当时我正好在看一本关于伯林的小说,有一句引用FROST的,说家园就是"你不必配得上它才能拥有的事物"。我念给她们听,说蒋同学就是不断远离家园的人啊,她们表示同意。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哪个人不是都在远离家园吗?


    袁大姐这个强悍的女子,我似乎以前也写过她,直言不讳"不必要长相好但一定要有钱"这点,而宋大姐则直言不讳"长相要好"这一点。袁总是喜欢摧毁小女生对浪漫爱情的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而且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某个下雨的夜晚,大家躺在床上,宋说:"哎呀(她一说哎呀,我就觉得下面应该是"哎呀~好痛苦呀~"-。-),我好想sk啊……",我就说:"我好想XX啊……"袁开始教育我们,先说宋:"你想sk什么呢?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东玩西玩,你可以指挥他做这个做那个,你不过就是想要个傀儡而已吗……"再说我:"你不觉得你想XX这件事已经占据了你生活的绝大部分吗?可是他想一下你、联系一下你只是他生活的极小一部分,你不觉得不公平吗?"我说不公平就不公平呗,她说:"但是这样下去只会助长你沉迷过去的习气,长久下去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虽然我不同意啊,但是不得不承认袁大姐教育人真是很强势。

    总之好玩的话题还很多:面相、星座、关于没找到下家绝对不能离开上家的理论分析。bbs上的热贴,都是些丝袜控ws男激动的讨论,而其实北京城里穿丝袜的女人还不如银座线电车里一节车厢的多,更不要说学校里了。今天的热贴排名第一则是"跟踪老公找小姐的整个过程,我无语了",室友们边笑边讨论,说这个不如上次那个婚外情刺激。我觉得很搞笑的是食堂里的兰州拉面,大碗叫"大拉",小碗叫"小拉",一排人排队依次说"大拉""小拉"……打zuma,她们叫"大屏""小屏",说小屏效果较好可以纵观全局。打连连看,a说"你应该去高手区才对",b说"我早就不在低手区了啊……"于是又有了高手低手。

    每天下午都讨论:晚上去雕刻时光吧!去愚公移山吧!去三里屯village吧!结果最后总是去了楼下小白房买麻辣烫吃。我总是提议,我们去紫禁城吧!后来被告知门票100,从此打消了这个念头。

    发件人 reference


    附我校面食部的菜单一枚。我很奇怪另外三个究竟是怎么来的,因为要配合"大排"所以统一都加了"大"字吗……

     

  • 对你说 - [La vita]

    2009-03-15

      很久以前在深夜电台听到的一首歌,有多久了呢,想想我有多久没有听过广播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是首唱给儿子的(后来发现也没有说明是儿子啊,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女人唱的都是给儿子的),略带哀怨之气。这两天突然想到,就去豆瓣人肉搜索求助了一下,就提供了这么多信息,居然马上就有人给出了正解,是王筝的《对你说》。然后我又去听了一遍,很疑惑为什么王筝小姐那么好听的声音,可所有的歌都像网络歌曲呢……囧,还有2006年5月份同济的校庆晚会上,有几个人合唱想把我唱给你听的,男声话筒有问题,女声有一个特别像王筝,记忆犹新(竟然三年了)。

    你睡着了手掌轻握 脸颊上有浅浅酒窝
    在这一刻我看着你 好多话想说给你听
    如果明天你就长大很多 我会不会觉得不知所措
    你不再想让我握你的手 每天盼望从我掌心挣脱
      
    你也会爱上一个人付出很多很多
    你也会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
    在一个夜晚 依着我的肩
    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一整夜
    和你一样我也不懂未来还有什么
    我好想替你阻挡风雨和迷惑
    让你的天空 只看见彩虹
    直到有一天 你也变成了我

    歌词真是满恶俗的,都不好意思贴,可我就是很感动哇,应该说很能激发我的母性光辉……要不然怎么记了一年多呢(从最后一句看,又似乎是给女儿的。。但我还是要当成儿子!)。风雨和迷惑、天空和彩虹那几句显然是套用《人间》嘛。我想起前阵子妹妹和我打电话,她说对我这个姐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唯一的念想就是养个小孩她可以带外甥,真是雷到我了。更雷的举动是跑到youtube上面看了几个生小孩的视频,阴影啊阴影,继而想到我妈曾看过无数现场版的啊,这有什么。

    关于养小孩这件事情,开头是个完全自我的动机:为了更有幸福感、为了生活有羁绊、为了生命能延续之类的。可是小孩生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亚,人家有人家的生活,人家固然是你家的,可人家终究是人家自己的……(这段话真绕=。=)

    我有时会被这种想法吸引:既然没有人可以依靠,那么有个人来依靠自己也是很不错的,烧饭洗衣念故事,伺候地稳稳妥妥的。不过提供忠告这种事情--显然是没有一点用的,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过来人"的忠告完全没用,总要试过才知道。可是完全不说吧,又舍不得。真叫人为难…… 还有教他读书,总要告诉之:有些书能信,有些书难以全信,但是你要自己去发现那些可以信的部分。另外,关于教科书,这些国民国家用来政治社会化的工具,大多都是不可信的。

    不过显然我家儿子不会告诉我他的情感荆棘路的,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哭也不会让我看见。反正不知道哪一天开始,跟我讲的话越来越少,遇上某个女人,那个女人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从此他的心里不再记挂我。去外地、去外国、去外太空,从此这么离开我料。

    想想都很悲伤,于是我又觉得还是不要养小孩了。

    --------------

    (其实我是喜欢偷拍小盆友的怪阿姨…… 先来一张很萌很萌的@Palais-Royal)

    pretty boy and girl at Palais-Royal img 867

    不知第三位小朋友作何感想,哈哈。

    img 064

    这个小朋友,弱弱的受虐相很像我

    kids staring at the wooden model at Notre-Dame

    求知若渴的小朋友们充满了神性亚(其实最有神性的是掩映在两个小男孩之间的小女孩,看不清楚……) img 189

    电车上五个小朋友,但只能看到4双脚和4只脑袋……

    末了,我想起了N年前在少年文艺(10年前?)上看过的一篇讲母女关系的寓言,寓意相当深刻,好像是个俄罗斯作家写的。待我再次求助人肉搜索把它找出来!

     

  • 恍然大悟 - [La vita]

    2009-02-15

    img 275

    对于长期笼罩我的悲观情绪无望态度等等各种,我一直把它们归结为十分纠结的原因共同作用之结果,不过昨日,再次经历了一个愁绪满怀泪流成河辗转反侧心灰意冷的夜晚之后,我突然间把原因想明白了,其实一点也不纠结,简明的三段论:

    1.无论我现在和曾经拥有什么、得到什么,如果我爱的人不爱我,那么我的人生就是一无是处的。
    2.我爱的人一定是不爱我的。
    3.所以我的人生一定是一无是处的。

    想明白这个逻辑关系之后,我恍然大悟,心情舒畅。于是今天下午就去陪人逛化妆品店了,别人买,不是我买,我买不起。不过我可以把所有的试用妆试过一遍,百试不爽。多么开心啊,在所有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上,都可以不用犹豫、不用后悔、不用回头、不用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