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北京以来第一次可以听雨入眠,真开心。

    而且,刚才喝了一点酒精饮料,势必可以睡得更快一点,真开心。

    其实我本来不是将睡眠视为问题的,可是随着室友们睡得越来越晚,我也睡得越来越晚,若12点上床就不得不左思右想听广播直到数羊。我想起有首歌叫我是羊,数下去就害怕若有天数错,不敢闭上眼睛沉睡星河。

    然后发现其实三个人都没睡。上铺MM开始发短信,抱怨某人对她不好,但是我们都告诉她这说明那人真诚。下铺MM,本来很是幸福,有个每天都打越洋长途的男友,还有个每天都让她挂在嘴巴夸赞的某男,于是除了她经常口头表示纠结以外我们寝室也分成了两派,我支持前者。此人幽怨的说:我突然发现我离某男的直线距离只有50米。我说:那你多幸福,我跟任何一个某男的距离都超过500公里。她说:啊我要把这个发现告诉他!打开手机后又寻思,这么一句话太短了吧,你说再加点啥?我想想答:写景吧,我一般为了凑字数都是写景的……讲讲天气啥的。绍兴MM很听话的说:哦。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讲天气是因为在两个地方,离得比较远,你讲个头啊。她说:那你讲了人家又看不到,我讲说不定他还能出来看看啥的。又哀怨道:不过他肯定已经睡了,要明天早上才能看到……那边上铺还在纠结于方才问题,翻来覆去,说:你们怎么都不安慰我的?

    我说,你们俩为情所困不要拉着我也不睡觉麻,我又没有所困。其实我那天睡不着的原因是我在酝酿第二天要写封信给小美丽,后来我终于写了这信,名字叫:loin des yeux, pres du coeur。

    (我推荐给绍兴mm做签名的是loin des yeux,loin du coeur,她设想A跟B看到会作何感想,我觉得si loin si proche 更合适也说不定呢)

    --------------------------------------

    我发现,我能想像的幸福生活莫过于每天都吃早餐。从一个人吃,变成两个人,三个人或者四个人,然后又变成两个人,最后一个人,酱紫,想像一下就十分感动。虽然呢我会经常睡懒觉,但是总会有闹钟或者别人来催我,起来鼓捣瓶瓶罐罐,无论是豆浆油条麦片热干面,还是果汁咖啡火腿三明治,我都会积极创新锐意进取的。可能因为五年以来我吃早餐的概率都那么小,所以才会认为这是一件很奢侈很宝贵的事情吧。

  • 小事 - [Them]

    2007-10-23

    cat老师那里看到一句“这个秋天我还没吃螃蟹呢”,突然想起去年秋天我竟然吃过螃蟹,然后回忆起这件小事。虽然是小事,但还不是不值得一提的,所以我提了一下。

    大概是晚上九点多的样子,M同学嘟嘟嘟跑到图书馆下面,召唤正在八楼的我,然后我嘟嘟嘟跑下去,表情复杂地望着他手里拎着的两只大闸蟹。据他回忆,之前我与某人纠缠了半个小时以至于螃蟹都凉了,还是我短信让他打电话才得以脱身(关于此人我毫无印象,难道是蓝格子男?)。

    然后我们就嘟嘟嘟跑到北楼北的小院子,坐在某个石桌前,开始了我艰难的吃螃蟹过程。我本来对这玩意儿毫无兴趣,起因似乎是某次我们走在复旦到同济的小路上时看到路边“阳澄湖大闸蟹”的招牌,就议论起来,就有了树林秋夜学习吃螃蟹的情景。M很贴心的带了醋和姜丝,然后充满嘲笑地看我怎样费劲的从那些缝里弄出点肉来。尽管他努力演示,我也努力效仿,但始终没有吃到什么,也没有觉得好吃,还弄得满手油,到北楼里面去洗手,绕了一个大圈子。

    最后我将另一个嘟嘟嘟回到宿舍,yv大赞好吃,但西瓜女被满屋子的腥味弄得很不满。

    总而言之,想起这事让我很高兴,那是我孤苦无聊的考研生活中难得的温馨事件。

    现在的寝室夜谈,室友总是会说起谁谁对谁特别坏,或者谁谁对我一点也不好。但我想来想去,对我坏的一个没有,相反,对我很好的人有很多,是我要求低还是太容易感恩?反正这是很幸运和幸福的事情。

  • 这句矫情的标题也是来自《素履之往》。如果此言属实,那么我的窗外应该弥漫着桂花香,但事实是只有长期关窗关门带来的闷气。天气毕竟是好的,近似无限透明的蓝,很容易想起沈从文的信中所写: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

    昨天下午的课本来该到五点半,老师拖堂到六点,天色已全暗。经过讲堂时凑到近处去看海报,刚刚辨别出来是夜上海及导演见面会,就出现一热情校友坚持要把他的票转给我,我没带钱他说没关系阿以后给也可,问了一下是住42楼的,既那么近就拿了莫名而来的票进去看。可我太容易触景生情,刚一开场出现我十分怨念的万家灯火景象时就要抹眼泪,弄得旁边小弟很是诧异,估计以为此人约会失败或是被人放鸽子只得一人来看电影的吧。情节实在乏善可陈,好在大家一直笑声不断不至于太闷,末了还能学会一句口头禅:私のこと 好きですか?

    私のこと 好きですか?

    我想我此生真是难以问出口啊,也没有勇气写满和平饭店的外墙,只能写在心底和掌心。去年的花开时节,我也预料到:即使记得去年这时在图书馆二楼翻杂志书页间飘出的桂花香,还有秋雨飘零的沈园里,和L在灯火黄昏的小楼吃桂花藕粉,却担心明年今日未必见得这万点金蕊闻得十里清香了。那篇的结尾一句,我听H念出之时,又多了点别的感动。

    今天我已无法预料到明年今日了,当有一个未知变成确定之后,面对的就是更大的未知。

    上图中金发碧眼的MM着湖蓝色的裙子跟黑衣的亚裔姑娘打羽毛球,真有奥运气息亚

     

  • 熬至滴水成珠 - [Reader]

    2007-10-11

    写文章取个好名字是很重要的,放在书脊上也很跳眼,当然标题党就另当别论了(老实说我觉得木心爷爷有时候就很标题党……)。另外封面的质地也不错,毕业前我在tj的图书馆翻,前两天逛图书馆看到又翻,总算把这篇长散文给看完。池莉阿姨的书以前没看过,《熬至滴水成珠》写得是相当花痴的,那是相当的花痴啊……好在最后一段出现了中药方子,留了一个收住的结尾。

    以我四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以无数个难眠之夜的痛苦,以数不清的寒冷孤寂和苦涩,以被不安全感反复惊扰的残梦,更以这一夜前所未有的好睡和奇遇,我明白了:是因为我的生命中,有了这样一个爱人。爱人的存在,就是一个安全感的存在,就是一个温暖季节的存在,一个清醒视线的存在。所有的植物,凡花繁叶茂,必然是植根于深厚的肥沃的土壤。一种人生态度的换转与修养,也是因为个人生活的土壤。这土壤也许肉眼可见,也许肉眼不可见。它也许是一种原始的微小的自然的善心与善意。它也许是一种大义。一种凛然。犹如巍峨远山。犹如蓝天与大海。犹如最红最圆最温和的夕阳,某一日,恋恋不舍地滚落你的窗口,你倚窗遥望,与它对视,心领神会地接受了一个关于生命的教诲与暗示。我相信,对于一个有许多性格缺陷的人,一个重感觉的文字写作者,一个资质与悟性都比较普通的瘦弱的女人,个人生活环境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我得承认这么一个事实:我的好睡,我的觉悟,我的平静与安稳,我生命中某一时刻的悄然而至,与我身边睡的是这样一个男人密不可分。

      我看着这个男人,他也这样地看着我。我们都没有语言可以表达自己此时的情怀。对于他,我是这样地敬重,这样地想要顺从。我恨不能检讨自己平日对他的所有冒犯和失礼,也恨不得原谅平日没有给予他的所有原谅——嘴里却依然无话。不敢说也不能说,这样的话决然没有可说性,一旦出口就有损失,不是薄了,就是厚了,不是淡了,就是腻了。

    当某个时刻悄然而至。当我满含泪水,睁开眼睛。当一夜之间我与现实不再有恨。当爱人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只有李白的一句好诗穿透岁月到现在: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此时此刻,宇宙天地如此郑重,男女也不再存在,夫妻就是骨肉至亲,看不厌的爱人就是山,是石头,是石头缝里生长了千百年的大树,任你什么样的污秽糟蹋也无法亵渎,纵然凡胎肉身转眼就会灰飞烟灭,至情至性总归那座敬亭山。


      我们能够说出来的,是现实生活。我们说我们连“众鸟高飞尽,孤云独自闲”也不要做。我们要好好地生着活着,牢牢地在众生之中,是一对同窗的学友,相约要一起好好地学习。学习生活,学习自然,学习光明、简单、敦厚、宁静,争取获得一次又一次的人生醒悟。闲书里有一帖中药膏方,宫廷得于光绪七年,时有周妈妈奉旨拟定为益寿膏。方子开了四十七味中草药,我用文学的眼睛看,过目不忘的只是两味:豆蔻与破故纸。豆蔻有怎样的青春?而破故纸又有怎样的老迈呢?却须得一起煎熬互补。其实,人生的长寿与否,我以为实在只是天意。而熬至滴水成珠本身,对于人生来说,却实在是一个美妙景象,是一个美好的修炼过程。爱人把方子,用了洒金宣纸,小楷抄录,贴在我们茶室的墙壁上。老是要叫我不由自主地想,那最后熬成的珠子,该是何等圆润,何等晶莹,何等沉着,何等剔透,叫人怎么喜欢才是呢。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是我永远向往而永远到不了的境界。事情是这样的,一般来说我怯于跟人对视,只有别人不在看我的时候我才敢看他/她。开头提到的标题党木心一个也花痴的句子:不嫉妒别人与你相对谈笑 我只爱你的侧影。 深合我心,那是要凝住眼泪才敢细看的亚

    (改版以后的blogbus慢到一定程度了!)

  • 即使风景不快乐 - [Route]

    2007-10-07

    旅客亦能快乐

    1 云深不知处

    在夫子小鲁的云蒸霞蔚的东蒙,我叫做中原有点红,身怀绝技心怀苍生不甘隐于山野,另有一师兄性格暴戾喜欢砍树。当日有点红与浪里白条君投诉沙家浜,真是花团锦簇繁花似锦花枝招展的所在,有点红还头戴黄花在柿子树下花痴得留影一张,虽说图片已轶失,满目的果实累累犹在眼前。山上号称高山湿地,湿的可以拧出水来,四处可见山楂树和晶晶亮的蜘蛛网。

    2 为何还在看海 不看开

    3 疑似玉人来
    因为时间有限,原定的壶口瀑布被放弃,转而去了距离较近的普救寺。昔日张生爬墙的西厢房仍是有不少现代主角在拍照,还发现崔莺莺和红娘竟然睡同一张床……有一高塔,幽暗处只可容一人通过,还得是瘦子才能通过,比较有意思。另外为了配合念了一天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就前去鹳雀楼晃了一下,仅仅晃了而已。

    4 风陵渡口似闻声
    在风陵渡口,我叫做娘子,路遇少侠,并深入观察了黄河岸边可能是婚外情也可能是第二春的两个人。

    5 整风运动
    号召大家都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表扬与自我表扬的整风运动,定会收获颇丰的!

    回程的火车上我无聊的坐了17个小时,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足以证明我是猪的事情就是弄丢了手机存储卡。虽然也没啥重要东西,大约有看似是冷月其实是落日余辉下的风陵渡,看似是仙人掌其实是两只手的玩意儿,看似是手机其实是一只脚的玩意儿,看似很高其实不高的莺莺塔,有一个比较遗憾的,是我有生之年应该都不会再拍的圆镜里的两个人。

     

     《假期》这歌儿是很应景的,不过誓言更像表达心声。前者的曲后者的词是菲菲所作,两个都超级心水那。我以为永远可以这样相对,好几回这样的想起舍不得睡。

  • 拥挤的房间 - [Theatre]

    2007-09-24

    一个人的心~~balabala

    活着求什么 命运难让我
    让离别都被原谅 让容貌刻在途上终生欣赏
    你可以向左转也可以朝前走 但是你不能停留
    没人值得回首 在心中一早拥有
    忘却的不会消失 它们躲在树后面
    燕子飞回了屋檐下的巢 这一切没有想像得那么糟
    为何还在看海 不看开
    我就算不再相信北极有曙光
    你这刹那在何方
    无常才是真灿烂 动人在变幻
    两脚走遍长安街 即使最后遇上风沙 谁又怕
    我的兄弟对我说 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
    最后望着漫天的浮云 留给了路人
    找不到自在国度 这地球尽是制度
    我喜欢鲜花 城市里应该有鲜花
    你说这城市很脏 我觉得你挺有思想
    我问谁谁都不会在意死亡的意义
    反正无所谓 听从命安排
    让我用不字造句 我只会写出来绝不,绝不,绝不
    我们要微笑 因为无论我们怎样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随时准备感动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
    现在 小姐 你听到这里了解未 但是 先生 但是先生你听到这里够癫未
    你已经看了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还不发言
    亲爱的 你在烦恼些什么呢
    但是别告诉我无聊才想得太多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酱紫,从开头的小情歌最后完成了到愤怒青年的转变

    p.s. 值得注意的是,我的人生观重又受到冲击~处在飘浮不定的转变期……励志一下吧,中秋快乐

     

     

  • 前两天是难得的雨天,于是一夜之间叶落草黄。可能太少下雨的缘故,排水系统很差,半天的雨就让学校里的主要道路积水成河,再加上坡地很多,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泥石流般的泥水滚滚而来,还看到到处有人做单脚跳状。弹跳力很差的我只能趟得鞋子湿透(全然不是想象中踩水花的美妙景象)去上课了。

    这几日又在做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也挺讨厌这样,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拿竹篮打水,感觉历史又重演了,我的命中命中。

    一周前去听一次学术报告,俞可平问Ulrich Beck:你到底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Beck笑道:我满可以讲自己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或者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不过那样等于什么也没说。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想自己的,觉得它们差别不大,还顺带想了一下傻的聪明人和聪明的傻子之异同。韦伯是“绝望的自由派”,加缪没有对生活的绝望就没有对生活之爱,杜小真写萨特的书直接叫:一个绝望者的希望。可见它们差别确实不大,俞的问题比较傻。

    读书里头看到一句话,萧伯纳戏剧里头的:“When your heart is broken, your boats are burned: nothing matters anymore. It is the end of happiness and the beginning of peace”他把上述主题说的很美,不过我想起一句曾经印象深刻的歌词:Who needs a heart when a heart can be broken? 很好很强大。

    一个毕业没多久很书卷气的老师说:今天我们都觉得你挺不错搭。我笑,可是那会儿还不是没考上吗……他说,他们两个那次都在,他们都对你评价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这种事情有别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一次的挫折……

    当时我觉得全世界就只有人同情我了,我以后如果做老师也要做这么知心的老师。

    昨天晚上上完课,慢慢走回寝室。看潮湿的小路和雾气弥漫下的路灯,结伴而行的情侣和三五成群的好友,一时间简直不知身在何处,四年前沪西教学楼后面的那条路下完雨之后也是这个样子。今天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发现闭馆,只好在旁边看了场电影,回去路上冷风吹得脸疼,天一晴马上就回复干燥了。

    但无论晴天雨天,我喜欢绝望和希望,喜欢beginning of peace,喜欢风雨阳光,喜欢人海茫茫,喜欢你在远方。
  •      某天下午在食堂前面的报栏看到一张简陋的小广告,遂决定慕名拜访之。慕的是孙歌的翻译总是让我抓狂,不知道是日本人本来说话就很绕还是孙老师喜欢往绕了说;还慕戴锦华传说中一气呵成定语状语颇多的长句子,曾经让我一个教女性电影的老师深为叹服;当然也慕单向街,至于樱井和他的帐篷剧,不文艺的我就未曾慕过了……

    先拿出地图看了下位置,据新生手册所言,到圆明园出学校东门向北走500米。我便骑自行车一路向北去,很快过了清华西门,又过了一片荒地,还是不见目的地,只好停车借问,客气的大叔说你还得逆行往前走。于是又走啊走,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圆明园东门,遂想刚才那大片荒地大概就是园子吧……进门见一牌子曰门票25元,甚为不平。问了保安叔叔之后右拐向北去,到了名为左右间的咖啡院的院子,其实是好几间院子,单向街在其中的一个院子里,东邻是咖啡院,西邻只听到传来麻将声。

    我去的晚,只见院子里已坐了不少人,孙歌没来,先放了一段《变幻 疮痂之城》的台北版的演出视频,看得人是心惊胆战,戴老师随后也表示初看时对她身体的冲击很大。后来我就走神儿了,开始研究院子里的老树叫啥,叶子比槐树大比杨树圆,我认识的树也就那么几种,不过它们哗哗作响很好听。地下是铺的石子,看起来很有调调,实际在场的话会被蚊虫叮咬搞得很抓狂,以至于后来还有人特地给樱井拿来了花露水==

    有趣的是,人凑在树底下听对话没沙龙之感,倒是有不少猫在椅子下面穿梭碰头颇似沙龙。尤其有个小猫十分可爱,走到谁椅子底下都要被人抱起来挠两下。

    樱井曾经是参加反安保运动的左派文艺青年,所以讲起来基本上是反异化的那一套。比如:“每个人的身体变成全球化的广场……我们找不到它应该在的场所”之类……有个比喻很有趣,说大家都像沙漏里的沙子,与他者隔离的孤零零的个体,只有个人不能左右的翻转时,从顶部滑落底部的翻转中才与他者碰撞。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沙子自己的时间?

    戴老师把帐篷剧捧了一通,说偶门在剧里照见自己的贫困(“每一场剧都是一次发生”)——你以为看到了别人,也许是看到了自己。这句话简直可以用在任何形式的观感中。另外樱井先生讲他通过演出地点也在探讨东京-台湾-北京三个亚洲城市的关系,这个关系可是我四年来乃至以后两年都要探讨的亚==

    最后还是归结到行动上。从身体,到脑,到行动——然后我就去行动了,在店里溜达溜达,买了本《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其实我只是很想要他们的塑料袋而已。店员姐姐却说那个要5毛钱,我说那就买吧,她还是不肯给,笑着给我看墙上的环保宣传画,于是我也不要意思要了……想起来这书店还有个环保专架,真做得挺到位的。

    离开单向街原路返回,其时九点多这才想起还没吃晚饭。行至一天桥下把车一靠就在路边吃了碗拉面。起先那面馆的小伙子还不让我坐外面说太冷,他不知道我正累得满头汗呢。然后吹着小风chuachua吃完,忽然就有了小北漂之感觉了……

    本雅明似乎只有这一张标准照……在他俩的左侧是johnlennon右侧是庞德,还真是杂

    关于沙龙的书店官方报道可以看这里(友情提示,小心死机)

    关于单向街的介绍这个比较有趣,照片这儿有几张。豆瓣1豆瓣2

    竟有人没良心的让我去探光合作用,此次经验为,第一,千万不能骑车去;第二,不能晚上去。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