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虑症 - [La vita]

    2007-08-27

    1. 最近赶上开学前焦虑症,睡眠不佳身体不适精神不爽,好在这种我也习惯了。话说,四年前也去往未知不过年纪小还不懂焦虑。

    2. 以前在家我总是一副不以物喜不闻窗外热眼旁观的样子,不懂得看眼色每每被私下警告,还不知为何得罪了一些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亲戚。但如今我变得很居家,有两次很居家的对话是这样的。一回饭后散步,我面容迷离道:没意思,真没意思。妹妹大惊道:什么没意思?我说:吃饭没意思,拉屎没意思,睡觉没意思,念书没意思,工作没意思,原来只有嫁人生子有意思。妹妹拍我肩说:“是啊是啊,将来你孩可是你亲手塑造的,多有意思,先是天天胎教,生下后,你从小又教育他,他的成功是你创造的亚。”妹妹真母性亚,我连自己的成功都创造不了,咋创造我孩的成功。

    3. 另外一回,是爸要求我们俩和我一幼时玩伴一起参与某聚餐,开始妹不愿意,后来我受了刺激也不愿意了。我对妹说:看见没,饭菜是自家香,孩子都是别人家好。妹说:我宁愿听咱妈总是在家务活上称赞别人家孩子。我说:他俩各有特点,互为补充,咱就一无是处了。

    4. blogbus更新了访问统计功能,就是可以看到访问你博的来源链接和搜索关键词,很好玩的。我看了下我的来源关键词,有“邮购十字绣”、“认识大猩猩”、“金刚猩猩”、“选美大赛中自我介绍引用忆江南”、“被丑女骚扰”、“苏州寂寞少妇找男人”、“武汉的巴西烤肉”……等等,最多的是“微尘里”,还不是太邪门。另外访问来源url也能发现一些有趣的访客,也就是说,tk你的人的生活也可被反tk,网络时代真可怕亚。我还是很怕这个的,比如我看tongji.net的博客总得不登录,即使登录了也要点一下不留脚印,个人主页上头把足迹那一栏去掉,总之要灭迹之,真阴暗。

    5. 发现googlereader很好用之后,blog链接就确乎没什么用了。

    6. 某日,妹更衣愈换条小白裙,后又说:不穿这个了,我估摸着就快来了。
    我说,那么晚?我记得你上个月是十几号阿(因当时在湖北游玩印象深刻)
    她撇我一眼(好像我怀疑她似的):我还不急呢你急什么,咱这又没有夫妻生活咱怕啥……

    7 为了克服焦虑我先后买过三件短袖一件长袖T一衬衫1线衫2短裙2长裤剪了两次头发洗了两次面,均未起到效果。

    8 妈给我置办带去学校的棉被,翻出一据说是当年嫁妆从未使用过的被子,我说算了吧……都那么久了。她说:不久啊,其实才不过二十年。那“不过”二字说得无比淡定,以至于我不好意思再推辞,只好收下。

    9. 8月17号山东泰安某煤矿暴雨引起溃水,172名矿工被困井下,到今天十天整。每名被困矿工家属领到了2000块的慰问金,据说,他们的生还机会渺茫。今天凌晨胜利油田钻井队在那里打出了第一口抽水井,民政部副部长说,山东溃水事件属自然灾害,无国家赔偿。不过,“对因自然灾害死亡的人员,民政部现在正在研究要给予一定数额的抚慰金。现在正处于民政部正和有关部门进行研究、论证阶段。不久的将来,因自然灾害死亡的人员能够得到政府给予的抚慰金。”

    10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生,很多人死,时光不断流逝,也许没必要为之焦虑。

  • 良辰拭目以待 - [Theatre]

    2007-08-23

    美景倘若只凭青春的汗水灌溉

    这样的句子唱多了484也会腻,难以预料菲菲如果不是在家带孩子会不会来唱这《十二金钗众生花》。小女生太多啦清一色都差不多,酒窝与燕窝好像不眠飞行,星星太阳月亮又好像镜花水月,陈小霞阿姨的声音越听越入耳,但是。但是我要说的是三千年后。。先听独白版已经叫我老泪纵横不胜唏嘘了,remix版也没有传说中那样更煽情,李香琴的声音一出来就啥也不用说了T_T林夕那几句词未见得锦上添花,虽然关唱得很是销魂……但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也要到这一步,七十岁再幽怨追忆错失恋人T_T

    三千年后 - 李香琴
    曲:陈辉阳
    文:陈慧
    编:陈辉阳
    监:陈辉阳

    再见

    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
    因为我真系专程黎同你道别

    我知道我系边个嫁
    不过你唔记得左之?

    我记得你 你总系笑瞇瞇甘望住我
    你唔讲嘢 净系听我讲嘢
    嗰阵时个世界好安静 无而家咁嘈
    衬得我特别吱喳 特别开心

    我记得你只手扫过我背脊既感觉
    我记得同你去睇影画戏
    你会系响我耳仔边讲嘢
    你讲得好细声
    其实我一啲都听唔清楚
    不过 我好锺意听你甘样同我讲嘢

    以后再无人甘样同过我讲嘢

    我记得你好钟意睇日落
    睇完日落 就去听音乐会
    我地又成日散步去食宵夜
    个阵唔知点解
    周不时分唔清究竟系星期几
    日子好似唔会过去
    时间都好似系停左落黎
    然后 忽然间
    就发觉原来已经过左好多年

    我记得 好痛
    因为你话俾我知你要走

    我无再睇过日落
    亦都无再同人食宵夜

    原来 难过既日子
    一样系好似唔会过去
    然后 又系一眨眼
    至发觉已经过左好多年

    我记得 你同我去过嘅每一个地方
    我唔会再去
    个啲茶座 舞厅同花园
    而家系点 我唔知
    个啲地方通通留喺我心里面

    不过 我知道 你唔记得左嘞
    唔紧要 我一个人记住就得啦

    我唔会讲我老啦
    我只系会讲 我系度太耐
    时间耐佐  难免知道人
    总会慢慢咁将过去淡忘
    又会睇住的嘢
    无声无息咁样消失

    我点解要走? 怪我自己啦
    我先两日 唔知谂紧乜嘢
    无端端走咗去睇日落
    个日落就同我记得陪住你睇既嗰个一样
    不过 就算我点样装出若无其事
    我都无办法唔承认
    我失去嘅嘢实在太多

    我太伤心 唔走唔得

    我要走喇 如果你记得返我系边个
    我知道 你一定会好唔舍得我
    仲会好挂住我

    再见

     

     

    -----下面转贴王老师趣闻-----来自马葭blog----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又一个月了,怪不得有人说:“你们公司流行博客每月写一篇吗?!”,哈哈哈~~~不管怎样我更新还是比亚鹏快。

    前一阵儿跟刘姥姥聊天说到像我们俩这样的“恶婆”这辈子估计学不会溜须拍马、捡着别人爱听的话说的人,今生今世是“进步”不了啦。没过2天我们班长生日,再一次证实了这事儿。

    8月8日从新疆回北京,下飞机给班长发短信:“生快啊!”班长回说:“够快的了:)”我问:“什么情况?听说今天不过啦?”她回:“过,哪能不过呀!”心中暗喜,累了这么久了终于可以去哪儿玩会儿了,飞速回复:“什么安排?”收到我们班长的指示:“
    晚8点天安门,呵呵~~”气得我七窍生烟,给她俩字:“捣乱”,于是自行安排节目。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可哪个小集体里都会有一些八面玲珑的人物,就跟成心要把我们这样人的缺点放大很多倍似的,特别是我们班“小飞侠”同学。

    都是没有集体活动,一样是发短信祝福,看看人家的生日短信:“
    以天天想念班长为荣,以偶尔冷落班长为耻。以关心班长为荣,以被班长照顾为耻。以当班长歌迷为荣,以买班长盗版唱片为耻。以当面赞美班长为荣,以背后批评班长为耻。以听班长K歌为荣,以不陪班长玩游戏为耻。以希望班长开心为荣,以让班长生气为耻。以记住班长生日为荣,以记得班长年龄为耻。”

    我嘲笑他是马屁精,告诉他别说班长已经是下岗天后,就是没下岗前也不需要这般奉承。“小飞侠”傻笑说:“嘿嘿,班长给我回了‘
    以能编为荣,以太能编为耻。’”

    第二天我跟班长说:“昨天收到马屁短信啦。”她说:“是啊,把我编得太腐朽,我批评他了。”我说还行,我正好很久没写博客了,我准备把他写的那个当成我的座右铭,贴我博客上去,就叫《六年级一班新班训》,也好每天提醒我别老当恶人。班长说:“别,千万别,不许啊!”“我不管,我的博客没的写,也不能天天把工作写上去,就这样吧,大不了我把你批评他的话也一起写上去。”班长说:“唉!”


    像我这种不能进步的人实在没理解班长的“唉”是什么意思。我就当她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王老师太油菜了,尤其是这句以能编为荣以太能编为耻,这意思基本上等同于:以油嘴滑舌为荣以太油嘴滑舌为耻

  • 奈何天 - [Seasons]

    2007-08-20

    话说,我三年前也就是2004年的七夕写过一篇纯情小文,随手发在163并且存在邮箱里。后来的后来也就是今夏我又惊现此文,感慨万分,可是还没看完呢给误删了,163也早改版找不到了,故至今还甚为遗憾。

    尚记得我在其中捏造了某睫毛长长的十二三岁纯情少年,并涉及某遗落在桌上的发卡和葡萄架下的侧影。最后一句是这么说滴:这一年的今晚,在葡萄架下看星星的还是你一个人么?想来真汗亚>_< 虽然说我小时候确实每到七七就于葡萄架下吃葡萄观星来着,而且听说要下雨就更灵了,但是下雨怎么可能看到星星呢……这事儿很让我疑惑。

    然,古时候的乞巧节女儿节到今天莫名成了情人节,也不是没道理,在古人的吟唱中最具现代气息的是柳永那一句: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最具生活气息的当属唐人:向月穿针易,临风整线难。多朴实啊,但窃以为七七的新月那点微弱小光,穿针也不见得易,我倒是曾有个机会借星光穿针临夜风整线,但考虑到对视力的损害就未曾尝试。宋朝人人都写《鹊桥仙》,秦少游那阙未见得多好,不过人家往悲了去他没有而已,岂在朝朝暮暮分明是油嘴滑舌,范成大的“相逢草草,争如休见”还真诚点。不过,又传说“相逢只一宵”的原因不光是领导惩戒,本来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可惜给鹊鸟传错了,弄得俩人只能作断肠仙了,“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

    下面要切入正题,就是在人人乞与人间巧的昨天,我家众巧手女子绣的俩图终于裱好啦。小小展示一下。

    此为动手能力最差的我参与的那面扇

    此为全图有点看不清

    这个说送姥爷……

    (另外现在进行时包括一个姑娘吹笛子的,一个2米长山水的,一个福的,还有个枕套……等等) 

     

     

     

    谁愿似旧女子
    重逢若果得一次
    怀念怨 预约苦
    唯望大概更不易
    不想上京师
    然后亲口跟你讲
    又过了一年
    期望未必一致

     

    ------------------

    最后推荐某个USC才女的《锦书记》应景之,此女真的很有才哦,长得也pp 

     

     

     

  • 小宇宙 - [La vita]

    2007-08-18

    1 自私

    有一天中午吃饭,妹妹说起小学时,她经常在放学之后跑到我的班里帮我打架。那时候许多人打我(其中有个姑娘在断了联系八年之后突然打电话到我大学宿舍,说只想说句对不起……不过那时我怎么都想不起她是谁),我逆来顺受那样的。妹有时占上风,有时落下风被人打,这时我只在旁边看着无动于衷。她说这是堂姐说的,她不大记得,我坚决否认,于是找妈妈求证。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冷冷道:那不是很正常,你从小就很自私。

    我傻呵呵得笑了。其实我如老萝卜在醋缸里泡了三个月心都酸了,其实我现在的右眼皮也肿得跟老萝卜似的使眼睛只剩一条缝。虽然没什么人这么说我,虽然有人说也无所谓,可我妈这么看我,也怪叫人难过的,几天后此事得到证实。

    证实的前由是我从徐州回家花了六个多小时未曾联系,我妈说真想给你两脚,我没有火上浇油地说那你就给呗。后来她看我无动于衷就出去了,过一会儿爸爸说:你看你把你妈气的,她坐到门口去抹泪了。你怎么从来都不为别人想想?

    你怎么不理会一下别人的感受?这句话这个人说完那个人说,每个人都说,于是我就真的成了不管别人感受的人了。妈妈没有坐在那,于是妹妹去外面找,在路灯下面喊妈妈。换成我蹲在门口抹泪,蹲在以前M也呆过的位置,我想怎么会这样,我一刻都没有停过一路奔波来到家,却成了众矢之的,怎么会这样。我想我错在不该平安回来,我要是真的被拐去民权,或者撞车或者摔死,就没人怨我自私了。

    2 怕死

    不过我还怕死。某天晚上我伸手关灯时碰到插座手一麻,突然很担心我夜里被电死怎么办。即使不被电死,睡觉猝死的人也有不少。出门可能撞死,经过工地可能被砸死,吃到什么有毒的东西也跟玩儿似的。

    我老想着这事儿,甚为担心。主要是因为现在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其中包括把8个儿子都送到战场此类英雄壮举,所以担心死了就颇为遗憾。当然人总不能得偿所有愿望,做个五分之三就可以了,或者一半也行。到那时我就不怕死了。

    3 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不值一提这个词儿的意思就是,不值一提 

  • 四季不如春 - [Gallery]

    2007-08-18

    这首诗是两年前在tongji.net上看到的,当时点了收藏,前日才又重新看到。想来曾与dickens同学只有一面之缘,是在哪次的图书馆讲座上,却忘了什么讲座。

    《上海啊,我怎么怀念你四季不如春的梦想》
                                  ――给曾经一起来到不久就将离开的人们

    /Dickens

    四年过去了
    如今,我就要向你挥手致意
    告别这么多年的亲近
    让我们知己知彼
    为了证明梦想确实存在
    我们也曾不欢而散

    你历数过我的种种不幸
    你的四季,你的拥挤,你的喧闹
    你的我一再纵容 你的人们苟且偷生
    那么,你的多少丑陋面孔又被悄悄掩盖

    你的春短暂的路过你的夏接踵而至
    你的漫长,炎热,躁动不安
    你的人们一步步裸露
    你的纵情语言全是陈词滥调
    你的疲惫怎么形容
    你的热浪翻腾手掌翻腾 就像你被掀起
    暴烈在艳阳高照的七月流火中

    你的回忆留在了我们初逢的九月
    之后我离开,没带走只言片语
    你的历史像个穿短裙的少妇
    扭动的风骚劲儿十足
    吸引一个我,百个我,千个我
    无数个我 朝思暮想

    你迟早会迎侯一个冬季
    那一夜的雪花将静静的绽放
    没有寒冷,我穿着妈妈亲手编织的毛衣
    最后一次走进你,
    你的胸膛,你的眼睛,你的成熟
    你的伤口,你的软语,你的疼痛,
    你的温暖,你的冷静,你的固执,
    你的虚伪,你的自私,你的奢侈,
    你的善变,你的浮华,你的虚情假意真心真意
    你的肩膀宽阔,你的繁花似锦,你的热泪盈框
    你的依依不舍,你的含情默默,你的远大理想,
    你的人潮颤动,你的轰隆地铁,你的言之无物
    你的旧梦重温,你的词不达意,你的迫不及待,
    你的恨 ,你的爱,你的远,
    你的近,你的大,你的美
    你的局部,你的一切
    你的不值一提,你的一无是处

    而人们都清楚你再也不将四季如春
    仿佛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
    那时的你 正值深秋

    我去教务科拿成绩单,虽然只有一天,妹妹还每隔几个小时发条消息曰:现在情况如何?我回,刚才去了没人,下午再去,上海的天实在太蓝了。她说:考,天蓝有p用,要记住,你是个过客,不是归人。这是我离家前伊叮嘱我的,好像我会为灯红酒绿迷惑不回家了似的。

    我十分期盼的是饮食广场的冷面,十分感谢同学帮我完成这个愿望。我在饮广吃了三年的剩饭剩菜,想起来简直要潸然泪下,下午一点或者晚上六点半,我走进所剩无几的食堂,尤其是晚上。六点半有锅贴,七点有牛肉粉丝汤,七点半有面条,八点可能只有粥和冷包子了。冬天到晚时就关了空调,我一个人坐在远离风口的角落里喝一碗半温的牛肉汤或者吃一盘露馅的饺子,餐厅里只有几个人,当时觉得凄凉光景现在想来也很温暖。还有一次吃米饭,那边儿马上要关门了,就剩我一个赶紧吃,收盘子的大叔走到我旁边说:不要着急,慢慢吃。他跟我攀谈起来,说以前没怎么见过我,我说是啊我很少吃米饭,询问之下还是老乡,聊了许久我把盘子给他走出去,外面已是全黑。

    下午坐在公交车上时,妹又短我:现在情况如何。我回,已拿到,现在去人民广场会男人和蹭饭。她说:考,就知道你肯定有别的目的,别忘了跟他强调一下我的那事儿。我说:不是那一个,是另一个。那一个忙得都没空接见我怎么有空给你找对象。她说:这熊人。那你跟这另一个也说一下此事吧。事实上,那一个其实很有空,以至于半夜不睡觉乱逛在云彩底下喂蚊子。我虽然没有睡觉,但做了一夜很长的梦。

    早上赶火车还无座,头晕眼肿面容憔悴。可敬的列车长小伙儿看我可怜竟主动提出要给我补卧铺,我说啊?有吗?他说,当然有了……你要吗。我说好的到徐州。这时他又看看我说:“你真的困吗?不要因为我一说你才要的……”我说:真的,我又没座……我都一晚没睡了。小伙子哈哈大笑,说我也是。后来我补了票到某车厢一看,全都是空的,对铁路售票系统强烈愤怒。我坐在椅子上喝橙汁,过了一会儿列车长又从旁边经过,说:你咋还没睡?我十分不好意思,赶紧去睡了……

    最惊险的一段是这样的。我到商丘刚下车,人皆说往菏泽去的最后一班车刚走,刚刚走,并有一出租司机提出可以带我去赶,肯定不出城就能赶上,众人皆称是。事实当然是,没有赶上,还被这个河南大叔给坑死了。其时月黑风高,车开得飞快,惊现前方一路牌书:民权,就是经常发生碎尸案的那地方,我顿生疑虑,难道这是去民权的路?后来出现收费站才把心里揣着的打鼓小兔子放下,他又不肯走了,说路太差,还要等别人。于是就把我晾在那,四野漆黑一片,都快10点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跑到路边去抽烟,我一人坐在车里小兔子又开始打鼓。这么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他回来说不等了,那接着走呗,没多久他又不想走了,拦几次顺路车皆失败之,人情冷暖。我终于受不了说得了你回去吧,你就把我隔这儿我让我家里来接我好了。不想此男这时候又很严肃的:“那怎么成?!你一小姑娘家的我咋能把你撂这路上,这黑灯瞎火的都没人家,不行,我一定要把你送到家!”我十分无语。

    折腾啊折腾,终于到家了,紧接着就是一番狂风骤雨般的怒斥,此事暂且不提。

    我当天上午坐在中法中心五楼的小阳台子里看云,拿出手机正打算拍,收到短消息曰:现在的云像画的一样。这个比喻真差劲,虽则画在我的心里。最神奇的是,请注意,下面这张图,最上面的这砣云,非常酷似中国地图……

     

     我曾在此处看书,也曾在此处绣十字绣

    事实上,如果我不是因为拍这几张图片也不会到第二天手机没电也不会让我妈伤心如此,真是自作孽。

    这首歌的小朋友唱: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我后来想,意思可能是,我是你的过客,你是我的思念。

     

     

  • 下面这玩意儿是个好玩的测试,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北大未名版)

    http://blog.farmostwood.net/politics_bdwm

    更好玩的是该链接下面的几张统计图,很可以代表目前首都青年的倾向。

    我第一次做的结果是: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45,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4,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3

    没有什么意外,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文科学生这样的结果很是普遍。 丹尼尔贝尔说他自己是政治上的自由主义,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和文化上的保守主义,我看前两项时很深表赞同。8过对西方人来说,文化保守主义是很时髦的(后来在中国也有些时髦了),就像是把东方文明当西洋镜看看久了也腻一样。我文化上是正数,个人觉得里面涉及文化的几道题都比较扯,比如周易中医那几个。

    链接下面的图表很清楚的显示,北大比清华三个指标都整体偏右,政治和文化还可以理解,我简直不敢相信bdwm有那么多人经济是接近0.5,首都怎么可以是新自由主义的大本营……当然还有个次高峰是-0.5,改革那么多年还是经济上分歧最大亚。清华学子就好乖的,全都集中在负数那边,这才是高校学生的正常形象麻。我认识的人里头经济没有是正数的,估计因为大家都是穷学生,只有稍左和更左的区别。要是碰着个右的,我当他伪精英,还是为富不仁的那种。

    另外我不负责的整体印象是,工科的政治线偏左,文科要偏右,当然例外是有的。另外前言里头强调过:很多问题反映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西方政治语汇中的“左右”,而是中国现实语境中的“左右”。我这种要是搁在美国定然是个老左,别忘了写政治自由主义的罗尔斯还被挤到左的那方向去了——这句话是特地为了说,在中国,右倾不一定跟新自由主义挂钩,得考虑自由主义内部的分歧再加上政经分离。我说了半天好像越说越乱,算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 今天立秋,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还有,嗯,贴漂漂的图若干祝愿菲菲芳龄永继

    最近的一次新闻图片,07/07/31在新光百货,满大街都能遇到王菲,尤其是此家伊一个月要去若干次,买牙刷……我计划欲去蹲点 

     

    98-99唱游大世界 

     

    99武道馆 don't break my heart,DW打鼓 

    谁让我一生都开心快乐继续纯情

     

    如若我是你的问号 期望你是我等号
    如若挂念你等于亲你 多好

     

     可不可以话你  像个大南瓜和红豆沙般美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独的自由

     

     放下你 假装拈花微笑 问题在于 如何平伏心跳

     从未跟你畅泳 怎么知道 高兴会忘形

     

     是我安定了 幸福的骚扰 我都厌倦了

     

    不要偷看你一秒 是害怕突然会偷笑
    会自然爱过没了 会突然高声呼叫

     

     空空两手来 挥手归去 阅过山与水

    你穿着华丽的衣裳
    你唱着动听的歌曲
    人们在欢呼在雀跃
    只因你不经意的回眸

    ----------合照-------- 

    林夕真粉嫩 

     

    洪湖水浪打浪那张竟没找到…… 

    刚偷来的无敌青葱照,86年于北京紫竹园 

    如果你愿意,让我欣赏一遍 

     

     守时live版,让我安心听你重温往事,让我知,何事美丽至此

  • 旧时月色在潇湘 - [Them]

    2007-08-06

    这次倒是真想追忆童年往事来着,怎奈岁月斑驳,记得的所剩无几。转而欲歌颂伟大友谊,伟大友谊的意思之一是,朋友都是一辈子的,这话听起来多俗。

    不过那时候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我生长的地方民风淳厚,直来直往,男人很爷们儿,女人很实在。以至于我稍微长大把目光从书本移向人事的时候,颇将讲义气这件事当回事。高中有个兄弟每让我帮忙做事我不答应时,他就面无表情的说:“你讲不?”我立马就讪讪地答应了。

    我现在也这么想,不过变成自说自画了,但没关系,相信的事儿就存在,尽管只存在心里。事实是这样的,我15年前认识的人10年前就没有联系了,10年前认识的人5年前就没有联系了,5年前认识的人现在也不知在哪儿,可能有些关系要维系得经营之,我没那个心故而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小学时有个班长作威作福,总是在上自习课的时候把我揪出来叫另外5个跟班轮流拿扫帚打。其中有个小男孩不肯打,我忘了他叫什么,只记得我们经常结伴回家。其中还有个小男孩打得最厉害,他是我同桌靠过道,经常揍我或逼我钻桌子,想起这个人简直字字血声声泪。好多年后吃饭时妈突然说,还记得你那个小学同桌不,他爸得病成了植物人。不过有一次他踢球赢了比赛,回去跟他爸说,说爸爸你高兴吧,他爸突然就流泪了。我听这话也哭了,我小时候可是打算要恨他一辈子的呀,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也忘了。

    初中同桌猴子让我磕了三年的瓜子磕出一排瓜子牙。最光荣的事情是我们偷偷摸摸神神秘秘救一颗小柏树的人道行为,我承认日后我再也没做过这么善良的事情了,幸好还有这颗小树留下清亮的一笔。当然,最终是没有救活它。高中无联系,这孩子后来考去北京,听说现在还找了个北京姑娘感情甚笃。我写过一封一页还是两页的信,他回了十五页,令我激动地在寝室炫耀半天。后来我在网上写了封给他,大言不惭地说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知己,酱紫,不管时间是怎样无情销蚀,不管遗忘怎样残酷升起,这事儿就是酱紫。我是大言不惭啊,记得最后一次的联系是他问我484考研,我没有回。还有个陪我玩的是我的好邻居,以前写过他一起屋顶看菜花田和跳舞的那个,尤记得他上英语课写情书被老师发现,那小个子女老师看了笑笑又还给他啦。伊如今出落得不错,还算标致。

    另外想起来我初中时相当疯癫,除了喜欢满园子跑差点被沙尘暴吹走以外,还打地道战挖泥巴,找复读班的大哥大姐聊天,那些个大哥大姐十分待见我,真是有活力啊……

    然后就是好兄弟了,此男我一度曾经很想大书特书,却不知从何写起。我大学室友都叫他山东大猪妖,长得确实像猪妖,相当爷们儿但其实身体素质颇差。为了逼此人戒烟我跟小狮子想过很多招,不过他才不听我的只听小狮子的,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蹲墙角。小浪在墙角划一个圈圈小狼蹲在里面,酱紫。下雪的时候此男还能把我整个提起来扔到变成了大雪球的冬青树上去,我们传的纸条里面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岁月似把刀、刀刀催人老。最常出现的一个字是饿。

    小浪前阵子都说毕业就结婚了竟然又失恋(此男高中时失恋借酒消愁喝到胃出血,以至于若是有人在他面前敢提那女生的名字,他能把那人从一楼追打到五楼),他第一个告知我令我十分感动。我也只有心情差时才会跟他说一句没头没尾的丧气话,有一次他回道怕啥还有小浪呢。我说得啦,你陪我走的那一小段路早结束了。他说还早呢,说好了一辈子的。高中流行十字绣那阵儿,我绣了个钥匙扣给他上面只有俩字:兄弟,奇丑无比。有一次他又喝得大醉趴在窗外面和小狮子说话,拿着那钥匙扣一直说啊说,说什么我倒忘了,我也在旁边可他只顾着跟她说。

    说起小狮子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密友,也是很神奇的,高中之后就时而消失时而出现,每次在网上出现都换一个文艺的名字,搞得我每次都问你是谁……其实当年真的密得惊天动地,某天中午为了给她买孙yz的新专辑没回去不知怎么惹恼了我妈,她先去学校闹了一番搞得班上同学纷纷为我点白蜡烛,回家后自是一番争吵妈妈和妹妹简直是抱头痛哭……不堪回首的事儿就不说了。


    这些人哪,我都很怕跟他们见面,应对冷场不是我所善。2姐说的那样,“旧时人已陌生到不能相认,其所钟爱的食品你已未尝过一样,所感动的乐曲无一首是与你同听,所感慨的人物全不认识”,道理谁都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物也不是人也非。但是无妨。

    让我想一想,我的道理未必说得明白,可是说服得了自己就成。我喜欢听小浪说,说好了一辈子的,少一天也不是。有什么意义呢?讲述就是失去,为了拥有而不忘记,不忘记也变成奢求的时候,就只有相信了。

    有一天我特别想打电话给一个人说,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吧,我当然没敢说,这是个多么多么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