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终于开始下雨.夏雨总是爽快,忽然扫了天地间暑气,风雨敲窗伴着雷声,才五点天已经全黑.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呢,对我来说不过是躺在美丽同学的床上——因为她铺了席子,而且靠窗户.于是就可以躺那翘着脚丫子乱想,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话好熟阿.

    雨声怎么就这么好听呢.家里时候一下雨就搬了躺椅去阳台,和妹妹在那裹着毯子聊天,或者不聊天.记得五年级的时候,有次放学时忽下大雨,我等了一会儿没人来接就骑车冲回家了,那雨可真大,而且一直打闪.我那个担心阿,头顶上都是电线,每打一个闪就要计算下和雷声隔几秒,傻不拉几的.终于到家,雨立刻停了.还有一次在冬天,上完夜自习九点多的样子,棉袄全部湿透,经过学校后墙时宿舍楼里还有人在往楼下喊,透过雨声都听得清楚.

    说到雨也会想起雪.早上五点去上学,路上一人也没有,只有两排路灯照着雪花洒落.我默默走啊走,时而抬头看路灯雪花飘进眼睛里,真想一直走下去.可是怎么就走到这里了呢.回首来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为啥就是老不带伞呢,难道是因为想着哪天会赶上有人会送伞?当然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但下雨总是好的。

    昨天写形势任务的作业,很矫情的作文<我的同济生活>,写着就想起.初中结束时的最后一天,我离开学校那天阳光很好,看到许多小孩子来查成绩,就想起三年前自己也是如此挤在人群中茫然又不安。然后又想起再过三年,高考后,看到初中毕业生也会想起此时的自己么。事实证明,我总是在开始时便牵挂结局,在相聚时就预知离别。于是又是三年了,明明该一边离开一边看新生回想那时自己,为什么还没有走?只有看着穿黑袍子或者写满各色签名的白色T恤的人们在校园穿梭,只有看着河边的榕树开成一片粉霞,朝开夜合。

  • 考试结束 - [La vita]

    2006-06-24

    恩,这次考试的最大特点就是我猜题水准之极具下降,从第一门到最后一门,毫无悬念.
    第一个欧盟政治经济算好的了,论述题起码三个猜中两个,虽然名词解释中杀出一个哥本哈根标准,辨析题里面邱吉尔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更是未曾料到.
    中国政治制度的44分论述题,我起先看好多党合作,可是大家都说党政,于是在前一夜我转攻党政.可是,可是,考的是民主党派之监督...这也就算了,我看好的选举原则没有出现,而且选举那一章一道题目都没考.

    美国政经是崩溃的开始.30分作文,秃头男给了四个题目,说到时候会让你2选1.我认定将会是一个政治一个经济,于是准备了两道政治——不知我将那总统权力和战后历届政府之外交政策还有遏制政策背得多熟阿,试卷发现来我就笑了,俩经济,真的忍不住笑。权衡一下做经济竞争力,考这么没专业水平随便一个看过电视报纸的人都能写。词汇不熟又只好写中文,秃头男说了用中文最好就是良。。
    外交史犯了一个极其极其低级错误……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我居然写成72年。。

    日本还好,到底LW厚道,虽然论述考了泡沫经济和90年代政治发展,而我事先推断是小泉改革……
    专业外语又叉叉了,某篇很长论文的结尾小字部分,前面有人问我这个会不会,我斩钉截铁的曰否,随后又告诫她们我说不会的就肯定会考。她们还是大意了……不能怪我。

    国际私法是最后一次实践,我再次斩钉截铁否定过的属人主义出现在名词解释,居然之前有人听信我的话。论述我认为是合同或者继承,但她们都认为是婚姻,于是我这次吸取教训赶紧去看婚姻,细细研究了结婚问题和离婚问题,但是……但是他最终考的是,夫妻关系问题。。。  衰到家了,啥时否极泰来

    2。我前一天晚上还梦到某人在图书馆的大玻璃窗前看云,我从后面经过然后大雨忽至,再去找已经没了。结果第二天果然,在奋力国际私法的时候还有空去看那黑云密布和闪电划破天空,才五点天已全黑。我便寻思着,如果这雨下得快待会儿天还得亮,定然很漂亮。
       果然到了六点多,我恰好经过向西的窗户,夕阳正欲沉而未沉进乌云中。一边依然电闪雷鸣,一边还残阳如血,这种极至的绚烂与和谐只在此世。语言无以描摹,图片无以形象,唯有身临其境,与世界在一起。像梭罗说,我君临我环视的一切。可是只有自然之美君临我们,我愿,我愿什么呢,浮云于我如富贵。

    3。考试完……打算第一件事抄金刚经,然后呢,慢慢写论文,,差不多了还可学习日语,,再差不多了还可考虑考研之相关事宜……阿真迷茫,劳心劳神。

    回家时间,原则上参考论文进度,但若未到目标也可根据天气之不堪忍受情况,国际私法上是选择适用和重叠适用呢。。总之就是像奥地利对立遗嘱人能力的规定。。放宽标准,就这样,谁有虾米好的建议灭

  • 1。关键词:菖蒲 屈原 龙舟 夏至 粽子 浴兰 彩丝。。。

    已酉端午
    贝琼
    风雨端阳生晦冥,汨罗无处吊英灵。
    海榴花发应相笑,无酒渊明亦独醒。

    午日处州禁竞渡
    汤显祖
    独写菖蒲竹叶杯,蓬城芳草踏初回。
    情知不向瓯江死,舟楫何劳吊屈来 。

    五日(选一)
    陈子龙
    吴天五月水悠悠,极目烟云静不收。
    拾翠有人卢女艳,弄潮几部阿童游。
    珠帘枕簟芙蓉浦,画桨琴筝笮艋舟。
    拟向龙楼窥殿脚,可怜江北海西头。

    端午日赐衣
    杜甫
    宫衣亦有名,端午被恩荣。细葛含风软,香罗叠雪轻。
    自天题处湿,当暑著来清。意内称长短,终身荷圣情。

    端午
    李隆基
    端午临中夏,时清日复长。盐梅已佐鼎,曲糵且传觞。
    事古人留迹,年深缕积长。当轩知槿茂,向水觉芦香。
    亿兆同归寿,群公共保昌。忠贞如不替,贻厥后昆芳。

    七律.端午
    殷尧藩

    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慨生;
    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
    鬓丝日日添白头,榴锦年年照眼明;
    千载贤愚同瞬息,几人湮没几垂名。

    浣溪沙
    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齐天乐
    杨无咎

    疏疏数点黄梅雨。殊方又逢重五。角黍包金,草蒲泛玉,风物依然荆楚。衫裁艾虎。更钗凫朱符,臂缠红缕。扑粉香绵,唤风绫扇小窗午。沈湘人去已远,劝君休对酒,感时怀古。慢啭莺喉,轻敲象板,胜读离骚章句。荷香暗度。渐引入陶陶,醉乡深处。卧听江头,画船喧叠鼓。

    菩萨蛮

    陈义

      包中香黍分边角。彩丝剪就交绒索。樽俎泛菖蒲。年年五月初。主人恩义重。对景承欢宠。何日玩山家。葵蒿三四花。

    喜迁莺
    黄裳

      梅霖初歇。乍绛蕊海榴,争开时节。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处玳筵罗列。斗巧尽输少年,玉腕彩丝双结。舣彩舫,看龙舟两两,波心齐发。奇绝。难画处,激起浪花,飞作湖间雪。画鼓喧雷,红旗闪电,夺罢锦标方彻。望中水天日暮,犹见朱帘高揭。归棹晚,载菏花十里,一钩新月。

    贺新郎
    许及之

      旧俗传荆楚。正江城、梅炎藻夏,做成重午。门艾钗符关何事,付与痴儿呆女。耳不听、湖边鼍鼓。独炷炉香熏衣润,对潇潇、翠竹都忘暑。时展卷,诵骚语。新愁不障西山雨。问楼头、登临倦客,有谁怀古。回首独醒人何在,空把清尊酹与。漾不到、潇湘江渚。我又相将湖南去,已安排、吊屈嘲渔父。君有语,但分付。

    渔家傲
    欧阳修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骊时一弄。犹瞢松。等闲惊破纱窗梦。

    七律.端午
    老舍

    端午偏逢风雨狂,村童仍着旧衣裳;
    相邀情重携蓑笠,敢为泥深恋草堂;
    有客同心当骨肉,无钱买酒卖文章;
    当年此会鱼三尺,不似今朝豆味香。

    2。 8g数则,,谁敢说我们王老师不可爱

    李同学的博客写:孕妇大人看着毫不在意正在吃树叶的长颈鹿突发感慨,你看人家泰然自若的样子,那也是一种境界呀。 恩恩。。你早就境界了
    當阿菲知道BB女重達8.8磅時,頻說好厲害
    東方新地記者透過病房窗戶拍到李亞鵬在愛妻產後寸步不離…阿菲虚弱的躺在床上,手里还抱着玩偶 两个丫头的妈了哎。。

    3。
    一世庆祝 整个地球上
    亿个背影但和你碰上

  • 如果没有你 - [Them]

    2006-05-30

    没有过去
    我不会有伤心
  • 你带着一身明媚 - [Them]

    2006-05-28

    昨日是这样的,我与小别同学逛书店,进门第一时间先冲到孕妇育儿那个专架去看。搞得跟真的似的研究胎盘植入是啥东西,迟迟不生是啥原因…正研究间,他收到短信曰,生一女。一阵激动,,这个女人阿 折腾了一个星期了搞得我成天做类似情节的梦 睡不安生

    那个 用你姐姐的歌词 你会不会8满捏。这世界上,还有那个小孩的出生跟你似的让无数鱼记跟粉丝抓狂,万种瞩目的滋味儿,也是你不能选择的亚。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别像你爸那么傻乎乎,也别像你妈那么完美宝贝有那么多人的祝福不信甜不死你

    至于菲菲 咳 做完月子恢复身材出来吧

  • 从今以后 - [La vita]

    2006-05-27

    不想过去

    是不是就可以无爱无憎 无乐无哀了

  • 【怀个旧】5月 - [View]

    2006-05-27

    布尔乔亚
    有一个贬低所有乐趣的乐趣
    都会、洁净、性感
    象飞虫扑窗般地撞碎你的脸,然后腐烂
    自由在此停止
    (越南)民族解放阵线(FLN)胜利
    所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越南在越南
    教授,您老了

    消费社会必须暴死,异化社会必须从历史上消灭

    托老师和考试的福
    六岁就开始与人竞争

    咱们一起推倒托儿所、大学
    和其他牢狱的大门吧

    吻你爱人的时候
    枪不要离手

    要做爱,不要作战

    做现实主义者求不可能之事

    半吊子搞革命
    无异自掘坟墓

    行动=不是条件反射——而是创造

    社会是一株食人花
    石雨之间,我历劫归来

    一旦国民议会变成布尔乔亚剧院
    布尔乔亚剧院就该变成国民议会

    母校。甜蜜的母校,
    私通的母校、父祖的母校

    商品是人民的鸦片

    当最后一个资本家被最后一个官僚的肠子绞死
    人类将手舞足蹈

    前进,同志,旧世界已被你抛在脑后

    我们都是德国犹太人

    有多少报道 就有多少质疑

    没有什么东西叫做革命思想,只有革命行动

    已经快活了十天啦

    能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就叫自由
    (前进巴士底!)
    (前进市政厅!)

    我们不询问,我们不要求,
    我们把它拿下,接着就占领。

    没有什么东西叫做革命思想,只有革命行动。

    你们虽富犹惧,虽生犹死。

    严禁使用严禁。

    实现梦想。

    我们正在发明一个原创性昂然的全新世界。想象力正在夺权。

    这只是一个开始,让我们去继续战斗。

    我们会回来

    ----------------
    五月风暴曾着实令西马的思想家们兴奋了一把,萨特跑去学校做演讲:“按照我的看法,五月运动是第一次暂时实现了某种与自由相近的东西的大规模的社会运动”。马尔库塞激动的说这是颠覆的基层,他们不要求政权,他们没有试图夺取政权,因为今天对于他们,需要消灭的是使用行使权力成为可能的那个社会结构本身。“新革命将越过一切陈见,打破一切障碍,并实现我们至今还很少意识到的成熟的梦想”……

    尽管很快失败了,如果可以这么认为的话——评论家们的意见总是善变,马尔库塞很快转变立场曰“这种青春发动期的造反只能取得短暂的效果,它常常是幼稚和笨拙的”——但是如贝乐登·菲尔兹在《法国的毛主义》中所说:“1968年创建无产阶级左派毛主义分子组织的那些人和1969年从“3·22”组织中退出加入到该组织的那些人,从未想像组织会永远存在。它只是一种促进和激励,只要群众自己走上了创造性的非法斗争道路,无产阶级左派毛主义分子组织就没有理由继续存在。” 可我们也知道,70年代以后无产阶级左派再也没有代表群众开展行动的机会了,西马在实践中也无可奈何的衰落了。 

    68年的中国正是红卫兵在各地的街垒四处造反之时,法国的毛主义分子也以一种“奇怪而矛盾”的方式进行自发的起义,二者所反之事是如此不同,造成的后果更是完全不同,却采取了相近的实践理论。萨特与青年维克多(传说2人有8g。。)、加维的对话《造反有理》充分体现了这种行动理论,“造反有理,这意味着造反产生新思想。我们的工作在于使就奴役制度而言的不规则成为新的规则,使边缘行为成为新的行为”。

    这件事对知识分子自身反思的影响也颇大,在福柯与德勒兹在72年的一场对话中,前者指出曾经知识分子的责任在于“向那些尚未看到真理的人以从未说出真理的人的名义道出了真理”(这句话8错。但是68年以后,知识分子发现群众能更好的表达,比他们自己更好的表达,只是现实中“存在着一种阻碍、禁止和取消这种言论和知识的权力制度”,那么知识分子更需要做的就是同那种把他们既当作控制对象又当作工具的权力形式做斗争:反对“知识”“真理”“意识”“话语”的秩序。

    如今,新保守主义似乎已经大行其道,看不出左派和造反派的立足之地了。对所谓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在离商品社会的成熟期还很远的中国似乎并没有什么现实需要,我们甚至还在面临启蒙和现代性的问题,68年的世界是多么奇特的错位。可是,偶尔也回想激情燃烧的时代,那时的青年如今也鬓染霜雪,无谓地看着无懈可击的世界。

  •   

    这么些年,还有什么可说,还有什么没有说尽呢.但若是有一天,你来坐坐,我毕竟也只有沉默.沉默自己的感情用事,理智无补于事.这些美错都与你无关.讨厌当明星的你,引人注意的你,担心社会的你,说着世界末日的你.你的每一年每一天都没有我们的痕迹,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却无不刻着你的声音.

    有时不免怀疑这不过是个虚幻的言辞之城,可是全赖有你.全赖有你我才能记住四月那雪景,八月那雨声,记住寓言浓墨重彩下混乱的高一,记住在夜会中一边流浪校园一边走在高考的单行道,记住两年的空白之后那个秋天在新奇的天空下听你唱:记得要忘记.

    只有那天的大雨滂沱,证明你有来过.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空荡荡的雨声中还传出人间的旋律,怎么还能描绘出绚烂闪电为你的歌声做开场背景?你的双手扬起皓腕凝雪,你的眼睑低垂澹若秋水.如果没有你在开到荼蘼中似烈火中开出金莲,如果没有你将足尖踢起水珠化作一曲赛壬的歌声,如果没有你唱一切随兴能不能跳动精灵的红裙,如果没有你唱到疯癫令世界为你的旋转献欢.我菲薄的流年里还能剩下什么.

    最美的仿佛在上世纪,只有你能让我想起.

    记得去年八月八的时候写,"从此再不用去看什么娱乐杂志,八卦新闻,颁奖典礼,不用翘首盼望着谁的专辑,不用目不转睛地盯着谁的出场."对什么东西死心塌地才能一世轻松.爱一个人那么累,哪还有精力再去看别人?

    午梦千山,腕上的红丝不褪.窗阴一箭,面容的倾城和心中的清诚不减.世间无尽的生死哀荣千秋万岁,只有你念着无碍故无恐怖.再为人母,风景看透时依然带着无邪的笑容把红豆放在枝头,把细水唱到长流.

    记得,还是忘记?

    难道我们不是在开始时就早猜到这结局,难道我们不是在黄叶远飞时就知道再见这场宿命.从此前事休说,只要静静地看着你.我不怕永远记挂你这个人,多么庆幸,两鬓斑白青丝成雪时,都可认得你.刻骨铭心来然后放心归去,既然一天可抵上一岁,那么一岁也不过一天.闭上眼睛,故事永远不会完.什么都不算什么,即使你离得多远,也不好抱怨.

    ------------------------
    这篇完全堆砌hc词语毫无真情实感 到底生了米有阿阿