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物 - [Seasons]

    2009-12-29

    对我来说生日放在岁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过去的一岁与过去的一年相重合,让我觉得回忆起来不至于太荒芜。我确实有点太爱回忆了,各种博客、聊天记录、 邮件存档和手写的日记也不能在这方面满足我很多。前天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一年,怎么也想不出二月份发生了什么,做了些什么。在手机上看日志和邮件速度太慢,终于经不住内心的纠结,爬起来开电脑,把能找到的蛛丝马迹都看了一遍,仍然觉得空空荡荡,仿佛无缘无故失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一般。果然如沈从文 叹的一般:凡能著于文字的事事物物,不过是一个人的幻想之糟粕而已。

    不过我们,仍然热衷于把事事物物着于文字,大概应了那句话:这个过程的美妙,完全是因为它的无望。

    正如我在不久前的日志里写过的,这一年的后半部分我一直处在某种停滞的状态。我是毕业生,在荒废最后一段可以荒废的时间,等待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 西,观望着人们从身旁匆匆走过。有自知之明而不知悔改,或者说知悔而不知改。只明白自己不想要什么,不明白想要什么。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我的省身录写得还少吗?

    尽管有那么多自厌自弃,我还是相信世界给了我太多的礼物。即使有很多是我不配拥有的,也或许从未拥有,只是看到想到,便能带来足够多的温暖和勇气了。

    你们都看得出我是喜欢说大道理和听大道理的人,看起来很假大空的话往往很合我的胃口,比如出现在语文课本里面的罗素的三样激情:”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我喜欢意义,毋宁说,我渴望意义。这种渴望是我生活中太多失败和苦恼的来源,但也是所有意义和幸福的来源。

    几个小时前收到工科男的邮件一封,结尾说(个别字段有改动,愿原作者勿介意):22年前某个时空随机的凹陷让你出现在这个世上,世界对你一无所知;而经过了那么多逻辑的因果和随机的涨落,22年后的你对我来说,是最伟大的奇迹。

    除去一些我不是很明白确切意思的概念而言,这是句我担当不起的溢美之辞。然而再想下去,每个人都是如此伟大的奇迹。偶像君说,深信他人的真实存在便 是爱。不过,离开华美言辞的游戏,现实的世界远远没有如此和谐。从我最理想主义的那部分心境出发,也得承认大多数时候是残酷的。

    残酷在于我看到诸多值得珍爱的礼物,却明白了自己不过是邮差:忙着去护送,来不及拆开,里面完美的世界。

  • 风雪季 - [Seasons]

    2009-11-10

    强烈怀疑是不是又是人影办公室的杰作,在阔叶树还没落叶的十一月初就有这么诡异的天气出现。

    一时间周围的宿舍楼人声嘈杂,大家纷纷出来喊叫或拍照,所谓男女搭配,起哄不累,叫喊声此起彼伏。后来终于有个大叔受不了了,出来大喊一声:都回去吧,别发春啦!不过没有效果,大家依然很兴奋,有人喊:xxx,别睡了!你妈妈叫你出来打雪仗…… 此刻这会儿正有一群不畏严寒的小盆友在唱生日歌,过生日的小盆友真幸福。

    今夜诡异的天气可用三个词来概括:红雾,冬雷,大雪,缺一要素就够不成氛围。照片拍了几张,不能充分表现真实场景,仅供参考。

    开始时,天色还算正常,还像正常的夜晚 DSCN9805

    后来,就变成回忆是红色天空了(一直是用豆浆相机的夜景模式,么有改过设置)

    DSCN9814 DSCN9815 DSCN9820 DSCN9829

    本来想借景抒情地感慨一下你走滴时候雪花纷飞,想想情景不对,还是算了。

    接下来几天帝都依然是严寒天气,我连件像样的大衣也没有,就打算靠保暖的打底衫对付了。祝各位在北方的童鞋们注意保暖,享受生活。

  • 四月 - [Seasons]

    2009-04-25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ng
    Lilacs out of the dead land, mixing
    Memory and desire, stirring
    Dull roots with spring rain.
    Winter kept us warm, covering
    Earth in forgetful snow, feeding
    A little life with dried tubers.
    Summer surprised us, coming over the Starnbergersee
    With a shower of rain; we stopped in the colonnade,
    And went on in sunlight, into the Hofgarten,
    And drank coffee, and talked for an hour.
    Bin gar keine Russin, stamm’ aus Litauen, echt deutsch.
    And when we were children, staying at the archduke’s,
    My cousin’s, he took me out on a sled,
    And I was frightened. He said, Marie,
    Marie, hold on tight.
    And down we went.
    In the mountains, there you feel free.
    I read, much of the night, and go south in the winter.

    ——T.S. Eliot, "The Waste Land"

    这段老是被我引用的诗,经常成为我悲叹残酷四月的理由,四月并不总是残酷的——大概在可以记起的范围内只能追溯到四年前。

    2005年的4月,注册豆瓣网,也许是同一时期开始使用的网站中持续时间最长的。2005年的4月,我上叫做西方哲学史以及女性电影文学的奇怪的选修课,前者半年的时间里只讲述了哲学史讲演录的前十页——我不记得有没有10页;后者大概放映了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之类的电影竟然被学生小报告,真是匪夷所思。在博客里贴欧阳江河的《傍晚走过广场》,和韦庄的春日游杏花插满头,还有——哦,沉重的肉身,我记得那本书是某天骑自行车费力地顶风迎沙去复旦上辅修课时路边书店买的,后来小别说要重读,就给了他。还有几句海德格尔、几句董桥的散文和夏目漱石的汉诗,真是兴趣广泛。

    那时我第一次清楚地声明:无论怎样我都是一个半吊子——有自知之明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喜欢聪明人,可聪明人不会喜欢我。四年以来没有任何长进。

    还有两件大事:一是在当时痴迷的网游换了服务器,从此很多人失去联系,于是慢慢也就不玩了。我记得在那个世界里,我最喜欢的一个,他和我们帮派的老大传绯闻,不过似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次喜欢的那个,唱很好听的四月天发给我听,现在想想应该是一高中小正太吧。再次喜欢的那个,是我唯一见过面的一个,那年夏天在北京,见面时长不超过半小时。二是坚信那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跑800米,也许后来还是跑过的吧,毕业的时候?但在当时看来,两件都是人生大事。

    四月份还跟一位大叔开始在网上聊天,那时大叔还走可爱型路线——没准儿我也是可爱路线。大叔据说是刚失恋,跟很多各种各样的小姑娘聊天,我也算是其中一个——师姐当年确实是一小姑娘那,未满18=。=。四年中可以有很多事情改变也可以有很多事情不变,比如我变得尽量避免跟这位大叔在网上聊天了,那样会安全一点。

    人事的事情总是让我困惑,又比如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另一位大叔,我今年春天还刚与他重逢——我都准备写一篇日志来叙述我们经历的一些诡异、低概率、或许也可以称得上浪漫的场景了,偏偏还没有动笔,这个机会就消失了,大叔不再理我,我就继续困惑于为什么我总是擅长把各种关系搞僵或摧毁。

     

    2006年的4月,以无比春光明媚莺声燕语的一天作为开头,以阴沉晦暗、纠结人生无常的情绪作为结尾。

     

    2007的4月,令我觉得世界是场玩笑的开头。以及正好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某个湿热的夜晚,南方的初夏似乎已经来到,大家微醉或者装醉的坐在露天阳台上。一如既往的红色天空,上海的夜晚在我脑海中唯一的印象就是红色天空,对面宿舍楼住的小姑娘还一度跑出来跟我们调情——姑且就这么说吧。然后不知为什么,百毒君开始唱歌,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及唯一一次听到他唱歌,仍然不知为什么,我想起那首“怀念”,仍然觉得清晰如昨。总之就是那么一个略有躁动的初夏的夜晚,几个无所事事的四年级学生,喝了点酒跑到屋顶去感慨人生——说不定还感慨了宗教,并同对面宿舍楼的女生调情,并唱道: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

     

    2008年4月,第一个樱花季。

     

    2009年4月,最后一个樱花季。

    DSCN7405 DSCN7389 DSCN7394

     

    (关于那个不贴照片的决定,是个愚蠢的决定,愚蠢的想法理应受到批判!)

  • 编年体 - [Seasons]

    2009-02-28

    今天收拾房间,发现旧日的记事小本一枚,上面详细记载了我毕业前的那一个月每天的事情。如今读来很是感慨啊--虽然过去还不到两年,考虑到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小本是一定会遗失的(因为我已经遗失很多),特录入以存念。纯粹个人回忆,不相关者请路过,相关者可以围观,不知您是否还有印象,某日里我曾停留在您的视线里。

    (2007年)6月8日,上午睡觉。下午,和小刚去吃新开的锅贴店,还不错。(细细想来,那天吃完锅贴还去了小刚老师位于赤峰路的家,阴暗潮湿,除了四壁的书架与书、巨大的法式长棍立在墙角,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印象了。对了,还看了他的影集,有一张照片是在山花烂漫的春天的箭扣长城,那时起我决定要在春天去箭扣长城,目前这个愿望还未达成。)

    6月9日,中午,与河间君吃西安面馆,油泼面真辣。什么创新答辩。(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什么创新答辩,原来是机械学院的某创新答辩=。= 当时99还说,有个小学妹长得很像某女,于是某男一直很激动地说她在向他抛媚眼=。=)下午尾随小别去吴江路吃小杨生煎、撒尿牛丸、芒果冰沙,等等。(啊,那个芒果冰沙真是太让人回味了!)

    6月10日,小别来音乐广场送手机给我(那手机似乎现在还在我家?)。其后C大叔携一袋樱桃来到音乐广场,吃樱桃。惊现一只死鸽子,埋鸽子。参观中法中心,复旦吃冷面(啊,那个冷面真是太让人回味了!红烧牛肉冷面,就在罗森对面。顺便一提,那时我每每在罗森买块炸薯饼就觉得很改善生活……现在最悲惨的莫过于天天都吃罗森的pasta便当,每天……)。

    晚上,美丽回来,之前她特地叮嘱我要买蚊香。我买了蚊香,却忘记买打火机,被怒斥。

    6月11日,早上,王美丽趁我睡觉之时把我手上的红绳剪断一根(泪奔……这就是对我没买打火机的惩罚吗?)。中午,吃凉皮,顺便喝了一罐三得利啤酒(现在只有三得利喝了……)。带美丽去中法中心参观樱桃桑,晚上在饮广吃,我吃米饭,她非要去3楼买红烩牛肉(比 起北大的红烩牛肉来,饮广三楼的套餐是多么美味啊。尤其是那水果沙拉,清新爽口,不知现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是否保持了水准)

    6月12日。论文答辩,我上午还忙着去图还书,中午在西苑吃小笼包,晚上和木头一起饭。

    6月13日,浦东敲章,简直是一日游(关于那个细雨绵绵的初夏一日以及浦东美丽的乡村风光,可以参照此文)。晚上和99五角场吃饭(赠与他槟榔一枚),并因此没有赶上送美丽回家。被她怒斥,C大叔的短信回晚了,被他怒斥。( 太可怜了我

    6月15-16,杭州。十里郎铛、五云山、云栖竹径,河坊街,知味观(河坊街的热干面真是太好吃了……再喝点那个什么啤酒,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热干面啦)。

    6月17号,回学校,离愁别绪,坐地铁开始掉泪(看来我喜欢在火车上掉眼泪的习惯是早已养成),找不到纸巾,出地铁遇到99,请吃饭(到底是他请我还是我请他……我估摸着是我请他,因为他总是能找到很多理由)。并托他带一只手抓饼回去给C大叔(啊……想不到我真是贤惠啊=。=)。

    6月18号,白天未吃饭。下午在Mohlee的指导下买手机(五个月之后就丢了),顺便讨论了姑娘的小腿怎样才好看这个永恒的问题。火车站吃饭。(我记得那次吃饭的地方好像叫什么世界的厨房……现在好像经常看到该餐馆的广告在电车上)

    6月19号,下午去129操场再次探望那只死鸽子。晚上和学妹吃饭。手机停机(为什么买来第二天就停机=。=)

    6月20号,中午在饮广吃冷面,去图还书。下午再次探望鸽子(我真是太闲了……)。晚上和C大叔去五角场看《夏洛的网》(囧,可以算是约会吗……看电影的全都是小朋友,加上妈妈陪着。坐我后面的小朋友还一边看一边唧唧喳喳地剧透。虽然也没啥好透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剧情。)回来后遇到Glow,在城规C楼的咖啡馆喝茶。

    6月21号,上午敲循环章。下午在南校区拍照,黄昏时在音广乘凉。天太热,吃了肉夹馍。晚上去图看书,最后一次。

    6月22号,下午,和C研究了南北楼前面的水杉树是否还会长高的问题。然后又去吴江路吃了一遍。(啊……芒果冰沙……)

    6月23号,下午出门遇到大雨,好大的雨啊。等937时一个藏族小学妹同用我的伞(我怎么知道她是藏族的……我好像没和她搭讪啊……)。晚上继续淋雨。

    6月24号,和2姐一起去嘉定,图书馆偶遇Glow,见到刘同学(我当时就想不起来刘同学叫什么了,汗死),追米君。(当时和追米君说,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没想到一年多之后还是有幸能与追米君一同探访京都名刹。不过那时的追米君看起来似广东小混混,后来京都见到时就是闷骚的西装男了。他自己也说买衣服老买suits,我就恶趣味的悄悄查看了一下伊的衣橱,果然,除了沙滩裤就是西装啊……)

    附追米君走在鸭川河畔的背影一张

    img 287

    6月25号,上午毕业典礼。中午请美丽在五角场吃饭(貌似是作为弄丢她鞋子的补偿,还是没有买打火机的补偿?还是没有送她回家的补偿?)。下午逛商场帮她买背包(就记得她说一定要买jansport,因为物美价廉……可是偌大的五角场若干商场就是没有买j背包的,走得累死)。

    6月26号,中午和gama吃饭,下午和99先喝茶,遂往南京路代官山吃饭(囧,当时不知代官山是地名,看起来好奇怪。另,感慨99同学真是有生活情调的人啊,回头看看,我去过的比较称得上时尚的餐厅都是尾随99去的,而如今作为相亲大户,我相信现在的他一定对上海餐厅地图了然于心啊!)。

    6月27号,白天未吃,下午遇到lafir在城规吃饭。

    6月28号,中午拍照(就是很囧的穿大黑袍的照片,请参照)。下午毕业典礼(好多毕业典礼啊……)。晚上见过爸妈,打声招呼,遂与核桃、2姐和Mohlee去吃东北饭馆,坐在农行的取款机下面唱歌,大醉而归(呃,那天的事情很混乱,我只记得最后一件有知觉的事是把书架从三楼抬到一楼送给核桃)。

    6月29号,C大叔携芒果冰沙前来探望据说因醉酒而饮食不振的我=。=(只记得那天的芒果冰沙真是太难喝啦)。然后去退网,转户口。之后2姐过来让我把一箱小米转交给核桃(这什么啊。。)。拿过小米之后,和爸妈去虹口区吃饭。晚上夜游上海大学。回宿舍的途中偶遇Glow(我为什么总是偶遇此人……)。

    6月30号,上午回宿舍清理东西(貌似前一晚和妈妈一起住在旅馆的),去胡桃夹子欲买耳坠未遂。把小米转交给核桃(觉得这个事情很囧啊),去中法中心和樱桃桑告别。爸爸过来帮我拿东西,就走了。(车子在五角场附近上高架,我还记得那时我发的短信。)

     

    唔,就这样,回忆往事真开心啊真开心。

  • 八千小时 - [Seasons]

    2009-01-01

      2008年的最后一天,可谓是大姐的童年完整化版。这包括云霄飞车(脖子到现在还在痛)、旋转木马、游戏和礼物、以及海滨摩天轮倒数等经典环节,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今年冬天第一次在城市夜空看到小天狼星。

      到11点59分的时候,横滨港的那些各色霓虹灯都熄灭,只留下巨大摩天轮上面闪烁的记时钟,于是,星空终于就显现了。人们开始数十九八七,我仰着头在心中画着冬季六边形,但是小犬座阿尔法找不到,就缺了这么一个角。到0的时候,人们开始对着烟火欢呼,很多人打电话,我打开电话看了看,我曾经被提醒看焰火的时候要记得看看手机,屏幕上只有换上新装的kuma桑对我说:新年快乐!今年收到了很多年贺状吗?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能回答它了。我们一些人抱成一团蹦蹦跳跳了几下,但是冬天厚重的衣服让这个行为显得有点可笑。

      零点5分时的摩天轮才是最寂寞的,烟火放完了,闪烁的灯也消失了,人群纷纷散去,涌向不远处的车站。旁边的小姑娘说:It's really an electricity-saving city. 大家都笑了,因为谁也知道城市永远不会节省的,连daylight saving time都有人证明出事实上是更费电而不是省电。这个晚上的很多神社和寺庙都是灯火通明,凌晨三点的电车上依然拥挤,虽然大多数人满脸倦容。大家都放假歇业的时候,交通部门和便利店真是辛苦了,同样辛苦的还有邮递员叔叔们。

      理论上讲所有的年贺状都应该在今天上午发出,于是下午我起床后出去买便当,看到楼下的小桌上扔了寄到这个楼里的年贺状,不多,但是凑在一起很热闹。 New Year Cards

     这里住的大多是过客,平均下来不过一人一张而已。他们的朋友里,有人结婚了,有人最近刚有了第二个儿子,有人要去冲绳玩。

     无论如何,我的2008年少了一个小时,2009年就会多一个小时出来。这就是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不过为了找回我的那一个小时,先得等上8760个小时——现在只有8738了。你得慢慢等,才能重新得到属于你的东西。

     我似乎刚说了什么也不等待,这句话说过那么多遍,简直如同废话一般了。人们喜欢在只剩下10秒的时候才开始倒数,我打算从最开始就开始了。为了等到我的那一个小时,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数下去。

  • 冬至 - [Seasons]

    2008-12-21

    依惯例,每年冬至都会写一篇的。今年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冬至没有吃饺子的,内心惶恐简直不好意思一记,另外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有一半以上都是来自MSN对话,对话中的我标记为c.c.。

    一. 充实的一天
    话说今天下午,我去学校,本来有两个打算:1.带硬盘拷给别人电视剧。2.去经济图书室还书借书。

    (昨天我在和二姐闲聊时,说我明儿要带skins给别人,他说:
    N 你竟然用刻碟的美剧勾搭小男生
    N 已经沦落到和我一样的水平了。。
    c.c. 1.我没有刻碟。 2. 那不是美剧。 3.我没有打算勾搭小男生。。
    N  很好。。。
    N 但性质是一样的!


     结局是:1. 到了车站发现忘了带硬盘。。当时真想对gxy君说:看,就算我想过勾搭,现在也可耻地失败了。 2. 更可耻的是,到了经济学部的楼下,再次遇到自动门没反应的情况——随即想起今天是周日,图书室不开。于是去学校的两个目的都落空了,收获的是花了半个下午,在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喝一杯甜得发腻的咖啡,同时目睹本年度最后的银杏叶落如飞雪的盛况。如果我能坐得更久的话,也许可以看到它全部落光。

    二.线上版卧谈会。

     旧室友纷纷出现。大学时的室友小美丽出现,说圣诞节要去里昂和男朋友的家人一起过,并再次表露了早点毕业结婚生子的愿望,大为欣慰。一年前的室友y大姐出现,说最近换了个大叔男友,很大叔,很文艺。而另一室友宋大姐的信息是:y正在和很多男的在一起,姑且不谈。宋小姐的情况比较简单,她上来就说:我想自杀。我说为啥呀,她说

    S 我喜欢章
    c.c.  然后咧,他不喜欢你吗?
    S  不喜欢
    c.c.  哦。。那他喜欢谁呀
    S  他女朋友
    c.c.  =。= 还是以前那个法国妞吗
    S  不是 
    S  换了
    c.c. 哦。。那不是很好吗?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你还可以冷眼旁观看他分分合合。。不是很好吗,这是我认为的理想状态!
    S 问题是他这次合了
    S  要结婚了
    c.c. 结婚怎么了,结婚就不能喜欢他了吗……
    S 赫赫
    S 你就是觉得爱情是主观体验
    S 甚至是悲情体验
    c.c.  4242
    S 可是我不是那么超脱的人啊  
    c.c.  那你想怎么着?想和章大叔过日子养孩子?
    S  恩
    c.c. =。=
    c.c. 好吧,劝解失败……


     问题在于,我就不知道我这个“悲情体验”感情观是哪儿来的咧。。。要被嫌弃才满意,人都是贱死的这一箴言的最佳代言人。要说以前我还把借口往林夕先生身上推推,而人家现在正在四处推广快乐观哦,我仍然顽固不化地坐定悲歌之王,落后于时代,汗死。

    3. “hopelessly romantic”

     今天听一个小朋友说他被人称是“hopelessly romantic”,不知是褒是贬。我当然觉得是赞赏之意啦,不过,听到这个词我就不由得想到料半年前的一段对话。这段话涵盖了我对这个词的基本印象:

    c.c. 天边就天边咯。
    C 很快就你在海角,我在天边。要是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的话,我们怎么联系呢?你只能从东渡扶桑的僧人口中听说,从丝绸之路来的胡商们被要求给一个女人带信,信中说,我在维京过的挺好的,海盗们都不欺负我,我很想你。等我完成了最后一批磁器买卖,我就回来


     所以说文艺情结害死人。不过对我来说,当然还是悲情体验情结更致命,在我的版本的故事里,东渡扶桑的僧人要么会被大海吞噬,要么就传错了口信,丝绸之路本身也是靠不住的虚妄意象而已。半年之后,我的故事在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 新生入学日 - [Seasons]

    2008-09-12

    今天起的挺早,本打算去图书馆。结果被告知今天是新生入学日,图书馆不开门。

    只好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是整个学校像市场般嘈杂,实在很难睡着。但是我以曾经步行到南门拿快递回来还能好好睡的毅力,坚持睡到了十二点多。

    起来看图书馆的HP,发现不但今天不开,明后天也没戏,要到下周一才能去。很是沮丧。

    然后开始找东西,死活找不到,找了两个小时后,饥饿难耐的我终于放弃,带上九宫格去KFC吃下午饭,顺便还写了封不长的信。写信的时候,左边坐一对很萌很嫩的小男女,不过大一大二的样子,男的背单词,女的看XX文化史,互相鼓励,间或女的会喂男的一口雪顶咖啡顶上的奶油,青春无敌,吹弹可破。

    九宫格没做出来,看来我要在这个难度级别上败下阵来了。

    沮丧的回去,学校里到处都是小商贩摆摊叫卖,一如一年前我们入学的那一天。楼下的院子里晾满了床单。无聊地上了会儿网,就又到晚饭时间了。午饭吃了20块钱,晚饭吃了2块整,一碗粥两个小笼汤包(我校小笼不比南方,大得惊人),最后粥喝完了,包子还剩下一个。

    翻小本,看到一条2005年9月11号的短信,说“ 那不是要小心么 今天你似乎不太开心 别对成绩那么在意 都是浮云 你以后就知道了 睡吧 晚安 新学期了 刚八呆”。发短信的人一定不会记得这条,如今看得我热泪盈眶。2006年9月12号的那条则是,“ 这儿的东西的名字都很NB啊 一医院名字就叫医院 有一印刷厂曰毕升彩印厂 更厉害的是蔡伦牌卫生纸 ”,如今看得我笑得热泪盈眶。

    到2007年的9月,我感慨猜中开头猜不中结局,一个人去单向街听戴锦华扯帐篷剧。2008年,持续怨妇中。我似乎总是以这样的形式写blog,好像岁华可读的样子。可以想象出09年的9月还是这般怨妇,而2010年的9月,已经毕业,未知到无法想象。

    今天是新生入学日,直到现在,校园仍然嘈杂,一副新生活就要开始的朝气蓬勃的样子。对面宿舍的每一间屋子都开了窗户开了明亮的灯拉开了窗帘,但是我的屋子没有开窗也没有拉开窗帘。因为室友走之前关上,说那样进蚊子,她去陪今天报道的师妹买东西,还没有回来。

    我想象着可以遇到可以开导我的人,我还没有遇到。但是我还在希望。

  • 盛事·七夕 - [Seasons]

    2008-08-07

    在这场盛事之下,你会发现你身边所有的人都卷入其中,只有我置身事外。这置身事外倒不是主动选择的,有点像是电视里常出现的情节:某上级说:想做xxx的站出来,然后其他人都后退了一步,那个没有后退的就站出来了。现在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前进了一步,于是咱就这么站在了后卫的位置上了(这一句来自,偶像君丸山真男的一本书名)。

    不过,目前这种情况,对我来说既称不上局外人的落寞,也谈不上看热闹者的有趣,就是那么回事而已。不便当然是有的,尤其是我这个没有名分的人,必须面临随时随地的证件检查。进校门之类自不待言,甚至洗澡、在图书馆复印也被问及。我不由得想到上学期某门课上读的一本书,是Benhabib的《他者的权利》,在奥运期间的北京,他者没有任何权利。当然,另一方面我还是很乐于听鸟巢志愿者的室友A剧透一些很囧的开幕式情景,以及另一个为环球时报找奥运新闻的室友B八卦搞笑热线的。

    后者尤其好玩。她某天在环球时报负责接电话,说非常繁忙,电话一直不停打过来,而且有的人过于激动需要安抚之。激动的读者这么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我觉得cnn bbc之流对中国的污蔑实在是太令人发指(这个成语是我用的-。- 忘了原文为何,大意如此)了!你们一定要转告他们!我过两天就要去北京!还有深沉的读者这么说:我觉得你们报纸最近的用词不能体现泱泱大国的风度,太小家子气了……还有西安交大的教授连续打了三次,指出台湾代表团的队旗有问题。。一定要妥善处理。。我真是太感动聊,我从不知道环球时报有那么多的热情读者,而且热情到不惜三番五次打长途电话到报社反应心情的地步……而且。。他们是。。那么的爱国。

    后来B同学又去了诸如天安门、xx公园、潘家园之类的地方蹲点,寻找新闻,也拍了一些很可爱的照片,我在这里转载一下,因为她说她的负责人认为这些照片都没什么用,除了外国人闯红灯那一张(真素心里阴暗啊。。)-。- 但是我觉得这些奥运头是多么可爱啊。。还是妈妈亲手为儿子剔出来的。

    我室友为照片取的名字也很搞笑,她直接把整个文件夹拷给我,只见一个个名字诸如“纽约男子慷慨解囊”,“英国黑人男子喜欢被拍”(下面文件的标题分别是:帅哥边看东西,边看旁边的女朋友.JPG,帅哥是英国人.JPG),“外国妹妹买小旧马具皮包全程”,“讲俄语的美女喜欢红珊瑚首饰”,“外国夫妻对中国筷子很有兴趣”(丈夫发现了筷子.JPG,他们关注过的筷子.JPG,夫妻谈论着筷子.JPG)。。。等等,真是太环球时报了!

    可爱的小盆友1号 可爱的小盆友2号

    这样看小盆友的头真是太圆了(头圆,头圆就好)

    背后看

    帅哥一枚,这就是那个“帅哥边看东西,边看旁边的女朋友”

    号称会5种语言的志愿者小组(细看好像只有英,日,韩,西嘛,看来是汉语也算上)

    这位小哥令我想起哈利波特里的纳威。。

    美女一枚,旁边的小哥很像某演员

    (题图由室友B摄于天安门广场,首都就是这么红艳艳)

    (下图则是我前些日子闲得无聊翻看海外“反华”杂志翻拍的,用现在流行的词来说,叫“抹黑”)

     

    另,昨天听B说,他们一组的h和w今天去前门,顺便带上女朋友。我问为何,她说,一边采集奥运新闻一边过七夕节嘛。原来如此……那么明天,让我们一边热情地迎接开幕式,一边为王菲阿姨(我现在想叫她王妈妈了。。)庆祝生日吧!

    --------以下转载一篇很嗲的七夕文,祝福一下所有人-------

    这篇文其实去年七夕也转过,不过当时只给了链接,因为实在太嗲了,不好意思贴出来。不过现在脸皮厚了,怨妇腔都那么肆无忌惮,也就无所谓啦。(一直到最后都是转贴哈。。那句祝福的话是原作者加的,我急于澄清是因为怕大家误解我改走读者路线了。。)转自琪言纤语

     

    [07-31-2006]  七夕~ 锦书记
     
     
    七月

    牛哥,
    日历上所有的日子,我最讨厌七月八日了。因为这一天,离下次见到你的日子,最遥远。
    回来的路上,我还在不停地自言自语,没办法,好多话 都没有来得及说,一转身,虽然你已经听不见,却还是按捺不住言语。是惯性吧,还是那些话语积攒了一年,都忍不住要跑出来呢。那些喜鹊儿在我身边转啊转飞啊 飞,以为我在和它们说话,也就兴奋地叽叽喳喳没个完。地上的人们若是知道一定要怪我了,他们老说喜鹊儿们吵嚷,却不知道都是我带坏了他们呢。
    今年 的鹊桥很漂亮呢,今年的夜晚温度也适宜,微风薰人醉,此刻我眼前还闪现着银河那一片璀璨,辽阔而又深远。我是不是话太多了,整个夜晚说个没完,可是真的还 有好多话没来得及问没来得及说。你生日那天我特地在晚霞上绣上了一万万颗金星你注意到了吗,上次我纺给你的雪绒不知道够不够暖呢,你种的那树紫葡萄结果子 了吗,还有你用瓦片儿船漂过天河的那瓶苜蓿蜜很醇呢我都舍不得喝。天哪,这一夜我都把时间怎么浪费掉了,为什么这么多重要的话都没说呢。
    这分开的第一日,太漫长。

     
     
    八月

    织织,
    到今天分离已经二十三天了,你衣襟的香气还在我身畔萦绕。好在七月已经过去了,可是怎么七月这才过去呢?
    你织的金星我怎么会没看到哪,我那次整整发了三天呆,眼里心里脑子里全都是那满天满地的光芒。不过,答应我,日后再也不要费这个心神了。那一万万颗小小的东西,要花去你多少昼夜啊?万一王母发现,你肯定少不了受苦,这可比鞭我打我更难受。你对我的好,都在我的心里了。
    上次和你说的那株紫葡萄,不知道怎么地快枯死了。好在以前咱家隔壁的姐姐知道了,托大雁使捎了两包药上来,才把那葡萄救活了,明年七七,一定可以带又大又甜的果子给你吃。
    种葡萄的牛
     

    九月

    牛哥,
    王母奶奶她也没那么坏啦,其实,其实我很想她。不仅想她,我还想玉帝爷爷,想我爹我娘,还有六个姐姐。你不要看我爹模样儿很凶,他现在每天都站 在天池边张望我的彩霞博客。地球人不知道但是天上人都知道,我这彩霞博客,每一笔深深浅浅都是写给你看的,我爹看了,总是很沉默,有时候也会伸出神剑在彩 霞上捺一笔,学我那些朋友们留个印记。这些,都是我娘告诉我的。
    我思念他们,就如同,思念你。
     
     
    十月

    织织,
    你的上一封信,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如果我说内疚,这一开口已经是对我们爱情的不敬。
    就让我好好待你。如果我还是一个凡人,最多是百年的生命,百年是三万六千五百天,那么就让我先为你沉醉三万六千五百年吧。
    因为一年也只有那么一天,我的生命有意义。
    想念你的牛
     
     
    十一月

    牛哥,
    道什么仙凡,说什么天地,论什么昼长夜短地老天荒。
    外人如何评说算得了什么,我心里最知道,在一起,是我的幸运。
    你 知道吗。有好几次我想说,也许你应该和邻居姐姐在一起,她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干,是可以与你暮暮朝朝追随你走天涯的女子。而我呢,世人只知道我是仙女,他们 不知道咱们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你在打理,他们也不知道,你多么淳和深邃,我是如此那般,仰望依赖着你。我,不过就是模样儿好看,会织几段晚霞纺几匹雪纱。有 了我,清晨与傍晚当然更绚烂,可是若没了我,神骏还是一样会拉着太阳东升西落。我不过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织女儿罢了。
    遇见你,是我受宠。
     
     
    十二月

    织织,
    啧啧,难得你这么大方呀,这还是那个又任性又爱撒娇的织织吗?上次我出门忘记log off 闪电messenger于是显示为在线却没人回话,是谁连发十二道消息照亮整个天宇要找到我啊。我要真和邻居姐姐出去date了,我看也不用等到七月初 七,你立刻就要到太上老君药柜子里偷飞飞药,立刻长对翅膀过来“掐死“我了(就像你经常威胁我的一样)。
    我还真的幻想了一下左拥织织右抱邻居姐姐 的两全其美日子——哪个男人不做这个梦啊。不过一个寒颤我马上就惊醒过来了:这,这一定是陷阱,是阴谋,是糖衣炮弹!你说你这个小丫头,装得这么温婉懂 事,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套子,或者背着我淘气了?不会是那个什么alpha将军还是那个beta公子又要约你仙桃饭送你陨石耳环,你觉得对不起我啦。
    开个玩笑,不要生气,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吗?
    死心眼的牛
     
     
    一月

    牛哥,
    炉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只是年年焰火爆竹团圆夜,闺中只独看。
    我方才透过 琉璃管看了一番人间,果然是热闹气象呢,万户千家,笑语欢声。只是,还有好多对小儿女,竟和我们一样隔着天涯相望呢。他和她,挂在电话线上倦意深重却不舍 得放下;他和她,对着视频画面目光眷恋无法移转,他和她,抚摸一年前的合影期待下一次相见;他和她,梦里明明,觉来空空。
    牛哥,这新年第一天的朝霞,我就专门为这些下界的情侣们织吧。我会在淡到近乎于白的浅蓝天宇上,一丝一缕铺陈出最温柔细致如梦似幻的云锦。那么他们醒来的时候,会满怀喜悦,会更加有勇气有信心有力气,等待相聚的那一天。
    而你是知道的,即使这漫天云霞不是为你而织,我织布梭子的每一下来回,却都辗转着,你的名字。
     
     
    二月
     
    织织,
    新年那天的云霞之美,也就不必说了。我,我写了一首诗给你,叫做,“等等等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到青草已荒凉。
    等等等等等,不知道什么叫凄惶。
    等等等等等,月光忍不住要唱。
    等等等等等,织女妹妹的方向。
    P.S.我口袋里的唐诗三百首,是你故意落下的吧。嗯,你的心,我明了。你的彩霞博客,我以前虽能从那漫天霞光中感受你那万种柔情,却还是看得半懂不懂的,不能像你那些朋友一样和你诗词唱和。可是我会努力。这首诗,就当作第一篇小作业,请领导织织检阅。
    学文化的牛
     

    三月
     
    牛哥,
    你写得真好。但其实呢,我根本不要求你能够懂得我的一切呢。你伺弄满园的姹紫嫣红,我爱纺纱织布昼夜的变幻,你教会我全世界花草的名字,我说给 你听四时天气云蒸霞蔚的道理。我们当初,爱的就是彼此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正因为不同,才能为对方讲新鲜的故事儿笑话儿,让生活丰富而有意义。我,从来也不 需要你为我而改变呢。
    做你自己,就好了。

     

    四月

    织织
    See attachment for a list of the gifts I am bringing to you this July. Let me know if you need anything else.
    讨好老婆的牛
     

    五月

    牛哥,
    现在五月了,那么六月,七月,就要见到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年到了这个快要见到你的时候,却是我最为软弱的时候。一年之间所有的泪水,彷徨,凄凉,无助,都在这一刻向我涌来,让我艰于呼吸视听。你不要怪我,其实我不是那么坚强的小仙女儿,其实好多次我也想说,我们分手吧。
    有太多理由,任何一个,都足以让我们说再见。
    因为时差存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总是在忙碌,你想我的时候,我却已经沉入梦乡。
    因为区别存在,我身边的仙,他们冗长的蝌蚪文名字你全都记不住,你通讯的人,都是蜉蝣般瞬息就会逝去的短暂生命。
    因为我们为了这一年中的一天双双背井离乡,放弃了至爱亲朋。其实放弃我也可以无所谓,可是放弃的同时,我却依然不能得到你。
    因为你永远不在我身边,我受了委屈,在仙来仙往的街头泪流满面,从来也没有你的双手,为我擦干泪水。
    因为大雁使者飞得不够快,就算express,你送来的葡萄鲜花或者巧克力,全都只剩下打开盒子时那一捧甜蜜的香气,盒子里的东西,却早已经腐坏。
    因为魔幻呼叫器信号总是不够好,每讲三分钟cut off一次,又虽说family plan通话免费,却担心魔法有辐射不敢讲竟夜长谈。
    因为铜镜相册的存储空间还是有限,我总是要把照片压缩再压缩,你看到了却总是看不清,我深深眷恋你的脸。
    因为闪电messenger永远有延时,每次问你是否爱我,都要五秒钟之后才会看到回答,那五秒钟我总以为你是在犹豫,那五秒钟永远是痛楚的煎熬。
    因为我多么想念你,你并不完全明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分手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请你,回答我。
     

    六月

    织织,
    小傻瓜,答案,好简单。
    因为除了你,我的眼睛,看不见其他任何人。
    准备拥抱你的  牛
     
     
     
    送给所有,曾经,正在,将要,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的,朋友们
    零小时,一小时,三小时,七小时,十二小时,时差
    两个城,两个州,两个海岸,两个国家,两个大洲,距离
     
    请勇敢
    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